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皇室邀请/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原本已经转过头去了,现在见陆琛的目光似乎落在她身后的某一个位置,缓缓移动,心里一动,扭头,果然有人要来搞事。

金斯?坎普打量了一眼冷奕瑶,又看了站在她身边的大皇子以及翟穆一眼,皱了皱眉,到底没有多问什么,反倒是对着冷奕瑶,“你现在就走?”作为走读生,还是卢森大将来打招呼的走读生,他当然猜得到她来头不小,只是,刚刚吃完晚饭,就这般兴师动众地来接她,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嗯。”她抬头看了看天,已经差不多都暗下来了,以翟穆和陆琛今天的架势,她也懒得重新回操场,干脆直接坐车走人。

“正好,顺路带我一个。”他忽然侧头一笑,目光望进她的眼底,深深浅浅、浮华消逝,让人忽然看不懂他的想法。

“你也走?”今天周六,他又是满身是伤,住在医疗室,走什么走?

“有点事,正好回去一趟。”他往前一步,俯身,几乎要与她脸贴着脸。“怎么,不方便?”最后这三个字,几乎是弥漫在唇边消失,关键是,微微上扬的声音带着一缕调侃似的味道,雅痞的感觉截然而生。

陆琛目光一冷,瞬间往前,将冷奕瑶往自己身后拉开一些:“说话就说话,站这么近干什么?”

“这可真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殿下,你刚刚和她说话,距离也不远吧?”金斯?坎普豁然抬起头,懒懒地看陆琛一眼。两人的目光分明没有任何火光肆意,却让一干后面看戏的人,背部齐齐开始冒冷汗。

这,这校霸是怎么了?迎面就和陆琛大殿下开杠?

“我和她说话用什么姿势,需要你管?”陆琛冷笑,拉着冷奕瑶往旁边又站了一些:“你才认识她几天,敢这样和我说话?”

“你一个皇子,站在军校门口,到时很寻常?”若论嘴皮子功夫,金斯?坎普压根不惧任何人。再说,陆琛一看就是从小到大没在市井待过的人,以为用气势、身份压人,他就会怂?他想得也太简单了。

“你们都很闲?”冷奕瑶等了一分钟,原以为他们会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内容,偏偏这两个人就跟个神经病样的,计较谁和她说话更近。呵呵哒,她时间宝贵,懒得啰嗦。“闲的话,麻烦到一边去,慢慢聊。”

转身,朝着翟穆直接走过去。翟穆从头到尾一脸微笑,似乎对于眼前的场景挺喜闻乐见。

“没想到,才几天没见,市场行情见涨。”他调侃地为她拉开车门,微微挡住头部,随即才自己上了驾驶座。对于陆琛,上次都已经到圣德高中去和冷奕瑶表白了,可以被这人冷情到不能再冷情地直接拒了,原以为,对方会顾忌点身份和颜面,谁知道,压根没又退缩的意思。现在倒好,这才到军校两天,又来了个霸王似的人物。只是,这人似乎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可惜一下子想不起来。

“你才市场行情见涨,”冷奕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当她是人肉吗?“下次把你直接拉到夜市里,看看有没有人过来给你开价。”

翟穆一顿,心想,论耍嘴皮子的功夫,这位才是老师。

“冷奕瑶。”谁知道,车子已经启动,陆琛竟然站在原地,目光静静地对上她的车窗,又叫了一遍。

这一次,饶是翟穆也微微色变。看样子,并不是无故来接她放学,是真的有事。金斯?坎普的脸色也微妙起来,如果说,陆琛大殿下在全帝国最著名的风声,是奢靡无度,那么傲慢狂放也是他身上极有名的标签。只是,今晚,对上冷奕瑶,他眼中除了温柔,那不自觉放软的神情,隐约间,还含着其他的含义,让人越发看不明白。

“你开车带着金斯?坎普,我先去他那边,到山下路口的时候来找你。”冷奕瑶微微思考了两秒,对翟穆轻声道。

翟穆耸了耸肩,倒是没什么意义,唯有听到冷奕瑶说到“金斯?坎普”时,眼底精光一闪。金斯集团的嫡长子吗?果然来路不凡。难怪敢和陆琛直面杠上。

“嘭——”

冷奕瑶自己开了车门,缓步走到金斯?坎普和陆琛面前,先是对着前者扬了扬头:“不是说要和我顺道吗?你上suv。”

那你呢?

两个男人眼中同时浮现一样的问题。

“我上你的车,有什么事,路上说。”她却没停顿,直接对陆琛点了点头,说罢,直接朝着他那辆全球限量级豪车走过去。

一时间,远处的人,都被这赶紧果断、魄力惊人的场景惊呆了。

三个男人,分明该是一场大戏!

这冷奕瑶,竟然三言两语,就直接化解了?

关键是,不留别人一点反驳的余地。直接一、二、三地将每个人的职责分工好,俊逸帅哥一当了驾驶员,陆琛大殿下抱得美人归,啊呸,是暂时能载冷奕瑶一程,然后校霸金斯?坎普被打包直接放在俊逸帅哥一的车子上。

小姐姐,女神,暂不论您的震慑力,您就不怕俊逸帅哥一的车子永远都开不出这座山吗?

没看到校霸的脸色都变了?

“怎么?你又改变主意不想走了?”冷奕瑶在一片清冷中,抬头,看了金斯?坎普一眼,心想,这人要是再来事,她真的不介意再把他打一顿。从昨晚到今天,已经跟着她不是一次两次了,哪来那么多事?

“没意见!”这三个字几乎是从他嘴里挤出来!他愤怒地看着冷奕瑶一脸神色淡然地上了陆琛的车,车上的高手们似乎对她格外尊重礼遇,竟然一个个低头下车,先向她行礼。

帝国内,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神秘莫测的女人?

他满脸疑惑地上了翟穆的车。自然,是坐在后座,当真把他当个专职司机似的。

翟穆目光一淡,没有说什么,车子平缓起步,两人的实现,却同时在倒车镜上一掠而过。:

“走吧,时间不多,有什么事,你直说。”她本来吃完牛肉小火锅,心情还挺不错,被人在校门口当成好戏围观了一把,已经渐渐有点不爽,见上了车,陆琛还不开口,神色就有点不太美妙了。

陆琛顿了一瞬,良久,收拾了脸上的表情,从怀里掏出一张烫金的邀请函,递了过来:“下个月初,是皇家每年最盛大的活动,希望你到时能来。”

冷奕瑶拆开那精美的封印包装,抽出里面的邀请函,神色微微一动:“假面舞会?”

“对,”陆琛笑了笑:“延续了三百多年历史的皇室专属活动,每年为了庆祝金秋,专门邀请帝都所有名门贵族参加,是帝国最有名的舞会。”

金秋,隐喻丰收、收获的美好祝福。从最开始的社会起,每年的金秋节,便是最盛大的欢庆时刻。当初的皇室为了鼓舞人心,特意设置了假面舞会,时至今日,已然成为传统风尚。是皇室一年一度最大的盛典。

“除了邀请我,还邀请了谁?”她忽然勾起唇角,眼底的散漫和不满瞬间消失,这一刻,漆黑的眸子印着窗外的点点星光,简直如俘获人心的鬼魅,飘忽却勾人心魂。

“我的那几位叔伯,自然首当其冲。”他收起脸上的笑意,眼中的杀伐一闪而逝。

这一刻,空气中似乎凝固着血的味道。

外祖父乘坐的飞机在他眼前,瞬间起火炸裂的场景又一次在闹中重新回放,那是一种背负在心头的诅咒,一天没有将真正的元凶绳之于法,他一天便不能恢复正常。

冷奕瑶徐徐地打量着他,似乎,距离上一次见面,他的气质又发生了变化。并不是那么一目了然,但是,不知不觉间,他心里的阴暗面在渐渐地放大。

她从不以为好人能常存于世,毕竟,常言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万年”,她自己就不是个单纯的好人,赫默也不是,但是,陆琛的心理变化,来得太冲击,对他的人格而言,并不是件好事。

不过,人,从来不可能一辈子顺风顺水,逆境与绝望中的重塑,才是他最终的命运。

“好,我会准时到场。”她点了点头,将邀请函放到一边。

“到山下的路口就把我放下来吧,我跟翟穆的车回去。”她说的一脸稀松平常,只可惜,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下来了。

“为什么?我送你回去也一样。”陆琛不明白,她为什么现在明显要与自己划开距离,是因为翟穆,还是因为……赫默?

“我住的地方,你去不方便。”她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搭在真皮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他,真的是耐心在解答他的疑问。

“你住在哪……。”这话刚出口,他就顿住了。怎么会忘记,弗雷当着他父皇的面,说过冷奕瑶的住处是赫默亲自安排的。所以,她是因为赫默,在避嫌?

“你一个女生,来周一到周四到圣德高中上课,周五、周六又要来军校,身体会吃不消。”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个话题。

“没关系,这是我自己要求的。”反正还争取到一天自由时间,想想看,明天一整天想干嘛就干嘛,还真的挺期待。

望着冷奕瑶一脸悠闲轻松的侧脸,陆琛气得心都疼。他真是自己找虐,才会被她气了一次又一次,还心甘情愿地过来找她。

“对了,机场的设计图上有点问题,我晚上发邮箱给你,记得查收,具体该怎么查,你安排下去,有消息再和我联系。”她想起那天夜里翻看图纸的时候,看到的几个地方有点问题,转头,忽然对他道。

他点了点头,目光一整:“好。”

原本想说即便是查飞机场的案子,她自己也要多注意安全,可话还没出口,身旁却忽然有一辆suv经过,堪堪停在前面路口的位置,当真一丝不差。

“到了,我先下车了,有事电话联系。”她淡淡笑了笑,示意坐在驾驶座的侍卫长停车。侍卫长不着痕迹地看了陆琛一眼,见他并不反对,于是方向盘一打,停到了suv旁边。

冷奕瑶下了车,直接朝suv走去,金斯?坎普已经率先开了后座的车门,显然不准备让她坐到前面。面对此举,翟穆仅是扬了扬眉,冷奕瑶亦不置可否,直接上了车。

“晚上天冷,你穿的这么少,小心感冒。”因为山里夜间太冷,翟穆提前开了空调,见冷奕瑶一上车,一身单薄的衣服,脸色淡淡,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大哥,您今年多大?”冷奕瑶还没说话,金斯?坎普先嗤笑了一声。能就读军校的,各个体能都非同一般。冷奕瑶用十分钟就能把他给打昏,这点温度会怕?

冷奕瑶诡异地看金斯?坎普一眼,这人,今晚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翟穆最多大他们两三岁的样子,这人一声“大哥”像是要故意提醒他年级似的,今晚嘴上是吃了炸药吗?

“你从哪认识了这么个……。”神经病!翟穆太阳穴一动一动的,冷奕瑶没上车前,他和金斯?坎普一直保持安静,现在这人一张嘴,他就想直接拿枪对上他那张嘴。他长得很老吗?

“不用管他,到了闹市区就丢他下去。”冷奕瑶无语,心想男人多了,简直跟乌鸦没区别。昨天这人还傲得像什么一样,今天一转头,怎么属性就立马变了?晚上,就属他的话最多。

“冷奕瑶,你就这样对待伤员?”他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她,丢他下车?几辈子没这样丢过脸!关键是,她还当着这个男人的面!

“我看你能吃能喝,还能翻墙,挺好的,伤什么员啊?”对于常人,她昨天那一顿动手,至少要在医疗室里躺上个一百天,这人倒好,当天晚上就敢系着绷带跑她寝室了,她肯带他一程,他就该谢天谢地了!

这把,轮到金斯?坎普被气炸。他一脸看着天外飞仙的表情望着她,她该不会以为他真的是顺路,才要搭顺风车吧?他随随便便一个电话,装甲车、坦克车什么车都能立马送到眼前,会稀罕这一辆破suv?她一个女生,大晚上的,跟着个男人很安全吗?

大约是金斯?坎普的表情实在太生动,翟穆终于隐约感觉到了什么,目光从冷奕瑶眼底微微一掠,见她随意地支着手,看着窗外风景,对于金斯?坎普的所作所为一脸置若罔闻,顿时有点同情地摇摇头。刚走了一个陆琛,又来了个金斯集团的大少爷,这女人,怎么到哪都是桃花……。

不过,说是伤员,还真的不算勉强。看这石膏的样子,估计全身都有骨折的痕迹。据他所知,金斯集团费尽心血培养的接班人,能力非同寻常,在群内也极为低调,甚少四处走动,到底是谁,能在军校的地界把他打成这样?

心里忽然有个猜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如果真的是她,那当初,冷家一众上下怎么会把她名声弄成那样?可脑子里,迅速闪过,当初她重伤之际,腹部鲜血淋淋,却依旧直接将两个强暴恶徒弄死的画面,一时间,迷雾重重,竟让他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迷惘之中。

“你倒是真的心大。”金斯?坎普冷笑一声,简直要为她胆量鼓掌。她以为他是谁?这幅模样回了家,家族上下会轻易放过始作俑者?

“谢谢,我就当你是夸奖收下了。”冷奕瑶一脸好心情地朝他笑笑:“已经到市中心了。”

“嘭——”

金斯?坎普下车后,一把关上门,从力度判断,估计是真的给冷奕瑶气得个不轻。

车内的两人,却并没有吭声,只是微微开远了点距离,饶了个方向,忽然停在一个隐晦的角落。

她舒舒服服地靠在座椅上,他随手从口袋里掏出跟烟,慢慢点上。两人分明没有一丝交流,目光却同时落在街角尽头的金斯?坎普身上。

果然,不过两分钟,一辆防弹重型组装车,便已停在他的脚边。

此刻,金斯?坎普脸上的喜怒神情已尽数收敛,对上司机及保镖人员惊愕的神色,一脸冰凉地坐上车,指着他们刚刚开车消失的方向道:“跟过去。”车子很快消失在原来他们的路线上,转瞬消失。

“你怎么尽招惹这种人?”一根烟刚刚才抽了一半,翟穆眼底也似乎染上了烟雾缭绕,扭头,看向冷奕瑶平静的神色,无奈地摇了摇头。

“是他自己黏上来的。”当初找人立威,她压根没有去挑人,而是他自己上的台。今晚离开,也是他要搭的顺风车,一切,与她何干?

翟穆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说这个女人冷情,什么人、什么事都激不起她一丝涟漪。

帝国著名的军火世界,家里的弹药军械排一排几乎能将边境小国炸个遍,枪林弹雨中存货下来的王者,在她面前,竟然就这么不值钱?

“他身上带了定位仪,全球任何角落都可以瞬间发布动向。”军校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他从上车开始,也没有任何与外界联系的行动,所以,唯有这么一个解释。

冷奕瑶打开车窗,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点了点头:“应该是。”

大家族的子女,特别是他这种游走于黑白边缘的家族,最害怕的是小孩无法安然长大。对于仇敌和竞争对手而言,绑架、撕票、仇杀这种事情,太过稀松平常。估计,金斯?坎普身上的东西,远超乎他们所料。

“现在呢?去哪?”他原本想说,干脆去夜市转一圈,窝在军校两天,肯定很无聊,谁知,她却点了点头,“回别墅。”

晚上时间还早,有空正好练一下体能。她记得别墅里面好像还有一间健身房,正好能派上用场。

翟穆顿了两秒,才应了一声:“好。”

车子换了条线路,避开了刚刚金斯?坎普他们的方向,直接望别墅区开去,这一晚,翟穆、冷奕瑶谁都没有提她手上那张烫金邀请函一个字。

晚上,陆琛回到住处,却被鲁侍卫长直接拦住了去路。“陛下找您觐见!”一句话,直截了当,压根没有给他询问的时间。

陆琛一愣,自从上次不欢而散,父皇已经很少召见他,这次竟然会是这么晚找他。

“可知道是什么事?”一边快步向父皇寝宫走去,一边询问鲁侍卫长。

鲁侍卫长眉目沉重,却是摇了摇头,并不多说。自从,查出拿起机场“事故”与皇族多有牵扯,他如今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多说一个字。

对于事实真相目前还未完全确定的状态下,谁都知道,多嘴的下场会是如何。

陆琛脸色微沉,却是没有为难他,瞬间加快脚步,直接掠过宫门看守。

“父皇,您找我?”行礼间,他垂眉屏息,神色宁静。

“听说,你晚上去了军校。”上座的男人,声音有些沙哑,更带出一种年迈者的沧桑和智慧。只是,说话间的冰凉,早已不复当初的其乐融融。

陆琛深吸一口气,将腰弯了弯:“是的,去给冷奕瑶送请帖。”

“你就这么相信她?连这种场合都要邀请她?”大约没想到他会承认得这么大方,皇帝一声咳嗽,引得整个人都微微颤栗,食指指着他,脸色越发难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知道。”陆琛的腰弯得更深了一点,只是神色间,早已没有当初的诚惶诚恐。什么时候起,他对父皇的一次次指责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情绪波动。以前,分明是父皇只要一个皱眉,他就觉得自己又干了什么蠢事,可如今,不会了。自从外祖父去世,他已经看透了许多事。

只是,有些事,天知地知、心里知道便罢了,无需再说出口。

“今年的假面舞会,与往年根本不一样!你难道不知道!她一个商人之女,你邀请她来是准备干什么?”皇帝见他这个儿子一脸平静无波的样子,脸气得通红,咳嗽声音一声比一声大,鲁侍卫长的脸色也越发难看,就在他准备叫御医进来的时候,被皇帝一手挥退,“你下午,我有话单独和他说。”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鲁侍卫长自效忠于皇帝陛下起,数十年来,皇帝没有避讳过他任何事,可自从这次陆琛自d城回来之后,很多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脱离轨道。

“是。”鲁侍卫长低头,将眼底暗色全部掩尽,微微屈身,一步一步走出寝宫。

“你来!”空寂的偌大房间内,只剩下他们父子二人。

皇帝忽然摆了摆手,让陆琛上前。

陆琛毫不迟疑,直接走上去,随即,半伏在他的脚边。

“你想好了?这场假面舞会,不仅仅是金秋盛典,另一个含义,你懂吗?”皇帝的声音低沉下来,没有了刚刚的怒发冲冠,像是一下子安静的老人,疲惫地看着自己不懂事的儿子,虽然生气,却已无可奈何。

“知道。我也到年龄选妃了。母妃曾经和我提过。”陆琛仰头,静静地看向父亲:“今年,皇室动荡不安,需要一个盛大的喜讯将那些心浮气躁的事情彻底压下来。”

没有什么,比储君选妃的消息更具有爆炸性了。

很快,帝都内有头有脸的名媛都会接到邀请函。至于,内容,无外乎是金秋已至,循例庆贺。但,每个家族背后的目光,却会随着收到请帖的诸位逐一刷选、核对,最终敲定真正的目标。

这是一场不用皇室宣扬,所有人却心知肚明的盛宴。

唯有那个女孩……。

陆琛眼底闪过一抹无奈。

冷奕瑶接过他请帖的那一瞬,甚至没有一丝停顿,当问到他会邀请谁的时候,他下意识漏了那些名媛佳丽。

“她就值得你这么费尽心思?”苍老的手,轻轻地扶上他的额头,就像是小时候,常常哄他睡觉时的一样,温暖一如当初。

陆琛垂眉一笑:“这么多年来,也就碰上了这么一个。我怕再不出手,就真的来不及了。”从住处、学校、生活,那个人都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渗透到她所有的时间里,他虽然猜不到是不是传闻中从来不近女色的人是不是突然有了心思,但如果是真的这样,他无论如何,要趁对方没有成功之前,先一步下手!

“这场假面舞会,注定会不安生,你确定,她能稳得住?”陆琛的外公如何死的,又是因何而死,他们心知肚明。如今,皇室盛典,除了那些名门闺秀,所有的皇室成员都会齐聚一堂。这其中,甚至包括被他贬黜在外的大女儿。这么多人,哪里会是一帆风顺。只怕到时风云突起,那么个小女孩,被当做儿子的软肋拿下,到时,就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脱的。

“父皇放心。”陆琛忽然轻轻一笑,那眼中,带着笃定与从容,大约是第一次,在他父皇面前露出这般的信任与骄傲:“她这个人,好到出乎您意料。”

如果没有她,他怕是早已经死在d城回帝都的路上。如果说,那天的盛宴上,有一个人,能将所有的肮脏丑恶全部压制在下,那么,他相信,那个人一定是她。

“你要明白。”皇帝忽然站起来,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瞬间,皇宫的万千灯火,映入眼帘。

他指着窗外,对着陆琛静静道:“这无数的阴谋与杀戮才刚刚开始,走错一步、满盘皆输。这次的假面舞会,不仅仅是一场盛宴,于你而言,更是一场考验。”无论,他现在是否只有一个儿子可以顺位继承他的皇位,民众对陆琛的满意度还保持在僵局阶段。他的二儿子陆冥的死,至今凶手没有查出,犯罪嫌疑的帽子还扣在他的头上。如果说,这一场盛宴,再因为他的轻举妄动而突发事端,便是他再要护短,也于事无补……。

“父皇放心,我会在那天晚会上,直接揪出真凶!让这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任何人,不可能靠着别人走下去一辈子。父皇的若即若离,并不是完全的疏忽冷漠。自那晚,父皇坚持着与弗雷会面之后,他便逐渐清楚。陆琛抬头,微微一笑。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在这个冰冷的皇室里真正站稳脚跟。这不仅仅是一场选妃的盛宴,更是一场考验。如果他不够资格,被人斩下皇台,那么,从此永世不得翻身。但如果他能一举成功,除了皇位,他希望,那个她,亦会泛着微笑,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