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走过去了/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斯?坎普却没答他们,而是用一双漆黑的眼睛,定定地看着维林顿的堂弟,“你不服气?”

“什么?”维林顿的堂弟下意识眨了眨眼,有点搞不清现在的状况。

“你刚刚说,是她偷袭你,你才会输的,所以要去把她撕了。”金斯?坎普勾了勾唇角,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那眼底,邪肆荡漾,带着一种莫名的玩味。

“对!”一听对方提起这个,他立马怒火中烧:“什么玩意儿!敢玩花招,我看她是活腻歪了!”

维林顿脸色不好地看着他堂弟叫嚣,眉目间那点耐心已经宣布告罄。

昨晚陪了那么久,人好不容易醒过来,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现出原形了?

“嗯,你讲的对。什么玩意儿!”金斯?坎普目中笑意加深,回应他一样地加重了语气。

维林顿堂弟正觉得大佬不愧是大佬,果然和他同样的想法,一抬头,正准备说话,结果……。

嘭——

一击重拳,直接砸在他脸上。

分明没有带护具,只是赤手空拳,可那冲击力,将他五官瞬间砸变形。

在维林顿惊愕的目光下,他堂弟一个后仰,自由向下,笔直地重新撞上那张病人床,瞬间失去神智……

“你他妈以为自己又是什么玩意儿。”

耳边,传来金斯?坎普淡淡的声音。

维林顿原本心急火燎去查看堂弟伤势的动作一顿,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被震醒,扭头静静地看着金斯?坎普。

那一双眼,如漆黑的夜里,凶猛扑食的狼,森寒、狠厉、冰冷刺骨……。

这才是这个男人真正的模样,不管他在冷奕瑶面前多么直来直往,坦荡直接,甚至会因为看到她的睡衣而脸红耳赤,但,这个人,从骨子里,是个真正的强者。

就在上一刻,他还和他堂弟在一起嬉嬉笑笑的那一瞬,连他都忘了这个人,刻在灵魂里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狠绝。

任何人在他的面前,只要他想,可以瞬间将对方的脑子扭下来,唯有他愿意和不愿意。

金斯集团,踏穿世界那么多战火纷飞的国度,用尸骨和血肉铸就出来的黑色国度,唯一的嫡子会是个只懂得打架的武夫?

维林顿低头,漠然地看着堂弟浑身僵直的样子,最后一点的怜悯也彻底流逝。

这个世上,若论交情,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金斯?坎普。

他专注、执着、耐性持久,具有一切上位者该有的秉性。

被人当面打下神坛?

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别说是打,一般人连碰都碰不到他,他难道就会这么毫无芥蒂?

一个强者,还是一个从未有过对手的人,有一天,忽然被一个未成年的女子下落尘埃。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想过,他心理真正的想法?

“这么个破玩意儿,直接送走。”金斯?坎普活动活动了手腕,淡淡摆了摆手,直接转身,推门,回去自己的病房。

维林顿停了一瞬,终于站起,走到门口,按了铃。

医疗班的班长还以为里面的人已经闹完讲和,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推门一进去:“我操!”

“你们他妈的有病啊!要想打死他,昨天干嘛还送进来!”什么医德,什么好脾气,都他妈的去见鬼吧。昨天还紧张兮兮的人,今天看到他堂弟像是个僵尸样的躺在病床上,还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向来护短吗?现在是什么鬼!

“来人!给老子都滚进来!快点抢救!”脸上血粼粼的,肉都撞成了一团,这打得也太狠了。压根连回手的余地都没有。

鼻梁不用看,是铁定粉碎性骨折了。加上昨天的那一击太阳穴重击,就算是救回来,估计,也没法再在军校待下去了。

医疗班班长翻开伤者的眼皮,发现对方已经陷入完全昏迷,气得扭头要问维林顿的事发全程,结果一回头,差点气得个倒仰。

人呢?他妈的人呢?

这是彻底把这摊烂泥扔脑后了?

医疗室闹闹哄哄的吵了一个上午,最终担心伤患脑内隐患,直接送往军界总院去了。临走的时候,一干医疗班的人推着器械疾驰,在操场上引得一众军官的注目。

“昨天不是说只是轻微脑震荡吗?怎么一早就加重了?这架势,看样子凶多吉少啊。”混合班的人向来见惯了伤患,开玩笑,训练上场拳脚无眼,有个什么头疼流血的,简直不要太频繁。不过,大家向来都是在军校的医疗室直接解决。唯有医疗室都处理不了的棘手病例,才会转到外面医院去。

“看那个样子,好像人都没知觉了。该不会是脑死亡吧?”以维林顿堂弟的身手,讲真,还真说不定。冷奕瑶的拳头,昨天落在金斯?坎普身上的时候,他们简直后背都凉了。那拳拳到骨的感觉,分分钟能直接劈开一个人的脑门。

“嘶,怎么没看到维林顿陪着他堂弟啊。”另外一个人插嘴。想想看就觉得不可思议,昨天不还是好好陪床到很晚吗,怎么今天人都转出去了,结果,一个身影都没有。

“估计去找冷奕瑶算账?”前面几个人回头,一脸惊奇。

“算你妈账,刚刚还有人看到他去通讯室。”混合班走在最后的一个人,无聊地拍了前面几个同学的脑门。

一时间,人人都愣了一瞬。

不是因为被拍了,而是因为维林顿去的是通讯室。

军校里是不允许随便携带手机等联络设备,但是,为了方便学员与家人、朋友联系,只要是训练之外的时候,在特定的通讯室里,还是可以和外界沟通的。当然,军校有军校的规矩,有些事情该保密的,决不允许对外说出去。

不过,维林顿这个时候去通讯室,是和谁联系?

被众人猜测的重心,维林顿此刻却是一脸心平气和,“小叔,堂弟在学校里干了件蠢事,怕是没法再回来了。等他出院,您直接接他回家吧。”

干了件蠢事?

究竟是什么蠢事,竟然连军校都待不下去了?

那边的人惊得慌了神,一个没注意,电话已经断了。

望着自己眼前“嘟嘟嘟”响着盲音的手机,他气得脸色扭曲,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直接一个电话打给军界总院。

擦!儿子被打到医院去了,竟然自己还不知道是谁弄的。但能让维林顿露出这样的口风,可见对方是压根不给解释的余地。这个孽子,军校那样的地方,也敢作!果然活活要把自己给作死!

老子管教儿子,那是维林顿家族内部的事。可冷奕瑶不知道的是,分明她只是轻轻给了某人一击,可第二天,风生水起,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又上了一轮军校的“热搜”。人人都在好奇,她是不是昨晚那一击把维林顿堂弟打出了个“内伤”什么的,否则,为什么,人都醒了,又忽然病情加重了。

而冷奕瑶,这个时候,正忙着自己的仰卧起坐。她给自己是定时30分钟,每次练习时间在10分钟左右,做3组,在动作保持标准的前提下,每组做到20次,间歇时间为60-90秒。长跑对于浑身肌肉的协调性要求较高,而仰卧起坐则对于腹部力量更为侧重。

如果只单一地训练一个项目,今天晚上睡觉之后,明天起床,那个拼命锻炼的部位,肌肉抽筋是闭着眼睛都能猜到的结果。所以,如今她所有的训练,是从基础体能开始,但并不急于一口气吃成个胖子。

等到十二点左右,罗拉她们已经自发地去找冷奕瑶的行踪,果然,在食堂不远处,大家就直接碰上了。

“中午有什么好吃的?”不知道为什么,吃货的属性一旦被发觉,就像是野草——大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自从尝试过胖大厨的手艺之后,所有人对于吃饭这件事,终于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热心。

因为是周末,其实在军校老老实实呆着的人并不是太多。毕竟,有不少是帝都本地人,周一到周五辛辛苦苦的上课训练,好不容易到了周末,自然要好好放松一下。终于外地的军官,除了极个别关系要好的约着一起出去热闹,大多数还是留在学校的。

大厨隐约间,感觉到冷奕瑶在军校奇特的地位。说是一道行走中的风景,绝对不为过。所有女军官小麦色的皮肤映衬下,她那白得透光的肌肤简直像是移动光源,映得人眼前一亮。军装飒飒,身姿挺拔,关键而是英气逼人,男军官们一个个目露惊色,却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主厨只觉得,会不会是冷小姐太霸气,以至于让别人觉得她太高不可攀。这样不好,同学之间,还是要团结互助、友爱向上才好。于是,他自作聪明地想要帮冷奕瑶拉同学缘。特意从早餐过后,就开始着手做冷奕瑶点的午餐。

烤鱼!

用最好的烤具,将鲜活运来的黑鱼烤熟了最外面一层鱼皮,加上各式调料,以辣味为主,垫上各种蔬菜在底下,从炉子上一取下来,整个后厨都被这麻辣鲜香的味道彻底征服。

等一条条黑鱼送到军官眼前的时候,整个食堂都炸了!

太他妈的好吃了!

卢森大将这是成暴发户了,还是突然脑子开窍了,竟然给他们准备了这么好的伙食!

一众军官们狼吞虎咽地吃着烤鱼,简直泪从天上来。

以前天天吃着同样的配好的套餐,大家都一样,也不觉得难以下咽,但,从昨晚的那份扯面开始,简直就像是开了外挂一样,天,好吃到爆!

主厨站在拐角处,看到所有人吃得一脸满足的样子,顿时心里一阵狂喜。看,只要他告诉大家,这都是托了冷小姐的福,谁还敢冷若冰霜,跪倒在地,直接唱征服。

冷奕瑶倒是没有注意到主厨的小九九,在她看来,弗雷肯定是安排主厨到厨房去做事了,至于他想要烧多少人的份,完全就看他的想法了。不过,看着这一众女军官们幸福到开花的样子,她还是觉得挺不错。

要说会享受,还是赫默有眼光。随时带着个帝国最会烧菜的厨子,简直跟开了挂一样。她倒是没注意,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赫默吃得并不多,大多数的菜肴都是进了她自己的胃。

一顿午饭吃下来,所有人都极其极其满意。

冷奕瑶回到寝室,悠悠然地转了一圈,发现有个柜子,上面竟然还放了几本书。

“这是军校的书,还是你们自己的?”她看了一眼封面,还挺喜感。竟然是几本笑话大王。

“我们自己从书店买回来,无聊的时候随便翻翻。”罗拉正在洗头,刚刚吃饭的时候,一个情不自禁,结果头发掉到汤里面去了,弄得油腻腻的。

“军校生活太单调,这里只有内网,一般我们也懒得上网,加上空闲时间不多,有空就买点闲书,打发个时间。”副班长吃得饱,一回来就抱着水壶在喝水,抬头,对冷奕瑶笑笑,说话间,已经随意了很多。

“刚吃完,又不能睡。”她活动了一下四肢,忽然觉得这么好的太阳,傻傻待在寝室里太无聊了,干脆从抽屉里找了找,果然有扑克牌:“下去,找人打一把?”

罗拉洗好头,出来用吹风机吹头发,看了她手上的扑克一眼,又望了望外面绿茵茵的草地,这么好的天,的确很适合浪一把。

“行啊,不过我们就三个人,再找谁啊?”

“随便,隔壁住了谁?”她上午练了不少基础体能,下午准备到三点左右开始练器械,中午这点时间,正好够放松一会。

说罢,拿着扑克,直接敲了敲隔壁的房门。

女子班的人现在和她都混成熟脸了,一看是她,就请她进去坐,她晃了晃手上的扑克:“走,下去晒会太阳玩会牌。”

周末嘛,大家思想意志还是稍有薄弱的,一听她这提议,眼睛都亮了,直接四个人杀下楼,找了处干净的草坪,随意地决定了对家就开始洗牌……。

这一个中午,从十二点五十一直玩到了下午两点五十,眼看冷奕瑶和罗拉两人联手,已经把对方打输了一轮,对方正要奋起直追,冷奕瑶打了个呵欠,“我先撤了,你们再抓个人下来哈。”

罗拉一想,的确,她一个星期就上两天课,一道训练点的时候就找不到人,显然是想自己一个人呆着,于是,并不劝她继续,只是摆了摆手:“晚上食堂见哈。”

其他两人见罗拉这样,也不多废话,点了点头,便目视冷奕瑶离开。

放器械的运动房,在军校,少说也有十来个。冷奕瑶顺着楼层一楼一楼扫上去,发现男军官果然比较喜欢练这个,每层楼都有不少人。直到最高一层,一个人都没有,嗯,很满意。

她走到坐姿下拉器前坐下,这个机器能模拟引体向上的发力,锻炼到整个背部的肌肉。对于,臂力也非常有好处。因为没人,她脱了鞋,怎么舒服怎么来。

先把握把位于头顶正上方,然后手动调节座椅前挡板高度,让它牢牢固定住双腿,随即才抓紧握把,挺胸,先用肩部下沉的力量启动,再向下拉动握把,呼气下拉,吸气还原。

这项器械,非常考验人的协调能力。每一次呼气、凸起,她胸前都微微起伏。随着时间的流逝,后背染湿,前胸也微微透出点弧度来。

她正在心底倒计时,准备再做三分钟就停下来,谁知,运动房的门,忽然被人一下子推开!

门内、门外的两个人同时都愣了!

冷奕瑶是没想到,这个点了,竟然会有人突然进来,场景竟然和昨晚在寝室门口的对视还一模一样。

金斯?坎普是没想到,全校皆知这里他平时专属训练室里,竟然还会有别人。

关键是,对方的前胸……。

他忽然一个转身,“啪”地一下,就把门给掼上了。

这人有毛病!

冷奕瑶望着纹丝不动的大门,昨晚,这人也是当着她的面这样摔门的。很爽吗?

低头,再看一眼自己的胸前,其实,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啊,至于吗……。

金斯?坎普是在医疗室里呆的无聊,又不愿意这个鬼样子回家,才想着下午来运动室打发点时间,自然,从这一点上,更能看出他杰出的复原能力。可没想到,学校这么大,竟然哪儿哪儿都能碰上。

为什么自己每次见到她,对方都是湿漉漉的?昨晚是刚洗完澡,现在,又是这个模样。

金斯?坎普无语望天。他什么异国美女没见过,怎么一碰上这么个女人,就有点神经不正常。

看来,真的要找个时间,让家庭医生来看看了。

金斯?坎普都已经走到楼梯口了,想想,又觉得不甘心。分明刚刚那个冷奕瑶是在练器械,应该就是她锻炼方法的一种,自己早上怎么问她,她也不回。结果,不是玩平衡深蹲,就是坐姿下拉器,没有一个是有技术含量的,这样是怎么练出那样的身手?

他想了想,干脆停在楼梯口不动了。反正,他不偷窥,但她只要联系,总归是要敞开来的,出了那扇门,自己想怎么围观,她还能把他赶走不成?

抱着这种莫名其妙的思想,金斯?坎普就这么在门口守了三个小时,等快六点的时候,才看到冷奕瑶一脸无语地走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烦?”她要早知道这人属性是这样的,当初就换个人来立威了。

“我又没去打扰你。”金斯?坎普一脸理直气壮,目光却非常君子地没有往下看,倒是先她一步走下楼梯。

冷奕瑶无语地望了一会天。这人,属牛的吗?

她现在的体能,才刚刚起步,压根没有一丁点参考价值。搞不好,他从头到尾围观下来,会被自己这小身板反而吓住。

“你不走吗?听说这两天,学校食堂来了个手艺不错的师傅。”金斯?坎普回头,看她一脸漠无表情地望着自己,忍不住皱了皱眉,他应该没有得罪她吧。

“师傅手艺再好也和你无关。”冷奕瑶将碎发掠开,一脸随意地望他一眼。

“为什么?”他下意识瞪眼。

“晚上吃牛肉,发物,病人吃不得。”她笑得一脸悠然自得,脚步也轻松了几分。只不过,肌肉到底还是有点僵硬,下楼梯的时候,后脚尤其如此。

“什么叫发物?”金斯?坎普一脸懵逼的表情望向她,关键是:“你怎么知道晚上吃牛肉?”什么时候食堂规矩改了,不像是给什么吃什么,现在还能提前订餐了?

冷奕瑶呵呵了一声,不答他。

于是,两个最不应该并肩走在一起的人,终于在食堂里坐得整整齐齐的学员面前,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大门口。

“我的天!他们该不会又要打架了吧?”罗拉身边的女子班副班长有点不可置信地站起来,下意识就要往那边走。

“别担心。”倒是罗拉,这次比较冷静。拽了拽她袖子:“金斯?坎普没这么无聊。”

女子班的一众人点了点头。

虽然这人有点大男子主义了点,向来眼高于顶,不过,风度还是可以的。

两任校霸,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场景是个什么模样?

每个人心底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混合班的人,会统一告诉你一个答案——太他妈的惊悚了!

这两个人,竟然一路无事地从一众人晶晶亮的目光中若无其事地走到窗口,然后,站在那打菜!

结果,当那红艳艳的牛肉小火锅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冷奕瑶脸上绽开了淡淡的笑容,金斯?坎普的脸却是彻底黑了!

不信邪的某人终于发现,这女人没骗他,晚餐真的是牛肉!

可他妈的放这么多辣椒是什么意思?

他虽然不知道她嘴里的“发物”是什么鬼,但生病的人,辣椒要忌嘴是真的,他这一身伤要想不往后拖,只能老老实实地管住嘴。

于是,一众人目瞪口呆地发现,金斯?坎普黑着脸,跟在冷奕瑶身后,两个人,只打了一份菜!

哎呦喂,这,这是准备从暴力凶残恐怖片,往罗曼史上发展了?

一众人,硬生生地从脑子里幻想着,冷奕瑶给金斯?坎普喂食的模样,可,可那样的场景,太玄幻,他们脑洞大开也没法幻想。一时间,混合班所有人扭头看向维林顿,这哥们可是和金斯?坎普最要好,他肯定知道什么。

谁知道,维林顿压根就在专心低头吃晚餐,一个眼神都不甩给他们。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啊?

“你要跟着我去女子班那边吃饭?”路已经走到一半,冷奕瑶发现金斯?坎普竟然还跟着她。忍不住挑眉,看他一眼。

“不行吗?”金斯?坎普正气得心里难受,见她这个反应,反而心里平衡了,一脸理所让然的望向她。

“随你。”反正食堂又不是她家开的,不能吃牛肉的人又不是她,她管他往哪儿走。

冷奕瑶转头,直接往罗拉那一桌走去。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震撼地看着向来不屑于和女子班沾一点关系的金斯?坎普,竟然和她们坐在一起了!

这真是活见久!

罗拉和副班长,这一刻,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可金斯?坎普偏偏一脸理所当然,于是,四个人,三个人安安静静地在吃东西,一个人稳坐泰山地盯着冷奕瑶在吃东西……。

这一顿饭,明明非常美味,却把整个食堂的人,都快吃成神经病了。

谁来行行好,告诉他们一下,现在事情的走向到底是什么意思?

以前是只要不得罪一个校霸,在军校爱咋地咋地,可现在看到这两个校霸友好地坐在一起,虽然并没有朝着罗曼史的方向发展,可为什么越看越触目惊心?

是的,就是触目惊心!

金斯?坎普的脸上,一脸冷酷到底。冷奕瑶的脸上,是当对方作空气。这两个人的心理素质,讲真,一般人真的是望尘莫及。

好不容易熬到吃完饭,罗拉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冷奕瑶,正准备问她晚上干嘛,却见混合班的教官竟然来了。

于是,所有人,立马起立,敬礼!

身为混合班的教官,在军校里,资历自然是最深的一个,见过的世面也不是他们这群二十来岁的小孩子可比,可眼下,他盯着冷奕瑶的表情十分诡异,倒像是没有注意到她身边的金斯?坎普一样。

“冷奕瑶。”他点了一声名。

“到。”她应了一身,神色从容,像是对他打量的眼神好不所知。

“有人来接你。”教官的神色越发古怪,就像是在研究一个稀奇物件一样,那表情,简直跟上了染料一样。

“嗯?”她扬了扬眉,原来还准备把晚操给练了再走,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接。不过,弗雷送她来的时候,特意没在人前露面,会是谁这个点跑过来接她?“知道了。”

她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搞得倒像是教官特意来当她传话人的一样。

全食堂的人都目瞪口呆地望向那个彪悍的妹子,却见教官竟然也没发火。

这还是那个天天操着狙击枪,跟在他们后面一边狂吼烂菜帮子,一边朝着他们脚边疯狂扫射子弹的教官吗?

求心理阴影面积……。

“接你的人在校门口,你赶紧去吧。”教官原本还想说什么,想了想,还是没多话,只是叮嘱了一句,回头看向金斯?坎普:“你,好好给我回医疗室养病!别给我再看到第二次!”

是第二次跳墙出来溜达,还是第二次跟着冷奕瑶同桌一起,这个话,没人去问。他也懒得解释。

金斯?坎普点了点头,倒是很给教官面子。

就是,挺好奇,能让教官亲自来通风报信的人究竟是谁。这个冷奕瑶,身份还真的有点意思。

往常别人要来接人,按照流程,先是内线电话接到教务处,然后是一通广播,直接把人喊到教务处,确定来人身份,再登记签字,这才能走。

当然,更多的时候,教官会直接让来人“滚犊子!”他妈的学生没长腿啊,这么大的人,还要人来接!

所以,别说是金斯?坎普,就连一直保持缄默的维林顿都忍不住抬头看了冷奕瑶一眼。

冷奕瑶吃完最后一口饭菜,看了四周一眼,表示自己很无辜。她也很好奇,今晚是谁来拉关注度。她分明没有让任何人过来接她。

和罗拉、副班长等一众人打完招呼,她悠悠扬扬地转身而去。

天气较好、又是靠近山区,晚上的空气尤为清新。她一路踏着舒缓的步子,朝着大门走去,原以为会是一辆车,没想到,事情竟然头一次出乎她的意料!

望着,各占一边的两个人,恍若王不见王般的身姿,她终于明白,刚刚教官那一脸近乎便秘的表情从何而来了。

“冷小姐。”先看到她的是翟穆,笔挺的西装熨帖得当,将他的身材描绘得极为醒目。站在一辆suv前,目光朝她瞬间露出笑意,径直走来。

“弗雷上校说你周五、周六都在军校,周日休息。这里位置比较偏,我担心你不好打车,所以过来接你回别墅。”他其实知道,弗雷并不是很乐意将冷奕瑶的事情透露给他。之前,分明是万事都让他来照料的,结果,不知不觉间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零星小事,反而弗雷自己亲自上手。不管是不是因为忌讳他威胁到他的地位,他总觉得,继续下去,元帅也会越来越疏远他。

从d城到帝都,一路来,并不容易,他并不想功亏一篑。再说,当初在d城先发现这个少女的,毕竟是他。他对她来首都的原因,很感兴趣。总觉得,并不像是随随便便答应了元帅的要求,便直接来了。想到此,他目光一顿,朝着对面与他同样站在校门口良久的人,轻轻笑了笑。只是,眼底的笑意几不可见、一片深沉。

“你来的有点早。下次过来,晚上九点就行。”她倒没有多受宠若惊的意思。毕竟,翟穆当初是奉命来照顾她日常,说一句,管家公都不为过。只是,难得在军校有时间好好的开始体能恢复,这么早来接她,一是容易引来别人异样眼神,另外一个也是太浪费她时间。本来晚上至少还能再练一两个小时,他一来,她反而不好再多呆。

“好的,下次我注意。”翟穆点头,倒是没有一点尴尬的表情。对于她话里微微的不满,从善如流。

高大男子,眸色深且浓,直直地注视着一个人,以她的所有需求为重点,关键是对方还长了一张极为罕见俊朗的脸。对于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子而言,这都是一副无法挪开目光的画面。

站在一旁,礼仪性地等翟穆先说完话的人,此刻终于忍不住,动了。

他一步一步从那辆全球限量的豪车前走到她面前,灯影将他的身形映衬得清晰醒目,满身尊荣的姿态,哪怕走在偏僻小径都别有风格,此刻,他目光顺着她的眼,一丝丝地描摹着,似乎在回忆什么,又似乎只是单纯地在打量。

“这么晚了,你来干嘛?”冷奕瑶揉了揉眉间,几乎有点无奈地看向对方。

陆琛听到她这话,静了一瞬,才露出一个笑容:“我有点事想要找你。”

外面要追杀他的人,恨不得立马将他吊死在路口,好直接夺了他的位。举国上下,平民对他蓄意谋杀陆冥的怀疑还没有压下,这个时候,他倒好,竟然还毫不忌讳地跑到军校来。他脑子究竟长到哪里去了?

皇室、政界、军界,从来是三者独立,互不干预。这可是军校,赫默辖制内直管的军校!军界将帅军官的摇篮!他身为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跑到圣德高中也就算了,现在又跑来军校,是几个意思?

被外人看到了,他是想怎么对外解释他和军界的关系?他那位父皇要不是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估计早早要被气死升天。

冷奕瑶眉目一簇,望着一左一右站在自己眼前的两个男人。

这两个人直接矗在门口,感情是压根不在意军校门口的这个闭路摄像头是吧?

她懒懒一个回头,瞬间对上无数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混合班的一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发现,原来来接冷奕瑶的不止一个人,而是两拨人。那辆全球限量的豪车里分明还有几个身手惊人的高手。

可,那不是皇室的大皇子吗?

他和冷奕瑶有什么关系,竟然肯屈尊亲自来接一个女人?

可听冷奕瑶的口气,压根是不准备上陆琛殿下的车,而是跟着另一个浑身透出军人气息的帅哥走。

看戏看得正爽,冷不防冷奕瑶忽然一个回头,于是,所有人都僵在空气中……。

虽然很想把自己的行踪伪装起来,可惜校园主入口除了两边的树,几乎是大道朝天,根本没有其他遮挡物。无数鬼鬼祟祟的身影之中,忽然有一个人堂而皇之、正大光明地走了出来。

就在他们云里雾里的时候,一众人鸦雀无声地发现,那唯一一个堂而皇之、正大光明“围观”的校霸——金斯?坎普,竟然径直朝着冷奕瑶的方向走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