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花园偶遇(下)/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d城的时候,分明碰到她父亲的时候,流露出一股失望的表情,更何况,当初他们认识,也不算是什么开心的过往。他在班上,基本上都是从不开口说话的性格,突然将她列入vip,她摸了摸身上的鸡皮疙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另有所图。

好在,这种心情没有维持太久,她低头刷新闻的时候,主厨已经动作利索地干脆端来三份佳肴。

一道甜菜、一道莴笋,还有一份黑椒牛排。

“牛排是六份熟,嫩度刚刚好。甜菜是为了配菜而用,莴笋是帮您解腻的。”主厨倾身,笑着解释。和元帅府的那位不同,这人很瘦。但是,是那种精明强干的瘦。虽然笑起来,眼底有皱纹,但是,让人觉得并不老,相反,是那种心态很轻松的人。

她用刀划开牛排,几乎是瞬间,那肉就分成两块。微微的汁水流露而出,湿漉漉的,落在盘中央,看上去,分外有食欲。

一口咬下,才知道,原来美味,真的不分地域。在d城享受到的美味,换了一种形态,在这里重新体味。

不同的菜色,同样的享受。冷奕瑶眯了眯眼,忍不住给他点赞:“很好吃,我很满意。”

被冷奕瑶用“很满意”这三个字形容是什么意思?

远处的大堂经理微笑着打开手机,向直属领导汇报。很快,得到消息,主厨的薪资再涨,至于冷奕瑶?

作为圣德集团的vip,她到哪里都享受免单的权利。

谁规定的?

还有谁?

自然是藴莱。

坐在书桌前,从d城回来就一直蹙着眉头的他,低头又看了一眼最新体检报告分析。

查不出来原因!

分明是同样的血缘,为什么冷奕瑶的体质怎么特殊?他身上的电流对她就是没有丝毫影响?而她的父亲却不然?

摇了摇头,只觉得最近烦心事太多,干脆撇到一边。至于,底下汇报上来的,冷奕瑶又去他旗下店里就餐的事情。他忍不住轻笑,这人,不管到哪里,都先要满足口腹之欲。去d城的时候如是,回到帝都亦然。冷家上下,之前到底是对她如何寡淡,竟然让她这般不愿意逗留。

冷奕瑶从圣德集团的餐厅出来,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正好七点,华灯初升,正好是人群朝着市中心花园集结的时候。

她顺着人潮,慢慢地走着,没有了跑步的她,一身运动装倒也不会显得太突兀。

等她终于走到市中心花园的入口处。

所有的花灯都已经点上,门口的解说,正在向游人解释道:“此次引入的宫灯,大都以紫檀木、核桃木做成,凡是这种木制的精品,立架都雕有鹰的雕刻,口内含有宝珠,或八角、或六角,环饰流苏,刻工考究,形状大方而高雅。在这灯的横面上,有书法,有绘画,色彩缤纷,颇为诱人。”

冷奕瑶顺着入口处一路往前,果然如解说的人讲的一样,每一只花灯的造型都格外别致,不论大小,光是图案都极为精致。

许多来客是三三两两地散步前来,也有一家大人带着小孩子一路来玩耍,一时间,嬉笑声、吵闹声,声声入耳,热闹非凡。

冷奕瑶一个人,未免显得形单影只。

有人见她长相清丽,忍不住上来搭讪,却被她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得心底发凉,顿时,渐渐散了那个心思。

这一处市中心花园,占地极大,从远处看上去,一个回廊便已经挂满了许多宫灯,在顺着里面走过去,别说是宫灯,绢灯、纸灯到处都是。可是,这里的花纹图案又与入口处的天差地别。冷奕瑶看得兴起,忍不住多留意了几分。

灯影朦胧、光下美人,却在一只桃木灯下,亲手一触,竟然撞上了对面赏灯人的目光。

两人的视线微微一顿,似乎是同时惊讶于对方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又似乎是惊讶于,那个人竟然也会对花灯感兴趣。一时间,竟然谁都没说话。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在军校的班级上,她第一次出现在混合班的时候,他狂得能够上天!但是,实力却是真的好,所以,才会被她挑出来,用来立威。

“你这么晚,一个人来看花灯?”上次,从军校离开的时候,他特意在车上装了追踪器,却没想到压根没有找到她的住处,向来,早已经被她和她的司机丢到老远。不得不说,一个敢进军校、毫无顾忌的人,他十分好奇。金斯?坎普的声音介于男人的完全成熟与少年的邪气轻挑之间,让人有种情不自禁为之着迷的魔力。他的模样,一如当初,让人感觉像是被精心养在玻璃花房里易碎的水晶,每一处都透出整个帝国最极致的奢华,可这一刻他唇边的笑意露出,便成了邪魅。最关键的是,他一开始笑,四周左右走路的人,都挪不动腿了。

怕是任何人也猜不到,那可是军校内可以将所有军事技能课都全部通关的怪物,成天顶着一张“少爷没睡醒”的脸,内心却是一个极致的军火库。

“你不觉得,一个人月下看灯,才更有意思。”冷奕瑶瞥了一眼他的穿着,不是军装,也不是便服,而是一种夹杂在手工定制的套装与日常服装之间。怕是,刚刚出席了什么活动,顺路过来散步赏灯。

当时,觉得d城处处能碰熟人,没想到,如今在帝都,也是同样的情景。

“你刚刚跑了步。”他注意到她打扮,身上的运动服和运动鞋都微微沾上灰尘,显然不是坐车过来。奇怪,她的司机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容易放心的人,怎么会让她一个人任性?

这么多人,人来人往,一个不小心,就会迷路,丢了方向。

“一起?”他看着走廊尽头,还没有来得及赏玩的灯,随意挑眉,一脸轻松。

“可以。”她耸肩,总归都是同学,虽然开场的仪式并不美妙,是她直接将他打下神坛,直接送进了医疗室,不过,对方都不计较了,她一个施暴者还耿耿于怀吗?

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围观的目光就更多了。

冷奕瑶是那种随时能漠视四周环境的人,金斯?坎普是早已经喜欢了这样的环境,两个人竟然都没吭声,就这么一路走下去,真正的毫无杂念。

只是,当风微微掠过耳畔,身边轻微的呼吸,伴着脚步声,落在地上的影子,变得格外的摇曳,金斯?坎普慢慢地从灯影处,挪到了地上。

“地上有钱吗?”耳边,传来一声嗤笑。

轻轻袅袅,像是耳语。

他一愣,耳朵竟然微微有点发红发胀。

这个模样,让冷奕瑶忍不住想起当时在女生寝室门口,他看到她一袭睡衣的表情。

分明是个公子哥,还是帝国大半个军火库的嫡子,为什么动不动就露出这幅与身份和长相截然不符的表情?

冷奕瑶差点没笑扑,鉴于某人的心里承受能力,到底还是忍住了。

“没钱,就不能看地上。”金斯?坎普无奈地摸了摸脸,自己也发现自己现在的表情有点很蠢,可是,没办法,他总觉得她的存在感太强,忍不住有点出神。

“你周末不呆在军校,出来干嘛?”长路漫漫,赏灯之余,有人聊天,她其实并不反感。

“周一到周五是规定必须在那,周末,我想干嘛就干嘛,谁管得着。”他轻哼一声,对于一个一周只去军校两天的人,满打满算,一共两周,还逃课了一周的人,她有资格问他为什么周末不呆在军校?

“我就随便问问,别上火。”冷奕瑶摆摆手,别人是五十步笑百步,得,自己有点颠过来,百步笑五十步!

见她一脸无辜的表情,摸摸自己的耳朵,只觉得自己一个人变得莫名其妙十分不公平,他站在一只兔子等下,随意把玩,食指轻轻弹在上面,最终轻笑:“你的体能,如果还不能跟上来,很快,就会有人发现。”

冷奕瑶脸上的笑,在这一瞬,如潮水尽数倒退。

侧头,站在那只兔子等下,双眼冷冽地看向他唇边的那道轻松的笑容:“哦?”

这大约,是自赫默之外,唯一看出她身手缺陷的人。

至于前者,知道归知道,却也仅限于隐约预测,只是眼前这位,说的这般笃定,是因为他有什么证据?

灯影交织,远处的星星点点落在她的背后,像是瞬间成了点缀。她站在万般璀璨的中心,并非故意,而是她这个人站在哪里,哪里自然就成了中心。

他低头,轻轻一笑:“很诧异我知道你的软肋?”

是的!

软肋。

对于一个以身手自傲的人来说,这无异于是软肋。

但,他是否又知道,她从来不是以身手为最后的杀手锏。

垂头,露出微微一截颈项,她低低一笑:“你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身边的空气,忽然变得凛冽,上一刻,两人并肩赏灯的和谐就像是幻影一般,顺便幻灭。

这一场花园偶遇,原以为一场善缘,却没料到,竟会是这般走向。

金斯·坎普一愣,这才发现,自己随意的一句话,竟然将事情引向这样的方向。可是,他分明不是故意的,只是善意提醒。

“你不要误会。”他皱了皱眉,很少和人解释什么,所以组织这样的语言还是第一次。

冷奕瑶却已经淡淡地挥手打断了他要说下去的话。

“我只问你,怎么看出来的?”她身边的高手无数,从陆琛的侍卫长开始,到弗雷,再到元帅府上下的亲卫官,哪怕是军校的军官都没有看出来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金斯·坎普忽然顿了一瞬,既然她不愿意听他解释,那便罢了,他直话直说也好:“你在军校,只和我真正动了真格。”后来,在食堂的那一场,于她来说,怕是连身子骨都没有真正打开。

所有人都知道,真正了解你的的人,不一定是最亲的朋友,相反,应该是最近的敌人!

而他,并不一定是她的敌人,却是她在军校唯一的对手!

冷奕瑶忽然抬头,灯影从她脸上落下,忽明忽暗。

她轻轻侧头,璀然一笑:“那你可知道,我现在最想干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