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拭目以待/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声鼓鼓,将地上的枫叶都吹得满身世界。她站在一片妖冶从中,目光濯濯,似拈花一笑。他攀在直升机的边缘,亲手递出,许她一个温暖。

原来,一场登山赏秋,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冷奕瑶勾唇一笑,竟觉得,还挺不错。

至少,省了她下山的功夫。

武装直升机驾驶员隶属于军界,本对于今天有飞行任务,觉得非常诧异。周六,附近又不是特殊地域,向来他们都是没有飞行时长的要求,今天接到任务时只觉得脑子一抽,当看到元帅和一个女的在山顶上的时候,差点刚刚一个直挺纵身,吓得没咳背过气去,如今,看着元帅以如此高难度的动作要拉对方上机……。

他忽然有点担心对方会不会吓得哆嗦。毕竟,这可是山顶啊,一个握不紧,那可是生死无悔!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眨眼,就看那女孩在飘飞的枫叶中,轻轻一跃,右手直接握住元帅的手。

那一刻,两人的目光微微一闪,似乎有笑意流转,默契得不可言喻。

赫默看上去不费丝毫力气,直接左手往后一拽,冷奕瑶已经直接撞上了他的胸口。

发丝落在他的肩膀上,那片碎叶随即缓缓滑落,搭在他的衣襟上,竟格外雅致。

原本觉得赏秋是一项特别文气重的活动,如今,落在他的身上,竟然丝毫不觉突兀,反而,更添一份雍容。

螺旋桨的声音太大,其实说话压根听不太清,可他偏偏没有大声,而是对着她的眼睛,轻轻张开唇角,让她看清他的口型。

“不怕?”他问她,刚刚毫无在乎脚底下的高空悬起,一下子跃起,朝他奔来的瞬间。

“怕的话,我还是原来的我?”她看完,了然,垂下眼帘,一语双关。赫默听来,意思是怕的话,她就不是冷奕瑶,而她的话,只有她心底真正清楚。什么样的灵魂,干什么样的事。即便是万丈高空又如何,她不信,赫默竟然连她都接不住。

更何况,她垂眼睨了一瞬,他从握住她的手变成搭在她腰间的胳膊。刚刚那轻轻一拽,行云流水,她该说他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大约是她的视线太明显,赫默的目光顺着她的眼神垂下,同样看着自己落在她腰上的手。纤细得简直像是一手就可以环抱,偏偏这柔弱的身体里揣着太多的韧劲与深不可测。他轻笑,指尖微微摩挲,就像是那晚在d城酒店的套房中一样,他轻而易举地有点上瘾。

冷奕瑶睨他,他缓缓抬了抬手,将安全带系在她的身上。

两人同时带着机上的耳麦,终于觉得耳边的螺旋桨声音小了许多。

“我们回机场?”远处,那一片枫叶林越来越远,冷奕瑶见那片清晰的金黄与艳红已经越来越远,收回目光,看向他。

“嗯,否则回去太晚了。”这片枫叶林离帝都实在有点远,航班安排虽然方便,不过今晚有暴雨,并不太适合夜间航空。

冷奕瑶悠闲地点点头,倒是没问太多,相反,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飞机脚下。

从这个角度俯瞰帝国,说真的,武装直升机与普通的大型客机的效果完全不同。

直升机的视角简直是完美。

她从北方的秋天上空掠过,看到了金黄、艳红,亦看到了不老松的翠绿,山川、河流点缀着土地,这片区域肥沃得近乎不像是沙漠国度能够拥有。

“这里是哪?”她不得不承认,虽然帝都什么都比d城好,但是,从环境来看,这片土地比那座现代化的都市更让人向往。

“帝国最北的一个省,还没有全部开发建设,算是预留地。”就像是每个统治者,都一定会将最富饶地地方留给自己的继承人一样,帝国因为政界、军界、皇室并立的缘故,关于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历来存在争议。未免发生冲突,早年定下协议,这地界不允许随意开发建设。

真正意义上来说,他作为军界的领袖,皇帝作为皇室的掌权人,还有政界的执政党党魁,唯有他们三人才有权利真正改变此处的风貌,但也仅限于小范围。他当初是因为偏好这边的秋色,才选了那一处专门移栽枫树,至于其余二人,还未有闲情踏入此处。

“你倒是挺会享受。”冷奕瑶目光从他脸上一闪而过,笑笑,继续低头,俯视风景。

他无奈,亲手为她拧开一瓶矿泉水,递过去。

这一路,两人因为坐在直升机上嘈杂声太大的缘故,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话。

等到登上他专机的时候,几乎已经是下午四点半的时间。

天气预报是八点有暴雨,刚好,还来得及。

夜空的帝都有点安静得过分,冷奕瑶仰面躺在飞机定制沙发床的时候,打开了手机,随意翻看着里面的材料。

“机场的那场意外,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赫默经过她身后的时候,看到她在研究皇室机场的资料,忍不住挑眉,略带疑惑。

“还有些谜团没解开。”按照目前的情况来开,陆琛的叔伯一共有两位存在嫌疑,究竟是谁?不知道为什么,随着下个月皇室假面舞会的靠近,她感觉,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

相较于上一次,他直接希望冷奕瑶离陆琛远点,如今,他倒心平气和得很:“总共也就那几个人蹦跶,跳不了太久了。”

与政界相比,其实皇室虽然历来倾轧,不过,势力总共也就那几个领头人,毕竟,是靠着血脉来讲资历的地方。

陆琛作为最年轻的一代接班人,上有老皇帝的保驾护航,身边又有冷奕瑶的帮助,如果这样还赢不了那两个,只能说,他天生没有帝王象,还是早早手心得好。

冷奕瑶笑笑,并没有接他的话。她虽然对他并不反感,甚至,隐约觉得这人十分有趣,但,她是她,她的思想、观念、想法,全部独立于任何人。她可以听取别人的意见,但,绝不会受任何人主导。

“元帅、冷小姐,还有十分钟即将抵达帝都机场,请做好准备。”空气静默间,机场温馨提示在耳畔静静响起。

冷奕瑶随手从旁边桌面上捏了一颗糖果放在嘴里,闭目,安心地等着降落。

赫默无奈地看她一眼。果然,是自己太天真,十七岁的年纪,尚未开窍,如何解风情?

抵达机场的时候,发现胖主厨竟然已经提前回了元帅府。毕竟,他中午把夹心馒头送到观景亭之后,就直接回来了,如今,已经把晚餐都做好了。

赫默正准备和冷奕瑶一起上车回去,却见她忽然摆了摆手。“不用了,我晚上有点事回别墅。”

“周日有约?”除了这个原因,他想不出,她今晚一定要回别墅的原因。

冷奕瑶只望着他淡笑,却并未回答。

她这幅表情,便已经是没得商量的地步了,赫默拿她没法,只能让人安排另外一辆车送她回去:“晚上一个人注意安全。”

是自己太急切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可总归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无动于衷。赫默揉了揉鼻梁,清淡一笑,转身,乘车离开。

“冷小姐,请。”驾驶员还是个年轻人,见高高在上的元帅竟然对着一个姑娘这般谦让,顿时恨不得把她给供起来。

不过,他还很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生,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劲儿,那种让人无法预测的神秘感,将她与一般人划出天壤之别。

这一晚,冷奕瑶拒绝了赫默的邀请,终于与元帅府的客房暂时告别。

等她回到别墅的时候,打开了壁灯,进了浴室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澡。当高温将她身上的毛孔全部放松下来,她盯着窗外,静静地看了一眼月色。

疾风骤雨却突如起来,一下子打破了外面的平静。

别墅区里的树影摇曳,落在墙上,像是一个个鬼魅的身影。那风声敲打在玻璃上,像是一声声凄厉的叫喊。

面对这一切,她似乎并没有不适,相反,真正的鬼影森森,真正的放声尖叫,她听过、见过太多,如今,这些都已不放在心上。

帝国的元帅吗?

为什么会看中她?

他眼底的情,是真是假,还是另有所图?

低头,看了一眼还未发育完全的身子,她淡淡一笑。

十七岁的身体,承蒙他能看得上眼。至于真假,迟早会露出马脚,她拭目以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