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有点猫腻/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沃克扶着芳菲然,手心微微发凉。

内脏破裂?

冷奕瑶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管是真是假,如今人是不能轻易挪动,否则,影响里面内脏产生二次破损,最后即便送到医院也来不及。

他低头,迅速拨通救护电话。

圣德高中因为地理位置优越,外加学生身份各个贵重,在这附近就有医科大附属医院,医疗设备及水平极为出色。

物理老爷子原本是准备落井下石来着,但看着沃克连碰都不敢碰芳菲然了,到底有点恻隐之心。罢了,谁还没有两个奇葩亲戚。

他摆摆手,对着一群围观着不嫌事大的学生道:“都给我自习,过段时间考试,谁要是没有八十五分以上,自动给我滚出去。”

芳菲然到底,沃克因为冷奕瑶一句“内脏破裂”都不敢随意碰她,更不用说把从教室挪走了。原本大家还看个热闹,物理老爷子这么一说,得,都歇了吧。

“蓝颜祸水。”看着奥斯顿一脸平静地回到位子上,重新支着下颚,大有继续瞌睡的架势,罗德摇了摇头,一脸无奈。这人心是完全冷的。芳菲然简直是自己找虐。喜欢上谁不好,非喜欢上这么一块冰块。

“谁求着她喜欢啊,她这么一厢情愿,能怪谁。”蓼思洁愤恨不平,副班长又不是和她暧昧不清、故意撩骚,是她自己自作多情,非要往上凑,还要被冷奕瑶拉下水。再说,刚刚是她自己撞上去的,要不是冷奕瑶让得快,换做是平常人,被她一个重力带倒,摔在桌椅上的人就不是芳菲然了。

“你们女生啊,啧啧啧,厉害起来真可怕。”罗德说不过她,一脸无奈地往蓼思洁身边的晨芝梵望去。这两人从小关系好,也不知道晨芝梵是让了她多少。

晨芝梵好脾气地笑笑,保持中立,绝不参与这种莫名其妙的“战斗”。

就在特级班的学生,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围观芳菲然躺在地上疼得连话都说不出的时候,门口迅速冲进来一群身着白大褂的男人,驾着担架、迅速迅猛。

“病人什么情况?”领头的医生,迅速查看芳菲然的瞳孔,见她整个人已经疼到失去意识,抬头,看上旁边唯一面露焦急的男人,耐心询问。

“腹部受到重击,随后又用力过度,撞到桌角,整个人疼晕过去了。”沃克尽量简单地描述了前因后果,随即停顿了一瞬,继续到:“有可能是内脏破裂?”

医生表情一凝,内脏破裂这种猜测一般医生都很少去下,大多数都是仪器探测之后,才会说。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光凭猜测?

只是,眼下没有迟疑的时间,他点了点头,让人直接把芳菲然小心地抬到担架上,转身就往外面的车子送过去。

医疗车上器械都全,芳菲然虽然已经疼到失去意识,好在还来得及。沃克自然陪在一侧,一群人乌泱泱地离开,特级班的学生们忍不住咋舌,真的是祸从天降,大清早上的竟然来这么一出。

“还看?有什么好看!”物理老爷子拍了拍电子屏,表情一脸凝重。虽然平时不待见沃克,但这个时候,到底不忍学生们去看他神色不畅。

抬头,又看了一眼冷奕瑶。她正站在窗口,似乎在凝视那辆医疗车离开。

当真是谁敢犯她都没有好果子吃的霸道性格。

身价最高的女继承人……。

他摇了摇头,这样的人,怕是从事科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还是早早歇了收她当弟子的打算吧。

物理老爷子心绪不高,班上“自习”的质量自然更低。本来就是星期一第一堂课,大多数学生还沉浸在周末的欢快时间没有回过神呢,一时间各个开始八卦。

“刚刚芳菲然说,冷奕瑶昨晚是和金斯?坎普一起赏花灯,我的天,怎么感觉她什么人都认识?”金斯?坎普很少在社交界露面,大多是能亲眼见到他的人,都是和金斯家族关系斐然的利益集团。听说,人长得贼帅不说,光是一身本事,就能把普通同龄人甩到九霄云外。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你觉得,冷奕瑶身边出现什么人会很奇怪。”另一个人,忍不住轻笑。皇室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和军界的元帅都肯亲自来圣德与她见面了,这样的人,再认识一个帝*火库继承人,有什么奇怪。

不过……。

说到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

几个人的目光交错,瞬间,心领意会。

这段时间,渐渐地从皇室那边流出来的邀请函,怕是如今帝都内最牵引名门心魂的事。

期待依旧的假面舞会啊。

如今的邀请人,多是家中有适龄未婚女子的皇亲贵族,下一步,就快到名流豪门了吧……

想想看,如今皇位归属似是而非,陆冥皇子的死引得各方猜忌,陆琛是否能成为储君,还未有最终定论。

“我敢打包票,冷奕瑶绝对收到请帖了。”眼见冷奕瑶重新走回座位上,一脸平静地随手翻看着书本,像是刚刚出现的芳菲然不过是过眼云烟一般,有人俯下身子,低低道。

“呸,这还要你打包票。”罗德在旁边顺口接了一句,就差两眼望天。

虽然并不清楚,冷奕瑶和陆琛到底是怎么扯上关系的,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陆琛对她的情感不一般。皇室一年一度最大的活动,不邀请冷奕瑶?开玩笑。

“知道你是冷女神身边万年走猫,不用显摆。”从帝都港湾那晚开始,班里的人,对冷奕瑶的态度就已经逐步改变。一开始,是团结友谊小分队突然来了个外宾,所有人在下意识拒绝的同时,亦免不了心生探查考量的心思。对于他们来说,出生、地位、头脑、心性缺一不可,才能担得起他们同学的身份。如今看来……。

这些东西,冷奕瑶除了第一项稍有欠缺,后三者完全高于他们全班的平均值。

不过是短短两周的时间,她便已经让所有人心服口服、心悦诚服。

她不必去一一说服谁,甚至连他们的反应都好不顾虑,但是,不知不觉间,每个人的心都会长偏。

对于与你势均力敌的人,大家都会生出竞争意识和敌意,但是,对于强出你太多太多的人,便会下意识地变成仰视和习惯。

因为,她不会将你的任何情绪看在眼底。

强者面前,顺者昌、逆者亡,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晨芝梵揉了揉太阳穴,分明据他感觉,冷奕瑶是一个极低调的人,但为什么每次从结果来看,都像是在沸腾的油锅里滴入一滴水——瞬间炸开!

她就是有那种本事,压根不去沾惹一丝麻烦,偏偏别人会忍不住要招惹她。只可惜,到目前为止,一般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关键是,原主还一脸不动声色,像是整个班上嗡嗡嗡的议论声,一点都没有听到耳里。

今天藴莱没来上课,坐在她前面的奥斯顿又是一脸昏昏欲睡,所以,全班没有一个人能目光透过她那不透分毫的表情看出此刻她在思考。

是的,冷奕瑶一手支着下巴,脑子里就一个问题——一个姓芳,一个却叫沃克,这是亲叔侄?

是她理解有误,还是这里人比较奇怪?

按理来说,应该是同样的姓氏才对吧?

芳菲然在心上人面前,应该不会说假话,也就是说,他们的班级负责人用的一直是假名?

而根据刚刚奥斯顿的反应,分明他知道这一切。

这两个人……。

总觉得,有点猫腻啊……。

------题外话------

先来第一更,十二点之前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