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你不服气/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胖主厨搓了搓手,一脸感激地看着冷奕瑶:“冷小姐,别客气。元帅吩咐了,不论你喜欢什么,我都能做。当然,嘿嘿,只限周五、周六。”最后一句话,是弗雷临走前,千叮万嘱,让他一定要在冷小姐面前重复一遍。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非要强调一遍。本来冷小姐就一周只待在军校两天,其他时间,他自然不会在这啊。

冷奕瑶心想,知道、知道,除非我周一到周四,还有周日都去元帅府,否则,肯定要离了你的美食。不过,那些压根不影响她现在点餐的心情啊。“早上清淡点就好,昨天你做的扯面挺好吃的,有没有那种高汤煮的米粉?就是很溜很溜,吃起来很香的米粉?”

“米粉?”胖主厨摇摇头:“那是什么?冷小姐在哪里吃过?我去学学?”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孤陋寡闻。

“啊,那就算了,换一个。”冷奕瑶心想,估计把他打死了也不一定能投胎到她原本的世界,还是换个容易实现点的:“我要吃鸡丝粥,配上脆脆的酱菜。”

“这容易!”鸡肉最简单,不过这个点才开始煮汤,怕是至少要到八点才能吃到:“时间有点久,八点再吃早饭,您可愿意?”

“可以,可以。”冷奕瑶点头,心想下次吸取教训,提前一天点菜。不过,既然早餐都点了,干脆连中餐和晚餐也一道:“中午,我要吃鱼,辣一点的,最好烤熟了最外面一层鱼皮,吃到嘴里脆脆的那种。晚上,弄个牛肉,烫点蔬菜进去。”

“明白!冷小姐喜欢辣味的,我多放点。”主厨点头如捣蒜,心想这个容易,信手拈来。“那下午呢?要不要再帮您准备点糕点?”他这人,业务能力贼强,昨天下午,送来的小点心都被吃完了,立马就开始着手研究新糕点。昨天不是抹茶千层吗?今天可以巧克力夹心蛋糕啊,或者是芝士蛋挞,只要冷小姐提,他都能做。

冷奕瑶原本是觉得,糕点嘛,这么多热量,少吃点为妙。毕竟,昨天是因为午饭太难吃的,实在太饿,才一个人干掉了三人份的下午茶。不过,他这么一讲,她忽然想起她寝室里的那两个,于是,点点头:“糕点,你自己看着办,多点品种。”

“好嘞,您稍等,我现在去食堂弄早餐。”主厨宛若浑身来了力,一脸斗志昂扬,转身走了。

冷奕瑶却抱着胳膊,动都没动,脸上的笑容慢慢散去,恢复了平日那张清雅的神色,扭头,朝着远方树荫间,淡淡道:“听够了没?”

金斯?坎普一脸僵硬地从藏身处走出来,实在是无语问青天。感情,那个矮挫蠢的胖子是新来的大厨?可凭什么,冷奕瑶一个人的口味,决定了整间学校的伙食?还单独进贡糕点?什么时候,军校成了她家后花园了?

“你倒是挺经打。”饶是昨晚已经见过一面,大清早的,这人还系着这么多绷带就跑到她面前,她也是真心要给个“服”字。她记得她打他的时候,基本没留多少力,这人身上伤处无数,绝不是简简单单用石膏固定住就没事了。想起昨天她打人的时候,卢森大将那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看样子,除了对金斯集团的敬重之外,对这位金斯?坎普还有一份爱才的心理。

挺经打?

金斯?坎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浑身的绷带,差点没暴走!这女人是存心气他吧!感情,她当着全混合班的面把他一路从神坛打入尘埃,她一点愧疚心都没有也就算了,竟然还丝毫不避讳他的,直接往他心窝子里戳,这是补刀手吧!

“你倒是挺爱吃。”他立马回过去。就没见过哪个女孩子,一大清早就开始考虑晚餐的了。那么爱吃,她怎么不进厨师学院,跑来他们军校!

“个人爱好,你管得着吗?”论气人,只有她想不想,没有她气不到的。再说,她和他很熟吗?冷奕瑶瞥他一眼,直接转身,眼不见为净,干脆走人。

“哎,我话还没说完,你走哪去?”金斯?坎普是真没见过哪个女孩子有这么大脾气的,简直是一言不合就懒搭理,这,这是帝国能养出来的女孩子?谁家的爸妈这么心大啊!

“有话就说,别浪费我时间。”八点才能吃到鸡丝粥,也就是至少还有一个半小时,她得好好想想,怎么利用这个时间去做耐力训练。

“你一天到晚不训练,怎么练的身手?”金斯?坎普低咒了一瞬,到底还是直接道明来意。

他昨天在于她对峙的时候就发现,她的进攻与防守,与教官教导的方式并不相同。每次都是以最让人猜不透的方向袭击,关键是,她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左撇子或者右撇子,她分明以常人难以想象的灵活度控制着四肢,任何时间、任何位置,都无法阻挡她的进攻。他被击倒的那一瞬,的确存在轻敌的因素,但他心里更明白,是因为他无法适应她的路数。

这个女人,分明没有接受过传统训练,却可以一针见血地直接封住他所有的进攻,打得他毫无还手余地。

“你这是在向我求教?”冷奕瑶匪夷所思地转过头,朝他看了一眼。啧啧啧,学校校霸这种风格,真的是出乎她意料了。

除了赫默,一般人不管身份高低,她在日常相处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对方对女性潜意识里的不平等对待。有的虽然看似绅士风度,实际上,却是下意识里觉得女人达不到那样的高度,才俯身屈就。

但金斯?坎普却不是这样的情况。

他被打了,还是以一种非常不风光的架势打到昏迷,分明是很跌份的一件事,他却竟然并没有为这个事情来找茬,而是跑过来找她探讨,她为什么能把他打败。

这就像是,一个屡败屡战的奇才,拉着打败他的宿敌,在探讨技术问题一样。可关键是,他是那个从来没有败北过的校霸啊。如今,她接过了接力棒,把他从校霸的位子上踹下去,他却一脸虚心求教?

很好,很强大!

不得不说,这心态,简直了!

她很好奇,金斯集团倾全族心血到底是怎么养出这么位嫡子的。

至少,气度而言,他让她真的愿意和他多聊两句。

“对,我是在向你请教。”金斯?坎普一脸心平气和,甚至还微微笑了笑:“这世上,胜者为王。有什么不对吗?”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问题,但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冷奕瑶不置可否,却是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直接抬起他的手腕。

指尖相处,那一瞬,他不自觉地想起她昨晚穿着睡衣的样子。其实,样式很保守,长衣长裤,没有露出任何地方,但是,胸口处那一团毛茸茸的小猫,实在太可爱。

“你是不是经常用纱布裹着手掌,练习重拳?”冷奕瑶摸了摸他指尖,清晰地发现很多细密的伤口及老茧,无论是掌心还是背部,分布的位置都很均匀。看样子,练习的时间至少有五年以上。

“对。”他一愣,下意识注意到她的手心,没有一丝痕迹,甚至连一点点习武的伤口都没有。指尖细嫩,简直比专业模特的手还漂亮。

“腰腹处会绑着重物经常练习侧踢?”她翻看完他的手心,又捏了捏他腰腹内侧的肌肉。只可惜,那个位置,昨天被她踹过两脚,伤上加伤,金斯?坎普一声闷哼,差点没立马憋过气去。

“对~”他说这个字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你们在干什么!”忽然,背后传来一声大吼!震得冷奕瑶耳朵都嗡嗡作响了!她下意识回头,却看到维林顿沉这一张脸,大老远地快步走来。

嗯?

她再一回身,看着自己还压在某人腰腹处的掌心,抬头,对上他不知不觉又红起来的耳根,顿时,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

“你不放手吗?”眼看维林顿都已经走过来了,冷奕瑶还是没动,金斯?坎普忍不住小心提醒。

“放手干嘛?倒显得我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样的。”一放手,才叫心虚好吧。冷奕瑶叹气,刚刚那一副捉奸的口吻,搞得像是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一样。搞清楚,她只是根据这人的肌腱,在查探他的练习路数,难道维林顿还能以为她青天白日地去“非礼”男人?

维林顿快步走到他们两人面前,望着她一脸自然随意的表情,目光顺着她的手心落在金斯?坎普的腰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话想当然,说出来,对她而言也不过是耳旁风,不过,他真的想打开她的脑子好好研究研究,她就这样理直气壮地摸着一个男人的敏感处,很理所当然吗?

“你来啦?”倒是金斯?坎普先耐不住维林顿那匪夷所思的眼神,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才笑着打了个招呼。

“医疗班的人说你一大早就溜了,我来找你回去。”他昨晚探视完堂弟,回寝室已经很迟了。今早准备去顺道看看他,结果倒好,一早过去,医疗班的人就翻着白眼,说他直接失踪。

“我找冷奕瑶有点事。”金斯?坎普有点理亏,知道好友担心他,声音不免平和了些。可惜,看样子,冷奕瑶是不会随便说出她的搏斗技巧。

不过,没关系,反正他如今“重伤”,不用天天上课,时间多的是,总能查到蛛丝马迹。

“受了伤,就不要到处乱跑。”维林顿皱了皱眉,到底也没多说什么。虽然他堂弟到现在都还有点恶心干呕的后遗症,但医生也说了,伤得并不算太重,只不过是轻微脑震荡的结果。冷奕瑶要真动了杀心,当时,分分钟能要了他的命。

不过,看着她刚刚的动作,好像是在查看金斯?坎普的练习方式。“你早上不用去早操吗?”这个点儿,她站在食堂附近干嘛?离吃早餐还早呢。

“同学,你是不是睡过头了?”冷奕瑶昂头,用一种为什么人人都来问我这个问题的表情,看着他:“今天是星期六啊,军校休息日,早操并不强迫参加。”周一到周五是统一要求早、晚操,可周末完全就是学员自己的时间,想怎么安排就安排。打个假条,随便出门溜达都可以,更别说不参加早操了。也就女子班的那群训练狂们才会这么循规蹈矩。亏得罗拉早上还问她,知不知道混合班的训练场在那。

……。

这是一周就来两天学校的校霸,该有的觉悟吗?

维林顿满脸空白!他当然知道今天是星期六,可她昨天才来的学校,还是早上踏着铃声到的学校,上午四节理论课勉强算上完,下午的实践课直接翘掉,晚上吃完饭就消失无踪,一周仅剩下一天的军校时间,她还管是不是休息日?他才觉得她脑子结构与常人不同吧。

“那你随意,我们先走了。”他觉得没法沟通,干脆拉着金斯?坎普就往医疗室的方向走。

冷奕瑶觉得挺好,碍事的人都走了,她终于有点自由时间,可以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情了。

抬头,阳光正好,大白天的,摆个平衡姿势太惹人注目,既然如此,就练长跑吧。

她揉了揉肩膀,松了松筋骨,一个人直接扭头,跑向操场。

早上这个点,其实还是凉飕飕的,不过,好在有太阳,身体只要运动开了,还是很暖和的。她顺着阳光的位置跑,也不计时,也不跟着别人一起,就一个人慢悠悠的,以一种几近于小跑的速度前行着。

“这人,一大早在遛弯?”

混合班的人有几个出早操,正好看到迎面从他们面前跑过去的冷奕瑶,望着那墨绿色的军服,脚步顿了一秒,见她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样,直接跑过去,一时间,各个面部表情极为奇特。

“估计在等人?”否则,怎么可能跑的那么慢?说是跑步都有点侮辱了这项运动。

“女子班的人不都已经在隔壁操场开始早操了吗?除了她们,她还能等谁?”那人更奇怪了,一脸莫名其妙,难道是在等个男人。

“嘶,刚刚好像是看到金斯?坎普和维林顿一起从那个方向出来了,该不会……。”旁边的人,思维立马展开。这一大早的,那三个人撞上,还不立马火星四溢?

“话说,昨天金斯?坎普好像去了女子宿舍找她诶。”一听到这种花边新闻,四周左右的人立马来劲,其中一个人就是昨晚跟着一起上了十九层楼的,回忆起当时的画面,简直一脸摇头晃脑:“还真没看出来,以前看上去狂拽酷的金斯少爷,碰上了这个走读生,立马画风突变!脸红你们知不知道!我竟然看到这位爷脸红了!”

这话一出,简直比爆破弹的杀伤力还恐怖,前后一片立马炸了!

“脸红是什么鬼!他干了什么?”

“呀呀呸的,根本什么都没干好吧。迎面一开门,估计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场景,结果,他自己就把门给摔上了,压根都没给我们留一眼。”想到这个他才气呢。要不是当时怕两人一碰上,立马出事,他们何必躲在拐角处,结果错过了精彩画面。

身为主人翁的冷奕瑶忽然跑着跑着,打了个喷嚏。

不过,这对于她来说,没多大问题。才小跑了一圈,呼吸就已经慢慢地开始加粗。依照这速度来看,估计想跟着混合班的早操强度,至少得有两三个月的缓冲期。早就有心里预料,她倒是没太放在心里。不就是练吗?她哪次重生没经历过。

远处的人见她打喷嚏,还以为是自己说人坏话被听到了,一时间,吓得哆嗦了一下,想到她的暴力系数,立马散了。

开玩笑,他们可没有金斯?坎普的铜筋铁骨,别打了,估计就真的能立马散架。

反正没有教官管着,别人爱干嘛干嘛。

不过,还别说,这姑娘,身姿真不错啊。迎风招展的那样子,简直可以去拍广告了……

冷奕瑶八千米跑下来的时候,整个人的脸已经红得和苹果似的,嫩红嫩红的,别提多引人瞩目了。她揉了揉肩膀,只觉得四肢酸胀,急需一把热水澡好好舒服舒服。看了眼时间,七点半,大多数人都已经朝着食堂去觅食了,她却反其道而行,直接往宿舍走。

罗拉和副班长一行人正好也早操结束,看着她一个人逆行而上,顿时以为她是来找她们的,笑得一脸开心:“你也结束了?走,一起吃早饭。”

“别,我去冲澡,你们也等会。”她摆摆手,和胖主厨约好的是八点钟的鸡丝粥,这个点应该还没有好。其他人吃的什么,她懒得关心,不过有好料,自然要与人分享。“我让人做了点特别的,待会八点才好。”

她话音刚落,所有人刷刷刷地齐齐望向她。

所以,昨晚那顿扯面,果然是因为她的原因,大家才大饱口福?

所以,这种福利,竟然还能延伸到今天?

光是想想,就觉得哈喇子要下来了!

“好好好!”所有人恨不得给她鼓掌!小姐姐,你真棒!

罗拉毕竟是个操心的命,见她一身汗,立马推着她回宿舍:“你赶紧去洗澡。”也不知道早上到底练了什么,竟然累成这样。

冷奕瑶也没多说,扯了扯笑容,回了楼上。

人的身体就是这样,记忆延续会跟着大脑皮层一起,这具身体的底子弱,身娇体柔,一上来就狠训,不是不可以,只是,会对身体产生难以磨灭的伤痕。循序渐进,是最容易也是最科学的方法。虽然目前看起来是有点废柴,不过,好在,所有人被她的第一映像震慑后,不会有人觉得她是跟不上训练节奏,而是觉得她喜欢偷懒。走读生的特殊身份,再加上一个神出鬼没、练习偷跑的习惯,想想看,她也挺同情执教的教官的。

回了房,洗了个澡,果然,皮肤被彻底打开的感觉让她舒服了不少,吹干头发,再下楼的时候,女子班的人,大多数已经坐在草坪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等她。

身侧不少是已经吃完饭,闲着没事,往校门口撤的普通军官。

难得的周末,倒是多出了份热闹。

“走,去吃早饭。”她微微一笑,走了过去。立马,女子班所有人以她为中心,向食堂前进。

说实在的,她们这群人大多数是底层人民出身,虽然并不愁吃喝,但是真正的美味珍馐却很少能享受到。一是真的想吃吃看冷奕瑶让人准备的特殊早饭,另外一个,也是对强者的尊崇心理。这个世界,本来就很实际。谁不愿意再上一层楼?她们在泪眼酷暑和冰寒交迫中苦苦挣扎,不过是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当一个人,一出手就把她们可望而不及的目标打到在地,那种热切的、几近于崇拜的心理便不受控制地立马生出。

谁不愿意变为强者?当同为女子的冷奕瑶只用一个眼神,就能将混合班的人全部震住的时候,她们心生向往,亦愿意付出所有、以她为目标,勇往直前……。

当二十七个女子到达食堂的时候,果然,整个大堂里已经门口罗雀,三十分钟的吃饭时间,对于早餐而言,太充足了,充足得几乎有点过头。

罗拉还没好奇地四处张望呢,就看到一个身手灵活得不像胖子的胖子一下子钻了过来:“冷小姐,您来了。”微微低着头,笑得一脸恭敬,那模样,哪里是厨师对待学生,简直是看见了上帝!

其实,跟上帝也没区别了。当初那一道“油淋虾”要不是冷奕瑶出手,真的烫到了埃文斯身上,他压根没法猜测自己如今会待在哪。所以,元帅让他来这烧菜,他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早饭好了吗?”她还挺喜欢这人笑眯眯的样子,随意地打了个招呼。

“刚起锅,我去给各位端上来。”他笑着朝她身后其他的女军官躬了躬身,只不过,幅度很浅,看上去像是随意地点了个头似的。

不过,大家都不在意,更好奇的是,这人难道是冷奕瑶带来的?看这样子,简直像是家臣。

冷奕瑶不是没看出她们眼底的好奇,只是,怎么解释?这是赫默给她送来的福利?帝国最有名的厨师,给食堂做掌勺的,想想,也是很奇幻啊。

罗拉早上提前和所有人打了个招呼,特意要求大家千万不要随意提及元帅的事。毕竟,昨天元帅身边并没有军校其他人员随性,看样子应该是专门来找冷奕瑶的,既然不愿被人知晓,她们自然得有义务保持缄默。对于元帅的任何行动,她们毫无原则,永远站在他那一边。

当鲜嫩可口、热腾腾的鸡丝粥用崭新的餐具装上来的时候,所有的人注意力立马就挪到这上面来了。

天,这么会这么香?怎么会这么好吃?

那入口即化的鲜美,简直就像是掉进了天堂!

关键是,好吃也就算了,回味还带着微微的甜。

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一众人恨不得朝冷奕瑶抛星星眼!果然,跟对了人,就是有口福啊。看四周左右的人,吃的都是普通粗粮,瞬间,幸福度爆棚。

“吃慢点,别呛着。”冷奕瑶也很满意大厨的手艺,软糯入口、留有余香。一抬头,却看到一众泪包子眼,吓得几乎以为出什么事了,结果看她们几乎是狼吞虎咽的,立马又有点叹息。

这群姑娘,看上去五大三粗,却也不过是二十左右的年纪,放在她原本世界,都是花骨朵的娇嫩女子,如今,摸爬滚打,竟然是一碗粥就满足成这样。

她目光静静地看向远方,第一次,为这个时代、这个帝国的女性感到悲哀……。

吃完早饭,冷奕瑶叮嘱她们除了以后的三餐,下午还有糕点,想吃什么,可以提前一天告诉主厨,以便准备。

她说完,就算了,直接去寻思个地方一边消失,一边继续体能训练,却不知,也就是一顿早餐的时间,竟然直接收买了一众瑶粉!

是的,就为了这口腹之欲,竟然二十六个人,彻底臣服了。

所以,女子,不管是在哪个时代,什么身份、地位,当真是吃货永远占主导地位啊。

八点半,冷奕瑶找了个清冷的场所,继续自己的私人训练。

早上被维林顿拉走的金斯?坎普却又来了……。

望着坐在路边,一脸执着却浑身都散发出一种骄傲入骨气息的金斯大少爷,冷奕瑶差点没一脚踹上去。

这人是跟踪上瘾了?

“你在干嘛?”

“你在干嘛?”

两个人几乎是声音同时落地。

金斯?坎普是被她这奇形怪状的姿态弄得云里雾里,满脸好奇,她刚吃完饭,做这个平衡深蹲的动作是干什么。

冷奕瑶是为他死不要脸,没听到她答案、竟然直接来盯梢而直接开口。

两个人问的话是一模一样,意思却截然相反。

“我就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训练的。”如今一看,这姿势实在是……不忍直视。

他完全想象不到,自己保持这种单脚深蹲的动作会多愚蠢。

“知不知道什么叫知识产权?随意来窃取别人的训练过程,是要付出代价的。”冷奕瑶冷哼一声,却没有动,继续自己的平衡、柔韧度联系。

每个人的身体条件都不一样,适合她的,并不一定适合别人。这世上,读书可以死脑经,练武,她劝他还是算了。

“什么代价?”金斯?坎普虽然觉得这姿势不好看,但还是研究了一下,发现,她的脚踝力量十分出众,关键巧力使得好,一个动作保持下来,呼吸调理非常有利。对于平衡和身体掌控能力都有不错的效果。越看越瞧出点意思,于是,干脆不走了。

“没想好,要不,你给我打张欠条。”这人还真不要脸了,不撵他走,还真的他自己受欢迎?

“行啊,我开张支票给你。”纸条不就是支票,他抽屉里有一堆,随便开。

“你可滚吧。”冷奕瑶终于忍不住,直接起身,一脚踹过去。

哪只,这人的身体复原力真的惊人,竟然一个转身,躲开了迎面一脚。

冷奕瑶“咦”了一声,金斯?坎普正准备挑眉得意,却被她一巴掌,直接呼到地上去。

一身的绷带牵扯到全身的肌肉都快炸开了,那一瞬,他那张帅气卓越的脸,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你,你还真下手啊!”他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身上都被泥土弄黑了一圈。

“所以,你以为我在逗你玩?”这人,她为什么越看越像二哈的属性。分明是凶猛的犬类,偏偏撞上熟人,就立马逗逼。

“我就是好奇你怎么训练的,不打扰你。”他一脸一心向学地望向她,那些个霸气啊、强势啊、狂帅啊,立马分分钟被丢到脑后,简直跟个迷弟没有区别。

冷奕瑶站在风口处,忽然觉得,辣眼睛……

“不打扰你妹!”她懒得和这人啰嗦,直接掉头。军校这么大,她还能找不到其他训练的场地?开玩笑。

人走了,一时间,冷冷清清,金斯?坎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满身狼狈,眼底闪过一抹玩味。

这小妞,不经逗啊。难道没被人追过?

不过,看看自己被包扎得跟个团子似的,也觉得可以理解。这种战斗力,一般男人谁能受得了?

哪天她忽然心思一起,玩一出“捶你小胸口”,估计能把寻常男人直接捶吐血。

吹了声口哨,分明被打的某人,倒是一脸神清气爽地望医疗室去了。

跑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里面又闹成什么样。

别给他家里打电话就成。他巨烦这个家族上上下下那群变态的……。

结果,等他走回医疗室,还没来得及翻墙,里面果然传来了一阵翻天覆地的闹腾。

嗯,的确热闹,可惜,不是因为他。

而是,另外一个病人。

“堂兄,你别拦我!我一定要去撕了那个臭丫头!竟然敢偷袭!”维林顿的堂弟醒了,还是刚刚才醒的,结果一醒来过,就直挺挺地穿起军装就要出去搞事情!

维林顿气得一脸青紫地看向他,“你脑子被打残了?要不要我提醒你,你差点被人家弄死!”还偷袭?分明是他先动的手,结果手还没落下,就已经被别人一根手指就戳到地上去了!他还有脸在这里耍横!

“那也是她故意引我放松防备的!我不服!”当着全食堂人的面,被一个小姑娘轻飘飘的一击就直接打成脑震荡,这个脸他丢不起!场子,无论如何要找回来!

“你还有理了!”维林顿立马站起来,还没有说话,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金斯?坎普慢腾腾地从门口走进来。

一看到他身上的泥土,堂兄弟两人立马惊了,“这是怎么回事?”

金斯?坎普却没答他们,而是用一双漆黑的眼睛,定定地看着维林顿的堂弟,“你不服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