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打脸打脸/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一片原始森林里,猎豹雄狮扎堆的情况下,忽然走进来一只软绵绵的小白兔,你觉得那是什么情景?

帝*校一干男军官们表示,要么是他们集体眼花,要么,这世上,真的出现了奇迹。

难道是医疗班听取了建议,招了个小护士来?

不过,这年纪是不是也太小了点。还没成年吧?

冷奕瑶在一片惊愕打量的目光中,安之若素地走到自己感兴趣的位子上。军校为了减去繁复,所有的桌椅都是同样的制式,四人桌椅为一套,也就是两人一边,简单明了。她刚坐下,回头看了一眼还在队伍里缓慢前进的罗拉,忍不住弯了弯唇。被别人照料,于她而言,机会甚少。她还挺喜欢这个英气的女孩子,至少比帝国这满大街柔柔弱弱、忍气吞声的“贤惠”女子好太多。

“嗙”——

一个男军官直接把餐盘放到她面前的桌上,侧头,对她轻轻一笑:“第一次来军校?要不要我请你吃饭?”

声音微微低沉,胸腔带着一丝震颤,仿佛是低音炮一样,听着便是一种享受。

冷奕瑶顺着他的手臂看过去,人长得很高,是那种第一感觉就很结实很坚定不移的样子,他长得倒是不差,身材也好,这是这一刻半靠在她身后的柱子上,一手扯下袖子上的扣子,翻到小臂上的样子,透出一身玩味儿气。

顿了两秒,她都没有出声。因为她在消化一个很奇葩的事实——

感情,他这是在和她搭讪?

冷奕瑶眨巴了下眼,觉得眼前这情况挺搞笑。这位难道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说话都不经大脑?她人都已经到食堂了,还需要别人请吃饭?

就在她表情“呆萌”的时候,身后的那群狼瞬间怒了!

卑鄙!小人!竟然敢抢先撩妹!

好不容易,军校来一个盘儿靓、条儿顺的美女,竟然敢抢跑一步去搭讪!

是可忍孰不可忍!

怎么办!

上啊!

所有人把自己面前的盘子一推,立马赶往现场!嗯,就是冷奕瑶坐着的那个拐角处!

“我说哥们,你是不是有点太独了?认识吗?就敢上赶着找人搭话?”

“对啊,自以为自己很吊吗?军装不会穿吗?教官没教过你什么叫军容整洁吗?还敢撩袖子?”

“咱们这儿位子那么多,你非往别人一个小姑娘身边钻,长得这么壮,‘吓人’两个字知道怎么写吗?”

怼人就要有气势!什么叫说话的艺术?就是一张口,你只有被训的份儿!

那人莫名其妙地犯了众怒,还有点回不过神,望着这群气势汹汹,几乎将四周堵得水泄不通的大队人马,原本高高壮壮的身体,忍不住虎躯一震。

怂吗?

他不想认!可关键是,不认怂不行啊!

这已经不是敌众我寡的境地了,分明是“群殴”的前奏啊!

“不是,各位兄弟,我这不是看着她一个小姑娘人生地不熟、好心过来帮个忙吗?没别的意思,真的没别的意思。”他牙痛,一是被自己这“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怂样给酸的,一是被眼前这群人捏得噼啪直响的手腕吓得。

他,他也干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啊。不过是看到个养眼的妹子,一个忍不住,直接过来打了个讪吗?这军校,除了那些女子班里的女猩猩,连一个母的生物都没有,他都仨星期没出学校了,简直快给憋成一个神经病了。再说,他不也什么事都没做吗?过过嘴瘾而已,至于一个个看样子都想把他踩到地底下去吗?

“谁是你兄弟?嘴欠是不是?嘴欠的话,跟咱几个去训练场,好好练练!”最讨厌人套近乎!站在最前面一排的男人忍不住冷笑一声。和个妹子搭讪,沾亲带故就算了,还和他们玩这套?

“不,不不不,”那人一脸僵直地摇头,就差把自己的头晃成拨浪鼓一样:“是哥哥,都是哥哥们。”他后悔死刚刚走到这个犄角疙瘩来了。这,这连个逃跑路线都没有。

“呦,还喊上哥哥了!谁跟你称兄道弟来着,我家可没你这么大的弟弟!”军校里,什么人没有。打嘴炮?想玩死你,分分钟的事!

冷奕瑶很无辜地坐在正中间,看着眼前乌压压的一片军绿色简直要将那人生吞活剥了,可惜,眼前没有饭菜,否则,真的能当下饭好料了。

“诶!罗拉,那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所有人都不吃饭,聚在拐角的地方?”罗拉眼看着打饭菜的队伍就要排到她了,只觉得胜利在望,哪知道原本嘈杂的食堂忽然一静,身后排队的人亦是女子班的,忍不住用手抵了抵她。

她一怔,下意识地望那边看去,可不是刚刚冷奕瑶指给她看的座位吗?

现在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一圈男军官,看样子像是都绕着她,脸上各个都拐着玩世不恭的表情,她立马要炸!

果然,看到女学员就忍不住要欺负!还是看到有美女在那,不占点便宜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一身本事?

亏得他们还是帝*界未来的栋梁之才,一个个都是色胆包天!

队也不排了,她拍拍军服,转头就要冲过去!

“哎!你干嘛啊?”她身后的女军官一把拉住她,气得脸色都变了:“你不要太热心,看看,那么多男军官呢!你一个人冲过去有什么用?”没看到正中间的那个男军官都快怂哭了吗?被一群大老爷们包围了不可怕,可被一群杀伤力惊人、天天上搏斗场的军官围住,就真的只有两个字来形容——绝望!

“没用也得去!她今天才来学校,不能就这样被人欺负了!”罗拉气得要死,这群男人看不惯女子班就算了,平时一个个趾高气扬她也忍了。可冷奕瑶刚刚才来军校报到,招谁惹谁了?就被他们堵在那!别以为她不知道这群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转什么歪脑筋!

怼那个男生有什么意义?他们自己一个个不都是打着同样的算盘?

“我说你冷静点!”那身后的女同学一把扣住她手腕,用上了几分力道,果然强制把罗拉拽住了。

“你干嘛?”罗拉有点急躁,一扭头,脸色怪异地看着自己的同学,“你没看到他们都要欺负她了吗?再不过去,她被占了便宜怎么办?”

实在不是她杞人忧天。而是眼前的架势实在太明显。那群男军官个个人高马大,她坐在那,显得格外娇小纤细。那手腕,像是两根手指就能圈住的粗细,简直跟童话故事里的小女孩一样,怎么能放任她就这般被狼群围住?

“那个小姑娘,一看就是有钱人,即便不是贵族,家里来头也不一般!”女同学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罗拉:“她家里人敢把她送进来,肯定不简单,你操哪门子心?”

“可是……。”罗拉知道对方说的话都在理,她刚刚来的路上,牵着冷奕瑶的手就发现,对方手心光滑,显然从来没做过苦活累活,再加上那雪白的皮肤,肯定是千尊万贵被娇养长大的。这样的人,和她们这群从底层一路摸爬滚打、好不容易才能进军校的人不同,她们的出生天差地别!

“别可是了,你看看,她坐在那里,一点都不慌张害怕的样子,搞不好,还在心里暗爽,完全享受的状态呢!”女同学嗤笑一声。她不是故意以最坏的想法去揣测别人,但眼前的情况很清楚。分明是另一个被围住的男军官是众矢之的,她呢?就是那个花骨朵。被人拱在最中央的位置,一副置身事外的轻松样。

“你,你胡说什么呢!”罗拉有点气,虽然明知道同学是为了自己好,别多惹是非,但这样去说一个小姑娘,实在太过诛心!

“你别犯傻!”女同学也有点来气了,一把松了手,“能来咱们学校的,谁会是简单角色?你掏心掏肺地去帮别人,搞不好别人还在背地里笑你傻!”她气得恨不得骂罗拉几句,但到底下不了狠心。毕竟,她们一个班二十六个女学员,个个都不容易。罗拉的过往和那个夭折的弟弟,她们或多或少都听过一点。但她善良,进了军校之后,主动担了女子班的班长,并不是为了揽权或者在领导面前争光,而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照顾大家,想让大家尽量少点被欺辱。平日里,都尽量少会给她添麻烦。军校,毕竟还是男人的天下,在她们身上,为了保持不被上级鄙夷,不落下课程,每天都拼了命地去搏、去斗,恨不得将全身上下所有的血都凝在胸口,让所有人都明白,女人只要努力,绝对不比男人差。所以,下午四个小时的实战训练,她们从来不怕摔打,哪怕浑身青紫,从来不会软弱。跟不上,就自己晚上一头扎进去,不练到南军官的平均水平,誓不罢休。脸上的伤一道接一道,皮肤越来越黑,手掌越来越粗,她们都不怕,也不悔,互相搀扶、互相鼓励,总有出头的一天。谁让她们出生天生就比不上别人。

可这个女孩,一看就是好家庭好身世,来这军校为的是什么?

不好意思,作为陌生人,她猜不透,也懒得费劲去猜。

她只知道,闲事莫管,才是明哲保身的上上之选!

她有错吗?

没有!

只是这个世道艰辛,太多的苦难教会了她冷硬下心肠。

“你不想去就别去,犯不着和我说这么多!”罗拉听完她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没有再跳脚!她明白!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身为女子,在这所军校里苦苦挣扎的痛苦,所以,才更不想见到冷奕瑶被人刁难!谁不是爹妈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这与穷人、富人有什么关系?她只知道,冷奕瑶是今天第一天上学,是她带她来的食堂,那么她就有责任照顾她,让她安然无恙!

一扭头,她转身就往冷奕瑶那边冲!

站在原地的女同学,气得脸都红了!可是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班长就这么被那群男军官围住吧!

一跺脚、一咬牙,她转身往食堂门口奔去!

找人!女子班好歹也有二十六个人,除去罗拉和自己,还有二十四个!

军校对男军官轻视女军官从来不管,那是因为没有上升到*!

一旦变成了斗殴、群架,那就不是一个概念了!

一定去找人!

教官也得来,否则,今天若是真的开打,哪怕全女子班的人垫上去,都没命回来。

她一路狂跑,与迎面走进食堂的几个人擦肩而过,引得他们面色奇怪。

“嘶,这不是女子班的那个副班长吗?叫什么?阿兰阿猫还是阿草来着?”

“别人叫岚招娣,瞎取什么名字啊。”另一个人懒洋洋地睨他一眼,心底说,你尽瞎逼逼吧,又不是没和她见过。上半年运动会的时候,男女组万米赛跑的时候,你一看到她,直接弃权了,说了一句“老子赢了都嫌丢人”,直接把她一暗黑暗黑的姑娘生生气得脸都胀紫了!

“对,招娣,招娣!你说她爸妈是得多想要个儿子啊,给自己的女儿取这样的名字。”男人摇了摇头,一脸惨不忍睹,不过:“都吃饭的点了,她跑什么啊?”

这个点,也就他们还没吃饭的人急得火烧火燎的,她从里面冲出来是什么鬼?饭吃完了,赶着去训练?可还没到点啊。

中午的训练场可是锁起来的。

“你管那么多看嘛?要不是咱班来了个女煞神,我们能这个点才下课?赶紧看看还有没有位子吧,老子快饿死了。”第三个人一拍脑袋,恨不得翻个白眼。刚刚幸亏是女子班的班长把那个走读生拉走了,否则,一个班上的人,都不敢从她面前的过道跑掉。可她坐得是前排啊,祖宗!他们还能翻窗跳楼不成?

“别提那个女煞神。”前面两个人立马一抖,不愿意回想今天早上那黑色十分钟。讲真,他们到现在都不敢去看金斯?坎普的情况,一是怕他还没醒过来,另一个,就是怕他疯了,逮谁弄死谁!

当着全班人的面,被人打入尘埃啊。

谁能受得了?

这要是普通的渣渣也就算了,他可是全校金光闪闪的男神啊。

光是想想,都觉得以后要退避三舍。

“咦?”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男生忽然停下来,目光震惊地望着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你们看,那边怎么了?”

距离有点远,看不清到底是谁,但,大致两百多号人围着一张桌子的情况还是很明显的。

另外两人脚下一僵,视力比前一个人好,自然看的分明,被围在最里面的两个人之中,其一,就是那个长得一脸娇艳动人的走读生。

我的天啊,果然人后不能说闲话,这,这不就是那个大魔王吗?

“这场景是什么意思?”三人表示看不懂。大家都不用吃饭了吗?围着那个女煞神是什么鬼?还是说,他们班早上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有人准备向她挑战?毕竟,ko了冷奕瑶,现在躺在医疗室的金斯?坎普顺理成章地就成了手下败将,立马晋升全校no。1啊!

“走,去看看。”维林顿心底揣着一抹难言的小兴奋,他们三个互视一笑,立马冲过去。

那个率先搭讪的男军官此刻已经被差不多打脸打成猪头了,弓着腰,对着所有人道了一遍歉,捂着头,就要往外跑。

都是同学嘛,真刀真枪还是练习场上见,人教训得差不多,英雄的形象也展示得差不多,他们好脾气地表示,行了,你走吧,再让小爷我看到你“调戏”美女,小心你的狗腿!

一群哄笑声中,那个壮士的男生黯然退场。

于是,关注焦点瞬间转移。

“小姑娘,你多大啊,一个人来的军校?家里人有没有陪你一起来啊。”说话的人,一脸忧心忡忡地看向冷奕瑶,那模样,就像是赶跑了色狼的超级英雄,别说是猥琐了,就差在脑门子上刻上“光明正大”四个大字了。

冷奕瑶估摸了一下形式。虽然卢森大将今天早上是亲自站在校门口去迎的她和弗雷,但身边并没有其他教官人员,随后,带着她直接进了教学楼的阶梯教室,也就是说,学校里很可能,除了她所在的混合班,其他人都还不知道有人今天来报到。

所以,在他们眼中,她来军校是为了什么?穿着一身白色护士服、演绎制服诱惑的小萝莉?

“我来这上课啊。”她摊手,一脸郑重其事。

“她说她来上课?”空气中,几乎停顿了三秒钟,冷得简直跟夏天飘雪花似的。下一刻,两百多号人,同时笑抽,肚子疼得差点打滚。

“她说她来军校上课!我,我我我要笑死了!”

“你看看那边,那才是会来咱们军校上课的女人。女汉子懂不懂!空长着一张女人脸,糙汉子的外表!”那人随手一指,正好指向使劲往这边挤过来的罗拉。因为外围人太多,她压根没法直接冲进来,只能使足了劲,往这边靠,好不容易多走两步,却被人坏心眼地一下子挡住,又推回原位。一时间,气得脸都白了,拼了一身劲,汗渍都落在耳鬓上,看上去极狼狈。

冷奕瑶的眼神一顿,忽然一下子站了起来。

“怎么了?生气了?别怕别怕,我们从来不打女生,她是女子班的班长,我们就是逗逗趣。”那人笑得满脸笑纹,眼见冷奕瑶脸上的悠然自得尽数消失,以为她是害怕他们欺负她,赶紧笑着解释。他最讨厌看到的就是女金刚,偏这所学校里,还不止一只,竟然有一个班。平时受校训所迫,最多就睁只眼闭只眼,但那群女子班的学生都是空气,今天这人敢来坏他们好事,那就不能随随便便答应了。

果然,他话音刚落,身边又是一群哄笑声。

“嘶嘶——”混合班的那三个人听到这一句,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幻觉。感情,这么多人围在一起,是要调戏/搭讪女煞神?

我的佛爷爷啊!

谁给了他们熊心豹子胆?

敢动这大魔王的心思?

不怕她一脚送他们归去来兮?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想当个热闹干脆围观算了。毕竟,你一个人再能打,也不至于一个人横扫千军,干掉几百号人吧!

可,立威这种事情,真他妈的玄幻!

冷奕瑶今天早上,站在讲台上,只随意地竖起中指,勾了勾,这个动作,自金斯?坎普彻底昏倒之后,就印到他们脑子里去了。以至于,三人中的维林顿看到第一排的人当中,竟然有自己的堂弟,第一时间,不是看好戏,而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以一敌百,这种事情只有电影大片上才会发生,但是,这压根不妨碍,她像今早一样,拉出个倒霉蛋,直接立威发飙啊!

第一排,站的近,最又喷得凶!不找他找谁?

“让一让!让一让!”哄笑声中,忽然听到身后有一个男人在高声大喝。

所有人回头,忍不住一愣,咦?混合班的人,带头的是维林顿,其余两个的名气也不小。混合班,那可是军校里最牛掰的一个班。

整个军校单项军事技能前三的人,都被网罗在那。更别提,号称帝国第一军火库的金斯集团大少爷也在那。这个班,随便一个人站出来,都是横扫千军的人物啊。一个个高冷傲得没边,怎么今天倒是管起闲事来了?还是说,也看上这么个小妞?

罗拉一看,那几百个人下意识就给维林顿他们挪位置,立马跟了上去,想要穿过人海。维林顿看了一眼,并没有阻止。开玩笑,别人中午的时候,好歹也帮他们忙,总要知恩图报的。再说,这大魔头,好像还挺待见这女子班班长的。如果能卖个人情,他那个倒霉蛋堂弟,至少能捡回来一条小命吧。

就在维林顿心底打着算盘的时候,旁边所有人都望着他们四人,小声窃窃私语。“说起来,很奇怪啊,今天混合班的人怎么就来了三个?”

“对啊,金斯?坎普的‘特等座’到现在都一直空着,他们班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带着女班班长是什么意思?之前没看维林顿给过罗拉好脸色啊。”

身边各种讨论声,他们三个不是没有听到,只不过,这点小事压根还没到让他们上心的地步,直到挤进“包围圈”看到冷奕瑶的时候,三个人背后几不可见地同时一抖,恨不得立刻逃跑的心都有了!

冷奕瑶不笑了,非但不笑,还面无表情了!

上午,哪怕金斯?坎普喊她“小妞”的时候,她也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一刻,人家一脸冰寒刺骨的表情,他妈的,就吓人了!

“啪”——

反手就是一抽,维林顿直接一巴掌抽到他堂弟的后脑上,也就是刚刚和冷奕瑶说话最多的那个!

全体男军官的表情都像是看到了世界末日!

什么套路?

这是什么套路?

见人就打,还是脑子疯了?

自己人抽自己人?

“堂兄!你疯啦!”那人一把摸上自己脑后们迅速肿起来的肿块,脸色像是见鬼了一样望向维林顿!他竟然当着全食堂同学的面,抽他!

他当场就想抽回去,结果还没动手,就被维林顿一巴掌又抽到同样的位置!

这一次,不是像是在看世界末日了,而是像是在看异能世界!

维林顿是被鬼上身的了,绝对的!

“道歉!”一声冷喝,将所有人更是炸得精神分裂!

道歉?你抽了人,还要被抽的人道歉?这是什么世道?

可维林顿下一个动作,却把他们的魂都吓傻了。

他竟然一个上前,直接扭住他堂弟的颈子,直接扣下去,对着的方向,是那个一身军装的小白兔。

等等!

军装!

为什么现在才注意到,对方竟然穿的是军装!

别说是那两百号人吓傻了,就连罗拉此刻也有一点脚步虚浮。

刚刚在混合班的时候,没看出来啊,他们班的人,挺维护冷奕瑶啊。

早知道这样,刚刚就直接去他们班搬救兵了,害得她刚刚吓得差点心脏病发。

“堂兄,你干嘛?”维林顿堂弟一把拍开他脑后们的手心,往后迅速退了几步,就像是深怕一个动作慢了,下一刻又被对方扭在手心里一样。

“让你道歉,哪来那么多废话!”维林顿气得脸色发青。他堂弟什么水平他还不知道,就一张嘴跟个嘴炮似的,抗击力简直是渣。和金斯?坎普比起来,连一个小拇指都不够比。

早上那十分钟的“搏斗”,他们看得分明,金斯?坎普是因为耐打、抗打,才能活活站了十分钟。

冷奕瑶一住手,立马就昏过去了。

他以为他能经得住这女煞神的几击?

那拳拳到骨的力度,他们早上听得脊柱都发凉,她一拳下去,真把他打出个半身不遂,他哭死都没有用!

丢脸算什么!能保住小命才是他最大的服气!

维林顿大步走过去,不给他堂弟一点闪躲的机会,直接拽着他后领,丢到冷奕瑶面前。

再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的眼神中,一脚踹翻他:“跪着,道歉!”

这,这这这……。

是不是他们集体脑子坏了,否则怎么会看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一幕。

维林顿分明是最宠他这个堂弟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当面抽他,还踹翻他?

所有男军官下意识地往后一退,第一反应是,该,该不会是他们调戏的是维林顿的女朋友吧?调戏嫂子,这,这,这的确该抽!不过,维林顿连自己最亲近的堂弟都抽成这样了,他们这群帮凶,是不是会死得更凄惨?

一时间,原本挤得人山人海的包围圈,瞬间松了很多。

维林顿却像是一点都没有发现一样,一脚踢在他堂弟的脚边:“还不道歉!”

维林顿堂弟都傻了,如果真的是是堂兄的女朋友,也不过是个还没进门的,连名分都算不上,至于这样当众落他面子嘛?

“凭她?也配!”他扭过头,一脸老子就是不道歉,“你怎么滴,还能杀了我不成”的表情。

维林顿被气得一阵气血翻涌,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那一截洁白如玉的手打断:“别!这道歉,我不要!”

说话间,漆黑的瞳孔里一片漠然,目光盯着地面上直挺挺跪着的男人,似乎还笑了一瞬。

只是,其他人听来她这是“颇识大体”的表现,混合班的三个人却是连牙齿都开始微微颤栗了。

不接受道歉,这,这是要打残他的节奏啊!

另外两个人的眼睛都开始抽了,拽了拽维林顿的衣角,示意他要不撤吧,总归是他堂弟自己惹的祸,眼睛长到天上去,踢到铁板也活该自己受着。他要是再多话,这女煞神如果迁怒,连他也打,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维林顿看着他那个跪在地上,还一脸傲气的堂弟,恨不得一脚把他踹飞!

可是谁家的亲人谁心疼!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活活抽死他吧。

他忽然上前一步,挡住堂弟,站到冷奕瑶的正前方,豁然躬身,一屈到底:“对不住,是我没有管教好我弟弟。”在一众惊呼的嘈杂声中,维林顿脸色惨白地说完这一句话,随即,垂下眼帘,像是将自己钉死在耻辱柱上:“我保证,再没有下一次。冷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