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北方男儿/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是北方的天空才是男人该呆的地方嘛!

一群大老爷们呼吸着帝都机场的新鲜空气,忍不住在心里这么想。

话说,周二晚上的飞机去的d城,周三晃了一圈,周四过了生日,周五当天就回。这是不是代表,冷小姐压根不喜欢自己故乡啊?

一群人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去看看她的神色,却见她歪在一旁,睡着了!

好吧,跟着一群老爷们出门,的确是有点无聊。但,好歹也是晚上了,这个点,送她回元帅府?

心随意动,正准备付诸实际,有人却又忍不住抓破头皮了……。

谁去抱她上车?

谁敢啊,不怕被剁去喂狗?

一时间,亲卫团的中校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吭声。

不吭声的意思就是,不敢嘛。

翟穆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转身,拍了拍冷奕瑶的椅子:“到地儿了!你是回别墅还是去元帅府?”

冷奕瑶揉揉眼睛,因为是临时决定的,压根没让d城军界安排特殊航班,直接坐的民航,侧头歪着歪着就睡着了,“几点了?”

“八点不到。”他看了一眼手表回答道。

“那回别墅吧。”已经过了饭点,懒得再来回倒腾。她现在就是想舒舒服服地在软绵绵的床榻上,赖一个晚上。

讲真,天气越来越凉,早上晒着太阳,舒舒服服地拉开窗帘的那一刹那,简直太美好。

“……。”翟穆看着那八位同事欲哭无泪的表情,觉得自己压根就不应该给冷奕瑶选择题来选。瞎提什么别墅嘛!

“可是,你回来了,总归要和元帅打个招呼。好歹……。”他目光顺着那几位大兄弟微微一转:“大家伙也算是尽心尽力给你当保镖了。”

大伙立马点头,这真的不是开玩笑的。身为元帅府里的亲卫,帝国上下,除了元帅,谁还能享受这待遇?

冷奕瑶支着下巴,挑眉轻笑,这是拐着弯的去邀功?

“行啊”,她利索答应,“我给他打个电话。”

打什么电话啊!人到了才是真正的心意!

中校们绷着一张威武雄壮的脸,内心恨不得抓耳挠腮。这,这什么意思,都到了帝都了,夜宿一宿有什么啊!

冷奕瑶却像是没看到他们脸上的奔溃,手机打通,可惜却一直显示在盲音。

嗯?

赫默的号码换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却见手机屏幕上的光线一暗,总觉得不可思议,可想想看,任何事发生在这个人身上都不会是“不可能”,也是,下意识抬头,恰好对上那一双深沉幽暗的眼。“回来了?”

清清淡淡的三个字,却不知道为什么,从他嘴边说出来,竟多了一股缠绵悱恻的味道。

冷奕瑶呆呆地保持着这个姿势看了良久,心底都忘了去计较是哪个王八羔子提前给赫默“通风报信”,只是,看着某人一身休闲装,头顶竟然还戴着一顶帽子,怎么看,都想要留影纪念,怎么办?

钢筋铁骨的人,一下子变成洒脱恣意型,这种随意切换的style,关键是颜值实在太耐看,冷奕瑶在心里默默地给他点了个赞。

“你怎么来了?”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发现,那八名中校竟同时把肩章一撕,随意地四处散开,显然是不准备做顺风耳,听他们聊天。不过,这反应,够机灵。赫默这幅寻常人打扮,还特意戴着个棒球帽,真别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出街,贼他妈的有味!

既然没有人跟着,显然元帅是想一个人静静地呆着。在元帅府多年,这点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听说你在d城玩了一把大的,怕你没人分享心情,特意过来看看。”他其实并不是随意,而是今天帝国境内所有的大小报刊都闻风刊登她继承冷氏集团百分之四十股权的新闻,一时间,成了众人聚焦的中心,他想不出,她还有什么留在d城的原因,所以,让翟穆回城的时候,给他发一个定位。

没想到,竟然真的,这么快又见到了。

分明只是隔了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又长了一岁的缘故,总觉得,她眼底的情绪有点意味悠长?

赫默咳嗽一声,将嗓子眼处沙哑的异样感压下,“怎么,不乐意见到我?”

冷奕瑶摇了摇头,却不吭声。

良久,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捂头轻叹,一脸无语:“我生日还没过完,别提醒我去军校。”她好不容易才赚到的假期,别想趁着这个机会就没收掉。

“嗯。也不是……。不可以。”赫默轻笑,他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慢条斯理,似乎在考虑什么,在冷奕瑶看不见的地方,眼底微微一弯,瞬间,流光一闪。

“什么意思?”一听可以逃课,她心情就瞬间打了鸡血一样,原地复活。这大约是身为学生的常规病。不上学的时候,又觉得无聊,想干脆早上上学。可真到了上课的时候,分明每天有两百个理由不去上课!

赫默却站起了身,没有再说:“昨天的蛋糕可喜欢?”

咦?

“你让人做的。”会这么问,代表肯定很熟悉她的口味。想了想今天早上那不习惯的早餐,冷奕瑶忍不住点了点头,行,这很行。

“怕你吃不惯,特意让主厨跟着你后面的航班过去的。”他仰头,调整了一下帽子的位置,帽檐的眼睛温柔到不可思议,可惜却别挡住,无人得知。

“你这样,弄得我以后都吃不惯别人做的菜怎么办?”

赫默在心底默默地想,那就永远不要去吃别人做的菜,留在元帅府就行。

冷奕瑶也就随口一句,揉了揉微微有些睡乱的头发,站了起来,却见他罕有的唇角轻挑,显然心情不错的样子。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走吧,回去好好睡一觉。”他没有忽视冷奕瑶脸上淡淡的压痕,应该是刚刚睡着了之后,靠在某个位子,落上去的痕迹。

赫默亲自来接,自然是回元帅府。

冷奕瑶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心里却算了一下,最近住在元帅府的几率是不是有点高?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元帅府,竟然没有看到弗雷,冷奕瑶诧异地看了赫默一眼:“他妹妹马上要结婚了,请了假回家去了。”关于那个嫁了比自己大八岁的男人,不仅是弗雷耿耿于怀,每次想到这个年龄差,他都心有余悸。

冷奕瑶了然地点点头,和冷超比起来,弗雷这样的,才算是亲大哥的表现。

不过,看他的年纪也不大吧,他妹妹是不是属于早婚了?

这里法定结婚年龄多大?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窜出这个想法,这和她有半毛钱关系?

赫默见她神色微妙,以为她想到什么,结合她以往的属性,下意识地问道:“主厨大概要到明天早上的飞机回来,你晚上想吃什么?”

“不吃了,机餐刚下肚没多久,吃不下。”冷奕瑶一回神,见赫默竟然以为她在考虑晚饭的问题,忍不住想要扶额,自己的形象,是不是已经全部让“吃”字给败净了?

“房间已经让人帮你收拾好了,还是那一间,有时记得找我。”从机场回来也要一个多小时,差不多九点多的时间,该睡了。他走到冷奕瑶的面前:“明天,记得早起,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冷奕瑶呆滞地望他一眼,觉得自己大约是这世上最忙的学生。

“到了就知道。”他摆摆手,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转身,走向自己的起居室,留在冷奕瑶一个人,自顾自地看着他的身影。全元帅府的人,竟然没有人为他出去转了一圈,就把他们一大帮子人带回来的情景感到惊讶,她是该说这些人的心理素质太好了,还是某人在别人心目中无所不能?

算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打了个呵欠,优哉游哉地回房睡觉。

第二天,早早的六点钟,两人就出门了。

一路上,加长的黑色轿车疾驰,很快就沿着一条熟悉的道路飞奔而去,冷奕瑶看了一眼两旁的道路和景色:“这不是去机场的路吗?”还是前往军界专用机场的那条!

“对,今天去的地方有点远。”不坐飞机,时间来不及。赫默微笑地侧身,今天,他亦没有一身戎装,而是穿了一套稍微家常一点的西服。只能说,身材好的人,不论穿什么,都引人入胜。冷奕瑶觉得吧,昨天那套衣服是一副狂帅的地步,那今天这套就完全是帅炸的节奏。没想到,脱下军装,他竟然会是这样的元帅……。

“在看什么?”注意到冷奕瑶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有点久,赫默忍不住看她一眼,却见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托起下巴,回答得理所当然“在欣赏美景。”

手上接收邮箱的动作一顿,他缓了一瞬,才明白冷奕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美景吗?

他一手扶额,不知道是不是说的自己。总觉得,第一次发现,自己这张脸孔长成这样竟然也挺不赖。

除了“吃”的属性之外,他又发现了她另外一项特点——隶属外貌协会。

这是他的幸运还是他的无奈?

摇了摇头,他低头继续除了事物。冷奕瑶也没再打扰。

看赫默的忙碌程度,今天的时间完全是百忙之中抽出来的。可关键是,他究竟要带她去哪?还要特意乘飞机去?以目前这安保系数,完全不像是正式出行,难怪他要穿常服。脑子里隐约有个想法,却不能完全确定,等到了机场,坐上私人飞机的那一刹那,冷奕瑶干脆放弃了猜测目的地这种无聊的事。

难得,周六无事一身轻,想那么多干嘛?

当是难得的休假便是。

双手一仰,往后躺着,绵软的定制沙发将她很快地包裹住,有一种特别酥软的感觉。

“这次,乘着生日宴的时候,宣布继承冷氏集团的百分之四十股份,不想着低调了?”他侧头,看她已经放松全身,躺在沙发里,那种完全的松懈状态,像是让人无法联想她杀人时的冷厉与果决。

“总归要捏在手上,否则,假公证这样的事情,他们有很多方法能看上去合情合理。”商人,即便是奸商,在竞争环境中,也要顾虑“诚信”二字。没有了这个,所有人在合作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掂量,对方会不会转身就变脸,翻脸不认人。让冷家父子在所有宾客面前,宣布这个消息,一方面是羞辱他们,另一方面就是要上实锤,将这事实钉在桌面上,律师也已现场公证,只要她不倒,任谁没法从她这里剥离那百分之四十的继承权。当然,如果有一天,她太菜,被别人设计有了可乘之机,那又另算。

“风欲静而树不止,你最近处于风口浪尖上,万事注意。”他想了想,只能叮嘱这一句。她做事之前,应该已经前后想得非常清楚,只是自己到底不放心。

冷奕瑶笑笑,本就身处风云,何需再去忌讳?

两人说话间,飞机已经很快抵达目的地,先行安排好的车辆一路将他们送至目的地,当漫山遍野的枫叶落入眼中,配着微微凉风,秋叶徐徐落在脚边的时候,冷奕瑶惊愕的叫出:“枫叶林?”

他说有机会带来她来,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赫默一笑,点了点头,站到她身边,“我说过,会让你渐渐真正的秋天。”帝都如今已经被现代化建筑全部包围,哪怕是星点绿化,也体现不出来秋的震撼。唯有这一处人迹罕至的林子,因为处于偏僻的山区,知道的人并不多,加上路途并不方便,倒保留了几分秋真正的滋味。

在一个沙漠国度,能拥有这样一片枫叶林的美景,何等的奢侈?

冷奕瑶几乎已经完全被眼前的风景迷住了。

离开车子,他们俩干脆步行进山,两侧树冠已是金黄,有的叶子宛若金箔,有的叶子红润似火,踩着黄叶铺成的地毯在其中漫步,当真有种身临仙境的美妙感觉。

“这里都是野生生长的?”她看了一眼树木的长势,几乎棵棵都有抱臂的粗细以上,若是碰上真正的老树,三个成年男子围着站在一起,都不一定有这么宽。

“一开始是野生的。后来……。”他低头,看她一眼:“无意中发现了,就让人引了树苗过来。”

啧啧啧……。

这才是真正的烧钱。

别人富是富在脸面上,这人,为了赏秋,竟然这般劳师动众。关键是,这压根就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事。

冷奕瑶望着眼前一眼看不到头的景色,简直被某人的财大气粗给惊到。

“那边有个赏景亭,我们过去看看。”赫默随手一指,原来半山腰的位置,竟然特意修葺了一个简单的亭子。很平常的建筑,没有特别的雕砌手段,甚至隐约有点返璞归真。四面的墙面上有可以随便打开的窗户。

冷奕瑶她们一坐进去的时候,发现桌上竟然有人准备好了茶点和热水。

袅袅的热气扑面而来,她回头看向赫默,发现他已经递了一块茶点过来,瞬间接过,咬了一口。

蓬松柔软,微微的甜,加上抹茶特有的苦涩回甘,配上这一杯清茶,身处这般一眼望不尽的枫叶林……。

果然是种享受。

这大约是她来到帝国之后,最轻松的一天。

午餐前,坐在亭子里,和赫默一起赏景,饿了就吃点茶点,渴了就喝点热茶,在这浓重的秋天,她似乎将整个秋色都踩在身下。

枫叶的金色都是大团紧簇,微风一拂,瑟瑟颤栗间,仿佛成了多多金黄的云,漂浮在天际。

他们坐在最佳的观景点,身处于金色与微凉之中,仰天,似乎可以将整个天地都握在手心,俯身,近乎整个世界都全在脚下。

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快乐,虽然知道,这些是花费巨资才得来的,但是,看着眼前鬼斧神工的景色,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事情摸过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不过,至于谁是美人,谁是英雄……。

冷奕瑶淡淡吹了吹茶杯上的水温,目光一闪,低头轻笑。这还真的是个未解的难题。

吃茶点并不能当做是真正的主食,冷奕瑶到了十二点,定点觉得肚子有点饿,还未开口,却见有人上来了。

远远看上去,是个和气的胖子,走到近处一看,的确,还是个胖子。

只不过,这个胖子,为了她的味蕾,几乎把帝都的南北都飞了一趟:“冷小姐,刚做好的夹心馒头,要不要来一点?”

山底下离这里远,送个大菜上来费时费力,关键是气味会影响观景。胖大厨思前想后,还是准备了一些特质的夹心馒头。

“什么馅的?”冷奕瑶接过一个,并不急着下口。

“鲜花馅的,特意烘焙出来的,您尝尝?”看着不起眼,他这些馅料可是花了大工夫才准备出来的。一下飞机,他就到这四周最近的厨房开始忙活起来,连东西都是让人到他原地去取的。

冷奕瑶瞥了一眼,这白嫩的外观。不管怎么看,的确还是很质朴啊。

一口咬下去,鲜嫩的花瓣落在唇边,细嚼慢咽之下,满嘴的清香。甜味与酸度完美的融合,加上细软的面食,几乎入口即化,竟然比糕点还要细嫩。

冷奕瑶觉得新奇,又咬了一口。

她却不知道,胖主厨加入的鲜花品种繁多,其中一项就是帝国的国画,风华绝代。那耀眼的红,落在她的唇边,几乎与这漫山遍野的枫叶融为一体,美得惊心动魄,她却丝毫不知,慢慢地、缓缓地回味着美味,随即顺着唇边微微舔了一口……。

刹那间,胖主厨直接低头,不敢去看元帅的脸。

国色天香,原来指的不仅仅是美貌,怕是,形容眼前的人,都有些单薄了。

“下去吧。”赫默淡漠地看了眼前的主厨一眼,无人发现,他的声音此刻竟然有些微微发涩。

胖主厨如蒙大赦,立马夹紧尾巴走人,像是一秒钟都不愿意多留。

冷奕瑶直到一整个馒头都吃完,才发现,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这偌大的半山腰,一时间,寂静得有些气氛微妙。

徐徐地喝下一口茶,她转身,看向赫默,目光微定:“不是说,你最近很忙?”

赫默握在茶杯边缘上的手,微微一静,良久,映着满山的金黄、红叶,将她尽收于眼底:“抽一天的时间出来还是绰绰有余。”

“为什么?”她一手撑着脸颊,轻轻一笑,目光落在他那双如墨如玉的眼底,神色清润。

良久,却见他倾身一笑,低头,侧身,静静一语,几近呢喃——“补偿你的生日礼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