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轻易打发/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奕瑶忽然懒懒往后一仰,闭眼靠在岸边的一块碎石上,呼吸慢慢平静下来,嘴角多出一丝笑纹:“刚刚带我来参观温泉的时候,怎么忘了说隔壁还有一处温泉?”

忘了说?谁信谁傻!

她又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她掠起一滩温泉,轻轻地抛向空中。

温泉水滴顺着她手心的弧度,飞溅而去,堪堪绕过那面低矮的假山,落在他的池子中央。

……。

赫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圈圈荡起的弧度,只觉得心底一阵血液翻腾。像是被她那声轻笑撩拨的不能自已,又像是被这简单的一串水珠,弄得神经一紧。

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颤动的喉结落在水面上,随着那波纹荡出一圈又一圈。

良久,他忽然轻笑:“你这是在生气?”

生气?

冷奕瑶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论身材,的确还算窈窕,但,离令人血脉喷张还有点距离。她会为了这点事情生气?

他真的太小看她了。

眼底,闪过一抹蛊惑,她忽然唰地一声,从池子里站起,水流顺着肌肤滚滚留下,那声音透过寂静的夜,越发的撩人,像是在耳边无限制地放大,清晰到连她拿起浴袍,摩挲着套在身上时,布料划过她肌肤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当没有人特意发出声音,这些细小的声响便越发勾人浮想联翩。

她是用什么擦拭的身体,水珠是不是顺着那湿漉漉的发丝还在顺着她的肌肤一路蜿蜒,不断向下,然后瞬间没入那个危险的地带……。

有那么一刹那,赫默的眸色变得极深,瞳孔微微缩小,呼吸几不可闻。就像是,他所有的心思都已经被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一手撩在手心。

终于,她轻轻一展,浴袍顺着风声带出一丝响声,听距离,分明比刚刚离得还要近,好像,她已走到假山。

赫默腰线一紧,刚要说话。

“温泉去乏,但,也不要泡太久,小心缺氧。”说罢,烟波似的眼眸狡黠如玉,一个转身,头都不回,直接去了客房。

那一抹幽香瞬间抽离,就像是一下子将空气中所有的暧昧气息从鼻尖撤掉。

赫默低头看了一眼,池子里自己裸露的地方,良久,危险地勾起唇角。

敢撩他!

他看她是胆大包天,不想等到成年了!

这一夜,元帅府上下,全体成员竭尽全力为元帅大人与冷奕瑶创造独处的机会,却没想到,两个人都已经脱掉外衣,露天“共浴”了,竟然,竟然是元帅棋差一招!

说好的纵横捭阖、盖世无双呢?

怎么一碰到冷小姐,就泥石流般的瞬间坍塌?

一众亲卫兵们眼睁睁地看着元帅一脸危险气息地穿着浴袍穿过后院,差点仰天长叹。您,您到底被冷小姐做了什么,大好的局面啊,就这么白白放手?按住她,借着月色,凭着您那张脸,还有什么不是手到擒来?

这个疑惑,困惑了他们整整一夜,一个个白天起来的时候,都跟熊猫似的,挂着一双双眼袋。

“怎么,你们很闲?”

冷奕瑶早上晨练回来,看到所有人表情堪称“哀怨”地望向她,稍一联想,便知道是为了什么。忍不住抱臂,优哉游哉地靠在墙边,似笑非笑地打量众人。

为什么突然有点自己是良家妇女,被强权恶霸盯住的错觉?

一众亲卫兵,浑身一颤,下意识给她敬礼:“没,没有!”

经过温泉滋润,加上一夜好眠,冷奕瑶其实今天身体状态极好,甚至早上慢跑的时候,都没有出现任何气息不匀的情况。如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运动,气色红润,满面朝气,偏那一分似笑非笑能将人逼疯。

就连经受过精神训练的一众亲卫兵们都下意识地转开视线,不敢与她对视。这一刻,终于明白,自家元帅到底看上了个多么难搞的女人。

何止手腕了得,简直刀枪不入!

被调戏算什么,非让你活生生地觉得自己被反调戏了,还是调戏得哑口无言才觉得够本的那种!

相较于冷小姐昨晚只是被元帅听了“壁角”,最后那一击“撩水”、“起身”、“穿衣”一气呵成,但凡男人脑子里有点遐想,她那一瞬抽身走人简直是惨无人道!

于是,一众人等几乎早上连头都不敢抬,压根不敢去看元帅的那张脸。

天知道,会不会看到一张欲求不满的脸。

光是想象那种神祗轰然坍塌的震撼感,恕他们接受不来……

赫默一早上吩咐主厨做了冷奕瑶最喜欢的热食,一个是刚刚晨练回来,一个是处理了晨间事物,两个人坐在客厅里格外和谐,当然,除了所有院子里坑着头,像是在寻找地上是不是有金子的众人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你怎么捉弄他们了?一大清早的,各个都垂头丧气的。”赫默简单地喝了一口高汤,抬头,轻笑地看了冷奕瑶一眼。

那目光,漆黑、从容,却透出丝丝邪气……。

冷奕瑶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

不对劲,今天元帅的打开方式不对!

分明昨晚还只是推陈出新,现在的气息……

嘶——

她微微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感觉到危险四溢。

“没什么。”用餐巾慢慢地抹了抹唇,她将已经吃完的汤碗收拾起来,准备起身放到洗碗机里,却被人一拉,整个人重心失控。

还未来得及惊讶,身体已经撞入一个怀抱。

强壮、坚韧、宽阔,那么一个熟悉的怀抱。

她一怔,转身回头,看向他!

那目光,微微带着惊疑,又似乎露出一点迷惘……

这,这压根不像是赫默的作风。

冷奕瑶望着面前紧紧盯住自己的男人,荷尔蒙气息爆表,这么近的距离,几乎要将她瞬间吞噬。

那是一种男人天生的征服,一个男人对女人最原始的占有,他将她锁在怀里,绝对的掌控力令她连一丝一毫的反抗都无法升起。

“对于你昨晚后来的举动,有什么话要说?”当那一串水珠滴在他面前的池子里的时候,他只觉得一股火从下面一路烧起,蔓延而上,焚身似火!偏这个小狐狸精,纵火之后就立刻闪人!

当他不知道她是在肆意报复?

要不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他昨晚就收拾了她!还能等到现在!

冷奕瑶忍不住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这人,这人狂傲起来,简直性感到爆。

那一丝碎发落在鬓间,此刻,一双噬魂的眼睛紧紧地盯住她不放,像是恨不得将她的灵魂都勾出来,彻底肆意地控在手心把玩。

清冷寡欲、淡定自若?

那些形容他的字眼,简直和眼前这个化身为魔的男人,完全截然相反!

冷奕瑶刚想说话,谁知道,身体微微一轻,下一刻,整个人都腾空而起。

她倏然睁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赫默竟然亲自将她抱上餐桌!

双腿分开,他自然而然地站在其中,扣住她的腰肢。

这一瞬,两人的姿势,魔魅得几乎让人看一眼都脸红心跳。

餐厅里,哪里还有胖主厨和亲卫兵们的身影,一个个都捂住眼睛,迅速销声匿迹。

“啊——”冷奕瑶轻声叫了一声,分明感觉到自己被什么抵住。

她现在腰肢的位置,恰好挡在赫默的微妙处……

这一瞬,她的表情,极为精彩……。

“放了火,没胆子收场,转身就跑?你就这点本事?嗯?”

一连三个问题,声声入耳,偏伴着他那磁性低哑的嗓音,简直能将人的心魂都勾飞掉。冷奕瑶几乎是目瞪口呆地望着一手撑在桌面上,一手掐着她腰的男人。

——药丸(要玩)……。

内心第一时间回荡起这两个字。她都不知道该张口说什么了!

面对深情告白,她知道怎么处理;面对拐着弯说情话,她也知道怎么解决,可,眼下这幅情况,她是真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

什么意思?大清早的,把她压在桌面上,这是准备直接当早餐干掉?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地绽开一笑,刚要说话,便被他一个前倾的动作压得微微后仰。

于是,原本还算是半坐着的姿势,瞬间演化成,她成了半躺……。

是的,没有看错!

她眼下,真的是半躺在桌面上,和那一盘盘珍馐一样,任人慢条斯理地一丝丝、一缕缕顺着抚摸腰线……。

而他,站在她双腿中央,竟然顺势,往前俯下身子。

冷奕瑶忍不住抽空叹息,这幸好是她,身体腰肢够柔韧,能保持住这样高难度的动作,要是换做其他任意一个女人,怕是早瘫了!

“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出神?”呢喃的轻笑在耳边淡淡响起,将她自娱自乐的心情顿时吓得灰飞烟灭。

她一愣,仰头,恰落入他那双深不可测的双眸。

这一瞬,星子浩瀚、宇宙玄幻竟都比不上他的这一瞬凝望。

鼻息近得连呼吸都落在对方的衣领上,她能看到,光影在他的眼底里忽明忽暗、交织一片。那般变幻莫测,无迹可寻……。

“你……”她开口,只是,堪堪才说出一个字,便被他一个倾身,忽然顿住了所有动作。

耳垂微痒,那痒像是顺着脉络,一步步地酥到骨头缝里,钻到心尖上,抽干了她所有的力气。

“唔——”她下意识的发出轻轻一声,赫默的动作一定,下一刻,咬在她耳垂上的力度又大了一分。

不疼,真的一点也不疼,就是痒,浑身难耐酥麻的痒。

冷奕瑶收回前言,这人哪里是推陈出新,这分明是流氓起来不是人!

冷奕瑶仰头,只觉得空气稀薄,脑子有点发白。急切的呼吸声,伴着他低哑的笑声,将整个餐厅染出一片异样气息。

“当——当——当——”

钟声忽然敲响,时针定定地落在了八点的位置。

冷奕瑶浑身一僵,瞬间推开某人,“起开!我要迟到了!”

大意了!

真的是大意了!

她一脸通红地看向意犹未尽,竟然还对着她微微舔了舔唇角的男人,浑身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惊得,竟然微微一个哆嗦!

这个男人,骨子里简直就是一匹狼!

她昨晚怎么会天真的以为,撩他一下就能全身而退!

“还早,不急。”赫默徐徐看了一眼那落地钟,觉得,明天可以换换这间屋子的陈设,毕竟,作为一个吃货,冷奕瑶待在这间屋子的时间不短。

不急个毛!

她一下子侧身,从桌面上跳下,越过赫默,眼角都不扫一眼的,直接越过大门,一字一句,冷光凌凌:“你别得寸进尺!”

书包是直接放在椅子上,一手提起,买过门槛的时候,元帅府大门的守卫都惊愕得表情一呆。

这,这一阵风似的,冷小姐赶着上学?

什么时候,这么积极向上了?

翟穆的车子一早就停在外面,到七点十分的时候,看到冷奕瑶晨练回元帅府,满打满算,觉得应该最迟七点三十分就能出来,谁知道,一等再等。

等他好不容易见到冷奕瑶了,却见对方脚下生风,速度快到惊人,几乎是甩上车门。

那表情,其实还好,与她往常一般,看不出分毫,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目光逡巡了一遍,总觉得,她有哪里不对劲。

眼睛依旧还是璀璨灼人,鼻子微微高挺,睫毛卷翘,如果说真要有什么区别,好像是耳朵……。

翟穆的眼神何其精准,发现那小巧精致的耳朵上,竟然落下了微微的红印……。

一时间,表情格外惊愕,下意识被呛住,咳嗽得惊天动地。

我的老天,他看到了什么!

元帅竟然大清早在冷奕瑶身上留了印子!

那个禁欲高冷的元帅?那个从来不和女人沾边的帝国第一将帅?

“看够了?”暴风雪般的声音刮过耳边,将他震天响的咳嗽声瞬间压下。

翟穆一哽,呆滞地看着冷奕瑶的脸色,十分有眼力劲地转身,启动车子,立马开车!

开玩笑,他要敢再露出一丝一样,冷奕瑶能一刀把他切了!

冷奕瑶捋了捋发丝,全部放下,遮住了耳垂的位置。

黑发亮泽,她按下车窗,瞬间,在空中微微荡起。

微凉的风,将她耳边的温度慢慢降下。

她眯起眼,冷冷一笑,报复她昨晚的撩拨是吧?

走着瞧!

翟穆一路感觉到车后座的极地气压,连透过后视镜看一眼都没敢,车子开得是风驰电掣,到达学校的时候,几乎是连一句话都没说。

冷奕瑶睨他一眼,直接拿包走人。

到达班上的时候,到底还是迟了,好在,全校都知道了她的脾气,没人会多说一句。

她踏过过道,直接落座在自己的位子上。

奥斯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她今天的发型有点遮住了脸颊,显得那张精致的脸越发的小巧动人。

全班的表情都有点诡异……

因为,哪怕她不露分毫,围绕周遭的气场不会骗人。

——今天,大家都小心点,千万别撞了晦气。所有人互视一眼,眼底达成共识。

就连站在讲台上面的老师,都不能幸免于难。被冷奕瑶那一双毫无温度的眼神扫过,头一次觉得,站在讲台上,面对学生会是这么难挨的时刻!

第一堂课下课,就连罗德都不敢往冷奕瑶身边凑,“女神今天是怎么了?”他小声低估,望向蓼思洁,一脸求知欲。

“你问我,我问谁?”蓼思洁翻了个白眼,欲哭无泪。她也很好奇啊!可昨晚,全校都知道了,身为钢琴家已经多年不收徒的秦老师竟然为冷奕瑶破例,收她为学生,并婉拒了学校的聘任,直接放弃社团活动的代课,专心只为冷奕瑶一人教学。

这样的待遇,她还没有机会好好问问缘由,结果早上一见面就这样了,她的小心脏啊!

“你们不觉得,她这样反而有点人味儿吗?”晨芝梵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轻轻一笑。虽然不知道,一大早地就能惹到冷奕瑶的人是谁,但,总比她总是一脸看破世事的表情要来得生动得多。分明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嘛,这样多好。

“人味儿?”罗德怀疑晨芝梵是脑子坏了!

这哪里是人味儿,简直堪比飓风袭来!

没看到方圆三米距离内,除了奥斯顿还能若无其事地趴在桌上小憩,谁都不敢靠近分毫?

晨芝梵耸了耸肩,个人有个人的理解,他不强迫罗德认同自己的想法。就如,他丝毫不觉得,冷奕瑶的变化有什么不好一样。

“冷奕瑶!”就在全班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口忽然走来一个人,站在原地,静静地喊了一声。

特级班的教室里,忽然静得吓人,一方面,是没想到有人敢这个时候打扰冷奕瑶,另一方面,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沃克!

昨天他侄女不才被送到医院吗?

以芳菲然当时作天作地的举动来看,沃克竟然还能这么一脸自然地喊冷奕瑶?

不愧是老师!

所有人恨不得围上去八卦,好好听听班级负责人要和冷奕瑶聊点什么,可惜,有贼心没贼胆!

谁敢啊!

光是一个沃克的余威就已经足够吓人,再加上今天的冷奕瑶?

不好不好,他们还是保住小命重要!

于是,一干人等,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懒洋洋地走到门口,与沃克一起小时。

而在此刻,奥斯顿像是突然醒过来一样,抬头看了一眼窗外,那两人一前一后,渐行渐远……

芳家当年真正的继承人,他是否知道,他的底细,冷奕瑶已经一清二楚?

“你今天就来上班?芳菲然没事了?”走到沃克独立办公室,冷奕瑶的面色已经恢复自如。一脸随意地看着对方给她倒茶,她的目光望向远处的人工湖,表情淡淡。

“像你说的那样,内脏破裂,医生要求静卧修养五个月才许出院。”在这期间,第一个星期,别说是下床,就连翻身都做不到,一切需求只能在床上解决。他到现在都记得侄女在听到医嘱的时候,那张震惊和恐慌的脸。

她其实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一直处于象牙塔中,一旦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会来找他这个小叔解决。平时,只要不忤逆家族,又有势力撑腰。从小,就没有遇过这种事情。

“医生说五个月?”冷奕瑶哼笑一声,只怕是沃克在罚芳菲然吧。据她目测,最多也就是三个月,哪用得着那么久。看芳菲然的样子,就是个耐不住寂寞和安静的人,怕是沃克想出来专门磨她心性的。

“总比让她出来继续闯祸强。”沃克没有否认,相反,这一次,他没有再心软,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许久不联系的大哥,将医院地址与床号留下,干脆走人。

有些人,没有受过伤,永远学不会长大。

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弄得这般难堪、自取其辱,也就只是在他这里还能容忍。换做其他家族的长辈,早早地禁了她的足,直接许配人家,送一些简单嫁妆,趁早打发出去,省得丢人。

“你找我,就为了这事?”冷奕瑶啜了一口茶,目光清冽地望向他,并不接他那句话。

奥斯顿昨天的道歉,她觉得尚能过得去,沃克要是准备凭着老师的身份,让她得过且过……。啧,这就要看他的诚意了。

“犯错受罚,理所当然。”沃克目光笔直地看向冷奕瑶,没有一丝迟疑:“我欠你一次。只要有需要,无论何时何地,你尽管开口。”

“是你个人欠我一次,还是你代表芳家,欠我一次?”

冷奕瑶放下茶杯,静静地对上他豁然一愣的表情,忍不住,璀然一笑。“你该不会以为,你们调查我,我会一点都不知道吧?”

从她入帝都的那一天起,跟踪、刺杀、调查就绵延不断,从未停歇。

陆琛的突然到访、赫默的高调接人,都像是在水面上投下一颗深水炸弹,将整个帝都的权贵圈子震懵。换做是她,她也会去调查,突然横空出世的这么一个“外来者”。只是,她能理解归能理解,认不认同、原不原谅却是另外一回事。

沃克浑身一冷,抬头,对上她那双看似满带笑意,实则冰凉的眼。

她知道?她竟然什么都知道!而且,是在那么久之前!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芳家如今视我为陌路。”双手将继承人的位置送给兄长,在别人看来是成全,但是,对于自尊心极强的哥哥而言,却是最大的羞辱。全天下的人都可以看不起他,可唯有他这个弟弟不应该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他接收这样的“嗟来之食”。当初,全家上下为此闹得不可开交,就连父亲都差点心脏病发,为此,他远走他乡,四处飘荡,最后,遇上藴莱,才答应来这教学。

冷奕瑶笑笑,谁没点过往,谁没点过去,奥斯顿说,沃克因为一件事与家族决裂,就她看来,绝不可能是平白无故地“退位让贤”。总该是某些人让他彻底心冷了,才会干出这样“大义凌然”的事。这点倒是很奇妙,虽然过往能查得一清二楚,可反目的“起因”却雾里看花,猜测不一。

“不管你是芳家的继承人,还是特级班的负责人,在我眼里,你都是个有担当的人。”哪怕全班上下对芳菲然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他作为小叔依旧为她遮风挡雨,即便明知道,这会有损他在圣德高中的威信,他也毫不犹豫,这份心性,她十分欣赏。“这一次,我放过她。与之交还,你记住,你今天答应了我什么。”

话音刚落,她已转身。

门窗一开一合,转瞬间,他面前已经消失了她的踪迹。

沃克沉吟,这么厉害的学生,平生仅见……。

可为什么,他却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

转头,看向桌上秦老师的那娟秀字体,打开“辞职信”,他忍不住轻轻一笑。

时隔多年,这么脾性想象的两个人,他与秦老师竟然同样见证。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缘,妙不可言!

只是,不知道m现在究竟身在何方。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他非要送冷奕瑶那一本琴谱,难道,真的是如自己猜想的那般?……。

就在沃克陷入深深沉思的当下,特级班的教室简直要翻天炸了!

冷奕瑶一进门,就看到无数震惊的眼光,刷刷刷地望过来。

那模样,就像是捧着坚果的松鼠!

怎么了?

这么短的下课时间,总不能又发生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吧。

冷奕瑶目光平静地扫视四周,终于,在自己的桌椅旁顿了下来。

这人,穿着一身丝质长裙,在深秋的帝都而言,简直就是一副异样的风景。

身材窈窕、四肢纤细,最关键的是,妆容算是她至今看到的最精致的一人,就连当初盛装出席的冷奕媃都被她比了下去。

看年龄,应该已经超过三十,浑身上下却是处处透出摩登时尚的气息,这在帝国境内,很是少见。

可关键是,这个人,她并不认识,可看样子,全班其他所有人,都一副很认识她的样子,这是什么意思?

“你就是冷奕瑶?”对方见她一进教室,四周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呆,便明白,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下意识,职业性地开始打量对方的身形与容貌。

身高一般,并不是特别的高挑,但是,足够纤细,穿上礼服,会将四肢显现得更加匀称。

皮肤白得近乎发光,像是随便站在一处,就是一个光源体,的确资本过人。

但,最最关键的,是她的容貌。介于少女与淑女之间,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大家闺秀那样的规行矩步,又不是不懂礼仪的无礼狂妄,间于二者之间,偏偏一身从容大气,将一切都能镇住,这样的气场……。

绝了!

她微笑着上前一步,脸上绽开笑容:“你好,容我自我介绍,我是alex!”

alex?

冷奕瑶眉头一扬?

就她原主的记忆而言,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所有人的表情刚刚会是那个样子。

alex,帝都时尚界首席设计师!以二十八岁的年纪就稳坐皇室御用设计师,多年来,大到皇家宴请,小到宴会交流,从无失手,设计的晚礼服惊艳国内外无数豪门贵子。

这人,为嘛找上她?

冷奕瑶看了对方一眼,眸中烟波一转,清淡一笑:“你好,我是冷奕瑶。”

“常听殿下说您气质姣好,如今一见,果不其然!”冷奕瑶那个笑容刚刚落下,alex只觉眼前繁花绽放,刹那间,被人从樊荣的工作室中提溜出来,送到高中的不耐彻底消失殆尽。脑子里比照着冷奕瑶的外表与气质,已经开始天马行空,灵感不断飘散而出!

殿下?

陆琛,你究竟又在打什么主意!

冷奕瑶扶额,忽然发现,这条帝都之路,没有一个男人是能轻易打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