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又会是谁/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抚摸着这漆黑的枪身,冷奕瑶近乎满足的微微迷上双眼:“这是谁设计的?”即便外面的阳光被窗帘挡住了大半,但是,一旦掀开那层黑布,冷光大绽,那种在空气里弥漫出来的肃杀,太惊艳,也太令人惊讶。

扶上枪托底板,她手腕一个用力,直接托起这支狙,托腮板出乎意料的灵活,可以根据手臂和高度、位置灵活调制。

那冰冷的机械拆除、碰撞、调整、装卸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里,越发显得空旷惊心。分明应该是一串毫无规律的组合声,偏偏一击一击地敲打在人心,入骨、入魂。

饶是弗雷早有猜测,但,此刻,看着她一身迷彩军装,目露桀骜,手指在枪械中灵活穿行,那种行云流水的震撼还是无法用言语表达。

赫默距离她更近,将她指尖的每一丝动作都纳入眼底。

她的手指、关节、肢体、甚至是脊椎,在托起这支狙的时候,瞬间,像是架上了一层钢甲,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起伏,无论是拆卸还是调整,那支黑色的凶器在她手上,像是完全拥有了意识。她似乎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它的所有关键点,近似情人间的抚摸,像是将它彻底化为身体的一部分。

“一个军械大师,百年难得一遇。”他走到她身侧,恍若轻叹般的回答她的问题。在d城让翟穆试用那把狙击之王——cheytacinterventionm—200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后坐力的影响对于一般的军官而言都无法忽视,更何况是普通军人。也就是在那时,才会有了这个设想。

如何,从军械上入手,减轻重量与反作用力!

冷奕瑶侧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出一抹狂放,指尖停在枪身上,满足地吐出一口气:“犊牛式设计,用的是大量钛、铝合金和玻璃钢作为材料,枪身重量明显减轻。”

她开口的那一瞬,赫默便知,她不仅仅是枪能用刀极致,她对枪械的原理,更是出人意料。

“铝合金制造的机匣向前延伸会形成带散热孔的枪管护罩,向后延伸便能连接枪托底板。这个完全可以调节长度的枪托底板和调节位置与高度的托腮板、专用后脚架完全可以适应任何作战条件,微调后脚架的高度,可以令射手在在长时间狙击任务之中甚至放下这把狙直接休息,而不是一直使用肩窝抵紧枪托,这样可以有效减少肌肉疲劳。”冷奕瑶将整支狙拆开了重组、重组了调试,每一丝每一处的环节都尽在掌握,那是一种遇到狂热的东西,毫无掩饰的欣赏,更是一种沉迷、执着,让人汹涌澎湃。

冰冷的女声不自觉地已经带出一份满意与欣喜:“这位设计师,很有脑子,消声器的设计看上去普通,却可以直接将这把狙的枪口焰最大限度降低。哪怕是在光线晕暗的视角处,也能有效地隐藏开火的方向。”

只用了五分钟,不过是休息间隙一杯茶的功夫,她竟然已经将这把dsr—1的里里外外全部掌控。

赫默的眼底翻腾汹涌,那是比冷奕瑶看到这把狙时更无法抑制的狂热。

就像是一个旋涡,每次,当别人以为已经接近她、了解她、熟悉她的时候,她总会一个闪身之后,让人发现她背后更广袤的空间!

他身处d城的时候,这把狙还只是支模型,连模具都没有打造出来,完全是靠着设计师的手,一步一步打磨出来。在这世界之上,他敢确定,这把狙没有第二个人先于他看到。所以,她究竟是靠着什么,将这支狙所有的原理和组成都摸得一清二楚?

灼热的阳光洒在地面上,在这个沙漠国度里,每一天都是这样的度过,而此时此刻,他竟觉得喉间一阵干燥,那种远不是水就可以浇灭的燥热让他整个人都有点指尖酥麻。

“现在就试枪吗?”冷奕瑶发现,身边已经很久都没有赫默的声音了,一脸诧异地回过头,却见他一个转身,已经走向窗边。

窗子被他一手推开,窗帘瞬间被窗外的微风撩起,整间屋子被顷刻间照亮。她讶异地侧着头,看他一个倾身,单手拂在窗沿上,微微垂下眼帘,似在吹风。

微风像是有意识地扶上他的脸,随即,颤巍巍地落在他的领口间,白色的衬衫微微翻开,随着风向轻轻摆动。这一瞬,他就像是映入眼帘的一幅画,清冷、决然、高不可攀,就连那皮肤肌理都散发出一种令人血脉喷张的极致诱惑。

冷奕瑶润了润舌尖,忽然觉得,这满室的幽静竟比不上他倾身一个侧影。

只是,房间里很热吗?

为什么总觉得,他的鼻息间有点不符常理?

“现在训练场上的人都在,白天试枪太显眼,晚上晚操结束后,我带您去枪房。”一片诡异的平静中,弗雷不得不打破沉默。他觉得,今天自己真的是来错了,大错特错了!

这两人,这两人分明站在一起就像是磁石一样,磁场完全与常人不同。

他端着甜品和果汁,傻愣愣地站在这里,完全就是偌大的一个电灯泡,还是那种自己都嫌弃自己的那种。

可,可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不就是陪着冷奕瑶试枪吗?

元帅忽然不开口,那便只能由他代劳说话了。

弗雷闭了闭眼,很不得现在就立马天黑,脑子里光棍地想,试枪什么的,总比他现在站在这,不远不近地看着这两人暧昧的气氛要来得自在得多啊。

“时间不早了,你该回训练场了。”听到弗雷的话,赫默终于回过身,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一片平静,就像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别人的幻想一般,“我看女子班的学院和你关系似乎不差,你晚操结束后,我让人找个借口带你去枪房。”

她的性子,看上去不急不缓,实际上,却是心冷淡薄。赫默原本以为,来军校,她不过是无法回绝,又另有打算,没曾想,竟然会和那些女军官交好,下午还一起坐在草坪上乘凉。

“好。”冷奕瑶愣了一瞬,倒是没想到他考虑得这么周全。第一天来军校就高调到让军官都不得不展开区别待遇,晚操结束后,她如果随随便便出门,怕是会引起更多人的猜测与怀疑。不过,如果是他,那就简单得多。毕竟,整个军校于他而言,不过是个儿童乐园。

冷奕瑶用黑布将dsr—1狙重新盖上,转身,朝着门口走去。光影落在她的身后,将她匀称的身材越发衬到极致。那种动静结合之美,就连闭上眼睛,赫默都能一丝不漏的描绘出来。

就在她脚步即将踏出房门,他忽然轻轻扬声:“晚上,我让食堂加餐。”

冷奕瑶整个人一静,随即,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一抹狂喜。

扭头,看向半倚在窗边的某人:“真的?”

“我骗过你?”赫默发现,或许,这辈子,他在没有完全触及到她灵魂的全部的时候,至少,有一角已经很明确的触及。分明是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可为什么,到了他这里之后,却是反过来了?

“大厨亲自过来?”她倏然想起那些甜品,眼睛一眨,人就已经朝着弗雷走过去。不,是朝着弗雷手中的那些美味走过去。

甜蜜的牛油、清甜微酸的蔓越莓、味道浓郁的抹茶千层……。

也没见她吃得有多快,甚至每一次指尖捏在甜品上的弧度都极为高雅,餐盘上的甜品却以急速在迅速消失。

弗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喝完最后一口果汁,悠悠然地舔了舔唇,只觉得整个人都有点凌乱。

这,这到底是有多爱吃,才能当着元帅的面,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好胃口?别人家的少女,哪怕是再大大咧咧,好歹也会有所收敛。没看到,刚刚那群皮肤小麦色、脸上没有一点娇柔气的女军官们看到元帅走过去,都直接少女心炸裂吗?这,这是太没把元帅当回事,还是,早已经把元帅当成自家人了?

冷奕瑶一抬头,就看到惊愕到合不拢嘴的弗雷,那双大大瞪着的眼睛,就像是对于她只用了寥寥数分钟,竟然解决了三人份的甜品而满怀不解。

嗯?

三人份?

她低头,看着干干净净的光盘,难得的生出一抹惭愧:“抱歉,把你们的都吃了。”

估计胖大厨真的是认为只是单纯的下午茶,所以准备的糕点并不太多,不过,按人头分,也是三个人每人三个的节奏啊。

“没关系,我不吃甜食。”赫默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目光从她依旧平坦的小腹上一闪而过,随即淡淡笑道。

“没,没,冷小姐喜欢就好,下次我多带点。”弗雷一个慌神,被远处元帅那抹宠溺的笑容狠狠喂了一口口粮,挪开视线,赶紧笑道:“军校里都是大锅饭,没法仔细调味。主厨说晚上过来做面食,包您喜欢。”

冷奕瑶表示,别看那个主厨看上去矮胖矮胖的,架不住人家上道啊。这都考虑到了,果然是做饭的专家。

“好。那我先去训练场了。一会教官们都该回了。”她看了一眼天色,确定不能再耽误了,摆了摆手,微微一笑,瞬间消失。

那道绿色身影消失得太快,也太过无声无息,以至于,房间内的两个人,瞬间沉默。

“刚刚,看到了?”赫默将窗子推得更开一些,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之下,一瞬间,让人感觉他像是下一刻便能消失在那道光圈里。

“冷小姐对狙击枪的构造了如指掌。”弗雷一惊,下意识脱口而出。

那种近乎是刻在骨子里的熟稔,连整支狙都成了她手中的一支道具一般,让它如何变化,它便听话顺从,一瞬间,明明是个死物,却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还有呢?”赫默并没有回身,相反,他像是问得漫不经心,又像是在考验弗雷的观察力一样。

“还有?”弗雷一愣,竟然一时间猜不出元帅的心思。还能有什么?冷小姐丝毫不避讳地在他们俩人面前玩枪,本身就代表了她没准备掩饰自己的才能,元帅还发现了什么?

赫默垂下眼帘,指尖一动,落在弗雷的眉间处:“只是狙击吗?”

弗雷瞬间一怔,像是一道闪电忽然劈开了他的脑子。

是了!

何止是狙击?这座兵器库,冷小姐放眼扫去,对所有武器除了第一眼的惊讶,竟没有丝毫震撼的表情!

她分明是见惯了这些,这些连世界最顶尖军械家看到都要疯狂的武器,在她的眼中,都不过是俗物。

唯有那一把dsr—1狙,才堪堪入眼。

这说明了什么?

弗雷的唇角忽然微微颤栗。

如果说,刚刚冷小姐毫不避讳的露出的那些,亦不过是冰山一角的话,那她的心底究竟还藏着怎样的浩瀚?

三分半钟就能将埃文斯打趴,十分钟直接打晕金斯?坎普,论搏斗水平,别说放眼帝国,便是放眼世界,也罕有敌手。关键是,她还能对这些倾帝国之力最先进最狂暴的武器都洞若观火。十六岁的年纪,她就算是不吃不喝,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就在弗雷震颤无语间,赫默淡淡勾起唇角,低头,看着冷奕瑶走出小楼的主入口,慢慢悠悠向训练场晃过去,眼底,忽明忽暗——

而在另一边,基本上整个下午都已经没有了训练心思的女军官们,一看到冷奕瑶,几乎都立刻扑了上去。

“你竟然认识元帅!”罗拉的声音简直能让方圆五公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得亏所有男军官都已经被拉到后山去操练了,否则现在听到罗拉这一句话之后,炸开的就是整个军校了。

“元帅竟然还和你单独相处!”女子班副班长的声音简直是云里雾里。谁不知道,就连元帅府里都没有一个女性,元帅从来不和女子单独说话,更别提单独相处。可刚刚,元帅就这么和她一前一后的走了,走了!走了整整大半个小时啊!这期间他们干了什么?说了什么?怎么办,好想知道!

“你一手的奶油味是怎么回事?”有人鼻子灵敏,在冷奕瑶的身侧嗅了嗅,一脸莫名其妙。

“嗯,肚子饿,去找吃的了。”她颇为无耻地直接坦言,满脸理所当然。

你拉倒吧!和元帅相处,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会光顾着吃?就算是快要饿死,常人也不会干这种事好吧。

罗拉两眼翻天,正准备说话,身边的副班长却轻轻拉了拉她的手,“怎么了?”罗拉好奇,副班长原来不是不待见冷奕瑶吗?

“我记得,她走之前,好像说的最后一句话,的确是‘肚子饿,没力气。’”副班长眨了眨眼,心想,不会是真的吧。帝国第一将领,到了军校,竟然是为了给冷奕瑶喂食?光是想想,都不可能吧。

可是,元帅走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来着?

女子班所有人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刚刚的情景,然后,神色诡异、目瞪口呆,元,元帅好像对着喊饿的冷奕瑶真的说了一声“跟我来”!

所以,眼前,这明晃晃的,真的是一枚铁打的吃货啊。

这要是别人说出这种话,秒秒钟要被帝国上下所有的女子用唾沫淹死啊!

“对了,不是说要带我去看看宿舍吗?”中午饭太难吃,她一个人沿着树荫晃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什么可以用来烧烤的野味,却是把午睡的时间给浪费了。冷奕瑶望着显然还回不了神的罗拉,笑得一脸神清气爽。

“可,可现在还没到休息的点啊。”罗拉下意识地摇头,却被冷奕瑶一把搭在肩膀上:“可也没人监督啊。”

所有的教官都移步后山去虐菜了,今天她们是三不管地带啊。她原本还想着今天下午开始就练练体能,结果刚刚那把狙让她把想法完全改变了。晚上有那么好玩的事,现在不去宿舍补个觉,简直是对不起自己期待了这么久的课余节目。

“可……。”罗拉作为女子班班长,从来没逃过课,正准备拒绝,就已经被一股压根没法阻挡的大力一把拉走。

“别可是了,赶紧的。”说着,就直接拽着罗拉往外走。

一时间,女子班的人纷纷行注目礼。冷奕瑶这是怎么了?分明走之前,还是慵慵懒懒的,不过吃了顿东西回来,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咱们要不要也跟过去?”

所有人目光望向女子班班长,等她的意见。

谁知,她却摇了摇头。连元帅都不惜亲自来军校找她,她那样的人,会是被别人的好奇左右的人吗?再说,以她的身手和胆识而言,她们压根不是对手,与其惹她心烦,不如静观其变。

“晚上看看再说。”不是要睡觉吗?这个点睡觉,肯定是晚上另有安排,就不知道,倒是她约的人,又会是谁……

只是,打死她们估计也想象不到,冷奕瑶今晚“佳人有约”的对象,绝不是她们能“看看”得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