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长长见识/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仰头,任灯光落在她的眼底。这一瞬,所有的头发顺着方向,尽数落在耳后,彻底露出她洁白而妖娆的脸。

那清冷的光泽,印在她的脸上,几乎白得跗骨,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在阳光下走过路。这副模样,已经完全不像是普通的常人,而更像是在空中眨眼就能消失的精灵。

分明上一刻还是清冷高傲,这一瞬,当光泽落在她的眼底时,所有人的呼吸一顿,忽然发现,这个人的气质完全变了。

变得神鬼莫测、诡谲灵魅……

旁边的公子哥拿着注射器的手抖了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那么一瞬,不敢去看她的眼。

霍启明站在一旁,神色倏然一变。

房间里,似乎只剩下那狂放的音乐还在循环播放着,这一刻却显得那般冰凉刺骨。

平生未见,一个人,竟然光凭着一双眼,就能将整个屋子里所有的男男女女都震慑得不敢轻举妄动。

分明还是个未成年,此刻,形单影只地一个人坐在那里,为什么,气势却这么惊心动魄?

“怎么了?都傻了?”回神的那一瞬,霍启明脸色发青,随手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间,冷冷地看向那位拿着注射器的哥们。

那人手腕一颤,下意识的将眼神挪开,舔了舔舌尖,心跳声忽然将他整个人都震得发麻。

其他的同伴也回过神,反应过来刚刚的失神,顿时恼羞成怒和气急败坏席卷而来。再顾不上其他,声音叫嚣得更加厉害:“还等什么!赶紧让她享受一轮!”

那眼底展露出来的凶狠与贪婪,恨不得能立刻目睹她“迷醉”时的真正风姿。

偌大的总统套房瞬间变得更加拥挤,急不可耐的叫唤、喧嚣,配着那些已经嘻嘻哈哈抱成一团的男男女女,顿时将这个空间渲染成一片浮世绘。

酒水、声色、男人、女人、桌上的白色粉末、手边的注射器,这一切,都像是眨眼间彻底失去了控制……。

就在针尖抵进她皮肤前的一瞬,忽然,有人的手机铃声大振!

“他妈的,是谁,这么煞风景!”有人拿着酒瓶,啪地一声摔在地上。那种悬而未决的冲动,就像是酒精瞬间涌上了脑门。眼看着这个美貌惊人的小姑娘就要彻底陷入“迷醉”,偏偏有人电话没关!

“你在对谁喊?”霍启明目光冰冷地看向那个半醉的男人,容色一片寒气。

所有人瞬间一顿,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是霍启明的手机。

可是,他们聚会的时候,大家向来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关机。

今天,这位霍少爷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事情有点不对劲?

所有人面面相觑间,霍启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眉梢轻挑,唇角勾出一道浅浅的弧度:“我就说,这个妞儿不一般。你竟然会为了个女人给我打电话,简直是世界奇观。”

奥斯顿身边的蓼思洁已经哭得喘不过气来,一边死命地抹掉眼泪,一边使劲地吸气,“就在楼上,快,快去救冷奕瑶。”

蓼思洁一路从电梯跑出来,迎着风狂奔,却发现,焰火晚会结束后,这附近的人都熙熙攘攘,竟然找不到一个熟人。

霍启明那边人多势众,看起来也绝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想来背后肯定有人帮他们圆场,一般人绝对不敢插手这事。她的手机落在酒店里,根本没法联系到罗德他们,结果,竟然迎面撞上奥斯顿,第一反应就是拉着他上去救人。

其余的不说,以奥斯顿的家室,霍启明就算是胆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犯事。

可她忘了,男人的逆反心。通常,你越不让他们干的事情,他心底里的*就会越发灼热、势不可挡。

奥斯顿估摸了一下时间,从楼底乘电梯上去并不会花费太多时间,关键的是,守在楼下的将近20个保镖。

霍家对霍启明的溺爱有多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些人不说是万里挑一,也至少能坐到以一敌十。想在短短时间里解决掉20个高手?

他冷冷看了一眼帝都酒店璀璨的灯影。

“你想怎么样?”他弄不懂,霍启明是脑子哪里短路了,竟然非要拽上冷奕瑶。他平时玩得再乱,再荒唐,那也是有霍家给他兜底。外界说他在世界各国游历,其实呢,不过是一个国家玩烂了,身后肮脏的事情太多,才擦擦身后直接甩手走人。早些年是惹是生非、打架斗殴,后来直接是*,什么都玩,荤素不忌。为了掩饰女人的那点事,霍家才睁只眼闭只眼,随他在演艺圈这么个乱染缸里泡着。毕竟,在外人看来,是这个圈子的风气这样,男男女女的绯闻是真是假,是炒作还是作秀,只要霍家在背后操控,谁能抖出来实情?

可今天,就因为一时兴趣,就把冷奕瑶弄上去……

“我就是想让大家都尝尝你感兴趣的女人到底是什么味道。”霍启明恶意地笑了笑,眼中漆黑的颜色如旋涡般飞快旋转。

他声音刚落,身后立马传来了叫好声和口哨声。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冷奕瑶好整以暇地换了个姿势,眼底锋利一闪而过……。

手机里传来的嬉笑声和戏弄撩拨让奥斯顿最后一点耐心也全部宣布告罄:“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女人。”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霍启明恰好按下了免提,当这一句话落下的时候,全场所有人都不受控制地笑喷了。一个个揉着肚子,指着被他们层层围住的冷奕瑶,笑得眼角的眼泪都要下来了。“他说,我们竟然惹不起!这帝都里,还有我们都惹不起的女人!”

霍启明嘴唇一勾,正准备嘲讽回去,谁知道,说完这么一句话,奥斯顿便挂了电话。

这是放狠话之后,立马落荒而逃?

霍启明轻蔑地关了手机,一步一步走到冷奕瑶面前……。

而蓼思洁呆呆地望着他,像是怎么也无法相信,他就这样直接挂了手机。他不去救人,不打电话搬救兵,就这样挂了电话,是准备让冷奕瑶活活被折磨?

蓼思洁脱下鞋子就要往他身上抽,却被奥斯顿一个闪身、轻而易举地躲过。

“你,你怎么能这样!我恨死你!恨死你了!”蓼思洁第一次痛恨自己这么软弱无力,无论她怎么去打奥斯顿,总会被他轻而易举地躲开。下一刻,她蹲下身,抱住头,嚎啕大哭:“都是我,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冷奕瑶不会在上面。如果她有个万一,我绝对拉着你一起去赔命!”

奥斯顿没好气地看她一眼,眉头不受控制地开始死命地跳动。这人,是受刺激太过了吧?眼下,分明该担心自己小命的,是楼上那群……。

二十多岁就已经被酒色掏空了大半身体的人,别说是三四十,就算是再多上一倍,在冷奕瑶手上还能有什么活路?

他从接电话起,就一直没有听到冷奕瑶的一点声音。不用说,肯定是冷眼旁观那人跳梁小丑在作妖……。

他仰头,无奈地一笑。何必自己上去浪费时间,怕是他还没有把这二十来号保镖撂倒,冷奕瑶就已经把事情解决了。

英雄救美……。

他侧头,忍不住低低一笑。这世上,够资格救她的人,怕是常人根本不能得见。

“别哭了。”平时跟个洋娃娃似的娇美人,一哭起来,聒噪得简直像是十只鸟在耳边死命的鸣叫。他头疼地将手机直接递给她:“拿去给罗德打电话。”

罗德家的晚宴,理当该由他来收拾残局。

蓼思洁抽噎地盯着眼前的手机,愣了一瞬,才一把抢过来,瞬间按着通讯录找到了罗德她们。

同属于冷奕瑶年下走狗属性,不谈其他,光是在他地盘上,竟然有人敢这样闹事,罗德也不能忍啊。

转头,朝着特级班所有人一声吆喝,带着自家三十来号保镖,声势浩荡地就往帝都酒店冲。

远处,罗德的父母见儿子神色忽然不对劲,又带着一批保镖,看样子就去找人干架的,气得脸色都青了。赶紧赶忙地冲过去拦住,结果,被告知了原委,刹那间,所有家长的脸色都不好看。

霍家最有声望的“船王”虽然没来,但霍启明的父母却是在场的,一听到有人这样明目张胆地“败坏”他们儿子的名声,立即脸色沉得飞快。

“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就信口开河,我今天算是真的见识到了。罗德是吧?如果我儿子并没有做你说的这些,你们罗家,要为今天所说的每一个字,付出代价!”中年男子,低调深沉,可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刚刚围在一起,面露惊色的众人一时间踟蹰不已,竟有点不知道该相信哪边为好的意思。

“没关系,不是要查吗?我们现在就一起去现场!”罗德被他母亲抓住了右手,可嘴并没有封。立马会以颜色!呸!什么东西!敢做不敢当!把他家宴会现场当成是窑子吗?他好意邀请冷奕瑶过来是为了散心,外加活跃班级气氛,可不是给这贱骨头创造机会的。

“好好好!一个小辈,还没查明事情真伪呢,敢冲着我这样发飙,我也算是长见识了。”霍启明的父亲咬牙,脸上一片风雨欲摧。自家儿子是什么秉性他当然清楚,可今晚数得上门第的女子都在现场,能被勾到酒店去的,指不定是哪个疯魔了的影迷。就这样,也敢吼得人尽皆知?真是不知所谓!

“你少说一句!”罗德的父亲气得想要拍死他这个儿子。熊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霍家是什么背景,会当众承认自家人做了丑事?捉贼要拿脏!他就算是吼破了嗓子,最后事情不了了之,只会是给自家颜面带来污点。别人只会说是他们无中生有,怎么会往霍启明的身上牵扯半分?

“还要我查明事情真伪给你们看!”罗德一把脱离母亲的拖拽,直接仰头冷笑:“奥斯顿现在就在酒店那边,刚刚就是拿他的电话打过来的。”

听到“奥斯顿”这三个字……

霍家人这边面上忽然一阵诡异,四周的人也像是瞬间落入了一种真空的寂静中。

那是一种,每个人表情都刹那间空白的情景。

说不清到底是惊讶,还是骇然,但有一点却很明显。对于罗德说的话,霍家的人敢说他是信口开河,但是,对于奥斯顿,饶是霍启明的亲身父亲,这一刻,也没了声音。

“不是说要去查明事实真伪吗?走啊!”罗德身边的一众人清冷一笑,当真以为霍家出了个船王就可以只手遮天了?冷奕瑶是跟着他们一道出来的,在这里出了事,他们面子里子还要不要?

“霍先生,您看?”罗德的父亲原本并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霍启明也是他们请过来助场的。但先不论儿子今天这翻发难没法简单抹去,连奥斯顿都掺和进来了,显然绝不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霍家人咬牙,“进退维谷”大约讲的就是他们现在这个情景。

虚张声势是没办法掩饰了,可现在要是认怂,就等于不打自招,以后,大家也不用在交际圈见面了……

望着周边人低声交谈、目露惊疑的神色,霍启明的父亲咬牙,“走!”

转身间,朝着妻子不着痕迹地使了个眼色。对方立马慌忙点头,找准时机,装作气得头晕,倒在一个认识的贵妇身边,哭得一脸凄厉:“这是要坏我儿子的名声啊!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贱蹄子,敢这样作弄人!给我发现了,我非要她好看。”

女人撒泼,哪怕是贵妇,也没什么好看的风度。旁边的人一时间转过脸,只当做没看到,即便有些人幸灾乐祸,但在水落石出之前,只不过暗自在心底爽爽。毕竟,这是社交界最基本的常识,这点水平,谁没有?

趁着所有人挪开视线,霍启明的母亲感觉按了一下自己手机的快捷键。

可惜,如今霍启明的手机已经关机,霍母的电话始终没有接通。

等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霍母这把真的是气哭了的心都有了。该不会,真的在胡搞的时候被抓到吧?那,那霍家的名声到底还要不要?

一脸神色自然的奥斯顿和哭得稀里哗啦的蓼思洁就站在酒店门口,眼见这么多人过来,蓼思洁一下子就觉得心口松了一半,快步跑过去,朝着罗德就要开口说话。

谁知,霍母一个神色激动,立马就冲到她面前,想都不想,直接开骂:“哪里来的狐狸精,竟然敢当众演戏,看你哭得这幅模样,别人还以为我儿子怎么欺辱你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否则,看我不撕了你的脸!”说话间,就要抬起手,给蓼思洁一巴掌。原本是准备直接给她一个下马威,扇傻她,不让她开口,可谁知道手刚举到一半,就被罗德一把截下!

右手使劲,一个重力,直接把贵妇人瞬间推开!

霍母这辈子还没曾这么狼狈过,被一个小辈这样推搡,气得立马就要开骂,谁知对方轻哼一声,冷笑地朝她打量一眼:“‘伯母’大概眼睛不好!”说“伯母”两个字的时候,意蕴深刻,着重强调!“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位不是房间里被困的那个。她是蓼家的掌珠——蓼思洁。”

听到“蓼家”的时候,霍母的脸色彻底一颤。帝都谁人不知,蓼家家底雄厚,只可惜,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生出个儿子继承家业。只有一个女儿,从小娇养,眼珠子似的护着。刚刚只怪她急不可耐,想要封住对方的嘴,谁知道弄巧成拙。她刚想开口,修补修补残局,却被罗德的下一句话直接弄僵了脸:“对了,刚刚忘了说,她也是被您儿子拐骗到房间里的,要不是冷奕瑶,现在,蓼家的伯母怕是已经撕了您的脸!”

罗德狠狠地瞪她一眼,当着众人的面就准备扇人巴掌。怎么,下马威以为这么容易?他们班的人,没一个是好欺负的。

霍母这把是真的没脸了。

这,这该怎么解释?

她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下意识地望向自己的丈夫,却见对方脸色漆黑,怒目相视间,她几乎明白他眼底的意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时间,吓得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可这一次,相熟的旁人没一个上前搀扶,瞬间,只剩下她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可笑得很。

“都是误会!”霍父清了清嗓子,安抚地朝一众人笑笑。可大家目光都笔直地望向站在原地的奥斯顿,似乎,每个人都在打量他的神色。

如果说,真的是特级班的那个转校生被拐到了楼上“派对”,那他的表情也实在太轻松了,好像是漠不关心,又要像是在发呆出神。可如果真的漠不关心,他这样人,站在这里这么久,一动不动,本身就是很奇怪的现象。

“奥斯顿,到底怎么样了?”罗德眼看蓼思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知道问不出个结果,直接就对上奥斯顿。谁知,对方竟然慢慢悠悠地看了一眼耸在面前的那二十多个霍家保镖。

“霍伯父!”罗德冷笑,转身,朝着霍父道:“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令公子没有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是不是能让您家的这群狗闪开,我们上楼就能知道真相!”

霍父气得直哆嗦!

竟然敢当面骂他家的人是狗!他是什么意思!他是铁定要和他们霍家撕破脸?

霍父扭头,对上罗德的父母,眼底的威压极为明显!

这一刻,罗德的父母脸上一片平静。

人,做错了事,无外乎两种结果。要么被人揭穿,赤果果地展现在旁人面前,要么自己擦干摸净,将事情掩饰得滴水不漏。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压不住了?就准备压他们?不好意思,他们还要脸面。这种事情,他儿子既然爆出来了,如果是假的也就算了,既然是真的,谁会在交际圈中当众扯自己儿子的后腿?他儿子以后还是继承人,要在圈子里交际的。亲疏远近,结果如何,一眼便知。

再说,今晚可是他们家东道主。出了这种事,一味地帮人抹平痕迹,只会落下一个“阿谀奉承”的结果,他们罗家还不至于在霍家面前连这点主都做不得。

“既然来都来了,上去看看也没什么。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霍兄,你看呢?”罗德的父亲到底老辣,微微一笑,直接挡在了自己儿子面前,将霍父所有的注意力都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好!你好!”霍父气得手指都在颤抖!整个人的脸迅速扭曲!像是被人当面抽了一巴掌似的,瞬间气血翻涌!

霍母这边看到这样的情景,知道一切都已经是铁板钉钉,想到唯一的一次自己撞破儿子的“胡作非为”的现象,迷乱肮脏,顿时嘴唇都颤起来了。

谁知,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动作的奥斯顿却忽然右手一伸,拦住了众人的去路。

好不容易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转为抽噎的蓼思洁,眼见奥斯顿竟然拦住所有人上楼,直接就要上去撞人。罗德被眼前这情景弄得有点云里雾里,一时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是另外一个女同学直接拉住了蓼思洁:“你干嘛?”

“他,他刚刚就不上去救冷奕瑶,现在还拦着大家!”蓼思洁哭喊着叫到。

这边众人的反应就更神奇了。

奥斯顿要是真的不想救人,干嘛让她打电话叫他们来?

霍父、霍母表情却倏然一喜,那表情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刚要说话,却见奥斯顿眉头一皱,右手放到唇边,比了一个“禁声”的姿势。

于是,所有人愣在原地。

空气像是一下子凝住,连夜晚的风都变得狂躁起来。

没有一个人动作,也没有一个人出声,一切,都安静到诡异。

这一瞬,每个人都呆呆地望着奥斯顿,不知道他到底在卖什么关子。却见,他忽然眸光一亮,下一刻,倏然抬头。然后,一种瞬间炸雷、呼啸而过的声音冲破所有人的耳膜。

所有人随着奥斯顿的动作同样仰头,然后,眼睁睁地看到头顶瞬间落下无数玻璃碎片。

就差那么一点,刚刚如果他们往前冲了过去,现在,铁定被砸成残废!

那么高的高空,怎么会凭空掉下来这么多的玻璃?

有人目光一颤,下意识地眯起眼睛,往帝都酒店的高楼层看去。

霍母指尖一个小小的几乎看不清大小的黑点在高层上一闪而过,那处恰好灯影灼灼。身后的人带了望远镜,原本不过是个应付场面的玩物,主要是为了观看今晚的烟火晚会,没想到今天却真正长了见识!

“我的天啊!那是霍启明!”

“什么?我儿子在哪?”霍母触目惊心地仰头看去,却什么也看不到。就连刚刚那一闪而过的黑点,都以为是自己眼花。

那人怜悯地看她一眼,到底还是把望远镜交给了她。

“你往上看!”

霍母心中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颤颤巍巍地拿起望远镜往上一看——

只见,那帝都酒店的所有窗户在望远镜下变得格外清晰。一层层地往上挪过去,很快,就看到一个人影在摇晃。

“啊——”一声凄厉惨绝的叫声响彻四周,那声音像是午夜梦回,被鬼影纠缠,吓破了心魂,彻底迷失了神智。

霍父脸色一白,刚准备过去接过她手中的望远镜,可下一瞬,霍母已经彻底厥了过去。

她的儿子,她那宝贝儿子,竟然别人拿捆绳吊起来,踹出窗户,在那高高的64层总统套房外,放在高空荡秋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