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带她走了/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穆把人带去军区的时候,整个赌场的人,还有点没回过神。

这么简单粗暴的“对决”,摇骰子只用了一分钟都不到,打人更是分分钟教对方学做人的节奏,这个小姑娘,简直太霸气。

“先生。”大厅的工作人员倾身凑到西勒耳边,低声道:“警局那边似乎接到了消息,局长说过五分钟过来。”

西勒淡淡的挪开视线,回头,看了一眼冷奕瑶消失的方向,随即轻笑:“请他待会到我办公室。”

“是。”冷家小小姐,似乎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就连先生如今,偶尔都会露出微笑的表情。大堂的工作人员互视一眼,心底若有所思。

d城警局的人,是个非常精明的中年男子。外貌看上去其貌不扬,但逢人便笑,一脸的亲和力,常常让人忘了他真正的职务,而当别人与他真正相处下去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人,压根是一条毒蛇。

一旦找到对方弱点,立马一口咬死对方,绝不留情。

西勒在d城多年,与对方打交道太久,两人都知道对方脾性,所以这一次压根没有什么废话。

赌场的监控视频将对方的挑衅记录在案,工作人员的录音将对方污蔑轻视帝*界的话全部录音,站在两国如今微妙的局势情况下,莫说是警局局长,便是政界要人,这一次,也不会多说一字。意思意思地让人在赌场工作人员那边做好笔录,顺便找上几个顾客核对事实,确定无误后,警局的人微微松了松肩膀。

局长端着一脸笑意,给西勒递了一根烟:“八名军界中校,竟然给冷奕瑶当护卫,她去了一趟帝都,简直就跟脱胎换骨了似的。”

西勒接过香烟,微微一笑。有些人,打探消息,并不是真的好奇,而是生存之道。偌大一个经济重城,若是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都不知道,转眼,就能立刻毙命。

这局长是个明眼人,并不纠缠于闹事的邻国人的身份,相反,对于冷家这位“名声不佳”的小女儿,倒是颇有疑惑。

“谁说不是呢?”他仰头,点燃那根烟,朝身边的局长勾了勾唇。看似在应和,却什么都没有说,真正打太极的好手。

局长脸上微微一叹,明白这人是不愿意透露,便歇了心思,招呼底下人收队。“既然肇事者已经送去军区了,我们这边就暂时不出面了,以后有事常联系。”

西勒点点头,亲自将人送出门口。

警局的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之后,艾力从西门入口进了赌场,走到西勒身边,将一叠材料递了过去。“查清楚了,是邻国的小公主。”

对方是公主,西勒一点都不吃惊,只是,看着眼前霍尔娜的档案,他忍不住蹙起眉头:“她是跟着她皇兄一起来的d城?”

邻国这么多皇室亲贵,可唯一的正统皇子,就一个。如今,还已经继承大统,刚刚上位。

一国皇帝,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来了d城,竟无人得知?

艾力沉了沉面色,将身子压得更低:“是的,咱们暗处的人,加上‘影子’那边的消息,核对之后,都是这个结果。”

在d城,可不仅仅只有室内才有监控。“天眼”系统,能让任何一个人,从露面的那一瞬,就直接锁定所有行踪。只不过,寻常百姓根本无从得知。

他出去了一趟,先是根据监控,调出那十个“保镖”和霍尔娜来赌场的路线,查清对方下榻的地方——并非酒店,而是一处私宅。

顺着私宅主人的背景一路往上查,发现,对方竟然是邻国的大商人,多年前在d城置办了许多房产,却从未入住。

偶有人过来,却都有奴仆自动出现服务。

顺着奴仆的籍贯再往下查,一起就顺起来一条线了。

此行,霍尔娜公主身后跟着的十名“保镖”并不是真正的保安团全员,而只是一小部分。他们一行,一共是六十个人左右,根据“天眼”的信息显示,被层层守卫在最中心处的,是一个极年轻高大的男子。而身形、体格都与邻国刚登基的皇帝别无二致。

“可清楚,他们来d城干嘛?”西勒的脸微微一沉。一个小公主,算不得什么。但是一国皇帝,凭空出现在邻居家里,就很有点玄机了。毕竟,如今面子上,两边虽然保持和平,但,内里有多乱,只有各自心里清楚。

“那位陛下,自两天前,失踪了。”艾力声音一沉,脸色极为难看。就连“天眼”都查不到任何行踪,就想他这个人凭空间蒸发了一样。

“失踪?”西勒神色一冷,表情莫测。

艾力迟疑了一瞬,才继续道:“现在,全城都有风声,明天冷小姐的生日宴冷家一反常态,准备大肆操办。我有点担心,今天下午,霍尔娜公主的事情要是传到那位陛下的耳朵里,那明晚的生日宴……”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却见西勒忽然笑了。

笑得一脸卸肆与放纵,与平时的低调优雅全然不同。

“先生?”艾力有点迟疑地抬头看了一眼,满脸的惊愕与不解。

“那位陛下如果知道了,不是更有意思吗?”他仰头,看向远处慢慢落下来的夕阳。一片血红的光影中,他笑得别有深意。

艾力一愣,第一次觉得,他看不清,自家主子对冷小姐的态度。

这一晚,冷奕瑶与藴莱、亲卫兵们回到酒店、早早休息,并不知道,下午的一场赌场“玩闹”,竟然还有后续……。

第二天,冷奕瑶舒舒服服地睡了个懒觉。相较于在军校的严谨和在圣德高中的热闹不同,在d城她有一种近似放松的心态。就好像人在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地方,会有一定的眷恋感一样,虽然,她本质上并不是这里的人,但是,相较于帝都,她会不自觉地将d城当做自己的故乡。

酒店里的spa服务非常到位,根本不需要她走下楼,技师已经直接上门服务。

等她泡完一个澡,悠悠闲闲地做完spa,从房间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压根到了吃饭的时间。

藴莱让人安排,直接将昨天中午那家金字招牌的餐厅的招牌菜色一一送了过来。

一行人吃完东西,藴莱留在房间处理公务,冷奕瑶决定去商场直接订好今晚的礼服。

好在,酒店离市中心最好的商场没有几步路的距离,她下午悠悠闲闲地去了顶级奢侈品店,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候,就将衣服、鞋子、饰品等一系列衣物全部打理完毕。回到酒店,直接预约了造型师、化妆师,等两个小时之后,她踏出房门的那一瞬,一路跟着她南下的中校们,几乎怀疑自己眼前换了一个人。

“叩叩”——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翟穆看了一眼手表,提醒道:“时间差不多,咱们该出发了。”

冷奕瑶从镜子前,一闪而过,一步一步,走到玄关处。

一位中校率先为她开了门,走廊处,晕黄的灯光映了进来,翟穆正准备说话,却被眼前的艳色一震,下意识,所有的反应都是一顿。

对方的目光停在她脸上将近两秒钟,还没有回过神。身侧的几位中校心有余悸,却觉得,自己刚刚那一副傻子的模样估计和眼下没有任何区别。不过,是真好看!

她选了一身脆嫩的绿色,像是春天的绿洲刚刚露出一丝清雅的味道,仿佛鼻息间都能闻到一股绿意盎然。绿色,将她一身白雪般的肌肤,映衬到白得耀眼,仿佛是从一个雪之国度踏出来的女子。

微微卷曲的头发,松松散散地盘在耳后,只留下一髻搭在锁骨边,诱人目光流连忘返。

全身上下,唯有一只蛇形手镯扣在左手,将她身形衬托得更加简单出挑。

纤细的高跟鞋,脚踝在裙摆间若影若现。

这样的美,说是惊心动魄,都不为过!

“好看吗?”冷奕瑶仰头,朝翟穆淡淡一笑,可这一笑却倏然将他拉回现实。

翟穆扶了扶额,一脸忧心忡忡:“我有点为今晚的宾客担心。”

这般的容色,才堪堪十七岁。无法想象,她以后会长成怎样的妖孽……。

“我倒是觉得,他们以后想起今晚,一定会庆幸。”她垂眉一笑,仿佛水中的妖精,清冷中带着一抹妖娆。

隔壁房间的门此刻被人打开,穿着一身西服的藴莱恰好对上她这一笑,顿时,走廊的气氛,越加微妙。

“走吧,车已经停在楼下。”这一次,是翟穆率先打破安静,微微一笑,为她引路。

一行人,浩浩荡荡,从酒店出发的时候,差点闪瞎整个一楼的来往宾客。

翟穆亲自开车,亲卫兵们依旧是以她为中心的保卫姿势,当六点半的钟声响起,冷奕瑶踏上冷家红毯的那一瞬,这一城的富贵豪门,顿时化为惊叹愕然……。

==

冷家今晚,显然是下足了功夫。

坐落在富人区显著地段的位置,从电子门入口处,就一直红毯铺设到主宅。

绿茵草地上,两旁道路摆满了鲜花盆景,受邀的宾客们,几乎是踩着红毯、越过花丛,一路犹如绿洲漫步。

要知道,光是这一份不动声色的豪奢,就已经惹来无数异样眼神。毕竟,在这座沙漠国度,水资源珍贵无比,摆出这样的阵仗,绝非“有钱”二字足矣形容。

“欢迎莅临寒舍,招呼不周,还请包含。”冷魏然和冷超父子站在门口处迎客,从容大气的脸上,一派父慈子孝,与一众来宾寒暄客气。

“这样都叫寒舍,让我们这些人怎么过?如今,冷氏集团事业蓬勃,今年的发展速度真是令人羡慕。”说话的人,是本城老字号的富豪,多年混迹商界,早已成精。一脸赞赏地看向冷家父子,态度十足友好。

“对啊,冷公子这两年越发稳重,魏然,我要是你,晚上睡觉都能笑醒。”说话的,是与冷家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不过,私下再如何你争我斗,面上依旧一派和气洋洋。

“要我说,不仅是冷公子,冷家的姑娘也是出类拔萃。冷奕媃出国读研回来之后也干了不少事,特别是慈善基金造福了不少幼童,这是积福的事。”一个大腹便便的老人笑着摸着下巴,一脸慈眉善目,可惜,目光饶了一圈,没有看到冷奕媃:“咦,你女儿呢?”

他这话,问的看似漫不经心的,但,四周左右,所有人顿时一静。

冷奕媃在哪,他们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关心,对于他们这些商界大佬和社会名流而言,真正让他们今天好奇的,是那位冷家小小姐——冷奕瑶。

这么多年来,说是冷奕媃影子般的存在都不为过。不管干什么事,都默默无声。哪怕是在交际场所,冷家也很少会带这位小女儿出现。今天倒是奇了怪了,十七岁生日,又不是十八岁的成年礼,这般大肆操办,还是仅仅提前了一天才发的请帖,内中到底藏了什么缘故,他们可都是一个个好奇得紧啊。

冷魏然与冷超脸上一僵,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远处传来一阵喧哗:“来了!冷奕瑶在那!”

站在主宅门口的一众人顿时转头,看向远处,却见一身袅娜的倩影出现在光芒深处!

那个姿态闲适、宛若惊鸿的女子,竟然是冷奕瑶?

全d城的名流与富商,几乎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怎么可能?

之前分明还传出来她高中就与人私奔,从此销声匿迹的消息,怎么会这样?

关键是,之前,分明还觉得冷奕媃的贤良淑德堪称女子典范,如今,见到这一抹鲜绿,竟像是心跳都止不住的颤抖,就像是魂牵梦绕的一缕梦,目光都舍不得转动。

冷家一直藏着的,竟然是这样的国色天香?

这,这可从未有人想过。

冷奕瑶迎着所有人惊艳的目光,微微一笑,神色一转,看向僵硬在原地的父兄,侧头,轻轻一笑。

那唇角,只是轻轻勾起,甚至连笑声都带着一丝揶揄,可那眼中的容色,却像是天池上的一抹云,高不可攀,贵不可言!

在这群宾客中,西勒与他父亲站在最显眼的位置,毕竟,作为世家,多年来,两家交好,这样的场合,理所当然。可这一刻,西勒的父亲神色微妙,盯着冷奕瑶,像是在研究什么稀世珍宝。

而就在这一刻,本市电视台台长的儿子,凑趣说了一句:“小寿星,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大家都在这等你好久……。了。”

最后一个字,却几乎是哽着脖子说出来的。

无它,他看到了她身后,那九位军官,依次排开,以紧紧守卫的姿势护她周身的阵仗。

这,这出场,会不会有点太惊人!

那可是军界的中校!竟然将她护若神明!

而走在最末端的,竟然是商界最顶端的那位天之骄子——圣德集团掌舵人!

有人脚下一软,差点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

这是什么样的开场,又是什么样的背景?

得拥有多沉的底气,才能理所当然走在这些高不可攀的人物面前,宛若女王?

这一刻的震撼,所有人哑然失神!

“各位,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冷奕瑶停在主宅入口处,朝着一众目瞪口呆的宾客,微微一笑。说话并不像是平常大家闺秀的婉约温柔,相反,她目光直视,像是可以穿透人心。

这一刻,竟有人下意识地避开她的视线,不敢与之对视。

“小姑娘长大了,”唯有西勒的父亲笑得一脸祥和,像是开玩笑地对她点了点头,随即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腰侧:“想当年,你才这么点大的时候,还时常吵着要出去玩呢。”他话音落下,四周诡异的安静像是被倏然打破,于是,瞬间,又恢复成一片热闹景象。

“伯父。”冷奕瑶对他笑笑,并不多言。如果说西勒能游走于黑白两处,一半是因为天赋异禀,那另一半,便是来源于这条老狐狸了。这人,已经将城府玩到极致,绝非场上一般人可比。

“大家不要站在外面受凉了,来,请进。”冷魏然恢复了自然,脸上的笑意微微一闪,对着冷奕瑶摆了摆手:“生日宴都准备好了,你今天是寿星,一定要和各位叔伯好好道谢。咱们d城,除了成年礼,还没有哪家小姑娘过生日有这么大排场的。”说话间,一副爱怜疼宠的模样,分明是要将小女儿亲手碰到社交圈最风光的地方。

冷超目光从她身后的一众人员身上一闪而过,渐渐沉淀,良久,亦露出淡淡一笑:“这么多年,就是怕你不习惯人来人往的交际,才会刻意低调。马上,你也要快十八岁了,也该是时候好好与大家多来往。”说的就像是之前,冷家上下专门为了保护她的单纯童年不被侵扰,刻意低调了这么多年一样。

父兄如此娇宠,简直就是要将她娇养到天上去。

这般的好运,几乎现场所有的女宾客听了都忍不住眼红!

原本出了一个冷奕媃便算了。好歹对方够出众!成绩斐然不算,还能说会道,特别能来事!

现在呢?

名声差得一塌糊涂的冷奕瑶都要飞上天了,倒显得她们一个个跟个丑小鸭似的!

嫉妒之心还未升起,却见到一群奇特的宾客。

说是“奇特”,是因为她们年纪格外的小。

看样子,也就和冷奕瑶差不多大,十六七岁的样子。有个把眼熟的,才发现,他们竟然是冷奕瑶原来就读的私立高中的同学。

可关键是,他们现在一个个匪夷所思的表情,望着冷奕瑶的样子,压根不像是来参加生日宴,倒好像是另有其他缘故。

“你消息灵通,有没有听说今晚这一出到底是在唱什么戏?”洛雨云的身边,一个千金小姐不着痕迹地碰了碰她的手腕,满脸惊疑地示意她往后看。

洛雨云回头一看,凯蒂向来浓重的眼妆今天被洗的干干净净,一脸素面朝天的样子,身旁的一群人,都是他们那个高中的。眼下,目光直直地盯着冷奕瑶,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我怎么知道。”她耸了耸肩,有点不敢看好友的眼神。

从昨天窃听器里听到的情况来看,冷奕瑶今晚是要逼着冷家父子当众宣布冷氏集团股权的事情了。只是,这群高中生把请过来是为了干什么,她是真的不知道。

想到此,她仰头看向站在一旁的父亲,正与旁边的人觥筹交错,像是压根没有发现今晚的异常一样。

昨天,从包厢出来之后,她立马狂奔回家,几乎仔仔细细地将事情和父亲交代了一遍。

被扇了一个巴掌……。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用遮瑕膏遮住的脸颊,眼底眸色深深。

“那个冷奕瑶手段厉害到连冷家父子都克制不住,你给我长点眼!明天,机灵点!要是再做错了什么,从此以后,别想走出家门!”想到父亲严厉的目光,洛雨云浑身一抖,下意识往冷奕瑶的方向看去,却见她随手拿起一杯果汁,朝着全场微微一笑。

“各位,今天有幸能邀请大家参加我的生日聚会,我很荣幸。”她说话间,语句顿挫间,带着一种难得的韵律,停在耳里,非常的动听。明知道这只是从场面话,所有人还是忍不住给她鼓了鼓掌。

藴莱和翟穆以及那八位中校,往后站了站,将中央最显眼的位置让给了冷奕瑶。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又深了一分。

冷奕瑶却像是无知无觉一般,轻轻朝着众人点了点头:“大家肯定很好奇,今天只是我十七岁的生日,为什么要邀请这么多来宾。”

“生日嘛,自然要庆祝。”有人自以为风趣地在底下小声附和。

她笑笑,却是转开头,朝着冷魏然道:“父亲,我姐姐呢?”

几乎一直保持某种默契的众人顿时眼中精光一闪,露出饶有深意的笑容。

对啊。

身为主人家,竟然人都没有来齐。

今晚,最受瞩目的是冷奕瑶,这对向来名声斐然的冷奕媃而言,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毕竟,从来她是光,冷奕瑶是影,她是明,冷奕瑶是暗。如今,冷家大肆庆贺冷奕瑶的生日,她却连脸都没露,这不是很奇怪吗?

“你姐姐……。”冷魏然声音一沉,脑子里在飞速地运转。冷奕媃昨天被她弄得伤口迸裂,到医院的时候,就连医生都表示不能保证,她脸上那个刀疤能恢复如初。当晚就哭得死去活来,一个人反锁在房间里,一步不出。这个时候,小女儿提到她,又准备干嘛?

冷超目光一闪,正准备说话,冷奕瑶冷眼一瞥,直接越过他,往二楼扶梯处走去:“姐姐怕是太兴奋,到现在还没打扮好,不如我亲自去接她。”

说罢,将手中的果汁放在桌边,摇曳身姿地朝着冷奕媃房间的方向走去。

这一刻,整个冷家主宅的大厅都微微一愣。

这是,准备要做什么?

冷奕瑶要把冷奕媃逼出来?

只见,那翠绿的礼服顺着阶梯,一步步垂下,像是在湖面上划出一道涟漪,众人莫名其妙间,唯有凯蒂等人面面相觑。

难道,难道冷奕瑶真的准备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她姐姐当初说的那些话全部抖出来?

不管是真是假,亲身姐姐在外面抹黑妹妹的名声,她那名满全国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以后,冷奕媃能拿什么脸再去做慈善,再一脸正义凌然地说出“关爱他人”的话?

冷魏然额上青筋暴起,却没法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拦住冷奕瑶。他看向儿子,想让他直接去让人给冷奕媃去个电话,好歹把今晚熬过去。军界的人都在旁边盯着,任何一个动作,都可能导致整个家族的覆灭。

元帅的那双冰冷的眼,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出现在他脑海里。他想起新闻上那一幅幅灭门的血雨腥风,心底寒气渐盛。

冷超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正准备侧身,找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电话还未拨通,却听见“咯噔”——一声,有人推门而出……

冷奕媃一身白衣,满脸苍白的走了出来。

就在冷奕瑶走到二楼入口处的那一瞬,冷奕媃脚步踉跄地站到她的身边,于是,全场所有来客都看的清清楚楚,与往常的容色耀眼相比,今晚的冷奕媃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她脸上,一丁点水粉妆容都没有,眼睛下偌大的黑眼圈和眼袋,像是一团行尸走肉一般,可最触目惊心的是,她的半边脸竟然绑着白色的绷带,几乎罩住了她大半容貌!

这,这是怎么了?

身上一袭白衣,几乎是空荡荡的。远远看上去,就跟个丢魂落魄的人一样。

“不用你来接,我自己出来。”冷奕媃对上冷奕瑶,忽然冷冷一笑。声音沙哑,嘲讽的目光在灯光处尽数展现于人前。

这一次,不仅仅是冷魏然,就连冷超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他放下电话,因为从冷奕媃的目光里,已经看出她眼下的决定——破罐子破摔!

自从昨天医生说,她脸上的伤口不太可能恢复如初的时候,她的精神就有点恍惚,没想到,今天白天还不肯出门的人,晚上竟然给他们来了这样一出惊喜!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待众人窃窃私语,冷超一个快步,直接冲向二楼:“奕媃,你还在生病,就不要逞强了,来,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他站到她的身边,用身体挡住她脸上的绷带,一手拉住她,要带着她回房。

底下人,听到冷超说她生病,面上并不显,心底却有点怀疑。这哪里是生病虚弱的样子,分明是发狂前的征兆!

冷家,这是出事了!

“我没病。”冷奕媃虚软地对着自己的亲哥哥摇头,再摇头,她不想被人当傻子,他们明显是要牺牲她来成全冷奕瑶!

可为什么!凭什么每次都是要她让步!

上一次赔礼道歉,她一个人亲自赶往帝都,被冷奕瑶羞辱,还割破了脸!

这一次呢?当着d城所有名流的面,他们还是要让她低头!

凭什么要一次又一次是她退让?

她一辈子,花了多少功夫,用了多少心血才营造出来的名声,就要在今晚被她冷奕瑶扒下来,她的痛谁来承担?

“冷奕媃,你脸怎么了?”洛雨云冷冷一笑,忽然放开声音,大声喊出这一声。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一惊。

本市人都知道,洛雨云与冷奕媃关系颇近,两人一起做慈善事业,甚至一起上报,被人报道,如今,洛雨云这是在免她被冷超带走,还是另有所图?

一时间,宾客心中疑云纷纷。

洛雨云垂下眼帘,嘲讽一笑。当初,在她面前哭得一脸婉转,骗她去装窃听器,最后却当面卖了她!

想当白莲花?

不好意思,你家妹妹的战斗力这么强,你想当缩头乌龟都不可能!今晚这么多贵客,她就要让所有人见见,她冷奕媃的真面目!

冷奕瑶站在原地,朝着面前脸色凝重的冷超冰凉一笑:“我准你带她走了?”

声音一落,整个冷宅所有人的表情都顿时一僵。

这,这话是对着冷超说的?

这哪像是妹妹对兄长的口气?

可话音一落,冷超虽然脸上青筋暴跳,却咬紧牙关,深深吸了一口气,良久,徐徐放下冷奕媃的手,脸上一片沉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