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围观好戏/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琛在皇帝陛下的寝宫的时候,金斯?坎普的车正顺着冷奕瑶那辆suv消失的方向绕着一圈又一圈。十五分钟过去了,车上每个人的脸色都越发沉重,已无人敢回头去看金斯?坎普的神色。

跟丢了……

这种事情,简直前所未有。

明明金斯?坎普下车的时候,还放了一个微型追踪器在那辆车上,竟然,如今毫无音讯,就像是在卫星地图上瞬间消失了一样。

“呵呵,呵呵呵……。”

沉闷的空气里,忽然响起他淡淡的笑声,随即,慢慢放大,像是发现了绝有意思的事情一般。他仰头,靠在身后的全皮座椅上,摆了摆手:“不用找了,回家。”

感应追踪器怕是早已经给对方随手仍在别人的车上,否则,不会跟了这么久,还迟迟找不到那辆suv的痕迹。

那个男人,果然不同寻常。

看上去,衣着虽然低调,陆琛大皇子面前也保持谦逊,但那微笑从容的态度背后,隐匿着更深的东西。

可让他更好奇的是,这个人,分明是为冷奕瑶开车,身上却带着一股军人铁血的味道。但如果说是军官,他身上还有一种除了军人血性更复杂的气质,很难界定,又很难说清。

是因为冷奕瑶本人就是个谜,还是说,她身边所有人都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望着后座沉默不语的金斯?坎普,车内其余人面色一静,司机转开方向盘,朝着金斯家族的主宅开去。

夜,越发的暗了,离开闹市区,距离城中央大约一个小时的车城,车子在一座宛若古堡的建筑前停下。

一群身着黑衣的男子迅速围了上来,当打开车门,看到金斯?坎普的那一瞬,几乎瞬间惊了。

“少爷,您……。”怎么会伤成这样?

一众人等,目瞪口呆地望着金斯?坎普身上的绷带和石膏,几乎以为自己眼花。暂不论金斯集团的名声,以金斯?坎普的搏斗技术,谁能轻易动他?

“父亲在哪?”金斯?坎普只是淡淡转了转眉,神色没有一丝变化,仿佛对于一众家臣的震惊没有任何感觉。

“先生在书房。”站在最前面的男子很快收拾好表情,做了个手势,于是,围在一边的众人瞬间让出主路,低头,恢复寻常。只是,紧攥的拳头,却泄露了他们现在的心情。

“我去书房,谁都不用跟过来。”金斯?坎普目光扫视一圈,随手披了件大衣在身后,慢慢走入古堡似的主宅……

这一座宅子,历史悠久。与四周的林荫密布相同,已在这矗立了数百年的历史。

从结构建筑就可以看出,易守难攻,当初在设计这里的时候,亦花费了不少心思,农工巧匠无数,最终,能留在这里的,却不过金斯集团权利中心的寥寥数人。

而如今,整个金斯集团的最高掌控人,正坐在书房,静静地看着平板电脑上的一则新闻采访。

那其实已经不是新闻,他却看得分外专注。

画面对准了行刑前所有军界高层的正面,有人紧蹙着眉头、有人绝望而空洞、有人悔过而悲剧,这就像是一出无声哑剧一般,将世间百态尽数浓缩。

随着枪声响起,血色蔓延、一片无声……。

“嘭”——

大门被瞬间推开,金斯?坎普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书桌后面的男人,轻轻一挑眉梢,尊敬道:“父亲。”

椅子上的人目光从平板电脑上挪开,顺着他的声音望了过来。那是个与夜融为一体的人,岁月对他格外优待,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在脸上竟没有一丝皱纹,只有沉淀下来的从容与幽静。他看到自己儿子身上的绷带,神色却没有一丝差异,反倒是微微挑了挑唇角,露出一个饶有兴致的笑意:“终于有人能把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金斯?坎普舔了舔唇,眼里露出了一匹狼的兴奋,对于父亲的落井下石,毫不生气,相反,他眼底的亮光越发清湛。“是个女的。”

“哦?”与别人的重男轻女不同,椅子上的男人心情越发奇特,将手中的电脑放开,伸出手,朝他勾了勾:“过来,让我看看。”

金斯?坎普笑了笑,走到他身边,亲手将自己伤口的绷带一环一环地解开。碰到伤口厉害的地方,一把直接扯下,像是没有感觉到血肉相连的疼感,目光直直地落在绷带上,像是在回忆什么一般,神色竟微微带出一抹深意。

当他上半身已经完全赤果,所有的伤处终于再无遮掩,金斯?道尔垂下眼帘,将一切尽收眼底。

“拳头够硬,身体够灵活,关键是……”他站起身,按住儿子腰侧最深的一记伤口:“她很聪明。”

看伤口,便知对方不仅仅是单纯的左撇子,双手、双脚灵活自如,可以从任何角度、方式攻击。他儿子这么多年,请过的师父无一不是业内泰斗,但没有一个人能造成这样的伤口。

“你伤了对方多少?”金斯?道尔笑了笑,如今倒是对这个问题更感兴趣。

“连她衣角都没碰到。”金斯?坎普戏谑地回头看向父亲,目光里,却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

金斯?道尔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震惊:“对方什么来路?”

在军校内,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号人物?女子班上上下下二十六个人,没听说一个人有这种水平。

“走读生,今天卢森大将亲自带到混合班来的走读生。早上还有另外一个人送她一路,只可惜……隐在门口,从头到尾,没有露脸。”在校长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他分明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退在一边。虽然从头到尾没有露面,但,教室里发生的一切,应该对方尽数看在眼中。

“你们学校那个笑面虎竟然甘愿作引荐人?”金斯?道尔脸上神色一静,却是,忽然笑了。

“对方是不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十六七岁的样子,个子并不高,但,长得极好。”他以为悠长地看了独子一眼,随即,坐回自己的位子,悠然地将桌上的茶杯递了过去。

金斯?坎普望向父亲的脸色,轻轻垂下眼帘,看向桌面上那还停顿在枪击现场的画面,接过茶杯,慢慢喝了一口:“您认识她?”

金斯?道尔却是摇了摇头,朝着他轻轻一笑:“不认识。不过……。如今全帝都的人,都在疯狂地搜索她的消息。”

“您意思是?”金斯?坎普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一种匪夷所思。

“前几天,‘影子’一天之内接到四份同样的委托,调查对象都是一个人。”他从书桌的抽屉里忽然拿出一张照片,递到他的面前,“这个人,想来,你应该并不陌生。”

那是一张她站在圣德高中主路口的照片,无数的人围在四周左右,却像是忌惮什么,不敢近身。

帝国最高不可攀的那个男人正站在树旁,静静地朝她走去。

分明,照片上,两人离得还有些距离,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谁也插不进去的感觉。

那种紧紧契合的张力,让他神色微微一僵,扣在照片上的指尖顿在那里,良久,才恢复自然。

“她和元帅认识?”“影子”作为自家的暗部机构,多年来,无论是灰色地带,还是其他门路,都能将任何事情一查到底,因此,委托的价格堪比天价。能让帝都这么多人同时向“影子”递出调查需求,可见,已经有不少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这点才是我最在意的地方。”金斯?道尔从他手中抽出照片,脸上一派静默高深:“从她的背景身世来看,和元帅绝无一丝牵扯的可能。”一个d城的商人女儿,还是从小叛逆长大,被自己亲姐姐的光芒压得喘不过气的那种,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和赫默认识,又与皇室牵扯不断,他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这么难解的谜题。而今天,又多出一个……。

她竟然能在他儿子身上留下这种重伤……。

“有机会,我挺想见识见识这个年轻的小姑娘。”他淡淡一笑,神色恢复平常,目光却是落在平板电脑上的一片冰凉。元帅掀起军界的腥风血雨,显然还只是个开始,但是,下一步打算如何,他还没有思路。金斯集团以枪械武器起步,到如今,多经过多少寒暑春秋。未来帝国的发展,在他看来,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一夜,在军校门口差点演绎“三个男人一台戏”的人没有一个安然入睡。

陆琛从皇帝寝宫出来,回到自己的宫殿便一直在部署假面舞会的相关事宜,金斯?坎普捏着那张照片、神色幽静地躺在床上,睁眼到天明,而翟穆送冷奕瑶回到别墅后,就一个人开车到了一处隐秘的酒吧,一坐到深夜……。

只是,这一切,压根都不在冷奕瑶关心的范围。她从别墅的健身房出来之后,舒舒服服地在浴室洗了个澡,早早地上床睡了个美容觉。

第二天一早,掀开窗帘,被窗外的秋色震了一下。

帝都的秋景,与别处不同。

前一天,树上可能还满是绿叶,只一个晚上,便已尽数化为金黄。

这一片别墅区,原本种满了高树,在小区的正中央却是有一棵百年银杏最为惹人注目。

摇曳生姿的古树在秋风下,簌簌地落在一片金色的落叶,简直在地上铺上了一层“金甲”,触目所及,全是一派雍容贵气,夺人呼吸的美,简直像是上帝最优雅的一笔,几乎让人全身忍不住震颤。

“很美,不是吗?”身侧,一个男人随意地脱下帽子,静静地盯着这棵古树,眼底种种思绪一闪而过,最终,不过对着冷奕瑶轻轻一笑,慢慢掠起眼中的神色:“刚搬来的邻居?”

冷奕瑶一个回身,见对方年纪约莫三十出头,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将他的身形衬托得无比高挺。肤色匀称,一双手坚韧有力。胳膊上绑着一个运动环,想来应该是刚刚慢跑结束,停下来观景。

既然说是邻居,想来也是住在此处的业主。

她点头,轻轻一笑,“才来不久。第一次见面,你好。”她伸出手,友善地打个招呼。

对方似乎很少遇到这样随遇而安的态度,微微顿了一会,才伸出手:“你好,我住在21栋。”

冷奕瑶点了点头,却没有相应地回复同样的住址。毕竟,这个别墅区的人,身份极为特殊,赫默的别墅,怕是众人皆知。“很少能看到这么漂亮的银杏。”她抬头,静静地仰头,目录欣赏。

男人笑了笑,点了点头,神色平常,“可惜叶子落得太快,这样的景色时间有限。”

别墅区来了一位新住户,来往守卫竟都三缄其口,已有不少人到他这里来探听消息。今天一见,他却若有所悟,侧头又看了一眼,转身离开。如出现一样,无声无息。

冷奕瑶却只盯着那棵银杏树,微微出神,仿佛对于旁边的所有事情都无知无觉。

秋天是已彻底来了,皇室迎接金秋的盛典吗?为什么,总觉得陆琛有什么事没有告诉她……。

早上的时间,几乎被她用作赏景花掉了大半,等回到别墅,她倒是没有急着去健身房,反而是走向了书房。

赫默的书房,藏书极广,内容广泛,她从书架上抬头,看了许久,最终在杂书那一列中,找了一本外文书。

打开一看,是本经典名著,因为是翻译版,旁边都有注释解说。讲真,对于她现在的外文水平来说,最好不过。

将书拿到外间,她煮了咖啡,一边吃着早中餐,一边消化书本内容。

帝国上下学习的外文,以世界通用语为主,而这门外语以卷舌音最麻烦,不管发音还是文法,都与她原本世界的截然不同,毫无相似之处。语言这种东西,其实说白了,最难与最容易的都是语境。只要把人放在一个语种环境里呆上几个月,很快就能适应。只可惜,她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去跑到邻国度假,算算时间,也没剩几天就要回d城了,为今之计,只有跟着网络起步。

随手点开电脑桌面,她查了一下相关外语的入门课程,点击进去,很快整个人便投入了基础对话中。

一天,说长很长,说短却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等日暮西山时,她从电脑前抬起头,伸了个懒腰,才觉得肚子饿得厉害。

翻了翻冰箱,发现东西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拿了钥匙,出门采购。

还是这条主路,从别墅区过去到超市,近的很。她一路随意悠扬,却没想到,这么快竟然又在同样的地方,遇到同样的熟人。

晨芝梵正低头在挑拣蔬菜,抬头一看,身边竟然不知不觉站着冷奕瑶的时候,脸色一惊,差点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冷奕瑶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过是去军校两天,至于这么吓人吗?再说,这两天她也没怎么晒太阳啊,昨晚洗澡的时候还看了一眼,肤色没任何变化。

“你买菜自己做饭?”冷奕瑶低头看了一眼他挑选的东西,西芹、茄子、百香果,这是要亲手做晚饭的节奏?

“你呢?”晨芝梵同样看了一眼她的篮子,只可惜,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冷奕瑶耸了耸肩,一进超市就看到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在挑挑拣拣,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就过来看了一眼,谁知道这人长得一副不沾阳春水的样子,倒还挺有尘烟范儿,竟然自己买菜做饭。对于圣德高中来说,别说是特级班,她怀疑,在普通班里也找不出第二个他这样的小少爷。

“我周末真好到这边,顺路就买点。”自家厨师煮的饭菜自然可口,可有时候,他也会自己下厨烧点自己喜欢的彩色。这就和课外爱好一样,仅是感兴趣,不过,他很少告诉别人,没想到,却是被她撞上。

不过,她说过,她住在那片别墅区,出现在这间超市,也理所当然。

晨芝梵低下头,继续选蔬菜,说话间,比上次要自然的多:“你想买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在他看来,冷奕瑶一个人形单影只,即便是再厉害一个人,到底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自然会有孤独感。否则,蓼思洁那样闹腾的性格,她不会一忍再忍,甚至有的时候,不免纵容。

“日常所需,看到什么都买点。”如果不是主厨待在元帅府,她真想把对方给弄过来。可惜,除了在军校的日子,都要自己亲自动手。想到此,她无奈地轻叹一声。

晨芝梵看得挺有意思,忍不住把手里挑好的西红柿放到她篮子里:“多吃点蔬菜,对身体好。”

冷奕瑶发现,这人年纪轻轻,倒是有点少年老成的意思,无语地望了望天,没拒绝对方的好意。

“明天是学校社团活动的时间,你选的什么课?”两人一边走,一边闲聊。晨芝梵随意提了个话题,冷奕瑶回忆了一会,才道:“重剑和钢琴”。

“钢琴吗?”他脚步一顿,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她的指尖,点了点头:“圣德的钢琴水平确实可以。”至于,重剑,他只字未提。毕竟,见过她那一击杠穿不锈钢桌面的人,都已经明白这人的杀伤力,但凡和运动有关的事项,估计对她而言都不是问题。

当若是坐到刚柔并济,便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水平。

素来,钢琴学习要从小抓起,因为键盘需要双手同时掌控,灵活的指尖游移并不是半吊子出家的人能迅速掌握。这也就造成,但凡联系钢琴的人,对自己的手指极为呵护,但凡涉及高强度的运动,都会极力避免。而她,却相反。选择了这么两个不搭的课外社团活动。该怎么说呢?是对自己极为自信,还是因为,她本来就不把社团活动放在眼里?

“需要我帮你提吗?”买完单,两个人面前都是一大袋子的硕果累累。

他礼貌地询问一句,身体微微前倾。

冷奕瑶笑笑,并未拒绝。

于是,两人一路走回别墅区,在门口才分开。

等晨芝梵将一袋子东西拿回门口的时候,房门忽然开了。

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人目光顺着不远处冷奕瑶的身影微微转浓,良久,目光落在眼前的晨芝梵身上:“你认识她?”

“嗯?舅舅你说谁?”晨芝梵放下东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扭头朝着男人的目光望去,恰好看到冷奕瑶在一处林荫一转,人便已经彻底失去踪影。回头,看向男人若有所思的表情,点了点头:“我们班的同学。”

特级班?

男人的神色带着一抹淡淡的沉吟,并没有说话,而是把晨芝梵放在地上的袋子提起来,拿回屋里。

“没听你说过,你还有同学住在这里。”男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回音,很好听,是那种有别于沙哑的清越,让人像是处于山间秀丽山河前。

“我也是知道她住在这里不久。”如果不是上次在别墅区前的主路口偶遇,连他也没法相信,她竟然就住在这片别墅区。

“我先去楼上查个资料,你自便。”男人点了点头,没有再问。毕竟,外甥的同学并不在他注意的范畴。会好奇,不过是因为早上在银杏树下碰到的时候,察觉到她眼底的一丝冰凉。

赏景的时候,浑身散发出的冷若冰霜太重,以至于,他难得的停下来。

只是,那么小的年纪,这么重的心思,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公子,当真是可惜了……。

晨芝梵眨了眨眼,差点以为自己刚刚幻听。舅舅竟然会问别人的事情,这还是他那个从来寡言少语的舅舅吗?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冷奕瑶,似乎不管在哪,都能引人注意,只不过,一周只来学校上课四天的人,剩余的时间究竟在干嘛?她好像对上学并不上心,那她来圣德高中又是为了什么?

同样的一间房内,两个人心思各异。

第二天一早,冷奕瑶换了双运动鞋,直接背着书包,准备以慢跑代替早操。虽然距离挺近,但是,聊胜于无。

谁知道,刚跑到别墅区门口,就碰到了站在路边的晨芝梵。

“你怎么还没走?”她奇怪地看他一眼。对方随手拿着本书,看样子是在打发时间,难道是在等她?

“觉得顺路,准备和你一起。”可看了看对方一身运动装的样子,他无奈地摇摇头:“你要晨跑?”

“嗯,”锻炼体能并不会只在军校才可以,抓住身边一切机会,才是尽快恢复体能的最好时机:“你呢?”

晨芝梵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黑色轿车:“我坐车。”

“那行,学校见。”她摆了摆手,脸上划过一道笑意,抬脚便已离开。

晨芝梵伸手,还未触到她衣角,她已经离开。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拨通了蓼思洁的电话:“你女神已经出发了,看样子,没法和你来个偶遇!”

“啊啊啊啊啊!”蓼思洁一阵狂叫,昨晚接到电话,知道晨芝梵偶遇到冷奕瑶就极其兴奋,一大早还让家里的佣人做了最美味的甜点,就是为了和冷奕瑶来个偶遇,谁知道竟然擦肩而过:“我不是告诉你,让你一定要留住她吗?你怎么就让女神走了?”

晨芝梵将手机拉开,离耳朵五十公分的距离,才避开她那魔音穿耳:“她早上晨跑,并不想坐车。”

“那你也能劝啊。”蓼思洁记得冷奕瑶姐姐来的时候,她们之间的气氛很不对劲,又觉得冷奕瑶的那个姐姐好像在哪里见过,还特意去查了一下,竟然发现,这个女人竟然饶有名声。什么名媛淑女啊,什么贤惠端庄啊,什么智商超群啊,啊呸,和冷奕瑶站在一起,一点身为姐姐的关爱之情都没有,哪里配得上当女神的姐姐。她担心冷奕瑶心情不好,周末给她打电话,却一直显示无人接听。整个周末连带着自己的心情都不好。昨天晚上接到晨芝梵的电话的时候简直欣喜若狂,才会一再要求今天早上一定让他和冷奕瑶一起,这样,也免得她一路孤单。在她认识中,一个人身处异乡,再坚强,也会不习惯。

哪知道,哪知道晨芝梵这么没用!

“算了,算了,反正马上也到学校了,我把早餐直接带到班里去。”蓼思洁的性格其实风风火火,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立马挂了电话,直接提了早餐就坐上家里的车,朝着学校开去。

晨芝梵无奈的摇头,这姑娘总是想一出是一出,她怎么不想想,冷奕瑶既然是晨跑,肯定是吃过了才出门。

揉了揉太阳穴,他也上了车。

冷奕瑶几乎是踩着铃声到的教师。

沃克的目光顺着她的运动服微微一转,才若无其事地转过头,朝着大家继续道:“因为季节变化的原因,下午的上课时间提前二十分钟。本周的课外社团活动,从下午的四点半开始,大家不要忘了。”

底下学生齐声应了一句,目光都盯着冷奕瑶,转不动了。

因为能来圣德高中上学的人,各个都是非富即贵的典型,家家都有私家车,所以还从未看过有人是跑步过来上学的。不过,看着冷奕瑶微微浮动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忽然觉得,跑步什么的,也很有吸引力啊。

“咳咳!你们一个个都朝着哪儿看呢!上课没听到吗?”物理老爷子操着教鞭站在讲台上,狠狠地拍了拍讲台。一时间,所有人回神,这才发现,冷奕瑶都已经落定座位了,沃克也已经走了,第一节课已经正式开始了。于是,迅速做好,一个个恢复神色。

老爷子冷哼一声,看向冷奕瑶,谁知她却低头,靠向窗边,一脸看得看他的样子。顿时,心脏都气得发抖!

“冷奕瑶,”见物理老爷子赌气似的转过身去,在电子屏幕上勾勾画画,蓼思洁赶紧小声往冷奕瑶的方向靠靠:“冷奕瑶,我带了早餐,给你吃。”

刚刚准备养神的某人,慢慢睁开眼睛,目光顺着对方伸过来的那个折叠袋子盯了一瞬,才确定这是给她的。不过,这个点给她早餐,干嘛?

“三文鱼肉松三明治,很好吃的。”她眼睛圆滚滚的,朝着冷奕瑶咧嘴一笑,那是一种很温暖很温暖的笑意,像是可以直达心扉。

她顿了顿,到底还是接了过来,“谢谢。”放在桌前,却是没吃。

蓼思洁虽然有点可惜,不过觉得,女神肯接她的早餐,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于是笑得越发开心。一转头,却是对上物理老爷子漆黑的脸庞,顿时吓得一抖,立马把书捧起来,深怕被点名拉出去。

老爷子恨的牙痒痒,他的物理课多么有魅力,竟然还比不上一顿早餐!这小姑娘是眼瞎吗?

“冷奕瑶!”他朝着她叫了一声:“你把第15页的题目上来答一下。”

教室里倏然一静,所有人扭头望过去,心想,这物理老师真的是死心不改,竟然还来这一招?

谁知,冷奕瑶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累了,不想动。”

就这五个字,跟打发什么一样,闭上眼,又靠回窗边闭目养神去了。

留得讲台上的某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简直不忍直视!

“我……。”老爷子刚开口,谁知道沃克此时竟然去而复返:“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就在一干人等的注目礼中,沃克直接穿过过道,走到冷奕瑶的面前:“你跟我来一下,有人要找你。”

“嗯?”她抬头,目光清冷,笔直地对上沃克的眼睛。那一瞬,哪有什么懒意洋洋,那直夺人心的目光,几乎刺得沃克心头一跳。

他强忍着,好不容易扯出一丝笑意:“只耽误你五分钟。”

冷奕瑶目光顺着他的神色,往窗外看了一眼,若有所思,随即,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这期间,冷奕瑶和沃克谁也没有看对方一眼,倒是站在讲台处的老爷子被气得差点心梗:“沃克,你个王八羔子,竟然在我的课上搞事!”

说着,就往门口追。

我的天!

女神一来上课,果然不一样!

这可比以前上课刺激多了!

班里仅剩的人,立刻团团站起,立马跟着冲到门口,去围观好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