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同时同框/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勒静静地打量着这个包厢,在他一瞬间推开房门冲进来的时候,八个军官瞬间拔出了枪,几乎没有费劲,全部举枪瞄准了他的脑袋。

八人站着的位置非常讲究,在举枪的同时,不仅封死了他前进的路线,也将背后的入口同时挡住。

几乎只是眨眼的时间,他就已经被团团围住。

可,最让他惊讶的不是这群人的反应能力,而是他们的军衔。

虽说是中校,但这身军装,并非普通军界的士兵能够拥有,至少,d城的军界高层就没有一个是这样的制式。

也就是说,他们来自的地方,并非普通高层可比。

——被八支手枪同时瞄准脑袋,还能保持这样的镇定,这人……。说是“人中龙凤”也不为过。

这个想法在翟穆和藴莱脑子里同时一闪而过,两人扬了扬眉,目光一闪,随即,落到冷奕瑶的方向。

在进这座金字招牌的餐厅之前,冷奕瑶在门口就看到了他的身影,所以,对于这一刻,某人的破门而入并没有半点惊讶。相反,她没料到,他会这么直接进来。朝着那八名亲卫兵摆了摆手,她笑得一脸随意:“我们认识。”

认识?

八个人互看一眼,慢慢缓下动作,将枪支收起。只是,防卫姿态并未变化,依旧是处于随时可攻可守的位置。

西勒饶有深意地看了冷奕瑶一眼,一言以蔽之,如今,这间包厢,她是主位,她掌控着这群军官的行动权。

至于另外两个……

他目光一深,一个是当初与冷奕瑶一起出现在他赌场的男人,但如今却是军装打扮,笑得一脸云淡风轻,只是,那神色,相较于第一次见面时的低调内敛,如今,却像是挣开了一层枷锁,将他真正的情绪外露出来。

至于,另外一个……

他唇角露出了一抹难得的惊讶。

圣德集团的掌舵人……

整个帝国最老牌财阀的唯一掌门人,此间餐厅的真正主子,竟然会突然莅临。而他竟然坐在冷奕瑶的右手位,也就是说,他屈居冷奕瑶之下?

“你似乎每次见面,都能给人带来惊讶。”西勒最终将目光转回到冷奕瑶的身上,双手交叉,轻轻一笑。

可不是吗?第一次见面,她是“失踪”之后,突然找上赌场,身边跟了个不知道敌友的陌生人。而上次见面,好像正逢她吃“霸王餐”,某人路过,救场如救火。

时隔半个月左右,再次相逢,竟然已是如今这幅场面。

是该说她太会经营,还是说,她的背后藏了一张千面之颜?

“承蒙夸奖。”她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倒是目光往他身后望去,看到了尴尬地立在门口的那个妖娆女声的主人,还有另外一个长相较为直爽的男人。她猜,刚刚那一管如竹子班清润的声音就是这个男人发出的。

“不介绍一下?”她悠然自得地坐下,一手撑着下巴,笑得极为妥帖。

可是,在洛家大小姐的眼里,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这,这怎么可能是冷奕瑶?

冷奕媃口中那个阴郁、孤僻的妹妹?

窃听器里的声音分明是清冷凉薄的,可这一刻,坐在主位上,下面一群军界中校,竟然丝毫没有压住她的气势,相反,纵观整个包厢,唯有她,可以称得上“霸气惊人”。

以一女子身份,坐在这般位置,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其中缘由。

就在她呆愣的那一霎那,西勒已经随便挑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显然,他没有帮别人做介绍的意思。

而站在洛家大小姐身后的那位男士就更没有这个义务了,越过她的肩膀,直接走到冷奕瑶这桌,轻轻俯身,伸出右手:“好多年不见,不记得我了?”

他和西勒是好友,家中也多有生意往来,算起来,去冷宅也有数次,不过他和冷超不熟,所以对于冷超的两个妹妹很少接触。但算起来,逢年过节加在一起,和冷奕瑶其实也见过不下三次。只不过,当初,见面的时候,她大多数是低着头,懒懒的应一声,像是对于陌生人都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漠劲。倒是眼前……

啧啧啧,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过,刚刚洛家的这位大小姐好像是说,她特意请他们来吃饭,就是因为得罪了谁来着?

男人眼底划过一下嘲讽,这天底下,果然小的很。

冷奕瑶记得这位小哥,人不算坏,就是一张嘴太直接,从来不知道委婉为何。但做事还是个靠谱青年的。

于是,别人客气,她也客气,伸出一只手,轻轻地与他握了握,“请坐。”

小哥轻轻一笑,他还真的没有跟这么多军界的人一起吃过饭,如今,倒是一项新的体验。

于是,一行三人,只有洛家大小姐一人孤立无援,呆愣在那里。

既然没有人肯来介绍,一切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我,我是洛雨云。”洛家大小姐尴尬地笑笑,表情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当看到冷奕瑶的这一刻才真的明白自己当初放窃听器在冷奕糅身上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

“洛家大小姐?”联想刚刚隔壁包厢传来的话,她挑眉轻轻一笑,神色间,笃定非凡。

能在短短数个小时之内,就反应过来要请外援,还算不是太傻。关键是,知道什么人能有用,一眼就瞄准了西勒。

她淡笑着轻轻地啜了一口眼前的茶水。整个d城都知道,西勒家与他们冷家多年来往,是从父辈就积累下来的关系。当年,两家人甚至不避讳众人,曾经开过玩笑,说西勒与冷奕媃,一个是英雄出少年、才华盖世,一个是温婉大气、气质高华,天生一对。就她记忆而言,也的确有过一段时间,两人来往频繁,甚至也公开出现在一些社交场合。不过,冷奕媃那个草包美人,也就是远远看上去是个人物,相处过了便知道,智商实在不在线。白费了那么好的名声……。

至于,西勒……。

冷奕瑶侧头,看着他一脸神色自如地坐在位子上,自己沏了一杯茶,满脸自如的样子,压根没有被其余人的气势所吞。

即便是藴莱在这,冷奕瑶也不得不承认,论作为一个商人的觉悟,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的气度,西勒不遑多让。

“呵呵,不敢,不敢,叫我名字就好。”如果面前的人还叫她大小姐,身边的这群人是不是立刻把她生吞活剥?

洛雨云看了一眼四周已经恢复了神色的中校们,脑子里还印着他们刚刚集体瞄准西勒的模样。虽然,贵族出门防身的武器,现在大多数都是手枪,只偶尔有皇族中人的侍卫长还以弯刀为器,但一下子被这么多持枪的人围住,洛雨云心跳得厉害,感觉自己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你和我姐姐关系看上去挺好,还为了她装了窃听器。”冷奕瑶是什么人?

圣母?不好意思,这个词,就从来没有出现在她头上过。眼看眼前这女人战战兢兢,她笑得满是坏心眼,做错了事就该有做错事的态度。找西勒过来就准备帮她开脱,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果然,听到“窃听器”这三个字,整个房间的温度瞬间一冷。

连西勒都忍不住挑眉看向洛雨云。见过没脑子的,还没见过这么没长头脑的。竟然当着军界的面,玩这种把戏?她家就算是金山银山,都不够她败的。

“我,我也是被冷奕媃骗了。我不是故意的。”洛雨云死命地摇摇头,简直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丫子,当初听冷奕媃那么一说,加上听说冷奕瑶攀上了元帅,心底里一股子邪火,说做也就做了,可现在,看到冷奕瑶身边的阵势才明白,有些人是压根招惹不起的。

洛家,以报业、传媒为主,看似人脉、资源甚广,可那是在普通人面前,在军界这,他们还能翻天不成?

“窃听器里的东西呢?”既然有窃听器,肯定有录音,冷奕瑶笑笑,一脸随口一问的架势。

“删了!统统删了。”洛雨云死命地摇头,恨不得摇尾乞怜。这幅模样,与她往日的趾高气扬,简直形成鲜明对比。太谄媚,谄媚得让人不忍直视。

西勒和那个年轻男子早已转开脸,一脸陌生人的表情,倒是藴莱这边,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冷小姐,是否现在起菜?”大堂经理从厨房回来,就看到包厢里忽然多了三个不速之客,关键是,竟然还是隔壁包厢的人。一时间,有些云里雾里,却不敢随便说话,而是老老实实,询问冷奕瑶的意思,看看是否现在传菜。

“上啊,我肚子都饿了。”若是一般女子这般说,肯定被认定为粗鄙。出门在外,就知道吃吃吃,是在家里没吃过饱饭吗?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桌子人听到冷奕瑶这么说,都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元帅府出来的人还用说嘛?自从那位主厨进驻到府邸之后,全体人员的伙食随着冷小姐的光临蹭蹭蹭地往上升啊。就连元帅那么不挑吃的人,原本一切都按部就班的一日三餐,如今晚上都愿意来杯鲜榨果汁了。因冷奕瑶一人的喜好,几乎改变了整个元帅府的生活习性啊。

至于藴莱和翟穆,前者是她在圣德高中的同班同学,后者在帝都日常生活中经常碰面,谁不知道她本性。

倒是西勒和那年轻男子的表情微微顿了一瞬,就没见过哪家姑娘说肚子饿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的。

从世俗礼教而言,她可真算不上传统美德的女子。

不过,过日子就应该这样,随意自在,想干嘛干嘛!

人生,本就已经生而不平等,再自己苛待自己,又是何必?一桌子的人,算上他们新进来的两个人,一共十二个,倒是统一听她一个人的意见。唯有门口站着的那个洛雨云,前后不得劲,像是个多出来的玩偶。

大堂经理瞬间退了下去,临走前,目光不免看了洛雨云一眼。今天,隔壁的包厢就是这位洛家大小姐定下来的。算起来,她也是他们这里老字号的vip了。不过,看今天这个架势,董事长肯定是不愿意再让这里接待这种vip了,看来,马上要知会下面去除名。

洛雨云不知道,只不过是眨眼的时间,她便已经被此间餐厅列入黑名单。如今,她心心念念地,都是怎么把自己从“窃听器”的事情摘出去,想到此,她求救的目光望向西勒,眼中泪光点点。

冷奕瑶瞧得有趣,不管当初,西勒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成为她的姐夫,这么多年来,原主一旦干了坏事,偶然让这位碰上了,他都尽量好心地会给她处理了。虽然,表情一直都是淡淡的,不过,她承他的情。

“洛家大小姐的两包眼泪都要下来了,你就这么视若无睹?”她往后一仰,看向西勒,满脸围观好戏的架势。

这话一出,洛雨云的脸上倏然一僵,可,形势不饶人,只得小心翼翼地陪着好,什么话都不敢乱说。

“她要如何,与我有什么关系。”来这,是因为给她父亲的面子,不过,涉及到冷奕瑶的事情,他保留意见。这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脾性让人根本摸不透。连冷家,她都敢动刀子了,更何况是外面不相干的人。为了洛雨云,却向她求情?

她洛家还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声音一落,洛雨云的脸色倏然一白,双手紧扣,像是恨不得能将自己手心的一层皮撕下来一样。

她,她不就干了一次蠢事吗?他西勒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帮她一次怎么了!

冷奕瑶看着她脸上青了白、白了紫、紫了灰的表情,很怀疑给她一个调色盘都不要用染料的,直接把脸皮扒下来就好。

“早上,你听到了哪些,说说。”凉菜已经循序渐进,一字排开,大堂经理亲自推进来的时候,就听到冷奕瑶说了这么一句。

洛雨云这一次,是真的冷汗都吓出来了。

怎么说,当着西勒的面,告诉所有人,她听完了全场。

不可能的!

这个时候,只能自己摘清,哪怕说的是假话,也要一错到底:“我没听清,冷奕媃把窃听器黏在手心,压在裙摆上,什么声音都是糊的。”她使劲地摇头,一脸懵懂。

装傻?

这个样子,虽然怂。但不可否认,还有几分急中生智。

毕竟,她都已经把自己的脸皮踩在脚底下,装痴扮假了,面子里子都没了,还想她怎么样?

上菜的服务员一个个举止得当,唯有转身离开的时候,目光复杂地看向洛雨云。

可这一切,她能怎么办?

她明知道,冷奕瑶这是在羞辱她,让她在最底层的服务员面前自己装傻,这就像是当众把她最自豪的骄傲都撕开,任人围观。她不气吗?气得心肝肺都要炸裂。可她能怎么办?她不敢违抗,更不敢掀桌子走人。

她知道,冷家上下加在一起都斗不过的人,于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而言,更不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怪只怪自己当时鲁莽,否则,也不会干出这么幼稚的事情。

眼见冷奕瑶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洛雨云咬牙,终于一下子跪在地上:“冷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当初脑子有问题,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有任何不利于您的传言。”她冷奕媃竟然敢把她给卖了,就该知道,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她家可是传媒大亨,干的就是宣传推广的事情。冷奕瑶的名声,她可以为她洗白,至于冷奕媃那高高在上的名媛淑女的姿态,她家亦能将她打落尘埃。

“你的意思是,你会把风向变一变?”冷奕瑶其实对这些身外名声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不过,想想,自己马上也就是冷氏集团最大的股东了,送上来的一个洗脱过往的机会,干嘛要松手?

百无聊赖的人,忽然眼睛微微亮了起来。

一桌子的男人,忍不住望了望头顶。忽然,有点为她家那位姐姐默哀。

颠倒乾坤,也不过是如此了吧。

想想看,一个从来风声不好、被人排挤的人,忽然成为了受害者,而多年来备受吹捧、受人偏爱的姐姐却是罪魁祸首,这种豪门反转剧,大约一经面世,立刻可以强占市场!光是想想,都觉得简直媲美年度大戏了。

“对。”洛雨云坚定的仰头,目光对上冷奕瑶:“事实究竟如何,我会让所有人都见到。冷奕媃蒙骗别人应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正好乘着这个机会,我把冷小姐之前遭遇的都报道出来。”

将功补过,虽然为时已晚,但总比苦苦哀求来得有点意思。

冷奕瑶摆了摆手,心想,自己回来,大约真的是冷奕媃的噩梦了。早上碰到同班同学还在说当初她离开学校后,冷奕媃在学校那边给她煽风点火,现在,又来个传媒集团的大小姐,哭着喊着要帮她“伸冤”。

讲道理,这些东西,她其实一点都不在意,但是,光是想想到时候冷家上下扭曲的脸蛋……。还挺好玩的。

“行啊。”她点头,摆了摆手:“我就不留你吃饭了,明天我生日晚会,算你一个。”

洛雨云一个抬头,这把是真的有点虚脱了。她没想到,竟然今天能侥幸过关。脸上的狂喜都来不及掩饰,“谢,谢,谢谢。”

说话间,直打嗝。一边站起来,一边往外面退。差点还和进来送菜的服务员撞上,怎一个狼狈了得。

“你回来过生日?”

一直沉静了许久的西勒,终于出了声,只不过,他声音里带出的诧异,让全桌的人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

“对啊。要不然,我干嘛翘课,大老远从帝都跑回来。”又不是什么成年生日,只是个十七岁生日。要不是为了宣示股权所有,顺带修理一下某些人,她现在还悠然自得地在教室里晒着太阳打瞌睡呢。

“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过生日。”

西勒垂下眼帘。记忆中,冷奕瑶总是生人勿进,像是个刺猬。干什么事都独来独往。有时候安静得像是一团空气,有时候又尖锐刻薄到让人无法忍受。她是个情绪化特别重的人,但有一点,这么多年都没改过,她一直不喜欢在人群中抛头露面。所以,一般的社交场合,大多数人,都只知道冷家有个大小姐,而不知道,竟然还有一个小女儿。

“那是以前。”她仰头,将最后一口茶水一饮而尽,脸上揶揄的表情尽数敛去,这一刻,只剩下平稳与深沉。

坐在西勒旁边的小哥,表情一顿,大约是从来没见过她露出这样的神色,一时间,只觉得像是换了一个人。

明明是同样的外表,同样的嗓音,可是这个人,却像是从灵魂深处开始,彻底变了!

“冷小姐,菜已经齐了。”一桌子的人,没有人再开口,大堂经理眼看着就要冷场,忍不住小声提示一句。

冷奕瑶垂下目光,忽然弯眉一笑。“啧啧,既然菜都齐了,大家开动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嗯,希望这趟没有白跑。”说话间,她饶有趣味地看了藴莱一眼。这一瞬,与刚刚的深沉又截然相反,倒像是个喜欢开玩笑的邻家妹妹。

西勒蹙了蹙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多想,总觉得,冷奕瑶最后一句话另有含义。说话间有股调笑的含义,仿佛是冲着藴莱的,又仿佛是冲着别的什么人。她到底指的是这顿午餐,还是这趟d城之行?

翟穆目光一闪,在西勒面上停了两秒,又若无其事地转回眼神。

这一次,唇角却是在微微淡笑着,似乎心中揣着别人无法知道的谜底。

一顿饭,吃的是波涛汹涌、烟波浩渺,所有人的心里都忍不住开始猜测,明天的那场生日宴,怕是绝对不会风平浪静。唯有冷奕瑶一人,认认真真的吃菜,把一顿午饭当做头等大事一般。等放下餐具,她终于对藴莱比了个眼神:“不错,这顿饭给你挽尊了。”

吃货!

藴莱简直想问问众人,你们到底哪来的眼神,觉得她深不可测?这分明在美食面前,就是一个单细胞生物!

一行人吃好喝好,出了餐厅,西勒还要去处理事情,冷奕瑶思考了一下剩下来的时间,已经让一大堆男人陪着她逛了大半个早上了,再这么逛下去,估计他们也要发疯,干脆突发奇想:“你手底下哪家赌场最有意思?”

“有意思?”他侧头,轻轻看她一眼。未成年人一个,还是个没满十七岁的小姑娘,好好的,准备去赌场玩?

“对啊,下午很无聊啊。”d城最有名的赌王在面前,不好好利用,简直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偶遇”。冷奕瑶眨了眨眼,一脸求知欲旺盛的表情。

西勒很想说,你去逛街购物就很好,可看看她背后站着的那么一群军界人士,想想看,的确有点头疼。“跟我来。”

这世上,不管是什么世道。男人们对赌这种东西,具有天生的好感。

原本还拿枪抵着西勒的那八位中校,在来到本市最奢华、最精美的赌场的时候,恨不得一个个都来给他点个赞。

哥们,怪不得面前枪械都能不动如风,专业的啊!

眼看,一排排站在大厅入口处的黑衣壮汉,每个人胸口处都鼓鼓囊囊的,想都不用想,谁都明白那里揣着什么。

赌场,原本该是三六九等,鱼龙混杂。可看到眼前一字排开的水晶吊灯、璀璨金饰,加上霓裳鬓影、歌舞辉煌,所有人几乎立刻明白,能进此间赌场的人,各个身价不菲。

“贵宾室在二楼,楼底下都是寻常人,你想挑哪边?”西勒笑了笑,对所有人一视同仁,让前台直接兑换了五万金的筹码送到他们每个人面前。当然,藴莱的面前也不例外。同为商人,你来我往,非常正常。

这种情商,不得不说,难怪能将赌场的生意打量得这么好。

男人们的脸上忍不住多了一分轻松和笑意。

翟穆挑眉,光西勒这副手腕,已经让人惊叹,更何况坐拥这般资产,却从来不在d城高调,这种年纪轻轻,就能将情绪控制到如火澄清的地步,说真的,所有人都只愿意当他的朋友,而非敌人。

“贵宾室就那么些人,不热闹。我还是在一楼转转。”冷奕瑶还记得上次和翟穆一起去赌场的经历,赌场里面的贵宾室向来是以筹码论大小,够资格坐在那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寻常货色。她又不是专门过来赢钱找茬的,打发时间顺带热闹一下就好。

听她这么说,所有人当然不会有人拒绝。即便再想放松,冷奕瑶的安全还是放在首位,这一点,亲卫兵们一个都没忘。

“走走走,我们去那边。”眼看,老虎机那边有热闹,冷奕瑶眼见,立马抬脚往前走。

于是,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朝着西北角前进。唯有,翟穆和藴莱停在原地没有动,而西勒像是料定了他们的反应,也一动未动。

三人目光对峙间,一个外国女游客走过,几乎眼睛是一直盯着盯着,结果脖子和身子都快成一百八十度转角了,最终才恋恋不舍地站在走廊石柱旁,双手捧心:“天,世上怎么有这么帅的三个男人能同时同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