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进攻路线/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德表示,自己从小到大是金尊玉贵地长大,别说被怼,连个“不”字都很少听到,如今被冷奕瑶一句话尬得脸都红了,低头,吃菜,彻底缄默。

蓼思洁捂着嘴,笑得差不多了,才扭过头:“下午篮球赛,好像是咱们班对隔壁班男生,好久没看到你打球了,可别让刚刚吹的那些话掉到地上。”嘿嘿嘿,过人、三分球、假动作,她可都记着呢。

罗德脸黑,哼了一声,继续动菜,完全一副不与小人计较的样子。

冷奕瑶心想,谢天谢地,终于还她安静太平。这男人聒噪起来,简直比女人还可怕。好歹蓼思洁的声音娇嫩,听着也是个享受啊,他一个公鸭嗓,嚎什么嚎。

自从经历了昨天的风波,全校上下像是都长了第三只耳朵一样,每个人都风闻学校有个牛气冲天的转校生,竟然能同时交好皇室第一顺位继承人和帝国第一将帅。有人敬而远之,自然也有人想要乘机结交。

所以,当有人在手机朋友圈转发了一张她在88楼餐厅就餐的照片之后,瞬间就被疯传,随即,她低头吃饭的时候,闲得蛋疼、奔来围观的吃瓜群众乌泱泱地乘着电梯跑来蹲点。

当桌上的五菜一汤消灭得差不多时,冷奕瑶一个抬头,瞬间表情一愣。

这,这挤得人潮汹涌的场面是几个意思?当这里是动物园吗?

不是说餐厅每天只招待预约的客人吗?

明明没有位子坐了,一个个站在玻璃窗门口也不肯离开又是什么鬼?

罗德抬头看到这个情景,顿时笑得有点幸灾乐祸。嫌弃他话多,现在好了,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面围观,她的一举一动简直能立刻以光速在学校传播。话多话少,都是错。果然,人怕出名猪怕壮,古人诚不欺我。

“冷小姐。”自从早上所有普通班的人在门口被晨芝梵点醒,像是一瞬之间,所有人都忽然转过了弯,对她格外的恭敬有礼。说话的人是个长相斯斯文文,带着眼睛的男生,眼见冷奕瑶表情怪异地看着人群,他从最中心的位子走了过来,全身上下、白色定制西装纤尘不染,远处看去,气质倒是格外出挑。不过,说句实话,大约是特级班的学生都是万里挑一的缘故。这男生站在普通班学生里面还挺显眼,但往他们桌边一靠,存在感就立刻拉低。

冷奕瑶见其他学生目光都朝那人看去,片刻兼,眼神里微微带出一道饶有深意,倒是挺期待,这人能说出什么,遂淡淡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听说她连在特级班的第一天都懒得做自我介绍,如今肯搭理他,那男生已经觉得非常有面子,于是先摆低姿态:“我叫威廉,就在你隔壁班。昨天也在这吃饭的时候看到过你。”

嗯?

所以昨天陆琛来找她的时候他亲眼围观了全程?

她挑了挑眉,无声示意他继续。

“这间餐厅的味道虽好,却也不是无以伦比。我家在学校附近有一间私人订制厨房,大厨的手艺比这里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去尝尝?”

他笑笑。在学校,冷奕瑶虽然在特级班里行为随性、开场高调,但是出了那个范畴,都是匆匆来去,压根没有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过,唯独这家餐厅例外。

他垂眉,看了一眼坐在冷奕瑶身边的蓼思洁,轻轻低笑。全校皆知的颜控吃货,只要看到美丽的东西、好吃的佳肴,就会立马走不动路,怕也是她推荐冷奕瑶来这吃饭。“蓼小姐应该也去过,不如和冷小姐一起来?”

蓼思洁心想我当然去过,如果说这家学生餐厅的味道极具特点,那那家所谓的私人订制厨房就是美食堆砌!

虽然的确是每个月都请来全球最著名的星级主厨,“让你不出国门便可享尽世界美食”的噱头也的确很吸引人,但有一个问题也随之而生——没有特色!

所有的菜单都会随着主厨的更换而每个月重新撤换。

也就是过去吃个别致。

但凡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下次隔了一个月再去,想吃,诶?不好意思,主厨换人,您点的菜没了,要不,您换一道?

对于专门去觅食的人来说,太扫兴。

去过两次,她就懒得再去了。

再说,那家餐厅给她的感觉,就和眼前的威廉简直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一样——曲高和寡。

她转开视线,呵呵哒一笑:“不用了,谢谢。”

冷奕瑶发现,她们这一桌的其他三个人显然都不怎么待见这个威廉。她倒是觉得这人挺有天赋,能让蓼思洁这种小白兔都恨不得把“你走”的表情放在脸上,着实不易。

特别是罗德,一见到威廉就像是别人欠了他五亿巨债似的,一脸鼻子不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样子,甚至还轻哼一句:“谄媚!”

威廉就站在他身后,这一句话分明就是说出来打他脸的,果然,话音一落,他眼底的和风细雨瞬间消失,冷眼睨着坐在椅子上的罗德:“你这脑子缺根弦的毛病好像永远都改不了。”

呦,听这说话的语气,感情还是熟人。

冷奕瑶来劲了,完全把眼前这情况当做饭后消食的甜品,越看越好玩。

“你说谁脑子缺根弦!你他妈的有病吧!我们吃饭吃的好好的,就你跑过来叨逼叨逼,你这人脸皮也挺厚,知道‘丑’字怎么写吗?”罗德豁地一下子就站起来,转身就和他杠上了。

这浓浓的火药味……。

冷奕瑶看着威廉一脸阳春白雪,满脸“我不屑和你多说话”的表情,那厢,罗德简直像是个被点燃的爆竹,立马要炸,一时间忍不住看向一直保持中立的晨芝梵:“什么状况?”这是有私怨还是公愤?

晨芝梵指尖点了点桌面,抬头看向她兴趣盎然的表情,有点无语:“他是今天下午隔壁班的篮球队队长。”

所以是因公互怼?

冷奕瑶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得,白白浪费她心情。

蓼思洁却死死地在桌下拉了拉她衣角,笑得一脸别扭:“不,不仅如此。”

嗯?

她扫了一眼四周,果然许多冲着她来这88层餐厅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人的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开,转而目光灼灼地盯向对峙的这两人。那眼底的戏谑兴奋,简直不言而喻。

所以,这两人之间真的有宿怨?

三人见现场挤的人越来越多,非常默契地丢下跟个斗鸡没区别的罗德转身就走。留下一干人心急火燎的干瞪眼!

和威廉翻脸翻得彻底的罗德小半个小时后才找到冷奕瑶他们的身影,一见面,却气得跳脚:“你们也太不义气了。”丢下他一个人就跑,搞得他多下不来台!

“我看你和那个什么威廉吵得挺欢乐,不好意思打扰。”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冷奕瑶却已经完全摸清这位仁兄的行为作风。暴脾气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句话,彻头彻底的直肠子一个!

不过说是“吵”其实也挺牵强,虽然那个威廉脸上表情不太好,但从头发尾,发飙的都是罗德,从语言来看,那人虽然不爽,却没有真正发作出来。

估计眼下指不定憋了一肚子气。

说到底,还是低于特级班一头,便没有真正的话语权。

“我和他吵得挺欢?瞎说什么啊。我就是看不上他那张捧高踩低的脸!”罗德差点“呸”出声音:“晦气!”

“反正下午就要一起比赛了,到时你把他打得屁滚尿流?”蓼思洁真真是好心肠,见他气得一脸青紫,立马安慰。

“对!小爷我下午要秀他一脸球技!让他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说罢,再不啰嗦,气冲冲地走了,显然是准备去临阵磨枪。

“你们特级班,还真什么人都有。”眼见罗德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冷奕瑶朝晨芝梵一瞥,颇有点无语。就这样子,是怎么挤进年级前三十的?

“是‘我们特级班’。”晨芝梵无语望天,大约是脑子耿直的人有更多空间考虑学习的事情。这个罗德在班里的成绩属于中上水平,从来发挥平稳。不过,要丢脸就大家一起丢,她那副嫌弃的口吻,搞得像是她自己不是特级班似的。

冷奕瑶终于也体验了一把被噎的感觉。砸吧砸吧了嘴,双手一摊表示,好吧,她的确要改改自己这归属感的老毛病。

“下午体育课是几点?”看了眼时间,她决定,下午的那堂课不翘了,去围观一下篮球赛,权当是给刚刚那个傻子助威。

“三点半!”蓼思洁眼睛一亮,“咱们班向来在年级组里无敌手,你看好吧,绝对把他们打得连老家都不认得。”

不管在哪个世界,集体荣誉感这种东西,果然永世留存。不过,妹子,你一脸萌萌哒的表情说这话,感觉好违和,你知不知道?

“时间还早,走,我带你去咱班的休息室。”蓼思洁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形容早已轰然坍塌,拉着冷奕瑶就往电梯口走。

这栋综合教学楼实在太高,里面各种功能设计的房间、教室、实验室数不胜数,冷奕瑶原本还以为特级班的休息室再高大上,最多直接包下一层楼,让他们想睡哪个房间睡哪里,谁知道,蓼思洁带着她七弯八绕,最后竟然来到了学校人工湖的旁边。

“这是哪?”她一脸茫然地看着四处绿草茵茵,连个建筑都没有,总该不会是拉着她在草坪上休息吧。

“你看,就在那。”她示意云溪往树林的方向看去。

从第一次参观圣德的时候,冷奕瑶就觉得这里的绿化做得好。沙漠国度,能养活绿色的地方,那都是用真金白银砌出来的,更何况,圣德高中还专门开凿了这么一个人工湖,定期更换里面的水源,为的,便是能更方便地浇灌附近这一处移栽的树林。里面的树木,据说棵棵都是从国外原始森林移植过来,由专人打理的,重比千金。

树影森森,阳光明媚,穿行在这绿荫小道上,简直就像是走进了另一个绿色国度。

冷奕瑶眼睁睁地看着路到尽头,几十个精致树屋矗立在树林最深处,纯实木雕刻,巧夺天工,与自然融为一体。

原谅她刚刚的贫瘠想象力,这个学校特级班享受的区别待遇,远比她料想得要奢侈得多。

看着树林间标识着“闲人勿入”的标识牌,对于特级班这样无耻的“包场”宣言,她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这么大的一片树林啊,竟然就是为了一个班休憩一个中午而重金打造。还是专场专利,别的普通班连走进来的权利都没有。

很好,很霸气。

她走到树屋前,看了一眼,每间屋子门口上都标了名字,她的位置是靠在最中间,阳光极好,风景最美。

“窗帘都是采用最好的材料,拉上之后,你一点都感觉不到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最好定个闹钟哈。”临分开之前,蓼思洁不忘温馨提示。

冷奕瑶看了一眼话少到几乎可以忽略存在感的晨芝梵点了点头:“好”。

说罢,每个人进了自己专属的树屋。

虽然从外表上看,做得极朴素,但一进来,冷奕瑶才发现,这简直和度假别墅没什么区别。里面按摩浴缸、小型水吧,应有尽有,对比起来,之前她入住的圣德集团旗下的酒店,大气有余,但是与眼前的这处比起来,就丝毫没有特点了。

下午第一堂课是三点半,从这到体育课教室的距离也就一刻钟左右,她将闹铃定在三点,拉上窗帘,一下子爬上那kingsize的大床,只觉得,这哪里是学生过的日子。和这慵懒华贵风对比,上辈子她见过的高三生那过得都是地狱的日子。

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午觉,下午,冷奕瑶精神抖擞地和晨芝梵、蓼思洁来到体育馆。

“怎么和昨天上活动课的地方不一样?”昨天活动课是距离他们教室不远的专属场馆,可眼前这个高高耸立、充满现代科技感的体育馆却有点像综合性运动场,标识牌上,馆内游泳池、滑冰场、篮球场、网球场简直应有尽有。

“活动课和体育课是不一样的。”蓼思洁心想,冷奕瑶绝对没有好好去看入学指南,不过,以她昨天表现出来的彪悍风格来看,估计看了也不会挂心,于是老老实实地扮演起讲解员的角色。

“我们班比较特殊,课业不重,所以活动课和体育课每天互相替换着上。活动课呢,就像是昨天那样,放羊式,想干什么都可以,完全看兴趣爱好,真翘了也没什么关系。但体育课会算学分,老师要求每个人至少擅长一项运动,保证足够的运动量。另外,每周会定时更换运动类型,不管喜欢不喜欢,每个学生都要参加。不过,也有特例。像今天这样的篮球比赛,肯自发作应援团的外,可以免除上课。”

所以说,一个属于民间自发喜好,一个是官方定稿定案。

望着眼前人山人海的应援团,冷奕瑶远眺一眼,在篮球场上,发现了几张熟悉的脸孔。其中一个人,尤为明显。

“奥斯顿也参加比赛?”那种万事不上心的人竟然也会好这口?

蓼思洁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他是咱班球队的主力。”虽然为人冷漠高傲了点,但是作为副班长,当真没有任何值得挑剔的。颜值高、身材棒,关键是什么事都精通,好像只有他不喜欢的,就没有他做不到的。

望着蓼思洁兴奋地一下子溜到本班的应援团中,冷奕瑶勾唇轻笑。这个颜控,好像别人只要长了一张出色的脸,干什么事都理所当然。

“今天中午来搭讪的那个威廉,和罗德之间以前有点不对付。”蓼思洁跑了,晨芝梵却没有跟着走。沉思了一秒,决定有些事还是提前和她说一声,以免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

“嗯?”看中午那架势,她也知道,可为什么晨芝梵要特别提出来。

“真算起来,是罗德对不起人家。”晨芝梵扯了扯嘴唇,眼底掠过一抹坏笑。看上去是威廉上赶着和罗德过不去,实际上这事要寻常人碰上,怕是没威廉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亏罗德是投生在他现在的家庭,底子够硬,否则,哪有现在的悠然自得。

冷奕瑶扭头看了一眼在场上热身的罗德心想,这孩子到底干了什么缺德事,连自家人都帮着对方。

还没有开口说话,哨音响起,场内的两边选手正式开始跳球。

“啪”——

一声脆响,奥顿斯首先将球挑到自家区域,速度之快,许多人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看到球已经被罗德控在手中。他在场下看上去像是个傻大个,可一到比赛,那迅速快得不可思议,运球熟练得惊人,眨眼间,就已冲到对方篮筐下。

三人防守,其中两人身高竟然与他不相上下,将近一八零的身高配上篮下的联手阻拦,造成极大的施压。

威廉站在最中央,死死地抗住他的冲击,甚至不惜推力,直接封住他所有的进攻路线,不让他往前一分。

时间像是一下子凝注,谁也没想到,开场还没十秒,就会这么快进入正题!

没有缝隙可钻,只能寻求机会,他转手一个传球,将球交给队友。谁知,就在下一刻,对方球队所有人员采取一对一防守,即便是奥斯顿也被强制紧盯。

篮球赛的规矩有许多,其中一条“24秒”,就是指当一名队员在场上控制一个活球时。在一次掷球入界中,球触及任何一名场上队员或者被他合法触及,掷球入界队员所在的球队仍然控制着球时,该队必须在24秒钟内尝试投篮。在24秒钟装置的信号发出前,球必须离开队员的手,而且球离开了队员的手后,球必须触及篮圈或进入球篮。

“读秒,读秒!”对方班级的后援团开始大声叫喊。那声音几乎可以淹没整个球场。

冷奕瑶揉了揉耳朵,感觉这分贝,分分钟超120db。

细细看去,才发现,对方篮球队员的身高普遍惊人,一个个长得都清俊帅气,配上这队服,激烈碰撞间,引得一票迷妹,啧,理所当然。

“十、九、八……。”妹子们开始自动读秒,显然在想尽力为自家队员助威。

罗德一甩头,“烦死了。”眨眼,一个假动作,直接甩开防守的那人,双手在侧一个接球动作,队友眼睛都不带瞟的,直接一个传球。

“砰”——

球与掌心撞出清脆的声音,瞬间,特级班这边的应援团激动高呼:“加油!加油!给他们个盖帽!”

算起来特级班一共不过三十个人,这个学期人还没满,可关键是,挡不住个人魅力啊。冷奕瑶眼睁睁地看着一票超短裙妹子疯狂地开始呐喊,突然发现在她眼中耿直得像个愣头青的罗德竟然还挺有人气?

摇了摇头,再看一眼对方狂热的目光,不得不承认,任何男人只要对上自己热爱的东西,立马能变成另一个人。

罗德像是听不到外界所有人的说话一样,几乎在抓到球的瞬间,立刻一个后仰!

“彭”——

这一次,是空心三分球落地的声音!

“啊啊啊!好球!”蓼思洁在一旁手舞足蹈。

这就像是在空中开了一记信号枪一样,后面的球赛,特级班这边简直跟开了挂一样,球赛局面完全开始疯狂一边倒。

两边人从体型来看,对方的身高明明还占了优势,但是无论是速度、球技、掌控力,越到后面,越发现两者不在同一个水平线。更何况,还有奥斯顿的全方位主控。只要球到了他的手上,就没有不进球的时候。

上半场结束,几乎两边比分超了整整五十分。

五十分是什么概念?

想要搬回比分,按照现在半场20分钟来算,对方至少需要每分钟多投入一个以上的进球。

只是,照着目前的状况……

当奥斯顿以一记灌篮结束上半场的时候,篮球馆的顶感觉都要被掀起来!

妹子们是被那狂暴帅气的一击点得浑身酥麻,男生们是为这夸张的弹跳力和爆发力奔溃。

热论纷纷期间,倒是所有人突然发现,奥斯顿随意地走到休息区,将外套一披,整个人悠悠然然地转过身,去更衣间了。

场上立马传来一阵失望的“呼声”,特级班的后援团这边一下子哗啦啦地撤走许多人。

“怎么了?”冷奕瑶有点奇怪地挑挑眉,没法理解球赛还没结束,这些后援团的半路而废。是嫌结果没有悬念,早早闪人了?

“副班长是嫌弃对方打得辣鸡,懒得下半场上场了。”蓼思洁也一脸遗憾。奥斯顿不在球场上,基本上就是罗德一个人在秀球技,当然,对方的威廉其实能力不错的,只是,到底欠了点火候。身材、身高、抗压力这些与罗德这个运动狂人比起来,就有点不够看了。

对方大约也明白,所以看到奥斯顿拍拍屁股走人,一个个气得气血翻涌,恨不得把牙龈都咬破。可又不得不承认,如果奥斯顿还在场上,他们连一丝丝赢的可能都没有。

这场篮球赛,真他妈的打得憋屈。

“走吧。”冷奕瑶耸耸肩,觉得后面也没什么看头,揉了揉眼睛,准备也撤。

“别啊,我宁愿看球赛,也不想去老师那边游泳。”蓼思洁是正宗的运动白痴,看得了运动,但自己手脚的协调能力一般般,与其自己去流汗,不如看着这群人挥汗如雨。再加上这堂课是游泳课,她最不喜欢的运动,她才不要浪费时间。

冷奕瑶笑笑,也不强迫,转过身,顺着赛场边缘的位置绕出去。

果然,特级班的体育老师正带着几个女生在旁边的泳池做热身动作。教文化课与教体育课的毕竟不一样,再高的运动理论知识水平,遇上这群高三特级班的学生,也不能生搬硬套。班里的这群公子小姐们哪个不是身骄肉贵,老师也不容易,一堂游泳课,最怕的就是她们在水下抽筋。这都已经准备了这么久的拉伸运动,才让她们开始下水。

高三的女生,有的身材发育得好,已经非常有料够看了。当然,也有黄豆芽似的身材。不过,年纪小就是最大的资本,水波倒映着,只觉得,一片嫣然美妙。六七个对篮球赛没兴趣的女生挨个下水,一时间,倒是热闹得很。

“你不去游泳?”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传来一股温热。她回头,挑眉看向站在身侧的奥斯顿,他头上正盖着一条白色加长毛巾,显然,刚刚冲凉出来。

“嗯?”她下意识地回了个单音。

“体育课规矩,不帮班级比赛应援,就自己老实上课。”他拍了拍手,瞬间将体育老师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那边的同学,你泳衣可带了?”老师一眯眼,自然认得特级班的副班长奥斯顿,那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女学生,就该是昨天把整个学校都弄得沸沸扬扬的转校生了。

女老师身材修长,穿着改良式的比基尼,34d的波涛汹涌在水面上若影若现,养眼至极。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

忽然觉得手痒,好想亲手将身边这厮扣在水里喝别人的洗脚水!

“你慢慢玩,放心,即便没带泳衣,特级班的柜子里都有备用装。”奥斯顿心情极好地看着她眼睛倏然一眯,笑着转身,小跑出去。

而被女老师以极端热情的姿态请进试衣间的冷奕瑶发现,万幸,考虑到帝国境内比较保守的女士穿衣风格,学生的泳衣都不会太出格。

随便挑了一件衣柜里崭新的连体式泳衣,她淡淡地勾了勾唇。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前面的那一批女生才堪堪游了一个来回。

扑腾在一起,好不热闹。

体育老师好心,过来给她准备专业指导。她小手一挥:“我自己来。”

于是,全班女生眼睁睁地看着她才做了十分钟的热身,下课啦!

腹黑女!

早知道可以这种操作,刚刚她们也慢慢熬时间啊。

天知道,沙漠国度的人要么对水极为渴望,要么对水极为恐惧。她们更喜欢的是贵族四运动!

要不是懒得看那场毫无悬念的比赛,她们也不会被老师抓过来下水。

冷奕瑶倒不是厌水,只是不喜欢不熟的人将目光黏在她身体上的感觉。不管异性,还是同性,都不喜欢。

回到试衣间换了衣服出来,她无聊地打了个呵欠,手机上竟然收到一条短信。

而发件人是——沃克。

望着对方简单明了的留言“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她倏然加深了唇角的笑容。

恰好这时罗德夹着篮球,一脸骄傲兴奋的样子跑了过来:“看到没?小爷我说了要把他打得屁滚尿流,就一定是屁滚尿流!”

冷奕瑶看着威廉一脸黑色地从罗德身边走过,看都没看他一眼,估计,刚刚那场球赛下半段绝对被虐得够惨。

“你得了吧,见好就收知不知道!”蓼思洁成功躲过一堂游泳课,正满意得不得了,于是心情放飞,说话也更随意起来。当然,体育课她还是很喜欢的,比如后天的桌球课,就是下水什么的,太讨厌了。浑身湿漉漉的,又要洗头,又要洗澡,一堂课上下来,劳神费心。

“我还叫不收敛?我已经够给他面子了。”罗德一听,差点跳起来!

“什么意思?”听这对话,感觉话里有话啊。冷奕瑶忍不住目光在两人之间扫描。

罗德立马像是被扎了一根刺的气球,立马泄气。

蓼思洁再也忍不住,干脆倒豆子似的:“说起来,罗德之前还要喊威廉一声‘大哥’。”

嗯?这是什么神展开?

“算了,一件破事要给你们传多少年,我自己来说。”罗德气不过,干脆自接黑历史:“我高一的时候谈了个女朋友,就是威廉他妹。有次我们在草地上散步,我走在前面,她走在后面,她忽然说,‘你站那别动,我扑到你背上’。我心想这姑娘就是喜欢玩这种莫名其妙的游戏,行啊,我就说好,然后她就开始小跑过来。按道理,本来应该是她扑上来,我抱住她,然后亲亲我我,结果我当时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看到鞋带散了,就下意识蹲下来系鞋带,然后,她就飞过去……。”

再然后?

再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女朋友了……

冷奕瑶望着眼前竟然还一脸委屈地嫌女朋友不够大气的罗德,忽然明白刚刚晨芝梵说的那句“是罗德对不起人家”的真正含义。

要不然威廉为什么脑子想不开,非要和特级班的学生对上?这完全是罗德自己作的!

这种人要什么女朋友啊,活该一辈子当单身狗。

她懒得再听他那些莫名其妙的过往,干脆,转身,去沃克的办公室。

“我觉得她刚刚对我翻了个白眼。”罗德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朝着身边的蓼思洁吐槽。

“你想多了。”蓼思洁觉得他太过自作多情,“她分明是看都懒得看你。”

……

罗德忽然觉得自己心里阴影面积有西瓜那么大。

冷奕瑶丝毫不知道自己被别人议论了。她绕了段路,一直走到沃克那栋显眼的办公楼。

阳光正好,他坐在那里正在喝咖啡,脸上一片悠闲自得,唯有衣服穿得特别少,似乎连外套都脱了。

“扣扣”——

她轻轻敲门,沃克一个转身,朝她往来,眼里似有光泽一闪而过。

“知道你们上体育课在游泳,所以没打电话,直接短信。”他笑着从桌上抽出一叠材料:“这是学校里所有社团活动的宣传资料,圣德的风格你应该也听说过,平时上课固然重要,课外社团活动也能决定是否能直接升入帝国重点大学。原本昨天我就该找你填的,不过……。”说到这,他倏然一停,像是才想起来,昨天是元帅亲自来接的她。

冷奕瑶就这么望着他微微笑,压根不接话。

沃克表情一僵,随即若无其事道:“我帮你去拿报名表,你稍坐一下。”

一个转身,人朝着外间办公室走去。

她低头,随便在那堆材料里挑挑拣拣,不想,门口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声音,像是,最外面的电子门被打开的声音。

沃克还约了其他人?

她下意识抬头,正准备起身。

“有人在吗?”声音清润,色调悠扬。修长的身形随意套了一件黑色休闲服,帽子套在头上,越发衬得身形出挑,简直像是个模特在t台走秀。

五官无比深邃,脸上分明没有任何表情,却像是夜空中的一颗星,只要看过一眼,便再也无法忘怀。

她一抬头,恰好看到那双巧夺天工的银色双眸静静望过来的样子。

门内门外的两个人同时一愣。

下一瞬,他的指尖扣在办公室门框上轻轻顿住,她的嘴唇不知不觉微微上挑。

人生何处不相逢,他们竟然会在圣德高中再相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