第二百四十九章 闪瞎狗眼/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不知道,她被人随手拍的一张照片,竟然在军界和皇室都掀起风云,这一刻,她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耳边响起铃音的那一瞬,几乎同时,所有的学生都轰然发出一声惊愕的叫声。

“校董来了?”不是传说中定了在国外进修的吗?怎么藴莱会出现在班里?

——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人心底都晃过这么一个疑问。

这个他们只在校史和电视上见过的同龄人,实在不是踏入特级班和他们一起上学的存在。

于是,除了冷奕瑶,当所有人看到藴莱挑起一抹笑意,淡淡地迈进教室的那一瞬,竟然都忍不住微微挺直了身板。

冷奕瑶瞧得有趣,眼底满是戏谑。

果然,这世上,有一种人,不管脸上笑得多么和善,但,猛兽毕竟是猛兽。绝不会因为他表现出来的“和善”,而有半分改变。能进这个班的,都是明眼人,什么人该礼遇,什么样的人该敬而远之,心里都有一本明账。

照样是“空降兵”,照样是沃克领进门,一样的配方,一样的调料。

她歪歪地倚在窗边,半副身子慵懒地靠着,就这么看着藴莱朝着所有人开始自我介绍。嗯,没有半分特色,无外乎是一句自己的名字,然后,没了……

空气中,忽然被一种蜜汁尴尬所充斥。

他却似乎并不知道一般,目光一扫,在对上窗边的她的时候,倏然,笑了……。

“欢迎转校。”分明不过只是见过两次,他的神色看上去,她却像是他老朋友一般。不过,作为学校主人翁,他对她说这句话的确没毛病,但作为一个比她入学还迟的空降生,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冷奕瑶无聊地笑笑,眼底的意味分明。“同喜同喜。”

“刚转校,还适应吗?”他似乎对于她的感触尤为关注,竟然又问了句。

“承蒙关照,还行。”她点头,一副一字千金的架势,分明,懒得和他啰嗦。

只可惜,旁人却不这么认为。

所有人下意识觉得,只有熟人之间才敢这么和藴莱毫不客气。一般人,那不应该是寒暄过来,客气过去?

特级班的学生表情倏然一愣,随即像是同时反应过来一般,怔怔地望向冷奕瑶,她和校董绝对是老熟人!

等等,等等,让他们来捋一捋……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是横跨军界与皇室,现在,竟然连帝国境内第一老牌子的世家都一网打尽,这是怎样彪悍的人生?

“幸好,幸好没有轻举妄动,与她为敌。”——这是自早上第一堂课到现在,都稳住了的老哥心态。

“马勒戈壁,忽然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漆黑暗淡!”——这是罗德同学的内心写照。

“我女神果然牛气冲天,连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校董都认识!”这是蓼思洁小朋友无理由的崇拜。

整个班里,唯有坐在她身前的奥斯顿、目光神色动都不动的晨芝梵,以及站在讲台边,神情幽深的沃克这三人,眼底深深沉沉,让人一眼看不到底。

藴莱似乎对于全班的冷气流毫无只觉,对于她冷淡的表现也没有一丝不满,只是随意点了点头,随即,不用沃克安排,他自己神色自若地走到了全班仅剩的最后一个靠窗位置。

黑色的优雅订制三件套,白色的真色衬衫,配着窗外满满的阳光……

不得不说,这个人脾气是挺讨人厌的,但坐在那一处,便好似风光都格外地偏爱他,自成一脉风景。

冷奕瑶挪开视线的时候,发现已经有几个同班女生脸上一片殷红。

唉,这讨厌的青春期……。

分明已经是秋季,为何还一片“春意蓬勃”?

沃克自觉藴莱即便是到班里来上课了,也不会像是其他学生一样安安静静地听老师讲课,于是,当看到对方随手抽出一台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事情的时候,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特级班的规矩向来如此。

无论出勤率、上课关注度如何,哪怕你要上天,都没人拦着,只要,你能通过每月月底的考试!牢牢地占据全年级前三十名的位置!

以圣德集团的企业规模而言,他完全无法理解,藴莱要保证每天七个小时坐在教室里,该推掉多少工作安排。从效率来看,他分明直接在国外进修是最好选择。如今,偏偏选在自家学校。

显然,这一切,并非是为了拿到一张“特级班”的毕业证。

沃克笑笑,目光在冷奕瑶身上一闪而过,终于轻轻点了点主题:“这个月班里有点特殊情况,只有二十多名同学。大家好好相处,等这个月月考结束后,原本空出来的位子也该有人坐了。”

被弗雷带走的那三个学生,怕是再也不会出现在人前了。更不用说是再来上学。至于其他几个提前自动消失的……。

沃克漠无表情地扫了一眼那几个空位。

怕是很快也会被捉回去正法。

军界吗?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次清除叛逆,只怕会震荡了整个帝都!

这堂课的授课老师是个温润青年,站在门口看沃克微微出神,忍不住轻轻眯了眯眼,咳嗽一声。

冷奕瑶却同时抬头,目光笔直地望过去,那青年教师忍不住一愣,随即,眨了眨眼,对她缓缓一笑。

她却已经挪开视线,神色悠然地将书本架在桌前,容色平静地低头看书。

“哎”——

男老师苦笑地摇了摇头。

一届的学生比一届难教。

没见过哪家女孩子这么傲气的。关键,还是傲气的理所当然。他看着她的侧脸,竟然觉得自己毫无生气的道理。

沃克听到男老师的叹气声,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一下子想事情想的出神,摸了摸鼻子,他朝老师点了点头,随即不再多留,转身离开。

“请大家翻开课本,打开到第五页,今天要学的内容是……。”身后,是男老师温润的教学声,疏疏落落的学生朗读声随着他的脚步慢慢远去,他自一个人走在绿荫小道间,忽然,脚步一顿、目光一垂……

是了。

藴莱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安心在学校读书。

怕是自他决定入学圣德的那一刻起,就打着什么算盘。

可是,一个女学生,即便身手再彪悍,冷家那种等级的商人应该还入不了藴莱的眼。

究竟是为了什么?

沃克带着疑问,慢慢地走了,徒留同样一肚子好奇心的学生还在安静上课。

……。

虽然同样是特级班的老师,但老师与老师之间还是有差别的。比如眼睛长在头顶的那个物理专业老爷子,虽然人是有点不靠谱,但是才华、专业即便是放在世界顶尖级大学,也是著名专家教授级。而眼前这位温润男老师的课,就一如他的外表,不疾不徐,循序渐进。你不能说他课上的不好,但,他的课,如果你不用心,会非常容易地迷失在他那毫无起伏顿挫的声音中,从而彻底失去兴趣。

虽然课堂内容安排得有条不紊,但课上发言不多不少。下课铃响起来的时候,甚至有人还打了个呵欠,表示大约是午休没休息好的缘故,一堂课都在听天书。

对此,男老师只是轻轻一笑,丝毫没放在心上。简单收拾了教材,他一秒都没耽搁,转身离去。

而更多人的注意力,却是随着下课,全程放在冷奕瑶和藴莱的身上!

本以为,上课前打过招呼的两个人,下课后会有所接触,结果,真等到了课余时间,却发现,这俩人,压根谁也不搭理谁。

就跟王不见王似的,一人占着一边靠窗的位置,一左一右,宛若临界。

“冷奕瑶,”蓼思洁一下课就跑到她的面前,脆生生地喊了一句,脸上满是八卦情节:“你和藴莱怎么认识的啊?”

虽然都是同龄人,但总觉得藴莱是属于学校老头子的级别。

不,不对,他比教导主任还恐怖。蓼思洁一脸怕怕地用手心捂住嘴边,深怕被人看出唇语似的。

“嗯?”她目光从窗外缓缓一挪,转向课余时间依旧在笔记本电脑上敲击的某人,没啥情绪地支着下巴,随意道:“我之前住的酒店就是他家的。”

然后,因为一顿饭结的“缘”。她几乎没动几口的那份套餐。

呵呵,事实上,鬼才信那种借口。怕是完全为了翟穆……

说起翟穆,她不怀好意地笑笑。

有时候,甚至怀疑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基情,否则,为什么每次看到翟穆在她身边的时候,藴莱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望向她的眼神也极其复杂。

“住他家酒店的人多了去了,我也没看过他和谁打过招呼。”奥斯顿坐在她前面,从来不轻易出声的人竟然插进了这个话题。

“嗯。”她耸肩,笑得一脸无辜,“我转学是从他手上过的流程,他打个招呼很有问题?”

有问题?

奥斯顿冷笑一声,望着她故意装傻的脸孔,差点嗤之以鼻。

问题大了!

他就从来没见过那个人对谁会无缘无故露出那样饱含深意的笑容。

别看藴莱也是生意人,但,他家的财势,莫说一般财阀世家,便是放在世界上,都能称得上富可敌国。这样的人会莫名其妙对个陌生人释放“善意”?

他等着以后好好看看这碗“同学之谊”的鸡汤是怎么散发出浓浓香味的。

蓼思洁显然有些怕奥斯顿,见他这样说话,气得嘴巴子全嘟起来了,也没开口打断。只是,眼睛却是满满的安抚,似是对冷奕瑶无声说道:“你别听他耸人听闻。”

耸人听闻吗?

冷奕瑶侧头,又看了专心致志处理公务的藴莱一眼。

商人重利,她比奥斯顿更清楚,这厮肚子里没存好货。就是不知道,他究竟准备什么时候出手……

所有人都觉得心思诡异的藴莱一定会有所动作,可出其不意的是,这人竟然一个下午的课上下来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连偶尔抬头的时间都少。大多数的时候,他就像是一个精密的工作机器人,无时不刻不对照着全世界的各国经济走向在调整工作安排。

当最后一堂课的铃声响起的时候,许多人都颇为失落地摇摇头。

太失望了!还眼巴巴地以为有什么精彩异动呢!

眼看着藴莱已经开始收东西,转身走人的架势,冷奕瑶也觉得有点不合常理。

颇感无聊的她慢慢悠悠地一边收拾教材,一边打开手机随意浏览了几个比较感兴趣的新闻页面。

蓼思洁这个时候正好一把扑过来:“放学后有什么安排?要不要我带你去吃甜品,我知道附近一家超好吃的抹茶店。”

她知道冷奕瑶对什么事都冷淡,唯独对吃这一项比较挑剔,所以特意提出美食这一项,就怕她拒绝。

望着眼前眨巴眨巴的眼睛,冷奕瑶摸了摸肚子。

乖乖,这是要长膘的节奏啊。中午吃的东西这会儿感觉都没有消化掉,这只小吃货,简直是随时想要拉她入坑啊。

不过,话说,她还的确挺喜欢抹茶的。

只可惜……

“今天不行,我有事。”轻轻摸了摸她柔顺的发顶,她无奈耸肩。

蓼思洁立马皱成一张哭包子脸,转头望向晨芝梵,见他一脸“早知如此”的表情,顿时气得牙痒痒。

“你晚上有什么事啊?不是刚搬到首都吗?是新交了朋友?要不然带我一起去?我对这边路都熟……。”

一路上像是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得不停。

特级班其他的人看得完全是胆战心惊。

心想,蓼思洁这只颜控果然丧心病狂到无药可救。敢这样腻在那位“冷小姐”身边,不怕她一个不耐烦,直接一巴掌把她pia飞?

事实上,冷奕瑶倒还挺能容忍目前的闹腾,毕竟这小丫头声音软绵绵的,窝在她身边,像是只小白兔,跟个宠物似的。

于是,身后跟着只“兔子”的冷奕瑶背着背包,放学走人。

夕阳西落,早上来的金色阳光已不知不觉转成红色余辉。

绿荫丛丛,微风阵阵,就连那湾人工湖荡出来的微光都泛起暖暖的颜色。

冷奕瑶一边走着,一边赏景。其他不说,光是圣德的风光,都能抵得上一个湿地公园。

眼看就要走到校门口,忽然看到,无数的学生、老师就这么堵在门口。车水马龙,竟纹丝不动。

细数起来,因为圣德高中是帝国境内规格最高的贵族私立学校,为了方便学生上下学专车接送,门口休憩得富丽堂皇不说,关键是宽敞无比,就这样也能堵路?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人?”蓼思洁嘟哝一句,奋力往前挤去,等好不容易闯到了人流中心,看到眼前的情景,顿时,和身边所有人一模一样,呆若木鸡!

夕阳下、树荫底,那个一身戎装的男子,手牵一条纯黑的杜宾犬,瞬间将天地之色都压在脚底。

这一瞬,他眉目如画,神色隽永,朝着冷奕瑶的方向,微微侧头。

两人视线在空中相交的那一瞬,他忽然掠起唇角,勾出一道意味不明的笑……

这一刻,猝不及防,活活亮瞎了全校一众师生的钛合金狗眼!

------题外话------

我的所有潇湘币都被原来的账号锁定了,书院的客服在帮我解决,大家稍等,今天稍迟发放昨天抢楼的奖励哈。(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