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真正快乐/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启明那倏然亮起来的眼睛,像一匹即将要咬住猎物的狼。那蓼思洁的呜咽声像是成了四周唯一的配乐。从她拨打电话,到那一句求救话音落下,不多不少,正好五秒。他随意抬了抬下颚,瞬间,旁边另外一个公子哥直接将蓼思洁手中的电话直接抢过去。

蓼思洁开始抱着膝盖,死命地压住自己的哽咽。只是,那声音断断续续,还是传到了冷奕瑶的耳朵边。

“你们在哪?”冰冷金贵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不知道为什么,分明声音并不大,听上去,冷奕瑶似乎情绪波动并不大,但整条走廊却是倏然一静。

霍启明走过去,从那人手里接过电话,薄唇轻挑:“帝都酒店64层。”

冷奕瑶吗?

这个名字,倒和她那幅不显山露水的模样挺配。

“咯噔”——

冷奕瑶并没有回他任何话,甚至连一个回应的声音都没有,直接挂断了电话。抬头,看了一眼帝都酒店。灯火璀璨,建筑奢华。

这位霍家小公子,看来是真的智商全长在脸上去了。她转身,一身冷冽。发丝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身旁看完焰火晚会的人潮与她擦肩而过,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冷奕瑶踩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来到64层的时候,是被霍启明的保镖一路护送上来。

房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像是要把人的耳朵给炸裂一般,瞬间淹没了话语。

他站在门口,一手靠在门沿上,一手拿着瓶罐装啤酒,随意将衣服的领子扯到锁骨下方,就这么倾身站在她的面前,压着身子望着她。那一瞬,荷尔蒙的气息迎面而来、爆棚全场。

后面所有的人望着他这副模样,纷纷开始拍手喝彩,音乐开始调小:“不得了,不得了!好久没看到霍公子这么认真的一面!赶紧把人拉进来!”

冷奕瑶对着这群人胡天胡地的喧哗声没有一丝反应,就这么淡淡地看着他,连神情都没有一丝变化:“人呢?”

“谁?”霍启明觉得好玩的很。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不搭理人也就算了,这双眼睛,没有一丝人烟气。好想触上去,感觉一下,是不是都带着冰渣的气息。

“装傻?”冷奕瑶挑眉,目光顺着他的背后看了一圈,蓼思洁蜷缩在一处角落,头发披撒在身上,遮住了脸,像是恨不得把自己缩得越小越好。

霍启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微微一笑:“怎么?你想换她出去?”

“换?”她抬头,眉梢轻挑,冰冷的目光瞬间展露无遗。

“否则呢?直接当着我的面把她带走?”他觉得她真的挺有意思。花了这么大的功夫把她引过来,她不会傻乎乎地以为他会让她这么轻易就脱身吧?

“不。”她这人,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同情心。人生在世,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不过,谁让他动的是蓼思洁。这个小姑娘单纯、执着、满心开朗。从今天早上为她做的早餐就能看得出,她是真的为别人考虑。她重生在这个国度,算来算去,身边觉得还能看得过眼的寻常人不过一二。他敢动她?

很好。

“我和她交换,你让她走。”她靠在门边,一脸笃定悠然。

这一瞬,房间里的公子哥们闹得更凶了。

在他们看来,这新来的小妞无论是长相还是胆识都比这个哭啼啼的强上一百倍,换,干嘛不换!

“小姑娘,有人来换你了,还不赶紧擤擤鼻涕,赶紧的。”那个夺了蓼思洁手机的公子哥大声笑道。

蓼思洁闻声,整个人一怔,不可思议地抬起头,呆呆地望向门口的方向,脸上已经湿成一片。头发黏在上面,一抬头,显得格外的滑稽。

眼见冷奕瑶被霍启明的身影挡住大半,她受惊过度的脑子终于晕乎乎地转过弯。

她傻了!怎么会叫女神过来。这整个总统套房里的人一看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就算是冷奕瑶再强,以寡敌众,绝对处于下风。

她磕磕绊绊地跑过去,反手将脸上哭乱的头发一把掠开,眼底的后悔与担心压根不用说话,已经尽数展现在她面前。

冷奕瑶轻笑地摸了摸她的头顶,随意地摇了摇头:“什么话都不用说,出门、右拐,电梯直接下去。”

蓼思洁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像是想到什么,忽然把嘴巴闭得死紧。罗德的地盘,她不信,她自己跑出去之后,会找不到人来弄死这帮人!

他们刚刚放在桌子上面的白色粉末是什么,她看得一清二楚。

已经有好几个被拉上来的女伴瞳孔紧缩,晕晕乎乎地只会站在那里傻笑。音乐一起,像是水蛇一样顺着对方的身体盘旋,那副模样,看得简直让人想吐……。

她不愿意再看一眼自己当初的偶像,太幻灭、太惊愕、也太恶心。这么多人,显然并不是第一次举行这样的“派对”,他把她骗过来,显然从未安过好心。

“冷奕瑶……”她眼珠子大串大串地落下来,嘴里反复念着的都是她的名字,却也没有傻乎乎地突然要求留下来。相反,她现在只有一个信念——找人!她要让人把这群王八羔子统统弄死!

见过小白兔被逼急的样子吗?

冷奕瑶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小白兔即将发狠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下巴,心想,今天给她这么上了一课,其实也挺好。都已经是高三的人了,再这么天真无忧下去,该痛苦的就是她自己了。毕竟,她好像连个兄长都没有,等父亲年纪再大点,怕是能照顾她的地方会越来越有限。

“赶紧走。”她摆了摆手,一脸懒得说话的架势。

旁人只当她是受到蓼思洁“连累”,心情不佳,也没注意。

霍启明却是明眼人,冷奕瑶看出了什么,他自然也没错过。不过,他都“玩”了这么多年了,一个小姑娘算的了什么?今天的东道主摆到明面上,也玩不过他霍家,大家都是相互看面子。他都肯“助兴”地陪着一整晚的年会庆祝了,你来我往,谁敢真的为了个小姑娘找他算账?

“管住自己的嘴,你朋友明天能不能安然回去,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他低头,恶意地将目光对准远处桌上的那一片白色的粉末,若有所指地对着蓼思洁轻笑。

同样是那副低哑的烟嗓,蓼思洁却颤栗得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男人的脸彻底抓花。

一双低于常人温度的手,这个时候忽然搭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好了,走吧。”

在她犯浑之前,冷奕瑶提前拉了她一把,轻轻用力,将她一下子推出房门。

“嘭”——

这一次,房门关得猝不及防。

蓼思洁站在原地愣了两秒,忽然转身就往电梯跑。

那动作,快得惊人,以至于刚刚一直站在门口的保镖都没来得及反应。等他打不追过去的时候,电梯已经正好向下走,迅速降到一楼……。

“人都已经放了,你是不是也该好好地陪我们乐乐了?”霍启明拉着她,往一百八十度的观景台走去。

窗户已经全被关上,没有了凌冽的冷风,这一刻,衬着远处的灯火通明和漆黑的夜幕,无敌夜景,震撼心扉。

冷奕瑶轻轻一笑,随手一摆,出乎所有人意料,姿态优雅地靠在一张美人榻上:“想怎么乐乐?”

分明离开军校不过两天,早上也是一路晨跑到学校,可为什么还是觉得有点手痒?

望着对方那张令无数女子疯狂的脸,冷奕瑶摇了摇头,轻声叹息,难道赫默把她送到军校,就是想把她渐渐地培养成暴力狂?这一房间的人,算起来差不多也有四十来个,和当初食堂了围着她准备干架的那群男军官比起来,可实在不够看。

有人拿着一根药物注射器,慢悠悠地走了过去。火热的视线中,一众人虎视眈眈地看向她。当注射器内的液体被推出来些许,压走最后的剩余空气时,冰冷的针头落在她的胳膊旁:“你嗨起来了,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抱歉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