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圆满完成/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对西勒的防心很重。”冷奕瑶上下打量一眼,终于将这个事实说出来。似乎,从第一次在赌场见面的时候,这两人的气场就有点不合。如今,绕了一大圈,竟然还是这样。

“人只有承认对方有防备价值的时候,才会这么做。你觉得,西勒这人不值得我防备?”翟穆没有否认,相反,他承认得非常坦然,就像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时的表情一样,没有一丝芥蒂。

是了,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坐拥d城三分之二以上的赌场,所有人都说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人却低调地来去匆匆,很少会郑重其事地在一个地方供人参观。

想到,当初在帝都,她早上睁开眼,刚出门就被圣德集团的酒店服务员告知,西勒不辞而别。除了那张信用卡丢在她这之外,她有时候想想,都怀疑自己当初做了个梦。

两人说话间,冷奕瑶和翟穆已经走向西勒这边,冷超及冷魏然亦端着酒杯,一道过来打招呼。毕竟,在场的人,有几个知道,刚刚离开这里的竟然会是邻国皇帝陛下。除了得知冷奕瑶即将接收冷氏集团百分之四十股权最开始的震撼和不可思议之外,现在,也慢慢地松缓下来。慵懒的钢琴声在远处响起,一派歌舞升平。

“奕瑶也长大了,时间过得这么快,我们不服老不行啊。”西勒的父亲长着一双爱笑的眼,大约是年纪大了的缘故,鱼尾纹一条条眯起来的时候,让人忍不住会想到冬天懒洋洋地躲在一个地方晒太阳的猫,惬意得像是人生都已经给予了他最好的优待。

他也的确有这种雍容大度的底气,自家产业蓬勃发展,儿子又低调能干,关键是,万事不用他操心,仿佛,提前进入了养老时期。

“您客气了,我就是一小虾米,您离老还远着呢。”老狐狸的“老”还差不多,她垂眉轻笑,一脸的落落大方,倒像是在和他们开玩笑似的。

“我是以赌场起家的,这个全d城的人都知道,现在年纪大了,就想换点其他的行业做做。按你们的话,就叫偶尔换个心情。”他倒是没太在意冷奕瑶的低调,毕竟,能让冷家父子当着全城名流的面,自己把自家大女儿的名声给废了倒是其次,拱手想让百分之四十股权,没有点真正的能耐,她能做到这般地步?笑眯眯的眼睛里,精光一闪:“虽然是多年老熟人了,不过,在商言商,之前和你们冷氏有一个合作房产项目,现在,你们股权转让了,这个项目的开发权,是否还保持不变?”

就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冷奕瑶轻轻一笑,看向冷魏然,“我在年满十八岁之前,虽然是名义上的股东,不过,这行使权,父亲还是能代替我的。”看,一句话,颠过来倒过去,分明是同一个意思。但,在外人看来,她这句话和当初差点气死冷奕媃的那句“说到底,他只有监管行使权,是他在替我打工”简直是天差地别。

“这样,我就放心了。”西勒的父亲笑着点点头,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随即摆摆手:“你别嫌我一个老头子爱唠叨,这些年,我也就是偶尔看看有什么喜欢做的事情。毕竟,到我这个岁数,想要的都有了,人生无趣的紧,自然要找点兴趣来。”说罢,看向翟穆:“你说是吧,年轻人?”

翟穆目光从对方笑得勾起的眼角,微微一顿,随即望向末无表情的西勒,很怀疑,这样的一个冰山脸和这样的一个逢人就笑的人竟然会是亲父子。“您说的是。”

他顺着对方的话说,并没有多说一字。

冷超揉了揉太阳穴,目光看向西勒,两人多年好友,自然知道此刻的情况十分尴尬。

原本该是他百分百继承的冷氏集团,竟然半路被人劫了!还是帝国历史上,头一个女继承人,这事搁谁身上谁都要发飙。可关键是,忍字头上一把刀,西勒明显地看出冷超今晚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平静,这就有点很不正常了。

“那边是谁?这么热闹?”西勒的父亲见儿子垂下眼,身上的气息越发诡谲,忍不住摇了摇头,做生意,要时而虚之,时而实之,但凡看那张脸就能摸透你性情的,代表你还没有修炼到家。

随着他这一声问,冷奕瑶转身,望向灯光辉煌处,已经蹙着眉头,明显不耐烦的某人。

嘶——

差点把藴莱给忘了。

作为和她同龄人,站在这么多的一堆名流中间,他本该是驾轻就熟的,怎么今天看上去这么不对劲?

他的目光似乎有时候会落在二楼的拐角处,有时候,又会朝她这边的方向往来。嗯,目光甚至会不时扫过冷超和冷魏然。

嗯,二楼目前,除了刚刚被冷超送回房间的冷奕媃,没有第二个人在那。

所以,他今天跟着她来生日派对,是为了调查她全家的?

“圣德集团的继承人啊。”西勒的父亲常常地虚了一口气,表情有点缅怀:“想当初,他父亲还在的时候,当真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

帝国境内最老字号的世家,所有人都说,他们大约是受到了上帝的保佑,又得到了魔鬼的诅咒。

因为,没有谁可以富得这边滔天显赫,亦没有人,比他们家子嗣更加凋零。

每一代,只有一个儿子。

虽然避免了因为家产产生纷争,可是光是想想,若有哪天,万一有个意外,这惊天的财富,将如何处置?

哪怕是在d城自诩富商的豪门,此刻都一个个围着藴莱在软言讨好,趁机搭讪。

只可惜,他今天大约是心情一般,没有什么精力搭理这些人,眼看冷奕瑶她们望过来了,立马摆了摆手:“不好意思,让一下。”

许多人发现,他竟然在室内,还带着一双白色的手套。似乎是特殊材料编制,极软极滑,从头到尾,没有与任何人握过手,直接穿越人群。

“你可真是大红人,到哪都受欢迎。”冷奕瑶打趣他,这人天生一副工作狂的样子,即便是在圣德高中上课,笔记本电脑上的敲击声就重来没有停止过,她有时候都怀疑他晚上睡不睡觉。

“不是我受欢迎,是圣德集团。”藴莱低低一笑,在坐上这个位子之前,最惨烈的,都是要明白这一点。

所有人的接近都不是为了他这个人,所有人的讨好、喜怒哀乐,甚至是亲疏离别,都是冲着他背后的那个偌大的世家。

他是商界顶端上的男人,却亦是心性早已疲倦的游子。

“有,总比没有好。你看,我以前在d城存在感为零,明天开始起,怕是整个帝国都会知道有我这么个人。”“抢”了他哥哥的半壁江山诶,开玩笑,简直是和帝国女子的美德背道而驰。

不过,一跃成为女首富,这种感觉,啧啧,这种感觉还是蛮爽的。

藴莱目光一沉,视线从冷奕瑶身上挪到她身后的那对父子身上,他敢打包票,这两人绝对是得罪冷奕瑶了!

她在学校里,懒得连下课时间都不愿意出门晃一晃的人,竟然会愿意出这种风头!

绝对是想给这两个割肉放血。

钱?

她会缺吗?

不说其他,光是陆琛殿下就绝不可能有让她没钱花情况,更何况,她背后还站着个元帅!

“生日蛋糕来了!”门口,女仆推着十七层的蛋糕塔,缓缓地走到冷奕瑶这边来。

围观的人纷纷鼓掌:“小寿星,快,许个愿!”

有人鼓掌叫好,有人艳羡嫉妒,只是,没有人会这么没有眼力劲,敢在这个时候撒野。

于是,冷奕瑶微微垂下眼帘,唇角一挑,还未等人家给她唱祝福歌,她竟然已经一下子直接吹灭了女仆捧到她面前的蜡烛。

……。

蜜汁尴尬……

就没见过这么果断的妹子!

“今年又大了一岁,希望你以后的每天都能健康快乐。”到底是自家的亲闺女,哪怕全场再寂静无语,冷魏然还是第一个送了祝福。

接踵而来的祝福语就像是冬天的雪花儿一样不值钱,纷飞落下,冷奕瑶一一笑着点头,至于,听进去了多少,谁管得着?

分蛋糕的时候,不少人往他们这个圈子里转。

不谈两家家长,光是冷超、西勒、藴莱这三个人,就已经让人挪不开眼,再加上今晚诞生的女继承人,呵呵,简直能拍出一场时尚大片!

对!就是时尚片!

谁让别人颜值太高,简直可望不可及……。

冷奕瑶随意挑了一口奶酪抿进嘴里,甜腻的味道,像是充满了少女的芬芳,瞬间在嘴边化开,美妙不可方物。这样的味道……

她随手拿起一只瓷杯,倒了半杯茶,一点点地品着。

谁知,身后的翟穆却碰了碰她的胳膊,“藴莱今天有点不对劲。”

从刚刚开始,自己目光就落在冷魏然身上的时间逐渐增多,关键是,他从来形影不离的那双手套,在他接过冷奕瑶递给他的瓷盘的时候,特意摘了下来。

“你才发现?”她诡异一笑,似乎很是期待藴莱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女仆恭敬地将划开的蛋糕递给身边的各位宾客,一个转身,恰好碰到了冷魏然的衣袖,顿时,吓得浑身一抖,往后一退,眼看就要撞上藴莱,身为主人翁的冷魏然自然下意识要去拉住藴莱。

“嘶”——

极轻极轻的低沉一声,若不注意,压根没法发觉冷魏然的异样。他目光惊愕地看向藴莱,却见他像是个没事人一样,随手戴起手套,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烬:“是不是房内的空调温度太高了,竟然这个天气还有静电?”

声音一落,旁边的人纷纷开玩笑,“得亏是冷先生碰上的,要是个姑娘,还以为这是触电。”

这般调笑的话,顿时打开了气氛,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叹,是啊,这样的男人,还未正式成年,就已经坐拥这般的家产,得是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

想到这,他们顿时又把目光转向今晚真正的主角——冷奕瑶。

她的回归,就像是一部精心策划的复仇记,看似漫不经心,却将当年嗤之以鼻的人统统踩在脚下。军界的中校为其保驾护航,圣德集团的掌舵人与她觥筹交错,她还有什么样的事情,不为人知?

唯有翟穆,在听到刚刚那句“触电”的时候,表情倏然一变。

他低头,看向冷奕瑶,却发现,她一脸无动于衷地又咬了一口蛋糕,仿佛对眼前的一切都毫不上心。

这么说……。

她是知道的?

藴莱竟然会把这件事也透露给她?

翟穆不可置信地看向已经转身到门口,准备辞行的某人。

那一脸的镇定自如,却掩不住他眼底淡淡的失望。

同样的血缘,为什么,换了一个人就不行?

他原本准备试探冷超与冷奕媃,但前者太过精明,后者一旦沾上,恐怕就会成了一张牛皮纸,与其夜长梦多,他才决定今天这样出手。

没想到……这趟d城之行,到底还是白跑一趟。

没有特意与冷奕瑶打招呼,也没有接受众人的挽留,他一脸冰冷地迈入漆黑的夜色,这一晚,有多少人辗转反侧,抑郁难眠……

第二天一早,冷奕瑶从自己房间醒过来,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按下内线的时候,竟然是管家接的电话:“小小姐,有什么吩咐?”

这人,倒真的会见风使舵。当初怎么狐假虎威的,现在恨不得跪在地上给还回来。

她倒是无所谓,一个下人,何必跟这种人计较,就是有时候看着他们提心吊胆的样子,还挺有意思。

“我的那些朋友可起床了?”昨晚,吃得多,送完宾客之后,就直接在这歇下来了,反倒没有回酒店。

“都起来了,早饭也吃过了,都在健身房锻炼呢。”军界的人,严于律己,他好言相劝,对方却没有一丁点反应。想想当初,隔壁邻居上上下下一杆子打死的惨状,管家浑身一抖,和谁抖,都不能和这群枪杆子斗啊,那是真的会掉脑袋的。也不知道,小小姐用的是什么法子,竟然让他们言听计从。

“我爸他们呢?”她撩开床单,赤脚走在地上,笑得一脸舒畅。

“先生他们已经去公司了,至于,至于大小姐,还在房间里,没出来。”他据实回答。

哟,憋了整整一天啊。

什么时候,耐心变得这么好了?怕是没脸出门见人才是真的。

天天自诩高门淑女,结果,自抽脸皮到这般地步,哪里还会有“闺蜜”好友与她同行?

忽然想起那个洛雨云,既然洛氏是传媒公司,怕是这后面的账还有的算。毕竟,谁让她冷奕瑶出卖了她?利用起别人的时候觉得好使,等转过枪口的时候,才会知道真正的杀伤力。

“行吧,帮我准备早餐。”她走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等整个人都一身粉嫩嫩、通红红的时候,才披着外套,下了楼。

“冷小姐。”已经锻炼结束的中校们,抬头见她下来,立马点头行礼。

“早。”她巧笑嫣然。

然而……。

这个点了,都快要九点半了,哪里还早?

除了翟穆一脸憋笑的表情,其余几个人脸上都极为克制。

冷奕瑶无所谓地耸耸肩,往餐桌旁轻轻一坐,捧起面前的糯米粥喝了一口。

然后,毫无表情地推开。

昨晚的蛋糕分明还挺合胃口的,怎么今天一早儿的粥就不是这么个味儿了》

“吃完早饭,待会我们就回帝都。”一口糯米粥还包在嘴里,就被冷奕瑶这雷厉风行的态度吓得咯噔一下,所有人都怔住了。

这,这真是来去如风!

才过完生日,扭头就走?

这,这是她家没错吧?

冷奕瑶自觉地四周忽然一冷,像是整个气压都不对了,抬头,眨眼,望向一众人:“怎么?不想回去?”

“不不不!”中校们疯狂地咽下嘴里的早餐,一脸兴致盎然:“越快越好!越快越好!”

能把冷小姐完好无缺地交还给元帅!他们也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