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不按常理/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早上是伴着鸟鸣自然睡醒的。卧室好像重新改装过,睡着的床垫比之前不止是软绵了一个层次,压根像是睡在云朵上一样,以至于她这一觉睡得太舒服,结果忘了早上还要上课这么一回事。等她洗漱好,换上衣服,下楼的时候,得,时钟显示,已经是上午九点钟。也就是,她如果现在直接坐上车子,赶紧向圣德高中赶过去,也就是能赶上两节课的节奏。

但是,让她放弃早餐,饿着个肚子,直接去上学?

呵呵,做春秋大梦呢。

冷奕瑶走到餐厅,果然,主厨已经笑意盈盈地站在那里:“冷小姐,早。”

“早。”她颔首,目光顺着餐厅的桌子一览而过,鲜榨的橙汁,培根鸡蛋都已经煎好。

“您想吃点什么?”主厨笑了笑,摊摊手:“元帅府里的亲卫吃饭都讲究效率,我帮他们准备的都是最简单的东西。怕您吃不惯,特意准备了点高汤,要不,再给您煮碗面?”

他记得冷奕瑶在军校的时候,挺喜欢吃有劲道的东西。早上,吃面条还是很方便的,东西都准备充足,他还特意起了一大早,让人把深山里的野菌菇送了过来,专门熬汤,提鲜最好不过了。

相较于培根煎蛋这种东西,冷奕瑶承认,她还是更喜欢汤汤水水的东西,早上就应该吃点热乎乎的。“好,麻烦你了。”

话音刚落,门口就走来另一道身影。

冷奕瑶目光一愣,望向赫默,表情十分惊讶:“你才起来?”

不是传说中,沉迷于公务,万年不睡懒觉的人吗?怎么和她一样,一睡到这个点?

赫默目光掠过桌上的橙汁,笑了笑,没回答她的问题:“早。”

“早。”她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句,就见这人已经越过她,走到餐桌旁了。

胖主厨见元帅没有伸手的意思,立马心领神会:“冷小姐刚刚说准备来点面条,元帅可需要其他的?”

赫默目光顺着冷奕瑶的脸瞥了一瞬,淡淡挑眉:“和她一样就行。”

主厨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立马低头,脸颊都微微发红。究竟是谁在瞎传元帅不接近女人是因为冷感。分明元帅目光笔直的时候,那眼神比什么都吸引人,比平时更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禁欲感。冷小姐,昨天晚上,怎么能舍得让元帅孤枕一室的?

冷奕瑶脑子里光顾着觉着星期二早上九点,她和赫默面对面在一起吃早饭这种事情匪夷所思,压根没注意到胖主厨那微妙的眼神。

直至两碗热腾腾的手擀面送到面前,伴着高汤和野菌菇、一丝丝的蔬菜作为配料的时候,味觉终于被唤醒。

低头,拿起餐具,开始进食。

她虽然吃东西吃得快,但,无论用什么姿态进餐,都有一种说不清的优雅。赫默坐在她对面,静静地看了一眼,忍不住轻笑,低头,学她一样,先喝了一口汤。

原本觉得吃饭不过是例行公务般的事情,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区区一碗面条,味道竟极美极美。

冷奕瑶将整整一碗面都吃完的时候,发现赫默早已经吃完,目光落在窗外。

秋天已至,金色袭来,那无数花费巨资移植过来的绿植也慢慢披上一层金色的戎装。

像是瞬间坠入了一个金色的梦想,美得如梦似幻……

“帝都的秋天向来来得早,有机会,带你去看看枫叶林,那边的景色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秋天。”他回头的时候,发现冷奕瑶正盯着窗外,懒懒地托着下巴,一副欣赏不已的姿态,忍不住轻笑。

有时候觉得她很复杂,像是无论如何都能在自己身边树立一层无形壁垒,无论别人想要怎么突破,始终没法穿越。有时候,又觉得她就是个普通小姑娘,爱吃喝玩乐,爱美景,亦爱享受这世间一切的美好。

可她的自制力实在过人,她愿意展示给别人的喜怒哀乐,并不代表是她无法控制的情绪,相反,只要她愿意,她甚至也能把自己当成苦行僧一般忍受一切的繁重与无聊。军校生活很有意思?圣德高中很有趣?不,或许,在她眼中,这些都是打发生活的调剂品。赫默以前不曾花费心思去研究别人,因为,不管从背景调查,还是目光对视的第一眼,那些人就已经一路了然了。可如今,面对这个复杂的谜,他竟然觉得,微微的苦涩间,心生期待。

“枫叶林?离这远吗?”她眨了眨眼,算了一下时间,既然都已经迟到了,不如再吃点,干脆下午上学得了。

可惜赫默摇了摇头,“坐飞机来回,要一天,今天我约了人,下次如何?”

冷奕瑶张了张嘴,来回一天,确实有点影响行程,不过,她下次可以自己去啊。可是,抬头看了一眼赫默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没有说出来。

弗雷恰好这个时候来到餐厅,看到两个人同时坐在桌上吃饭,表情一愣,还没来得及高兴,手机大震,连忙面色一整:“元帅,您的电话。”来电提醒是邻国,势必不是小事。即便知道眼前的气氛不适合打扰,弗雷也只能无奈公务在前。

冷奕瑶看了一眼赫默的表情,他的眉梢微簇,似乎对于这个电话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弗雷那郑重其事的模样,已经表明这绝对不是普通人的来电。

面都已经吃完,浑身暖洋洋的,她伸了个懒腰:“时间差不多了,我去上课。”收拾了东西,她起身,看了一眼时钟,估计这个时候过去,刚好上完一节课,她就可以去树屋继续休息,嗯,这样的学生生活,她给满分。

“你去送一下。”赫默起身,原本准备按断电话,可随意无奈一笑,她转身走得太快,分明是不想听到电话的内容,该说她太警醒还是太事故?

“好的。”弗雷不敢耽搁,赶紧转身向门口跑去。冷奕瑶的步子他是领教过了,别看走得悠然自得,可速度极快,一个不小心,搞不好等他赶过去的时候,人都走了。

“冷小姐……”快到门槛的时候,弗雷才堪堪追到冷奕瑶的背影,心说好悬,见她回头,立马展开一脸笑容:“晚上主厨准备了烤羊肉,您记得早点过来。”

既然不肯搬过来住,天天用美食诱惑总可以了吧?元帅不好说的那么直白,那就这些话他来说。自从观察了冷奕瑶在军校的表现后,他发现,在吃这一方面,她绝对是认真的。

“嗯?”冷奕瑶忍不住挑眉,望他一眼,那表情像是很奇异,若有所思中略带不解。

弗雷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招不好使了?

还是说,她对烤全羊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他们能换菜色啊。只要她喜欢,上天入地,什么东西都可以!

“元帅没有告诉你?”就在他满脑子各种美食诱惑的时候,冷奕瑶突然出声。

“说什么?”弗雷下意识地呆呆望她。

“我今天放学后就准备直接回一趟d城。”她当时还找赫默要了一队人,该不会他忘了吧?

“哈?”弗雷下巴都接不上去了。一回想,好像元帅的确有吩咐,给冷小姐一支亲卫兵团,说是要回家。可,她没告诉他们是今天啊!

“有问题?”冷奕瑶目光饶了一圈,元帅府这么多人,该不会临时都有事走不开吧?

“没,没问题。”他龇牙轻笑,表情有点僵硬。该怎么和元帅解释,冷小姐又和上次一样,住了一个晚上,立马拍拍屁股走人了?

别人家都是男人夜宿一晚,第二天不负责任、扭头就走,可为什么到了他们这里,对象就反过来了?

“既然是要回家,陪同人员一定要慎重,等元帅打完电话,我再转达一声?”冷小姐要是离开前最后都没和元帅说上什么话,他怀疑,未来的几天,他的头顶都是乌云密布。

“不用那么麻烦,我待会给他留个言。”打赢埃文斯的时候,这事都定好了,再挑来减去,天都黑了。冷奕瑶摆了摆手,没去管弗雷欲哭无泪的表情。

等出了大门口,看到站在车旁的翟穆,表情越发的饶有深意:“你现在就专心当我司机了?”没别的事情好做吗?她睡一个懒觉,外加一顿早饭,他在门口至少等了两个多小时。

“职责所在。”他倾身,为她打开车门。转身,坐上驾驶座的时候,看到弗雷给他比了个手势。

“——拖住她”……。

什么意思?

翟穆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见弗雷一头扎回元帅府,快跑进去。

“他怎么了?”他下意识回头,看了冷奕瑶一眼,总觉得,她刚刚是不是又霸气外露了,否则弗雷的表情,怎么,那么的纠结无奈?

“不知道。”冷奕瑶摊手,表示自己更无辜,从早上到现在,她和弗雷一共说话都没超过五句,她能干什么?

“要不,稍微等一下?”看弗雷消失的方向,翟穆虽然觉得不可能,但隐约还是有种预感,觉得弗雷是去找元帅的。

冷奕瑶望天,这圣德高中是他们让她转的,他们都不急她的出勤率和上学情况,她急什么。“把车里的音乐开了吧,正好休息。”

赫默一通电话刚刚结束,弗雷就冲了进来,脸色十分奇特,像是一句话憋了好久:“冷小姐今天放学就要飞d城,回家。”

赫默倏然起身,表情一愣,回家?为什么?

“说是您上次答应过她,选一队人跟着。”弗雷最怕的就是元帅露出这个表情,立马把话又解释了一遍。

所以不是回去就不过来了……

他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弗雷指的是什么。

右手轻轻撑住太阳穴,这么患得患失,这一点都不像他自己了。

“我知道了,她人呢?”确定了行程,整个人都平静下来。

“还在门口,我让翟穆拖着呢。”弗雷一口气说话,心想总算是恢复正常了,万幸万幸。

赫默起身,目光从院子里的金色恍若,无奈轻笑,恍若自言自语:“怎么就一天都安稳不下来呢?”

这个时候,弗雷自动当自己是个聋子,扭头,装作去看窗外的风景。

冷奕瑶其实没等几分钟,刚刚听完一首歌的时间,赫默就已经出现在门口。

翟穆立即下车向他敬礼,她亦自觉要推开车门,却被他压住车门,摇了摇头:“不用下来了。我就是来和你说一声,帮你选了八个人,都是我的亲卫,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他们就行。晚上你放学,直接让翟穆把车开到军界直属机场,航班会安排好。到时候,那八个亲卫都在机场跟着你一起登机。”

冷奕瑶一愣,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赫默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隐隐间,觉得自己这个大腿好像抱得有点幸福,却见他忽然低下头,鼻息交错间,轻轻一笑,那深色的眼眸像是化不开的一湾湖泊,“自己注意安全,需要我帮忙的时候,记得随时打电话。”

她收回她前面那句感想,何止是大腿抱得有点幸福,分明是抱住了24k纯金的大腿。

“好。”她侧头一笑,目光顺着他身后的日光望去。这个秋天,分明有点暖。

赫默往后退了一步,朝翟穆摆了摆手:“你在d城的时间长,这次也一起跟她回去。”

他选的八个亲卫在帝都或许还有人眼熟,但是到了d城,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翟穆本来就是d城军界的人,说起来,本地他更熟悉一点。多一个人跟着,总归是更让人放心一点。虽然,以她的武力值,似乎这些都不需要考虑。

赫默笑了笑,有点无奈,又有点自豪。她这么强,自己的一切考虑倒显得只能是锦上添花。

翟穆瞬间敬礼,这才明白冷奕瑶这是要回d城。可是,为什么啊?她不是已经接了陆琛的请帖,要去参加皇室的假面舞会了?这个时候,回d城是有什么要事?

“走吧。”赫默转身,没有再目送她离开。

很快,就会再见,何必踟蹰不已。

一路上,翟穆没有多问。车子安然抵达圣德高中的大门口时,几乎已经锁死了,他刚想下车去找门卫,冷奕瑶随手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沃克的声音丝毫没有任何起伏:“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是想起来今天还要上学了?”

“我在校门口,你让门卫开一下门。”圣德高中的学风比较严谨,一般上课时间,基本上大门都是紧闭,想要通融,必须得找上层。沃克虽然看似一介老师,但是圣德高中上下,除了藴莱,还没有一个人能指派得动他。

“…。”电话那边沉静了许久,咯噔一声挂了。与此同时,校门口的电子大门也打开了。

冷奕瑶抬头,望着那倏然打开的大门,轻轻一笑。

昨晚那么大动静,奥斯顿也在现场,那么,这位沃克,是否也已经收到了相关消息?

冷奕瑶出现的时机非常巧,恰好是在第三堂课下课的课间。于是,特级班的一众学生沐浴在阳光下优哉游哉呢,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从草坪那边走来。

“咦?有点眼熟啊。”班里的位子因为之前弗雷过来抓人的缘故,还没有晚上坐满,但今天上午最后一堂课是电影赏析,也就是传说中的放电影,大家谁都没出去,怎么会有人往这边过来。

等一看清来人,嘶——

一个个都倒吸一口冷气。

昨晚的霸王上线了!

怎么办?

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相处?

元帅的金光闪闪暂且不说,这位亲的暴力值简直打破他们想象!脑子里到现在似乎还盘旋着霍启明和他那群狐朋狗友的撕心裂肺……。

“怎么了?一个个都在cos企鹅吗?”表情都快一致成表情包了,又不是第一次见面?

“没,没!女神请坐!”罗德是最先醒过神的。立马一脸狗腿子地冲了过去,为她开道似的,“来,来来,都给我女神让道啊。”

讲真,一个高壮健硕的男生忽然做出这种样子,简直是辣眼睛。

但人家乐意啊。

冷奕瑶经过了昨晚,不仅仅只是他女神这么简单了,简直还是他的信仰!

对!

绝对的信仰!

他笃定,只要她一句话,元帅肯定目光一扫,直接让他入了军籍!

对于一个从小立志就要参军的人来说,这比宝藏还珍贵啊!

“你家昨晚聚会出了那种事,你到底像是没事人样的。”冷奕瑶有时候觉得,罗德这人挺有意思。认定了一件事,就始终不撞南墙不回头,从军嘛,多容易,摆平他爸妈就好。以他的身体素质,其实体能测试还是能过的。

“那是他们的事,谁让他们自己闲得无聊,非要搞什么集团庆祝晚会。”罗德甩锅甩得丝毫没有压力。其实,昨晚他爸妈就差当场崩溃了。

霍启明这事,聚众淫迷也就算了,非法携带违禁品,大家也能睁只眼闭只眼,可惜玩大了,玩脱了,把全家都搭上去不说,还害的东道主一身腥。

“你别听他瞎说,早上来的时候,还和我们吐苦水,说是昨晚一夜都没睡。他爸妈今早挨个去给客人赔礼道歉呢。”蓼思洁笑着在一边揭他老底。今早一上课,全班都注意到冷奕瑶的位置是空的,只不过,谁都没敢提。只有他一个,一遍遍回头望过来,神色凄凄惨惨戚戚地吐槽昨晚被他爸妈几乎十八般酷刑都要用上了,就一个问题——冷奕瑶到底什么来路。

擦!

他哪知道!

他女神进特级班的自我介绍到现在都还挂在天边呢,他能知道什么来路?

原来,当初那句调侃似的开场白,当真不是开玩笑。能不能听到她的自己简介,当真要看资格。

“你爸妈早上估计受了不少冤枉气。”冷奕瑶怜悯地看他一眼。其实,昨天,他邀请她是好心,谁知道会碰到霍启明那种奇葩。再说,罗德家本来举办派对也是为了企业私下保持互通有无的联系,常来常往嘛。这本来在商界就很正常。

“嗨,别提了。”罗德一脸打开话匣子的表情:“你都不知道,从昨天你走后,就没安生过。霍家那边一接到消息都疯了。一共来了晚会三个人,霍启明和他爸妈。霍启明在外过夜也就算了,他爸妈是跟他家老爷子船王住在一起的,一点声音图像都没有,凌晨两点的时候就派人直接过来了。”

罗德一想起凌晨到现在的事情,简直觉得自己都能去讲一出单口相声了,还是不带停的那种。“我爸妈原本还挺委婉,表示人虽然来了派对,不过现在被人‘接’走了。让他们不要急,总归会有消息的。结果,对方立马就问是谁‘接’走的。我爸特别直,就说,是军界的人。得,那群人脸色都吓白了。估摸着,也知道霍启明那龟孙子的手脚不干净,立马怂了。我还以为,这就结束了,谁知道,早上传来消息,霍启明在荒郊野岭被找到了。”

嗯?荒郊野岭?

不是昨晚直升机吊着飞走了吗?这还有下集?

“嘿嘿,你猜猜看,他被发现的时候是什么情况?”罗德一想到,当时如果不是冷奕瑶,还是换做另外一个普通的女生,指不定,霍启明就得手了!光是这么一想,就觉得他活该。

“怎么了?”别人卖关子的时候,她偶尔也愿意配合。冷奕瑶眨了眨眼,一脸“好奇”状。

“被困在两只黑熊中间,动都不能动!晾在熊窝里一个晚上啊!别人找到他的时候,他都已经失禁了,问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傻笑。医生说,他疯了。”罗德用食指比了比脑子的位置,说话一气呵成。

前半段倒是没想到,赫默底下的人这么有能耐,竟然还能找到熊窝,黑熊徒手就能将人撕成碎片,那个霍启明,一看就是从小养尊处优、从来没受过训练的弱鸡,不被吓死才怪。不过,昨晚注射器里的东西加上那杯加了料的香槟,能不死都算是命大了,被困在黑熊的眼前,活活冻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也只是疯了……。

冷奕瑶玩味一笑,怕是,某人真的想让他求死不能,特意给注射了强心针之类的东西。

不过,拿东西的后遗症也强,霍启明不管以后有没有清醒的那一天,他是铁定的废了……

“霍家老爷子一听这消息,气得个倒仰!当众晕过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罗德越说越来劲,就差拿起麦克风全班直播了。

冷奕瑶睨他一眼,并不出声,罗德摸了摸鼻息,嘿嘿嘿地笑:“船王不愧是船王,壮士断臂啊!人前听到自己最喜欢的小孙子疯了,一副受刺激过度晕过去的模样,实际上却是掩人耳目,暗自安排跑路呢!”

霍启明的事情一出来,谁动的手,立马能猜测一二。虽然是下了禁声令,但军界的人“接”走霍启明的场景有很多人看到,船王就算是再自持身份,也知道,自己在某人的面前,压根连蚂蚁都算不上。别说是孙子了,儿子、儿媳一个都没通知,自己乘着私人飞机就要出国,结果,被军界的人直接扣下,现在,已经被圈起来了。霍家,积累了这么多年的繁盛,也算是彻底走到头了。

“你挺高兴?”冷奕瑶一点都不诧异船王的做派,商人本色嘛,在座的人,都不是金字塔里的阳春白雪,他们自己的家族就是踏着别人的血泪起家的,只不过,他们并不愿意承认罢了。昨晚的事情,对他们是一个刺激,也是另外一层警醒。毕竟,和军界比起来,商人、富豪、贵族,这些身份,都太过微不足道了。

当初,外人鄙夷她的一切,如今,却连仰视都已觉得底气不足。

罗德听到她调侃,吓得直摇头:“没有,没有!就是觉得他家平时做派太高调了,跌个狗吃屎大快人心。”

“不仅仅是霍家,今天早上,四十多家老牌贵族的宅子都被封了。”奥斯顿不知道听了多久,终于懒洋洋地从桌上抬起头,一脸神清气爽地看向冷奕瑶,“这些都是什么人所为,你应该知道吧。”

早上,连续三节课都没来上课,所有人都以为她这是要请假的节奏了,结果,她竟然第四节课,跑过来专程看电影了。就好像,昨晚的一切,对她来说,跟个饭后甜点样的。

如果没记错,她好像是和元帅一起离开的,也就是说,她整晚和元帅待在一起?

敲击笔记本电脑的藴莱指尖忽然一顿,抬头,看向冷奕瑶。她的脸,在阳光下微微笑着,似乎只是听着同学们在八卦,但那双眼,依旧清冷无双。

敢越过元帅直接对众人下禁声令吗?

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除了体质特殊以外,背后的谜团越来越多……。

“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响起,整个特级班所有人都是一愣。

等电音赏析课的老师走进里的时候,发现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奇妙,像是想往一个方向看,又怕被什么人发现一样……。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赏析的是今年票房最成功的电影,因为时间原因,我们先看上半部分。这部片子,我最欣赏的就是男演员,他的表现细腻而自然,一点都看不出他年纪还不过三十。影片里,他演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在吸食违禁品与戒毒的两条路之间,辗转反侧,十分传神。”说着,老师打开电子屏,导入电影,当高清影像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所有人望着上面硕大的一行字,顿时都笑抽了!

“男主演——霍启明”!

这他妈的还需要演吗?他现在就是本色出演!

第一次,上电影赏析课,上出了喜剧课的效果!

老师呆滞地望着电影屏,不知道为什么全班这幅反应。

冷奕瑶往后轻轻一仰,人生,就是一出黑色的喜剧。

霍启明是如此,她家那位自视甚高的姐姐亦是如此。她无聊地打开手机,上面豁然出现“某某慈善基金会募捐发起人疑似陷入威胁恐吓,脸上伤口触目惊心”的新闻。

她不过是用小刀划了一下,就是伤口触目惊心了?

她过生日其实是周四,不过,看到这个新闻,怎么滴,也要回去好好问问那个“休养中”的小姐姐,看看他们对伤口的定义有什么区别。

至于那本股权变更书,她笑了笑,总归要办的要不要也学罗德家一样,搞一场“别开生面”的晚宴?

一堂课,大家几乎是哈哈大笑看完的电影,作为霍启明的忠实粉丝,老师表示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可惜,她就只准备了这么一部电影,没法临时变换,下课铃一响,几乎是鼻子眼睛都气得移位地走出教室。迎面碰上沃克,咬了咬牙,“这个班,是越来越难带了!”

沃克觉得今天这女老师情绪诡异得很,电影赏析课还难带,你想带什么课?上天吗?

结果,一进教室,大家都自发对着冷奕瑶围了个圈。看神态,都不是恶意的,有人是崇拜——比如罗德,有人是欢腾——比如蓼思洁,也有人是若有所思?——比如藴莱,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新奇和亲近。

那是一种不知不觉,以冷奕瑶为中心的氛围。就好像,上周这群人对于转校生的一切反应都是他凭空杜撰出来的一样。所有人,现在都恨不得以她马首是瞻……。

“冷奕瑶,跟我来一下。”沃克皱了皱眉,这个情景其实并不算差,自他昨晚接到奥斯顿电话的那一瞬,就有预料,但还是没想到,短短一周的时间,她竟然就直接收服了这帮天之骄子的心。

让人低头很容易,但让人心悦诚服地憧憬却很难。

十七岁还没满,这个女子的心机,说真的,如果能再次遇到m,无论如何,他都会劝他离她远点……。

冷奕瑶一抬头,正好对上沃克沉沉的目光,忽然想起来自己也的确有事找他,爽快地应了。

跟着他出了教室,也没走远,就在旁边的小操场上走了半圈。

“我请个假,明天开始不来学校。”

沃克一愣,他还没说话,她倒是先提要求了。“几天?”

“不确定。”她笑,是真的不确定。周四过生日,但是,她待在d城多久,就要取决于她家上下那三口的思想觉悟了。

沃克觉得自己脑仁疼,还是越演越烈的那种:“你把学校当成什么地方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今天早上迟到三堂课的事情,他都没跟她计较了,她还来?

“玩耍的地方。”她抬头,目光笔直地看向他,竟然没有一丁点开玩笑的意思。

沃克感觉自己一口气都憋在胸口,卡得他都快背过气去了。

帝国上下,历史最悠久、最优秀的高中,就被她当做游乐场?

关键是,以她昨晚的做派来看,他竟然毫无反驳之力!

他忽然觉得,自己大概是年纪大了,和她多呆一秒种,都浑身翻腾。

“知道了。”他气得转头,直接就走。

“你找我出来,没事要说?”谁知,背后却传来她悠悠然地这么一句话。

沃克咬牙,刚刚被气傻了,忘记了正事:“秦老师说要收你做学生,你可愿意?”

秦老师?

她莫名眨了一下眼。

“就是你社团活动的钢琴课老师!”自从m离开圣德高中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收过任何学生!沃克不知道为什么,这世界上,所有人看到冷奕瑶难道都开始不按常理出牌吗?

分明当初对外宣布,自此都不愿意担任圣德高中的编制老师,只愿做个闲云野鹤,现在竟然打破自己的宣言,为什么?

难道真的是冷奕瑶钢琴天赋过人?

沃克匪夷所思地望向冷奕瑶,她却已经点了点头,笑得一脸轻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