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血液沸腾/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的阳光正盛,炙热、浓烈,相是要将一天所有的活力全部释放。他自万丈光芒走来,身边无一人并肩,偏每一步都镇定若斯,仿佛,他的目光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从未变过。

耳边,是女子班所有人不知掩饰的狂热惊叫,那已经不仅仅是迷妹的崇拜和疯狂,而是一种军人从心底里生出的誓死敬仰。

帝国第一将帅!

全世界都知道这个男人,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幸得意一见真容。

无数次,在电视里,曾经瞻仰过的身影,如今,竟然在军校、在这处训练场上,活生生地见到了此生最崇尚的元帅,那种不可思议、欣喜若狂已经不足以形容她们此刻的心情。

哪怕是从最底层一步步艰辛爬来,这一刻,只为了一次的瞻仰,她们便觉得,这近十年不时遭受的屈辱绝望及夹缝求生都值了!真的,一切都值了!

所有人,除了冷奕瑶,几乎瞬间起立。

目光直直地朝着往这走来的那个身影,瞬间敬礼!

光线刺眼,身影卓然,但,她们却舍不得眨一下眼睛,誓将眼前这情景刻进心底里的狂热!

不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对赫默的这种极致崇拜,亦不是第一次为某人的出现而微微出神,只是这一次,在她分明一入军校就挑起事端的第一天,却忽然觉得,能来这所学校,真好。

“你不去训练,坐在这干嘛?”分明是很远的距离,可他走过来,却不过眨眼的时间。这个人不管做什么事情,给人感觉永远是从容、是优雅、是游刃有余。

不过,他这个问题问出来,别说罗拉等一干女子班同学,就连冷奕瑶也难得的有点不知怎么回答。她能告诉他,因为她先是用十分钟把这届学员中的扛把子打了,随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只用一击就把人打出脑震荡送去治疗了,于是,全校的教官都准备让她放羊吃草,索性,她就坐在一边看那群男军官们怎么被虐?

话说,摸鱼被逮到,有点小尴尬啊……

可就在她坐在草坪上,一脸无语望天的表情时,站在一旁的女子班学员一个个表情都炸裂了!

所以?冷奕瑶这个走读生认识元帅?

不,不仅仅是认识!她竟然都不站起来给元帅行礼!

一般但凡有点阶级意识的人,都不会白痴到元帅都亲自走过来了,她还坐在草坪上犯懒吧?

所以,冷奕瑶真正的后台,是元帅?

不得不说,这群妹子在心底一震狂轰乱炸后,默默地真相了!

“肚子饿,没力气。”冷奕瑶蔫蔫地摇了摇头,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慢腾腾地站了起来。讲真,认真训练、恢复体能是她想要的,可中午食堂那吃的是什么?说好听点的叫“营养餐”,说难听点的就是大锅饭,还特么的是那种毫无味觉享受的粗粮。

一看到赫默,她除了第一感觉的别人现场捉包之外,第二反应,就是想起元帅府里的那个胖大厨了。阿拉斯加海蟹、油淋大虾,想想都是美啊````````

赫默望着她一脸悲剧地摸摸肚皮,满脸都写着“求美食”的表情,整个人的嘴边都鼓起来了,活像是一只欲求不满的兔子,嗯,还是那种满眼放光的,手指一痒,忍不住捏了捏她鼓起来的嘴角。

嗯?

刚感觉到一抹温柔从脸颊上划过,冷奕瑶抬眼,就见赫默已经收起右手,背过身去,一脸自然:“跟我来。”

就三个字,压根懒得看她反应一样,和来时一模一样,直接不徐不缓地朝着不远处的一栋小楼走过去……。

这是,要带她去哪?

冷奕瑶摸了摸唇角,倒是没迟疑,直接跟了过去。

唯有站在原地,差点被风干的一众女子班同学,痴痴傻傻、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最后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两个人的背影怔怔出神。

那真的是元帅吗?

传说中的高冷是有的,不过那是对她们,因为她们敬礼,他看都没看一眼,就越过去了。可传说中的禁欲呢?不是说从来不和异性接触吗?刚刚那一击“抹嘴杀”是什么鬼!

为什么感觉被塞了满口狗粮?

猝不及防!

冷奕瑶的个子不高,相对而言,步子的长度就自然不能和赫默比了,他走得云淡风轻,她跟得默不吭声,一时间,安静的空气将两人包裹,偏偏,并不觉得尴尬。

冷奕瑶很少会走在别人身后,一般而言,她不走在别人前面就不错了。不过,鉴于刚刚唇角那一抹温度还没有完全消失,她舔了舔唇,决定还是保持现在的步调就很好。

等两人好不容易停下来了,冷奕瑶就看到弗雷一脸笑容地端着什么东西,站在大楼的入口处,看到她的那一瞬,眼睛眯了眯,一脸笑意盎然:“元帅让我帮您准备了一点下午茶,您看看可喜欢?”

说罢,一揭银质扣盘,露出里面精致的糕点。

抹茶千层、牛油曲奇、蔓越莓糕点……。

冷奕瑶眨了眨眼,几乎眼睛瞬间大了一圈。同时,扭头看向赫默,这个男人有毒!

分明不在军校,竟然连她想要什么都一清二楚。

“怎么?不是肚子饿吗?”低吟般的笑声从耳边传来,他低头看她一眼,目光里透出丝丝笑意,春色无边……。

冷奕瑶怀疑,今天自己是被饿傻了,否则,怎么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竟然长得还挺好,是那种无法抗拒的好……。

只是,再好的皮相也抵不住现在甜品对她的吸引力。

她拿起牛油曲奇吃到嘴里的第一秒,整个人都顿时沉醉于那浓郁香甜的味道,完全不可自拔。

弗雷望着她一脸满足的表情,立刻顺手将旁边的鲜榨果汁递了过去,同时,忍不住扭头看向元帅。为什么,他分明感觉在冷小姐这儿,那个胖主厨比元帅还受待见?

“找个地方坐,别我一个人吃啊,你们也吃。”冷奕瑶吃了一块饼干,终于缓和了一丝今天被虐待的胃,喝了一口果汁,精神头回来了。

“上楼。”赫默笑了笑,目光望着冷奕瑶在阳光下越发璀璨的笑容,容色顿了一瞬,随即向身后的小楼走去。

入门的时候,弗雷低头,红外线扫描仪对着他的眼睛扫描结束后,电子门迅速打开。可随即,在那扇电子门背后却又升起一道声控控制仪,弗雷低声说了两个字:“开门。”声波震动,屏幕上迅速看到声频匹配的界面,于是,第二道声控控制仪恢复了原位,整栋小楼的入口正式打开。

冷奕瑶忍不住挑了挑眉。在军校里,一切以培养军官为主,说有秘密地区,可以理解。但是,弗雷压根不是军校的人,据她所知,他之前主要在元帅府,接受赫默和埃文斯的教导,没在军校入校学习,所以,军界在军校里设置的这栋貌不惊人的小楼,究竟是什么来历?

三个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谁也没有多话。冷奕瑶抬头看了一眼小楼四周的装饰。

很朴素,真的可以用“朴素到简单”来形容。最朴实无华的原木装饰,里面的色彩都单调到乏味,除了漆黑、雪白和原木色,没有第四种颜色。

小楼一共就三层,第一层是宽阔的大厅和展馆,里面放了不少名人字画和原著。这样看来,倒是和圣德集团的私立图书馆有几分类似,可等她上到第二楼了,整个人的神色就不对了。

“你说,周五等我来军校,就是要给我看这个?”她扭头,声音平静,不见一丝起伏似的,唯有她的那双眼底,波澜壮阔,冰冷与狂热在不停切换,像是随时都能掀起惊涛骇浪!

“感觉如何?”他却并不管她眼底的惊异神色,只懒懒地往后一靠,整个人半倚在墙面,将这满室的兵火库尽数展现于她眼前,毫无迟疑。

冷奕瑶忽然觉得嗓子有点干燥,舌尖顺着唇角划过,转身,瞬间,站在这偌大的毫无遮拦的兵火库的最中心处,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往世。

fnminimi轻机枪,5。56x45毫米大口径标准弹药;m249机枪,最适用于步兵班的最具持久连射火力的武器;aa—12自动霰弹枪,它能在伏击、房间清除和其他类似战斗情形下提供强大的近程火力,射击速度约一分钟三百发,后坐力极低,完全可以单手握持操作,一枪就可以将人打成马蜂窝……。

这些名枪的身影分明遗留了她原本世界的影子。无论是改良型,还是加强版,可以说,比她当初护送陆琛一路从d城到帝都所见过的各式伏击武器都要先进的多。她不可置信地回头望向那个漠然静立的男人。从他泄露行踪,到一次性清洗军界内部才多久的时间,他竟然早已经推动军械更新换代到如此地步?

用一句毫不夸张的话来形容,这间屋子,陈列的,是这个帝国,不,是整个世界最先进的枪械!

而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放到她的眼前!

她垂下眼,慢慢地吐出一口气,轻轻一笑:“你想做什么?”

如果说惊动整个帝国上下,让人闻之色变的军界清洗是为了保证在偌大军区保证高度一致的保密性,那么,他现在将成果尽数展现于她眼前,为的又是什么?

“我希望你能帮我。”他目光微挑,冰寒的瞳孔里慢慢地绽出一丝金色光泽,像是将窗外所有的阳关尽数慑于眼底,从来高不可攀的脸上,竟有一抹道不清的轻柔和缓,像是在诱惑她逐渐沉迷入他的世界。那是一种无声的挑拨,没有一丝一毫的外露,可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站在一旁的弗雷只觉得惊心动魄。

这种无声的张力,似乎瞬间将整个空间都缩小,排除一切杂物,只有她和他,两个人。

“怎么帮?”她只停了一瞬,便轻笑开口。

“试枪。”他指着兵器架上蒙着一层黑布的那一团神秘物件,对她轻轻一笑。那笑,似乎缠绕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瞬间沉沦。

冷奕瑶狠狠闭眼,谁道这个人冰冷无情、高不可攀?这一笑,分明就是个祸害!还是道行千年的那种!

“你怎么知道我会用枪?”她记得,他之前分明让翟穆试过枪,她也曾建议过她找普通士兵试枪,毕竟,如果要推行这些枪械普及,普通将领及士兵的接受程度才应该是最应该参考的数据。但是,找她?她不记得有在他面前露过开枪的痕迹,即便是杀人,她也多是操刀为主。

“你的身上,有枪的味道。”他走了过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别人的心跳声上,强劲有力,毫不迟疑。

这一瞬,他们俩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他自高而下俯身,静静地望着她,像是要透过她的那双眼,直接看进她的灵魂。“你有一双比任何人都敏锐的眼,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能发挥枪械的优势。”

她的眼睛,平时总是懒懒的,像是漠不关心,又像是什么事情都毫不上心。只有观察入微的人,才会发现,她的目光不论看到谁,总会是在第一时间里形成一道最精密的射击线路。从对方眉心到她的胸前,无论有多少遮蔽物,她似乎从来不放在眼里,随时可以一枪毙命。

那是一种杀人者都无法比拟的冷酷与决断。他第一次,看到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拥有这样的眼神!

冷奕瑶听着耳边均匀的呼吸声,望着他那双翻腾灼热的眼,忽然,低头,轻轻笑了。

笑得满眼凌冽,笑得灼灼其华。

分明是笑,可站在边上的弗雷却有点浑身发冷。那个上一刻还站在阳光下一脸享受着糕点的女子,像是自己杜撰幻想出来的影子一样,如烟似幻,转瞬消失。剩下的,是眼前这个锋利无比、气势逼人的女子。

这一瞬,年纪、性别似乎都成了泡沫,尽数从她身上褪去。没有了那层软软的微笑,他终于在身上看到了那股毫不掩饰的铁血峥嵘以及……强悍霸气!

“好!”就在赫默微微眯起双眼的时候,她忽然抬头,一个字,直接应他。没有一丝迟疑,更没有一丝疑惑,就仿佛不过是随手接了个案子,权当做无聊时打发时间的游戏一般。

这一刻,轮到赫默惊讶了。

他将全世界最顶尖的军工工艺送到她的面前,甚至于不惜将整个军校的这一座大楼辟为实验基地,却只得来她这轻轻一笑,朗然应好。

仿佛,这样的惊天动地,在她眼底,亦不过沧海一粟,仿佛,再血腥黑暗的未来,于她而言,也不过是轻挑眉梢。

她不惧、不怕、不忧,反而,淡定自若、神色从容、心如止水,宛若这一切在她的眼底,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开胃小菜。就如那晚,主厨一个失手,差点将那滚烫的热油洒在别人身上一样,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怔楞,一切,于她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仿佛只要她愿意,万事都尽在掌心,那种控制权让人无端心头一麻。

赫默眸色越发幽深,她却已经转身,静静地朝着那一身黑色绒布的物体走去。

指尖轻触,瞬间掀起那层神秘面纱!

当破坏力惊人的dsr—1狙击枪映入眼帘的时候,她近乎是叹息地抿了抿唇。

无托结构反器材步枪,安装有爆风抑制装置,在射程内可以轻松射穿200公斤的物体,如果近距离射击,可轻松将人射成两段,威力之大,碾压一众名枪。

多年未见,她闻着空气中隐约的弹药味,只觉得,浑身血液沸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