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深意一笑/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离开帝都,去了哪儿?”安静的琴房内,只有冷奕瑶的声音淡淡响起。她的目光垂落在键盘上,似乎只是随口一问。秦老师的脸色却微微一变,最终,无奈地摇摇头:“我不是很清楚,他只是托我照顾你。”

m的身份背影太过特殊,当年知道的人也不过寥寥数人,如今,知道详情的人不是死了便是再也不会出声,她实在不想把这个小姑娘牵扯到危险中来。

更何况,她是真的不知道m的去向。离开之后,他只是委托她要好好照拂冷奕瑶,尽可能地避开一些可能的危险。

她年纪大了,这些年也渐渐地对过往的事情不在耿耿于怀,如今既然不上台演奏表演了,真正当一名钢琴老师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冷奕瑶测了测头,灯影露在她的脸上,划出一道恬淡的笑容。

m的身份究竟是怎样,其实,她隐约已经有一个猜测。不过,如今大家话都说开了,也就不需要再藏头露尾。本来圣德高中便规定要有社团活动,既然已经选了,她索性也懒得换了。

再说,就目前而言,m确实是在保护她。

既然目的明确,何必再去追究他的手段,总归,他是要回帝都的,不是吗?

两个女子相视一笑的时候,m并不知道,秦老师和冷奕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师生的时候,会是这样一副情景。

如今,漆黑的夜里,他站在一片荒野深山中。

极度冰冷的温差,将这一片高地染上了白色雪霜。他一头银发,披散在身,身后随意套着一件白狐的斗篷,站在天地间,仿佛与之融为一色。银色的双眸没有了阻碍,静静地凝视着这一片土地,映入眼帘的是沉静无边。

在这里,没有灯光,没有火种,一切都是照着星光才能看清前路与苍茫。

从帝都到这里,其实很远,远得像是不在一个国家,可又很近,分明,只要愿意,坐飞机一天即可到达。

m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他不是不愿意来,而是魂牵梦绕,太多的过往反而牵绊住了他的脚步。

这次离开帝都,他的第一个目的地并不在此,相反,是离这里很远的一个城市。那里有这世上人追逐已久的疯狂,是个让人一旦踏入便沉迷无法自拔的魔都。美不胜收、妙不可言。

于男人而言,是至尊美好的享受。大约,是这个世上任何一个普通男人的至极渴望。

最美的舞娘,最缠绵的爱情,只要你想,那里可以满足你所有的希望。

从这一点来看,他的“亲人”实际上对他很好,好到愿意将这个世上男人喜欢的享受都双手奉上。

他冷然一笑,平静无波的眼底里闪过一道讥讽,目光顺着那雪白的地面一路蜿蜒,朝着远方渐渐展望。

那姿态庄严而平和、坚固而震撼,似乎瞬间成了这天地间的神祗。

风,凌然冰冷,袭在面上,像是针扎入皮肤,令人浑身发疼。他垂下眼帘,却是微微一笑……。

那几个平日里一直“保护”他行踪的黑衣壮汉,此刻,一个个倒挂在身旁的树枝上,脸上泛出恐怖而绝望的表情,似乎还来不及抵抗,就已经失去了声息。目光空洞地望着m的后背,似乎到死的那一刻,都不知道,原来会是这样的结局。而从他们已经逐渐失去体温,变得逐步僵硬的尸体来看,他们各个都是一招毙命,毫无预警。

“你来做什么。”荒无人烟的白色高山上,忽然响起这么一声沧桑衰老的声音。说话人的声音似乎在缅怀、又似乎在叹息,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明明该是一句问话,可脱口而出的时候,似乎又变成了自问自答,仿佛丝毫并不期待着m会回应一般。于是,只说了这么一句,又陷入了沉寂。

诡异的环境,暴风渐起,雪地蔓延,分明放眼四顾,看不到任何一个人,m却似乎并不惊讶有人会突然开口。

仰头,看着那星子密布的天空,对于身后的人一一被人击杀,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一点变化。唯有刚刚老者的声音落下,四周,像是响应一般,瞬间又多了许多声音。

“莎莎——莎莎——”

那是在雪地中艰难前进的声音,脚步摩挲着地上厚厚的雪花,慢慢向他靠近的声音。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极为阴森恐怖。不到片刻,他就已经被团团围住。

他却连头都没有回,只是,双眼静静地落在眼前的景色中,像是在唤起什么,又像是在平息什么。

“嘭”——

终于,身后的脚步声同时一顿,不知道有多少人,竟同一时间坠下膝盖,统一跪地。那厚厚的雪地,几乎掩盖了他们小半边身体,他们的脸上,表情却十分安然:“时隔八年,您终于又回来了。”

m豁然转身,看向那群与雪色化为一体的人,目光微微流转,那原本堪称冰凉写意的表情,有那么一刹那,似乎破冰而出。

他的脸,终于露出一分血色,不再是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视线,从跪着的人的脸上一一划过,最后,落到跪倒在最近处的老者身上。

良久,他倏然一个健步冲了过去,一把将老者扶起:“我以为你们都走了……”

无论你坐拥时间多少繁华,天地间,总有一些地方、一些人是你的灵魂归属。

对于他而言,纷繁喧嚣的帝都不过是一座牢狱,他早已心生厌恶,唯有眼前的人,眼前这片与天地融为一体的人,才是能让他心灵真正能寻找到安宁的人。

就像是在一条漆黑的道路上,一路前行,踏过了深夜,走过了绝望,终于,看到了一丝清亮。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者拍了拍他的手心,似乎在微笑。这般冰冷的室外温度,两人手心交错时,却温暖如春。

所有跪地的人同时温暖一笑,站了起来,一拥而上,簇拥着m,像是缺失的那一块灵魂终于被寻找回来,重新修补,完好如初。

北方的天空微微亮起,那是天上最闪耀的星星在善意的微笑。

在这一片幅员辽阔的土地上,抛却了帝国的纷争与过往,m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笑得像个失而复得的孩子。

与此同时,冷奕瑶结束了第一堂专项钢琴课。

钢琴家与演奏者的区别,就和天与地的区别一样,后者是刚刚入门,前者却已经是登峰造极。

秦老师的课,看似浅显易懂,却把所有深奥的思想情绪以及难以表述的技巧都融合贯通,不得不说,与第一次那种在众多选课学生面前,泛泛演奏出来的音乐截然不同。

这是真心想要把自己宝贵的东西交给她,好不藏私。

冷奕瑶知道,自己身体上的功底还存在,毕竟,从小冷家也聘用了不少名师专门调教冷奕媃。那个时候,她是顺带附属,一道上课陶冶点情操。如今,在真正的大家面前,再好的资质也会发现,没有高强度的演奏训练,她与钢琴家的距离何止是一点点。

好在,她心不在此,只当是打发时间。秦老师本着毫不勉强的心态,依旧是温声细语。两人一堂课下来,竟然相处颇为融洽。

等道过别,互相转身离开学校的时候,一辆在校门口等待已久的车子,忽然按了一声车喇叭。

回头望去,翟穆从车上下来,朝她微笑,轻轻招手。

冷奕瑶看了一眼车牌,忍不住露出深意一笑……

------题外话------

亲们,昨晚因为单位临时有事,回家已经十一点,早上这一章能上传的篇幅有限,晚上九点半还会有一更,望大家海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