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丝毫不差/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奥斯顿淡淡地看着窗外的云卷云舒,很久没动。冷奕瑶最后喝了一口茶,终于起身,缓缓地走到他那边。

“一起聊聊?”听到她脚步的声音,他侧头,朝她轻轻一笑。那笑容却似是烟雾一般,刚刚露出便以淡去,很快就消失在空中。

冷奕瑶很少看到他这样的表情,应该说,这人是疏懒的,仿佛万事不经心,又似乎对世上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但是,能让他露出这样的神色,她倒是真的有点好奇。

“走吧。”两人顺着电梯,乘坐下楼,没有去树屋,因为知道大多数特级班的人,吃完饭后如果没事都会在那边休息。

人工湖旁边有不少木椅,阳光到中午的时候,刚好温度也上来了,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很是美丽。

“今天早上的事情……首先我很抱歉。”她刚刚落座,奥斯顿的声音微微一沉,到底还是说了上来。

芳菲然是沃克的侄女,他和她算是认识已久,不过,他到时从来没注意过她有这个方面的想法。平时见面的时间并不多,他对一般人都比较淡淡的,对她也从来没有超过普通人的情谊,所以对于她今天竟然会冲动圣德高中来,他实在是没有臆想到。更何况,她竟然会看到冷奕瑶的那张照片……

他看她一眼,其实,她应该知道全帝都的人,但凡有能力的,都去调查了她的背景。

“我接受你的道歉,作为补偿,你是否应该回答我几个问题……”冷奕瑶笑了笑,奥斯顿这个人看上去清冷得很,其实世界观还是很正的。芳菲然的事情虽然是因他而起,不过真正干出蠢事的是芳菲然,他的道歉是出于情谊和内疚。但,这不代表,她不能乘机索要一点利息。

“你想问什么?”奥斯顿皱了皱眉,潜意识里觉得,她要问的事情,绝对不是他乐意提的。

“沃克究竟是谁?”她挑眉,轻轻一笑,表情别有深意。

……

就知道!这个女人简直会读心术!

奥斯顿揉来揉太阳穴,这个问题,不应该由他来回答:“换一个问题。”

“我现在就好奇这个。”这个没商量。

奥斯顿表情空白,忽然转头望向湖面,像是在回忆过去,又像是在脑子里组织语言该怎么回答她。良久,轻轻叹息:“芳家在帝都并不是特别有名,但在北方来说,是豪门中的豪门。”

既然知道芳菲然是他的侄女,总归是藏不住的,顺着芳菲然调查下去就知道。奥斯顿停了一瞬,觉得这个问题是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都一样,冷奕瑶要是真的想要知道,分明可以让人直接查出来。既然相通,说起话来也流畅了不少:“当年,他在家族是指定继承人,因为他天资够聪明,能力也出众。”

世家来说,并不是以长幼为序,而是以才能论英雄。毕竟,一个好的当家人,能让整个家族整整繁荣富强上百年。

“可是?”冷奕瑶习惯了别人讲故事的时候,一定会在后面跟上一个“但是”,于是好整以暇地望着他。

奥斯顿叹息:“他上面有一个哥哥,他从小算是他哥哥照料长大的,两个人关系非常的好,但因为他哥哥的各项才华都比不上他,在家族里声望逐渐下降,所有人都在背地里疏远了他哥哥。那个时候,他很痛苦。父亲家族的期待,压在肩上,但是,他又不愿意背叛他哥哥,所以陷入了矛盾。原本,因为他年纪轻,大家都假装没看出来他的挣扎,可后来,出了一件事,让他彻底和家里决裂,从此,不再踏入家门。”

冷奕瑶忍不住勾了勾唇,奥斯顿这人对沃克知道得挺清楚啊。“出了什么事?”、

奥斯顿的嘴角僵了僵,表情似乎有点不自然,良久,摇头,“具体是什么,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似乎似乎是为了个一个人。”

当初芳家对“沃克”寄予了怎样的厚望,对他的人生控制和支配就极致到一定地步。

所有的事情都有双面。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宁愿懒洋洋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不愿意像别的人那样使劲地逆流而上。何必呢?人生在世就这么短短几十年。

一个人?

冷奕瑶的表情微妙起来,难道是为了女人?

豪门大家少爷为了贫民女,拼死与家族反抗,最后背道而驰?

这种俗不可耐的剧本,她估计中学生都不相信了,总不会是“沃克”的手笔吧。不过,想想看,他和女性貌似也一直保持着一定距离。

“那他是怎么认识蕴莱的?”豪门叛出的小少爷,如何和帝国境内最老牌的世界继承人走到了一起?

提到这个问题,奥斯顿的嘴角抖了抖,他还记得当时“沃克”说起这个事情时,宿命般的表情:“蕴莱出生的时候,‘沃克’的父亲正好带他一起去圣德集团庆祝,算起来,蕴莱算是沃克看着长大的。”虽然那两个人年纪差距还不到10岁……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想想看蕴莱那一脸睥睨的表情,再想想看沃克名义上是他集团的老师,实际上却是看着他长大,这两个人平时站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可会别扭?

“能说的,我都说了,今天的事情,当我欠你一次。”奥斯顿拍拍身上灰尘,从椅子上站起来,轻轻摆了摆手,不再多呆。

冷奕瑶笑着没说话,同样起身,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去了圣德集团的私立图书馆。

这天中午,所有特级班的人都没有再见到冷奕瑶。

下午的课,相较于上午,所有人显然心思沉淀了些,总归没有上午那样心思浮动。上课的人都还挺认真,当然,依旧有冷奕瑶最不喜欢的外文课。

好在,一个人在别墅里看书到底有点成果,如今不算是完全在听天书,很多词语和语法能否稍微理解一些,这也导致她的目光在外文课上看上去不是那么发呆、置身事外。外语老师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受宠若惊”这个词。

她竟然肯听课了诶!这是不是代表自己新的讲课方式获得了认可?

老师一边沾沾自喜,一边讲起课来更是卖力,等到她下课的时候,甚至头一次拖堂。

作为最为最后一堂课的老师,这番作为是极其不人道的。

全班的学生都已经望眼欲穿了!

今天是周一啊,老师!您没忘了,我们还有社团活动要参加吧!

讲到兴头上的外文老师,忽然发现一票“哀怨”的眼神,这才注意到,到点了!她竟然延迟了五分钟。

一时间,表情有点讪讪的。赶紧收拾了课本教材,宣布下课。

“女神下午有点不对劲啊。”罗德观察良久,终于下了这个定论。讲真,上课听讲这种事,好像从来没有在冷奕瑶身上发生过,她就是那种上课随便听听,可不论老师问什么,她都能秒秒钟答上来的奇才。可今天,她满含兴致地望着电子屏幕的样子,几乎让他怀疑,那屏幕上放的不是男女对话,而是男女*。

太匪夷所思了。

“想什么呢!”蓼思洁忍不住拍了他一下:“赶紧收拾东西,社团活动快开始了。”

周一有许多人最喜欢的社团活动,其中,钢琴课是热门课。

但,就在她们要离开教室的那一刻,竟然被告知——这堂课从此取消了!

取消了!取消了!

什么意思!

上周还好好开的课,为什么取消?

难道是老师身体出了什么事情?

选秀这门课的同学表情一静,朝着过来宣布噩耗的“课代表”问道。

“没。”对方摆了摆手,却是意味深长地望向冷奕瑶:“老师让你单独进去一下,说是找你有事。”

又是冷奕瑶?

上一周,就是因为替她单独指导,秦老师连其他琴房都没有来,这一次取消课程,该不会又是和她有关吧?

所有人匪夷所思地看着冷奕瑶越过众人,一步步地走了过去,直到迈入演奏厅,消失不见……。

秦老师就直接站在琴房中央的位置,一直等着她。

手指轻轻划过琴键,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曲并不成调,却韵律非常优美。即便年华不再,她的眼睛依旧保留了精明和气质。

“您找我?”她倚在门口楼,静静地看了秦老师一眼。今天,她们都没有带琴谱,双手空空,仿佛只是随意到这来碰个面。

“沃克和你说了吧?我想收你为学生。”秦老师一愣,压根没听到她的脚步声,见她站在门口,顿时回头望来。茕茕孑立,她自站在光影处,淡淡的望来,却不减一分神采。

与她上一个学生,格外的相似……。

一时间,秦老师眯了眯眼,似乎在回忆过往,又似乎在缅怀什么。

“就因为收我为学生,从此要取消学校的钢琴课?”冷奕瑶觉得这个思路很奇怪。自己全天有课,就算是周末的时间都有限,这些沃克都知道,秦老师应该也从他那里听说过,为什么还要这样。

“我经历有限,带不来太长的课。与其两边拖累,不如选一个更感兴趣的。”秦老师笑笑,目光温暖,像是在和她解释,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冷奕瑶清晰地发现,对方的目光会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手指上,像是在打量,又像是在衡量。

“可是我也说过,我并不像当钢琴家。”作为一个不以此为目标的人,学习的动力和精力绝对和专业学生无法相比。除了那一本琴谱,这位钢琴家凭什么对她另眼以待?

……。

等等……

琴谱?

“是m要求你这么做的?”精密的空气里,突然听到冷奕瑶淡淡的声音响起。

秦老师的表情先是一惊,随即,目光一愣,张了张嘴,似乎准备说什么,可忽然又顿住了。

“你……”她是怎么知道的?m分明告诉她要瞒着冷奕瑶的。

冷奕瑶站在原地,良久,终于露出一个恍若烟雨的笑容。朦朦胧胧、丝丝袅袅,像是能将人的全部心绪都一下子圈住。

她叹息,果然,那个人在离开的时候,特意送来那份琴谱就不是巧合。

又或者,在第一次偶遇的时候,听似随意的一句建言,让她社团活动直接选取钢琴课开始,就不是巧合。

她顿了顿,仰头,看相演奏房的灯光。

氤氲微黄,就像是在d城第一次初遇的那晚。他站在吧台后,慢条斯理地擦拭着银纸餐具和杯碟,她从黑夜中带着一脸笑意走进他的小店。

背后,是皇室的黑衣人围追堵截。她低头,问他菜单在哪,他目光顺着外面的漆黑掠过一道暗色,若无其事地递上菜单。

第二次见面,已经是在帝都。在最繁华的街道附近的三百六十度观景餐厅里,她们畅怀地吃了一顿大餐,就像是没有注意到他身后始终“如影随形”的那几个刻有蝎子纹身的壮汉,谈笑风生,他乡遇故知……。

这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如今,却印在她脑海里。

很多时候,她没看到m的时候,不会故意去想这么个人。可一旦涉及到他的时候,又能发现,他的影子似乎无处不在。

他的见识、他的手腕、他的人脉,似乎都是个谜,就连他的名字具体是什么,她都不知道。这个人,对她究竟是善是恶?

她垂下眼帘,任一抹轻笑从中闪过。

分明是没见过几次的人,他为什么要安排秦老师收她为徒?就连沃克都在其中牵线搭桥,那么沃克又是否知道,这一切是m一手安排?

冷奕瑶在秦老师吃惊的表情中,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钢琴前。

手指,瞬间将刚刚她曲不成调的韵律重复了一遍。竟然丝毫不差!只是,她的音律听上去,更直接了当,原本里面的迟疑、犹豫、惊讶等等情绪一概被她掩去,倒像是,她重新创作出来的另一幅韵律…

无疑,即便是在钢琴上面,她没有真正下过苦工,但是她的天赋,足以让人欣羡嫉妒。

就在秦老师震惊不已的表情中,她慢慢俯下身,坐到了椅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