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娇艳女子/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奥斯顿环顾四周,眼睛从所有的建筑上面略过。除了临时搭建的站台和部分场地,这里周边都是没有任何遮挡物,放眼望去一目了然。也就是说,并没有借助景观的可能来观察他。刚刚蓼思洁她们说得很清楚,她们是一直追到了帝都酒店,才被拦下来,也就是说,她们并不能完全确认那个进入房间的人就是霍启明。

那么,现在这个懒洋洋对着他调侃的人,会是在哪?

“难得,你竟然有心情来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他以同样的语句回过去,脸上是一派冷漠疏离,倒是与平时他的神色差得不是一点。

“全都是些脑残,要不是家里和霍家有合作,死老头子非让我过来,你以为我愿意再这里多带一分钟?”霍启明的声音忽然一沉,冷冽中爆出一片烦躁。刚刚罗德的父亲在台上宣布将整个帝都酒店都包下来的时候,他就感觉事情不妙。果然,大部分的人统统都留下来,准备明天一早再回。老头子今天一直盯着他,压根不给他提前离开。气得他都快杀人了!还有这群女的,自己长成什么样,还没有点数吗?非要死乞白赖地往他身后蹭,什么玩意儿!

“不想呆就滚。”奥斯顿冷淡地正准备挂电话。这人操守太差,随即已经二十多岁了,偏偏还喜欢自我放飞,每次一碰到他在场的情况下就没有好事。懒得与他啰嗦,干脆让他走人。

“等等……。”霍启明倏然一笑,手中的望远镜朝着冷奕瑶消失的地方微微一顿:“我还第一次看到你这么暴脾气。怎么,刚刚那个妞儿不一般?”

奥斯顿在圣德高中的特级班,虽然从来举止低调,但是在某个圈子里,却是极为有名。不得不说,像他这种从来不与女人多说一个字的性格,今晚竟然会和一个小姑娘单独“躲在”角落说了这么久的话,一看就是不对劲。

不过还别说,在今晚这么多的女宾客之中,那姑娘长得最够劲。活生生一转世的狐狸精似的,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勾过去。

“你说谁?”奥斯顿顿了两秒,才静静地接上。

“我没听错吧,你竟然在和我装傻。”霍启明发现今晚终于有件事可以给他解解乏了,望远镜一放,也不啰嗦了,直接把手机拉下,朝着冷奕瑶的方向亲自走去。

眼看,台上的表演嘉宾一轮接一轮,渐渐的到了八点五十,所有人的脸上都不自觉地带出一丝淡淡的期待。

霍启明虽然已走,但,焰火晚会就在九点。

当最惊艳的一束“火树银花”绽放在空中的时候,所有人手上的动作都是一顿,下意识回头,看向天空。只见,那无边无尽的银色璀璨,嵌入大片大片的金黄交织,美得夺人心魂。

就在这一瞬,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逆光走来。

那人的身形健壮,双腿修长,有一双丝毫不输给t台男模的双眼,就踩着无数人仰天惊叹的缝隙,静静地走到她的面前。当那满树银花绽放的时候,他忽然低头,朝着她轻轻一笑:“你好。”

……。

冷奕瑶保持着眺望烟火表演的神色,一秒后,淡淡地挪开视线,没有接他的话。

霍启明。

原来,那位传说中已经到帝都酒店就寝的影帝,竟然还在这瞎晃悠。刚刚逆着光线的时候,还觉得有点眼熟,果然,是熟,刚刚半个小时不到之前才看到的。

大约是第一次面对别人的冷漠以对,别说是说话,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霍启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冷奕瑶这是压根把他当空气了。

“你认识奥斯顿?”他压了压脾气,还是依旧带着尽可能的好脾气。大约是天生,那一管烟嗓慢下来的时候,就像是一杯意式咖啡,浓缩了整个世界的精华。

然后,冷奕瑶抬头终于赏了他一眼。目光顺着这男人的四肢扫了一便,当看到他上衣口袋里鼓鼓的东西之后,唇角掠起一个嘲讽的笑:“你眼睛倒挺尖。”

霍启明下意识地顺着她的眼光低头,看向自己,结果,她话音刚落,他的脸就彻底黑了。

“你……。”

正准备往前再凑一步,冷奕瑶身后忽然窜出个人影,“快看,烟火晚会开始了!”蓼思洁因为站在她背后,逆着光,根本看不清冷奕瑶面前的人是谁,以为是班里谁在找冷奕瑶聊天,可什么时候不能聊天偏要在这个时候,她一跳,立马从背后拍了拍冷奕瑶,想要拉回她的注意力到烟火上。

谁知道,这一拍,两个人同时回头看向她。

第二束璀璨烟火纵身上天的时候,蓼思洁只觉得自己听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声音。

“霍启……”她惊声尖叫,只是,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落下,就已经被霍启明一把捂住。

看,这才是一般女孩子看到他时的真正反应。他扭头,瞪向冷奕瑶,却发现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部落在头顶的烟花上,一点都没有往他身上放半点心思的意思。

低头,看着这个幸福得几乎想晕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他眼底暗光一闪,侧头,忽然对着蓼思洁轻轻一笑,那笑声,带着他独特沙哑的嗓音落在蓼思洁耳边,瞬间激得脸色通红一片:“你朋友好像挺傲的,不搭理人啊。”

蓼思洁一侧头,见她说的是冷奕瑶,下意识就要反驳。女神不是傲,只是懒得和陌生人废话。谁知,霍启明却用指尖压了压她的嘴,那一瞬,蓼思洁只觉得心底酥麻,痴痴呆呆地望着对方。霍启明随意一笑,越发将嗓音放得更低:“光看烟火没什么意思,想不想来看看我的房间?今晚很多人约在那聚会,比这里要有意思的多。”

说罢,手指随便一指,落到远处几个同样出生不凡的公子身上。对方正朝着这边举着香槟微微一笑。

蓼思洁发现竟然都是帝都比较有名的大胡公子,不过,很少看到他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看样子,是准备在霍启明那边弄个私人派对。

“好啊好啊。”这种事情在她们圈子里常有,组一个私局,大家出生、背景差不多的人聚在一起,联络感情是一部分,更多的是打发无聊时间。她一脸激动地眨了眨眼睛,却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被带着跟着他身边走了一百多米,再回头,冷奕瑶的侧影已经被人群遮得差不多了,看不分明。

“先跟我走,否则,你待会不认识地方。你朋友,你待会给她发短信就好。”霍启明笑得一脸随意,四周的人已经有人渐渐发现了他的行迹。但因为刚刚有人“目睹”他已经回到酒店了,所以一时间,很多人只是拿着怀疑的神色望着他们这个方向。

蓼思洁守护偶像的心理立马爆棚,也不多说什么,像是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好,好好。”

攥紧霍启明的衣服,倒是推着他赶紧走,深怕他被影迷一下子包围起来的样子。

这幅模样,落在旁人的眼中,变成了急不可耐。那些个小公子们立马互相使了个神色,慢悠悠地也跟了上去,同时,他们身边各搂了一个容色出众的娇艳女子。

当他开腔的那一瞬,冷奕瑶握着饮料的手便顿了一下。她抬头,看向万众瞩目间,那个用尽一切在放纵自己的男人,良久,勾唇,清冷一笑。

这个人,简直是“自我矛盾”的综合体。

分明是个出生贵胄的富家子弟,这种拼命想要摆脱一切的玩命劲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要知道,帝国这地界,等级阶层极为严格。谁都不愿意当平民,谁都想要做人上人。那么,他眼底的那股颓废和空寂,又是几个意思?

一曲终了,霍启明很随意的甩了话筒直接跳下舞台就走。聚在前面的一众小姑娘,立刻像是疯了一样地追了过去。这其中,蓼思洁喊得最如痴如醉,简直就像是立刻化身为脑残粉,一路跟着他的大长腿疯狂奔跑。

“这群人是疯了?”一道慵懒的声音从背后忽然响起,带着淡淡的葡萄酒味弥漫在空中。有一种晒了一天的阳光,静静躺在月光下的感觉。

冷奕瑶侧头,对着他轻轻一笑:“你嫉妒?”这人,大白天的时候,什么都不干,就坐在她面前的位子上一直懒洋洋的眯着眼闭目养神。也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做样子。

反正,身为副班长,全体老师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想来,在圣德高中也不会有第二例。

“嫉妒他?”奥斯顿轻轻嗤笑,那脸上带出一分意味悠长。

虽然脸上是笑的,但那眼底的不以为然却太过明显。他压根没把霍启明这样的“女性缘”看在眼底。

“我以为你今晚就是绕个圈,马上走人的,没想到你还挺乐在其中?”晚上,特级班的一票人,数来数去,除了蕴莱因为太忙没有出现之外,几乎全员都到齐了。不过,来的路上,她是和罗德及其它女同学一起,倒是没看到他,没想到饶了一圈,这人竟然也和她一样,站在这边吃吃喝喝?

“回去也是睡觉,无聊。”他扭了扭脖子,白天睡得太久,晚上反而没什么睡意。好在,人多、嘴杂,他混在里面,也没其他人会注意。

“她们那么多人跑过去,会不会发生踩踏事件?”她其实对于这位同班同学不熟,当然,从某种意义上上来,除了知道他算是物理老爷子半个学生之外,其余方面和陌生人没太大差别。哦,对了,这人似乎和沃克有点不对付。说不上具体是什么细节,就是总感觉,有沃克在的时候,这人的行为举止都和平常有点不一样。

“不用担心,她们很快就会回来。”像是不用看都能猜到结局,奥斯顿懒懒一笑,随意耸了耸肩。

嗯?这是什么意思?

看那群小姑娘的疯狂劲儿,可不像是会轻易放过影帝行踪的架势。

只是,过了十五分钟,一群一群的女孩们真的如奥斯顿所说,失魂落魄地重新回到这边来。

冷奕瑶觉得挺稀奇,这人难道长了第三只眼,都能算卦摆摊了。

“你怎么知道她们会很快就回来?”按时间来算,还不够跑个五千米的。其他人不算,特级班的这群女学生,可是在圣德高中千挑万选、门门成绩都出众才能进入的。体育成绩而言,不可能这么快就被甩掉。

“不是说有焰火晚会吗?”奥斯顿无所谓地随意扯了个原因。只是,两个人都知道,他这是随便乱说。

等蓼思洁一脸落寞地走到冷奕瑶身边,捂着脸,一副弄丢了三魂六魄的样子,冷奕瑶忍不住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发什么呆呢?这么快就回来了?”

“什么啊!”蓼思洁跺了跺脚,一脸气呼呼地无语望天:“明明是来参加周年庆,他带那么多保镖干什么啊?一群人手牵手拦在酒店入口处,压根我们都不知道他上了哪一层楼。一转身就不见了!”她们刚刚跟着霍启明一路狂跑,眼看着对方仗着身高腿长的优势,先跑进了帝都酒店,然后,一众保镖直接筑起人墙,把她们直接堵在门口。也不说话,也不动作,反正就是打死不挪步。

好不容易,等她们冲破人墙。电梯都已经正常运作了,压根找不到霍启明的影子。

问酒店管理人员,压根是等于自己浪费时间。保密协议这种事情,都不需要别人说的,她们门清。

“好了,别伤心,后面还有其他好玩的。”冷奕瑶揉了揉她头发,越发觉得蓼思洁像是个糯米圆子似的,一生气,整个人都圆鼓鼓的。

“啊啊啊,气死我了,我去拿吃的。”蓼思洁一跺脚,转身去餐饮区拿东西垫肚子,刚刚光顾着追人了,现在才发现,晚上到现在竟然什么东西还没来得及吃。

倒是冷奕瑶觉得很无语,转身,换了个方向去吹风。

她却不知道,就在她刚刚走后,奥斯顿的手机豁然响起,十五分钟前,那个在舞台上响起的烟嗓正悠悠然地对着奥斯顿说:“难得,你竟然愿意和你一个女生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