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好脾气/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太多?

蓼思洁被哽了一下,下意识抬头瞄了瞄沃克的脸色,总觉得这个学期自开学起,老师的样子就有点怪怪的,特别是刚刚,有一度,她甚至怀疑沃克陷入了低气压,整个人都不对劲。

看他今天心情很不好的样子,谁得罪了他了?

可惜话还没得及说,就被沃克一个眼神吓了一跳。眼睁睁地看着他朝冷奕瑶走近一步,指了指她手里的飞镖:“这个时间,藴莱应该还在班里,一起过去吧。”

他对于m的事情不欲多谈,更不想被她问及其他,索性找个让她更感兴趣的事情,分散她注意力。

综合楼100—108层是电子门禁锁,说是钥匙,却是双重保险。其一是藴莱手中的门匙,其二是圣德高中对100—108层的密码锁。唯有两个同时通过,才能进入图书馆。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想要进去查阅资料的人有那么多,却少有人成功的原因。

冷奕瑶目光从m消失的方向挪开,朝他轻轻笑了笑,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

这位老师,怕是从一开始看她就不顺眼。

他是巴不得她和藴莱对上?还是担心她会多问m的身份?

可惜,他不知道,她对别人不愿说的秘密,向来好奇心少得可怜。

身边有蝎子纹身的人跟着就一定是与皇室有关了?

这话,现在下定论还太早,毕竟,她来首都不到三天,就被人在夜市盯上,跟在她身后的不也是皇室亲信?

“好。”她点了点头,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仿佛m的来去匆匆对她没有丝毫影响。

沃克愣在原地,看着她果断地直接转身走向特级班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越来越摸不透这人的性情。

仿佛什么都看得透,又仿佛万事不关心。

就连蓼思洁这样第一次见到m的人都会好奇他来这的原因,她分明看到过m的银发银眸,为什么还这样镇定自若?

两人转身走了,只有蓼思洁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为什么,她总觉得沃克和冷奕瑶之间怪怪的。

第三节课结束,已经有不少人背着书包往校门口走,冷奕瑶与沃克如逆水行舟,在人群中反道而行,于是引来不少人的窃窃私语。

“这是要干什么?沃克要让转校生留堂?”

“留堂?开什么玩笑,谁敢得罪她啊。应该是有其他事情吧?”

“嘘,声音小点,她估计都听到了。”

普通班的学生苦于沃克在旁边,只敢小声议论纷纷,却不敢留下来一探真相,而特级班的人就方便多了。

虽然有不少人已经走了,但等冷奕瑶回到教室的时候,几乎班里还有十几个人在悠悠闲闲地聊着今天下午的篮球赛。

藴莱自然还是坐在他的专属位子上,对着电脑,无数的金融数据从眼前闪过,他像是思考都不用,脑子里瞬间敲定重点,将圣德财团的本周工作定下方向。还未将最后一个企业收购案输入电脑,身边的嘈杂声瞬间一静。

这种感觉……。

他抬头,见一身休闲装的冷奕瑶和披着外套的沃克此刻正定定地站在他桌前。沃克的脸上毫无表情,站在冷奕瑶身侧,显然是她有事来找他。

“找我有事?”茶色瞳孔映着缓缓落下的夕阳,竟隐约有些透明。那双眼,平静、无波,却似乎总有一股看不清的川流在细细流淌。

冷奕瑶站在这个位置,头一次发现,这偌大的圣德集团的掌舵人,骨架匀称,并无一般男子的壮硕,但,自有一股镇定人心的味道。分明还未成年,却已经担下整个帝国最繁盛富有的家族,他的心底里,又会藏着什么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来拿奖励。”她突然嫣然一笑,长长的头发在空中微微浮动,那是风,透过窗户吹起她的发梢。晚霞落在她的肩膀上,带出一抹晕红,这一瞬,似乎她都了一丝寻常学生的朝气,只见她轻轻伸手,手心,握着一枚长相普通的飞镖。

班里的人,却顿时一愣。

“我擦,这都多少年没人能玩赢那个游戏了!她就这么简简单单地一次性过了?”自他们从高一以来,每周二都有这个固定项目,可班里所有人几乎逃课试了个遍,却没有一个人成功的。这冷奕瑶果然不愧是一手就穿透不锈钢桌面的人,手上功夫,就是一个词——霸道!

藴莱的眼睛落在那枚飞镖上,几乎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奖励是什么。

圣德集团的私有图书馆,收藏丰富、书籍广泛,的确盛名在外,不过,她的性格会是个痴迷读书的好学生?

自上而下地打量一番,藴莱面色古怪。

“有什么不对吗?”她轻轻一笑,眼底里带出一份揶揄,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但这话,听在耳边,谁都知道她在嘲讽藴莱的迟疑不决。

“你亲眼看到她中了靶心?”三十枚飞镖的秘密,在家族里也没有太多人知晓,他不明白,今天才是她入学的第二天,也就是第一次尝试飞镖游戏,竟然会这么离奇地就成功了?这也太顺利了。所以,他的话是对着沃克说的。

沃克目光镇定地与他对视,点了点头:“看到了,很多人都看到全过程。”自然,他就算是傻了也不会说出真正泄密的人是他自己。怪只能怪这小姑娘太狡猾,他分明是说给m听的,结果却被她捡了个漏。

藴莱从来不怀疑沃克的话,见他这么说,手心微微握起,站起身,从她手上接过那枚飞镖。

“我很好奇,你进图书馆是为了什么?”他并不掩饰自己的心思,和冷奕瑶这个人说话,他发现,直来直往,有时候才是最有可能得到真相的途径。

“为了看书。”她歪头,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回视过去:“我听说,圣德集团的私立图书馆比国立图书馆的内容更有意思点,想见识见识。”

藴莱勾唇,她的目光直接而毫无遮掩,脸色淡定而自若,可她说的话,他偏偏一个字都不相信。

刚想开口,却见她眼底露出一副冷淡的嘲讽,“怎么?准备赖账?”

这句话,简直是戳心了,老铁。

他堂堂帝国第一豪门的掌舵人,竟然被她说的跟个市井无赖似的,关键是,全班剩下的这群围观者的表情,一个个都深以为然的样子!

藴莱自问自己向来沉得住气,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对上冷奕瑶,每次不过三言两语,就有抓狂的冲动。

“拿去。”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白金定制,触感冰凉。接到手心的时候,两个人的指尖巧合地撞了一下,瞬间分开。

沃克站在一旁,将眼前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下一刻,就看冷奕瑶神情自若地收回了卡,而藴莱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指尖,仿佛刚刚发生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冷奕瑶却连一秒钟都懒得停歇,直接拿了门匙就摆手走人。

“你密码不要了?”沃克扬眉,朝着她身后扬声。综合楼100—108层的开门密码在他这里,她像是忘了一样。

“不急,今晚我有事。”她随手扬了扬手中的那张白金卡,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围观的吃瓜群众,见藴莱自从掏出卡之后,就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仿佛在研究一项莫名生物一样,越发觉得奇怪。

从帝国建成开始算起,整整一千六百年,“圣德”二字始终参与其中。

这是这个国家最老字号的家族,“豪门”二字远不足以形容其影响力。它几乎贯穿了整个帝国上下所有经济命脉。

除了皇室,整个帝国上下最尊贵的家族便是他们。可即便是皇室,追溯历史,也是内部倾轧不断,手足相残、改朝换代比比皆是,若真的论起来。怕是皇室的历史亦不如他家久远。

而圣德流传这么久的传奇原因,有很多,其中最让外人津津乐道的是——无论是传承到哪一代,圣德集团的正统嫡子从来都只有一位。

别人家九代单传就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偏这个家族,像是世代都受了上天的特殊安排一般,每一代,只有一个继承人。

也不知道是上辈子用财富换来的这倒霉的子嗣命,还是其他,这么多年来,竟然从无意外。圣德的继承人,就从来没有过兄弟过。当然,女子在帝国只有财产权,没有继承权。所以,女子从不计算在继承人之列。

藴莱虽然没有兄弟,倒是传闻,有一个姐姐来着。只可惜,高门千金,向来低调,外界很少见过罢了。

见藴莱竟然还站在原地不动,班里的学生忍不住面露古怪起来。

这人身份即便在特级班里亦是高不可攀,从进入班级来,私下几乎从来不和别人说话,他们只当是身份使然,可现在他老盯着自己的手是几个意思?难道就因为刚刚冷奕瑶那无意一碰?

沃克见所有留在班里的学生表情都已经有些不对劲了,于是,不动声色地站到藴莱身侧,挡住他的表情。随即,目光一扫,气势全开!

顿时,所有人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藴莱不仅仅是他们的同班同学,更是这所圣德高中的校董。他的财富如何,与他们没有直接关系,那是他们老子该考虑巴结的问题,但若是他一个心情不好,直接把他们丢出圣德……

想到这个可能,所有人浑身一颤,立马扭头走人。

大意了,真的是大意了!下次再也不跟着冷奕瑶的思路走了。那姑娘背景雄厚,又是皇室又是军界撑腰的,他们可没那种底气。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个特级班的学生就好。

踏出班级的那一瞬,他们一干学生忍不住仰面。

原本他们在帝都,走在街上也是横着走的那一批。如今,班里来了两个大佬,自此之后,忽然觉得自己成了皮皮虾,这种失落感,怎么破?

……。

“人都走干净了。”沃克扫了一眼教师门,见最后一个不懂眼力劲的学生也已经离开,忍不住蹙眉,转身朝藴莱道。

他却竟然还在看手心,那个表情,似乎是匪夷所思,又似乎是,不能置信。

“你刚刚看到了?她的手指是真的碰上我的手了?”他没有注意班级里其他人的动态,眼前,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似乎留有余温的掌心。

“对。”沃克闭了闭眼,心思起伏,其实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到底年纪摆在这,且事不关己,所以还算镇定。

“她刚刚好像是一点都没有发现一样。”任何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触及突发事件,身体都会不受控制地产生下意识的活动。比如皱眉、惊讶、瞳孔紧缩,可刚刚,他分明看得清清楚楚,她就这么直截了当地接过那张卡,脸上的神色一丝一毫都没有变过。

“或许是她压根没有注意?”沃克只想到这个可能。

可下一瞬——

“嘶——”

他忽然浑身一颤,整个人像是被人从后面蒙头打了一棍一样,全身紧绷。

“没注意?”藴莱冷笑地将手心从他胳膊上挪开:“你觉得,但凡是个正常人,谁会感觉不到”。

沃克刹那间无语,目光望向他的手心,表情凝重。

这世上,永远是风光无限下掩藏着一个又一个耐人寻味的秘密。正如藴莱,当初他说要到“特级班”上课的时候,自己就满心不解。他工作之忙碌压根与高中生活不能同时兼顾只是其一,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他的特殊体质。

即便是圣德集团里,也很少有人知道,为什么藴莱一定要聘任世界上最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每天都只穿用特殊的金丝材质定制的衣物。为什么,他所有的随身物品都是特别打造,包括电脑、手机等一切电子用品,在市面上都无法寻到。

别人只当他是豪奢,喜欢这种衣物,但却不知道,脱下这样的定制服装,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他的身上自出生后,便渐渐形成一种特殊的磁场。

其实,人体磁场并不稀有,许多人都有,但都极为微弱,以至于随着年纪渐长,会渐渐消退。从人体学角度来看,这属于生物磁场的范畴。有人天生可以吸附金属,有人皮肤对其他异物拥有吸附作用。可藴莱不同,他的皮肤,在毫无遮盖物的时候,会产生电击般的触觉,因此,哪怕是亲人,也无法触碰。

从小到大,别说是家人间的亲昵嬉戏,就连牵着父母的手心一起散步,他也没有享受过类似温情。

因为需要常年穿戴金丝质地的衣物,他身体一年四季都保持着冰寒刺骨。当稍微高于他体温的人碰到的那一瞬,电流会顷刻间将对方击麻,也就是刚刚沃克的表现。

事实上,这种未知的原因,藴莱已花费巨资,找来科研团队专门研究,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上的异常仿佛越来越明显,而研究成果,却至今没有一个定论。

“去查!不管用什么办法,帮我查清楚!”藴莱抬头,目光直直地望向沃克。那眼底的光芒,仿佛是一团火,一团能解决他身上这未解之谜的火!

“怎么查?”沃克却颓然地往后一仰,没有了人前表现出来的恭敬有礼,反而多出一抹无法掩藏的颓然。“‘影子’的调查报告你不是没有看到,出生、教育、家庭,她的一切清清楚楚,没有一丁点的异常。连与陆琛殿下和赫默元帅的交集原因都查不到,你认为还有谁能查到她的过去?”

从调查报告上看,她压根就是一普普通通被惯坏了的富二代。名声瑕疵、性格浮躁,可事实呢?

如果刚刚她真的触及了沃克的手心却没有一丝反应,无外乎两种可能。

一是她压根身上就有免疫能力,对于藴莱的特殊体质没有任何感触。

第二,便是她足够强悍。强悍到连身体、乃是神经系统都控制得完美无瑕,被电流穿过指尖的那一刹那,她分明感触到了异常,却统统掩盖下去。

如果是第一种,那简直就是解密藴莱特殊体质的良方,根据她的特殊情况,由科研人员进行研究,或许,很快就能还藴莱平常人的身体。

可如果是第二种……。

两人的目光在微微暗下来的教室中,直直对上,随即,在空中凝固。

那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危险预感。

如果一个人,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都可以做到那般行云流水的掩饰,无论是身体反应,还是表情神经都被严丝合缝地掌控着,那么,她该是经历了什么,才能练就这样的惊世骇俗。这世上还有谁,能从她的身上获取真相?

沃克有生以来,对一个人,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分明还未查清真相,他却觉得,自己已经触及到了一些不该知道的秘密……。

而转头离去的冷奕瑶此刻,正拿着手心的那张白金卡,表情微带奇特。

那个藴莱刚刚是有意还是无心?

不过是巧合中,碰上了对方的手心。

那冰寒刺骨的温度,夹杂着刺疼分明的电流感几乎瞬间贯穿她的胳膊。

可她分明看得一清二楚,那人手上除了这一张白金钥匙卡,并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也就是说,天生体质异常?

她闭了闭眼,忍不住回忆自第一次在酒店遇见,到刚刚在特级班里,藴莱的一举一动。

似乎,他从来不与别人产生肢体接触,唯一碰的最多的,便是他的那台专门定制的电脑,键盘上还特意蒙上一层薄膜。她曾经在远处看过一眼那薄膜,原以为是用来防尘的,如今看来,却是防止电流意外的……

人体磁场吗?

她不是没有见识过,这是,磁场强到这般程度,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他的身体负荷会越来越重。其中,表现最明显的,就是他的心脏。

如今,他还是个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身强体健,可随着心脏在电流的影响下,他的身体只会每况愈下……

她回头,看了一眼沐浴在夕阳中的花园洋房。

那个藴莱,可知道,随着他身体电流的逐步加强,他离死神正越来越近?或许,在某个清晨,他睡在床上,便如一个睡美人一般,从此再也无法醒来……

“你在等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

她盎然回头,看向那个在林荫道上,笑得一脸自若的男子。

翟穆见她神色不虞,忍不住奇怪地皱了皱眉。自元帅出现在圣德高中门口之后,无数人打听她的背景,一时间讳莫如深,竟然还有人敢在圣德惹她不高兴?

谁给的胆子?

“发生了什么事?”他下意识地走近一些,见她手脚并无一丝伤痕,脸上已经恢复往日淡淡的模样,越发觉得奇怪。

“没什么,就是刚刚从藴莱那里拿了这张卡,想着哪天有空去图书馆坐坐。”她将碎发掠到耳后,指尖翻转,那张白金定制的钥匙卡露在他的眼前。

眼底的神色却微微一转,目光望向眼前的翟穆。

对了,他好像和藴莱很熟,他又是否知道藴莱那特殊的体质?

“藴莱竟然会把这卡给你?”翟穆表情更加意外。就他所知,藴莱的性格可不是助人为乐,他会无条件地将圣德集团的私有图书馆大门为她敞开?

“赢了个游戏,按照学校传统,他不得不给。”像是猜出他心底的好奇,她勾勾唇,笑得一脸理所当然。

“你还有时间去图书馆?”翟穆却觉得她大概是故意看藴莱不顺眼,才特意弄来这张卡。毕竟,周一到周四在圣德上学,周五、周六可是要到军校上学的人,时间都不够用来睡觉的了,她哪来的闲情逸致去图书馆?

冷奕瑶眨了眨眼,心想,好像的确除了周日一整天的时间,其余白天都已经被占满了,不过,时间这东西,就跟海绵似的,挤挤总归会有的。再看了一眼眼前人,脸上略带奇异:“你跑到圣德来是干嘛?”

“接你放学。”翟穆一脸理所当然地准备接过她的书包,却被她一下子绕了过去。

“别墅离这很近,我之前好像说过,不需要你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更何况,这个人,心思城府异于常人。

翟穆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一脸颓然:“不是我想要来烦你,而是晚上元帅请了客人,让我邀你一起参加。”

赫默?

冷奕瑶表情一愣,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是昨天才见过吗?

当时他去别墅的时候,看了一会书就走了,说落下的东西也没取。怎么,今天是又想起来了吗?

再说,他请客,关她什么事。她大白天都卖给学校了,晚上还不让她好好松口气,这是准备变相地将她所有的时间都控制在手心吗?

翟穆见她听到元帅邀她共进晚餐非但不高兴,反而一脸漆黑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非常好玩。

那微微嘟起来的两颊,让人恨不得轻轻掐一下。

“我晚上有事,你别等我了。”她想想,干脆拿着白金卡,往综合楼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看样子是在给别人打电话。

翟穆脚下踟蹰,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跟上去。

弗雷来电话的时候,看似随口一提,说是元帅今晚邀请的客人特殊,酒会上没有女伴会有点不适宜,可天知道,这么多年下来,元帅从来不和异性亲近都过来了,怎么会因为没有女伴而不适宜。

他想了想,鬼使神差地回了一个电话给弗雷。

“接到冷小姐了?”弗雷一看来电显示,接通电话后,望向坐在办公室里的元帅,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

“人是碰上了,不过……。”翟穆停顿了一秒,似乎在组织语言。

弗雷却觉得急躁。昨天元帅带着“天狼”出去的时候,他还以为是真的只为接冷奕瑶,谁知道,原本下午是真的约了重要客人。结果,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邮箱发来的照片,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去了圣德高中……

今天的这顿晚宴便是对昨天客人的赔礼。

对方一再表示不敢当,但是元帅倒是一再邀请,最终,定下了今晚的行程。还特意邀请了本市最著名的厨师,负责今晚所有的菜宴。

元帅在交代他负责全程的时候,仿佛漫不经心地点了一句:“冷奕瑶似乎比较挑食,她晚上如果没其他安排的话,让她顺道过来吃个饭吧。”

挑食?

从哪里看出来的?

上次她来元帅府,吃午饭的时候,可一点都不挑,胃口很好的样子倒是真的。

不过,既然元帅这么说了,他自然要安排得妥妥当当。他自己去亲自请冷奕瑶,会显得太突兀,索性,翟穆这两天没有特备的事情,他便专门让他去跑一趟。

谁知道,这人现在竟然给他拿乔。

“不过什么?你把话说清楚!”弗雷气得咬牙,要不是因为元帅交代了这个翟穆军事天赋少有,他恨不得能亲手收拾他!叫他关键时候来个大喘气!

“冷小姐说她晚上有约,不来参加晚宴了。”他抬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冷奕瑶已经彻底消失在眼前,忍不住蹙了蹙眉。刚刚她那通电话是打给谁?难道是真的早有所约?

“谁?她和谁晚上有约?”弗雷一激动,说话声不自觉地大了几分。

下一瞬,空气倏然一冷。

他背后发凉,下意识地转身望去,对上赫默忽然挑起的眉梢……。

嘶,他忽然觉得咬上了冰块似的,从舌尖到胃里都一片寒凉。

而冷奕瑶这边却不知道,因为她这随口一说,弗雷那里经历了什么样的严寒酷烈,等她手中的手机铃音响到第伍声的时候,电话那边的人已经接起。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沃克的声音不受控制地微微上扬。

就在刚刚,他才与藴莱分道扬镳,她的电话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恰好这个时候打来,不得不说,如果不是知道圣德高中里没有任何窃听器和监控器存在的话,他都怀疑她在他身边安排了什么眼线。

“我忽然有点好奇图书馆究竟是什么样子,想要上去看看。你不是说需要密码锁吗?”

她答得一脸理所当然。事实上,如果不是翟穆突然跑来,她今晚却是有其他安排,不过眼下……。

她勾了勾唇,笑得一脸妩媚。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上去?”圣德高中并不实行寄宿制,也就是每天下午放学后,过了社团活动的时间,校门就会锁起来。现在已经是放学的时间,社团活动不过是两个小时,她能来得及?

“毕竟是赢回来的奖励,外面传得那么神秘,我其实挺好奇,圣德集团的图书馆到底长什么样。也就是随便看看,很快就出来。”她难得好脾气地解释了一下,眼底却泛出一抹静谧的幽光,仿若含着无数秘密……。

------题外话------

这章内容还未修改,后面要做调整,怕来不及,先放上来,等我十分钟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