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为你疯狂/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校门口起,冷奕瑶感觉自己四周像是有个无形的屏蔽圈一样,所有的学生看到她,下意识就是侧开身子,可那眼睛,简直像是瞪成了铜铃,恨不得变身为扫描仪一样,将她从头到尾剖析一遍。

昨天放学,元帅可是亲口说的,要去她住的别墅,所以,到底……。有没有过夜?

八卦之火冉冉雄起,恨不得能倒带,亲身去一睹真相,只可惜,没有一个人敢自寻死路。

吞了吞唾沫,惹不起、躲起来总归没问题吧。

普通班的学生侧头,瞬间让开主路,于是,原本喧杂吵闹的主入口刹那间变身宽敞康庄大道,一路畅通无阻。

冷奕瑶望着眼前这恍若无人的通道,深深吸了口气。

就知道,刚刚打喷嚏压根没有好事。

随手将背后的书包提在手心,她伸了个懒腰,看了四周人影憧憧,似笑非笑。敬而远之便敬而远之吧,这样也挺好,省得她浪费时间。这世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在圣德高中享受这般贵宾级待遇。正要踏开第一步,背后,却忽然传来一声娇嫩的喊声:“等等,等等我。”

微微卷曲的头发在空中划出一道自然的弧度,略带撒娇的口音,软萌的声音,冷奕瑶一回头,果然,蓼思洁一把扑了过来。

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晨芝梵忍不住皱了皱眉,到底没有开口。虽然他觉得冷奕瑶的心思十分难猜,但是对于心思单纯的蓼思洁,她到时格外容忍。

四周,倏然一静。

望着他们三个特级班的学生站在学校主入口正中央,一时间,默默无语,场景极为怪异。

晨芝梵淡淡地环顾四周,见所有人都目光闪烁地盯着冷奕瑶,仿佛是在研究一项奇珍异宝一般,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厌烦,少有地亲自开口:“怎么?你们的基本礼貌都丢给老师了?”

围观的普通班学生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自冷奕瑶出现,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打过招呼。于是,刹那间,只见一片人影同时低头,黑压压的一片,蔚为壮观:“晨公子早,蓼小姐早……”迟疑了两秒,有人小心翼翼地抬头,见冷奕瑶毫无反应,心底里顿时打鼓,立马接上:“冷小姐早。”

以区区普通商人之女,被整个圣德高中的千金贵子们尊称上一句miss,绝对是史无前例。

真正算起来,从特级班自创立以来,还没有出身比她更“平凡”的学生。

不过,眼下,谁敢怠慢?谁敢质疑她的身份?

喊一句“冷小姐”又如何,即便是喊冷老师,他们都绝不迟疑。

当然,如果她能教教她们如何使元帅甘心在校外等她放学,让她们哭着喊着叫她“姑奶奶”也成啊。

冷奕瑶忽然发现,圣德高中的男生都还挺冷静的,怎么女生一个个的眼神就像是燃起星星之火样的,那表情,像是恨不得把她剥开来,拆分成分子颗粒,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彻彻底底地比照研究。

“走啦,时间快来不及啦。”蓼思洁一把拽起冷奕瑶的右手,一边往前拖,一边小声提醒:“今天早上有沃克的课,谁的课迟到都没关系,唯独他的不行。”

嗯?

沃克?

冷奕瑶目光一闪,她还以为他只是特级班的负责人,类似于大学班导的那种,压根不用执教的那种,原来,他也是授课老师?

“他脾气很不好?”这人,且不说城府如何,光是在藴莱面前毫无恭谨瑟缩的样子,便知道,身份极其不同。就昨天几个老师和他相处的情况来看,除了那个物理课的老爷子自恃才华,与他关系一般般之外,其他老师都分外给他面子,甚至隐约间,有点听他随意调遣的意思。

“也不能说脾气不好。”蓼思洁有点纠结,这话该怎么说?“打个比方吧,他要是想让一个人在圣德过不下去,手段不下于一万种。”反正,就是千万不能得罪的那类人。而且这人记仇,被他盯上,那就真的叫万劫不复了。

没看班里那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少爷们一见到他,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似的?

虽然没见过他真正整治人的手段,但蓼思洁发誓,那绝对不会是“友好”画面。

冷奕瑶挑眉,这威慑力简直比藴莱这个校董还要来得直白,完全就是圣德高中的直接负责人才能拥有的地位。

“学校高层很少在这露面,特级班的地位特殊,所以,沃克在圣德的话语权尤为出众。”晨芝梵走在两人身侧,平静补充道。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我刚来圣德的时候,我爸出门前交代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其他老师他不管,反正一定要老实听沃克的话。否则出了事,谁也救不了。”蓼思洁连连点头,及时举例证明。天知道,因为家里情况特殊,因为父母生不出儿子,她向来是宝贝疙瘩一枚,亲爹只要不涉及原则性问题,从来都是宠着她爱咋地咋地。唯独那一次,千叮咛万嘱咐,简直就差给她脑门子刻上这条禁忌了。

冷奕瑶微微眯起双眼,目光从晨芝梵毫无反应的脸上掠过,慢慢沉思。

能让特级班家长说出这种话的人,绝不会仅仅只是个高中老师。他的背后是否隐藏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上课铃音响起来的那一瞬间,冷奕瑶他们三人恰好踏入教室。

原来还嗡嗡嗡吵得很的班级瞬间一静,每个人都一副好没有回过神的样子,望过来的脸上,惊吓、莫名其妙、匪夷所思,如果能打包起来,立马可以做成一套表情包!

“天,她竟然还来上学!我要是能和元帅共处一夜,还来上什么鬼高中!”这是花痴赫默*,恨不得独占其身的妹子,满脸的不可置信。

“蓼思洁竟然真的抱到大腿了?果然为了颜值,她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得出来。”这是惊讶蓼思洁竟然能黏上冷奕瑶的汉子,全身心的佩服外加无法理解。

“晨芝梵怎么也和她凑到一起了?难道不怕元帅怪罪?”这是惊愕于向来低调的晨芝梵会明白表示立场,和冷奕瑶一起上学的所有人的心声,一肚子的不敢置信。

当冷奕瑶她们三个人走过过道,先后在自己位置坐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脑门都像是上了发条一样,90度旋转,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也紧跟着调转方向。于是,将近半分钟,就像是向日葵迎面不停扭转着身体朝向太阳,特级班维持着这诡异的风貌,一片诡异的安静。

直到,讲台上,忽然一声咳嗽,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把拉回。

所有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刻转头,果然看到沃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着一个“记忆棒”在调试教室里的电子放映设备,身体下意识坐直,等醒过味来,一干人等几乎毫不迟疑地在心底爆出一句“卧槽”。

这人是属猫的吗?怎么走路连一点声音也没有的?

冷奕瑶坐在靠窗的位置,四周的学生并不多,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沃克吸引过去,忍不住扬了扬眉。背景什么的先不说,这个沃克,在特级班中的震慑力,远非常人可及。

坐在她前面一个位子的奥斯顿显然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情景,侧着身,靠在墙边,书本随意地搭在脸上,一副昨晚没睡饱的样子,倒是淡定得很,从头到尾,连头都没抬。

冷奕瑶扫了一眼,倒是对那个沃克手里的“记忆棒”更感兴趣。与这里的汽车钥匙长得极为相似,有个嵌入式按钮,轻轻一按,就会折叠打开,往电子仪器上一插……。

当硕大的球形立体影像倏然从一个乒乓球大小幻化成占满半个教室大小的样子,出现在眼前时,冷奕瑶目光动都不动地盯着那个长得与“地球”极为相似的物体。

不同的文明,不同的地理,但,万幸,这个世界依然与她原本接受的教育一样,是围绕着太阳公转的行星。

物种起源、物竞天择,这些原来世界里的理论,几乎在这也通行。

她心底暗自庆幸,还好不需要回炉重造。

眼看着那球体影响在半空中越来越大,随即,由立体影像,忽然转变成三d景象,徐徐展开。

当第一只侏罗纪恐龙班的巨兽呼啸着从眼前呼啸而过的时候……。

……。

冷奕瑶脸上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以上一串省略符号。

大清早的第一堂课,竟然给他们放电影?

这是班级负责人老师该有的教学风范?

还是说,这个3d影像只是个引言,用来抛砖引入,勾住学生们的兴趣的。

她抬了抬头,看向沃克,却见他抱臂站在原地,一脸谁也别烦他的表情。

她扯了扯唇角,刚想说话,随即,脑子里忽然一个想法窜出,第一反应就是翻开桌上书本的封面。

“自然科学”——四个大字瞬间映入眼帘。

很好,很合逻辑。

抬头,再看一眼媲美国际史诗巨片的完美画面,冷奕瑶不得不承认,这位执教自然科学的老师,教学风格,别出心裁。

从进入教室起,就惜字如金的沃克看着冷奕瑶那微微凝住的表情,忍不住轻轻一笑。昨晚,帝都无数人的桌前多了一本详详细细地个人调查,他也不例外。

只是,傲慢偏执、心性不稳,争强好胜,甚至“与人私奔”……。

他很怀疑搞出这本调查报告的人,脑子是不是被人开了瓢,一点都对不上趟。

这个冷奕瑶要真像报告上写的那样,他把他名字倒过来给人当笑话听。

只是,如果连“影子”调查出来的结果都不对,那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将她真正的过往调查得一清二楚?

毕竟,无论是灰色地带,还是其他门路,没有比“影子”更靠谱的暗部机构。当然,如果是元帅亲自下命,让人干预调查,就算是有通天手段,估计“影子”也难获得最终真相。

学生们都在盯着眼前的史前动物,满脸放松随意,沃克一脸漠无表情地站在第一排座位的最左边,就这么直白地盯着冷奕瑶,仿佛在研究一本难以看明白的著作。

而被观摩的冷奕瑶则注意力十足地盯着3d影像,一脸津津有味。那种恍若无人的专注度……。

不得不说,两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至于,蓼思洁打探了良久,忍不住拉了拉邻桌的衣袖,两人小声嘀咕:“被大魔王这般盯着,还能若无其事,不愧是偶像!”她要是被沃克这样看着,不用时间多长,只要两秒,立刻吓得腿抖好吗!

3d影片的画质极为出色震撼,关键是压根连3d眼镜都不需要佩戴,那些史前动物像是真的穿越在教室中央。虽然很有意思,可冷奕瑶随手翻了一遍课本,压根和这书没有一点关联。

下课铃音响起来的时候,沃克拔下“记忆棒”,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下课。”

所以,好好的一堂《自然科学》,被他教成了观影课?

没有讲析,没有中心,没有主题,纯粹的一堂放羊式电影课。就这样,还能被特级班的学生畏惧如虎?

冷奕瑶不可置信地盯着课本两秒钟之后,满满品出了味道。这厮,哪里是上课,分明是打发时间。就这种教学方式,别说是爱岗敬业,简直上就是插科打诨,放在她原来的世界,教学成绩非要被扣成负分不可。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早上起床迟了,还来不及吃早饭的罗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旁边的过道里,一边嘴里叼着片面包,一边心酸解释。谁的课都敢翘,唯有沃克的不敢,早上一起床,看时间来不及了,一路狂奔,只来得及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店随手买了块面包,哪里还有机会讲究大清早的营养均衡。

“他一直这样?”总不会高中三年,都是这种教学手段吧?自然科学可是这里纳入高考的学科,不带这么儿戏的吧。他难道准备最后靠着押题来给这群学生冲刺高考?

“对啊。”罗德,也就是那个被冷奕瑶一击电子笔杠穿桌面震慑住的男同学抬头,一脸认真。“从我进特级班开始,沃克就是这样上课的。不过,他这些影像资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搞来的,看得还挺带劲。”

呵呵,是挺带劲。

个子足有一米八,身高魁梧,关键是体格还健壮,往哪一站,都跟座塔似的。可是脑子怎么能长得这么简单?

冷奕瑶看着罗德一副狗腿子解说员的架势,颇嫌辣眼睛地转开头,“你喜欢就好。”她不想再继续与这人进行这么没脑的问答。转过头,欣赏窗外的风光。

丝毫不觉得自己被鄙视的罗德,反而一脸兴奋地回到位子上,对着好奇心满满的同桌笃定道:“冷奕瑶虽然看上去高冷,还挺好相处的。一点都不记仇!”

同桌差点呸他一脸。

这是不记仇吗?这分明是懒得和他计较。也不知道,昨天是谁看到元帅出现的时候,要死要活地嚷着要去抱紧别人大腿,参军梦想近在眼前。

冷奕瑶不知道,她在这位罗德同学的眼里,现在已经与“参军绿色通道”画上了等号,她看了一眼课表,当望着偌大的“物理课”三个字,顿时觉得脑仁疼。

而当头发梳得极具个性的老爷子映入眼帘的那一瞬间,全班诡异地一惊,随即,瞬间笑抽了!

“这老头是要玩角色扮演吗?这朝天髻是几个意思?哈哈哈哈——”

底下的学生们一个个指着老爷子站立起来的头发,笑得眼泪水直飚,更甚者,她还听到好几个被自己口水呛到咳得天崩地裂的声音。

再看看眼前这几乎走“鬼畜”风格的老头,这要是换上个花棉袄,那当真就更搭配了。上台高歌一曲《艳阳天》都不为过。

“笑,笑,笑!你们牙白!就知道笑!”老爷子把讲台拍得震天响。一边怒斥,一边幽怨地看向冷奕瑶。这小白眼狼,别以为他没看到她眼底那赤果果的嘲笑,她以为他是因为谁失眠了一整夜?

要不是,她昨天来访的客人一个比一个吓人,他何必整夜都耿耿于怀。

以前吧,他觉得抢个学生到自己门下那是给了对方天大的脸,谁都应该感激涕零。现在呢?好吧,从陆琛,到赫默,他一个都得罪不起。收徒的心思简直咬得他浑身难受,偏偏还一点办法都没有!早上气得一拍脑袋就出门,压根没注意,压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个晚上的头发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冷奕瑶敏感地发现了老爷子那满含指责的目光,心里一愣,所以,是我的锅?

“安静!安静!吵什么!给老子看黑板!”老爷子将黑板敲得震天响,觉得眼不见心不烦,干脆在黑板上直接罗列了四道题:“给我解!解不开,一个都别想下课!”

哈?

这分明是携怨报复!

所有上一课还笑得好不欢腾的学生,被黑板上那复杂的公式吓得一哽,目光愤怒地对上老爷子那颇含暗爽的眼睛。

他一个业界大佬,这样欺负人还有没有点羞耻心?

眼看老爷子一脸傲然地挪开眼神,分明没有改主意的意思,一众人气得抓耳挠腮,没办法,只能真的拿出稿纸在那算。

可天知道,研究生季末考水准的物理难题让他们一干刚刚才升上高三的学生来算,简直就是虐菜。

别说是四道,就连一道也算不出来啊。

求助的眼光,下意识地望向奥斯顿。

可,这家伙,竟然脸上盖着物理书,睡着了!

这,这简直是要逼死人。

谁敢去戳醒副班长?

全班互视一眼,觉得这种蠢问题提都不要提。不要命了吗?去惹在补眠的狮子?不怕他醒过来,不是解题,而是将那个敢影响他睡眠质量的人,生吞活剥了?

可全班,物理水平最高的也就这位了。

除非……

下意识的,所有人的注意视线都挪到了冷奕瑶的身上。

毕竟,老爷子昨天看到那一手“精彩绝艳”的力学表现时,差点馋到口水直流。

如果是她的话,搞不好真有可能可以解出来!

冷奕瑶正随意看了眼窗外风景,一转过头……

嗯,这群虎视眈眈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她抬头,好整以暇地看到老头子满脸兴趣望过来的表情,目光一转,对上那黑板上的四道题……。

若有所悟。

这是,逼她出手的意思?

她砸吧砸吧下嘴,学着前座奥斯顿一模一样的姿势,将书本搭在脸上,悠悠然地闭着眼睛,晒太阳去了。

泪奔!

奥斯顿他们不敢吵醒,难道冷奕瑶他们敢去吵?

被打死的可能更大吧。

一个个心肝肺气得都快移位了,表情还得一个比一个自然,否则,形体老师能让他们练习一个早上的三十度嘴角上扬微笑不停歇。

可是,好气哦,怎么破?

求人不如求己,既然他们不肯救人,还不如自己自力更生!

所有特级班的学生,第一次对物理试题燃起了熊熊征服斗志。

然……。

事实就是事实,横沟就是横沟。其他问题可以在手机网络上搜到,这种巨难巨难的题,怎么可能?

能被老头子找出来,专门刁难学生的题目,怎么可能是怎么容易就轻易解开的?

抓破头皮都找不到一丝思路,包括蓼思洁在内的学生们在临近下课前五分钟,终于决定破罐子破摔,两眼朝天一番。老爷子诶,您爱咋地就咋地。大不了这堂课,我们不下课了。有本事你课霸,把下堂课,下下堂课也一道占了,到时候,我们就一个字——服!

显然,所有人都低估了这老头的无耻程度。

下课铃响起来,他见冷奕瑶和奥斯顿都安安然然、舒舒服服地坐在窗边晒着太阳,睡着小觉,一点都不气,直接拨了个电话,给剩下两堂课的老师。

“哎,你早上不是说家里有点事吗?正好,我还没下课,帮你代课。”那边似乎在感激涕零,一个劲的道谢。

老爷子表示自己高光亮洁,不需要酬谢:“谢?谢个毛线,都是同事,互帮互助应该的。”

从头至尾,目睹了他的无耻没下限,全班学生都快要倒地不起了。

他们错了,他们刚刚就不该在心底里嘴欠。

这,这还让不让人愉快地玩耍啦?

望着窗外阳光明媚,草地上绿荫茵茵,他们好想出去散个心,不要看着头发倒立的牛鼻子老怪啊啊啊啊啊!

可惜,群众的呼声显然要被无情地镇压了。

老头子像是嫌弃占课一、两堂还不够,又纷纷给下午的任课老师打电话:“喂,任老师吗?没事,没事。就是和你打个商量。我不是教特级班的物理吗?哎,这群人的智商太低了,书本内容教不完,我怕考试过不了啊。跟你商量个事,今天下午的体育课能不能匀给我?诶,对,随堂小考。为他们高考冲刺呢。”

我真谢谢您吶!

谁开学第二天就课时不够用,要为高考冲刺了!

您还能再胡诌得像点吗?

关键是,那位任老师是体育老师啊。他们疯狂想上的体育课啊!

为什么,你一个物理老师,把他们的课表都背下来了?

这不科学啊啊啊啊啊!

全班的戾气简直可以化身为有形的尖刀,刀刀刺向那个还在无限刷新底线的老头。

谁让别人是业界科研带头人呢?有底气啊。一个个电话打过去,不管是真的家里有事,还是卖面子,竟然一路亮绿灯。这是真的打算,从上午第二堂课,就将一天的课全部包场的节奏啊!

当最后一个电话挂断,得,上课铃又响了。第三堂课的外文老师,果然没来。

老头子龇牙,笑出一脸菊花盛开的味道:“同学们,不急,咱不急。慢慢来!”

慢你他妈傻叉。

蓼思洁表示自己都要忍不住爆粗口了!

什么破脾气,跟个三岁小孩子的,要不到糖就撒泼打滚。幼不幼稚,无不无聊?

转头,一看,冷奕瑶竟然改了坐姿,靠在桌上,彻底睡着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无语凝噎。

他们纯粹是殃及池鱼好吧。

一众人扭过头,赌气心想,不就是熬时间吗?谁还特么的还不会。大不了打打电动、睡睡觉,补充补充维生素,生活照样很美好。

可惜,头刚刚一沾上桌子,就被一根笔头丢过来:“睡!睡!睡!没解开题,还想睡觉?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去挨个找你们爸妈谈心,来一场说来就来的家访。”保准你们晚上能吃上一碟皮鞭炒肉丝,还是鱼香肉丝的那种!

不带这么玩的,区别对待也不要太明显啊!

泪眼包子都要掉下来了。眼睁睁地看着窗下那两位睡得一脸舒坦,你怎么不去管管他们?

面对全班其他人的愤怒小眼神,老爷子表示,他就是无耻了,咋地。

藴莱坐在位子上,连眼睛都没抬一下,手上敲击键盘的声音不绝于耳。仿佛眼前的闹剧,压根没有发生一样,照样干着自己的事情。全班有史以来,发出一片整齐的哀怨惨叫。

冷奕瑶昨晚其实看图纸弄得挺迟,早上又打了喷嚏,自我感觉可能是着凉了,所以晒着太阳,睡着小觉,觉得还挺舒坦。等一觉醒来,发现站在台上的竟然还是那个朝天辫的物理老头,第一反应是,难道睡迷糊了?

感觉她都睡了至少两个小时,怎么一堂课还没有结束?

今天着实无耻到底的老头子等她睡醒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眼见她睁着睡眼惺忪的一双眼,满脸匪夷所思地望过来,第一反应就是敲黑板,那力度,就和年末考试前敲重点似的,他咧嘴一笑,前排坐着的同学恨不得捂脸。

这前后对比,不要太明显!

刚刚还横眉冷对的气魄呢?现在这幅谄媚的模样太丢身份,好歹是学者!学者!

冷奕瑶环顾四周,发现,同学们一个个都萎成蔫了,表情惨淡,恨不得一眼万年的模样。她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呵,还差十五分钟就要上午放学了,这人是和她赖上了?

目光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扫过黑板,四道题,都是经典力学,显然,出题人完全是为了冲她而来。

所以,不答题,他们就一直这样僵着?

冷奕瑶嫌弃地撇撇嘴,暂不提幼不幼稚,任何阻扰她享受美食的因素都该消灭!

她冷眼看着前座的奥斯顿假意翻了个身,又摊回去继续睡觉,不屑嗤笑一声。

他是猪吗?这么能睡。上次也是他给这老头当马前卒,现在这是做壁上观?

眼看分针又往前进了一步,她懒得啰嗦,直接站起,朝着黑板走去。

签字笔是老头子笑嘻嘻地递上来的,仿佛,等了一个早上的火气,在这一瞬尽消。他就站在她背后的位置,眼睁睁地看她像是想都不用想的样子,刷刷刷地在黑板写着板书似的答案。

从静力学、运动学到动力学,力的平衡或物体的静止,物体受到阻力后的运动方式,乃至物体运动和所受力的关系,好像没有一个可以难到她一样。

不,非但没有难住…。

望着眼前女子行云流水的字体,老爷子忽然捂住胸口,觉得浑身抽疼得难受,受到一万点暴击。

能解题也就算了,写得一手板书比他的字要好看无数倍,是几个意思?他以后还要不要教书育人了?

“啪”——

最后一个公式写完,冷奕瑶将签字笔直接甩到讲台前的笔盒里,摆了摆手。

压根没看在座的所有学生一眼,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你别走!”老爷子气得倒仰,这,这他没点评呢!

“饿了,不用送。”她摆了摆手,心想昨天中午去的那个教学楼88层餐厅味道还真不错,先来个手机预约?

掏出手机,她低着头,当右脚堪堪迈出教室第一步的那一瞬,“叮叮叮”——

清脆的铃音响起,一丝不差。

她早上是踩着铃音进来,现在是踏着铃音出去……。简直跟用秒针掐准了一样!

背后一众早上被虐得脸色难看的学生望着老头那目瞪口呆的表情,顿时觉得一个字——爽!

“哈哈哈哈,女神,等我,等等我!”罗德表示,不管冷奕瑶是不是参军的绿色通行证,他以后都要和蓼思洁一样,转拜她门下,变身万年走狗!

全班剩下的人呆呆地望着那满黑板的天书,怔怔发呆。原来,她昨天的那场开场白真的不是吹。这个特级班里,还真的不是谁都能够格当她同学,日后有耳福听到她自我介绍的。

一直低头处理公务的藴莱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指尖,目光直直地望向黑板。

老爷子正在仔细研究她的答题思路,连头都没回。

见他一直杵在那里动都不动,蓼思洁胆子放大了些,小声询问:“老师,这题目答对了没?”

“答对了?”老头一回头,用一种打量蠢货的表情横扫一圈:“你们看不懂?”

怎么办?被赤果果地鄙视了。

好想打他!又不是他写出来的答案,他那睥睨的眼神是从哪来的底气?

“不仅是答对了,这解题方式还完全超乎了现在的顶尖大学水准。”装睡的奥斯顿像是终于受够了那硬板板的桌子,揉了揉碎发,一脸郑重其事地站了起来。

随即,看都不看那张咧嘴笑得像个傻子似的物理狂人,径自也跨出教室,觅食去了。

我的天哪!

小姐姐不仅武力值超强、背景雄厚,还来了个智商碾压?

这,这还让不让他们这群人活了。

蓼思洁笑得一脸崇拜,环顾四周,才后知后觉,冷奕瑶早就撤了。不过,中午吃饭,她也就去过一家校园餐厅,应该不会错。

“走,我们去找她。”拽了晨芝梵就往门口跑……

于是,中午的这一桌,坐得整整齐齐。

正中央是冷奕瑶,左右分别是蓼思洁、晨芝梵,罗德则是一脸狗腿子表情地坐在她正对面:“女神,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蓼思洁颇觉丢脸地转开视线,昨天这位可不是这幅模样。暴脾气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女神,多亏了你,下午的体育课好歹是保住了。你不知道,下午我们班和隔壁有篮球赛啊。你等着看哈,小爷我可是练过的,过人、三分球、假动作,就没有我不会的……”他一个人聊嗨了,索性围绕着篮球的话题说起了他当年参加首都青少年篮球赛的集训过往。

等服务员把菜都送上来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一桌子人,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顿时有点尴尬地笑笑:“家里人少,嘿嘿,有点话唠,话唠。对了,女神你有兄弟姐妹吗?”

冷奕瑶被他一问,忍不住回想,冷超那个人在和不在都没什么区别,从小到大他们说话的次数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至于那个常年想压在她头上,外表风光无限的姐姐……。

“恩,有个姐姐。”

“诶?真的?她长什么样?性格是不是和你很像?”

像她?

不。冷奕瑶摇了摇头,对他轻轻一笑:“和你倒是挺像的。”

“真哒?为什么?难道是她也喜欢打篮球?”

冷奕瑶:“不,她和你一样,吃饭时也喜欢这么多话。”

……。

666666666……

蓼思洁直接笑抽!

小姐姐,为你疯狂打call,就爱你这耿直霸道风!

------题外话------

被领导抓壮丁,一个中午都在忙疯了,刚刚才有时间放出存稿,向大家,鞠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