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推陈出新/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弗雷还没有回来?”她记得好像弗雷回老家去为他妹妹的婚礼做准备了,否则,也不会是由翟穆开着元帅府的车子过来接她。

“对,估计时间有点长,毕竟,他很多年没回去过,元帅特批让他多带点时间。”不仅是冷奕瑶敏锐地发现了端倪,他自己体悟得更明显。自从上次在港湾事件之后,元帅渐渐地允许他接手一些帅府的事情。哪怕现在这些都是一些细枝末节的琐碎事情,但,他已经迈开了一大步。

“从军,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她笑笑,打开车门,自行上去。弗雷那样的人,按照道理,几乎和机要秘书没什么区别,以赫默对他的看重,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要外放镀金。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好好回家看看,未来的数年内,怕是再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不管在军界的境遇是好还是差,终究是身不由己。她想到早上一脸兴奋地和她提出要考去军事院校、从此转入军籍的罗德,忍不住无奈摇头,目光落在窗外的树木上,微微闪亮。

“你今天似乎心情很好。”翟穆忍不住挑眉,自他认识冷奕瑶以来,对方从来不是个喜欢多愁善感的人,突然发出这种感叹,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从表情看来,至少,心情愉悦。

“或许。”她抬头,对他轻轻一笑,并没有多透露什么信息。

那天,从枫叶林回来之后,她的态度就很清楚。赫默想做什么,她都不会多说,顺其自然是最好的事情。这世上,没有任何的人的深情是无缘无故,也没有任何人的感情可以毫无道理的一往情深。

他们从来就不是一眼定情的姻缘,但,她并不拒绝那样的一个人霸道而独特的陪伴。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或许,在离开那片枫树林的时候,她就已经若有所觉,以后和赫默相处的时间会越来越长。

翟穆扬了扬眉,聪明地没有再说话。这一路,开往元帅府,极为顺畅,没有一丝耽搁。

等她进了院子,那几个之前与她一起去d城的亲卫兵们瞬间敬礼:“冷小姐!”

就像是下意识,自发形成的动作一般,与见到长官的动作如出一辙,行云流水、印在脑子里,表情恭敬而流畅。

冷奕瑶呆了一下,才几天不见,这几个人的表现,怎么和她当初走到圣德高中主干道的时候,普通班学生的反应一模一样。

“不用这么客气。”她摆摆手,自己一个普通平民老百姓,被一群中校这么礼遇……。

等等……。

冷奕瑶目光顿了一瞬,神色自如地看向他们的简章。

这才几天没见,已经从中校晋升至上校?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恭喜各位。”她眉间微微一松,唇角一挑,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几个大男人,表情立刻有点憨憨的,手脚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放。知道这位小小姐长得漂亮,可惜年岁太少,苦了元帅要一直守着。可没想到,她这么一笑,简直是拨开乌云见明月,像是刹那间能将人的心底都照亮。虽然年纪还小,但这风情,当真是不二人选。

“托福,托福。”六个刚刚晋升上校不久的人,表情略带腼腆的拱手,和当时站在d城霸气四溢的模样简直天差地别。

翟穆在旁边看得有趣,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冷奕瑶倒是略带疑惑地看他一眼。相较于这六位,他的晋升倒是迟缓了些,他的心里就没有点其他感觉?

冷奕瑶分明没有说出口,翟穆却似乎明白她的心理,微妙地耸了耸肩,“我还太年轻。”

一句话,再清晰明白不过。

是了。在这帝国,年纪轻轻便晋升上校的,能有几个。弗雷是作为赫默最重视的亲卫之一,而这六个人都是帅府的老人的,论资历、年纪都够格,唯有翟穆,虽然同样去了一趟d城,但,他还太年轻。从d城军界提拔录用至帝都,已经是破格,再破例下去,就不是赏识,而是要毁了他了。

“正好,晚上我们哥几个一道庆祝,翟穆你也来参加一个。”六名上校互看一眼,其中一个人干脆发出邀请。一方面,是想将独处的时间留给元帅和冷奕瑶,另一方面,在d城,翟穆作为地头蛇却是帮助不少,他们都记得他的份。

“好啊。”他笑笑,颇为识时务地朝冷奕瑶屈身,“那我们先走了。”

这就是欺负她不会开车,准备继续留她在元帅府过夜?

冷奕瑶哭笑不得地看着那七个人一瞬间就消失在眼前,仿佛急着去喝酒的样子,忍不住无奈地摇摇头。

“在那一个人笑什么?”低沉禁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伴着月色,几乎能让人浑身酥麻。

冷奕瑶早已经习惯这个人走路时不动声色,一点都没诧异,他竟然会出现在院子里:“看你手底下的人,绞尽脑汁帮你开道,忍不住感叹,你人缘真好。”

对于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受人敬仰,光看别人的眼神就可以知道。

那几个人,对于赫默,不仅仅是上下级的关系,更是一种愿意付诸一切,只为让赫默露出一个满意的眼神。

“开道?”他有时候很稀奇她说话的方式,有点稀奇古怪,但细想下来,又非常传神。

冷奕瑶点头一笑,将手上的书包换了个方向,“弗雷走了,现在元帅府岂不是更冷清?”

是啊,是有点冷清。

赫默以前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他的事物太多,每天真正能空闲下来的时间太少,稍微有点空,宁愿去看看书,放松一下心情。可自从认识了她之后,似乎无时无刻不想把她拐到身边。哪怕,只是看着她低头,微微倾身张口就餐的样子,都会觉得非常满足。

“今天上课,有没有被热烈欢迎?”他轻轻掀开眼帘,若有所指。

帝国境内第一位女继承人,别说是轰动d城,便是在贵族豪强云集的圣德高中也并不例外。毕竟,她开创了另一项历史。自帝国建国来,还没有哪个女人这方面能与她相比。

“想听真心话?”她揉了揉肩,乌黑的头发顺着肩颈的转动缓缓的荡出波纹来,似乎像是水光在流转。

赫默的目光落在她那一头发丝上,“当然。”

“羡慕嫉妒恨,总归就是逃不开这三点,没什么可说。”热烈欢迎?有必要吗?她并不是伟人,相反,从世俗情理来看,是她“坑”了家里人一把,才能拥有这样的丰厚资产。一群豪门贵族为她拍手庆贺?不可能的。小心灵疯狂嘶吼还差不多。倒是,特级班的学生心胸眼界都要高出一格,所以并没有让她感觉不爽。

“身体不舒服?”很少看她会这样揉肩,赫默忍不住蹙眉,刚想让军医来一趟,却被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今天弹钢琴弹得有点久,胳膊和手指用力过猛,有点酸胀罢了。”

“弹钢琴?”赫默忍不住微微出神,在他印象中,她好像从未提过此事。未免唐突,他也已经撤了圣德高中里面的眼线,却没想到,她竟然还会这一手。

从冷家的家室来看,她会弹钢琴并不出奇,可以她的性格来看,他觉得她并不是那种闲情逸致的人。

“对,还拜了个老师。”想到秦老师脸上温和恬静的笑容,冷奕瑶就忍不住心生叹息。唯有这种经历过世家苦痛,尝过心酸滋味,却依旧能过出自己生活的女子,才是大智慧。在这个世道,女子天生承受的就比男人多。即便当初,她名誉国际,又能如何,到底草草离婚收场。好在,她并未气馁,依旧活出了自我风范。

这种女子,哪怕表面上如果温柔写意,骨子里的坚强才最为让人敬仰。所以,即便没有m的原因,她对秦老师,也一直礼遇有加。

“看来,你课余生活还挺丰富。”他无奈摇头。弹钢琴与体能的问题有关又无关,虽然都要有体力最为支撑,但用力的位置并不相同。特别是指尖和臂膀,在骤然开始紧密联系的时候,肌肉和关节会自动发出信号。“你这样揉没什么用的。”

他看着她的发丝顺着她的动作微微在空中一颤一颤的动着,良久,挪开视线,像是在自我压抑着什么。

“那找个按摩师?”她其实不是痛,就算酸胀得难受,想要把那块肩上的疙瘩揉开就好,这个时候要能做个spa就完美了。不过,想想也知道,赫默并不是那种在家做spa的人。

“去后院。”他往前走了一步,自然而然地接过她手里的书包,淡淡一笑。

“嗯?”后院?这个词,为什么光是听着,就有点暧昧?

冷奕瑶还没发表出自己的观点,赫默已经率先走在前面。整个元帅府静悄悄的,就连值班巡逻的守卫都不知道一个个跑到哪去了。冷奕瑶摇头,无奈低笑,总觉得自己一不小心给自己挖了个坑。

既然主人家邀请,她也不再避讳,跟着赫默的脚步,越过草坪和庭院,顺着林荫小道一路向北。

穿过一条鹅卵石道,冷奕瑶终于感觉到一丝湿气在鼻尖环绕。

“你里面凿了水池?”帝都的气候还是比较干燥的,能有这样的湿度,并不正常。

“不是,”他脚步一顿,豁然指着远处的袅袅烟气:“是温泉。”

温……。泉?……。

在这么个沙漠国度里竟然还有温泉?

冷奕瑶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事情发生!

关键是,她从来不知道,赫默会有泡温泉的习惯。

大约是冷奕瑶的表情太诡异,赫默转身的时候忍不住脚跟一顿,随即轻笑:“这些温泉水流自山后高地,有百年历史。水温常年保持在37—43摄氏度,最能缓解肌肉疼痛。”

冷奕瑶点了点头,温泉里面一般富含钙、镁等微量元素,的确是最好舒缓肌肉疼痛的方法。

温泉是个露天浴池的造型,并不特别大,旁边以假山点缀围住,看上去隐秘性不错,至少,附近没有高层建筑,也没有高地,如果泡进去,应该很舒服吧?

她眼睁睁地看了两秒,还未动作。

赫默却已经转身:“我去帮你拿浴袍,你自己随意。”

咳咳……

作为现代人,冷奕瑶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好像在赫默面前反而更放不开。不过,谁让她是个女的。露天温泉啊……。

但是,肩膀和手肘微妙的酸胀感,让她几乎无暇多想,就想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入那暖暖的水温中。

脑中一点抵抗都没有,她直接走到那白色岩壁的温泉池旁,一丝一丝地脱下衣物。

深秋的帝都,夜晚凉意渐深,已完全不是白天那个温暖阳光下的感觉。微风渐起,卷起她的衣角,最后,一件件地落在旁边的衣架上,直到她泡入泉中,整个人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当真是许久没有享受到这样美妙的滋味。她微微闭上双眼,往后一靠,整个人靠在岩壁上,水面堪堪挡住她的胸口起伏。

仰头,入目是满眼的星空,那璀璨的星子像是会说话一样,一闪一闪地落入眼底。

酸胀的肌肉像是瞬间被打开,松懈得没有一点难受感,身上的热,加上岩壁上的凉,一前一后,融为一体。

这一刻,所有的喧嚣繁华都离她远去,她像是落入了一个新的世界。

虫鸣在耳畔有节奏地哼着歌,像是走在田间小道上,那是一种恣意怅然的感觉,没有了任何人的关注、没有了任何的束缚,像是将人从一层层的包裹中彻底解放出来。

“就这么舒服?”不远处,他看着她享受的脸庞,忍不住轻轻一笑。白净无瑕的皮肤似乎多了一抹水润,在两颊的位置,第一次,他看到了一抹近似于嫣然的红润。那唇,湿漉漉的,像是浸湿了一般,透出一股水光。露在岩壁上的皮肤,微微惹出一丝丝汗珠,夹杂着那烟波袅袅,越发显得不像凡人。

最关键的,是她的那双眸。

从来烟雾缭绕,让人测不出心思,这一刻,却沁出满满的喜悦,那是一种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美,让人触之生狂。

“你没试过?”冷奕瑶侧头,轻轻睨他一眼。就不信,这种稀缺资源放在自家后院,他会没有试过。再说,历史已有百年,这样的温泉,本来就和别人开采出来的那种“人工温泉”不可同日耳语。加上,地处元帅府,地势独特,绝不可能有外人来这。说是,最奢侈的享受也不为过。

“试过,不过……。”他轻轻垂下眼帘,手指下意识地在她浴袍上摩挲了一瞬,才慢慢放开:“总觉得,你脸上的表情很享受。”

冷奕瑶哼哼,不置与否。

虽然明知道赫默的话里没有调戏的成分,但总觉得,大晚上的,他说的这些话,换一个声调,完全就是另一番含义。

大约是水温太舒服的缘故,她闭了闭眼,氤氲着微微叹息一声,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满足:“谢谢你帮我那浴袍。”

君子不该乘人之危。

他似乎待在这,看得有点久了。

她抬眉,目若似有若无地睨了赫默一眼。

对方的视线正随着她的后背,一丝丝地掠过她的发烧。

大约,湿身真的有一种特殊的魔力。

平时那么冷淡素净的人,锁骨上一串水珠顺势而下,沾湿了发梢,落在肩颈两侧,贴在肌肤纹理处,美得近乎妖艳。

她并没有瑟缩地故意挡住身前,相反,她坦然平静的目光,让人觉得,她并不是在泡温泉,而是心安理得地拿着一本书,正在月下静思。

可这样的神色,这样的旖旎,分明是引入入魔……。

偏她还一副不自知的模样,凉凉地看向他,倒像是在和他温言软语。

赫默觉得,自己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心底默念一句,她才刚刚十七岁。又瞥了一眼旁边的浴袍,确定压实了,不会随意被风掠走,才转身,摆了摆手,“你自便,不要泡太久,小心物极必反。”

望着对方渐渐迈入夜色的身影,冷奕瑶眸色渐渐转浓,最后,风轻云淡、云卷云舒……。

夜里,没有了别人的说话声,又恢复了一片安然静谧。

她半躺着,右手轻轻划开水面,水波荡漾间,竟有一种勾魂摄魄的味道。

“要是每天都能有这样的享受,就好了。”良久,她忽然叹息,掬起一捧温泉,轻轻拍打在脸上。湿润的水汽将她整个人包围,连眼眸身处都多出一分湿润。

“只要你想,随时可以。”低沉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那声音比刚刚黯哑了一个度,像是这个人的声音都多上一层低迷磁性。

冷奕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激得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知道是因为那声音像是在耳边徐徐响起,距离太近,还是因为说话人的语气中,带出的那抹意有所指、别有深意。

总归,就连背后都慢慢爬上一丝殷红。

她的睫毛被温泉沾湿,微微颤栗了一瞬,没有急于睁开眼睛,倒是呼吸渐渐地放低平缓下来,勾起唇角,轻声一笑:“没想到,你还有偷窥的癖好。”

她的浑身微微发热,倒并不是气愤,只是觉得匪夷所思,这人偷窥便罢,干嘛还要露出声音?深怕她不知道吗?

忍不住咬了咬唇角,她就不该在露天温泉里泡着。虽然身体不是自己原本的,但,还是觉得,吃亏了!

她无奈摇头,懒得睁眼去看他所在的位置。此前,发现不了他的身影,便知道他的身手已经登峰造极,毕竟是军界之神,能力如何根本不用试探。但如今才发现,原来身后好,还有这种操作?

偷窥?

赫默轻轻顺着水面,撩起一片涟漪,他是这种人吗?

“忘了和你说,我这后院一共有两处温泉。”

声音清晰,近在耳边。像是能钻入人心,落在最脆弱无辜的地方,从此,记忆犹新,再也无法忘怀。

环形的露天温泉池边,果然一丝丝回荡起他的笑意,分明那么近,近得让人容易刹那间忘记,他们俩中间还隔着间距。

冷奕瑶倏然睁开双眼,环顾四周,果然,并没有他的身影。而他的声音穿过那片假山,透了过来,慢待揶揄与调笑……

是谁告诉她,这人从来不近女色,和女性从未近距离接触!

从枫叶林赏景,到如今的隔壁泡温泉,从来出人意料,不按套路出牌。

这人,看似禁欲高冷,实则分明撩起人来,手段层出不穷、推陈出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