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晃动晃动/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站在原地,朝着面前脸色凝重的冷超冰凉一笑:“我准你带她走了?”

声音一落,整个冷宅所有人的表情都顿时一僵。

这,这话是对着冷超说的?

这哪像是妹妹对兄长的口气?

可话音一落,冷超虽然脸上青筋暴跳,却咬紧牙关,深深吸了一口气,良久,徐徐放下冷奕媃的手,脸上一片沉寂……。

“各位,我回家前看过一则新闻报道,”在众人目瞪口呆下,冷奕瑶一个旋身,朝所有人轻轻一笑:“上面说,某某慈善基金会募捐发起人疑似陷入威胁恐吓,脸上伤口触目惊心。”

底下,倏然就炸开来了。

这消息,许多人在手机或者网络上都看过,只是,没想到冷奕瑶会挑开来,当着这个时机来说。

“上面的内容,隐晦地折射,这个威胁恐吓受害人的人就是她身边最亲近的姐妹。”冷奕瑶勾起冷奕媃的下巴,在她瑟瑟颤栗的目光中,挑眉一笑。“当然,新闻里并没有说清楚,究竟主人翁是谁,不过,结合伤口的情况,如今d城,好像能对号入座的慈善基金会募捐发起人,也只有我姐姐一个了。”

说罢,她用指尖将她脸颊上的绷带划了划。

冷奕媃眼底的愤怒一闪而过,几乎下意识地抬手,就要躲开冷奕瑶的触碰,却没想,冷奕瑶已经先一步甩开手,一脸冷淡地看向众人。

“我从小和我姐姐不和,不怎么出现在社交场合,但,并不代表,什么黑锅都要我来背。你进出整容医院归你的自己的事,非要扯出威胁恐吓的话,我倒要先问问,伤口究竟是怎么个触目惊心的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不然,姐姐,你摘一下绷带,给我们看看实际情况如何?”不屑的冷然笑意从她眼中泛出,她字字清晰,可每一个字都像是打在冷奕媃的胸口处,将她所有的尊严都踩在脚下!

她竟然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张脸露出来!

对于从来只接收完美的人而言,容貌对于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就算是通过整容,以后可以恢复,但所有人看她的目光,便不是原装货。世家对于整形的厌恶,和重男轻女的思想一样深。她苦心这么多年,要嫁入比自家更好的豪门,难道今天就这样毁在冷奕瑶的一个要求上?

她下意识地看向父亲和哥哥,却见他们两人的眼睛像是透过了一切,毫无情绪起伏。

冷奕媃忽然浑身发冷。她错了,她就不应该出来。

她怎么会忘了,在父亲和哥哥的心里,唯有家业才是真正的重点!

冷奕瑶如今捏着整个冷家的命脉!

别说是揭开她的正面目,就算是让她下跪,父亲和哥哥都不会有任何拒绝的言行。

毕竟,从一开始,祸从口出的就是她自己!

冷奕媃狠狠地摇着头,满脸惨淡:“我脸是受了伤,但医生说很快就能康复,现在不能见风。”

“很快康复?不能见风?”冷奕瑶朝她轻轻一笑:“你和记者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那是他们信口开河,为了搏版面,你不要相信。”她好不容易,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只是,笑容之扭曲,让所有人怀疑,她的脸上是不是已经连表情都做不出来。

“是吗?那这个谣言,算是解释清楚了?”冷奕瑶一只手撑在二楼护栏上,一手侧身,姿态曼妙,与她的灵动相比,冷奕媃的一切像是个假的人偶。

“解释清楚了。”她死死咬住嘴唇,指尖陷在掌心里,瞬间,一团血色顺着手指落下,她却无动于衷。“我脸上的伤,不过是意外碰伤,很快就能恢复的,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都是那些小报记者捕风捉影才弄出来的乌龙。”

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

冷奕媃说这话的时候,连眼睛都不敢对上冷奕瑶,分明是自己将自己原来放出来的风声啪啪地打回到自己的脸上去。

哪家小报记者会那么不长眼睛,连推测都能隐晦出来。

所谓新闻,往往是爆出一件事情之后,为了转移注意力,别人会用更惊奇的事件将它掩盖过去。

冷奕媃这张被传到首页新闻的头条,一看就是不经意间被记者偷拍她出入整容医院的佐证。未免名声受损,怕是才故意开口说那种引人遐想的话。

记者们根据她似是而非的说法,立马“还原”了真相。

至于,这背后,是不是冷奕媃推了一手?

洛雨云狠狠喝了一口香槟,她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身边的人嘈杂中,开始小心议论:“冷奕媃平时看上去端庄淑雅的很,怎么今天,感觉整个人都透出一股莫名其妙的阴郁?”

“这话,明显带有歧义。冷奕瑶要是没回d城,这锅指不定就真背她头上去了。”

“说起来,冷奕媃研究生毕业回来也不少时间了,是不是挑花了眼,到现在都没定下来?要我说,书读多了,心眼子也长起来了,这还是亲妹妹呢,这么歪曲事实,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有人看了二楼的那两人一眼,哼笑:“今晚这宴会,看来,不仅仅是要庆祝冷奕瑶的十七岁生日了。”长幼有序这种事情,撇开不算,当着冷家父子的面,直接将自己姐姐的黑料爆出来,两面三刀的印象一旦流出,别说是d城,整个帝国名流间,也会逐渐淡忘她冷奕媃。

她用十年、二十年去塑造一个美满的名声,冷奕瑶只需要短短一个瞬间,就能将她所有的努力全部击溃。

看,这就是舆论的力量。

当初,自我独立、不愿意与陌生人来往的冷奕瑶因为舆论导向,所有人都把美好的事物归于她姐姐身上,而她除了有一个富贵的好出生,几乎一无所有。

如今呢?

谎言就和泡沫一样,一旦戳破一个,后面,便会一串串地冒出,接连不断……

“那么,我们再算下一个。”冷奕瑶用手指,点了点楼下站在那的凯蒂:“你专门跑到我学校里,和老师同学说,我跟人私奔了,又是怎么回事?”

话音一落,别说是凯蒂那边所有的学生都沸腾了,就连一众年纪大了的商界大佬表情都诡异起来。

仰头,看向站在一起的姐妹俩,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冷奕瑶这是要亲手把她姐姐的脸皮都拨得一干二净啊!

“你,你胡说!”冷奕媃浑身一颤,目光随着冷奕瑶的手指往楼下看去,却见到几个本不该出现在这的高中生。

这些人,这些人……

他们不是冷奕瑶原来的同学吗?她都已经转校走了,这些人为什么还出现在这里?

“我也很想说,这些都是胡说,要不,你和他们当面对质试试?”冷奕瑶耸肩,轻蔑的神色从唇角一闪而过。除了矫揉造作,只会一脸颤抖,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跟张随时能被风吹走的纸片人一样。这才刚刚开始,就受不住了?就这点心理素质,还敢和她玩花招?

对质?怎么对质?

全场的宾客看着凯蒂等人尴尬的神色,一时间,恨不得捂住眼睛。

论现场反应能力,冷奕媃真是拍十匹马都赶不上冷奕瑶的。

这真的是一出接一出,不带停的。

刚刚因为新闻头条的问题自己给自己抽了一顿耳刮子,现在,人证领上门,问你,上一条咱们就算是pass了,这一条呢?

栽赃陷害、污蔑清白,还是传遍全d城的污名,就问你,怎么解释吧!

冷奕媃张着嘴,上下颚反反复复地张开、又闭上,目光在凯蒂等人的脸上来回逡巡,似乎压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

冷奕瑶右手轻轻挑起落在耳边的碎发,“就从我失踪的那晚开始说起吧。那天你邀请我和你一起去朋友的聚会,我心想成啊,反正无聊,结果,晚上一大圈男男女女坐在一起,我觉得挺热闹,结果喝了一杯你递来的东西,啧,就失去意识了。”

冷奕瑶这话一出,下面大厅的人,脸上的神色豁然一沉。

此间,亦有几个当初晚上聚在一起的男女,向来欺负冷奕瑶惯了,竟没想到,她会当着d城这么多人的面,把事情捅出来!

“你,你瞎说,我怎么可能给你喝……”冷奕媃一抬头,刚准备说话,一支纤细的食指已经抵在她的面前。

“我说话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断。”平铺直叙的声音,没有一丝狠辣,却让人的心都忍不住开始颤栗。

冷奕媃双手死死扣住自己衣裙的两侧,极力咬住牙齿,想要稳住脸上的表情。可是,半边被绷带围住的脸微微抽搐,另外露出来的半张脸青红交加,那模样,简直比青面獠牙还让人无法直视。

所以说,再美貌的天仙,失去了气度,便什么都不是了。

冷奕瑶微笑着,朝着站在楼下,已经惊呆了的凯蒂一行人道:“我‘失踪’两天之后,你打电话给学校老师,说我生病,暂时来不了学校,要请假。老师不疑有他,就应了。结果过了几天,我还是没来。你就半推半就,仿若整个家族都因我蒙羞,说我是趁着晚上和人私奔了。”

私奔!

这种事情,在帝国而言,简直就是最下三滥的女人才干得出来。但凡家里正经点的女儿,都不会干这种事情。

“我那个时候,才刚刚高二结束。这么重的一顶帽子扣下来,你也不怕闪了舌头?”冷奕瑶好整以暇地斜睨她一眼。

声音一落,就连站在旁边的冷魏然都一脸震惊地望向她!

当初的那场“失踪”原来真相是这样?

可为什么,她回家之后,从来不提?

就这么眼睁睁地对着一家上下,笑得慢条斯理?

私奔几乎可以和失贞画上等号。还未成年的富家千金,传出了这样的名声,别说和她姐姐相提并论,简直是让人羞于提起。没有人会愿意娶这样的女人,冷奕媃当初这一番话说出嘴的时候,包藏着多歹毒的心思,不言而喻。

大厅里“嗡嗡嗡”的讨论声不绝于耳,似乎是压根没法相信,分明阳春白雪的千金闺秀,竟然是背地里阴狠毒辣的小人。关键是,她狠毒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亲妹妹。

这样的天差地别,何止是震惊异常,简直是触目惊心!

可底下的那些吵闹声,现在,冷奕媃一丁点都听不清。她瞪大着双目,不可置信地望着冷奕瑶,不可能!不可能!这些为什么她都知道?

“这世上,就不可能有不透风的墙。”冷奕瑶顺着她的目光清冷一笑,朝着楼底下,那个原本自己就读私立高中班级的班主任微微一笑:“您说,可对?”

那人身着一袭剪裁讲究的外套,此刻捧着一杯红酒,目光在冷奕媃与冷奕瑶两姐妹身上晃悠,随即,轻轻一叹:“的确。”

作为老师,被人当枪使的感觉,可并不是太好。要不是因为冷家多年来“赞助”良多,他也懒得掺和到这些事情中来。可昨天晚上睡觉前,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他的床头,他才明白,当初那个在班里寡言少语的冷奕瑶,一趟帝都之行回来之后,当刮目相看!

冷奕瑶当初失踪得莫名其妙,后来又突然转学,其中缘由,他并不好奇。不过,冷奕媃借着亲姐姐的身份,在里面做了多少手脚,他如今想来,还是有点后怕。

怎么会有人看上去一脸温柔体贴,心底里却暗藏杀机?关键,还是这么多年来,被社交界都捧在手心里的冷奕媃!

大厅里,许多人终于回过神。

当面对质,原来,指的不仅仅是和凯蒂那群学生,还有这位私立贵族学校的班主任!

冷奕媃的每一个动作,看上去其实都是顺理成章,如果不剥开来看,的的确确是一副为妹妹担忧的好姐姐模样,可现在呢?

现在,还有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她开脱?

洛雨云轻蔑地看着对方眼泪水顺着脸颊倏然掉在地上,惨白的面容上,没有了往日的一点神采,凄厉、哀绝,却还是死死地摇着头,像是不愿意承认。

呵,当初自己怎么会和她成了好友,光是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

“姐姐,你这是想讨人可怜?”冷奕瑶上前,右手轻轻一勾,冷奕媃眼角下的泪水落在她指尖,她莞尔一笑,满眼嘲讽。

讨人可怜?

她冷奕媃这辈子,从来没有受过比今天还要大的屈辱!

她需要让别人可怜?

不!分明是眼前这个小贱人,害她苦心营造了多年的形象轰然坍塌!分明是她把她这么久以来的付出全部踩在脚下!她不服!不服!

凭什么,她身后可以站着军界的人,连父亲、哥哥都不敢动她分毫!

凭什么,她一回来,就万千娇宠于一身,将整个d城的名流都汇聚于此,只为给她庆生!

她哪点不如她!哪点比不上她!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自己!

“你放开!”冷奕媃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叫嚣:“错了!都错了!当初分明是自己先见到元帅的!为什么那天跟着元帅离开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贱人!”

“闭嘴!”冷魏然眼见大女儿脸上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直接往扶梯处冲过去,挡在冷奕瑶与她之间:“你还在生病,赶紧回房去!”

大女儿的脾性,向来重面子,在人前还能控制得住,但情绪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他退了一步又一步,不过是因为顾忌着冷奕瑶背后的元帅。若是大女儿一时失言,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冷光一闪,冷魏然朝着冷超使了个眼色。

“我不走!凭什么要我走!都是她!都是她这个……。唔唔……”冷奕媃大哭大闹的声音被她亲哥哥亲手捂住。

望着冷超忍耐而疼痛的眼神,她忽然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母亲还在,他们三个人,在草地上捉迷藏的画面。分明,已经是很久远的画面,却那般温暖,温暖到,眼泪惨淡地顺着流下来,湿透了衣衫,她仰头,恨不得将自己龟缩成一团。

“你斗不过她的。”冷超干脆将她一把横抱起来,拐向她的起居室。声音沉稳,一片平寂。与最初的愤怒和震撼相比,在看到冷奕瑶邀请的这一系列的人员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之前,冷奕瑶是不屑于和他们玩,等到她现在真的动手了,冷家,毫无反击之力。

老奸巨猾的人,他见过太多,聪明在脸上的人往往不是真正的狠角色,而冷奕瑶这种,随心随遇,什么事情都记在心底,并不一定会当场爆发,但一旦她想,就能立即将你炸得支离破碎!

这种毁灭性的破坏力,他从没有在第二个人身上见过。

“我好恨!”冷奕媃双手死命地揪住衣袖,那是一种站在残垣断壁处,没有一丝后路的绝望:“我以后要怎么办?我的名声,全毁了!全毁了!”

冷超低头,看着半边脸都被绷带遮住的妹妹,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顶,眼底,露出一副寡淡的笑容:“至少,冷家没倒。我也还在。你担心什么?”

担心什么?

冷奕媃浑身一僵,下意识抬头望向冷超那张冰冷的脸颊:“快,快去!拦住她!要不然,冷氏集团的股权就真的要被她弄到手了!”

百分之四十的股权!

她忽然想起脸上的这道疤真正的由来,气得气血翻涌!

她和哥哥,总归不能全部牺牲。

哥哥如果继承下来了全部股权,她冷奕瑶又能把她如何?她照样会是d城最富有的千金!

冷超看着冷奕媃眼底疯狂的光芒,扯了扯唇角。“你以为,这场生日宴,她是为了揭开你的过去,才特意办的?”

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人唯有在逼到极致的时候,才能越发突显本能。

他这个妹妹不笨,相反,很精明,但,却不是有格局的那种精明。

冷奕瑶却不同,她刚好相反。

为什么邀请d城这么多名流?给自己正名?有多大必要吗?毕竟,她如今是在帝国最有名的圣德高中就读,以后回不回d城都是两说。

她要的,是所有人的见证!

不仅仅是白纸黑字,还是当场鉴定!

她就是要站在高处,告诉所有的人,冷氏集团,她将是最大的股东!

将冷奕媃安置好,他推门而出,走向大厅。

果然,灯火璀璨间,所有人的动作都像是被人抽掉了魂,一个个目瞪口呆地望向冷魏然和冷奕瑶,仿佛,自己刚刚出现了耳背。

“各位。”冷魏然清了清喉咙,重新顺了一下表情。可即便这样,所有人也看得一清二楚,他双手紧紧交错,早已没有了平日的坦然自若。“小女今天十七岁整,经过律师公正,我已经将名下冷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权转让给她。也请大家做个见证,日后砥砺前行,谋求共赢。”

原来,是真的没听错,冷魏然真的要把集团继承权交给一个女的?

帝国建国以来,历数前后,从未出现过这种事!

女人怎么能拥有继承权?

“老兄,你要想补偿小女儿,大可以送金山银山,这个股权,不是轻易可以转让的。”冷魏然的商界朋友忍不住摇了摇头,一脸不认同的样子,显然,对于今晚的“闹剧”,完全就是一副家长倏然良心发现冷待了小女儿,恨不得掏心窝子给她补偿。可,也不是这种补偿方式啊。

“滑稽!女人掌管股权,还是百分之四十!”有人嗤笑。冷氏集团,冷超占股百分之三十,冷魏然转让给冷奕瑶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说,这一家子,最大的股东反而是冷奕瑶,而这对父子,竟然同样的比重。脑子坏了,才会做出这种决定吧?

“从来没有过这种做法,太儿戏了!”这是最多的人发出的感叹。

是啊,谁没有女儿,他们这里家家都有女儿,再宠着护着,出嫁的时候,丰厚的嫁妆陪过去也就算了。可这股权可是实打实的权利,送到一个女子的手上,转身等她嫁了人,这些股权可就跟着要改姓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冷家竟然不懂?

关键是,看着冷魏然和冷超的反应,一个是不动如风,一个是安然平静,像是对于那么大手笔的股权转让,丝毫没有任何反应一般。

大厅像是要炸开了一样,冷奕瑶站在二楼吊灯前,俯视众人,良久,蓦然开口:“女子拥有继承权又如何?以前没有,那就从我开始起,造这个历史!”

清冷凉薄的声音在整个大厅荡开,竟然瞬间压下所有人的声音。

仰头,却见她一袭长裙,目光幽深地逡巡全场。

她的眼睛里,分明是深深浅浅的笑意,只是,那笑,高不可攀,让人平白无故,只觉得自己低到尘埃。

她就这样随意一站,将本城顶级富豪的争吵喧闹踩在脚底,理所当然。

那种震撼,几乎让人忘了要如何开口。

原以为,白得宛若琉璃的美人是一尊洋娃娃,谁知,此刻,唇角一撇,冷淡一笑,竟是艳压全场!

这,这才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啊……。

一众来客默默无语间,却听一个调侃似的男声从背后传来:“帝国的姑娘,果然让人长见识。”

一众人一惊,扭头,却见一个一身银灰色西装的男子,随意靠在一组沙发上,手中握着一杯葡萄酒,眉梢轻挑,静静地朝着冷奕瑶的方向,晃动着手里的酒杯。

猩红的液体顺着杯沿一次次旋转,荡出了惊心动魄的弧度。

他弯唇,慢慢垂下眼帘,品了一口美酒,姿态写意,恁般风流……。

自进入冷宅之后,一直保持警醒状态的翟穆倏然目光一闪,在与藴莱眼神交汇的一刹那,他倏然朝着冷奕瑶周边那八名中校打了个手势。

“小心提防!”军界统一的标准手势,让他们的交流无需任何言语。几乎就在他手指落下,那八名中校就已经行动。

一切只发生在眨眼间,再一睁眼,许多人不可置信地发现,原本还站在一楼位置的八名军界中校,竟然有四名直接站到了冷奕瑶身后。剩下四名,严阵以待,保持着最佳防备队形。

冷奕瑶朝着翟穆的方向看了一眼,歪头,盯着那个一脸享受美酒的男人,良久,一抹妖娆从眼底一闪而过。

能逃过“天眼”的男人,果然非同一般。这长相,与当初她亲手杀了陆冥竟然还有几分相似。

光是一个侧影,就能让无数名媛淑女为之疯狂。更何况,他放松浑身,朗逸微笑的样子,简直是天生的蛊惑。

冷奕瑶的指尖轻轻地滑过扶梯,一级一级地往下走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那八名中校的呼吸越越来越沉,似乎,连空气都已经承受不住这份重量。

她的目光,却始终平静一如往常。

究竟是什么时候混进她的生日派对的?

还是说,在这个d城,他拥有来去自如的能力?

你说是不是呢,邻国的皇帝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