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好冷好冷/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怎么会在这?”几乎是同一瞬间,冷奕瑶和m同时开口。

当听到对方同样的对话,神情一愣,又是顷刻间同时笑出声。那声音,轻松、随意,仿佛和上次分别时,同样的自在。

“你先说。”m微笑地看着她,眼底难得带出一分暖意。

“你不是回首都来有事?怎么来我们学校了?”上次见面还是在“明星塔”上的观景餐厅,没想到几天不见,竟然会在这里又碰到。偌大的帝都竟然绕过来绕过去都是熟人,太神奇。

“你们学校?”m目光顺着她手上拿的那叠资料一路顺延,当看到她头顶微微湿漉的头发,轻轻眨了眨眼:“你转学到了‘特级班’?”

除了特级班,其他学生没有被强制要求必须下水游泳的道理。

冷奕瑶神色一愣,没想到他对圣德高中竟然这么熟,连“特级班”的情况都知道,“对啊。你呢?”

“我来找人。”他目光环视一周,没有看到本应该待在这的那位,忍不住皱了皱眉,“沃克现在还是‘特级班’的负责人吗?”

“是啊,你找他?”她目露神奇,完全搞不懂,这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虽然和m认识的时间不久,但从骨子里,第一次见面留下的印象让她便确定,这人本质上刻着“桀骜不驯”四个大字。从他的身上,好像看不出一丁点的犹豫迟疑。在d城的咖啡厅也是大手一挥便毫不留恋,只身来到首都,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绊住他的脚步。

他揉了揉眉间,显然有点无语:“我忘了他手机号,就记得这是‘特级班’负责人的办公楼,所以直接过来找他了。别告诉我他今天休息。”

手机里的号码,许多他都直接删了,因为平时待在d城,早已懒得再忆往事,谁知道,风水轮流,这一次,还是回来了。

看着他表情中不知不觉流露出的情绪,那淡淡夹杂的厌恶像是能心底深处蔓延而开,冷奕瑶微微出奇,上次,他是说过因为家人才来的帝都,为什么这神情完全没有一家团聚的满足?

“沃克今天不是休息,只是刚刚帮我去拿报名表。”她扬了扬手里的材料,一张张社团活动的宣传页展现在他眼前。

“社团报名表?”他一愣,随即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随意地将休闲服的帽子摘下,露出那一头银发,随意舒适的样子,毫无防备。接过她手心的资料,他翻阅起来。“滑冰社?现在的社团都这么浮夸吗?”

嗯?

她凑过去看了一眼。忍不住赞成他刚刚的话。

的确,一字排开的高瘦美女们带着防护盔,站在冰上朝着镜头抿嘴轻笑的宣传照拍得的确很美。不过,以沙漠国度的温度而言,要常年保住滑冰场,且有专人护理,费用堪比天价。这个社团不过寥寥数十人,平均算下来,简直就是在烧钱。不过是一个高中的社团,也难怪他说浮夸。

“你呢?有什么感兴趣的?”他将手中的资料翻看了一遍,眼底慢慢露出一丝缅怀。她却低着头,并没有发现。

“重剑吧。”赫默那厮分明是要拐她在军区练这玩意儿,可她偏不!在学校社团里不管练得如何,还能当学分,一举两得,到了军区,那就没这么好打发了。“其他的无所谓。”

“重剑?”他没想到她竟然会中意这个。贵族四项全能,说起来,的确是上的了大雅之堂,不过:“你为什么不选烧枪?”骑马、狩猎、烧枪和击剑,一般人不是更愿意选择体能消耗更少的烧枪?

冷奕瑶第一反应就是周五、周六她那该死的军校课程。

到军校能不烧枪?

等着军校教官给她来段春花秋月、和风细雨的戏文表演?

她呵呵呵,心想,几辈子从她手上过的枪械弹药加在一起都能把帝国的帝都给炸了,其他技艺她不拒绝,唯有这一项,都已经玩成这个层面了,还在它上面浪费时间?

“不喜欢弹药味。”她随意扯了个理由,一脸无动于衷。

m怪异地看她两眼,倒没有继续往下说,反倒是从资料里抽出一份:“这个钢琴社呢?圣德的钢琴水平,哪怕拿到全国都是含金量十足。”

这把换冷奕瑶怪异地看他一眼,他哪只眼睛看出她有这种艺术细胞?

不过,社团活动嘛,本来她就是用来打发时间的,既然都已经选了重剑,一动配一静,不如再选个安静的。

不过……

弹琴,谈情,这个谐音,想想还挺有意思。

“行啊,就听你的建议。”

“啪啪”——

m的身后忽然传来两声拍掌声。

两人一愣,侧过头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沃克已经站在身后。

“你们俩认识?”倒是沃克一脸深奥地看着他们俩手上的社团资料,神情中说不尽的探究。特别是当看到m那银发银眸竟然好不掩饰地露在冷奕瑶面前,第一反应,便是心里一惊。

“嗯,在d城就认识。”m清冷一笑,走过去,毫不迟疑,出手迅雷不及掩耳,凌厉地拳风直接对方的胸口。

冷奕瑶目光一闪,那姿态,出手力度极重,角度看上去明晃晃地直来直往,实际上,想要躲过却要求对方拥有惊人的反应能力和应变实力。

自那晚咖啡屋的雷霆一击之后,她便知道,m这人看上去冷心冷肺,但出手风格却是雷厉风行。

而更让她惊讶的是……。

眼看那拳就要击在胸上,沃克忽然一个扭身,往后一仰,身体以诡异的弧度绕开他的拳头,微微一勾唇,竟是眨眼间就躲开了这一击。

这一切,只发生在顷刻间。

再抬眼,两人已经双手扣在空中,清脆一次击掌:“看来骨头还没老。”m戏谑的声音淡淡展开,熟悉的人不难听出他现在的好心情。

“那当然,你以为我是谁?倒是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过来了?”沃克神情轻松地拍拍他的肩,这家伙,几年不见,好像个头比离开的时候还要高。

“原本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他目光一绕,看到冷奕瑶好整以暇地靠在办公桌前,悠悠然地望着他们俩,那唇角的笑意,颇有深意。

“她转学到你的班里?”想了想,他朝沃克轻轻一瞥。

“对,昨天报到的转校生。”虽然刚刚在门口,已经听到个大概,沃克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冷奕瑶一眼。

冷家祖籍就在d城,几辈子经营,m在那里呆了那么久,认识她并不奇怪,可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卖我个面子,多照顾一点。”下一刻,耳边听到他熟悉的声音。

沃克一愣,下一瞬,不可思议地望向m,这个从来不关心别人的雪人,竟然会为了冷奕瑶和他说这话?

“你在要求我帮你走后门?”他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嗯,不行吗?”倒是m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这种话需要重复几遍?还是说,沃克现在架子起来了,连这点事情都不愿帮忙?

“行,行,当然行。你说什么都行!”就冷奕瑶这样的,还需要他照顾?

沃克发现,要么是m压根没发现她的真面目,要么是他自己的心脏接受能力太差,否则,为什么这话听着,他自己觉得有点瘆得慌?

“你们认识?”冷奕瑶作为强迫被照顾的那一位,此刻歪着头,眨着眼就这么看着两个面貌出众的男人在眼前勾肩搭背。当然,从颜值上看,这是种绝顶的福利享受,估计如果是蓼思洁在这,早就放声尖叫,可为什么,她看在眼里,就觉得这么不搭调?

上次,那几个纹着蝎子纹身的黑衣人分明不远不近地跟着m,显然是皇家派的人,而沃克,又是和圣德集团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或许,与藴莱本人的私交都可以称上不错。

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怎么会认识到一起?还这么熟稔的样子?

“忘了和你介绍。”m因为之前戴着帽子,所以今天并没有染发,眼睛也只是没有佩戴任何变色瞳,这一瞬,笑起来,当真有点满室生辉的意思。他轻轻地指了指身边的人:“这个老是板着一张死人脸的人是我高中同桌,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他。”

冷奕瑶扬眉,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看得出来,他们俩人关系极好。分明都是防备心极强的人,平时都是万事不过心的硬心肠,现在却笑得连眉角都舒缓起来了。

“既然她在你的班里,我就不废话了,你自己看着办。”扭过头,m并没有对沃克介绍他和冷奕瑶的关系。但,这一句话的重量,饶是沃克都微微变色。

“那你们聊吧,我快要上课了,报名表我先拿回去,明天再交过来。”既然m是专程来找沃克的,自然有事,冷奕瑶从还在发呆的沃克面前走过,抽过他手里的资料,扬了扬,随即对着m轻轻一笑,“有空再联系。”

既然他们拥有同样的熟人,以后想要再见轻而易举。

m并没有多说什么,简单地点了点头,便见她在满室阳光下,一步一步朝外走去。

“咕咕咕——”

一声绵延悠长的声音忽然在房间响起。

冷奕瑶脚步一顿,刹那间回头,神色奇妙地望过去。

“咕咕咕咕——”

又是一声响,这一次,声音更大些。

站着的三个人表情同时更奇怪了。

“你肚子饿?”沃克和m几乎同时出声,下一瞬,觉得对方阴险太阴险,这分明是在甩锅给自己!

呵,不好意思,这锅咱不背!

正准备开口嘲笑对方的毫无底线,办公室里的休息室忽然被人踢开,露出一张睡眼惺忪的脸:“还没聊完吗?”

房间里剩下的三人表情倏然一变!

奥斯顿!

他怎么在这里?

冷奕瑶目光微妙,特别是在看到对方身上竟然还披着沃克的外套时,眉梢都挑起来了。

脑子里开始不受控制地浮现出沃克轻手轻脚地将衣服脱下来,披在某人身上的样子……。

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抖,觉得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都全部起来了。

m沉了脸,望着这个陌生的男孩,回头看了沃克一眼。

沃克立马觉得背后一凉,讪讪地摇了摇头:“忘了,我是真忘了。他有点低血糖,刚刚打完篮球赛就有点不舒服,我让他在里面休息。再说,你也没提前和我打招呼,我哪知道,你会突然来我办公室?”

越说到后面,似乎越理直气壮。可谁都不是傻子,都听得出他语气里的强作镇定。

沃克心想,他这次可真心是冤枉。m向来不喜欢看到陌生人,奥斯顿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肚子响!

“咳咳,我先走了。”冷奕瑶觉得,这个特级班的负责人……。现在这满脸的怂相,看得太影响眼睛,她还是老实地去上课吧。

“嗯,我也一起。”奥斯顿丝毫没有任何负罪感,抬头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钟,发现体育课早结束了,索性直接脱了外套,跟着冷奕瑶一起出门。

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几乎同时一顿,互相看了一眼,眼底深意尽数掠去。

一个是和那个银发银眸的m关系匪浅,一个是和班级负责人来往过密,他们背后似乎都藏着别人无法触及的秘密。

当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正在上课的老师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迟到竟然不打报告,直接如入无人之境,穿过过道就去位子上坐好了。关键是,他们俩座位也是一前一后。一路来,经过前排其他同学的座位,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这分将所有人都视若无物的傲慢……。

老师咬牙,考虑到这两人的背后身份,忍了!

可罗德和蓼思洁那边,简直就炸开了锅!

什么情况?不过是大半个小时没见,这两个人怎么就已经到了同进同出的关系?

“咳咳!”老师在讲台上死命咳了一声,罗德和蓼思洁吓得瞬间扭头,乖乖坐好。他们和冷奕瑶、奥斯顿可不一样,压根没有免死金牌,还是安安生生地上课为妙!不过,心里抓耳挠腮地,恨不得立刻爬过去,好好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教室这边热闹的很,而那边,沃克见那冷奕瑶走后,m那张彻底冷凝下来的脸,无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为什么,忽然觉得有点冷?

------题外话------

今天加更一千字,妥妥的一万字哈。第一章先奉上,第二章要到晚上十点左右。大家到时候来刷新,有话说的话记得留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