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铁骨铮铮/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赌客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胜算,但是,赌客与赌客之间?

押大小,其实也就是玩骰子。西勒的这间赌场里,完全不需要荷官展现任何绝技。

只是,今天,她要变一变这个游戏的玩法。一场真正的赌约!

“你想怎么个特殊法?”冷奕瑶瞥了一眼比大小的赌桌上,除了那盅骰子,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惹眼的工具。

“咱们不用荷官,不用机器,你和我,直接动手摇骰子,比点数大小,点数大的取胜,一局定输赢!”说话间,霍尔娜慢条斯理地将骰子一个一个投入盅里。

右手轻轻旋绕着那只黑色的盅,盘旋的骰子发出均匀而悦耳的撞击声。

就在两人对视间,却听那骰子碰撞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响,整个大厅的声音像是瞬间被它压下,顷刻间,只剩下,那一个华服丽人端着盅,站在璀璨灯光下傲视众人!

“你,敢不敢!”敢不敢应我的这场赌!“敢不敢?”冷奕瑶揶揄地望着对方,垂下眼帘,轻轻一笑:“这世上,还没有我不敢的事。”

霍尔娜眼底亮光一闪,瞬间笔直地靠在赌桌旁:“既然如此,你先还是我先?”

“你是客,主随客便,我让你。”冷奕瑶摆手,一脸随意。

四周,顿时静得越发渗人。每个人几乎朝着中央的这张赌桌围拢,相较于自己手中的赌局,眼下,这场两个女人的对决更能吸引他们的注意。

冷奕瑶身后的八个亲卫兵不自觉地将她围在中间,防止旁人的冲突,目光却同时顺着霍尔娜那灵活的手腕在不停转动着。

不得不说,听骰子摇晃的速度和频率来看,这人,当真不像她长相那么浅显艳丽,相反,她的手法,极为专业。

黑色的盅被她五指紧扣,顺时针的方向迅速地在空中摇。

她的手看上去没有任何力度,可那骰子却飞速地开始旋转,就像是一只不停翻飞的蝴蝶,眨眼间便换了方向和位置。

“看她这样子,不是新手?”

翟穆侧头,看向一直沉静的西勒。若论此间最懂行的人,必然是经营此道多年的专业人士。

“应该是受过专人调教。”西勒只看了一眼,便勾了勾唇。

这人的手法其实看上去很花哨,但实际上,却别有门道。手腕的力度应该是专门练过,那三个骰子从碰撞的声音来听,每一击点数都微微往上上浮。最高十八点的点数,如果运气够好,她至少能摇出个十五点以上。

随着他话音刚落,“啪”——

霍尔娜的手已经停在盅上,同时,盅落在桌面,纹丝不动。

“开!”“开!开!”

四周的围观赌徒开始疯狂叫嚣,那是一种即将面临谜题揭开的兴奋和狂热!

这么个颜色妖艳的女子,究竟拥有一手什么样的底牌,所有人都望眼欲穿。

“啪”——

霍尔娜冷笑着,将盅随手一揭,甩在桌边。

里面的三个骰子顿时全部露出——六点、五点、五点!

依次排开!

竟然整整十六点!

整个大厅豁然一冷。

所有人脸上的兴奋微微下沉,转为冰凉。

这般点数,简直是手艺绝伦。

除了荷官这种常年与之打交道的人,谁有底气,一定能超过?

翟穆神色微微一冷,回头,对上西勒那双依旧漠然的眼,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显然,这个异国女郎,不仅仅是受过专人调教,自身也有一定悟性。

摇出十六点以上,不是不可能,只是,按照几率来说,失败率太高。

他从未见过冷奕瑶玩过这个……。

“嘭”——

就在翟穆沉吟期间,冷奕瑶已经随手直接将桌上的盅拿到手上,左手一横,三颗骰子瞬间在她手中消失。

快到几乎让人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

站在她不远处的八名亲卫兵一个个刚睁大了双眼,准备一睹风姿,冷奕瑶已经右手接过,“吧嗒”——一声落在桌面!

“我擦!”

什么鬼?

这,这摇了两秒钟还没到吧?

连个摇骰子的动作都没看清,这人就已经放在桌面上了?

她,她会不会太儿戏了?

藴莱淡淡地看向人潮拥挤处,因为亲卫兵和霍尔娜那身后十名“保镖”的缘故,所有人离赌桌,至少也有一米的距离。也就是说,凑近作弊的可能微乎其微。再加上,如今所有人一脸懵逼的表情,任何人的动作都被无限放大,也就是说,想要在这么安静的状态下出老千,绝无可能!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里都露出一副被人胸口碎大石的表情。

哪有人这样比试的?

对方都摇了那么久呢,她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这么敷衍,你在弄啥嘞?

“你可真有意思。”霍尔娜原本还被她那气势弄得有点心里如临大敌,花了大心思在上面,谁知道,对方从手起到手落,竟然连两秒钟都不到!

她简直要气笑了:“就你这点本事,也敢和我赌?”

她脸颊上的笑容,如春风拂面,堪堪露出一角,冷奕瑶轻轻一揭开……

“我屮艸芔茻!”

这简直是刚刚那句“我擦”的n次方!

站在前排的观众,一脸“我一定是被鬼附了身”的表情,站在后面的群众顿时一脸“?”,然后,下意识凑过头,顺着人与人的肩膀交界处,往赌桌那边探去。

于是,一脸的问号,瞬间转化为一脸的“惊叹号”!

这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的现场演绎版不过如是!

刚刚不是觉得十六点很高吗?

啧啧啧,现在这一字排开的六点,又要怎么解释?

至尊无敌的十八点!

就问你,服不服!

这位小姐姐一开始不是问“敢不敢”?还一手花哨的摇骰子*,恨不得摇天摇地摇出举世无双,现在嘞?赶紧的!好好看看你眼前那完美无缺的十八点!就问你,你脸肿不肿!

“怎么可能?”霍尔娜低头,失声道。那嗓子尖利得像是要刺破别人的耳膜,声音一落,别说她自己面无人色,就连紧跟在她身后的那十名“保镖”也顿时面上一暗。

“你作弊!你肯定出老千!”她抬头,下意识就要去碰冷奕瑶的手臂,想要掀开她的袖子,看看里面是否别有玄机。

“呦呦呦!这小姑娘有被害妄想症呢!她先摇的骰子,盅是她先动的,她自己摇出来十六点倒是一脸得意洋洋的,别人都没怎么动那个盅,摇出来十八点就是出老千,你怎么不昭告天下,能赢你的都是出老千!”旁人早就看不惯她这幅作态了。敢在帝国境内撒野,她当他们邻国很牛逼吗?当初要和谈的,可是他们。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人!

“谁说不是呢。她摇骰子花的时间差不多是别人的五倍十倍,别人只是抬抬手的功夫,就放下来了,谁出老千的机会高,这不是明摆着吗?输不起就输不起,丢人现眼!”这要是自家人输了倒也罢了,分明赢了,还要被别人怀疑,这就很来气了。怼天怼地怼人,赌徒们谁还没点嘴上功夫?在赌场里,怀疑别人出老千,好歹也请你拿出点真凭实据!

“闭嘴!我有和你们说话吗!”霍尔娜眼睛气得通红。

刁民,统统都是刁民!

这种人放在她们国家,敢这样对她说话,拉出去枪毙一万遍都不够!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他们抓起来,掌嘴!”霍尔娜随手一指,直接转身朝她身后的十个“保镖”命令道。

这些人,原本一直微微低头,极力减轻自己的存在感,像是一尊尊不动的雕塑,紧密地围绕在霍尔娜的身后。这一瞬,她怒目癫狂的瞬间,像是一下子活了过来,一声不吭地直接朝刚刚说话嘲讽的前排男人们走去。

就像是一座座不可逾越的山峰,瞬间,将围观者的气势压了下去。

前面的人,下意识地往后面退去,可是,速度根本更不上这些人的动作。他们出手太快,动作太活,几乎是眨眼的功夫,竟然已经几步就到眼前!

众人声音一哑,几乎目瞪口呆下连任何反应都来不及,却见,那些手心即将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被统一扭开!

这一次,轮到霍尔娜的那十个“保镖”面露惊色。

身前,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一列黑衣人。

对方,各个身形高壮,面色冰冷,一双毫无表情的眼,冰凉地看着他们,就像是一群武力爆表的机器,将赌客们瞬间护在身后。

“呼”——

所有人,顿时深深吐出一口气。背后一摸,刚刚竟然吓得大气不敢出,现在才反应过来,这是哪儿?

这是d城最有名的赌城!

赌王的势力范围,谁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闹事?

他妈的活腻歪了!

“滚开!”霍尔娜眼睛狠狠地盯着那群挡住她“保镖”的黑衣人,右手直指前方:“谁敢拦我,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刚落,就从腰间抽出一支枪。

那是一支袖珍便携式手枪。

比成年男性的手掌要短得多,只要一包烟般的大小,即使握在霍尔娜的手中也不引人注目。全枪外形平滑,膛内有弹,此刻指向黑衣人,分明是准备杀人泄愤。

“我想,你大约弄错了一件事。”就在霍尔娜面露得意的时候,冷奕瑶一声轻蔑的笑声如影随形,堪堪落在霍尔娜的耳后。

那一瞬,霍尔娜的瞳孔瞬间紧缩。

像是被死神盯住的恐惧感将她全身上下都慑住。

什么时候,究竟是什么时候,她竟然绕到了自己身后?

伸出的手心下一刻被一抹冰凉控制住,眨眼间,枪膛被卸!

分明,那只袖珍手枪还在她自己的手心,可她一低头,却见到整只枪的零件瞬间散落一地。

套筒、枪管、复进簧,到导杆、击针和击针簧组件、套筒座、弹匣、连接销……

从冷奕瑶的手碰上枪的那一瞬,不过短短一次深呼吸的时间,竟然这支配置精良的手枪已经成了一地碎屑……。

霍尔娜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胆寒”……。

只是,一切都来得太迟。

“输了比赛,就撒泼打滚,都是小孩子才拥有的权利。你呢?今年几岁了?想要在地上给我来一场‘滚来滚去’的表演吗?”淡笑的声音贴着她的耳膜,几乎字字珠心。她的声音,淡如烟雾、浩渺波荡,可霍尔娜已经动都不敢再动。

她唯一的防身武器被人眨眼间就拆成碎片,对方甚至还没有出手,就已经直接封住了她所有的出路。

霍尔娜目光惊愕地发现,原本围在冷奕瑶身边那八名亲卫兵,几乎瞬间就将她的人全部堵住。

这一次,前后黑衣人拦截,后有军界的中校围住,宛若瓮中捉鳖!

“你,你敢羞辱我!”背后的冰寒越发浓重,霍尔娜却硬生生地憋起最后一口气,强自镇定。

“有吗?我只是在提醒你,履行赌约。”冷奕瑶双手轻轻一拍,冷冷睨了一眼那一地的碎屑。身娇体柔的小姑娘,连枪都拿不稳,还敢出来威胁人?

霍尔娜瞬间想起刚刚那个赌约!她要她的命!

“你知道我是谁?”声音颤栗,却极力保持面上的平静。只是,任谁都看得出,她此刻的色厉内荏。

她的声音颤抖得就像是赤身站在冰天雪地里,连一丝丝的底气都不再拥有,更何况是大小声说话。

“你是谁,很重要吗?”敢在帝国境内,侮辱军界的人,就该做好这样的思想准备。

怎么,以为自己一定能赢?

就凭她那一手十六点?

冷奕瑶笑笑,眼中忽然闪过赫默的影子。那个男人,高傲清隽,目下无尘,特意指了八个亲卫给她,是为了护她一路,而不是给人做垡子借机踩在脚下的。

她这人,向来护短!

敢当着她面前耍大刀,她就让她见见,什么叫真正的毫不留情!

她凉薄一笑,看着霍尔娜倏然惨白的脸色,慢慢勾起唇角:“来人,把她的四肢给我废了。”

话音一落,站在远处的翟穆豁然扭头看向西勒:“你不管管?”

那个女人显然是邻国贵族,要是真的在帝国境内出了事,绝不会善罢甘休。这好歹是在赌场里,西勒难道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出大事?

“无所谓。”管什么管?冷奕瑶的脾性如今连她父兄都控制不住,他何必去多管闲事。再说,别人自己找抽,与他何干?

听到他这么随意的三个字,连藴莱都忍不住转过头看向他。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冷奕瑶中午在包厢看到这人的时候,丝毫没有一丁点反感洛家大小姐请他帮忙的意思了。这个人,对她的情绪拿捏非常得当,连她的喜怒都能揣测得一清二楚。

什么时候可以做一个顺水人情,什么时候要置身事外,他非常清楚。

“你们都傻站着干嘛!还不来救我!”那边,女人尖叫的声音几乎响彻大厅。霍尔娜发现,冷奕瑶并不是随口说说,随着她话音一落,真的有三个中校直接转头朝她这边走来。

这一刻,她无比后悔自己刚刚的猖狂与自傲。

明明这女人在那边输的一塌糊涂,怎么一转身就能摇出至尊最高数!

人影重重,霍尔娜的十个保镖瞬间要往她这边冲,却被剩下来的八个亲卫兵直接拦住。

所有人,亲眼见证了,什么叫“以一敌二”!

那五个中校,竟然直接筑起了一道墙一般,将那十个“保镖”的拳脚全部挡下。

“砰——砰砰——”肌肉碰撞、骨头撞击的声音,声声入耳,那种凌冽的强者之势,让一干围观的赌徒瞬间热血沸腾!

这,就是军界的人!

即便对方人多势众,那又如何?

谁能拼得过这样的铁血铮铮!

在战场上,邻国拼不过,惨败何谈,如今,更是想都别想!

从来没有过,这么血脉喷张的时候,从来不知道,拳与拳的碰撞可以将一个人心底的血都抽空!

那种激情澎湃的感觉,让所有人瞬间陷入了狂热!

与众人的气血翻涌相比,霍尔娜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保镖”一个个都隔在远处,无论怎么靠近,都无法挪动分毫。那一瞬,她感觉到了灭顶的绝望。

她的护卫向来是千挑万选,经过层层选拔,如今,竟然两个人都打不过那一个军人。可见,对方的来路绝非寻常。

大意了!

她吓得后退,却被一只柔嫩的手止住。

这一刻,霍尔娜转身,静静地看向那一双葳蕤的眼,嘴唇颤栗,眼中泪水瞬间奔溃:“别动我!你们谁敢动我……。”

“你太聒噪了!”霍尔娜话音未落,冷奕瑶冰冷地抬头,右手直接扣住她的颈项,单手直接封住她后面所有的话。

“啊——啊啊——”嘶哑崩溃的声音从指缝间露出,却已经语不成调。

冷奕瑶侧头轻笑。

邻国的人,这般仇视帝*人,想来,不是王公贵族,便是同属军籍。后者而言,从未见过这么没胆的女军官,想来,只能是前者。

还需要猜测不成?

整个邻国,除了一位刚刚继承皇位的皇子,剩下的皇室正统,只有三位公主。最小的一位听说容貌最好,却向来性格暴躁,除了她,还能有谁?

想要说出身份,用两国邦交来压她?

不好意思,她今天压根没准备给她继续开口的机会!

冷奕瑶的手指收拢,静静地将霍尔娜提至空中。

极度的窒息感,漆黑蔓延,那种压迫感像是瞬间将她所有的五官都全部封住。

霍尔娜看不清眼前的人影,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就像是,什么都被人给全部拴住,一丝丝的缝隙都被锁死。这一刻,没有了光,没有了影,没有了声,死亡,像是即将吞噬殆尽。

只是,她喘息的双手想要护住自己的喉咙的当下,冷奕瑶忽然一个轻轻松手,下一瞬,她还未来得及为那猝不及防的自由高兴,双手被人瞬间反扣,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拖拽,简单粗暴地直接卸了她的双手关节。

“啊!”凄厉惨绝的声音,瞬间将那十个还在“缠斗”的“保镖”惊得面无人色。

抬头望去,只见,冷奕瑶已经拿出一条湿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手,随手一丢,落在霍尔娜那惨绝的脸上。

冰冷的湿气刺激得她直冷气,她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下一刻,被废的双手被两个中校瞬间拎起,惨烈的疼痛将她头皮都刺激得快要炸开,她还未开口惊叫,那十名“保镖”已绝望地闭上双眼!

站在霍尔娜一左一右的两位中校,直接一人一脚,踢碎了她的膝盖骨!

当真,如冷奕瑶所言,先废了她的四肢!

娇滴滴的一个美人,瞬间,像是从海底捞出来的残花败柳。

全身被疼痛折磨得冷汗层层。

那湿漉漉的衣衫像是破布一样,挂在身上,没有了一丝美艳之感。

只不过是一分钟的时间,冷奕瑶竟然当着所有赌场宾客的面,就这么废了霍尔娜!

一时间,整个大厅,静得堪比阴间……。

这,这也太霸气了。

吆喝叫嚣的众人一脸目瞪口呆间,那十名“保镖”忽然暴起!招招狠辣,直接朝着那拦住他们的中校脸上挥拳!那凶悍劲,一个个像是不要命的打法,几乎像是疯了一样。

那可是公主殿下!在他们护卫下,竟然被人直接打残了四肢!

这让他们如何有脸回国?

一时间,暴动几乎让全场都失去控制。

冷奕瑶就这么淡淡地站在赌桌旁,像是什么都漠不关心。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五分钟。”像是凭空对着手表在低语一般,声音清浅得像是刚刚睡醒的呓语,可那八名中校瞬间背后一直。

五分钟的意思是,只给他们五分钟解决这群“杂种”。

八个人互视一眼,从刚刚开始,压抑到现在的情绪终于彻底出笼!

铁血峥嵘,军人的血性决不允许玷污!

不过是一个邻国公主,竟然也敢侮辱帝*界!

废了她双手双脚又如何?

今天,他们这群人,一个也别想全身而退!

当赌场的电子钟豁然响起,时针指向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冷奕瑶随手弹了弹衣领上莫须有的灰尘,转头,朝着西勒淡淡一笑。“东西损坏的赔偿清单寄给我,明天我给你支票。”

一码归一码,d城上下,举城皆知,无人可以在赌场闹事。她今天坏了规矩,自然要认。再说,那群黑衣人一直动都未动,西勒从头到尾显然都没有阻止她的意思。这份人情,她领了。

西勒环顾四周,其实东西还好,破损不多,还没有这群人的神经受损得厉害。不过,道义归道义,规矩归规矩,既然她知道这行的行事作风,他总归今天没有白费。“行。”

聚在中央的人,顿时如梦初醒,瞠目结舌地发现,刚刚还趾高气扬的一众人马,为首的那个美艳女子已经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嘴巴还被堵住,呜呜咽咽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除此以外,她的那群保镖各个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显然,已经是出气比进气多。

这么彪悍的镇压力……

不管是d城本市人,还是外来的游客,此刻望向冷奕瑶的目光,简直像是惊慌失措。

这,这已经不是用“霸气”两个字足矣形容了……。

冷奕瑶却像是没有看到众人反应一样,朝着翟穆的方向,随手勾了勾。

不知道为什么,翟穆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只不过,他面上不懂分毫,走到冷奕瑶的面前,“什么事?”

“把他们丢给d城的军界。”他不是从d城的军界走出来吗?既然回来,自当探望探望老领导,顺便好好让这群人从头到尾都“闭嘴”下去。

她低头,漠然地看了一眼鼻涕眼泪糊了一眼的小公主,轻轻一笑:“既然敢打军界的脸,自然要让当事人们都亲眼见见这位主儿。”

不是叫嚣着很能吗?

她身为帝国的人民,陆冥那样的角色,说杀也就杀了,她一个邻国小公主,还把自己当得有多重要?

既然想挑衅,那就干脆把她交给军界的人,让她好好体验一把欲生欲死的感觉。这比直接要了她的命可有意思多了。

翟穆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看到冷奕瑶眼角的冰雪,他下意识后背微微一凉。

随即,低头看着趴在地上,四肢瘫软的霍尔娜,无奈地摇头啧啧叹息。

d城的军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这里面的军爷一个个恨不得牛脾气冲天,敢在他们头顶上撒野,这是真的叫活不耐烦了。

“时间不早了,玩得也差不多了,咱们走。”冷奕瑶无聊地抖了抖肩膀。这个小公主声音跟个鹌鹑似的,吵得她脑仁疼。

要不是,众目睽睽之下,弄死个人要背上官司,她其实不介意,让她从此永远开不了口,就此绝迹在这片土地。

冷奕瑶转身,带着那八名中校,优哉游哉地离开赌场。

藴莱朝着西勒轻轻一笑:“善后的事情,怕是你要费神。”这地界,可不止是军界一家独大,怕是政界那边很快就会来人。至于皇室,这才是最敏感的一支。

毕竟,对方也是出生皇室,冷奕瑶这一手玩得简直是精彩绝艳。一场生日宴还没开始,就将整个d城所有目光都聚集起来。

“习惯了。”西勒摆摆手,倒是没觉得有多大压力,反而笑得一脸随意。这时间,他为一个人收拾烂摊子,仿佛都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