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反手巴掌/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上就上了一节课,其实肚子并不饿,加上一下课,装作不经意路过的学生太多,一个个都在窃窃私语,小心打量的样子,估计是昨天晚上有风声传了出去。不过,看她们好奇心颇重的样子,应该并不清楚内情,否则对于一个亲手把人一夜之间逼疯的高三女生来说,一般人的反应肯定是“避之不及”。

“我去树屋休息。中午不用等我吃饭。”她朝蓼思洁打了声招呼,在特级班所有人意外的眼神中,悠悠然地向树林走去。藴莱关了电脑,不紧不慢地走着,竟然和她一条道。

等她打开自己专属树屋的时候,藴莱竟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她身后,显然有话要说。

“什么事?”午休的时间有限,她既然拿了他的集团图书馆钥匙,只要不违背她意愿的情况下,她很愿意给他点方便,毕竟,她站的底盘是他亲手掌控。

“听说你要请假?”藴莱顿了一瞬,还是决定直来直往。

“沃克说的?”她一点都不奇怪,只是没想到这人一点都不避讳一点,让班上的老师把她的动态汇报给他,好歹也来个掩护吧。

“嗯。”藴莱的脸上很镇定,“能问是去哪吗?”

“回d城。”她直言不讳,目光顺着树屋的大门一闪,忽然想起上次,似乎他也是站在这个位置,目睹了她一刀划破了冷奕媃那张如花似玉的脸的全程,刹那间,福至心灵。

“你那个姐姐现在在d城吗?”冷奕瑶能看到手机新闻上的头条,他自然也能看到,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上次不过是堪堪划过脸的伤口,竟然被夸张成那样。

这是怜香惜玉?还是另有所图?

冷奕瑶忽然靠向墙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几眼:“你找她?”

自己身体的特殊情况,外人并不知,他思前想后,冷奕瑶与他手指相处的时候,并没有被电流击中,是不是,她那个姐姐也有类似的体质?不过,话,不能这么说。

“我对她推行的那个慈善捐赠活动有点兴趣。”他轻轻一笑,眼底的锋芒淡淡敛下。

这就明显是说鬼话了。他掌管的圣德集团是帝国最有钱有势的世家,只有慈善机构拼了命要抱他大腿的,什么时候,他又那个闲情逸致去找地方随便撒钱?

“她回d城了。”

藴莱点了点头,“如果方便,顺路一起去d城?”

她确定,藴莱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和她“顺路”了。摆了摆手,懒得理他:“随你,不过我今天乘军界的飞机过去,你自行安排自己行程吧。”她不至于傻到让藴莱去撘顺风飞机,军界有军界的法则。

“好。”藴莱点了点头,表情微微一松,没想到今天她这么好说话。不过,想到那则新闻头条,还是忍不住蹙了蹙眉,冷奕媃的那番似是而非的形容,把伤口硬生生说得严重了那么多倍,是想栽赃到她身上吧:“你和家里的关系似乎不太好。”

不太好?

她望了望天,她没大义灭亲,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那家人,还指望着她其乐融融、既往不咎?

她笑了笑,目光往后看向放在木屋桌子上的冷氏集团股权转让合同,似笑非笑:“就那样吧,谁家还能每个家长里短啊。”

她回去可是去扒他们一层皮的,这位要和她搭伴一起回d城的主儿,心里最好有点谱儿。

藴莱也发现,自己有点交浅言深了,点了点头,“我到d城的圣德酒店后和你联系。”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今天早上听到了那些消息,他就觉得,自己对冷奕瑶的认识越来越迷惑。霍启明原本准备给她注射的东西,她显然知道是什么。但是,一个富商千金,如果从来没接触过那些违禁品,怎么知道的使用方法。既然为血亲,冷家上下的态度也很奇怪。偏心是常有的事,但是自家女儿在帝都,竟然没有派人来照料,父亲、兄长都不来看一眼,就真的有点不像样了。毕竟,还未成年……

藴莱想起自己唯一的姐姐,因为历来只有一个独子的缘故,圣德集团掌舵人的成长经历都算不上美满幸福,他算是幸运的,好歹有个年龄相差不大的姐姐一起长大。不过,和冷奕瑶比起来,自己那个姐姐,却从来没有真正独立过。

“晚上见。”或许是昨晚的事情传来的风声太隐约,又或许是自己急于解除身上电流的困扰,他今天有点情绪不定。藴莱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冷奕瑶却是拖了拖下巴,一趟帝都之行,前后一个月都没到,走的时候,还是“忌惮”陆琛的小可怜,被他的侍卫长“押”去的,回去的时候,身边跟着一队赫默的亲卫团,还有一个帝国第一世界的掌舵人。

冷奕瑶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声势,感觉回去都不像是谈判的,分明是拿刀架在某人脖子上,逼他就范啊。

中午午休的时间一晃而过,下午的课程,因为没有外语课,对冷奕瑶来说,更是小菜一碟。周二没有社团活动,所以她一下课就直接出了校门。

翟穆的车已经停在门口,见她过来,立马打开车门。一路疾驰,直接开向军界直属机场。

航班显然已经全部安排好,机场工作人员都是军界直属,从来懂得不该问的不问,所以见一面生的女学生背着书包,刚下车,就有八个元帅府亲卫直接迎上去,除了快把眼睛瞪瞎了之外,其余时候都保持得很镇定。

镇定个毛线!

机长表示,自己心脏都要被吓停了。

八个堂堂中校,围着一个小女孩,全程俯首仰视的状态,搁谁面前,谁都得怀疑自己脑子坏了。最可怕的是,身为元帅身边最亲近的亲卫弗雷上校,竟然亲自打了两次电话,反复强调安全问题。

机长回忆了一下自己上次这么严阵以待的时候,是和邻国还在开战的时候,那个时候,头顶上随时都有弹药飞过,也也比不上,现在的大气不敢出。

谁家的姑娘这是啊?

气势竟然直接压倒元帅府的那八个亲卫,旁边还有一个军官直接当司机……。

军界里可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有这等身份……

冷奕瑶喝着果汁,听着音乐,在全机组人好奇心爆表的静谧心态中,安然抵达d城机场。

一出机场大厅的那一瞬,呼呼的冷风直接袭来。

与帝都的干燥相比,这边处于南方,相对气温还要低一些。冷奕瑶外套的边缘都被吹飞起来了,翟穆这时直接在她肩上搭了一件大衣。她回头,忍不住眨了眨眼,没想到这人心思还挺细:“谢谢。”

“客气。”他淡淡一笑,往后推开一步,保持适宜距离。

军界机场门口的车早已经安排好,一行十人在夜色中匆匆上车,抵达市中心的时候,也已经差不多晚上九点了。

“去圣德酒店。”她摇下车窗,看了一眼这熟悉的环境。距离上次离开,其实并没有多长时间,这里的一切还和原来一样。她笑了笑,第一次觉得,重生在这个国度其实也挺不错。毕竟,金钱至上的地方,只要有一副好头脑,总归有的是办法改变处境。

翟穆愣了一下,既然已经回到家门口了,为什么还要住到酒店。不过,既然她这么说,他自然不会废话。

一行人抵达圣德酒店的时候,门口却站了许多酒店高层。

一个个郑重其事地西装领带、身子笔挺,像是在恭迎大驾。

亲卫团的八个人表情莫名,不自觉地扣紧手中的枪支。

她下车前却笑了笑:“没事,他们在等人。”

这世上,再有钱的人,毕竟也比不上赫默。军界的航班是优先安排,藴莱即便有私人飞机,也不会比她还快。这群人,估摸着是接到通知,藴莱回来,才会这么冷的天,穿着这么少,白白地在门口挨冻。

“我们走。”她一人领先,在酒店门童的指引下,衣角腾起,迈入大厅。

办理入住手续后,十个人分成三间房,冷奕瑶住在最中央的一间,其余的人分成两边,可攻可守,显然考虑清楚了一切可能发生的状况。

“明天上午八点,我们吃完早餐,再去我家。”她估摸了一下时间,每天上午,冷魏然、冷超九点前几乎都已经到达公司处理业务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处理事情,绰绰有余。

“好的。”所有人都客客气气的点头,检查完房间并不存在问题后,才安安心心地退出房间。

与此同时,藴莱的车刚刚开到酒店门口,在所有酒店高层弯腰行礼的那一霎那,他目光微微一闪,看到了军界的车牌。

“我到了。”他想了想,并没有打电话,而是给她发了条短信。

“明早八点,楼下见。”冷奕瑶休息前,回了一条,随即仰面,躺在那张偌大软绵的床上,悠然一笑,明天的好戏,她已有点迫不及待……。

第二天,太阳格外的好,整个d城天空碧蓝,拉开窗帘的那一瞬,冷奕瑶几乎怀疑自己是来到了海边。

等她下楼的时候,亲卫团的成员已经整装以待,当然,藴莱也已经站在那里许久。

“走吧。”她看了他一眼,目光一闪,落在外面。翟穆显然已经坐在驾驶座上,当看到藴莱的那一霎那,脸上倏然一沉,却见冷奕瑶像是没事人一样,就连藴莱的表情都很自然,一时间,心底只有一个疑问——这两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冷奕瑶回家,竟然也不避讳他?

“去我家。”她上车,并没有多说什么。反正,这两人的熟悉程度都比她高,压根不需要介绍什么。

加长防弹车上的气氛顿时极为诡异。只是,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不动如风。

八点十七分的时候,车子抵达冷宅大门口。冰冷的电子门紧紧关闭着,显然,主人家并不知道自家“出游”的小女儿会在今天回来。

冷奕瑶拿起电话,随意拨了个号码。

冷魏然的手机响起来。桌上的冷超和冷奕媃顿时目光一静,朝着父亲看去。

“喂?”他看了一眼来电提醒,接通电话,心平气和。

“开门。”只两个字,没有任何废话,冷奕瑶清冷的嗓音落下的那一刻,冷魏然的眉宇都黑了。

“你回来了?”他有点不可置信,她不是在帝都颇受元帅重视吗?怎么会突然回来?

“嘟嘟嘟——”回答冷魏然的,却已经是盲音。她没有兴致说废话,同样的意思,两个字足矣。

“父亲,怎么了?”冷奕媃明显发现他神情有点不对劲,立马开口,却见父亲直接按下内线:“管家,去开门。”

这么早,谁来了?

兄妹俩互视一眼,眼里存在疑问。冷魏然却没有说一个字,只是,神色越发难看。

冷奕媃包着一脸砂布回来的时候,就把那个股权转让书的事情和他哭诉了一遍。他就没见过哪家女儿能脑子发疯到这种程度来!

帝国自建国起,就没出现过女人继承财产的情况!哪怕是男人都绝户了,那财产也是充公,而不是给女子继承。她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冷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权,她也想得出来!

管家亲自去开的门,结果,看到军界的车牌,立马一颤,还没来得及看清车子里面的人,那车已经朝着主屋,飞驰而去。

隔壁那家邻居,当初因为探听元帅行踪,送礼的事情一经查实,已经被处决了。前几天,帝国上下各种关于相关涉及人员被处置的消息几乎满天飞,冷家如今上下心思沉浮,深怕被牵扯其中,做事何止低调,简直恨不得深居简出。连大门都不开了,除了老爷、少爷出门,这扇电子门都紧紧闭着。可,可军界的人,到底还是来了……

管家面如死灰,一路小跑着往主宅的方向走。

冷奕瑶下车的时候,抬头,轻轻看了一眼宅子,唇角轻轻一勾。

“终于肯回来了?”听到脚步声,冷魏然并没有抬头,相反,随意翻看着报纸,一脸镇定自若的样子。

冷奕媃和冷超见父亲这样,心中一亮,顿时猜到是他们那个妹妹。于是,眼中的神色冷了下来,几乎也是差不多冷淡的表情,甚至,他们拿起手边的牛奶,一副置若罔闻的模样,显然,懒得去看冷奕瑶一眼。

可当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并非一个人的时候,所有人眼中惊讶的神色微微一闪,几乎是不受控制地下意识抬头。

当看到那九个身高笔挺、姿容稳健的男人紧紧跟在冷奕瑶身后,一副以她为首、听其差遣的模样,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军界的人,在帝国境内,最为傲气。与皇室、政界不同,前者靠着出生容易虚张声势,后者靠着手腕四两拨千斤,可唯有军界,每个人都是靠着真真切切的实力才能一路晋升。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都是一副钢筋铁骨的模样,别说是在他们一介商户面前,就算是在其他权贵面前,依旧保持冷傲神色。可这样的一群人,肩上各个扛着中校的简章,此刻,却一个个笔挺地站在冷奕瑶的身后,以她为主的姿态,就有点太吓人了。

“你……”冷魏然刚说了一个字,结果,还没有继续下去,却看到了走在最后一位的藴莱,顿时眼睛都瞠大了不止一圈。

圣德集团的掌舵人!

这个商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竟然会和小女儿走在一起,还是站在最末的位置……

别说是冷魏然,就连向来寡言少语的冷超,此刻也被惊得不知如何反应。

“好久不见。”冷奕瑶站定,在一家三口目瞪口呆的神色中,嫣然一笑、璀然夺目。

那一刻,站在她身后的翟穆忍不住轻轻一笑。

“你,你这是做什么?”冷奕媃见父亲和哥哥一个人都不出声,吓得浑身一颤。手指不受控制地捂住自己的脸颊,那个位置,才从整形医院修补回来没有多久,脸上但凡一个表情波动,都会影响术后修复。她极力地想要压下情绪,可是看着那几个表情冰冷的亲卫兵,她下意识地就响起前不久才在电视上看到那群被击毙的涉世豪门,顿时,入赘冰窟。

“来取我要的东西。”冷奕瑶笑笑,从头到尾,目光都盯着她父亲的脸上,一丝目光都没留给那对兄妹。

“怎么,翅膀硬了,回来抖威风了?”冷魏然一听她这么说,立马想起来她要的是什么。继承权,冷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权,亏她也好意思狮子大开口!他让她姐姐亲自北上去赔罪也赔了,结果人给她在脸上划了一刀,她还不满意,非要这么不依不饶?

“各取所需而已,大家互助互利,我不会给你难看。”冷奕瑶笑了笑,倒是没有一丁点生气的意思。直接从包里抽出那份股权转让书,放到了他的面前:“大致意思,冷奕媃应该一回来就和您说了,我就不赘述了。签不签,一句话。”算一算,周四是她十七岁生日,也就是说,这本股权书签完,再过一年,实权才能正式划拨在她手中。不过,这并不妨碍,她虎口夺食。

“你长这么大,家里亏待你了?你竟然好意思说是互助互利?”冷魏然脸色发青,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的和一个小辈说话。可她把军界的人带过来,分明是当面打他的脸,逼他就范!

“虽然不算亏待,但,也没好到哪里去吧。”冷奕瑶轻笑一声,这次是为原主在叫屈。冷家兄妹的冷暴力,冷魏然看不到吗?不是,只不过是从来不管罢了。上一代的恩怨情仇,她没兴趣去管。但,想要她看在血缘的份上,就劳心劳累地为冷家谋福利,躲过这次军界清洗,不好意思,这世上没有这么简单的事儿。

“你!”冷魏然气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可就当掌声落下的那一瞬,九把枪同时从腰侧抽出,标准的持枪瞄准姿势,标准的射击准备姿态,枪口目标一致——直直地瞄准冷魏然的脑袋!

那一瞬,整个大厅,静得像是地狱!

尾随而至的冷家管家几乎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有惊叫出声!

这,这是什么情况?

“冷奕瑶!你敢这样对父亲!”冷超终于脱下了他常年冰冷漠然的神态,一个站起,直接冲向她。

只是,还未近身,已经被翟穆一只手直接扣住!

双臂被反剪,整个人“嘭”——地一声,被扣在餐桌上,那声音,将整个大厅的气氛压得更低,连心脏都感觉跳动不起来的威压,瞬间将冷家上下震住。

九个人,漠然冷视,就像是在看砧板上的一块肉,没有一丝咄咄逼人的状态,却让人分明感觉出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魄力。

那是一种见惯了死人的姿态。只要某人的一声令下,别说是富商,任何人在他们手中,都没法活到明天!

冷魏然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悠然浅笑的冷奕瑶,寒气从脚底一路爬上来,带着全身都忍不住抖了一瞬。

她是来真的!

她压根不会顾及骨肉亲情!

“冷奕瑶,你怎么能这样!”冷奕媃颤栗着浑身发凉,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冷奕瑶,像是随时都能晕过去一样。

“怎么样?”她悠然自得地走到冷奕媃面前,目光冰冷地兜头给了她一巴掌,正好落在她伤口包扎的地方。

瞬间,女人尖叫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你打我!你竟然还敢打我!你害我差点毁容,现在还当众打我!我跟你拼了!”说罢,就要往她身上撞去。

冷奕瑶却一个转身,姿态曼妙地绕开她的撞击。

与此同时,右手轻轻一扬,冷奕媃只觉得自己压在裙摆边缘的左手一空,转头看去,顿时,面如死灰。

“啧啧啧……”冷奕瑶无聊地将从她手上夺过来的窃听器拿在手中把玩:“你给媒体爆料,我恐吓威胁你,害得你脸上伤口触目惊心,我还没追究呢。现在,竟然当着我的面,玩这种小把戏……。你当真以为我不会弄死你?”

话音一落,反手一巴掌,直接又甩在她脸上伤口的位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