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点意思/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穆走出酒吧,天已经漆黑。深秋时节,似乎,夜晚的时间越来越长,就像是寒冬步来之前的节奏。原本今天是准备接冷奕瑶回别墅,却在半路接到她电话,说是今晚已经约了其他的事,不需要他过来。至于,她晚上究竟约了什么事情,和什么人在一起,一概只字未提。

可就像脑子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让他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原本,他能从d城军界一跃来到帝都,被无数人欣羡,如今看来,想要真正获得元帅的信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学校的大门虽然是敞开着,但出来的学生并不多。社团活动大多数是在下午课程结束之后才开始,负责安全的门卫告诉他,最快的一波学生出来,也要差不多快七点了。

他闲着无聊,才绕到学校附近的酒吧打发时间。

算一算,其实冷奕瑶来帝都的时间很短,连一个月都没有。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曾记得,别说是元帅,就连弗雷对于她的生死都并不是特别上心。与陆琛大皇子一路上的围追堵截,军界自有渠道得知,冷眼旁观间,更是对她实力的一种探察与考验。

事实上,她不动神色间不仅收服了陆琛,还将元帅和弗雷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身上。

那个时候,他分明隐约间能感觉到,冷奕瑶并不是全然站在军界这边,就连转校也不过是顺水推舟,将他调在她身边,一是方便冷奕瑶在陌生环境尽快适应,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军界对她的一种监测。

只是,时至今日,不过连一个月都没到的时间,却好像是冷奕瑶已经彻底融入了元帅的交际圈。

从弗雷,到军校,元帅将她彻底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而他……

翟穆眯着眼,表情平静地看向圣德高中的点点灯光。不知不觉间,他的位置却被边缘化了。

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就像是明明落后你一步的人,一个转身,已经先你一个小时达到了目的地,优哉游哉地吃着冰淇淋看着你继续逆流而上。偏偏,你的尽头没有任何人知道在哪,包括他自己……。

“哎,你说,那个转学生,是不是跟开了挂一样!”两个背着牛皮书包、穿着当季最新款连衣裙的女学生一边走、一边咬耳朵。

“我听说,那个超有名的物理课名师点名让她去他社团活动呢,人眼睛都不搭理他一下的。今天,钢琴课的谭老师竟然也一改作风,为她做一对一指导,简直见鬼了一样。”身旁的另一个女学生使劲地点头,一脸无语状。

“要我说,特级班的人一个个牛气也就算了,这个压根都不能用‘牛’来形容了。”谭老师的课超级难选也就算了,关键是一周就那么点时间,几百号学生啊,能被抽中琴房来辅导简直就是运气爆表。她冷奕瑶倒好,排在第一号琴房,老师待在那里将近一个小时,竟然期间一下子都没出来。

“不过讲真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谭老师愿意和一个人独处这么久的。”女学生一脸惊讶。毕竟,当初圣德集团能请来这位女钢琴家,第一想法是请她做正式老师,只可惜,对方不愿意,说对这一批学生久了,她会心思浮躁。这才安排成社团活动。毕竟,这样的课程,每个学期学生都会有变化和浮动。

在人背后说小话,这种事情,其实不管在哪个社会阶层都时有发生,但翟穆没料到的时候,自己竟然也有听壁角的一天,关键是,这个谈论的对方竟然正好是他刚刚在思考的那位。

那两个女学生走后,果然,校园主干道上出现了不少其他学生,看样子都是社团活动基本上结束了。只可惜,一个个表情都与之前那两人差不多。

不用猜,应该都是选择了钢琴课的学生。

这次吵吵咋咋的声音就更大了,主要是人多,什么话都有。有人说这个转校生太邪门,简直是招了神,引得所有老师都不正常了;也有人说,离开的时候,特意绕到一号琴房去看了一眼,向来清风朗月的谭老师竟然会和她笑成一团……。

总之,各种议论声,几乎将校门口都染遍了。

翟穆靠在墙边,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着。

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不小心忽视了……

而眼下,还坐在琴房里的冷奕瑶,正在弹着《钢琴前奏曲》。这首曲子是对方指明给她弹的,乐谱放在面前,只花了小半个小时讲解,便迫不及待地让其他学生都散了,直接坐到了她的身边。

冷奕瑶的目光顺着钢琴旁的另一本琴谱一掠而过。自这位“谭老师”看到这本入门级的钢琴谱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有点不对劲。她的目光微微发亮,像是在一丝一缕地回忆过往,又像是在透过她,在寻找什么。

这首《钢琴前奏曲》,名字虽然朴实无华,却是隐匿了作曲家的全部心血,非常隐晦的表达出作曲家的艺术追求。舒缓而坦然的序曲中,描绘着大海、云、迷雾、月色,这里面甚至隐约能听见古代神话、传说故事和人物,分明是个男性作曲家即兴性、幻想性的音乐,却并没有狂热的抒发作曲家的个人情感,而是让人捉摸不定,曲风唯美得令人惊讶,闭着眼睛,几乎能感觉到那优美的轻叹,景色的精致、画面的艳丽、世界的广袤无一不令人向往。

如果不是一早听她说这位作曲家是位男性,她简直怀疑自己掉入了一个美丽的女子织造的梦境中。

一曲堪堪结束,谭老师已经站起身,双手鼓掌,眼中,分明泛着回味的光泽。那里面,有忧伤、有绝望、有美好,但更多的,却是坚定。

“你的技巧非常完美,”女子优雅的嗓音在琴房里响起,分明年纪已经到了这般岁数,却自带一股迷人的风度:“最关键的是,你能表现出作曲者的心声。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琴的?”

冷奕瑶想了想自己从小接受的“家教”,因为冷奕媃的缘故,她接收钢琴这项学习还挺早,“六岁左右吧。”虽然那个时候,她大多数是被家教要求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听冷奕媃弹琴为主。

“后来为什么断了?”她的手指虽然灵活,但是习惯了钢琴的人,不会用那么久去熟悉琴谱,更何况,她对音乐的热爱很平静。行家间盛传一句话——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晓,三天不练观众明白。虽然冷奕瑶并不是真正的钢琴家,但是,这种达到一定程度后忽然松懈下来的水平,她还是能听得出来。

“觉得无聊,没什么意思。”她回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当时,应该是处于最逆反的心态,什么事情都被冷奕媃压着一头,不管是家里家外,所有人看她都像是在看着冷奕媃的影子。于是,不胜其烦之下,干脆荒废了多年所得。当然,钢琴本来也不在她真正的心头好之中,说弃也就弃了,倒真没觉得有多可惜。

“真可惜。”谭老师呢喃地望着她的手,分明小巧纤细,但是在最强音的时候却能弹出那般动人的力量,表现力与张力别说是在这个圣德高中,就算是放到帝都,无论在哪个年级组,都绝对是顶尖。但是,音乐这种事情,喜不喜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任何事情都可以假装,唯有喜欢,最难掩饰和伪装。正如她所说的一样,她听不出冷奕瑶对钢琴的极度热爱。在音乐这条路上,没有了热爱,便只剩下荆棘丛生。

“你很有天赋,”她静了静,目光顺着落在冷奕瑶最开始带进来的那本琴谱上:“和我最喜欢的那个学生一样。”

弹了这么久,终于听到了正题。

冷奕瑶眯着眼睛,微微侧头。灯光照在她的鼻梁上,像是将她的五官渲染得更加立体。她只是微微挑起唇角,并未吭声。这一刻,她选择做一个尽职的聆听者。

“他和你一样,天赋惊人。在音乐这行,天赋,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人人常说,勤能补拙,可那些指的肯定不是钢琴。每个人都有一双手,可这双手弹出来的琴声却天差地别。当你出生那一刻起,你手指下的音色便已经注定。剩下的,便是后天学会,在哪个音阶旋转,哪个音符停顿,哪个音符是最强音!”她几乎是颤栗地用手捧起那本初级入门的琴谱,眼底满是怀念与忧伤。“我还记得m刚来圣德高中的时候,什么人都不愿意搭理,一个人放学后就到琴房去默默弹琴。无论是钢琴协奏曲还是歌剧配乐,只要他喜欢,没有他无法演绎的。他的手,刚强而有力,却能演绎最纤细的颤音,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学生拥有这样的天赋,你大约无法想象那种欣喜若狂。”

显现少年、殊色夺人,再加上天赋异禀。那个时候,她觉得世界是这般偏心,竟然将最好的一切都拱手送到那个少年面前。

可事实上,她错了。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残忍。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拥有那么高的天赋,分明可以周游列国、震撼世界,却眨眼间迅速退学,销声匿迹,从此人海茫茫,杳无音信。

最让她心寒的,是圣德高中转头就销毁了所有关于他一切的资料。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对于他曾经的存在都三缄其口。曾经悬挂在墙壁上的照片都一一销毁,永不复存。

那是一种抹灭似的消亡。

她虽然并不清楚他真正的身份,但是,对于痴迷音乐的人来说,夺去了他的音乐未来,是多么残忍,她感同身受。

所有人提到她的过往,都是唏嘘不已。她却并不。她强盛过,以女子之态,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国度走出了一条女钢琴家的康庄大道。虽然,婚姻残破,以悲剧收场,但,那并不是她的全部。她的热爱、她的追求,自离婚之后又一次重新拾起。那个时候,她才明白。没有了家族的支撑并不可怕,被别人以失婚女子的目光同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丢失了自己最初的追求,眼睁睁的将自己最爱的东西抛弃。

那个时候,对于天纵奇才的m,她是有多么欣喜若狂,他离开的时候,她就是多么的惋惜悲痛。谁曾想,兜兜转转若干年,竟然在这里,这间琴房,再一次看到自己当初赠与对方的琴谱。

冷奕瑶静静地聆听这她的回忆。在那里,有她从未见过的m。年少轻狂、恣意放纵。痴迷音乐、无怨无悔。那是个十七八岁男孩该有的青春,只可惜,最后,一切戛然而止……。

“您后来再也没见过他?”她仰头,看了一眼琴房的灯光。

她可以理解m当时坐在琴房里的专注。这里的每一处每一角,都是由设计师倾心打造。当头顶的那一束光落在这漆黑的钢琴烤漆上,那一刻,神圣和庄重,让她仿佛置身于国家大剧院。这是一种音乐人最沉迷的光景。

“没有。”谭老师哀而她叹息,目光无奈地望着那本琴谱,一遍又一遍。“我以为,他就这样彻底消失在人间,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她教导学生,向来是看眼缘。毕竟,这里不管再特殊,也还是高中。大多数真正的音乐生都在艺术院校,对音乐感兴趣的学生,来她这里,也不过是选择了一堂社团活动。虽然,名列国家竞赛的确可以直接升上帝国数一数二的大学,但在这里,能与m天赋媲美的,这么多年,除了眼前的这个,再无其他。

不是说水平不好,相反,敢选她的课的人,大多数对自己的钢琴水平都一定的自信,但是,她只要听过一遍便知道,她们的音乐造诣不可能太高。

这也是为什么,她每次只是抽查琴房,每间琴房并不会呆太久的缘故。

人,一旦眼光被抬得太高了,就不愿意再低头去看凡尘俗世。

“他或许还没有准备好来见你。”冷奕瑶笑了笑,早上,那个男人不惜让沃克从物理课将把她截走,将这本琴谱送给她,何尝不是存了别样的心思。如果没有记错,当初在校园第一次初遇,应该也是他一个人想要缅怀过往,才来的圣德高中。

这个人,看似冷心冷情,一片银白之下,长着的,却是一颗温暖怀旧的心。

她这一刻,忽然有点好奇,那几个终日跟在他身后的黑衣人,究竟是谁人所派。

“我知道。”谭老师微微一笑,眼底的惆怅一丝丝拨开,终究化为风轻云淡。

冷奕瑶忍不住挑眉,谁说这个国家,女人早已经习惯了妥协、现实磨破了她们的棱角。这一刻,她在这位钢琴师的身上,看到了别样的光芒……

当铃声彻底响起,她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摇了摇头,轻轻站起。“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老师,再见……”她轻笑,最后那一句话,说得近似带出一抹调侃,像是每天那群毕恭毕敬的学生离开前的口头禅一样。

谭老师轻笑,正准备摆手,却见她已经披上外套,摇曳离开。

敞开的琴房里,谭老师手中拿着那本琴谱,呆立良久,才发现,冷奕瑶竟然把这本琴谱留给了她。

“其实……。”一个人安静的房间内,忽然响起她微微轻笑的声音:“冷奕瑶,你和m很像。”

这可惜,空空荡荡的场馆里,除了她自己,再无旁人,所以这一句话,没有一个人会来回应……。

冷奕瑶刚刚拿起书包,走到主干道,就被罗德、蓼思洁一行人团团围住。罗德几乎在看到她的瞬间就惊呼:“我的天啊,我还以为你先走了。今天你们钢琴课的学生都出什么鬼了?平常一个个恨不得留到最晚,我一来会场,发现每个琴房的人都走空了!我还以为我走错场馆了呢!”

钢琴课在社团活动中向来人气很旺,他今天是篮球活动,洗了个澡,原本还觉得过来绝对不会迟,结果一来,完全和以往热热闹闹的场面完全不同。别说是留在这里继续弹琴的人,就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刚刚顺着主路口找了一遍,深怕和冷奕瑶走错掉。还好还好,正好碰上了。

罗德徐徐吐出了口气:“我家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走吧,各位千金小姐?”

男生们大多数都先一步到门口乘着自己的车子先一步前往,他作为东道主,自然要等冷奕瑶到最后。毕竟,可是他亲口邀约的,这点礼仪还是要有。

蓼思洁旁边其实还有两个特级班的女同学,既然大家同意一起去凑热闹,自然是女生一道。

冷奕瑶笑了笑,做了个“带路”的姿势,于是,一众女生围着冷奕瑶瞬间来到校门口。

翟穆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只是,没想到,却是这幅画面。

与第一天,她到圣德高中报道的时候,到处都是人低声交谈、目光复杂不同,她身边的几个人望向她的眼光都带出一抹狂热。

特别是那个男孩子,本身身形就极为高大、长相也算是俊朗,可是跟在她身后,鞍前马后的模样,仿佛有一种崇拜的情绪在不自觉的发酵。

其余的几个女生也是以她为中心,并没有任何的不协调,相反,她们不自觉地配合着冷奕瑶的步调,竟丝毫没有了往日千金小姐的不可一世。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脚下一定。

他原以为,以她的心智,必定会看不上这群二世祖,来圣德高中,亦不过是应付场面。可事实上,却好像并不是如此……。

罗德家派来的是一部房车,前后三开门,漆黑的车身映着四周的光影,绚烂而低调。她低头坐上去的那一瞬,目光略过站在阴影处的翟穆,对方的位置比较特殊,以至于只能看到他的脸,忽明忽暗。却看不清楚他真正的神色。

在社团活动开始前,她就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让他不用过来。这人倒是没听她话?

不过,他是否也已经察觉,最近的风向有点不太对劲?

冷奕瑶低低一笑。这个世界,人情世故是最薄弱的环节。无论是在d城的军界还是帝都,不管是否是元帅身边新宠,最关键的不是态度,而是能力。军界,向来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

翟穆,你又是否能保持清醒?

两个人分明都注意到了对方,却在一个低头、一个垂眉间,擦肩而过。

这一晚,冷奕瑶按照约定,和特级班的同学按时抵达了帝都港湾。

罗德的家族在帝都根深已久,是百年老牌家族,今晚的集团周年庆,一方面是为了庆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联络同行、加强盟约关系。所以,阵势办得极大。

不仅仅如罗德所说,邀请了各界明星助阵,甚至有不少业界大佬都赏脸莅临。

眼见红毯上灯火璀璨,一众刚刚从学校出来,还穿着学生装的男男女女们懒得自找不自在,让罗德干脆带他们直接绕道,进了主会场。

帝都的港湾其实是科技开发的结果。说白了,填海造陆。这里是帝都唯一靠近海源的方位,为了最大限度的创造价值,花费巨资才打造出这片港湾。

明星汇聚间,自然有各路媒体抓拍采访,一时间,镁光灯灯影交织,将这里几乎点亮成了白昼。

蓼思洁向来喜欢看八卦,眼见各路俊男靓女成群成群的出现,一时间,指着那个高个子、白皮肤的男明星惊声尖叫:“我的天,是刚刚摘得本年度最佳男主角的霍启明!”

霍启明是谁,冷奕瑶从来没关注过。不过,蓼思洁这声刚落地,身边的特级班其他女同学都开始跟着尖叫。

男生一个个两眼望天,一副嫌弃嘴脸。是谁白天的时候还说,那群明星有什么好看,讲得再好听是天王巨星,他们这种人班里的同学哪个还见得少了?

我的天,真真是打脸打得好快!

望着前后差别巨大的反应,冷奕瑶摸了摸下巴,只觉得,今晚,大约真的会有点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