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没有放弃/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尔牧一身懒散地坐在沙发上,就看着她一步一步这样朝自己走来,眼底如魍魉鬼魅,穿行不惜……。

与帝*界、政界、皇室三者并存的形式不同,他们国家,以皇室为尊,但为了保证皇室的*与安全,向来很少正面曝光他们的长相。

常人更是难以见到他们的容貌。

只是,这位冷奕瑶,从对上他视线的那一刻起,似乎就已经猜到他的身份。

隐匿在暗处的“保镖”微微朝他的方向聚拢,他随手一摆,表情悠然,于是,房间里所有人的表情微微一怔。

“你把我妹妹送去了军界?”待她站定,霍尔牧手中的红酒亦已饮尽,他抬头望向她,表情莫测。

“昨天下午送过去的,现在,应该还蹲在那。”冷奕瑶笑笑,目光随意从他的护卫身上扫过,如果说入境时约有六十人左右,出去霍尔娜当初的十个,跟在这位皇帝陛下身后的应该至少也有五十个……不过,可惜,并不全在这里。

“我妹妹有点调皮。”霍尔牧似乎一点也不吃惊她的反应,相反,他从沙发上站起身体,整个人几乎高冷奕瑶两个头。那是一种,俯视众生的高贵睥睨,从出生之时就已经注定。

与陆琛的情况有所不同,陆琛是格外受到自己亲爹的待见,但民众对他反响情况一般般。总会有那么一个陆冥的存在提醒他,他并不是皇位的唯一继承人。

可霍尔牧不同,与帝国同样的重男轻女条件下,女子注定没有皇位继承权,于是,在他这么多年来,几乎是一路顺风顺水地走过红毯,踏上王座。

至于,他后面是不是亲自动了什么手脚,以至于故去的老皇帝自从生下几个公主之后就再无消息……这种事,谁知道呢?

“脾气还要再调教调教。”冷奕瑶诚恳地点头,一脸深以为然的表情。

打蛇随棍上,说的就是她吧?

满城的d城女子,他还真没见过哪个人的脾气比她更爆的。

霍尔牧唇边的笑意颤了颤,才恢复了自然,伸出手,对她轻轻一笑:“承蒙你抬举,下次见面,我会让小妹向你致谢。”

这是赤果果的表示,要把人救出去了。

当然,如果是那个四肢都被她下命弄折了的小公主能日进千里,进步神速的话,她不介意下次见面,收下谢礼:“好说。”

霍尔牧身边的人,鼻子都快被冷奕瑶气歪了。这人什么情况?

小公主从赌场出来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都是出气比进气多,更何况四肢被废,她竟然还有脸说这种话?

皇族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他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商家女!

霍尔牧目光一深,若无其事地点点头,却没有再接下这个话题。否则,身为邻国皇族,隐匿身份,忽然出现在d城,真被追查起来,也甚是麻烦。

“我刚刚就有点好奇,不知道,冷小姐能不能为我解惑?”他挑了挑眉,目光笔直地落在冷奕瑶身后的那八名中校身上,眼中似有波涛海浪。

“什么事?”一国帝王,既然已经登基,被她这样下面子,还能不动声色。冷奕瑶摇了摇头,不得不说,此人城府心计,绝非普通角色。

“你刚刚说,你姐姐冷奕媃用掺了不明物体的酒把你迷醉,你失去了意识,然后呢?”他轻轻低头,朝着冷奕瑶那微微露出来的锁骨,瞥了一眼,暗叹一声,果然是个美人坯子,可惜,心是黑的,常人压根无法驯服。“总不至于昏迷了那么多天,一觉醒来,就直接回家?”

所有人一听,终于发现了这么个细节。

的确,在刚刚冷奕媃说什么都自己打脸的情况下,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

可这个男人的观察力和洞悉力却非同一般,直接当面点名这个疑点。

为的是给他妹妹找场子,还是让冷奕瑶也当众丢一回脸?

冷奕瑶仰头,璀璨的琉璃灯火下,将她那双通透的眼睛映得格外不同。像是一汪神明赐予的月亮湖——神圣、不可侵犯。

霍尔牧呆愣的那一瞬,冷奕瑶已经挪开视线,看向翟穆。

“我再醒过来的时候,被丢在一个破屋子里,被路过巡视的翟穆救了回来。”什么叫做真正的高手?就是,分明每句话,每个字拆开来看都是对的,可是组合在一起,意思却和原来不一样了。

翟穆是她的救命恩人吗?

的确是,因为当时她在破屋子里与那两个禽兽搏斗之后,失血过多。晚上的冰冷温差,几乎能让任何一个身受重伤的人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翟穆不仅带她去了地窖,还上了药,从本质上而言,这具身体能活到现在,他功不可没。

但是,醒来的时间,却有点问题。

她分明是掐头去尾,将真正要命的关节一律省去。这样想来,得万幸当初陆冥带预备杀他们的时候是秘密行事,特意带到了远处的行宫,可她后来所有的行踪,竟然也没有被“天眼”发现……

冷奕瑶眯了眯眼,望向神色平静的翟穆,忍不住轻笑,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位翟穆是?”望着对方一身军装的样子,霍尔牧明知故问,笑得满脸随和。

“原d城军界中校,幸会。”他伸出手,在半空中轻轻一顿。两个男人的视线交汇,那一刻,面上笑若春风,眼底电闪雷鸣。

厮杀比拼?

不,他们不会这么幼稚。

他们在从对方身上寻找蛛丝马迹。

霍尔牧发现,这位中校明显是这群军官里的带头人,从头到尾,将冷奕瑶放在防护的最中心,像是一匹狼,随时随地可以咬断敌人的脖子。

而翟穆却发现,这位明明身为邻国的帝王,出现在这里,或许只是神来一手。毕竟,今晚d城最受瞩目的地方,便是冷宅。他对那位霍尔娜小公主特别亲近,为之报仇?别很傻很天真了,这世上,皇室之内无亲情。

再说,若不是忌讳如今身处d城,形势不如人,他何必到现在都没有出手?

大家心知肚明,对方是什么身份,但,不说破,面子上就依旧还留着原来的遮掩色。

原本好奇的众人,听到冷奕瑶这个答案,终于有点回过神,明白了些意思。d城军界的人救了她,也就是说,她现在不是无依无靠,毕竟,这么震撼的出场方式就已经表明,她今时不同往日。

那百分之四十的冷氏集团的股权,怕不仅仅是赔偿,更是一种屈服。

毕竟,冷奕媃的所作所为,冷家需要为她买单。

“翟中校好气度。”霍尔牧收回目光,有点可惜地摇摇头。一趟d城之行,原以为会神不知、鬼不觉,如今,该知道的人,怕是都已经心知肚明。眼前的人,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原”d城军界中校,可现在看他的制式衣服,却是帝都军界某些特殊人员才能拥有……。

赫默吗?

那个男人竟然派人保护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

他再看了冷奕瑶一眼,不觉满脸深沉。女人嘛,还是丰满点好,抱起来舒服,服侍人的时候也写意。眼前这小姑娘,美是够美了。可惜脾气太大,谁能受得起?

翟穆接下他这句赞许,眼底波澜不起,仅是点头微笑,却将冷奕瑶不动声色地拦在自己身后,挡住了霍尔娜观测的视线。

啧啧啧……。

所以说,他讨厌帝国的男女,总是不能让人随心所欲。

霍尔娜发现对方的意思,无聊地挪开视线。世间美人万千,什么样的绝色他没有见过,何必一副防小偷的态度。他都没计较他们把他皇妹打成那个样了。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好说话的人吗?

“能碰上就是种缘分,有机会,你们来我们国家玩的时候,请务必要让我好好招待两位。”望着眼前两道身影,他慢条斯理地递出“友善”讯息,仿佛真的是邀请他们去他家做客似的。

冷奕瑶对着他勾唇一笑,闭嘴不答,翟穆微微颔首,做到表面姿态。

于是,在那八名中校严阵以待下,霍尔牧竟然撩手直接走人了。

许多d城富豪还在估摸着,这个看上去一脸贵气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转瞬间,和冷奕瑶“聊”了两句,就要走了?

眼见着,人群身处,竟然二三十名高壮男子慢慢随着他的离开而骤然消失,一时间,所有人心头一冷,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冷魏然身为东道主,是最清楚自家安保系统的,每年折腾进去几千万的代价,竟然人如入无人之境,这无异于是在他心窝子上戳了一刀,又恨又准。

“他这阴晴不定的性格像谁?”冷奕瑶这一刻,却更好奇这点。第一眼,霍尔牧给人的影响就是风流公子,可说话、进退极为审时度势,既没有身为皇帝的虚张声势,也没有因为莫名站在别人土地上,而心虚优柔。这个人,很有点不一样。

“邻国的皇宫,可比我们国家要乱得多。”翟穆笑笑,别以为皇嗣的多少才能影响一国皇室的风行,那种从古至今继承下来的传统,才最是要命。每一任皇帝都不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输在了自家儿子的手上,谁得了手,谁才能亲自登上皇位。与历年来的霍尔家族皇子比起来,霍尔牧算是最幸运的一个。毕竟,他的父皇是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压根他都不需要动手,皇位就自动遗传下来了。可唯有这样,他才更猜忌。

连两手沾满血腥,身染污名的一丝机会都被霍尔牧抹杀殆尽,这人,当真如他脸上所显示的那样,游戏人间?

翟穆呵呵一笑,还未出声,忽然手机铃音大响。

来自d城军界!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接起电话,彼端是个熟悉的声音:“霍尔娜小公主被人截走了。”

偌大一个d城军界,竟然守不住一个四肢俱废的小姑娘?

翟穆挂断电话,冷冷一笑。

“怎么了?”看他神色有变,冷奕瑶忍不住出生询问。

“霍尔娜不见了。”他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遍。人是他送去的军界,没想到,上一刻,某人还提到了她,下一瞬,就来了这么个电话。

“原来如此。”耳边,却传来她的轻笑声,似乎还挺悠然自得。

“我说嘛,他身边的护卫为什么只有那么点,还留下的人都到哪去了。原来是去截人。”既如此,军界怎么可能会真的不放人?

毕竟,邻国如今是友邦,两国早已经签下了停战协议和友好合作约定。一个小公主,还能扣押,但是皇帝都派人来找人了,再不放,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至于,身为邻国皇族,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d城,想来,这件事,就是上面人物互相博弈的事情了。

冷奕瑶淡淡地看向人海中,霍尔牧消失的方向。若是放在帝国之内,陆琛和这位心思深沉的陛下对上,能有几成胜算?

“在想什么?”翟穆见她难得的有点微微出神,忍不住提了一句。

她转身,裙摆在空中划出一道繁复的花纹,妙不可言。“在想,如何享受我未来的时光。”

帝国境内第一个拥有继承权的女子。

这个消息,必定如星星之火,势必燎原。她在d城已没有什么要处理的事情,索性还是回了帝都,省得看这些人费眼。

“现在乘专机回首都的话,可能还赶得上军校的早操。”翟穆笑着顺着她的话接下去,一脸“不辞辛劳”。

冷奕瑶瞅他一眼,她像是这么自虐的人吗?大好悠闲时光不享用,自己拼着跑着去军校活受罪?

“不和西勒那边打个招呼吗?在场的,唯一能证明你那段‘失踪’过往的名人,只有他了。”翟穆挨了个白眼,也不以为意,相反,他倒是挺好奇西勒刚刚的心理反应的。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收拾烂摊子的对象,竟然摇身一变,成了d城最富有的女财主,他的心里,就没有一丝起伏?

毕竟,当初,两家可是有联姻打算的。虽然,一开始是冲着冷奕媃和他,如今看来,西勒父亲的眼神不时地朝着这边望过来,多年未在提起来的打算,看样子,是并没有完全放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