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那么好看/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双、叒拒绝帝国第一将领是什么感觉?

冷奕瑶望着赫默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微微一笑,一脸理所当然:“是你让我到军校来学习的。”

她来军校是冲着恢复体能的,现在不论是肌肉爆发力、平衡性、耐力,都被这幅娇滴滴的身体限制。呵呵,说白了,在她眼里,她现在就是个战五渣,速战速决还可以,留在这继续烧枪,excuseme?

赫默深深地看她一眼,原本觉得会很生气,毕竟自己推了那么多的要务,才绕到军校来特意陪她,谁知道对方竟然一点都不上心,还一脸理直气壮?

想到埃文斯临走前还念念不忘的那句“不管你对冷小姐抱有什么想法,宜早不宜迟!”,他忽然觉得全身无力……。

赫默平生第一次,竟然有一种扶额的冲动。

“那个……。”弗雷觉得,自己再站在一边装木头人,估计转头,元帅就得抽他,所以酝酿了一下,赶紧开口:“这么晚了,训练场上也没人,冷小姐不会是要去练体能吧。”

军校里还有不少器械馆、健身馆,随意征用一个,到时候元帅陪着一起,还不照样是二人世界?没毛病!

谁知,冷奕瑶却摆了摆手:“就是要到没人的地方才方便,我不喜欢有人盯着。”

不喜欢有人盯着……

所以,这个“有人”是不是也把元帅包括进去了?

这句话,弗雷不敢问,怕一问,自己会被抽飞的可能性更大。于是,低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晚上晚操结束的早,你一个人训练,没有问题?”教官的训练时间都集中在下午那四个小时,晚操结束后,基本上不会再去训练场。大多数的军校学员也会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晚上剩余时间。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就是训练?不好意思,那是特种兵,而他们是军官。说到底,军官的未来与一线战斗人员并不相同。试问有几个人会在经过整个白天的高强度练习后,还自己给自己找茬?

“人多太吵,我喜欢安静点。”她笑了笑,目光在这间枪房中,却越发光亮。下午睡了一觉,整个人都精神恢复了。狙击枪的弹药味还缠绕在指尖,她喜欢那种喷涌的,几近血液沸腾的感觉。夜深人静、一人独处,这于她来说,不是煎熬,反倒是一种享受。

享受寂静的女人……。

赫默发现,眼前这个还没到他下巴高的小姑娘,简直不能用“与众不同”这四个字来形容了。

习惯黑夜、习惯安静、更习惯一个人,是什么环境养出她这样的性格?据他所知,她并不是独生女,从小生活环境也并不局促……。

“你一个人,毕竟是女孩子,要注意安全。”冷奕瑶的目光太直接,毫无掩饰,赫默发现自己以后大概很难与她视线保持五秒以上的对视,似乎只要她想,他就压根没法拒绝。分明他打从心底里根本就不愿意现在离开。他低头,无奈一笑,可是怎么办,只要她想,他就愿意为她达成心愿。

“放心。”她璀然一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赫默这几近无奈的模样,心底里升起一抹神奇。不用怼人就可以直接改变别人的意志,说真的,这种满足感非同寻常。

站在两人身后的弗雷,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元帅,您确定您没有讲错?让冷小姐注意安全?分明是全军校的人应该注意,小心冷小姐的出没吧。

冷奕瑶摸了下马尾,环视一圈,没有忽视弗雷那张憋到青紫的脸,忍不住轻笑,这人看着军衔挺高,人也挺会来事的,怎么有时候又这么单纯?

看了一眼时间,离晚上宿舍熄灯还有两个半小时,“那我先走了,军校里不许用手机,有事咱周日再联系。”

“好。”赫默微微点了点头,脸上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哦,对了!”谁知她脚步却是倏然一顿,整个人站在门口回过头来,还没开口,赫默却先笑了。

“放心,周五、周六主厨都会待在这边,想吃什么直接告诉他。”只有周五、周六,其他时间……。他眼睛微微暗了暗,没有再说。

“啧!要的就是这句话!”虽然还没开口就被对方猜出心思有点那什么,但,这一回,冷奕瑶恨不得为某人的先见之明点n个赞!摆了摆手,她转身就走,姿态悠扬,一点都没有留恋的迟疑。

“元帅……。”弗雷站在一边,只觉得惨不忍睹……。

“怎么了?”赫默转身,见着弗雷那将几乎皱起来的脸,稍稍挑眉。

您太惯着冷小姐了。他心里默念,可给他八百个胆子也不敢说啊!于是,摇头,再摇头,拿着电子笔记本的手在空中晃了晃:“这个,我是直接交给狙击枪的设计师吗?”

赫默随手接过去,目光顺着冷奕瑶的备注内容,迅速扫了一遍,良久,低沉的声音在空旷的枪房内响起:“不用,给我就行。”

冷奕瑶出了枪房,一个人顺着操场往回走。其实,她刚刚试枪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晚操相比早上,大家都疏懒了些,加上今天下午男军官们都被虐得太惨了,一出来,倒真没看到几个人。瑟瑟的秋风吹起,落到身上,还真的有点冷。她裹紧衣服,顺着草坪,往最南面的一块空地走过去。今天下午的时候,她就和女子班的全员待在那一起遮阳休息过,位置极佳,是个独处的好地方。

说实在的,这具肉身,要能给打分的话,她会给个50分。四肢健全、长相不错占了主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有潜能可挖。虽然看上去娇滴滴、柔弱弱,但从与埃文斯、金斯?坎普的一系列对峙中,她还是发现了一些提升的有利空间和办法。

当然,眼下最主要的,还是耐力和基础练习。

依她以前的习性,在冰天雪地里只穿着一件格斗服,直接越境执行任务不过是小菜一碟,可现在,晚上小风一吹,浑身的鸡皮疙瘩就立马竖起来了,不是她控制不住,而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如此。

好在,才堪堪入秋,随着温度逐步降低,一点一点来吧。

循序渐进,总归有个过程。她还年轻,不急。

走到目的地,她停在树边的位置。

不知名的小虫在低低鸣叫,冷风刺骨,却又带出一股熟悉的冰冷味道,她轻轻地闭上眼,忽然觉得,心灵一阵宁静。

甩脱世事纷扰,这,才是她最喜欢的环境。

月亮已挂枝头,她慢慢低下身子,重心移向左腿,右腿向上抬起与身体几乎保持成直角。左腿屈膝下蹲,逐渐下压,直至大、小腿夹角小于90度后,伸展左腿,保持单腿站立。

如果有外人在,看到她这一刻的动作,第一反应就是她在练舞。

身体柔软,姿态从容,没有一丝军人的威武,反倒是充满了武者的刚柔并济。

是的,一点都不像是体能训练,她的动作更像是故意打开身体的柔韧性。

可惜,安静的四周没有一个外人,自然没有人会发现,她的练习方式,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她闭眼、凝神,像是整个人的灵魂都已经不在此地,唯有那冰冷的空气中,始终矗立的身姿。

这一站,便是二十分钟。

呼吸已经从几不可闻到深沉,肌肉颤栗,巍巍抖动,背后转眼间亦是一片湿滑。

冷奕瑶猝然睁眼,深吸一口气,将四肢缓缓放松,脚步恢复原状。

双脚同时落地时,一丝丝酸胀从脚底瞬间窜到脑门,那一刻,她感觉到了如今的体能极限。

以她现在的状况,能坚持二十分钟,已经是最好状态。否则,明天早上,铁定是起不来床了。

慢慢放缓呼吸,她有点自嘲地摇摇头。就这种强度而言,她以前可以保持许久,久到许多人都以为只是传说,可现在,揉了揉发酸发胀的肌腱,她还真的是从零基础开始啊。

仰天,缓缓地放匀呼吸,肺中的气息一丝丝回暖,她轻轻一笑,挑起一道弧度。

其实,基础练习最是磨人。因为,摈弃所有技术含量,这一项训练没有一丝办法可以偷工减料。人体的反应弧,光靠脑子里的记忆并不能全部继承下来,更重要的是身体的身经百战。

想要提升体能,柔韧和平衡、力量缺一不可。

而在这所有之中,柔韧又是与力量看上去最矛盾的一方。力道的强势,往往会让人忽视对方的灵活多变,而柔韧却是灵活的基础。

她双手轻轻扬起,慢慢地放松身上所有的肌肉,目光一转,迈开腿,进行今晚的第一个800米……。

两个小时候,她整个人几乎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被汗水湿透。那张白嫩到惊人的脸,却微微发红,闪着一份让人无法挪开视线的光泽。

那是一种光华内敛的自信,是一种不惧风雨、从点滴开始的自信。

她将微微散落的头发随手松开,长发落肩,仰头,最后看了一眼月亮,满意地眯了眯眼。

虽然依旧废柴,但至少,已经在漫长跑道的起跑线上正式开始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好消息,不是吗?

朝着宿舍走过去的时候,整个军校的操场上,连虫鸣都已经停了,整个四周安静得不可思议。

她乘了电梯,直达十九楼,发现寝室里竟然两个室友还都没睡。

罗拉正好洗完澡在晒衣服,一看到她湿漉漉的回来,整个人都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你掉河里了?”

军校附近靠山,有一条小河流过,倒是有不少学员无聊的时候过去钓鱼,却没想到,大晚上的,冷奕瑶浑身湿漉漉的回来,她整个人心都要提起来了。不是说校长让她到校长室报到吗?她还以为是要秋后算账,结果晚操结束之后,特意绕到校长办公室那边去,却发现,那间办公室压根是黑灯瞎火的。

副班长正拿着换洗衣物,准备进独立卫生间里去洗漱,一见冷奕瑶这架势,看了一眼窗外的冷风阵阵,到底还是脚下一顿:“你先洗吧。”

“谢啦。”冷奕瑶眯眯眼,微微一笑。虽然这个副班长对她并不是很愿意亲近的样子,但其实,心肠并不算坏。至少,中午离开食堂之后,特意去搬来“救兵”。以她们普通女军官一路看惯世态炎凉才能闯入军校的经历而言,她其实并不抵触副班长这样防备心重的人。毕竟,天生像罗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少见。

“你的换洗衣服可带了?”罗拉见她进卫生间,忽然开口。好像她今天来军校的时候就直接穿着一身军装,行李什么的也没见到。

冷奕瑶停在浴室门口,顿了一瞬,右手扶着下巴:“好像还真没带。”

“那怎么办?你和我身高差太多,我的你也穿不来啊。”罗拉一惊,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她一脸坦荡的样子。这人不是智商高吗?怎么到这个事上,一点都不急?

“用我的吧,附近没有可以买的地方。”副班长撇了撇嘴,从衣橱里拿出一套新的,“我身高只高你一点,这么晚了,凑合用一下吧。”

冷奕瑶目光扫过副班长微微别扭的脸,忍不住眨了眨眼,这态度,是不是转换得有点快?

“怎么,嫌弃?”见她始终不伸手接过去,副班长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没,就是在看看,女生一般口是心非的时候,长什么样。”冷奕瑶噗地一声笑出来,发现这人简直和罗拉截然相反。长得一张不管闲事的脸,倒是真有事的时候,也不会真的袖手旁观,最多就是嘴上嘚吧嘚吧的。

挺好,挺好,互补嘛。整个寝室三个人,性格完全不同,才有意思。

“谢啦。”在副班长憋得一脸通红的时候,冷奕瑶悠悠然地接过她手中的衣物,直接进了卫生间。

淋浴器显示热水充足,她脱掉军装,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等人从里面出来了,发现,阳台竟然还有个小型烘干机。

“白天没时间晒衣服,军校特意给每个寝室配了一台烘干机,晚上晾起来,明天早上一起来就能穿。”罗拉见她盯着烘干机目不转睛,笑着过来和她解释。

冷奕瑶点点头,没想到这军校大多数都是糙汉子,心思还挺细的。将洗好的军装一下子晾好,转头去拿梳子梳头。

“吹风机在桌子上,错误!超链接引用无效。头发赶紧吹干,要不然,明早一起来你肯定感冒。”副班长在她背后加了一句。

冷奕瑶啧了啧嘴巴,到底还是忍不住,乘着副班长进卫生间去洗澡了,走到罗拉的身边:“她今儿怎么了?”

这态度也变得有点太快,太不合常理了吧。

罗拉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卫生间的大门,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说什么,一时间,脸上笑得极为诡异,那是一种极力隐忍,却没法克制的扭曲。

冷奕瑶看她忍得辛苦,一根手指直接戳到她的腰腹处。

果然,罗拉立马破功!

“哈哈哈哈哈——”抱着肚子,笑得极其豪迈,在卫生间里刚刚脱完衣服的副班长差点一个跌到,被这魔性的笑声吓得狗吃屎。

“罗拉,你干嘛呢!”

副班长的声音一出,笑得眼泪水都差点飚出来的罗拉终于收敛了一些:“没,没事!刚刚和冷奕瑶闹着玩呢,她碰到我痒痒肉了。”

罗拉怕痒,副班长一直知道,听她这么说,也没有多问,去开淋浴洗澡了。

剩下这边,两个人坐在寝室的正中央,大眼瞪小眼。

罗拉好不容易止住了脸上的表情,深深呼了一口气,才说道:“还不是下午元帅来看你嘛!”

一想到,那阳光下,简直像是浑身在发光的元帅,罗拉都忍不住星星眼。

“关赫默什么事?”冷奕瑶心想,总归不该是抱大腿吧?

罗拉倒吸一口冷气,“你竟然对元帅直呼名讳!”

“这事重要吗?不是在说副班长的问题吗?”嘛,嘛,这些细节问题,有必要关心吗?冷奕瑶一脸呆萌地望向她。

不重要吗?她难道不知道,在军界,“赫默”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眼见冷奕瑶一脸寻常,罗拉想了想下午元帅对她的姿态,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随即切入正题:“有件事,你知道就好,千万别当着她面说,她脸薄。”

“什么?”女金刚还有不好意思的事?

“她啊,”罗拉比了个姿势:“她是元帅的死忠粉!但凡元帅亲近的,她都无条件喜欢!”

冷奕瑶一愣,所以,她这是被“爱屋及乌”了?

正准备开口,寝室门口忽然传来重重的敲门声。

罗拉下意识地抬高声音:“谁啊?”

门口没回应,却再下一刻,敲门声更大了。

冷奕瑶眼睁睁地看着罗拉一脸无可奈何地嘟囔一句:“搞不好又是隔壁寝室的洗衣粉没了,让她们去买,老忘!”随即,自动提着阳台上的洗衣粉就去开门:“呐,拿去!”

手伸在半空,忽然僵了!同时僵住的,还有她的脸!

我勒个去!

脑门上飘过一群省略号,她望着门口的人,现在只想装死。

当着全军校最牛叉的金斯集团大少爷的面,伸出去一包洗衣粉……她这操作,也是没谁了……

最怕空气间忽然安静……

冷奕瑶没抬头,却显然感觉到房门一开,气氛不对。抬头望门口看去,差点没笑炸。

那个还包着医用绷带的帅哥,望着罗拉递给他的洗衣粉,表情跟她递给他一颗炸弹似的!

不!不是炸弹!是极致杀伤性武器!

冷奕瑶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就这么捧着肚子,差点没一下子笑抽过去。

金斯?坎普的脸已经黑到芝麻色了,目光瞪着那包洗衣粉、一动不动,不知道的人,估计以为他跟它有不共戴天之仇!

“抱,抱歉!”罗拉回过神来,一把将洗衣粉拖回自己背后,笑得一脸尴尬。

金斯?坎普不说话,只是拿眼睛扫向冷奕瑶。

看好戏看得快笑厥过去的某人,终于决定将罗拉从尴尬的境地解救出来,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口:“你找我?”

“有点事,咱们私聊。”他从医疗室一醒,就已经是这个点了。其他地方不用想,肯定是来寝室。班里的人早早已经打听好她的位置,听说他要来,一个个有点心惊胆战。身后跟了一屁股的好事者!

果然,他声音一落,待在寝室门口的不少人一下子“嗡”地就炸开了:“哎哎哎,你别想不开啊。”私聊?他们看他是准备私下解决吧!这伤还没好呢?就想找场子回来?虽然说,金斯?坎普在他们混合班里都是最牛的一个,可今早受到的刺击太大,是不是一下子没法接受?

大晚上的,跑来敲别人女子班寝室的门就已经够破天荒的了,还要私聊?

兄弟!你可走点心吧!

冷奕瑶一听,呵,不少人嘛!不过,估计忌讳她今天十分钟就把某人ko的战斗力,虽然是跟着来了,不过站在死角处,压根看不到寝室里的一丝一毫。否则,刚刚那一包洗衣粉……。啧啧啧,她都不想去看金斯?坎普的内心阴影面积。

“就这样私聊?”冷奕瑶戳了戳自己的睡衣,抬头,一脸“大兄弟儿,你脑子没问题吧”的表情。

果然,刚刚还黑得跟个芝麻色的男人,目光顺着她的手指,往下一瞬,结果,脸色瞬间……。红了!

冷奕瑶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皮肤白里透红的男人,几乎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这,这“变脸”玩得也太真材实料了!

“我靠,大神你看到什么了?”躲在旁边的一干室友,一见金斯?坎普的表情,只感觉一万头神兽从脑子里奔去!

从来面不改色、稳若泰山、大爷我天下无敌的金斯?坎普,竟然会他妈脸红!

真是活见久!

想都没想,就要往寝室门口冲过去,一探究竟!

金斯?坎普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往前一步,趁者冷奕瑶和罗拉双双出神,他反手拉着房门把手,“哐当”一声巨响,直觉拽上!

望着眼前紧紧阖上的寝室大门……。

666……。

冷奕瑶彻底笑懵,她,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自己主动把自己关在门外的!

怎么办?

忽然觉得这个传说中狂霸酷帅的校霸好萌!是真的萌!竟然会因为看到女生穿睡衣就脸红!他家不是号称移动的军火库吗?那么大的集团嫡子,这点场面都经不住?

“大,大神,你怎么了?”里面的冷奕瑶已经完全觉得画风扭转了,门外的一群混合班汉子们是彻底懵逼了!

怎么回事?他关门干嘛?刚刚不是还约着私聊?

这,这是哪门子私聊?

透过这扇实心门去打call?还是发动心电波?

“咳咳…。”金斯?坎普忽然咳嗽一声,站在门口定了两秒,才回过头:“时间不早了,我回医疗室了,你们也早点洗洗睡,别趴在女子宿舍门口,一个个像个偷窥狂。”

偷窥狂?

他们偷窥什么了!

还有,大神,你耳垂都红了是几个意思?

分明要来的人是你,要走的人也是你,你不能这么无理取闹吧?

“怎么,”他转身,向前一步,月光落在他的脸上,一脸冰晶,漠无表情。“有意见?”

“没,没没没!”一干人立刻认怂,后退一步再一步:“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医疗室?”医疗班的人现在估摸着也差不多要发现“病人”私逃了。不过,谁敢得罪这位大爷?全校上下,敢正面和他杠上的,除了教官也没谁了。

哦,不,寝室里面那只除外。

咱军校新诞生的校霸,混合班里唯一的女军官,杠杠的!

等等……

“大神,我想到一件事啊。”一干人中间,忽然有个人皱了皱眉,对着准备转身就走的金斯?坎普道:“冷奕瑶的肩膀上,好像没有军衔?”

军装是个特殊的装备,在帝国境内,唯有真正入伍军界的人才能穿,否则,一旦被抓,便会直接受到军事处置!

大早上的,他们只关注冷奕瑶那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以及她十分钟打晕全校身手最牛的高手,倒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个细节。刚刚想到女军官,才忽然反应过来,我擦,她没有军衔,该不会是乱穿军装吧?

空气中,忽然多出一抹浮躁。

所有混合班的男学员们一个个眼睛盯向金斯?坎普。

如果真的是这样,不用他动手,明天教官就可以直接让冷奕瑶退学了!

有没有被打怕?

有!虽然被打的那个不是他们,但是,威慑这种事,谁都明白。忽然来了个妹子,直接打趴下他们中最强的那个,除了敬畏之外,就是心理不舒坦。可,现在,他们发现她的弱点了,这就很有点意思了。

“白痴!”谁知,面前的男人忽然一句冷哼,像看猪一样的表情望着他们,那样子,简直是恨不得与他们划出三七线,离得越远越好。

不服气!肯定的啊!他们凭什么被骂白痴?明明发现了证据!

金斯?坎普直接迈开长腿,穿过他们:“你们以为教官眼瞎,还是校长眼瞎?”

对,对哦。

冷奕瑶是卢森大将亲自带进教室的,也就是说……

人家的身份,压根不需要忌讳有没有军衔这种事。

一干人脸色像是被人迎面打了n拳,呆呆地看向紧关的房门。所以,这妹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站在门口呆了两秒的罗拉听到门外一下子嗡嗡嗡地吵吵,一下子又忽然寂静如鸡,有点摸不清今晚混合班这群怪人在打什么牌。

“金斯?坎普刚刚是准备报复你?”晚上,冷奕瑶吃完饭从食堂一走,整个后方的气氛简直要用“炸裂”来形容。大多数的人,并不知道早上金斯?坎普那件事,可自从下午整个军校男军官都被狠虐了一把,“罪魁祸首”便很快的被扒出来。她那个时候才知道,这个看上去一脸清冷的女孩子有多霸气。直接把金斯?坎普打晕啊!

别说是打晕,一般人连金斯?坎普的衣袖都碰不到,能在搏斗场上,在他手上走过三分钟,到外面都可以吹个一年不带喘的。她倒好,当着校长卢森大将的面,就直接把人打进医疗室。结果,中午一扭头,被人调戏,第一反应就是一击太阳穴送对方与金斯?坎普去作伴!

牛不牛?

必须的啊!

关键是,人这样一对比,显得全军校的人,都格外的菜,菜逼到让军官一个个都开始下手狠虐,这就有点拉仇恨了。

“就他那一身木乃伊的样子,报仇?”冷奕瑶勾了勾唇,心想,除非他真的给她打傻了,否则,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还不至于那么白痴。

“木乃伊?什么是木乃伊?”刚洗好澡,从卫生间走出来的副班长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站在门口的两个人,“你们在说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罗拉一脸好奇地望向冷奕瑶,她也想问问,什么叫木乃伊?难道是一种新造型?

冷奕瑶无语望天,该怎么解释?

“没什么,就是没想到金斯?坎普的画风很清奇。”会脸红,会喷人,还会闪人……。

“那也要你够强,他才会拿正眼看你。”副班长笑笑,想起今天和罗拉在食堂里听到的全部传言,忍不住叹息。原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一时脑子抽风,跑到军校里来镀金,谁知道,竟然是个出手震撼全场的人物。

她的确是元帅大人的脑残粉,但,并不代表,为了这个原因,她就会对冷奕瑶示好。相反,她更看中的是她的实力。哪怕是走后门,哪怕是不按时训练,但对方的实力,她就一个字,服!

女子从军有太多的苦楚,她不愿意别人看清女子班,所以第一眼看到她,并没有多大好感。但是,一个强者,值得任何人尊敬!包括她。

“时间不早了,大家早点睡吧。”冷奕瑶笑笑,副班长眼底的神色她一清二楚。军界这个地方,无论背景,实力才是真正的王道。是非曲折,都是以能力论英雄。

赫默,不过才二十四岁,却能将这个国家的军界管理到这般,这一刻,她竟心底里生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啪”——

就在罗拉准备说话的时候,寝室的灯豁然一灭。

得,拉闸了!

“晚安。”三人一静,互道晚安,第一次,这间寝室全员住满。

这一晚,她们睡得都很踏实。

第二天,依旧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罗拉和副班长受生物钟影响,定点就醒了,一扭头,正准备叫冷奕瑶,却见她已经把阳台上的衣服都收起来了。

“早。”冷奕瑶一仰头,一脸神清气爽地望着她们。

“早……。”想一想,她昨天好像一声湿漉漉的回来,也没说个所以然,不过,看样子,是很适应军校的节奏啊。作为一个千金小姐,倒是真的很能吃苦。关键是,看上去冷若冰霜,还挺有人情味。大早上的,帮她们一起把烘干的衣服都收了,突然感觉有点受宠若惊,怎么办?

“早上的早操还有二十分钟左右开始,你们混合班的地方和我们女子班不在一起,可需要我们陪你去?”罗拉想了想昨晚金斯?坎普来了之后,匆匆离开的情景,还是有点不放心,忍不住问道。

“没事。”她站在朝阳下,微微一笑:“反正,我也没准备参加。”

“嗯,好。”一边从上铺上下来,罗拉和副班长一边应道。当脚落地的那一刹那,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什、什么?你又不去训练?”为什么啊!她一周才来军校两天啊!这是真的准备测评的时候,直接当掉考试吗?再说,她又不是没实力,干嘛老逃训练?

罗拉准备了满足的苦口婆心的良药,可惜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被冷奕瑶一个表情带走了全部思绪。

“肚子饿,没心情。”冷奕瑶一脸无奈。昨晚那碗扯面,也就够维持她两个小时的体能训练的。都早上了,竟然要经过六点半到七点半一个小时的早操拉练,不好意思,她才是个十六岁的孩子,正在长身体,恕她无法接受。

额……。

这理由,为什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好像,昨天下午元帅问她为什么不训练的时候,她也是这个道道。

关键是,她们竟然无法反驳。

因为,连元帅都纵容啦,还带着她专门去吃吃吃。

想想,她走了之后,晚上很快就有的无上美食,她们瞬间也舔了舔唇。怎么办,突然觉得肚子也好饿,没力气去训练……

一大早,金斯?坎普就赶在早操前,从医疗室里二度翻墙,来到操场。结果,左看一眼,没有她,右看一眼,还是没有她!

就在他一脸莫名其妙,准备去女子寝室碰碰运气的时候,忽然在离食堂不远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原本一张漠然疏离的白嫩小脸如今在朝阳下,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双眼亮晶晶地望着一个男人,满面红光!

等等,她冷奕瑶为嘛要对着一个矮挫蠢的胖子笑得那么好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