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在说什么/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竟然没有宿醉的不良反应。照镜子一看,诶呦,这脸蛋红扑扑、粉嫩嫩的样子简直谁见了都忍不住要扑上来咬一口。

不过,昨晚晕乎乎的,倒是记得赫默有来她房间。

她扭头看了一眼阳台,两只瓷白的杯子还放在茶几上还没收。

伸了个懒腰,她悠悠然地拉开门,果然,换洗衣物已经用一个小凳放在门口,旁边还配着一双黑色高帮靴。衣服抖开来一看,竟然是一套绿色军装,关键是,尺码大小像是为了她量身定制的一般,纹丝合缝,没有一丁点不合适。

她揉了揉头发,晚上吹的有点蓬松,压在床上,一夜过来竟然有点自然卷。直接穿着军装去军校报到,也不知道是谁想到的,还真给她省事。

她换上衣服,穿上黑靴,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随即,长长地吹了一声口哨……

看了一眼时间,六点半,还早,吃个早餐,到军校,正好,头发随意地绑了个马尾,就直接下楼去了。

近卫官们一早就接到指示,早上弗雷上校会亲自送冷奕瑶去军校报到,于是,有人耐不住好奇心,间歇性地从餐厅“路过”,谁曾想,目光遇到从二楼客房直接下来的冷奕瑶,眼珠子瞪在原地,转不动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为嘛一个女娃娃穿军装给人第一感觉是肃然起敬?

明明,他们比她大,肃然个鬼劲哦?

可,可就是忍不住被这气场一扫,喉咙嗓子瞬间就有点干干的。一行人,客气巴巴地扯了个笑,纷纷叫了句“冷小姐”,赶紧遁了。

冷奕瑶摸了摸脸,她很严肃吗?怎么一个个看到她,跟被猫叼走了舌头一样?

一脸莫名其妙地走到餐厅,发现早餐早就准备好了,主厨笑得一脸弥勒佛似的,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帮她盛粥:“昨晚吃得比较丰盛,早上怕您没什么食欲,所以准备了一点清润营养的紫米粥,配了一些我自己做的小菜,您看看可合胃口。”自昨晚“油淋虾”事件之后,主厨便明白了自己要抱谁的大腿。

不管元帅招他来元帅府是给几个人做饭,只要伺候好了这位小姐,天大的事都不用怕。

冷奕瑶眨了眨眼,看着那清清爽爽的紫米粥和酱菜,第一次发现,这主厨大概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吧,她想吃什么,他都能提前一步预料到?

转头一看桌子,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元帅和弗雷呢?”

主人家不在,她自己先行用餐,好像有点不太礼貌。

主厨两眼一瞪,问他菜的配料和烧法,他能回答出朵花来。可元帅和弗雷的行踪?

他憨笑,这可真的不在他能知晓的范围内。

守在餐厅门口的近卫官好不容易从冷奕瑶那一身军装的震颤中回过神,一听到她这么问,立马敬礼,回答:“元帅一大清早就出去了,弗雷上校正在晨练。”

冷奕瑶原本是准备为昨晚的事情和赫默好好解释一下的,虽然当时脑子有点糊糊的,但还是记得她下意识在空中旋身、避开赫默搀扶时,对方的脸黑反应。谁知道,别人一早就出门了,估计是有事处理。她摆摆手,表示心意到了就可以了,谁让对方是个大忙人。

“那我就先吃吧。”紫米粥里面一点糖都没放,但是自带一股香甜,配上脆嫩的酱菜,令人食欲大增。她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阳光,与昨天阴沉沉的天气不同,今天竟然又是个阳光普照的日子,看来,预兆不错。

想到上次见到的那位军校校长,她喝下最后一口粥,笑意盈盈地站起身。

“冷,冷……。小姐,你吃好了?”弗雷一进门,被眼前这一军装的打扮刺激得差点口吃。

昨晚赶紧赶慢地交代下去,让人把适合她身材的军装做好,一大早送过来。原本是想着周一到周四都不去军校了,第一天露面好歹要有点军人的样子,所以才特意按照女军官的配置做了一套。

谁曾想……这,这穿上了之后,完全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嘛。

军装是个最讲究气势的东西,当最上面的一颗军纪扣彻底扣上的时候,就像是将一个人的灵魂彻底锁定。

而冷奕瑶给人的感觉却决然不同。

如果说,元帅穿上那一袭笔挺的军装的时候,是给人禁欲高冷的感觉,像是浮云、像是飓风,让人觉得高不可攀,那么冷奕瑶的军装则像是披上了一层冰凉刺骨的霓裳,不言不语时,散发着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可关键是,配上她那张脸,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和军绿色搭到人神共愤的地步,第一瞬间的距离感之后,瞬间就觉得可以盯着这个小姑娘看一万年,迈不开步子的那种!

“我吃过了,听说你在晨练,就没去让人打扰你。”冷奕瑶看着他一身舒服的运动服,背后微微湿透,看样子是刚运动结束,忍不住笑着回答。

“那个,那个我去冲个澡,马上……。马上送你去军校哈。”弗雷几乎是落荒而逃。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昨天看到冷奕瑶的时候,还和平常没什么两样,最多是个漂亮的女学生,可这军装一上身,不知道为什么,他都不敢和她对视。一边小跑去浴室,一边按了按太阳穴。大清早,元帅接到紧急事情出去了是最明智的一件事,否则,看到冷奕瑶穿着这身军装,他怀疑,元帅立马就要改主意。

战斗澡加上随便吃了两口粥,弗雷领着冷奕瑶走出元帅府的时候,才七点二十分,离上课的时间还差四十分钟。

还是那辆特殊牌照的车子,弗雷熟能生巧地帮她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冷小姐,早上我已经和卢森大将联系过了,咱们现在过去,正好能赶上早操结束。”军校的规矩是每天早上六点半到七点半是早操拉练的时候,七点半到八点是早餐和休息的时间,雷打不动。从八点后,就是真正军事技能课的时间里。每天上午四节,下午四节,晚上七点开始晚操,比早上好点,半个小时结束。剩余的时间,学校不干预,学生想干嘛就干嘛。只一条,不许违纪。但凡违反军校纪律,一律从严处理!

“卢森大将每天都在军校?”不可能啊,身为大将要操心的事情那么多,怎么可能天天在军校镇守?冷奕瑶觉得稀奇。

“不是,主要是那天元帅特意打了招呼,卢森大将觉得今天亲自接待您,会更好点。”军校里,女军官确实有,但少得几乎也可以忽略。2000多个男军人里面只有26个,哦,加上冷小姐,也就是27个,很好,很强大。

“我记得,他好像说过,军校有个女子班?”既然在车里没事干,索性聊点有意义的事情,总比一进校门、两眼一抹黑来得强。

“嗯,的确是。不过……。”弗雷艰难地将视线从她脸上掠过,稍稍迟疑了一会才道:“元帅说,女子班的课程与您不太合适,所以还是让您参加混合制训练。”

什么混合制训练?说的简单点,就是和男军官混一起,无差别训练。

冷奕瑶舔了舔唇,心想,她辛亏不是这个时代的女性,否则光是赫默这一条,就几乎毁了她清白啊。

烈日当空,一大批男人甩开膀子、赤膊上阵,唯有她一个人上下包裹得一丝不露,那场景,光是想想,都觉得不能忍。

“哦,对了,还有件事。”弗雷见她不吭声,以为她在心里怨念元帅的举动,赶紧转移她注意力:“您一周因为只去军校两天的缘故,又不能落下课程,卢森大将说,时间差估计要在晚上补足。”

算起来,军校学生正常的上课时间是周一到周五,周六、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可以享受正常双休。当然,因为是寄宿制的缘故,大家周末也没事可干,除非打了假条、申请出校之外,一般,那些军官也是留在学校里继续学习锻炼。

想想看,两天就要承受别人一周的训练量……。

饶是昨晚看到她彪悍地将埃文斯击倒在地,弗雷还是心生同情。

“我知道。”自己选择的路,哪能不清楚。她神色淡淡地看着窗外,风从耳畔吹过,掠起她一丝丝的发梢,像是在亲密的嬉戏。

弗雷抿了抿嘴,不再多言。

从元帅府到军校,旁人开大约要将近一个小时,不过弗雷的车速不受限,加上他车牌是在太醒目,一路畅通无阻,大约只花了三十分钟的路程。

还差十分钟才到八点,她下车的时候,正准备说等等再进去。谁是,一脸和气的卢森大将已经从守卫室直接向她走来。

竟是提前站在校门口等着她“驾到”——

冷奕瑶脸色怪异地回头看了弗雷一眼,却见他一脸自然的样子,心底忍不住摇头,赫默的一句话,简直重比千金啊。堂堂帝*校负责人,站在校门口等着一个女学生莅临,这话说出去,估计能把别人吓得胆颤。

“冷小姐,又见面了。”卢森一走过去,就伸出手,下意识跟平时视察军界下属机构一样,大打温和牌。

其实,卢森长得挺大气,四十五岁的人,身材保持也不错,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不自觉地带出一份平易近人,让人很有与之友好相处的冲动。再加上,自己这是到了别人的地盘,冷奕瑶十分礼貌地伸出手,给他十足的面子:“劳您久等,对不住。”

“哪儿啊,这么客气干什么。我早上都听弗雷说了,你昨天身体不舒服,在元帅府睡的,那边离学校远,来迟一点都正常。更何况,你好早到了。”卢森摆摆手,一脸你别和我生疏的表情。开玩笑,一大早,弗雷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冷奕瑶昨晚是在元帅府睡得,差点把他吓得心脏病发。

谁不知道,元帅府向来是“女子止步”。上次在击毙一众叛逆的时候,元帅就压根不忌讳她的存在,距离现在才多久?一个星期都不到的样子吧。竟然就已经到了“登堂入室”的阶段!

即便是元帅不吩咐,弗雷这态度也分明是在给他开后门了!

他不亲自来接?不来接,待会里面那群小兔崽子能立刻上天!

不过……。

握完了手,卢森忽然后退一步,望着冷奕瑶的军装,有些觉得牙痛。

这,这长得太好、气质太出众也是个问题啊。

他们这,就几乎跟和尚庙没什么区别了,忽然跑进来这么个冷漠从容的军妹子,那群滚刀肉怕是要嗨翻了啊!

“怎么了?”冷奕瑶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和弗雷早上的情况一样,转着转着,忽然不动了。

她早上还照过镜子,除了有点祸害,其他没什么问题啊。关键是,她现在这小身板还没有完全发育,离前凸后翘分明还有点距离。这一个个的反应……。

“没事,没事。”卢森赶紧摆手,笑得一脸人畜无害。转过头,对着弗雷亲切的笑笑:“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随我一起进去?正好军事技能课要开始了,我帮冷小姐介绍一下,也方便她尽快融入学校。”

开后门哦,还是让军校一把手直接当敲门砖。

这个世上,谁有她这么大的谱儿?

可弗雷觉得,这人有眼力劲儿,难怪元帅放心地一大早就出去了,心里门清啊。

甭管进去之后训练有多苦,校长亲自引荐的人,谁那么大的胆子敢伸出自己的爪子去染指冷小姐?

“麻烦您了。”他答得极为客气,点头致意。但,两相比较,分明对上冷奕瑶的时候,他有时会不自觉地微微躬身,态度高下、鲜明对比。

卢森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现一样,领着冷奕瑶和弗雷就往里去。

这座军校占地面积极广,设在一座深山的半山腰,外面重重关卡、看守极重。走到大门口,先是两座铜像雕塑屹立在左右两侧,威武雄壮、面目森冷,浑身透出一股煞气。

合抱之树随处可见,立于道路两旁,将路上的光芒都遮得密密麻麻。

卢森是带着他们一起乘坐军校里的军用jeep进去的,一路因为没有学生,开到近一百码,过了近十分钟,才堪堪到了一栋大楼前。

与圣德高中的那栋高耸入云的综合性大楼比起来,这幢建筑显然要低调得多。看上去像是绿色彩石面打造,颜色肃然,刚正果决。

“这是主教学楼,军事技能课分为两种,一是课本内容,一是实战内容。”卢森下了车,不忘边走边帮她介绍:“书本的理论课几乎都在这栋楼里学习,至于实战课,都是由教官领着到后面练习场开展。”

军校里面实行的是最纯正的混合制,因为他们这里没有年级之分,所有人都是一届学生,唯有这一届学生毕业了,下一届学生才招收进来。两年一个周期。所以,不管是哪个教官执教,上课的内容进度,所有人都是一样。如果跟不上,压根没有留级之说,直接遣回原籍。

“学校一共是20个男子班,1个女子班。”男生班因为人多,所以干脆是差不多是一百个人为一个班的那种阶梯教室,而女子班因为人少,到哪都极为鲜明,所以直接开了第一楼的教室给她们专用。

冷奕瑶点了点头,到哪里都是物以稀为贵,理解理解。

“军校和其他的地方不太一样,”眼看就要到教室了,卢森忽然停下来,转头,脸上的神色一正,“这里大多数是从各区军界选上来的优秀苗子,亦有不少军事世家的独子。上到军事集团的嫡子,下到出生平民窟的兵油子,什么人都有。冷小姐过来是学习的,还请保持好心态。无论出了什么事,切莫让自己处于被动。”

元帅为什么让一个娇滴滴的女娃娃进军校,他还不能完全断定。但是,从弗雷的行事作风来看,元帅对她的重视非同寻常,有些话,他还是要提前打个预防针。

“人多嘴杂,又是男人集中的地方,女孩难免会有时候处于被动。”卢森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一直盯着冷奕瑶的眼睛,打量她的反应,见她从头到尾都是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越发摸不到底。这到底是有所准备,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请您放心,我初来乍到,自然要随着学校的规矩来。”她笑得一脸温柔惬意,可配上那身军装。

哎呦喂,卢森觉得眼前太亮,实在是考验他心脏。赶紧挪开视线,笑嘻嘻地继续往前:“年纪大了,就爱念叨,冷小姐别嫌我啰嗦。”反正是预防针已经打了,该怎么做,以后就看她自己的了。

卢森拍了拍胸口,下一刻,脸上所有的情绪一收,漠无表情地拍开教室大门,直接走了进去!

这变脸的速度!

冷奕瑶站在后面,差点拍手鼓掌。

怪不得都说军界是个以资历晋级的地方,别看这校长一脸磨磨唧唧,刚刚该铺垫的、该解说的、该打边鼓的,一个没漏下。一转头,恢复了刚正严明,踏上讲台,又是那个威风凌凌的大将了。

“校长!”教官刚进教室还没几分钟,刚刚才打开电子仪器,连教学资料都没有完全放好,谁知道背后大门一开,正准备喊一句“哪个王八羔子竟然敢迟到”,结果一回头,呵!十年难得一遇的校长大人。

教官恭敬经历,学生们自然立刻起立,异口同声:“校长好!”

声音刚硬、简洁,目光笔直、坚定,刹那间,气势惊人。

卢森只摆了摆手:“大家坐,今天我过来,是给大家介绍一个同学。”

说罢,不理所有人瞬间怔楞的表情,直接对门外的冷奕瑶笑了笑:“冷小姐,请进。”

是的,请进。

这一句话刚落,先是被“冷小姐”这个称谓震倒了一片,接着又被“请”这个词刺激了剩下的另一片。

整个军校,谁人不知。身为大将的校长一年都难得亲自到教室一趟,学生们见到他最多的机会,便是在毕业前夕、两年一次的军事大演习上。就那样,还是隔着远远的主席台,看不分明。

结果这位“稀客”今天竟然做了次“敲门砖”,关键还是个女的。

一时间,教室内,人头攒动,议论声几乎喧嚣直上!

里面人声鼎沸,冷奕瑶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弗雷,他立在门外,微微躬身,显然没有进去的打算。

不过,军区上下,他的这张脸,知名度一流。未免节外生枝,他也的确并不适合出现在教室内。

踏着满教室的议论纷纷,冷奕瑶勾唇,从容淡定地跟着卢森的脚步,一下子跃上讲台。

“轰”!

整个班立刻就炸了!

竟然是个漂亮到不可思议的洋娃娃!

洁白粉嫩的脸颊,像是上好的白玉,美得没有一丝瑕疵。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垂着,遮住眼帘,看不清深浅。关键是那殷红的嘴唇,不点而朱,微微翘起,简直比画还像一幅画。

对方一头卷发只简单地砸了个马尾,干净利落,趁着那一身军装,只觉得干练非凡。

关键是,她抬头的那一瞬,自上而下的俯视感压迫全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有人心跳慢慢一顿,下一刻,只觉得心头微凉。

太奇怪了!

一个半大不小的小姑娘,竟然会有这种震撼全场的气场。

当她收起嘴边那抹客气的笑容的时候,那种冷艳敢就更强烈了,仿佛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在她的眼底。不是她自视甚高的缘故,而是,她的眼睛根本没有落到任何人的身上。就像是,所有人在她眼底都是芸芸众生,没有任何区别。

卢森忽然伸出手,在空中压了压。很快,教室内的躁动慢慢恢复,交头接耳的动作也不自觉地收起,每个人坐回原位,目光直直地望向讲台。

讲道理,一百多个年纪轻轻的军官、同时目光炯炯地望过来,但凡心理素质稍差点,都有点撑不起场面。

冷奕瑶懒懒地两脚分开,双手背在身后,典型地军人站姿。像是一把见过血的利刃,锋利、冰冷、锐不可当。这一瞬,她分明没有其他任何动作,却让人觉得呼吸困难。

卢森回头,对上那个亦有点发愣的教官,笑得一脸慈祥:“这是刚来首都的冷小姐,因特殊缘故,每周五、周六在我们学校进修学习。大家以后,多多关照,好好相处。”

“轰轰轰”——

这一次,所有学员干脆直接跺脚!

声音整齐响亮,地面都开始震颤!

实在是不能怪他们不够淡定,但这所帝国最高级别、直属军校可从来没出现过走读生这种奇葩生物。

别说是走读,他们哪个不是万里挑一,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筛选才得意进入军校,凭什么这小娘们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就这么直接大摇大摆地跟着校长来当插班生了?

不服!他们不服!

冷奕瑶眯了眯眼,心说,果然不管到了哪里,越是等级高的军区越是刺头兵密集?

就这跺脚的频率和重量,估计要不是这栋教学楼建得够结实,都要塌下半边吧?

冷奕瑶看向脸色尴尬的卢森大将,示意他别介意。这才哪到哪啊,就这“欢迎仪式”,在她看来,还不够塞牙缝的。

“安静!安静!”这把不用校长开嗓,教练显示脸黑。一巴掌拍在讲台上,半边的掌印都陷下去了。

饶是这样,这群人还是不肯安歇。

跺脚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冷奕瑶就在这万众敌对之下,倏然,笑了!

那笑,像是昙花一现,美得不切实际。分明上一刻还是个冰山美人,下一瞬,变成了万国牡丹,华贵逼人!

当她眼帘抬起的那一瞬,所有人清晰地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倏然一凝。

像是在冰山上燃烧的烈焰,灼目、惊蛰、气象万千!

“我知道大家都很不喜欢外来者,我也不例外。”她向前一步,竟然直接开口。

声音并没有特意放大,清清淡淡、像是随意和别人聊天一样的神态。“不过,既然来都来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相互适应,各取所得。”

笔挺的军装将她纤细的骨架展露无意,分明看上去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可这一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才渐渐发现了猫腻。

她虽然说话并没有刻意的放大,但就连坐在最后一排的军官学员们也把她的话听得一字不漏。

教室内共设座椅23排,间距将近从头到尾有18米。她就站在那里,看似闲适一笑,却将所有人脸上轻蔑的神色尽数斩下。

脚下的动作,就这么不自觉地顿住了。

刹那间,整个教室像是掉入了冰窟。

卢森忍不住摸了摸下巴,一脸不忍直视。虽说,他觉得冷奕瑶这开场白有点太不卖人面子,但是,目前看来,效果还是可以的。可为什么,看着他和教练刚刚大声制止,学员们消极抵抗,结果人家小姑娘一嗓子,这群人就跟蔫了火的炮仗一样,看着就来气呢!

就在卢森和教官心里矛盾得抓耳挠腮的时候,忽然,一双漆黑色的军靴架到桌上,长长的双腿几乎占了大半张桌子。颀长的身子有股慵懒邪性的味道,那一双眼,如万里高空腾飞的鹰,定定地攫取猎物,下一瞬,他浑身冷冽的煞气直直对上冷奕瑶:“哪来的黄毛丫头,毛还没长齐吧。”

“噗”——

刚刚静得像是冰窟的教室,瞬间被各种喷笑声充斥。

笑得普天盖里,连声音都已经开始扭曲。

有人朝着那个翘脚的男子竖起大拇指,有人在那拍掌致意,还有人长长地吹起口哨……

眼下,简直乱成一团。

和卢森预想的一样,果然要上天!

冷奕瑶轻轻笑了一瞬,脸色纹丝不动。

果然,和圣德高中比起来,这里便是野路子。

开场白什么的,再掷地有声都没用。

实力见真章,这话才是王道。

她松开脖子上的第一颗风纪扣,朝着坐在第一排、大老爷们似的男生,勾了勾食指:“你来。”

一时间,拍桌子、跺地面、鼓掌、尖叫、口哨声,几乎把其他班的军官都要引过来。

这是要搞事情啊!

搞得还是大事!

好多年没看到这么精彩的拜山头了!

怎么办,好想自己换成那个被指明的,可是,一对上坐在那里的男生背影,所有人不自觉地开始嘿嘿嘿的暗笑。

小妹妹,你可真是没有长好眼,谁不挑、谁不斗,偏偏找上全班最硬的硬骨头!

那可是金斯集团的大少爷!

承包了大半个帝国的军火库啊!

整个军校,若论敢横着走,他排第二,没人敢占第一!

一大早起床气甚为严重的金斯?坎普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身后懒懒披着的军装外套刷地一下掉到地上,他却置若未闻,目光直直地对上冷奕瑶,顺着她伸出的右指,目光一寒:“小妞,你刚刚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