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酒后异常/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抬头,看到赫默的那张脸。

深邃冰冷的五官,像是染上一层薄冰,连眼角都多出一分冷冽。大抵是他向来纵容她的缘故,自进入帝都后,她从未见过他露出这样的神色。

他们都是从骨子里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因为,身后背负了太多血腥、见过了太多杀戮,早已不复天真与无邪。

这一刻,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靥如花,就像是空气中静静散发出芬芳的幽兰,美到让人屏息。

赫默神色一惊,却见她已经挪开目光,又喝了一口茶,淡淡道:“止戈方为武;思通造化、随通而行便为术。我学的东西,说不清来源,你要是感兴趣,下次再展示给你看。”她抬头,仰望天际,银河落入眼底,像是将她带回故国。她忽然想起当年的教官说的这一句话,忍不住轻轻呢喃。武术,多少年前风靡故国,却在苍茫岁月中渐渐流逝。她的脑海里印下了太多记忆,并非全然不愿说,而是,别人知道了太多,绝非好事。

就比如眼前的这位……

止戈方为武?

思通造化、随通而行便为术?

赫默皱眉,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解释。

武术?

帝国上下有这么一个流派?还是说他孤陋寡闻,对这些全然不知?

眼看她目光望向天际,一身疏懒,像是卸下了所有的伪装,竟微微有些出尘的样子。

赫默才真正的笃定,她是真的喝得有些醉了。

只不过,脑子里还留有一丝清明罢了。

眼下,他待在房间里,与她闲聊,于她而言,却是打扰。

他起身,无奈轻叹:“算了,等你哪天想通了,如果想找人说话,我随时都在。”他不明白,一个才十六岁的孩子,为什么会满身复杂。身份、地位、行为举止可以作假,但是一个人的灵魂,却永远无法伪装。在她面前,他即便是高高在上、手握军界,她却并不畏惧。只是欣赏、只是心悦诚服,却并不敬畏。

从骨子里,在她眼底,他不过是个与她一样的寻常人。会生老病死,会经历一切,这样的清醒,这样的镇定……

他的手心微微攥紧,像是在抑制情绪,又像是微微兴奋到不能自己。

冷奕瑶抬头再看他时,发现他的目光浓烈得像是一坛老酒,被埋在树下多年,刚刚才被挖出。芳香浓烈、后劲悠长——

她的心没由来的有点燥热,伸手摸了摸脸,晚上喝酒后的热度丝毫未散,简直就像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

可不就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吗?

眼角都湿漉漉的,像是只在森林里迷路的麋鹿,那么高洁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捞到怀里……。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赫默忽然脸色一变,在冷奕瑶诧异的神色中,一把站起身,挪开茶几,静静地止住她的行动:“你就不用送了,换洗的衣物我让人明天早上送到门口,早点睡,明天去军校报到并不轻松。”

嘶?

冷奕瑶有点摸不清这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范。

话还没说几句,忽然扭头就走是几个意思?

分明也是他自己要进来聊天的。

“好。”不过,她今晚脑子是有点晕乎乎的,也不想多留他,他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她起身,还是准备装装样子地送送他。

谁知道,他刚刚顺手挪开了茶几,位置一变,正好落到她的脚边,她一个没注意,整个人的身子一个踉跄,向前倒去。

身体失去平衡的那一刹那,冷奕瑶忍不住在心底又咒骂了一句这身体的娇弱。麻蛋,才喝了一瓶酒啊,还低度数的果酒,怎么就这么不听使唤?

赫默眼看着她那宽松的浴袍裹着她纤细的绳子往自己怀里倒,第一反应就是伸出右手,要将她抱稳。哪知道,她忽然凭空旋转了半边身子,硬是躲开了他的接触,直接一把仰面躺在茶几上……。

两人之间的空气,忽然特别凝重。

冷奕瑶眨巴眨巴着眼睛,揉了揉肩膀,心想还好,自己体重不重,也就是微微杠到点,这一身柔软的浴袍倒是卸去不少力道。

可是一抬头,却是看到赫默的脸色一黑到底!

“你就这么不愿意我接住你?”分明刚刚她只要不动,就会被他扶住,丝毫无事,她却直接躲开他的右手!

他的手上难道带电了吗?

碰都不能碰!

冷奕瑶“呃”了一声,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人这么大的脾气是从哪来的。她不过是下意识的动作,难道就伤了他大男人的自尊?

再说,她躺在茶几上,也没有真的磕着碰着,他有必要这种反应吗?

脑子被酒精腐蚀得几乎智商掉线,冷奕瑶丝毫反应不过来赫默这是什么意思。

她不占他便宜,难道还有错了?

听说以前谁敢对着他投怀送抱,第二天制定拖出去乱棍打死啊。

她分明是为自己的小命着想。

“你好,你好!”赫默放下手,神色一片僵硬,就这么望着她,也不再说什么,直接转头就走。

“哎,”她一把从茶几上翻身,正准备说“你慢点,我送送你”结果,前面的男人忽然一顿,害她差点撞上去。

漆黑分明的瞳孔低下来,直直地落在她的眼前。他弯腰,离她的距离,几乎鼻息都能触到对方的脸上:“明天早上,我让弗雷送你去报到,别迟到。”

所以,男人的脸就像是三月的天。一时晴朗,一时多云,一时骤雨的。

冷奕瑶差点直接对他翻个白眼,心想你管得真多。

赫默揉着太阳穴,只觉得自己刚刚为什么多事来她房间。她分明就是醉了,醉得一塌糊涂。

套话不成,反倒是自己闹得一肚子气。得不偿失!

转身,再不管她那满脸的表情包,他关门离开。

坐在一楼沙发处的弗雷忽然抖了抖脖子,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元帅才踏进屋不过十分钟就下来了。

这满脸的黑气,难道是,被冷小姐赶出来了?

再往下面一细想,刚刚还好好的啊。冷小姐分明喝醉之后就成了三好学生,说什么都好脾气的答应,元帅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才能把难得这么好脾气的冷小姐都惹怒?

再一联想,刚刚冷奕瑶过来开门时,那一身白色浴袍,纤细白嫩的颈项,嘶——

“傻站在那干嘛?还不回去睡觉!”赫默一下楼,就看到弗雷一脸表情诡异地望着他,只觉得浑身的气血都开始翻涌。多少年,没受过这种气了。他好心好意想要救她,竟然还被嫌弃?

“是,是。”弗雷一个低头,几乎立马将满脸震撼的表情压下。

他,他好像猜到了不可描述的事情真相。

最后再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房间,弗雷在心底默默画了个十字,深表歉意。他没想到,元帅会乘着冷小姐喝醉兽性大发啊。

怪不得刚刚在门口的时候还问他,冷小姐喝醉之后的反应,在他回答了之后,立马就要上楼查探呢……。

弗雷瞥了瞥嘴,望着赫默的背影,一声轻叹。

元帅,您太心急啦……

回到房间的赫默简直要气炸,别以为他没看出弗雷那双眼睛里透出来的意思。

以为他在房间里故意占冷奕瑶的便宜?

他哪只眼睛看到了?

他难道需要用这种手腕?

可一想到刚刚她那双麋鹿似的眼睛,他忽然的气愤却忽然地被抽得一干二净。

一个喝多了的小姑娘,竟然把他修身养性了这么多年的气度都彻底灭了。他是该庆幸自己还没有成为老人家,还是为这人无意识的举动咬牙切齿?

豁然一下子坐到沙发上,他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

那么,冷奕瑶,你是否也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了明天的军校之行,准备好彻底走入我生活的世界,进入那个军界高官的培养摇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