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精致生活/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望着金斯·坎普分明长着一张精致得不能再精致的少爷脸,卢森大将只觉得牙疼。

选谁不好?怎么偏偏挑了这位小祖宗?

说他家是开军火库的都不为过!

帝*界的确是在元帅手中,可军火商这种存在,在哪个国家都属于bug的设定。

暂不说,帝国与邻国之间的微妙关系,十分可能随时调用军火,细数过往历史,但凡帝*资匮乏,金斯集团可是绝对可以信赖的宝库。虽然是商人,但与军界积极合作,不断提供科研人员,加速军备更新换代,简直不是军人,更似军人。

这不,整个集团血统最高贵的嫡子啊,就这么送过来,为的,便是拉近军界与金斯集团相互的合作关系。

其他人倒还好说,唯独这位,帝国境内,和外国武装势力打交道最多的便是他们家了。其他地区的武器配备及军事能力,几乎了若指掌,为军界提供了无数机密信息。

他进门之前,还曾提示过冷奕瑶,“上到军事集团的嫡子,下到出生平民窟的兵油子,什么人都有。”金斯·坎普分明就是第一种人啊第一种……。

“我说,你上来。”她食指轻勾,像是逗着一只宠物似的,微微往上一竖,面前其他的学生叫嚣、沸腾声像是排山东海地被屏蔽在外,瞬间成了她耳边的空气,她就这么盯着他,眉毛稍挑,一脸“我又重复了一遍,这次,你耳朵还有毛病吗?”的表情。

金斯·坎普垂头,低沉的笑了。

他的声音介于男人的完全成熟与少年的邪气轻挑之间,让人有种情不自禁为之着迷的魔力。他的模样让人感觉像是被精心养在玻璃花房里易碎的水晶,每一处都透出整个帝国最极致的奢华,分明是个童话中的人物,可这一刻他唇边的笑意露出,便成了梦魇般的邪魅。最关键的是,他一开始笑,其他学员统统住了嘴。

开玩笑,那可是军校内可以将所有军事技能课都全部通关的怪物,成天顶着一张“少爷没睡醒”的脸,说是阎王脸都不为过。

今天竟然笑了,还是对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妞,特别是那小妞还当着全班的面单手勾他。

赶紧排排坐,集体围观好戏。

金斯·坎普侧过身,颀长的身子迈过过道,顺着方向,右手一撑,直接翻上讲台。

这套动作,就像是他闭着眼都做得出来的行云流水,肌理结实,不是那种血肉喷张的夸张,而是一种力与美的极致。即便是冷奕瑶,也不得不惊叹,这个人,当真除了那张精致的脸,就连一举一动都颇得造物者的偏心。

“怎么,找我有事?”金斯·坎普的声音其实细听下来,是漠然中带着丝吊儿郎当,虽然睥睨女人,看不惯女人进军校,但,最后一抹尊重还是留着的。让人感觉也就是他巨烦别人打扰他睡觉,而不是故意要怼这个转校走读生。

冷奕瑶抬起眼帘,静静看他一眼。灭人威风的最好做法,就是挑别人的强项来。人总是有推诿心理,当你赢得他不擅长的东西,他面上即便承认,心底里也会存在“有本事你和我换个内容比比”的心态。想要一次性将整个班100多号人直接压服,一个个地把来,她这一个星期就不用上课了,专门练习自由散打算了。

不服?不服简单,挑最能打的,挑最能服众的,打到你服!打到你们一丝丝推诿心理再也生不出来!

敢在教练和校长面前这么横,关键是,这两位还不敢轻易压他,想来,除了身份特殊,自身技能也十分够硬。

冷奕瑶望着卢森大将一脸牙痛的表情莫过脸去,笑得一脸不动声色。

既然他自己撞上来,那就不能怪她了。

谁让他未经同意,竟然敢称她“小妞”?

呵呵,八百年都没被人这么调戏过了。

“嘭”——

领子上最上面一颗风纪扣解开的冷奕瑶,实力演绎了什么叫“一言不合就开打”。就在全班准备看着这两人你来我往逗个闷子的时候,这位长得娇滴滴,却一脸冷漠疏离女王状的走读生,直接一手就袭上了金斯·坎普的手腕处。

那画面,太奇幻……。

看上去瘦的像是一道闪电的小姑娘,只轻轻一拽,金斯·坎普整个人的手腕被她一搭,瞬间失去平衡。反手一百八十度,直接一个折手,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当下,她一脚已经踹在他胸口上,发出一声闷响。

“唔”——

金斯·坎普那张精致的笑脸不受控制地瞬间扭曲。

光从这声音听着……。

有人开始不自觉地揉了揉自己的胸口,只觉得,莫名的感同身受,疼啊……。

这一瞬,金斯·坎普整个人都属于懵逼的状态。

他就没见过哪个妞敢当着一片军校生的面直接上演全武行的,关键是,这妹子长得这么水灵,出手却精准得像是每一步动作都精心测量过,看似大刀阔斧,但,他与她站得这么近,分明听不到一丝她呼吸的声音,仿佛从头到尾,毫无声息。

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前一片空气,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触不到,什么都打不着的无力感可以将人瞬间击溃。

他抬头,目光森冷的看向对方。却因为角度的原因,恰好对上她垂下来的眼角。

分明长得冰雪妩媚、明艳绝伦,那双眼底却毫无波澜,淡漠、轻灵、飘逸,对一切都毫不上心。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生出一丝奇怪的冲动,若是,将她脸上这幅波澜不惊的面具打碎,她将会露出来怎样一副神情?

想着,身体便以下意识的行动运转起来。

冷奕瑶刚刚那一击,分明是踢到他的肋骨,按照惯性,只要她一撒手,他整个人便会按照引力的方向,一个踉跄,直接向前扑倒,可他并没有。只见右手轻轻一个撑地,身子瞬间拔起,像是一堵墙一样,重新耸立在她面前。

这一个扭身,一个撑地,看似平凡无奇,对身子的柔韧及反应能力,要求却高到令人发指。

冷奕瑶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怪不得这小少爷敢一副横行天下的模样,身份是一回事,光这一身本事,怕也世间少有。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达到了峰顶的人,还是分明走在山腰上,却拥有无限可能的天才。

他有非同一般的资质,而且,如果成长得当,分明是能搅动整个帝都风云的关键人物!

倒是运气非同寻常,能挑上这么一个人物。颇有兴趣地抿了抿唇,她的眼里倏然亮得让人心跳一慢。

冷奕瑶收回脚,轻轻地伸出一指,与刚刚勾他上台的动作如出一辙:“来!”

分明是笑得宛若身于烟中雾里,一片朦胧,偏,整个教室都一下子都陷入了死静。

金斯·坎普拍了拍身上的脚印,看上去跟个没事人一样,双手握拳,眼神一凝,迅速出手,快得像是天上忽然劈下的闪电,猝不及防。

与他那张精致到不可思议的脸相比,他出手的力度重比千钧,每一次的撞击,身侧的教官脸色不免一寒,那种几乎能将人的骨头击碎的重力,让人背后升起一抹密密的寒凉。

从拳头撞开的那一秒开始,每一次的对峙,分明都是强与强的碰撞,没有任何闪躲,没有任何巧力,从一开始的触目惊心,到后来,匪夷所思。

教官不可置信地看着冷奕瑶的身体在空中,以一种难以揣测的角度向后仰去,一个纵深,竟然是反方向,直接从下往上,一脚击中金斯·坎普的下颚。那一脚的力度惊人,竟然将他整个人一下子踹飞腾空!

分明是小小只的身板,这份爆发力,这份惊人的反击力,简直是让所有人都下巴阖不上去。

有那么一瞬间,金斯·坎普被她这一脚踢向空中、脱离了地心引力,浑身只觉得轻飘飘的,没有一丝真实感。

他光是站在她面前,都高出二十多公分,分明像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可这一脚……。

嘶……

他一个翻身,双脚使力,落地的那一刻,只觉得从脚底一下子冲到头皮的酸麻刺痛就像是被针刺穿般,可好歹是幸免于狗吃屎的摔倒姿态。

“操!”他右手轻轻抹开嘴角的血痕,眼底一片猩红。

武力潜能惊人,关键是,扛打。

冷奕瑶收回右脚,轻轻睨了一眼他狼一样的眼睛,忍不住挑了挑眉梢。这小孩还挺不错,光这一身铁骨,刺头中的刺头!

“不服?”从一开始出手到现在,她一共击中他八成,次次到骨,可他分明连她的军装一角都没有碰上。她悠悠然地看他一眼,明知故问。

“不服!”他冷屑一笑,眼底的凌冽煞气再也毫无藏匿。“咯噔”——一声极轻极轻的声音,他只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与大拇指,就直接将错位的下颚矫正好,抬头,目光漆黑。

“再来!”她像是看着个不服气的小孩子一样,右手的食指轻挑,依旧如第一次对他笑时的那样,不徐不缓。

有没有见过那种无论怎么挣扎,只要你能想象到的位置,对方便360度无死角地将你封住所有行动?

有没有遇见过那种强悍,无论你以多么惊人的力道撞击过去,对方能以千倍百倍的差距加剧回来?

有没有绝望地感觉过,不论自己有多强,对方挥一挥衣袖,偏偏能轻而易举地将你直接压制!

与圣德高中的那一掌直接用电子笔贯穿不锈钢的震撼不同,冷奕瑶这次分明是用最羞辱的状态压着他。所有人胆战心惊的发现,她不把人一巴掌拍死,她就这么温水煮青蛙,像是熬鹰一样,生生地要磨尽他的斗志。

一个军官最难能可贵的是什么?

百折不挠的斗气!不屈服、不放弃、不绝望、不自卑,可是,被这样一个人,当着全班人的面,从神坛一路打下去,就像是硬生生地拆下他的皮,脱去他的骨。那种尊严被人踩在脚底的悲凉,才是真正的凌虐。

冷奕瑶再一次将手扣在他的脖子间,看似温吞有礼,实际力道深重。

那张俊秀绝伦的脸此刻已经青紫密布,唇边的血块越来越多,在座的所有的其他学院军官已经从最开始的起哄、叫嚣、看好戏,到后来的震惊、后怕、惊愕,再到现在的不忍直视、心跳紊乱、呼吸不畅。哪里还有半分瞧不起她的意思,分明就是被打怕了。

那,那可是金斯·坎普,全学院最能打、最牛掰的存在。

最可怕的不是能击倒他,而是她分明准备把他所有的斗志都打入尘埃,从此万劫不复!

这种强悍,哪怕是百炼成钢的教官,也被吓得忘了身处何处。

卢森眼看中冷奕瑶再一拳,那位千金万金贵重的小爷就真的要爬不起来了,豁然一下子冲了过去:“冷,冷,冷小姐……。”

要不是现在的气氛太凝重,他这打摆子似的称呼,就够全班笑个够。可这一刻,竟然谁都脸色一片惨白,目光直直地盯着毫无反应的金斯·坎普,只觉得满嘴的苦。

这,这完全就不是挑战,压根就是单方面狂殴。

分明一张拒人以千里之外的脸,出起手来,简直连神明都要颤抖。

冷奕瑶捏着金斯·坎普的脖子,像是提了一本书似的轻松,扭头看向面无人色的卢森,竟然勾唇轻轻一笑,刹那间,色入芳菲、天姿清耀。

用句最接地气的话来形容,跟个仙女儿似的。嗯,是手提壮汉的仙女儿。

这人狠话少的作风……

卢森的心跳都快跳出嘴里了。

他就知道,就知道,元帅果然不会送只小白兔进军校,可,可关键是,这,这也太剽悍了。

进校第一天就把金斯·坎普给打成这样,身体上的伤倒还是其次,这要是真把人的精气神都给灭了,金斯集团非要过来和他拼命!

“冷小姐。”他哆嗦了一下,才把话说清楚:“差,差不多就行啦。上课要紧,上课要紧。”你要是真把人给打残喽,还得费劲去和他家那军火库对上,何苦来哉?

站在门外,目睹了全程的弗雷差点在这一刻笑喷。

自从昨晚围观了冷奕瑶和埃文斯的那场惊心动魄的较量,他便明白,今天绝对没有自己出场的必要。

就连一大早,元帅出门,也只是吩咐他务必亲自送她上学,而没有交代其他。

就她这武力值,谁自己上前送,谁自己找死。

立威,要的就是这威慑震撼!

印入脑子里,刻在心底里,扎在骨血中!

唯有这样,才能长长记性,知道什么人能调戏,什么人该敬若神明!

一个女生,本来在帝*校中就颇受歧视,谁打招呼都没用,只有力量,力量是一切的通行证!

冷奕瑶用这黑色的“十分钟”轻而易举地验证了这一点。

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将整个家族倾尽一族之力、尽心培养的天才一拳一脚得打成残废,只要她愿意,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一个人的意志力顷刻间颠覆。

看不惯,看不起?

不,不不不。

这个比煞神还可怕的女生,简直开启了他们世界新大门。

“那个,时间不早了,今天的军事技能课再不开始,课时就来不及了。”眼看着冷奕瑶那双空灵的眼没有一丝变化,卢森大将的心都要碎了。这,这来的哪是个走读生,分明是他祖宗!

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声带受损、已经没法好好发出声音的金斯·坎普,垂眉,轻轻淡笑:“要不要再来?”

再来?

小祖宗诶,你真的要把他打残了!

卢森大将和全班师生全体的心声*裸的摆在那,就差一个个挤到台上去把金斯·坎普架走了。

可,可不敢啊。

这人不松手,谁敢轻易上台?

没看她最开始对上金斯·坎普的时候,就是小手一勾,跟开个玩笑似的,直接让人上台?

“咯——咯咯——”声音像是个破旧老风琴一样,在喉咙管里颠过来倒过去,偏偏神智还保留一丝清明,金斯·坎普想说什么,但那嗓子已经彻底废了,一点有意义的话都说不出来。

冷奕瑶右手一动,指尖一松,就看他偌大的一个人,像是一只散了架的风筝一样,瞬间落地。

嗯,这把没再有余力站起来,看起来,顺眼多了。

她眨了眨眼睛,将自己领口最上面的一颗军纪扣重新扣上,除了身上的军装多了几道褶皱,竟然像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变化一样。

胆颤心惊?

不,这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全班师生此刻的心理状态了。

这分明是大魔王!

哪怕是披着萌妹子的外壳,其凶残程度也秒杀全场。

望着倒地后彻底晕过去的金斯·坎普,所有人吸了吸鼻子,什么叫完美的ko?走读生第一眼就给他们好好地上了一课!

“教官,请问我坐哪儿?”冷奕瑶转身,脸上一片阳春白雪,朝着那个神智怔楞、满脑子想着要不要赶紧叫医疗班进来给金斯·坎普急救的教官,笑如春风。

我嘞个神!

这小姑娘的脑回路太惊人!

当着面,把他最引以为豪的学生给揍了,一转头竟然笑得这么旖旎跌宕。

全班的人,包括卢森大将,都瞬间默了。

你有看过那种沉默间腥风血雨,抬眉间静若处子的大神吗?

这就有一尊。

还是颜值杠杠的那种。

“你随意,想坐哪都行。”教官深深吸了口气,右手一摆,差点说“您嘞,想干嘛干嘛,请便。”他是真的给她打怕了,只要不出手,他给她烧高香!

也不知道校长是从哪里请来这尊大佛。

刚刚他听到这位一周就出现两天,还想着什么样的“家长”会干出这么变态的事,现在,他只觉得对方背后的家长神之鬼畜,这,这不是坑人吗?他们好端端的一个军校,这是来了个校霸的节奏啊啊啊啊啊啊。

冷奕瑶随便扫了一眼,全班的男生军官颤了一瞬,就见她自行下了讲台,直接坐到了第一排去。

这,这,还真是……。

后面的军官暗自庆幸自己不用跟大魔王做同桌,前排的同学脸上极力保持平静,却忍不住想要四十五度明媚望天,他妈的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摔!

冷奕瑶一下去,教官就直接一个电话call到医疗班让人速速过来教科楼把金斯·坎普搬走。

医疗班班长早上才吃完早饭,一边剔牙一边看电视,一般早上四堂课都是理论课,没他们什么事,出事最多的,一般都是在下午训练场上。那真的是什么情况都见过,无奇不有。

什么平时结怨已深、训练场上约架,什么出手不知轻重、把对方打成白痴,什么请教优秀学员、结果套路对方将人揍得鼻青脸肿,哎呦喂,自从来了这里,他发现,他的业余生活是极其丰富滴,打架理由是层出不穷滴,学生想象力是天马行空滴!

可什么也比不上今天看到的这场好戏。

两个男医疗官将金斯·坎普架上救护车的时候,几乎是一脸惨不忍睹。

这,这,谁下的手,特么的也太狠了吧。

关键是,校长还在这啊。甚少踏下主席台的卢森大将脸上的表情已经都快镇不住了。教官就更不用说了。

哪位壮士这么彪悍,连这两位联手镇场都不给面子?还想不想在军校里混啊。

咦?不对,被打的这位可是金斯·坎普啊。

全军校这一届一口唾沫一个钉的主儿,除了教官,谁能在他手上走过三分钟?

“还看什么?不用上班吗?”望着医疗班班长一脸探究的表情,卢森气得一个冷眼。

全班学生的头坑得更低了。

丢人!真他么丢人!

在自家地盘被别人扎得一脸鲜血,关键是还吓得不敢吭声!

医疗班班长吓得一惊,立马眼睛摆好,转头走人。经过门口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说不出个什么道道。

卢森大将脚下一定,目光若有似无地探到门口,弗雷早已不知所踪……。

上校诶,你给我送来的到底是什么人?好歹提前给我透个底吧。

卢森揉了揉疼痛不已的太阳穴,摆了摆手:“该干嘛干嘛,都给老子上课!”

说罢,不敢再回头看一眼冷奕瑶,直接甩手走人。

教官眼睛瞪了两秒钟,意味深长地回过神。

感情,大将上赶着过来给这位“冷小姐”做敲门砖,竟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以至于冷奕瑶露了这么一手,把他也给吓到了。

连底细都不知道,就亲自上门领人,这背景……

他摸了摸下巴,重新走到讲台前,展开电子资料,抬头,朝底下所有人望去:“上课!”

这堂课成为这届帝*校学员毕生以来最奇葩命运开端。从此之后,这学上的,简直一言难尽……

冷奕瑶上午耽误了些许时间,导致十二点教官才赶紧赶慢地把规定内容讲完。中午历来是一个小时午餐,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冷奕瑶摸摸头,忽然想起自己还没去过宿舍,刚准备找个教官来问问,就有个小麦色肤色、浑身散发着健康美的妹纸一下子冲到他们教室门口。

“请问冷奕瑶冷同学可在?”她在门口吆喝一声,没往教室走。帝*校虽然不是完全的男女隔离,但男军官天生睥睨女军官,向来界限分明。所以虽然同一所学校,却和老死不相往来没区别。

这要是以往,班里的这群人肯定就炸了,叫你妈叫,全班就一个母的,自己长眼睛不会看?

可谁让这母的上午玩了一手力压千钧,连金斯·坎普都比不上,开嘴瞎逼逼是准备把脑袋送给对方当球踢吗?

安静如鸡,安静如鸡……。

罗拉觉得今天这批眼睛都长在头顶的人难道都集体癫痫了?平常不一个个嘴上放炮,扯都扯不住,今天这是怎么了?要不再问一遍?

结果,没等她再开口,一支雪白柔嫩的手已经搭在她背后。她惊得浑身一震,这人属猫的嘛?怎么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

“我就是冷奕瑶,你找我?”她打量对方一眼,很高,至少作为女子来说,一七五的身高,她在帝国很少见到。很瘦,不是那种病态的瘦,而是精瘦精瘦、经过无数锻炼历练出来的瘦。皮肤是微微的麦芽色,一看就是经常暴露在阳光之下。看样子,是个女军官。

“你好。”罗拉立马一笑,没注意到静默的那群男学员都站在班里没敢动半分。开玩笑,原来只要一下课,他们立马跑得没影,可这不是冷奕瑶恰好站在门口吗?那可比门神恐怖多了。

罗拉光顾着跟眼前这个看上去像个画样的女孩子说话了:“你好,我是女子班的班长。教官告诉我,今天会有一个新生报到,让我领你去一下宿舍熟悉熟悉环境。正好马上就午饭了,我带你去食堂?”

男人吃饭毕竟和女生不一样,吃得快不说,有时候还嚷嚷得厉害。罗拉是专门挑着这个点过来的,也免得她坐在一干男军官中吃饭尴尬。

真是瞌睡的时候,专门有人送上一个枕头。冷奕瑶点点头,一脸温柔:“好啊,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别这么客气,我是班长嘛,有什么事不懂的,欢迎你随时来问。”罗拉一脸神奇得觉得校领导这次是吃了什么药,招了个这么好脾气的洋娃娃进来。看上去冷若冰霜,说起话来,完全不是嘛。就是今天这班里气氛怪了点,怎么到现在没人下课?

罗拉带着冷奕瑶直接去食堂的时候,还奇怪滴瞟一眼身后的教室,这群人的舌头都给叼走了吗?怎么一个个都像是个木头人,满脸惨白地望着她这个方向?

不对,是都盯着冷奕瑶!

罗拉下意识就把这漂亮得惊人的女同学一把掩在身后,“呸,癞蛤蟆们想吃天鹅肉。”怪不得不对劲,原来眼珠子都盯着这位在转呢。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

嗯?冷奕瑶眨了眨眼,这女班长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冷同学,你别怕,虽然军校里咱们女生少,但也不是他们敢欺负的。谁敢骚扰你,你就打回去……”说到这,她看了一眼对方纤细白嫩的双手,哽了一下,随即又若无其事道:“没事,你要是打不过,就找我,再不行还有教官,我看这群胆大妄为的人还能飞到天上去不成!”她说得一脸义正严辞,就差当面说这群人图谋不轨!

姑娘,你真的误会了!

身后一百多位男军官差点泪流满面!

就这样还打不过他们?

他们差点给她跪了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