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浮想联翩/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兔子灯旁的女子,恁般娇俏可爱。一声运动装,飒爽英姿中泛着一丝笑意,简直戳破所有路人的萌点。从外表来看,冷奕瑶简直是所有男人最喜欢的那种。打趣金斯?坎普,主要也是觉得有意思。这样的小媳妇喊你过去,你为什么不从?傻帽一个!

金斯?坎普恨不得迎风流泪,他,他觉得不仅仅是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关键是,很可能,过不了两秒,他的形象也要被侮辱。被“娇柔”的小姑娘打得生活不能自理的阴影太重,他完全没法放轻松。

“我再说一遍,”冷奕瑶视线从他身上挪开,仿佛已经懒得去管他脸上的表情。她的眼睛,淡淡地打量着身旁的那盏兔子花灯,很奇怪,帝都的人似乎对动物格外喜欢,这边的花灯区,貌似是这个市中心公园里游客最多的区域。一边脑子里想着这么莫须有的事情,一边随意道:“过来。”

金斯?坎普咬了咬牙,鉴于是现在立刻认怂,在一片吆喝的围观群众面前转身就跑,还是小心靠过去,认真低头道个歉这两难选择里,痛苦抉择。最终,在一众人看好戏及艳羡的目光中,一步一步挪了过去。

“我说那话是为了你好。”他站到离她仅有三步的距离,就停下来了。不是真的打从心底里太害怕,而是微微有点莫名其妙。自己说的是实话,她的体能确实是短板。

“我知道啊。”冷奕瑶拍拍双手,转过头,看他一眼:“所以,我刚刚没把你直接丢进灌木里,摔个狗吃屎。”

堂堂金斯家族的嫡子,穿成这样出门,肯定是有应酬,如果当众跌份,估计脸都挂不住。

“知道你还吓我!”他声音不自觉一扬,顿时,身边围观的群众噗噗笑出声。

“也就是你,会被这么可爱的妹子吓到。”

真是一群不嫌是大的!

金斯?坎普脸色一抽,恨不得将这群人的嘴给封了!

他妈都是一群没事打酱油的无聊人士,看你的花灯。没事瞎逼逼什么!

“我没吓你啊,是你自己胆子小。”冷奕瑶觉得自己很无辜,她只是朝着他比了一个勾指的动作,不算暴力吧。

……

自己活了这么多年,枪炮火箭、武装军能有的东西,他全部都跟玩儿似的,竟然还有一天会被人嫌弃,胆子小!

金斯?坎普瞥了一眼冷奕瑶轻松写意的侧脸,咬了咬牙,到底忍住。“我是和你说真格的,要不是觉得你实力够强,我才懒得提醒。”

他这么多年的脾性一直是只认可强者。

这世上,适者生存,本就是法则。

第一次,被人当众打晕,除了愤怒和惊讶之外,剩下的,还有一丝敬佩。

因为,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出她这小的年纪,究竟是怎么做到,身手这么强悍的。其他东西都可以投机取巧,唯有身手,要经过无数次的失败跌倒、千锤百炼才能百炼成钢。

他敬她的实力,所以,即便在军校里拥有天生优势,也不会乘机报复。当然……。

抬头,看了一眼仿佛随心所欲、心情悠闲的冷奕瑶,最后,目光下移,落到她那双左右都灵活暴力的双手,他摇了摇头,他从没觉得凭自身实力能报复成功就是了。

“关于我体能的事,你还和谁说过?”耳边,是冷奕瑶毫无起伏的声音。

金斯?坎普倏然抬头,一脸平静地道:“没有。”据他观察,她很清楚自己的强弱,所以,专门避开了所有人进行单独训练。早操与晚操也很少会出现在人前,应该也是这个缘故。

“不过,”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我能看出来,是因为你亲自和我交过手,也用了实力,但这不代表,时间久了别人会看不出来。特别是……。教官。”

如今教官们对她讳莫如深,一是因为她是校长亲自引荐入学,另一点,也是觉得她自身实力够硬。

就像女子班的那群人一样,实力是有,但没有强到让所有人都闭嘴,时间越久,只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大家承认你的存在,却不会百分百信任你实力。一旦遇到危急时刻,他们宁愿将这群女兵置于身后,也无法真正放下犹豫,将后背坦然交付于她们守护。

“教官?”冷奕瑶扬了扬眉。其实,她的眉毛是属于弯弯细细的那种,不笑的时候,也不会给人天生的冷漠感,相反,等她的五官做出生动的动作时,就像是一幅画,缓缓地动了,让人极难移开眼神。

金斯?坎普摇了摇头:“那群人都是老油子,久经事故,在没摸清你底细之前,或许不会吭声,但如果有万一……”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他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冷奕瑶的出场方式太震撼。就他个人而言,输便是输了,但是,对于教官辛辛苦苦教导了这么多年,结果一个半路出道的女孩子,随手就将军校身手最好的学生摁在地上,这不是活活地打他们的脸吗?

教官与普通军官又有不同,他们的年度考评与升级评定并不是靠他们自身的武力值,而是根据学员。培养的学员越优秀,代表他们的教导有功,这才能逐级晋升。如果,突然来了一个人,打破了他们的晋升渠道,那又会是怎么样?

冷奕瑶轻笑,这些弯弯绕,似乎不管在哪个地方都有。

金斯?坎普是因为并不知道,安排她进军校的人就是赫默,所以有这样的担心并不为过。

她虽然把教官的得意学生给打了,却是让他们脸上无光,可说到底,这并不是立场真正的对立,毕竟,她现在也是军校的一份子。教官发现了,唯一的可能是,没收她现在所有的特权,比如,早晚操、下午的实际操练,都绝不会再睁只眼闭只眼,让她一个人单独使用。

就她现在的小身板而言,想要短时间内跟上那种超负荷的运动量,结果,大约是个悲剧。

“我知道了。这个话题,你不要对别人提起。”她笑了笑,金斯?坎普虽然是公子脾气,但没存坏心。人,其实挺不错的。

冷奕瑶在军校,至此,除了女子班班长,算是对他还算有几分善意。

“少爷”!

漆黑的边角处,忽然走出来两个黑衣壮汉。见金斯?坎普竟然在和她说话,愣了一会,看了看时间,到底忍不住来提醒:“时间不早了,老爷说,晚上还有一场应酬。”

金斯?坎普脸上微微一黑,良久,恢复平静,“我有点事得早点走,送你回去?”

看她打扮,就知道是准备夜跑。

不过,帝都的晚上,一个妙龄女子在街上跑步,实在算不得安全。哪怕她身手过人,他还是忍不住有点担心。

“不用,”冷奕瑶摇摇头,目光笔直,意有所指:“我不喜欢有人跟着。”

金斯?坎普一呆,知道她这是在隐射那天从军校出来,他在车上安装的跟踪仪的事情,顿时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一时无语。

“行了,你走吧,我还没赏完灯。”她抬手,随意摆了摆,在那两位黑衣壮汉惊愕的目光中,率先转身,顺着走廊往另一个方向,继续赏灯去了。

竟然有不甩他们少爷面子的人!

这姑娘,够牛啊!

“看什么看!”金斯?坎普冷哼,目光对着自家两个手下,瞳孔漆黑,一片危险。

“没,没。”两个人赶紧摇头,再不敢耽搁,直接领着金斯?坎普顺着主干道拐出市中心花园,开车离开……。

这一晚,冷奕瑶足足逛花灯展逛了一个半小时,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将运动服上的连衣帽子兜在头上,她松了松筋骨,看了一眼时间,跑回别墅,刚好是十一点,完美!

虽然,开始恢复体能训练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效果已经逐渐开始显现。

从最开始的十五分钟高体能运动已经是极限,到现在,哪怕她刻意延缓呼吸、放低声音,也刻意至少保持住一个小时。就是爆发力和持久力现在还没有办法兼顾。

换下运动服,她揉了揉头上微微被汗水沾湿的头发,看着镜子里那张越来越深邃的脸孔,忍不住轻笑。

十七岁,也是寻常女子发育的阶段了。看她最近的容貌变化,她几乎可以断定,这幅容貌怕是最后能长成一只妖,一只光是美色就极具侵略性的妖……。

如果到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控制主动,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这,在一个男尊女卑的国度而言,太过美艳的容貌只会是无尽的麻烦。

打开淋浴器,她走到底下,任温润的水珠包裹自己,勾唇一笑。

不过,这才有意思。

她越发觉得,来帝都,是一项非常明智的选择……

第二天,早上六点,她就早早起来。昨晚泡了个热水澡,哪怕是来回跑了那么多路,身上的酸胀感却没有多少。这代表,她浑身的肌肉已经开始逐步适应这样的运动量。

只是,还不够!

她穿上长裤,看了一眼手边的包具。

轻笑着,照常先去了健身房,等她洗了澡,换了衣服,吃完早餐,悠悠然地去了学校。就像是金斯?坎普所知道的那样,没有人的身手可以一蹴而就,知识可以强记,临时突击、死记硬背,但是,身体的素质只能靠着积累一步一步往上攀爬。

而一大早,蓼思洁就死守在圣德高中的大门口,动都不动!

“那不是特级班的蓼思洁?”旁边路过的普通班学生,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呆在那,一脸焦急。星期一,她能有什么事,表情这么急切?

“好像旁边的那个是罗德。”因为上周那次港湾聚会闹出来的事情太大,加上霍启明那样的明星说毁了也就毁了,就连霍家船王都晚节不保,一时间,学校里议论纷纷。有人捕风捉影,有人号称小道消息,偏偏,家中大人告诫,这种事情就是割了舌头也不能在外随便乱说,所以,一时间,大家眼神复杂,却没有人真正敢站出来,跑到他们俩身边去问个究竟。

“你说,不会是还没回帝都吧。”蓼思洁咬着嘴唇,一脸急不可耐。

她简直太激动了,一整个周末都没休息好,就指望着冷奕瑶今天能来上课呢。

“我怎么知道?”罗德两眼翻天,连沃克这个特级班负责人都不知道学生“请假”的时间长短,他一个学生能知道冷奕瑶的行踪?开玩笑吧!

“那你跟着我干等什么!”蓼思洁有点来气,这人简直是属牛皮糖的,现在是但凡与冷奕瑶相关的事情,他嗅着鼻子就能赶过来。

“开玩笑!那可是我女神!”最关键的是,连元帅都为她亲自整垮霍家,那天深夜,他爸妈就点名:“知道你想从军,但你悠着点,得罪那位小祖宗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别把自己料坑里。”

身为父母,自家孩子心里想什么,他们难道不知道,只不过,军界虽然看上去身份不凡,但,都是用一身真本事换过来的。他们儿子从小养尊处优,别说是枪林弹雨,连泥地火具都没经历过,从一介小兵干起,他们实在是舍不得。

“我看你压根是想通过冷奕瑶入军籍。”蓼思洁呵呵哒,嗤笑一声。这么多年同学,谁还不知道谁啊。

“随你怎么说。”罗德耸肩,毫不避讳,反正这是事实。脸上的幸福笑意闪过,还没来得及掩下,却见,不远处,在一片学生中,一个单手拎包的女子身影微微一闪,就从门口闪过。他忽然戳了蓼思洁一下:“哎,我好像看到女神来了。”

嗯?在哪?

蓼思洁转头望去,却已经被普通班学生的身影挡住,哪里能看到冷奕瑶?

“好像是去沃克办公室的方向。”话音一落,两个人同时停下脚步,互相看了一眼,不敢再动。

对于特级班的学生而言,沃克不算是个不苟言笑的老师,但是,所有人对他的敬畏从未少过。关于他的流言和传说也很多,哪怕回家问父母,都是三缄其口,于是,越发显得神秘。跟着冷奕瑶去沃克的办公室?

还是算了,人都来了,不如去教室等她。

两个人丝毫不觉得自己在校门口等了大半天白等了是件傻事,拍拍屁股,转身回班上。

而冷奕瑶踩过草坪,绕过人工湖,一路朝着沃克的那幢独栋小楼走去。

大约是因为周末才下雨的缘故,这里的湿气比一般的地方更重。

沃克正在浏览新闻,看到她站在门口,微微一愣:“找我有事?”

不是才回d城过十七岁生日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可不相信,她是上进好学才会这么快回来。

“圣德集团的私立图书馆,我准备再去差点资料。”冷奕瑶笑了笑,将书包换了个手拿。

“图书馆?”当初藴莱给了她一把钥匙,不过,的确还需要他这边的电子密码才可以打开大门。“你要查什么?”

冷奕瑶对他轻笑,不言不语。

这便是拒绝回答了。

沃克也不生气,相反,他觉得他是已经习惯了。毕竟,这人,在哪里做出什么事,现在都觉得已经是理所当然。霍家的下场,让帝都眼尖的人,现在更加明白对这人要足够尊敬。

哪怕辈分不同,也不能影响任何事情。

“中午吧,我把密码发你手机。”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分钟就差不多要上课了,总不能让她天天逃课,“容我提醒一下,你最近的考勤成绩很差。”

冷奕瑶笑笑,没有得寸进尺,反倒是点了点头,“知道了。”

“对了,”眼见她转身要走,沃克忽然提高声音:“藴莱从今天开始就不再来学校了。”

冷奕瑶脚步一顿,轻轻“哦”了一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沃克皱眉:“他和你一起去的d城,回来之后就一直没什么动静,早上给我发了消息说不来了,你可知道为什么?”

藴莱从来不是朝令夕改的人,当初那么忙,也天天在课堂上处理事物,从来没有变化,现在竟然自己开口不来了,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她耸肩,轻笑。她又不是他的法定监督人,他爱来不来,和她什么干系?

不过,从那晚他的表情来看,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让他困住了。否则,不会一回帝都,又是将她列为圣德集团的vip客户,又是突然从学校蒸发。不管怎么看,他都是另有打算。

沃克无奈,知道从她这里套不出任何线索,只能放她离开。

果然,她一进教室,特级班立马就炸了!

“冷奕瑶!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吓得我们心脏都要停了!回家办一个生日宴都能继承百分之四十的股权,帝国第一女继承人啊!”有人叫嚣,声音大得像是可以把教室的屋顶都掀翻,旁边的人鼓掌,一脸认同!

“还要你那个姐姐,听说,你现场把她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简直了!”所有女生对白莲花的角色都不感冒。对于他她们这群人来说,冷奕媃完全是家里的大人天天拐在嘴边的那种“隔壁家的孩子”,从小听她的事迹长大,简直耳朵都要长老茧了,结果,嘿!自家亲妹妹手动让对方打脸,还是举国都知道的那种打脸,哎呦喂,这爽快,简直没谁了。

相较于女生这边,男生不免怜香惜玉些,见冷奕瑶连眼睛都不眨,想到当时冷奕媃欲哭无泪、忍气吞声的样子,一时间皆摇头叹息:“我们深深地同情你姐姐。”

冷氏集团,因为冷奕瑶的缘故彻底登上了帝国头条。

不得不说,原来还觉得她仅仅是一介商人之女,进入圣德高中的特级班完全是高攀了。可这一刻,对比所有人只能靠着大人给的零花钱过日子,这人可是实打实地拥有股权,完全就是两样了!不过,想想看,一家四个人,父亲和兄长同时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权,竟然还都在她之下。名声斐然的姐姐被她彻底抽得没有还击之力,更不用说股权。所以,整个冷家,如今真正的话事人,是冷奕瑶?

天,这个世界太玄幻了。在帝国这样的保守过度,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

一时间,大家摇头晃脑、议论纷纷。

她在这种的热闹中,安之若素、一脸平常地穿过过道,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今天太阳一般,没什么日光。好在,班里的中央空调已经开了,不怎么冷。

她随意地把外套脱下,还没落座,就听到门口一个女生大声道:“冷奕瑶在不在?”

整个特级班忽然一顿,那是一种诡异的宁静气息。

竟然有人敢到特级班来找冷奕瑶,所有人目光对准门口,一看,竟然是个娇滴滴的妹子。

冷奕媃上次来学校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认识她是冷奕瑶的姐姐,可如今,全帝国的人大约都已经知道,冷奕瑶全家上下才四个人,对方总不会又是她冷家的人吧。

“你谁啊?”冷奕瑶瞥了一眼那个一脸傲气的小姑娘,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人。

奇了怪了,大早上不用功上课跑这来干嘛?穿的好像还是个学生。

“我是帝都高中的芳菲然。”听到回应,芳菲然立马朝着冷奕瑶的方向走来。待看清她的容貌,芳菲然脸上闪过一抹嫉妒,目光却绕过她,落在另一个人身上,甚至忍不住轻轻咬了咬唇角。

嘶……。

怎么有种春心萌动的样子?

冷奕瑶无语地打量着死死盯着奥斯顿的某人,一脸漠无表情。

她这是来看奥斯顿的,还是来找她的?

“咳咳。”她轻声咳嗽一声,并不是友情提示,而是,门口,物理老师的表情已经极为难看。

得,敢在这位老爷子的课上来事,她觉得,这位不速之客,大约没什么好下场。

全班的人都盯着眼前这情况。

为什么?

奥斯顿就坐在冷奕瑶前面,今天因为没有阳光,都没有趴在桌子上犯困,而是半侧着身子。于是,同样坐着的冷奕瑶、奥斯顿,与这个目光直直的芳菲然形容诡异的三角形。还是那种两女一男的奇妙画风,何等引人瞎想。

“这位同学,我嫌你三十秒内,给我滚出去!”老爷子的眼睛不瞎,看得出来,这人不仅仅不是特级班的,还不是圣德高中的。从身上的校徽来看,应该是和圣德高中排名相差不远的帝都高中。

他想拐冷奕瑶当自己的学生,处心积虑,却在周末的时候,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是说一介商业女王即将崛起。

啊呸!分明是个做科研物理的人才,为了那些狗屁金钱,浪费天资!

一肚子的气都没地方发,结果,有人自己撞上来了,他还和她客气!

“你闭嘴!”芳菲然高傲惯了,在帝都高中,还从来没有哪个老师敢呼来喝去,她一转头,直接爆出这么一句。

顿时,整个班的人表情都亮了!

物理老爷子在特级班的一众教师中,脾气都算是爆裂的那种,敢当面这样呛声,这人谁啊?什么来路!

老爷子脸都绿了,直接要过去抓人,却被从外面经过的沃克看到,顿时,眼中闪过一道流光。

他快步上前,轻易地拉住老爷子的动作。

“你干嘛?”被人扯住,动都动不了,老爷子表情难看地瞪向沃克,大有鱼死网破的意思。

“不好意思,”他却摇了摇头,没有半分松开的样子:“看在我面子上,别动她。”

嗯?

这是什么神转折?

沃克竟然会为别人求情?

还是这么个陌生小姑娘?

一众学生简直跟吃瓜群众似的,表情天然呆。

“她是谁?”蓼思洁忍不住站出来,一脸忍不可忍。呸,竟敢跑到特级班来找茬,什么野路子!

“我侄女!”沃克垂眼看她一瞬。

蓼思洁立刻像是见鬼了的表情,沃克竟然还有侄女?

啊,不对,应该说,他竟然还会和亲人来往。他们一直以为他就是一个独行侠,向来独来独往,都不和家里人亲近的那种。

那就怪不得了。按理来说,门外保安系统非常精密,不会随随便便放什么陌生人进学校。芳菲然应该是跟着沃克来的圣德高中。不过,她站在奥斯顿座位旁边不走,又狠狠地瞪着冷奕瑶是什么意思?

“你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我就站在这,你都不肯抬头看一眼?”芳菲然的声音已经带出一股哭腔,显然是被奥斯顿熟视无睹的样子伤到了心。连沃克在旁边说什么都没有听到耳朵里去。

冷奕瑶心想,这就很奇妙了。难道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都是你!”结果,她还没有感叹完,芳菲然忽然杀了个回马枪,一下子目光从哀怨无奈到愤怒嫉恨,简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衔接。此刻,怒目相斥,像是恨不得吃了她的肉一样。

excuseme?

小妹妹,是不是找错人发脾气了。

冷奕瑶的脸色从悠然看戏,微微一沉,瞬间,气势一冷,这个教室的人,顿时用一种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芳菲然。

只可惜,她压根背后没长眼睛,根本看不到。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小姑娘,你要是无端迁怒到我身上,我不会看在任何人的面子上,饶你。”她将书本打开,声音说得极低,倒不是威吓,相反心平气和,才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这话,她不是说给脑子已经被自己情绪烧糊掉了的芳菲然听的,而是给站在不远处的沃克听的。

不管是不是他侄女,敢犯到她头上,她可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你自己乱勾引人,还好意思这么正气凌然!”芳菲然冷笑,一脸鄙夷地看着她:“我告诉你,你离奥斯顿远一点,让我知道你在这里勾三搭四,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勾三搭四?

嘶嘶嘶——

全班倒吸一口冷气,她这是在说谁?

冷奕瑶吗?

连在元帅赫默的面前都保持一副高冷范的女神,她竟然敢说她勾三搭四?

还是奥斯顿?

这两个人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连一点交集都没有,这女的是脑子疯了才这样幻想的吧?

所有人一时间都望向沃克,心想,这侄女,简直了!

沃克的脸色不比任何人轻松,相反,他现在恨不得把芳菲然直接捏死!

怪不得她一大早就没头没脑地跑过来,他还以为是她爸暴脾气又犯了,原来不是,而是她自己抽了!

“芳菲然,你现在立刻跟我走!否则,我让你爸直接来找你!”才上高一的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跑到特级班来和冷奕瑶放话!

沃克脸色难看地直接往他们这边走。

“你看,你就是个狐媚子!所有男人,不管年纪大小,都为你说话,你是不是很得意啊!”被沃克已经揪住一只手,芳菲然眼里的嫉妒越发严重!她那么喜欢奥斯顿,喜欢了那么多年,甚至愿意为他放下一切,老老实实地学做一个淑女,可竟然有一天会在他桌子上看到另外一个女生的照片!要不是她偷偷溜进他房间,她甚至到现在都蒙在鼓里!

“这就是你们家的家教?”冷奕瑶的眼已经完全垂下,她没有去看奥斯顿一眼,因为,她不用看都能感觉到对方满脸的戾气。至于,沃克……。

他揪着芳菲然的右手,表情已经不能用“铁青”二字来形容了。

冷奕瑶这句话,简直是把他作为教师的尊严全部踩在脚下。

物理老爷子站在一旁,听到这一声,顿时不气了,相反,看到沃克那副表情,简直是觉得冷奕瑶太给他争面子了!

“你说什么!你一个没有妈的人,也敢在这和我提什么家教!我……”芳菲然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就被冷奕瑶一脚踹翻在地!

是真的踹!

轰隆隆的撞在桌椅上,发出一声巨响,别说是沃克,简直将全班的人都惊傻了!

就连奥斯顿都忍不住抬头看她一眼。

“你有妈,你妈没告诉你千万别随意问候别人的母亲?简直是没脸没皮!”冷奕瑶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芳菲然面前,倏然停下。

芳菲然的腰侧还留着她的脚印,疼得几乎一口气都喘不上来。那种钻心的疼,几乎一秒都不能忍。要是以往,她早已经让保镖把冷奕瑶给架起来了,可别说,今天她的保镖没跟来,她是特意偷跑过来的,就算有,她也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冷汗津津,背后的鸡皮疙瘩瞬间立起。

最可怕的,不是身上的疼。而是面前,这个女生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

太,太可怕了。

她不就是用那张脸迷惑男人吗?

昨天晚上,她还看到她在市中心花园和金斯?坎普一起看花灯,今天就和奥斯顿坐在一前一后,默契十足,她还有底气敢动粗!

“我说过,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不会给面子。”她冷眼睨着芳菲然,见她良久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轻轻一笑,声音空灵而妩媚,可全班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这武力值,太惊人!

他们都不敢去看沃克的脸色了。

“你,你别得意,”好不容易捂住伤处,倒吸冷气,芳菲然攒够力气,终于能开口:“你昨晚做了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

昨晚?

冷奕瑶回忆了一瞬,终于想到她指的是什么。

“你说金斯?坎普?”她淡淡地将碎发掠到耳后,一片平静。

只可惜,这个名字对于普通人来说,就不是那么平静了,那效果,堪称原子弹!

金斯?坎普?

不会是他们以为的那位吧?

代表帝国大半个军火库的那位世家嫡子?

不是说,好多年都低调得不得了,轻易不露面了吗?怎么会昨晚和冷奕瑶在一起?

芳菲然刚刚那句话,顿时引来一片浮想联翩。

“对!你既然敢承认,还怕我说!”芳菲然扭曲着表情,慢腾腾地站了起来,一脸愤恨地瞪着冷奕瑶:“你仗着自己这张脸,和别人暧昧,我都听到了,别人都说你是他小媳妇!”

我的妈呀!

这信息流太爆炸,脑子都来不及接收啊!

什么叫小媳妇?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冷奕瑶回一趟家,竟然又多了个护花使者?

陆琛殿下的事情,他们就暂时不议论了,金斯?坎普的小媳妇?这是什么梗?

小媳妇?

冷奕瑶回忆了一瞬,顿时明白,芳菲然怕是当时正好也在市中心花园,她那时站在兔子灯下,让金斯?坎普过来的时候,路人随口戏弄的话,却被她听进了耳朵。只是,这些与她何干?

“别人说什么你都信,那别人让你死你死不死?”她冷眼看着对方倏然发狂的嘴脸,再也懒得听她一个字,直接一脚踩在对方的膝盖上。

“啊!”

惨厉的声音将整个教室吓得一惊。

冷奕瑶心想,她都没废多大的力气,这小姑娘的声音跟杀猪惨叫似的。

“冷奕瑶!”沃克忽然冲到两人面前,大吼一声。

她却平静无波,一双漆黑的眼睛,静静地看他一眼,毫无情绪起伏,冰冷得令人心悸:“嫌我下手太轻?”

沃克表情一僵,知道她意思是,芳菲然的命全在她一念之间。

太,太霸道了!

霸道女总裁!

全班现在都看出来了,这位芳菲然完全是奥斯顿的死忠粉,还是那种求之不得、心情扭曲的那种,所以,他身边出现的频率较多的女人,就成了狐媚子。

冷奕瑶和奥斯顿?

他们副班长一天到晚不是在瞌睡连连,就是在低头摆弄自己的事情,一下课,两人分道扬镳,要是这都能勾搭上,是靠着心电感应吗?

蓼思洁两眼放光地看着冷奕瑶单脚就把对方踩在地上,纹丝不动,恨不得放声尖叫:“踹得好!”

不过,到底是顾忌沃克的脸面,没有敢火上浇油。

“她年纪小,不懂事,我替她道歉。”沃克深吸一口气,自知理亏。冷奕瑶身后皇室有陆琛,军界有赫默,她要是真的想将芳菲然置于死地,谁人能拦?

“叔叔!”芳菲然不可思议地看着沃克竟然向冷奕瑶道歉,连嘴唇都吓白了。沃克在家里,就连对着爷爷都不曾低过头!

“闭嘴!”沃克一声冷喝,脸色更加难看。一个教室,当着全班的面,对着一个学生道歉,她以为他很乐意!

“你的道歉,我不要。”冷奕瑶脸色却丝毫不变,转头,看向已经吓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的芳菲然。“她的嘴太臭了。”这短短一句话,寥寥几个字,简直比没有家教还要打人脸。

果然,芳菲然气得浑身气血翻涌。

刚要挣扎站起来,却被沃克一巴掌拍下来,顿时,傻了。

“为,为什么?”叔叔和家族的关系不融洽,这么多年来很少来往,却对她向来关爱有加。为什么,竟然会当着别人的面,打她?关键是,还是当着奥斯顿!

“为什么!”芳菲然凄厉的声音,在教室一遍遍的响起。这个时候,她似乎已经忘记了身上的伤,也看不到所有人同情的脸,只是心心念念要个答案!

为什么要打她!

凭什么要帮着冷奕瑶,她一个外人,竟然比自己这个亲侄女还要重要吗?

望着芳菲然一脸执迷不悟的样子,沃克闭了闭眼,第二巴掌接着甩在她的脸上。

到底是被养歪了……

不知道大哥看到自己甩亲侄女巴掌的样子会是什么表情,只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芳菲然竟然会变成这样。

全教室的人,都已经傻了。

冷奕瑶打芳菲然,他们还能理解,毕竟对方口出污言碎语,但是沃克?

沃克这人从来都是礼遇有加,文质彬彬的样子,竟然也会当众打人?

别说是学生,就连处在一边的物理老爷子也惊得满脸呆滞。

这,这是怕冷奕瑶下手,才自己亲自动手的吧?

所以,他是真的觉得,冷奕瑶会履行刚刚那句话——“别人说什么你都信,我让你去死,你死不死?”

一时间,所有人都紧咬牙关,只觉得背后冰凉,像是要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