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强撑笑容/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d城既然能成为帝国的经济之首,繁荣之势非比寻常。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商场百货,各种游乐设施,甚至是奇幻体验城,只有常人形象不到的,没有这么做不到的。

冷奕瑶站在一家起司蛋糕店门口,和店主一起交流diy的时候,简直和她在冷宅的样子大相径庭。这分明是一个玩上瘾的孩子,还是那种随心所欲的款。

望着她这么心大的样子,别说是藴莱,连翟穆都忍不住有点无语。

当初,从地窖醒过来的时候,冷奕瑶望向街道四周的表现可不像是从小在d城长大,那目光满是新奇和惊讶,特别是在看到黄金墙的时候……。

一时间,他目光深沉,直直地望向冷奕瑶……。人来人往的商场,虽然还是周三,可是几乎都是人潮。冷奕瑶并没有注意身后那探究的神色,而是从起司蛋糕店出来,随手一拐,逛到旁边一家珠宝店,正低头在看专柜里面的宝石,从拐角处走出一个女孩,显然是没有看到她,低头走路间直接撞了上来。

“操,哪个瞎子,好狗不挡道是不知道!”那人摸着被撞疼的鼻子,还没有抬头,直接一句话就飙出来。

跟在冷奕瑶身后的亲卫兵们顿时神色一肃,原本还在沉思的翟穆也不免微微色变。

这人到底是故意还是巧合,是真的无疑中的碰撞,还是,另有所图?

谁能说得清?

冷奕瑶随手抚了一下衣服上莫须有的灰尘,抬头间,已经有几道身影直接挡在她的面前。

而那个被军官们冰冷视线漠然打量的身影,刚站稳脚跟,一抬头,瞬间被吓得脸色惨白,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也咬下来。

让自己一时嘴快,什么人都没看清楚,就张口就骂。

望着眼前人山一样的军官,她欲哭无泪,整个人都颤栗得开始发抖:“我,我不是……。不是,那个,我不是故意撞人的。我刚刚是胡言乱语,你们,你们不要当真。”

小姑娘抬起头,众人才发现,她年纪并不大,最多也就和冷奕瑶差不多年龄。可脸上的眼影却画的极浓重,妆容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个学生,倒好像是从夜店才出来的辣妹。看穿着,应该也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一身高级货,只可惜,胆子和寻常人没什么区别。

亲卫官的眼底闪过一丝蔑视,目光冰冷,却并没有随意放过她的意思。撞了人,还敢骂别人“好狗不挡道”,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善茬。如今,这幅卑躬屈膝的模样,不过是欺软怕硬。换个普通人被她撞到,就纯属活该,另外还得被她辱骂?

这d城,果然什么人都有。哪像是帝都,但凡碰到个事,谁不要好好思量一下,帝都脚下,随随便便掉块石头,都可能砸到达官贵人。

那女生自知闯了祸,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眼前这些人都是身穿军装,她就算是在家里再骄纵狂妄,也明白,这些人不是她能得罪的。

“凯蒂,你怎么了?”身后,一道吊儿郎当的男声传了过来,随即,跟着出现了四五个男男女女。都是同样一副夜宿不归的打扮,身着讲究,神色傲慢,原本调笑的目光在对上他们的军衔时,倏然一冷,随即,嘴角僵直。

“我,我撞到人了。”那个被称为“凯蒂”的小姑娘,已经快吓哭了。她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蹦迪蹦了一夜,早上刚从顶楼下来,就会踢到这么个铁板。看身形,对方应该也是个女的,怎么身边跟了这么多的军官?关键是,这一个个军衔还挺高。中校啊,在军界,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熬到这样的位置。

一听“凯蒂”解释,所有人这才发现,在那人墙似的高个子军官背后,竟然还站了个女的。

只是,容貌看不太清,但,隐约间,总觉得哪里有点眼熟……。

“你,你不是冷奕瑶吗?”站在这群男男女女最后面的一个男生脸色倏然一变,不可置信地望着她的侧影,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否则,那个传闻中被她父亲转学到帝都去的冷奕瑶,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嗯?竟然是认识的?

冷奕瑶抬头,轻轻拍了拍其中一个亲卫的背部,对方一个闪身,她缓缓走到那群男男女女的面前。

于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原来,真的是她!

那个和“情郎”私奔,再也没出现在学校里的冷奕瑶!

冷奕瑶细细打量着这群人,仔细分辨他们的五官。实在不能怪她,这群人一看就是在外面呆了一个晚上的轰趴,女的脸上的妆容浓的几乎把五官都掩下去了,和平日的打扮差的太多。好在男的还比较好认,于是,她摸了摸下巴,终于在原主可怜的记忆里找到了些微线索。

还真的是认识的。在同一所私立高中的同学。只不过,并不是同班罢了。

在转学帝都前,她上的那所高中,大多数学生只是中上等的富贵人家,因为冷家在d城的财富的确可观,加上她家里“捐赠”的又十分大手笔,她这样的学生虽然不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但也能优待。就和眼前的这一群人差不多,在普通同学面前,她们是属于一挂的。

之前,偶然也一起玩过几次,不过,并不算太熟就是了。

“你们翘课蹦迪?”冷奕瑶自觉自己不是辛勤的园丁,对于学生这样的举动没有任何抵触,只是,没想到,随随便便逛个商场都能碰到以前的同学,什么时候d城这么小了?

“对啊,楼顶上的那家店,最近刚开的,挺有意思。”凯蒂发现是“熟人”,立马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冷奕瑶在学生间风评并不好,和他们半斤对八两。

“话说,你失踪了这么久,是不是事情摆平了?”旁边另外一个男生忍不住插话。既然不是得罪不起的人,偶尔八卦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他挺好奇的,这姑娘是不是脑子撞坏了,竟然学人和别人私奔。

“摆平什么事?”冷奕瑶隐约觉得,她离开d城这么久,加上之前被皇室捉过去准备祭天的那段时间,前前后后也不少时间了,冷家是怎么对外解释的。

“大家都熟,装什么啊。”另外一个女生轻哼一声,显然受不了她“明知故问”的样子。

“就是你和你那个男朋友啊,现在是不是双宿双栖了?”男生痞笑的声音传来,看似起哄,却掩不住那略带淫邪的眼神。他上上下下打量冷奕瑶一眼,可惜了,这么嫩的水果,竟然早早地就被人摘去了。当初自己要是多留意一分,这妞搞不好就是自己的了。

这男生眼底露出那种隐晦神色的时候,四周的亲卫脸上已倏然一沉,就连翟穆,听到“男朋友”这个字眼的时候,都忍不住挑了挑眉梢。

“双宿双栖?”冷奕瑶轻笑地垂下眼帘,目光微妙地勾了一瞬,“谁告诉你们的?”

她就算是真的私奔,那那位传闻中的“男朋友”现在也已经成了荒郊野岭的一堆死尸,早早被陆冥那厮的手下像切瓜一样切了。更何况,她这还没有“男朋友”呢,分明是冷奕媃当初下的一个套。

“你姐啊。”凯蒂无语望天,想了想还是把当初的事情说了出来:“你失踪两天之后,你姐打电话给学校老师,说你生病,暂时来不了学校,要请假。老师当然应了。结果过了几天,你还是没来。你姐掩饰不过去,就和老师都说了,说你趁着晚上和人私奔了。”

所以,老师的嘴巴是长了喇叭,冷奕媃一说,全校的学生都知道了?

冷奕瑶冰冷地笑了笑,一脸习以为常。

四周的气氛倏然一凉。

如果说,刚刚在冷宅,还惊愕于冷奕瑶对她亲人这般冷淡,那么这八个亲卫官眼下是终于明白,什么叫自作自受了。

亲姐姐这样到学校老师那说自己妹妹私奔,在帝国这样传统的风气下,是想活活把她逼死吧?

更何况,这还是赤果果的诽谤!栽赃!

男朋友?

她冷奕媃倒是找出一个给他们看看!

自家元帅那般宠溺的目光都视若无睹,冷小姐能看上什么样的男朋友?还私奔!奔你个头!

刚刚冷小姐竟然只是把人吓晕了,要是早知道如此,他们当场就该把那个女人给废了!

面对迎面这么多军官倏然沉下的目光,凯蒂一愣,下意识地捂住嘴巴,总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可,可这事早已经全校皆知,甚至还沸沸扬扬传了一些时间,最后才被冷家压了下来。后来说是,人也找到了,不过去了帝都,转校进了圣德高中。

切!

圣德高中是什么样的地方!

帝国历史最悠久、最彪悍的贵族高中,冷奕瑶这样的黑历史能随随便便就进?不管是家世、成绩,在帝都名门面前,她都算不上顶尖。不过是冷家编出来唬人用的。

别说是老师,他们这群人是一个都不信。

只不过……。

望着眼前,目光冰凉的一众军官,凯蒂等人心头一颤,忽然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瞎了眼。

“我,我,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哈。”带头的男人不敢去看翟穆他们的眼神,总觉得,对方的眼睛里已经将他们割成碎片,随时随地都能把他们处理成尸体一具。

那是一种真正见过死亡的人,才会露出的神色。他们这群在学校里傲慢狂放的男生,在这群人的眼里,无异于路边的石子,轻轻一脚,便能眨眼消失。

虽然很怂,但是,他们是真的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而这一切,都掌握在一个人的手里。

所有人同时望向冷奕瑶,似乎都在等她表态。

凯蒂的呼吸一顿,后知后觉地发现,变了,一起都变了。当初,冷硬孤僻,不肯轻易与人说话的冷奕瑶,如今简直天差地别。

她究竟是怎么和军界搭上了关系?

这群人一副以她为中心的护卫模样,是怎么回事?

关键是,自己刚刚还调笑她,会不会,被她报复?

一只洁白无瑕的食指忽然伸出来,轻轻勾了勾。

凯蒂一愣,下意识往冷奕瑶的方向靠了靠:“什么事?”

“明天我过十七岁生日,邀请你们来我家参加生日宴。回去,你帮我转达一下邀请,就说,只要是学校里有空的学生,我都欢迎。”不是冷奕媃把她的“老底”都爆料给学校知道了吗,她就让她在全场宾客的面前,怎么把话说出去的,就怎么打脸打回来。这一次,她不动手,她让她自己自抽!

凯蒂望着眼前冷奕瑶幽冥一现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心跳一颤,只是,硬着头皮也不敢拒绝。小心翼翼地答应下来,学校那么多的人呢,总归明天真的有事,也不会怪到她的头上来。“好的,好的,我一定转达。”

四周的空气太压抑,那些军官们显然和他们并不在同一个世界,只是目光一冷,他们的小腿肚子就忍不住开始抽筋。见冷奕瑶随意地摆了摆手,他们瞬间如蒙大赦,转身就跑。

“就这么放过他们?”亲卫官们和她关系并不太深,虽然满心疑惑,但并不敢问,唯有翟穆倒是问出了口。

“以讹传讹的人,有什么好计较。”在她眼中,那几个人,跟后世的杀马特没什么区别。人云亦云,你打骂他们有什么用?关键的是,源头!

她家那位小姐姐,果然长着蛇蝎心肠。只可惜,智商实在不够上线。

她本来回d城就不是因为多么重视自己的生日,而是觉得应该拿回一点利息,赔偿赔偿自己的小心灵。现在,顺手,也该好好归还点利息了。

原本是打算只让冷家高调公布她获取冷氏集团百分之四十股权的事情,既然出了这么件事,顺手,把冷奕媃打入地狱便是。

她不是向来自诩自己是名门千金,向来以自己的名媛身份骄傲不已,那么就当众让她自己抽自己的嘴吧。反正,当个乐呵,玩玩嘛~

望着冷奕瑶一脸随意不在乎的表情,他忽然想起当初第一次遇到的时候,那个漆黑的夜里,她与两个高壮凶狠的男子在破房子里那场惊艳的搏斗。

第一眼,是愕然。

一个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孩子,怎么能躲得过那样的袭击。可从她开始出手起,那迎面一击、血光四溢的狠绝惊艳非凡!

那一刻,他便知道,她绝不是一个普通人。

可当他把晕过去的她带到地窖时,看着她失血过多的苍白脸色,最后一个感触,却是冰冷。

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会让这么小的姑娘流落街头。

曾经因为她没有戴面纱的缘故,衣衫沾满鲜血的缘故,也猜测过她是否是普通家庭丢在路边的孩子,可后来因为她种种举动一一推翻。

当后来第二次再碰见的时候,她却是坐在元帅的膝盖上,任元帅的一双手落在她的腰侧。

那一瞬,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对于她的身份更加好奇。

直到后来,知道她是d城富商之女,身家非常。只可惜,却永远是一个隐形人,被她姐姐的光影笼罩,似乎永远不会被别人看到。

可就是这样,他才会觉得更加触目惊心。

在这个d城,一切以金钱至上的城市,冷家,虽然没有权势,但是财富惊人,怎么会让她流落街头,差点被人强了?

甚至连别人都不知道她失踪的真正原因,而是默认她与人私奔,不知所踪。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群迅速跑开的男男女女,目光微微一闪,从她今天与冷家上下对峙的情况来看,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可是,分明是同样的血脉,为什么会弄成这样离心?她当初离开地窖时,对整个城市的陌生做不得假,是否背后又藏着常人无法探知的原因?

“你在打量什么?”背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翟穆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藴莱从头到尾都不曾离开。

他扯了扯嘴唇,转开目光,回头,看他一眼:“我没有义务什么事情都要和你汇报。”

藴莱冷冷地看他一样,神色如常,只是嘲讽之色瞬间掠过。他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休息的冷奕瑶:“你似乎对她格外不一样。”

翟穆目光坦然:“我这次来d城,唯一的责任,就是随身保证她的安全。”要不是弗雷马上就快要动身参加他妹妹的婚礼,这次来d城的怕已不是现在这个阵仗。

“看来元帅对她,的确重视。”藴莱垂下眼帘,神色微微复杂。赫默亲自来圣德高中的门口接冷奕瑶放学的时候,就已经引得帝都名流哗然,轰然一震,如今,不过是她要回家,却精挑细选了元帅府的八名亲卫,甚至连翟穆都一路护航。这已经完全超过了一般的重视,态度为何,已然昭然若揭!

“你这样的身份,为了一个女人颠簸上下,就不觉得难受?”冷奕瑶的能力和魄力,他都承认,甚至,有的时候都忍不住揣测,如果换做是他,能不能做到她这般的地步。可是,女子毕竟在帝国内还是处于弱势地位。一介军官,为了能彻底融入帝都军界,翟穆肯定花了无数功夫,如今,却是从帝都直接被打发到d城来,只为当一个女人的随身保镖兼职保姆,他竟能忍气吞声?

翟穆忽然抬头看他一眼,眼中的神色沉沉,良久,却豁然一笑。

“你觉得,保护她是因为我能力不受待见,还是其他原因?”在去军校接冷奕瑶之前,他敢笃定,元帅和弗雷都对他还持有一定的漠然态度,甚至,弗雷隐约间露出的防范将他与帝都军界的距离又拉远了一些。可当那场帝都港湾派对的时候,当元帅根据他的线索,及时赶到霍启明那个淫谜派对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终于跨出了一步。

能被派来d城的这群亲卫兵们各个都是元帅的亲信,他被一起指派过来,固然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对d城本市的熟悉,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元帅对他信任的表现?

翟穆的一句反问,让藴莱的脸色有点发黑。但,他们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不需要明说,一个举动就能代表太多含义。

相较于他当初在外界看来,从d城的军界一下子迈入帝都军部的一步登天来说,这一次,从帝都指派他到d城,才是真正信任的开端。

“你们在聊什么这么高兴?”冷奕瑶试了一把传说中的尬聊。分明看到这两人脸色一个悠然自得,一个越来越黑,偏偏还用这种开场白来挑起话题。

藴莱仰起脸,很想问问,她哪只眼看到他们刚刚聊得高兴的模样。只是,望着对方那双没心没肺的眼,顿时觉得自己太傻,这人压根就是拿他们开玩笑,还能当真不成?

“你一个人玩来玩去,有意思吗?”事实上,是个大男人跟在她身后,谁敢近她一步?如果不是店家打开门做生意的缘故,估计一个个都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也就是她,还能在这种氛围下,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那能怎么办?这附近,不是游乐园就是商场。我没拉你们一起去游乐园就已经很考虑你们身份了。”冷奕瑶耸肩,虽然她也觉得有点幼稚,但好歹游乐园比商场买买买多了更多的选择。这不是考虑他们的形象和接受度吗。

藴莱和翟穆忽然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可以一句话把天聊死。

眼见,时间离中午越来越近,藴莱提议,干脆到圣德集团旗下的餐厅吃午饭。

冷奕瑶目光一顿,直直地看向他,第一反应就是当初在帝都圣德酒店吃的那顿套餐。那叫一个没味口……。

“不要。”她直接摇头,一点都不迟疑。

“为什么?”藴莱皱眉,他家旗下的餐厅历来以高档食材著称,可不是随随便便想吃就能吃得上的,预定都要排很久。她一个吃货,干嘛一脸嫌弃?

“没味道。”一句话,就是寡淡无味。她当初那一顿套餐,也就动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与其浪费时间和他去吃那种东西,还不如随便这座商场随便挑一家。

“嗤。”——

翟穆一个没忍住,看到冷奕瑶呛藴莱的样子,就想笑。

天上地下,从来以自家产业骄傲的第一世家掌舵人,竟然当面被人给嫌弃了。这种场面,可不是随时随地都能见到的。

“那是为了照顾客人的肠胃,避免饮食不习惯,所以才特意准备的营养餐!你瞎嫌弃什么!”藴莱一听,终于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了。可是,望着四周那八个亲卫官们一个个“原来如此”,对冷奕瑶的话坚信不疑的模样,他就恨不得抓住这个女人狠狠地摇一摇她的脑袋。她到底以为,圣德的餐饮是什么水平,竟然敢这么嫌弃!

“跟我走!”脑子一冲动,他直接拽起冷奕瑶的手就往外走。

亲卫官们自然知道他不会真的恼羞成怒,于是,气定神闲地跟在后面。唯有翟穆,目光静静地盯着藴莱拽着冷奕瑶的手腕,停顿良久,神色微妙……。

冷奕瑶没多做抵抗,顺着藴莱的牵引,直接走出逛了良久的大厦,直接穿过市中心最繁华的一个街道,转身,就来到圣德集团的餐饮空间。

金字招牌在上,那可真真切切是用纯金铸就的招牌。

太阳光下,金光一闪,几乎可以亮瞎群众的眼睛。

冷奕瑶正准备嗤笑他家的品味怎么这么土豪的时候,目光落在餐厅门口的一个身影身上,顿了两秒,微微一笑。

藴莱走到门口,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拽了她一路,神色一僵,立马放开手。见所有人都没有太注意的样子,下意识拉了拉自己的衣领,转身,却对上翟穆那若有所思的神色,顿时,脸上一沉。

“不是说吃饭吗?再不进去,我肚子就叫了。”她松了松肩膀,一脸随意。来都来了,面子还是要给的。要是真的不好吃,再当面走人就是了。

藴莱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大约真的是脑子坏了。这人跟她那一家子烂七八糟的事情关他什么事,他干嘛一是好心,想要帮她换换心情。得,她是心情好起来了,他现在心情却一言难尽。

站在门口,服务员殷勤地为他们一行人拉开酒店大门的时候,藴莱唇边的笑容一闪而逝。

大堂经理像往常一样,笑脸以待,正准备如常地过去招呼,当看到藴莱的那张脸时,顿时吓得背后一惊。整个人怀疑自己是在梦游。知道右手扭了自己大腿一圈,真正的疼痛把他脸上所有的情绪都盖住了,他才反应过来,这他妈的不是做梦,集团的掌舵人竟然真的在这!就在他眼前!

我的天!

一下子冲到大门旁,几乎是坑着头,向“主子”请安。

“董事长,欢迎光临。”这简直是在考验心脏承受能力。大堂经理简直可以听到耳边“咚咚咚”的心脏狂跳的声音,几乎怀疑自己一个不小心,心脏都能立刻跳出来。

“按照最高规格的菜品,让主厨搭配。今天,我邀请的客人见识不凡,要是让她不满意,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办。”藴莱在下属的面前,基本上是属于一派平静优雅的。不动声色间,打量所有人的心思起伏是他在继承家业之前首先学习的课程。事实上,他一直做得很好。除了后来,遇上了冷奕瑶这么号人物,他发现,自己“冷静自持”的一面在不断的崩塌。

“明白。”大堂经理低身应道,背后却已经是一片冰凉。

圣德集团的高薪聘的是人才,是解决问题的奇才,如果不能让顾客满意,要他们何用?

这句话,是在入职之前,每个人都要了解的企业真谛。如今,面对最大的顾客,大堂经理浑身颤颤,却强自镇定,转身,朝着冷奕瑶一群人,笑得一脸大气:“各位贵宾,这边请。”

说罢,引着她们一行人往贵宾包厢走去。

推开厚重的原木大门,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让人眼前一亮。并不是像外面金字招牌那么烂俗,相反,这里面堪称素雅。只是,不管哪一处的装饰,看上去都是不显山露水,偏偏却恰到好处。一眼便知花费巨资。

“你们这边,这种规格的包厢很多?”冷奕瑶在大唐敬礼躬身为他们甜茶倒水的时候,随口一问。

“哪里,这种‘云’字抬头的包厢一共只有俩间。只要都是向vip开放预定的,常人根本没法进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大老板竟然身边还有一个姑娘,但看着那么多军官,竟然一个个走在她身后面,就知道这人身份非富即贵、还是贵不可言的那种。大堂经理解释起来,更加殷切。

冷奕瑶想了想,忽然一笑。“那今天,这包厢是不是都满了?”一共两间,也就是说,除了她们现在呆的这一间,只要一间咯?

大堂经理目光一顿,下意识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对的,还有一间刚刚来了客人,就在隔壁。”

如果说,冷奕瑶刚刚开头的时候,藴莱和翟穆都不知道她的意思,那么,现在,两个人目光一沉,同时望向包厢相邻的那一扇门,几乎心有所悟。

“行了,没事了。”她摆摆手,却没有继续下去。

菜色既然是由主厨直接搭配,自然不用再点单。一时有点无聊,干脆打开了包厢里面的窗户。

窗户正对着商业街,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迎面扑来的世俗气息,让人有种置身热闹的感觉。

她双手搭在下巴的位置,正寻思着,要不要让大堂经理来把包厢的背景音乐换一下,这么迷幻的声音,吃个饭都觉得有点恍惚。

可就在这时,旁边一道妖娆的声音传来了过来:“都这个时节了,你们能不能别天天抽烟,熏得我眼睛都疼。”下一刻,隔壁包厢的窗户亦被打开,就在冷奕瑶的旁边,两个窗户相隔竟然不到两米的距离。

原本隔音性较好的两个包厢,忽然就变得非常方便,连对方的一言一语都听得一清二楚。

“大小姐诶,就你事多。今天要不是你非要来请客,以为我们会愿意大老远跑这来?”说话的人声音很清润,像是柱子的味道,只是,调侃寓意分明,看似给那说话女人面子,实际上,却暗含嘲讽。

身为洛氏大小姐,家里人来人往的交际,也算是见过不少,面对对面这人的暗讽,她能听不出来?

才怪!

可眼下形势比人弱,是她在求人,无论如何,只能咽下这口气,哪怕气得她脸色都发青,也只能忍。因为,这间房里,坐着的主客不是其他,而是,她眼前唯一的救星。

洛氏大小姐强撑着笑脸,一脸小意温柔地走到主位上的男人面前:“我知道,你们都是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才同意今天来吃这顿饭。我很感激。可是,我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要不然,也不会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主位上的男人,手头夹着一根烟,烟雾缭绕间,就这么淡漠地看着她,似乎没有一丁点表情。

洛氏大小姐银牙暗咬,破罐子破摔:“我求你帮个忙,只要能帮我这次,我去求我父亲答应你家任何条件。”

她不傻,相反,很聪明。当冷奕瑶捏着那个窃听器,听到冷奕媃将她的身份暴露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除了像眼前这个人求救之外,别无他法。

她不知道冷奕瑶为什么能和军界沾上关系,更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股权,冷氏集团说放就放,但可以肯定,冷奕瑶已不是吴下阿蒙,硬碰硬,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你得罪了谁?”冰冷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顺着那个窗户,飘到了隔壁房间。

洛氏大小姐目光一闪,咬牙切齿:“还能有谁?冷奕瑶。”

冷奕瑶撑着下巴微微一笑,这真叫,坐着都能躺枪。

她都没去找这位洛氏大小姐,她倒是先来求援。

主位上的人目光一闪,随即,目光落在洛氏大小姐站着的窗口,那个位置,阳光撒了过来,冷奕瑶的影子落了一半在窗口。

他忽然转身,一把走出包厢。

洛氏大小姐面色一愣,赶紧追了上去,却见他一把推开隔壁包厢的房门。

——

倏然安静间,冷奕瑶顺着门声转身,看向来人,勾唇一笑……。

那笔挺高耸的鼻梁,长挑入鬓的双眸微微眯起,细看之下,才能发现,他的眸色比常人要淡上许多,仿佛是巧克力在阳光下的色泽,只是,那里簇着一抹光,一抹让人连多看一眼都不敢的光。全场所有人,在对上他回身看过来的眼神时,都会不自禁地转开视线,似乎,只要多看一眼,自己就会忍不住畏缩。

落在他眉角间的一处伤痕,那一处伤疤越发显得他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神秘莫测。

人生何处不相逢,西勒,我们又见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