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多么强悍/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小姐”这三个字落下的时候,整个食堂像是一下子掉入了冰窟,还是那种下了十八层地狱的冰窟!

维林顿是谁?

混合班中至少能排进前三名的牛人,哪怕是站在金斯?坎普面前,也不过是耸耸肩,一副“你随意”的模样。傲气?那是理所应当的。单轮军事作战能力,全校自然首推金斯?坎普,可如果以指挥能力论英雄,整个军校没几个能斗得过他。再加上他军事技能亦让人无话可说,可以说是华丽丽的脑子加上令人服气的战斗力,到哪里都让人甘愿低头。

可就是这样的人,这样傲气到没边的人,不仅亲脚踹翻了自己的堂弟、拉他道歉,现在更是自己鞠躬弯腰,尊称她一声“冷小姐”……。

身边刚刚松散了一些的包围圈,顿时更稀稀拉拉了。

恰好这时,刚刚冲出食堂的那个女子班同学已经将班里的一众人都拉了过来,眼见人群慢慢松开,瞬间逆流而上,朝着罗拉的方向挤进去。

一干战斗力强悍的女军官原本以为会是撞上,男生集体调戏小白兔的画面,结果,一挤进来,却是看到混合班的维林顿对着个眼生的小姑娘低头认罪。

这是什么奇葩玄幻剧?

她们今天是出门忘了洗眼睛吗?

还是说,现在流行先礼后兵?

小麦色的皮肤经过太阳的洗礼,早已满是军人的荣耀,可这一刻,她们女子班的每一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

如果说是维林顿忽然脑子短路了,还能勉强说得过去,可她们看得分明,这仨个混合班的牛人,除了维林顿低头之外,另外两个人一脸尴尬,却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

这就非常有猫腻了。

冷小姐……。

这种称呼,几乎算得上是敬语了。

第一天露面的陌生面孔,就能让维林顿这样不惜俯身屈就,该是什么来路?

空气像是被抽干,每个人都僵硬成了石像,脑子转不动、身体动不了。

罗拉被身旁的女子班同学抵了抵:“教官到底有没有和你说她是什么来路?”

这情况,太匪夷所思了。

别人都已经低头道歉了,那个女孩子竟然没有半分宽容的样子,更别提受宠若惊了。是习以为常,还是压根没放在眼里?

罗拉尴尬地摇了摇头:“教官就是让我带她熟悉一下军校环境,没有多说其他。”但其实,她的来历肯定不同寻常吧。军校开学后,除非毕业或被开除,否则,这一届的所有学员绝不会有人员变动。可今天突然出现了个新人。

关键是,学校还直接无视了她的性别,让她进了男子混合班。

除了住宿依旧还是在女子宿舍之外,仿佛其他所有待遇都和男军官一个样。

这种对待方式,本身就是将她与男人放在了同样的起跑线……。

“我就说,她不简单,你非瞎好心。”女同学气恼地扭了扭她的耳垂一下,并不重,嘴上虽然说着气话,脸上却已经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能不对上自然是最好。女子班的人再能吃苦,先天身高及力度也比不上男人,更何况,她们满打满算也就是二十六个人,这里几乎近两百多号的男军官,真打起来,压根不是用“群架事件”来形容,完全是“围殴”!

罗拉见维林顿低着头,一直没有起身的意思,四周所有其他男军官都开始讳莫如深,心底亦忍不住高兴。不管怎么样,第一天来上学就引起*,不论主因是不是在冷奕瑶身上,结果都不会好看。她拽了拽身边女同学的手,忍不住感慨:“你就是嘴硬!”她要是真的心和嘴一样的硬,现在早就袖手旁观,何必把班里所有姑娘都拉过来。

像是被她点出了心里的软肋,女同学一把转过脸,像是被人戳开面具,一时间,脸上变来变去。

其他被拉过来的女同学,看到这幅场景,早已经习以为常,噗噗地笑了出声。

她们班长天生好心肠,不管对哪个女同学都永远伸出援手,副班长就是个嘴硬心软的货,嘴上说得再厉害,其实还是磨不过罗拉。她们一起进校、一起吃苦,从来共同进退,所以哪怕再受挫折,也不会绝望。总有一个同伴会在旁边爬起来,鼓励她、激励她、帮助她,让她们绝不掉队!

这么多个日子,泥潭里、冰雪中、酷暑间,她们都这样一路走来,以后,也会一直如此!

所有人都为眼前的“道歉”松了一口气,毕竟,那是维林顿,那是军校里教官都忍不住面露赞赏的智囊团的存在,偏,唯有一人例外。

她自人声鼎沸间便遗世独立,自空气凝固时亦无动于衷,像是一颗直达天际的高树,高远静谧,无人能及……。

维林顿的脸色越来越黑,身边的另外两个同伴的表情也越来越僵硬。

这个女人有多高冷,谁都没有他们三个人更清楚。只因为金斯?坎普一句似是而非的戏言,就当着混合班所有人的面,包括教官和校长,直接将人一拳拳打昏,这样被人当着面调戏,还故意逗弄她比较看重的女子班班长……

一句道歉果然没法摆平吗?

“我弟弟年纪轻,冷小姐如果想要惩罚他,我为他受了。”维林顿闭眼,一字一句地挤出来。堂弟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看上去壮硕,其实底子一般,以冷奕瑶今天早上出拳的力度而言,他根本耐不住。与其这样,不如替他,好歹,看在并不是他亲口调戏的份上,冷奕瑶应该不会出尽全力。

这,这就有点恐怖了。

亲口道歉还不算,还准备挨打?

维林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

脑子只要没问题,眼下几乎都能看得出,混合班的那三个人怂冷奕瑶了。

可,可是为什么啊?

从来也没听说过,女子班忽然来了个大神啊。

况且,这群女子班的人,一个个都跑过来,显然也是怕他们欺负这个生面孔。

这情景,为什么他们一点都看不懂啊?

“哥!你起来!”凭什么给这妞鞠躬,凭什么要让她打人出气!他不过就是说了两嘴,怎么啦?犯事了吗?她以为她是谁?竟然敢这样!

“你给我闭嘴!”维林顿一巴掌甩过去,直接盖在他刚刚扣了两次的位置上,气得一脸气血翻涌!

他以为他是为了谁,才这样低声下气?他又以为对方当真是个软柿子,这么容易就得过且过?

“哥!这臭婊子给脸不要脸,惯的她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啊!”他气懵了,一跟手指直接指着冷奕瑶的脸,气得五官都变了形!

维林顿只觉得一口气送不上来,整个人都要厥过去了。

臭婊子,他竟然敢喊她臭婊子!

“我抽死你!”维林顿也不弓腰了,直接回头,就要抽他堂弟!

结果,却被一只手,轻轻松松地接住,维林顿的右手就这么落在半空,一丝一毫都挪不动了。

这个场景,很奇异。

如果说,最开始还有人觉得,这俩人是一对,因为维林顿的表弟得罪了未来嫂子,才被他堂兄抽来抽去,那么他们会以为,这一瞬,两个人的动作是在“甩花枪”!

开玩笑,维林顿要是真想抽人,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挡得住?

但这一瞬,看到维林顿的表情越来越触目惊心,没有一个人敢怀疑,刚刚他那弯腰道歉是在开玩笑了。

讲道理,维林顿那一脸帮他堂弟求饶的姿态,分明眼前这小白兔压根不是嫂子,是霸王啊!

“我说了,”冷奕瑶冷淡地看着神色难看的维林顿,目光中一片漠然:“这道歉,我不要。”

声音平静,就像是一杯凉白开,一丝味道都没有,分明寡淡的很,却让所有人瞬间如履薄冰。这,这,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维林顿这么自己打脸她都不屑一顾?

“给你三分颜色,他妈的你就敢开染坊!”维林顿的堂弟一开始是完全怔住了,别说是其他围观群众,他和堂哥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就连家里的长辈都没得过堂兄这样低声下气,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放屁!看他不亲手让她涨涨“姿势”!

他高高举起右手,一把推开挡在他面前的维林顿,想也不想地直接冲过去!

罗拉原本以为,冷奕瑶会给同班同学一个面子,看在维林顿这么屈辱地道歉的份上,借势下个台阶,双方都不伤脸面,谁知道,事情直转急下,完全失去控制,站得那么远,她根本来不及冲上去护住她!

身边的人几乎立刻倒吸一口气,看不起女人归看不起女人,可他们还从来没动手打过女人,这人估计是给维林顿的道歉刺激傻了,竟然一股脑地抡起巴掌就要朝着冷奕瑶的脸上拍去。

冷奕瑶却像是什么也没看到一样,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原地,神色冰凉地看着这人越过维林顿直接冲过来,眼底,竟然闪了一瞬。窗外的阳光落入这寂静的食堂,似乎折射出一抹光,映入她的眼底。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那一刻,光华夺目!

鲜嫩的手,像是从礼堂中刚刚抚琴而下,纤细、优雅、美不胜收,本应该是弹琴对弈的优雅,此刻,却一击,直接挥开了那狂暴有力的进攻,下一瞬,重力一口,直接撞上高壮男子的太阳穴!

一记重击!只用了一根拇指!

行云流水的优雅,一气呵成的顺畅,却让所有人的脸色倏然惨白!

快!快到不可思议的动作,只是眨眼的功夫,她便已经安之若素地后退了一步。

可她刚刚分明是用大拇指直接扣在他的太阳穴!

所有熟悉格斗技巧的人,膝盖一软,简直胆寒。

这人,这人上一刻看上去还温和无害,可她此刻面无表情地收回手的动作,却雷厉风行得让每一个人心跳都忍不住战栗。

“呼”——

“呼”——

“呼”——

像是一个破旧风琴在反复拉锯一样,每个人都清晰地听到自己身边那诡异的喘气声。

背后发凉,已不足以形容此刻的神经紧张,那是一种摘下蒙面面罩,忽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悬崖峭壁间的后怕——只差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所有人都呆滞地望着眼前的情景,就连罗拉的嘴巴也瞬间长大,合不拢、闭不上。

刚刚,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维林顿的堂弟却是一脸迷茫呆滞地站在原地。

眼前忽然大片的漆黑,让他怀疑,她刚刚碰到的不是他的太阳穴,而是直接废了他的双眼。黑暗,让人下意识地开始恐惧,视线被剥离,却只是一个开端。很快,他发现,自己竟然连耳朵都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似乎,堂兄就在身后,想要拽住他,可他刚刚感觉到一抹体温的温度,身体都骤然开始抽搐。

那是一种不由自主,像是提线木偶一样的绝望。他能感觉到自己大出洋相,当着所有同届军校同学的面,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但是,还是控制不住手脚。

他呆愣地想要往前挪一步,却发现,天旋地转,身体根本不听自己的控制。

可这压根还没结束,那看似轻而易举的一击,给他带来的“影响力”远不止如此——喉咙间忽然传来一阵恶心的干呕,他想吐,那种五脏六腑忽然被人挤压成一片的剧烈颤栗,让他开始发抖,从指尖到发梢,每一个毛孔都开始发抖,然后,像是顺着大脑神经一般,那种颤栗传到头顶,下一刻,脑仁开始不可抑止地“突突”地疼,就像是被人开了瓢,挖开头皮一样,这一刻,什么知觉都被抽离身体。他终于明白了植物人的那种悲愤与恐惧。

无论脑子里想要传达给身体什么样的指令,这具身体都已经没有意识了,他只能可悲地发现,自己被人一击之后,便成了一团灰,瞬间就能灰飞烟灭。

四肢瘫软,“嘭”地一声倒地!

那一瞬,他仰面,只闻到一股腥臭。下一瞬,那腥臭糊住了他的脸,就此,彻底失去意识……。

诡异的冰,刺骨的冷。

能来军校的人,都不是软蛋。遇强则强,遇刚则刚,这是他们的基本素质,也是他们的基本潜能。军校的教导真谛也向来告诉他们,敌人越强,越能激发战力。这是他们这么多年来的人生观、价值观!

可谁来告诉他们一下,当看到这种强大到根本无法反抗的绝对力量时,他们该如何反应?

这已经根本不是“打斗”,而是彻底击溃!

溃不成军?

不,好歹那也曾经是“军”,如今却是一败涂地,狼奔豕突,兵不成兵,荒腔走板……。

望着倒在地上,被自己的呕吐物糊了一脸的同学,所有人不忍直视地闭了闭眼。

这一瞬,只觉得心惊胆战。

只用了一击,一击重力直接就让人倒地不起、休克呕吐,这人,到底是多么的强悍!

一众人呆滞不语的当下,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响声。

女子班的副班长愣愣地回过头,呆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刚刚担心女子班的人数不够震住男军官的气势,才去请来的教官。

“一个个愣在那干嘛呢?不用吃饭吗!”一声震怒,来势汹汹的几个教官脸色难看地望着那团团人群。

直到走近了,才发现,情况有点异常。

那个眼生的小姑娘站在正中间是干嘛的?

混合班的三个人集体像是被人抽了的表情又是什么意思?

维林顿傻傻地望着地面更是什么意思?

一把拨开众人,五六个教官冲进“包围圈”,当看到地上那个脏臭的小子直挺挺地躺在那时,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我勒个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