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她的乐章/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别说特级班里的一众学生,就连物理老爷子都没能看到具体是谁来找的冷奕瑶。沃克带她一路走到自己的办公楼之后,让她先一步进步,直接把电子门给直接锁了。

特级班的学生都惊了。

这谁啊?

竟然能让沃克做到这般地步,当着物理老爷子的面截人不说,还把公共楼彻底贡献出来,如今站在门口,这是要为她守风的意思?

沃克的目光平静无波,扫了所有人一眼,“你们一个个什么时候都改名叫冷云溪了?她出来是有事,你们呢?”

蓼思洁等人嘴巴一鼓,立马缩了缩肩膀。讲真,除了冷奕瑶那样的气场,谁碰到沃克板起脸来的时候,都有点气短。

再说,上课时间围观热闹这种事,还真的站不住脚,于是,一个个都颓了,转身回教室。

当然,有一个例外。

“沃克,你给我说清楚,我上课上得好好的,你跑过来截人是几个意思!你的师德呢?就你这样也好意思教训学生?有什么事你下课不能讲,非要上课时间来?”老爷子也是给气狠了。冷奕瑶不甩他已经够让他一肚子恼火了,后不容易等了一个周末,正想点子怎么把她勾到自己的社团活动呢!他倒好,二话不说,直接把人弄到他办公楼!里面藏着什么了,竟然还把门给锁了!当他好欺负不成!

沃克揉了揉眉峰,被老爷子这骂街的姿态弄得是彻底没脾气了。的确,是他理亏在先,“有点特殊情况,以后绝不会,您大人有大量……”

冷奕瑶站在办公室里,听到外面吵吵咋咋的声音,微微勾了勾唇。大清早的,学校的老师倒一个个生龙活虎。

“听说你每周五都不来上课?”淡淡的低哑男声从背后传来,似乎距离上次,声音更带出一抹深沉。

冷奕瑶转身,恰好看到他侧脸望过来的眼神。氤氲袅袅,像是晨间那薄雾漫开的湖边,徐徐的烟气缭绕,分明很近,却像是隔着半个天涯。

“周五都安排了其他事情。”她笑,眼底带着淡淡笑意,似乎春光明媚,可走到近处,才能发现,她眼中其实没有任何喜怒。最重要的是,看到他,她没有一丝意外。

能让沃克不惜得罪其他老师,非把她带来办公室的,除了m,又能有谁?

“你还挺忙。”银色的眼眸落在她的身上,带出一抹淡淡的柔光,似乎是打趣,又似乎是感叹。

“每个人都身不由己,我和别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就像他也一样,为了家中亲人不得不待在帝都。在她看来,他如今的样子,远不如当初在d城优哉游哉地待在那间小小的咖啡馆来的惬意。

虽然身体大多数是待在那间铺子里,但灵魂,却是自由洒脱,随意悠然。

“身不由己吗?”如果说,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对他一脸愁眉苦脸的说出这种话,他只是嗤之以鼻,笑对方为赋新词强说愁,可眼前这个女孩,说话时,分明目光清亮,但那双眼,却像是可以看透他的灵魂,将一切展露人间。

“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冷奕瑶走近了些,阳光从她身后透了进来,屋子瞬间亮堂了许多。她笑着眨了眨眼,望着他那双眼在阳光下宛若琉璃。心中却是存了个好奇,最近大家都是怎么了?组团约好了来突然袭击?昨天下课,陆琛和翟穆来接她放学是如此,今天上课,这人也是。

“我今天正好有事要出一趟远门。整理东西的时候看到有本琴谱,记得你当时选了钢琴的选修课,所以顺路送给你。”他站起身,银色的头发压在风衣里,目光静静地落在她身上,带着淡淡的暖意。

“你要走?”她接过他手上的琴谱,随手一翻,适合初级入门者。说起来,当初,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她才随意选的钢琴。不过……。

她眨了眨眼,神色奇妙地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是谁告诉他们,她不会钢琴来着?

就和昨天,晨芝梵知道她社团活动是重剑和钢琴时一样,所有人都觉得她重剑完全没问题,钢琴却会很棘手。

可她家里有一个天天以贤良淑德著称的姐姐,声乐课这种东西,她就算是再烦,也是从小跟着冷奕媃一道上下来的。拿本新手入门手册给她,她望了望对方,一脸哭笑不得。

m的脸上带出一抹诧异,大约是没想到自己好心来送东西,却被嫌弃了。摇了摇头,目光却是落在窗外的几个黑衣人身上:“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多久?”

“少则大半个月,多则两个月才能回来。”他声音平静得很,听不出喜怒,也听不出其余感情。就像是时间到了,随便外出打发一下空闲期一样。只是,那双淡漠的眸子落在远处时,一抹幽深缓缓盘旋…。

“一路顺风。”她笑了笑,与他并肩一起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起云涌。金秋时节,的确是个美妙的时间,只可惜,这世上,愿意停下脚步来静静欣赏的人,太少。

“最近帝都不平静,如果可以,你尽量少出门。”他拿起随身物品,重新戴好帽子,朝她轻笑。

风欲静而树不止……

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可两人的目光对视间,却已于不动声色间显山露水。

金色的季节,那双银色的眼眸似乎也印上了别样的色彩。冷奕瑶静静地望着他从办公楼后门消失的背影,眼中露出淡淡的笑意。

能让他这样的人物特意来给她打这声招呼,想来,这帝都,怕是离群魔乱舞不远矣……。

门外的熙熙攘攘已经慢慢淡去,似乎物理老爷子被气得跳脚,发誓要和沃克杠上,气呼呼的走人。院子里,忽然一片沉寂。

她靠在墙边,静静地欣赏着远处的风景,并不急着离开。光线落在她身后的位置,她巧妙地躲开,在外面看来,屋子里一切如旧,看不出里面究竟还有没有人。

很快,草地上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我以为,这么多年来,你已经没了脾气,结果今天倒是发现,自己还是看错了。”略带责备的声音,在满片金色的院子里静静响起。

她垂眉,眼中带出一分兴致。

沃克的办公楼设计非常有意思,从正门的位置,压根没法将里面的一切一眼看到底。后面的位置开得又极为隐秘,想从正门的地方看出透过大半个院子看到办公楼里的一切,无异于痴人说梦。窗户,是一大早就开着的,就不知道是沃克故意而为,还是m刚刚离开时的“举手之劳”。

“有没有脾气和今天的一切无关,我只是受人所托。”沃克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似乎对于藴莱的出现,并没有任何诧异神色。

“难得,还有人能把你请动。这么多年,你一直待在这所学校当老师,我还以为,你已经把以前都忘掉了。”藴莱摇了摇头,对于沃克,他从来不可能存在未必胁迫,或者命令威压。在旁人看来,他是圣德集团的掌舵人,但是眼前的沃克,除了是特级班的负责人,另一层身份,才是他真正看重的。

这一次,沃克并没有答他。相反,他静静地看着远处的人工湖,似乎神色已经脱离了这里。

“冷奕瑶的身份很奇特,”藴莱见他不说话,良久,与他擦肩而过:“不管你是受谁所托,我希望,你不要忘记自己的立场。”

这是威胁,还是点拨?

冷奕瑶徐徐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拿起茶杯,任那袅袅香气扑面而来。站在窗口,她看着那人始终立在原地,唯有脸色,一片清冷……。

这所高中啊,藏着太多的谜题。想来,未来会有不少乐趣。

当那一杯茶水,慢慢饮下,第一堂课的下课铃也彻底敲响。她从内打开房门,一步一步朝着沃克走去,仰头,轻轻一笑,眼底葳蕤丛生:“时间不早了,我先回了。”

“他走了?”他的目光落下,像是日暮西山,又像是将身上重新上了一层枷锁。

“对,少则大半个月,多则两个月。”原话如此,她转告给他。

“他对你很信任。”从未见过,他对一个外人会这么坦诚,就连行踪也全数告知。目光顺着她指尖上夹着的那本琴谱,他神色一震,最终挪开视线:“你自己好自为之。”

太过高调的人,向来不会拥有风平浪静的生活。

身在特级班更是如此。

更何况,藴莱特意为她而来。不惜成天待在这所高中,也要紧盯她的一举一动。

“谢谢提醒。”她笑了笑,隐约从这人身上感觉到一种疲惫与烦躁。

只是,连特级班那群天之骄子都隐约忌惮的人物,绝非普通教师,究竟是什么,让他这般矛盾?

他说m对她很信任,对他又何尝不是?

阳光下,两人分道扬镳,越走越远。唯有她离开时,他那落在她手上琴谱的目光,久久未变……

回到班上,冷奕瑶明显感觉到旁人的蠢蠢欲动。

八卦!

熊熊燃烧的八卦火焰,几乎将整个特级班都席卷入内。

副班长奥斯顿依旧懒洋洋地趴在她前桌上闭目养神,藴莱盯着桌上的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移动得飞快,像是压根没有去过那栋办公楼一样。

罗德笑得一脸讨好兮兮地跑到她桌边:“女神,刚刚是谁找你啊?”

“朋友。”她将某人送的三文鱼肉松三明治打开,随口咬了一口,味道竟然还挺不错。

“男的女的?”罗德挑挑眉,一脸表情包。开玩笑,全校都知道冷奕瑶这人冰山女王范儿,向来不轻易搭理人,竟然还有好朋友大清早找到学校的?

“你很闲?”她扭头,拧开矿泉水瓶口,缓缓喝了一口,才看向他,笑得一脸阳春白雪。

可不知道为什么,罗德下意识瞄了瞄那被瞬间拧开的瓶口。不知不觉后退一步,总觉得,总觉得他再说一个字,自己的脑袋就像这个瓶口一样,瞬间能被拧开!

“没,没……。”他摆了摆手,一脸正气凌然:“就是,就是有点好奇。哦,对了,今天是我家集团周年庆,晚上准备了盛大派对,就在帝都港湾旁,请了不少明星助阵,你要不要来?会很热闹的。”罗德觉得吧,自己大概是有心理阴影。自从上次挑衅冷奕瑶,被对方以绝对实力震慑之后,是恨不得成为她的年下走狗。可对方行踪成谜不说,见到人,从来说不上几句话,就立马冷场,费尽心思只能使劲找话题。

见她一脸毫无反应,自己立马又急得抓耳挠腮。他还想学学冷奕瑶那一手绝活,以后好出去横行无阻呢。

于是,拽上蓼思洁:“我邀请了全班的同学,大家都去!你也来嘛,女神!”

蓼思洁见罗德一脸讨好,简直骨气都喂狗了似的,满脸惨不忍睹地挪开视线,懒得搭理。

“不去。”冷奕瑶随手摆了摆那本琴谱:“晚上有社团活动。”

“周一大家都有社团活动,没事儿。晚上的派对在八点钟,完全来得及。”四点多就开始社团活动呢,就算结束,出去吃个饭的时间都有,怎么可能赶不上。罗德对蓼思洁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上。

蓼思洁原本懒得搭理他。不过就是公司周年庆,搞得像是谁家没办过似的。那群明星有什么好看,讲得再好听是天王巨星,他们这种人班里的同学哪个还见得少了?

不过,想到冷奕瑶早上也拒绝了晨芝梵一起上学的邀请,从来都独来独往,想想看,到底还是怕她一个人在帝都孤单,于是,小心翼翼地凑到冷奕瑶身边:“晚上全班都约着一起,听说有烟火表演,大家人多热闹嘛。”

冷奕瑶望着这小白兔一脸眨巴眨巴眼睛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想我一起去?”

“嗯,嗯!”蓼思洁用力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罗德的表情也几乎瞬间点亮,其他人顿时忍不住竖起耳朵。

“也行啊。”她摊了摊手,一脸随意。班上,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小丫头,简直跟个洋娃娃似的,关键是,她的眼睛很暖,让她感觉,像是春天从没有离开。

“真哒?”罗德与蓼思洁同时问,就连一直置身事外的晨芝梵都忍不住飘来一眼。

“嗯。”她将三文鱼肉松三明治的包装袋扔进垃圾桶,淡淡一笑。

全班立马炸了……。

外文课老师进教师的时候,差点脑子被吵到天际。

这群人是疯了吗?

一个个搞得像是快要放假似的,这才开学几天?就开始商量着晚上要嗨到凌晨?

“咳咳!”她重重地站在门口咳嗽一声,可惜,正在兴头上的众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

“啪”——

她气得将教科书往讲台上一摔,这把,终于有人发现了她的存在,结果,笑着对她灿然一笑:“老师,您今天好像比上周漂亮诶。”

什么鬼?

“咳咳。”这一次,又有人咳嗽了,不过不是她,而是冷奕瑶。

她坐在椅子上,双眼朦朦胧胧,就和上周一样,对着电子屏,开始发呆。

只不过,这一次,她的咳嗽声结束后,整个人倏然一静,所有刚刚都嗨起来的学生竟然自发地坐回位子,拿出书本,一脸好好学生状。

要不是为人师表,又站在讲台上,外文课老师简直要他妈的爆粗口了。

一个学生比她一个老师的震慑力还强,是几个意思?

关键是,对方每次一上自己的课就开始发呆,目光游移。可她目光在电子屏停顿超过三秒之后,她下意识地就觉得是自己哪个地方讲错了,或者讲得不好,这种抑郁挫败敢,简直是对她的最大打击。

在外文课老师一脸青白交错的表情间,冷奕瑶无奈地对着电子屏,继续自己的听天书过程。

虽然在别墅已经看了大半天的外文书,但是,这个破地方的卷舌音真是无比讨厌,看着的时候都还好,一听就像是催眠曲,真是够了。

大约因为是周一,所有学生的困顿表情都高度统一。中午吃完饭,午休的时候,就连普通班的老师都在感叹,现在的学生是越来越不听话,一会没看好,简直能上房揭瓦。

而这其中,坐在公共办公区的物理老爷子和外文课老师从头到尾都挂着一张脸,漆黑到底。

普通班那群人还算难管?

让这群老师到特级班呆呆,估计一天都待不下去!

两人一脸憋屈,一个是恨的牙痒痒、一个是气得牙痒痒,结果,一下班就走了。倒是没有人注意到,向来来去匆匆的冷奕瑶今天下午上课结束后,竟然特别安分地去了社团活动室。

钢琴课因为在乐器中也算是主流,当初学校建设活动场馆的时候,特别重视地大手一挥,直接给了一栋单独的演播馆。

能一次性举行3000人演奏会的专业剧院设置,不论是从外形还是功能上,都极尽奢华。

能来这里任教的老师,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寻常人。

全校大约有四百多人同时选择了这堂课,四点多钟刚下课就有许多人在这里等着。冷奕瑶的身边,蓼思洁尽职尽责地帮她讲解:“咱们学校的钢琴水平放眼帝都都是鼎鼎有名的,一是因为大家基础都不错,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这堂课的老师。”她比了个数字:“二十年!整整二十年!钢琴课的老师一直没换过!外界都称谭老师是钢琴界的‘定海神针’!”

说起这位谭老师,颇具传奇色彩。当年是在南方就读的大学,艺术气质出众,十八岁便已成为名满国际的钢琴家。只是,后来因为家族联姻的缘故,二十四岁被迫取消国际巡演、回国结婚。从此之后,便断了音乐演出。谁知道,三十岁的时候,竟然被爆出丈夫婚内出轨,她毅然决然离婚。在帝国,离婚的女人备受歧视,她的家族为此与她老死不相往来,却也正因此成就了她。她于三十五岁重新复出,再次绽放艺术光芒。周游世界,巡演不断。直到四十五岁,因为身体缘故,逐渐减少外出,后来被圣德集团高薪聘请,做了这间高中的特聘老师,才逐渐安定下来。

“谭老师都快六十五岁了,可感觉时间在她身上流淌得好慢,我们都怀疑,她才不过五十出头。”蓼思洁是顶崇拜她的,作为从小锦衣玉食、又没有受过男女不平等影响的娇娇姑娘,她特别憧憬这种能打破世俗、过自己想过生活的人。而且,不管什么时候遇上,谭老师身上总有一种自然流露出的优雅,让人怎么学都无法媲美。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美,无关年龄。

冷奕瑶原本还觉得这姑娘讲话夸张,但当那道优雅的身影穿着一袭月牙白的长裙出现在场馆时,她终于明白了蓼思洁话里真正的含义。

有一种人,天生灵秀,无关风月。

“大家好。”清雅的声音似乎跨过了年龄的界限,当近六十五岁的女子站在那架漆黑的钢琴前,所有人都忍不住呼吸一窒。

冷奕瑶侧头,看了看她的手。袖长、有力,纤细、透白,天生的音乐家。

“今天来的人很多,未免大家分心,根据学号,大家可以先选好琴房。我先给大家解析乐谱,待会,根据琴房挨个抽查。”她笑笑,清风朗月,就连眼底细细的皱纹,都多出了一抹从容优雅。

冷奕瑶看了一眼自发开始往两侧站定的众人,发现,在主会场演奏厅旁,另外设了四十个单独琴房。里面各摆了两架钢琴,以便学生使用。

在主会场的正中央处,缓缓升起一面电子屏。谭老师刚坐定在钢琴旁,电子屏便倏然亮起,将她的每一个神色、举止都尽数展现在众人面前。

“今天要教的是钢琴协奏曲,从第一个音符开始……。”

舒缓的钢琴声瞬间抓住所有人的情绪,每个人的心都刹那间沉静下来。

三十分钟的乐谱讲解,快到不可思议。

冷奕瑶眨了眨眼,不得不说,这大约是自己来帝都之后,听到的最精彩的一堂课。

到分琴房的时候,特级班的人因为享有优先权,她被排在第一间。

说是抽查,特级班的琴房却是一定会被老师光顾的。

冷奕瑶坐在钢琴旁,推门而入的光华女子,目光却定在了她指边……。

冷奕瑶低头一看,那个方向,恰好是她随手放的m离开前给她的乐谱……。

而与此同时,在圣德高中不远处的一处酒吧里,翟穆坐在雅座里,点了最后一瓶酒的时候,一个冷艳的女子从拐角处走了过来。

“一个人喝闷酒?”女子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一包烟,丢在他的面前。

那双艳丽的眼睛,色泽明亮,美不胜收,此刻,直直地盯着翟穆,像是要将他的一举一动都刻在自己的脑子里一样。

翟穆只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挪开视线:“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声音淡淡,听不出喜怒,更听不出任何情绪。

女子眼底眸色一闪,隐约间泛出一抹湿气,静静地盯着他,苦涩地摇了摇头:“才回来两天。”

“你出现在这里,家里人知道吗?”他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又给自己满上一杯酒,一仰头,一饮而尽。

“知不知道,有区别吗?”看着对方酒喝得这么狠,女子脸上的神色一动,几乎下意识想要夺下他的酒杯,良久,却是像被钉死在椅子上一样,一动未动。

“你不该来找我。”翟穆垂着头,指尖在桌面缓缓点了点,动作有点像某个人下意识思考时的行动,只是,他似乎并未发觉。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她低声一笑,声音里甚至带着一抹自我厌弃,目光却执着地盯着他,像是不肯放过他一丝一毫的神色。

可为什么这个时候来酒吧,为什么一个人坐着喝闷酒,她竟然无法开口提问,因为这个男人,从头到尾,心似乎都落在其他的地方。她听说,他现在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行迹颇近,竟然还甘愿为对方开车。这个男人,那般骄傲,竟然会为别人做到这般地步!每每想到这里,她就心痛难耐,像是被无数的蚂蚁啃噬着,恨不得立刻能见见那个传闻中的女子。

“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到处乱跑了。”他将最后一杯酒喝完,直接站起来,神色平静地看了对方一眼,转身,离开。

女子忽然跟了上去,紧紧地扣住他的手腕:“这么多年不见,你就只有这一句话告诉我?”

她执着地望着他,一点都不肯松手,眼底的执意,前所未有。没有人比她更知道他的心情,除非是受了刺激,他绝不会在这种地方,一坐这么久。

到底是谁?到底是为了什么?竟然能让他心情这般起伏?她想要知道,却又害怕结果,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这么窝囊。

翟穆轻轻叹息一声,转身,却是毫不动摇地将她的手扶开,“很多年前,我已经和你说清楚了,不是吗?”

一切都已经是注定回不到当初,何必执迷不悟。

两人忽然陷入一片缄默,翟穆轻轻摇了摇头,这一次,他离开,她再也没有跟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