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朝她走来/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傻站着干嘛?通知医疗班啊!”教官几乎是吼出来这句话。

躺着的人,他们都认识,是混合班维林顿的堂弟。平时颇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但,看到维林顿的面子上,谁也没和他真的过不去。毕竟,军校嘛,有点傲气很正常,只要不碍着真正大人物的道儿,谁也不会故意和他杠上。

可现在,一脸被自己呕吐物遮得密密实实、休克倒地的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被人打成这样,就算是醒过来,也会一脸生无可恋吧?

几个教官目瞪口呆地望了四周一眼,最牛气的金斯?坎普显然今天还没来,那还能有谁敢当着维林顿的面,把他堂弟殴成这样?

站得最近的,就是个眉目灵秀的小姑娘,个子娇小玲珑,嗯,至少站在一群八块腹肌的军官面前,是真的都要俯视了,而且这小骨架,一看就不是常年训练的,皮肤白嫩得惊人,应该是哪家贵族富商的千金。除了她,站得最近的就是维林顿和混合班其他两个人了,可,总不至于是维林顿在食堂里不避嫌地直接上演一出“清理门户”吧。

排除以上可能,那还能有谁?

教官们的目光挪到维林顿身后不远处的罗拉,以及一干女子班的成员。

他们是被女子班的副班长一通紧急的汇报引来的,当时她眼神慌乱,一副是神色匆忙的样子,说是男军官们在集体调戏女学生。

嗯,女学生?

几个教官目光盎然一愣,女子班的学生们与这群男军官一起入学的,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花边新闻。更何况,外面大把的妖艳美貌女子,谁愿意找个五大三粗的女汉子?

这样一想,教官们的神色同时落到冷奕瑶的身上。

那漆黑的高帮靴,不染一丝尘埃,光亮得像是随时可以去拍电视广告。而那一头高高扎起的马尾,将她的五官展露无疑。

白得惊人的皮肤,配上那一身军绿,只觉得目眩神迷,可下一刻,对上她那双平静无波的眸,会忍不住整个人嘴角一凉,下意识往后退上一步。

冷若冰霜?不,她甚至不屑于露出那样的神色,就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魄。

“这…。”这是谁啊?枉他们在军校执教,竟然还有不认识的人。关键是,能穿着军装出现在军校的人,铁定不是溜进来的。

几个人话还没说出来,维林顿忽然动了。

四周所有男军官顿时悚然!

这,这是要开打的节奏?

这小姑娘是真的踩着维林顿的脸了。

好歹,别人刚刚还给她弯腰道歉,面子完全给足,她倒好,直接太阳穴一击重击,让维林顿堂弟的面子里子都没了。啧啧啧,太冲动……

脑子高速运转间,所有人同时往后退。倒不是给维林顿让路,而是,害怕殃及池鱼啊。他们只是围观群众,可别被维林顿一顿撒火、牵连无辜。

堂弟就躺在他面前,他扣着指关节,漠然踏过去,并没有去多看两眼,仿佛,是强自在压抑自己的怒气。

罗拉站的近,分明能听到他呼吸间的粗哑和深沉,一时间,倒忘了冷奕瑶的身手,下意识就要冲过来拦住他,却被混合班的另外两个人联手拦住了去路:“班长~”说话的男人音调吊儿郎当,眼底却是再认真不过的神色,“这是别人的私事,外人就被插手了。”

罗拉身后其余的女同学也拽了拽她衣袖,毕竟,是冷奕瑶理亏,是她先动的手,如今被人算账,罗拉跑过去只有被泄愤的份,何必?

“你刚刚一击敲在他太阳穴上。”维林顿站在冷奕瑶面前,两人之间的间距就差一拳,她的目光垂着,漠无表情,但还是应了他一句:“嗯。”

对,就是“嗯”一个字。很高冷,很随意,像是随意打发人一样。

围观的其他男军官此时,忍不住在心底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姑娘,看你骨骼清奇,没想到还临危不乱,实乃人物也!

可想归想、赞归赞,他们还是不一而同地又后退了一大步。

于是,“包围圈”瞬间被拉开,偌大的一块空地上,除了“躺尸”的某人之外,站在里面的人,显得尤为瞩目。

“重击太阳穴,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他愤怒的声音将他最后的忍耐全部击破,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准备一把攥住她的衣领,直接一拳打上去!

可下一刻,他分明看到她慢慢地仰起头,朝他清冷一笑,笑中带着怜悯和随意:“知道。太阳穴部分的骨骼薄,重击后容易导致骨骼碎裂,脑部损伤和脑死亡都可能发生。所以,我留手了。”她伸出一指,轻轻地点在他的眉中,仿佛不费吹灰之力。就在维林顿忽然绽开的瞳孔中,她冰凉地微微一笑:“否则,你以为,他到现在还会有呼吸?”

比打脸更屈辱的是什么?是别人压根都没用真实力,不过是小惩大诫,你却已经濒临奔溃!

维林顿一瞬间怀疑自己后脑勺别人砸了一击,整个人都呼吸不顺。

是了,以她今天早上单方便吊打金斯?坎普的实力来看,就连金斯?坎普被抬出去,她全身上下,除了衣服上有一丝褶皱,压根看不出她有任何变化。对上自己这个堂弟,用了几分力,还用说吗?

只是,那到底是自己的亲人,从小到大胡天胡底,也就只有那张嘴臭了些,并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

两人的对峙,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维林顿的怒气腾腾简直都能幻化成火焰,烧得人皮肤溃烂,可到了冷奕瑶面前,却像是无端有一座冰山把那火焰全然挡在外面,没有一丝靠近的余地。

混合班一百来号人大多数去看望了金斯?坎普后,慢悠悠地往食堂走来,因为军校没有手机,没有人通风报信的缘故,他们压根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好事。

等一进门,看到眼前的情景,简直瞬间风中凛乱了!

什么鬼!

维林顿是脑子哪里抽了?早上刚围观了金斯?坎普被女煞神活活打晕的全程,竟然还敢在这跟她杠上?

他不是脑子最清醒的吗?

被看做下一届军界的智能团的存在啊。怎么会脑门子一热,就和冷奕瑶对上了?

一百来号人,浩浩荡荡地往里冲。本来围观的那群普通班男军官一看,乐了。得,“援军”来了。哪怕这姑娘搏斗技术再牛叉,这么多混合班的大神面前,估计也不够看。

女子班这边,包括罗拉在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微微发凉。

看样子,这是不能轻易善了了。

当一众混合班的人,挤进“包围圈”,看到地上“躺尸”的维林顿的堂弟时,顿时,表情亮了。

这,这他妈的,该不会又是女煞神的手笔吧?

把人打到吐倒不是不可能,可自己吐到自己一脸,这种难度技术,他们是真的没有见识过了。

“那个,维林顿啊……。”有人一脸牙疼的表情,本想劝劝维林顿别和自己过不去,以金斯?坎普那么变态的战斗力都被眼前的走读生秒成渣,他们谁都没有胜算啊。可看着地上那一动不动的身影,他连劝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单挑比不上,那么围殴?那就压根不是报仇,而是不要脸了。

比起被女人单方面狂殴,也总比没有下限,去群殴一个女人强。

“?”

围观的军官和普通版群众,一脸问号地望着眼前的情景。整个军校,不是混合班最团结的吗?怎么眼看维林顿都已经要发飙了,一个个还露出这么忐忑的表情?

这是什么鬼?

混合班的全员只觉得窝了一肚子的火!

怎么解释?怎么说?

他们班扛把子都被打了,他们自知杠不过这走读生,说出去很有脸吗?

一时间,人人表情晦涩难懂,倒是旁人雾里看花,神情越发诡异。

可就在这时,一直高冷懒得说话的冷奕瑶倒是对着维林顿率先开口了:“没记错的话,刚刚你堂弟似乎骂了我一句‘臭婊子’”。

话音一落,混合班所有人浑身一抖!

终于明白了维林顿堂弟被打得惨兮兮的原委。

神人啊。金斯?坎普也不过是调侃了冷奕瑶一句“小妞”就被打成那样,他竟然敢骂臭婊子?谁给的勇气?死神吗?

冷奕瑶拍了拍衣袖,一脸风起云涌,往前逼近面色倏然一变的维林顿一点:“然后,他好像说,给我三分颜色,他妈的我就敢开染坊?”

女神,求你不要这么一脸毫无表情地重复别人的话,特别是在说着“他妈的”三个字的时候,好渗人!

气势汹汹的混合班全员都要怂成一团了。

冷奕瑶似乎还嫌不过瘾一样,直接一把揪住了对方的领口:“最后他那一句是什么来着?说要‘抽死我’?”

“……。”

“。……。”

“……。”

好的!大魔王,您的怼人姿势我们现在学到了。维林顿的堂弟没有被您人道毁灭,简直是奇迹!

混合班的所有人几乎瞬间,“哗哗哗”地退后了三大步,以至于站在他们身后的普通班男军官一个个的脚被踩成猪蹄,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而混合班的人哪里管得到,他们所有人目光唰唰唰地看向维林顿,“时间不早了,大家是不是该吃饭了?”

智囊团!求你赶紧醒醒神!没看到大魔王给你留了面子吗?你是想被她也一道打成脑震荡吗?别赌气啦,赶紧该干嘛干嘛吧!你堂弟的“病情”耽误不得了!顺便,治好之后一定教教他,说话被太逼逼,会死人哒!

“谁受伤了?快,让开条道,送救护室!”医疗班班长就在这诡异的环境下,带着底下几个医疗兵,迅速地冲到了食堂。

眼见所有人都围着,立马开骂:“伤者需要新鲜空气,你们急救课上到狗肚子里去啦?还不给我让开!”

所有医疗班的人急着冲冲冲,倒压根没注意,整个食堂,竟然会这么多人不吃饭,站着几百号人围观。搞得像是,从来没见过有人受伤似的。

医疗班班长撇了撇嘴,心想:得,下午的实地训练科目还没开始呢,今天可真是撞了鬼了,一大早被拽到混合班拉回来个军校第一霸也就算了,连中午吃个饭都没法安生,还让不让人活了?

结果,冲到正中心,看到伤者一脸乌七八糟的呕吐物,立马一脸晦气,一摸大动脉,还好,人还活着,就是要遭点罪。还没来得及吐出一口气,一扭头,就看到早上那个殴打金斯?坎普的元凶立在那,坦然悠闲,顿时,就傻了:“怎么又是你?”他一个上午加中午,收的两个病患都是她打的,这是老天在开玩笑吗?

一直表情几乎是天外飞仙,简直要莫名抓头的教官们瞬间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凑到医疗班班长身边,好奇地问:“你认识她?”

不应该啊。他们昨天晚上,下了晚课的时候,也没看到多出来这么个人,怎么医疗班的人都认识她了?

“认识?”医疗班班长一脸莫名其妙,像是看猴子样的表情回视他:“我为什么要认识这个女煞神?”

“可你……”你分明不是第一次见她啊?其他不懂内情的人,心里一阵狂吼。

“我说……。”倒是最置身事外的冷奕瑶忽然开了口:“再耽误下去,这位同学要是脑震荡留下后遗症,就怪不了我了。”

脑震荡?

哈?脑震荡!

医疗班所有人立马抬上伤者就化为一道风,转头就跑。

那架势,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熟能生巧!

“还有问题?”冷奕瑶淡淡看了维林顿一眼,目光里一丝冰刃一闪而过。

该给的面子,已经给了。该说的,也都说了。如果还是执意要和她过不去,她不介意让他真正见识一把,她不留手的状态。

维林顿狠狠咬住嘴唇,良久,胸膛一起一伏,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最终,挪开身子,“不好意思,刚刚失态了。”

一瞬间,他背后的混合班的两位好友,感觉自己像是从水里面打捞出来的一样。

真要开打,他们也不认怂,但,谁也不想被人当着全校的面打成残废。好在,好在,女煞神很给面子地提醒了一句,他们才反应过来,那小子被揍成那样,纯属活该!

对,他们现在的要求就是这么低!

竟然觉得冷奕瑶现在这幅霸气全开、淡然走向窗口打饭的背影实在太过养眼!太给面子了!真的!

与早上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情景比起来,简直是太给面子了!

“就,就这么算了?”

其他普通班围观的群众一脸逗逼,傻傻地看着混合班的大牛们纷纷吐出一口气,一脸侥幸活过来的表情,简直觉得自己他妈的脑仁都炸开了。

打脸打成这样理直气壮,竟然还能被恭恭敬敬地目送过去打菜吃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为什么,他们这群凡夫俗子,一个个都看不懂?

“算你毛!”混合班的人眼看有人唯恐天下不乱,瞬间就心态炸了,一脸“怎么着,你想打架?爷奉陪”的架势,瞬间将一群人吓得退散。

唯有罗拉和一干女子班同学都几乎飘着走到冷奕瑶身边的。

“话说……。”冷奕瑶一扭头,目光忽然定在罗拉的身上。身边其他人立刻就僵了,这,这是怎么了?

“这里打饭需要饭卡?”冷奕瑶莫名其妙地指了指窗口上的刷卡器,神色奇妙。军校的专用食堂,干嘛还要刷卡?不是定人定量吗?

“噗——”表情游走于外太空的罗拉一个回神,突然发现,眼前的强人竟然一脸萌萌哒的表情,瞬间笑了。“对啊,教官没和你说吗?”军校为了配比最营养的生活餐,往往只注重于食材的营养、蛋白质,对于口味,压根一般。为了保证学员不乱从外面带东西回军校,也是煞费苦心了。每个人的饭卡里面充的不是钱,而是次数。刷一次少一次,每个月月初再冲上。这样,方便教官观察学员平日有没有私自在外面携带口粮,简直是一抓一个准。

冷奕瑶很想两眼望天。今天她和教官接触的最多机会,就是殴打他们的学生。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教养出来的精英到在她这里成了狗不理,试问,哪个教官愿意和她多讲一句话?

“来来来,你先用我的,我待会去找教官申请你的卡。”罗拉其实是个性格特别大大咧咧的人,刚刚冷奕瑶那状态分明是差点引发血案,偏偏把人给打了,别人还一个个觉得她太给面子,真的,那表情可真诚了,以至于她吓得有点回不了神。忽然,觉得自己多管闲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交浅言深,怕引得她反感。可眼下一看,分明不是这么一回事嘛。

“谢啦。”冷奕瑶挺喜欢罗拉这幅豁达的性格。人生已经太多苦闷,何必自寻烦恼?有余力的时候出手相助,没有能力的时候,默默担心亦是为她着想。

“咱们到那边位子去,哪里人少。”罗拉指了指靠近阳光的一个方位,对冷奕瑶及身后的女子班同学道。

谁也没插嘴,谁也没拒绝。都知道她是好意,无论冷奕瑶是否真的强,罗拉并没有攀高枝的意思,相反,她是不想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吃饭。至于其他人,她们亦为冷奕瑶刚刚的神采折服。毕竟,能在这个军校里,站在一众混合班的男军官面前,怡然自得的女人,她是第一个!

眼看,维林顿和好友奔出食堂,跟着医疗班去看伤者的病情,混合班一众人等自得其乐地在对着普通班的学员在冷笑,冷奕瑶及女子班一行人去阳光下集体进餐……。

画面太和谐,以至于一干被请来镇场子的教官们面面相觑。

“这是和解了?”大家都各有各的去处,唯独他们矗在正中间,像是群傻子一样。

事到如今,谁来告诉他们一下,这个陌生姑娘,到底是谁?

卢森大将在自己办公室里接到这么一通汇报电话的时候,眼睛都快跳脱了。

大清早第一节课,当着他的面把帝国第一军火库的金丝集团大少爷打到昏迷也就算了,刚下课,中午一吃饭就直接引发群斗?

小姐姐,你是上帝派来整我的吧?

卢森简直想把她原路打包,直接送还给弗雷。

咱家军校庙太小,容不下这尊大佛啊。

可一想到元帅……

他龇牙咧嘴,好不容易将脸上所有的表情捋顺了,一脸“大气镇定”地朝着电话里的教官道:“毛头小子,一点事情都能瞎嚷嚷。看样子是一个个火气正旺啊,下午好好在训练场调教一下,看看他们还有没有精力再蹦跶。”

不待这么偏心眼的。

分明打人的是冷奕瑶,狂甩酷炫吊炸天的也是冷奕瑶,被削了面子的才是那群毛头小子,校长,你教训错人了吧?

挂断电话的教官一脸惨不忍睹,用手牢牢地捂住眼睛,怎么办,越来越有预感,这学校,是彻底来了个校霸了,关键是,校长的后门开得太通亮,简直像是在昭告天下,谁也不许动她冷奕瑶一根毫毛!

“怎么了?怎么看你打完电话,更莫名其妙了?”身边的同事估摸着今天是不是刮了一阵邪风,为什么身为教官的他们要像老妈子一样汇报这个走读生的一举一动?

“呵呵。”那人抬起脸,一脸“腚”定,“咱校来了个神人。”

大将啊,直管军校的大将,竟然也不敢管冷奕瑶的事,这天底下,还有谁能管?

于是,下午的军事实践课,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教官们像是狂犬病发作了一样,作天作地作死他们这群苦逼的学生,却压根连眼睛都不往冷奕瑶那个方向看一秒!

区别待遇要不要这么明显!

解雇整人要不要这么坑爹!

关键是,冷奕瑶,你坐在阴凉处,笑得一脸姿容潋滟很犯规知不知道!

四个小时啊,500个俯卧撑,500个仰卧起坐,500个马步冲拳,500个前后踢腿,然后再以周身负重20公斤25公里越野跑、10公里武装泅渡收尾,铁人也要被磨出一片血皮啊啊啊啊!

教官这是纷纷鬼畜了,还是精分了?除了最开始入校的时候,被狠狠下马威过,从来没操过这么狠啊。

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冷奕瑶美滋滋地躺在树荫下看着他们被像是牛马一样赶着往前,所有人的心底活动只有一个字——摔!

女子班的训练与男军官们向来不是全部一致,但训练内容也大致不差,只不过,今天的教官们倒是法外开恩,让她们同样的训练量可以分成两天来完成。

两天的意思就是,明明男生们四个小时要完成的量,她们可以分成八个小时来完成。虽然和平时比起来,的确重了些,但不是不能接受的。毕竟,中午在食堂里面,她们也是参加了“*”的一部分,虽然,压根没有她们出场的机会。不过,纪律部队嘛,该罚就罚,都已经习惯了。

眼看男军官们500个俯卧撑、500个仰卧起坐、500个马步冲拳、500个前后踢腿后,腿都开始酸软了,被教官一个个骂成骡子一样,赶去后山立刻进行负重越野跑,罗拉的嘴都有点合不拢了。

太,太狠了。感情,冷奕瑶的气还没撒完,教官们接力帮她完成心愿?

“少女,你想太多了。”冷奕瑶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对着正好在休息时间的一干女子班同学微微一笑。所有人分明谁也没说出心中所想,她却似乎一眼能看穿她们的心理:“估计是教官觉得他们亲手教导的学生竟然连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都打不过,太辣眼睛了,于是好生调教。”

除了早上混合班的那位教官是亲眼看到她出手,其余所有教官只看到一个结果,就是她把维林顿的堂弟打趴下来了。至于前者,鉴于金斯集团的影响力,以及最优秀学生被当方面狂殴的羞辱感,就更不会对外张扬事情的原委了。于是,只听到结果,却没有看到过程的人,理所当然地不会觉得她一个看上去娇滴滴,手上连老茧都没有的小姑娘会厉害到逆天,而是觉得,自己这群学生都是菜逼,一群菜逼!

不乘机好好收拾一番,那才有鬼!

“但,教官们唯独丢下你,你的实践课成绩怎么办?”训练课太过“优待”也不好啊,不用她参加训练,但考核总还是要的,教官们总不至于脑抽风,直接给她“优”啊。

冷奕瑶嘴边的笑意微微一勾,转头却想爆粗口。

正中红心!

她的爆发和招式完全可以继承下来,但,没有人比她本人更清楚,这具身体,压根就是废柴啊废柴!

从小锦衣玉食、生活优越,别说是吃苦耐劳,就算是一丁点的基础锻炼都少到令人发指!

她的身体素质,如果用军校的体能基数来衡量,她简直就是小白啊小白。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她会答应赫默来军校的缘故。

这具身体,她是真心准备要好好练练了。

坐着也休息了大半个下午了,冷奕瑶潇洒站起来,拍拍灰尘,正准备找个人烟稀少的地儿自己给自己按照以前的记忆,进行体能训练的时候,一声持久高昂的尖叫忽然划破天际——

“啊!啊啊!啊啊啊!”

罗拉忽然不管不顾地对着远处那一道身影,撕心裂肺地尖叫。那嗓音,与她粗壮高昂的身姿完全不符合,分明是个小迷妹亲眼见到自家偶像的表情。

她正准备说一句,妹子,你好歹是千挑万选进来的精英啊,能别这么跌份吗?

结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比她更高亢的女子班同学的集体尖声惊叫紧随其后……。

冷奕瑶心底一顿,像是心有灵犀,豁然转身,只见,一道昂扬禁欲的身影立在光影处,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