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如影随形/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

数学课的老师扶了扶眼镜,目光在班级扫视一圈,表情几乎很明显:“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除了冷奕瑶,几乎班上所有的女生都见过alex设计的晚礼服,其精致奢华,别说是皇室作为典范,就算是放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最受追捧的那一类。可惜,她向来很少接受皇室之外的客户订单,哪怕是高定,一年下来,也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才能享受到她本人的服务。没想到,陆琛殿下不仅仅邀请冷奕瑶去假面舞会,这简直是赤果果要让她惊艳全场的架势!

“冷小姐,别耽误时间了,我为您量身。”alex抬头看了一眼气质儒雅的数学课老师,颇含歉意地点了点头。但,也仅限于此。作为皇室派来的人,她不认为,一个老师上课应该打扰她的工作。

眼看着alex拿出皮尺,就准备开工,冷奕瑶的眼角微微一抽。

她几乎不用看,都能预料到讲台前的老师脸得黑成什么样。大早上的,迟到也就算了,如果每堂课的老师都被她得罪光了,就实在有点不好看了。她摆摆手,离alex稍稍远了点:“麻烦你先到外面稍等,我马上出来。”

请假总比公然扰乱课堂秩序好,两者选其轻,冷奕瑶明智地上前和数学课老师请假一堂课。

眼看全班女生的眼神都随着那个alex飘到窗外去了,老师表情很无奈,“你去吧。”大小姐,您想干嘛就干嘛,只是别影响他上课进度。

冷奕瑶出了教室,见alex身后竟然还更了几个助手样的人,手里都拿着工具,看样子不像是一时半会就能结束,于是索性决定去木屋那边。

晚礼服,她自己不是不能找人定做,只是太费时间,还要亲自去高定店里面,流程一样繁琐,与其到时候自己再跑一趟,还不如让这群人直接把活给干了。

alex以前没来过圣德高中,虽然一直听说是帝国境内历史最悠久、身份最高贵的高中,但直到亲眼看到这些从国外移植过来的树木植物,竟然只是为了给这群特级班的学生打造一个清幽的午休场所,顿时,表情极为微妙。

咯吱——咯吱——

深秋,树叶都开始一一坠落,她们走在这条小径上,脚下是密密麻麻的落叶,许多种类都是她们从未见过的,比如那垂叶榕,传说中邻国的国树,竟然也会被移植过来。

冷奕瑶推开自己的木屋,随手打开灯源,很快,alex一行人终于收起脸上的惊讶表情,开始恢复职业精神。

“请您双手自然舒展,我需要帮您测量肩膀、手臂。”alex取出工具,亲自开始一一测量,助手们一边记录数据。三四个人就这么顺着她的四肢开始,花了十几分钟,从手腕、颈项、大腿、小腿、脚踝都一一测量完善。

一套数据下来,alex的助手们盯着数据微微发呆,这比例,简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完全没有一丁点需要避开的缺点。

“时间有点紧,下个月的舞会距离现在,算起来也就是十多天。我会尽快按照你的比例做出最佳的设计稿,烦请留一个邮箱给我,届时我把图稿发你,便于你选择自己喜欢的款式和颜色。”alex从来不失误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条,就是万全准备。她绝不会自己主观替任何人做决定,相反,她会设计出自己最满意的三个方案,然后根据对方的喜好来进一步完善与修改。人啊,是一个特别主观的个体,天生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会越看越顺眼,随之体现在精气神上,便会演绎出不一样的风格。这也是,她向来坚信,唯有热爱,才能穿出最美丽的晚礼服的道理。

“好。”冷奕瑶很快与她交换了邮箱地址,从头到尾,都十分好说话。

直到alex一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还在暗自惊叹,自家殿下果然是不开窍则以,一开窍目光贼好!

站在木屋门口,alex踟蹰了一瞬,到底转身,对冷奕瑶说道:“殿下是个非常好的人,我希望,您不要伤他的心。”

她虽然是第一次见冷奕瑶,但这人虽然还是个学生,却大气从容。

宫中上下都疯传,大殿下如今像是改头换面、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当初的自傲与狂放不羁如今已经渐渐沉淀下来,成为一个日渐沉稳的男人。

她虽然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当初皇家机场事故的原因,但,从这个女生的身上,她看出了一些别的东西。

自己二十五岁进宫开始为皇亲贵族设计服装,三年坎坷、逆境求生,最终二十八岁攀上首席的位置。期间,见过陆琛、陆冥殿下的次数数不胜数。人人都道,与大殿下相比,陆冥殿下简直是更完美的皇位继承人人选,她却不这么认为。毕竟,对于像自己这样一介平民出生的设计师,能不论因果、只以结果说话,升她为首席设计师的人,从头到尾,皇室上下,唯有陆琛殿下一人。

虽说别人都说是因为陆琛殿下心性自由洒脱、恣意妄为,但,她相信,正是因为这样,陆琛殿下才是最纯真的一个人。

冷奕瑶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

陆琛是个非常好的人,她比谁都清楚。

否则,当初,她早就任他死在回帝都的路上,而不是替他明枪暗箭挡了那么多。只是,不要伤他的心

她目光一转,微微叹息,这世上,谁的心都是肉长的,她何尝想要践踏别人。只是,耳边似乎还传来一个男人低低的轻笑,随即,耳垂微微一痒,她下意识地用手指轻轻一捏。

alex见她表情平静,脸上没有一丝情绪,怕对方觉得自己交浅言深,道歉了一句,匆匆带人离开。

想着,或许,自己帮对方做出一条极致梦幻的裙子,届时压下全场所有名媛的风光,陛下亦会为陆琛殿下的目光而惊叹。

毕竟,这场皇室假面舞会的真正意图,明眼人心照不宣,至于冷奕瑶一个外地人是否知道其中详情,到时候就只能看殿下的了。

等冷奕瑶重新再回到教室的时候,全班的人,都恨不得找她把alex的联系方式要到手。开玩笑,即便这一次做礼服预约不上,下一次或许还有机会呢?

女孩子的衣帽间里,永远缺一件新衣服——这是至理名言!

拉拉杂杂一大堆琐事,冷奕瑶被弄得有点哭笑不得。好像无论年纪大小,女孩子爱美的天性,永远不会变化。

等周三,下午放学的时候,几乎全校的学生都已经知道冷奕瑶不仅收到了此次皇室假面舞会的邀请函,就连皇室御用设计师alex都亲自登门为她量身定做礼服。

有时候,人的情绪是很复杂多变的。

对于一个同水平的对手,当原本你们处于差不多的水平线,有一天,忽然发现对方领先于你,嫉妒、愤恨、气恼,这些负面情绪会纷纷将脑子充满。可当对方的出发底线,一开始就与众不同,有别寻常,那么,攀比的情绪便不会这么简单地出现在自己心上。

虽然,冷奕瑶刚来学校的时候,以一介富商么女的姿态突然转学,引来了不少瞩目,可当她继承家族集团百分之四十股权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不满与不平就已经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艳羡与憧憬。

“今晚有重剑课,女神,你选了两项社团活动,钢琴课上了两次,可重剑课却还没来过一次。”罗德一下课,就冲到冷奕瑶的面前,非常靠谱地给她介绍晚上的课程安排:“重剑馆在学校的最西面,所有的器材都由学校事先安排好。一个老师,四个教练会全场教学。第一堂课是入门课,可惜你已经错过了,不过没关系,有不懂的,随时来问我。”他一边说,一边比了个重剑突刺的姿势。

蓼思洁翻了个白眼,坐到冷奕瑶的身边:“你别听他自夸,要说重剑,学得最好的就是晨芝梵了。别人可是有八年的资历,他一个才学三年的新手,也好意思说来指点别人。”

罗德被怼得一脸通红,偏偏事实面前,无话可说。在班上,成绩有奥斯顿引领群雄,在重剑课上,晨芝梵无论是姿态还是实力都是无可争议的第一。

只是,每次他好不容易和女神接近了一点,就被蓼思洁拆台,这要不是看在同学的份上,他早就抓狂了。

“不用。”冷奕瑶收拾好东西,随意答了两个字,优哉游哉地起身,朝着重剑馆的位置走去。一共就选了两项社团活动,钢琴是因为m的推荐,至于重剑,她完全就是为了修身养性。赫默当初手把手地教了一遍,如今她体能又在逐渐恢复,这种运动于她而言,不过是小菜,图个乐呵。

罗德和蓼思洁互看一眼,有点更不上节奏,不用?不用是什么意思?

倒是晨芝梵,若有所思地望了冷奕瑶背影一眼。眼底,透出一抹期待。

重剑课的人,相对于人气爆棚的钢琴课,并不少多少。毕竟,居于贵族四运动之一,在圣德高中,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把这个视为基础技能。不过,真正能玩得好、玩得精的人,就如蓼思洁所说,晨芝梵绝对是翘楚。

眼看,晨芝梵被教练喊到前排,向所有学生做示范的样子,冷奕瑶忍不住细细打量了一眼。

晨芝梵在班里从来都是低调含蓄,除非触及到他底线,否则,他从不轻易露出喜怒。以这个年纪来说,算是情绪把控得非常好的苗子。不过,这些在他拿起重剑的时候,就瞬间被抛却在脑后。

像是一下子,整个人的气势都瞬间一变,从温和的墨竹变成了一把出鞘的利器。当他右手刺出一击,瞬间压住教练的攻势,同时击中对方胸膛的时候,那种极致的速度与干练的动作,几乎掀起四周一阵喧嚣。

可脱下头盔的那一瞬,他却像是又恢复了往常。

“冷奕瑶。”老师在前面点名,全场倏然一静。

“到。”她应了一声,侧头,轻轻看了老师一眼。

对方似乎在打量她的身形:“有没有练过重剑?”老师其实很苦闷,全班的人来上课之前都有底子,教学起来也方便,可冷奕瑶,开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他课上露面,关键是,他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基础。要如何入手,从哪儿入手,他简直有点头疼。

“算是玩过一次。”还是在白泽,由某人亲手教导。她侧头,眨了眨眼,一脸理所当然。

玩过?还是就一次?

重剑老师和教练们互视一眼,忽然有种扶额的冲动。可到底是特级班的学生,不好慢待,于是发话让其他同学都自由联系,他自己走到冷奕瑶这边来,准备教她基础。

晨芝梵想了想,亦往这边走来。

于是,罗德拉着蓼思洁一起,冲着她这边围观。于是,短短时间内,一小圈子的人集聚在一起。

“随便选一把趁手的重剑。”老师冲着旁边的展架对她道。

冷奕瑶看了一眼,制式都一样,随手挑了把,食指与中指合拢,看似漫不经心,却轻而易举地将剑柄勾起,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就在众人惊愕间,她手持重剑,立在中央,目光平静,姿态从容,光影落在她的身后,像是雕刻出一副极致的画卷,凌然飘逸。

所有人,包括晨芝梵一愣。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冷奕瑶一个突刺,笔直朝着老师袭去。

握在手中的重剑下意识地朝着面门一挡,可是,并未听到重剑相击时的重响!

所有人目光一惊,却见,冷奕瑶一个回身,竟是收放自如,突刺出去的那一剑竟是看看落在老师的鼻尖三公分的位置后,迅速撤开。

那腰身,柔韧得像是这一进一退不过是他们的幻觉一般,快如闪电。

只来得及看到一道光影闪过,倒老师摆开防御姿态的时候,她竟然就已经结束了一切动作。

这,这已经不完全是有底子的问题,而是,才华惊世!

老师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却见冷奕瑶忽然摇了摇头:“果然,才玩一次,根本没法掌握要领。”

没法掌握要领?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老师的表情,几乎是大写的尴尬!

罗德和蓼思洁这一刻,终于明白冷奕瑶在临来会馆前说的那一句“不用”是什么意思了。

太特么打击别人自信心了。

冷奕瑶既然说是只玩过一次,就真的是这样,装逼这种事,她不屑去做。所以,天赋异禀成这样,老师简直是用来给她当摆设的?

冷奕瑶抬头,发现,所有人的表情一个比一个诡异,活像是生吞了鸵鸟蛋似的,于是耸肩一笑:“要不,我们从最基础的开始?”

打发时间嘛,反正当初练这个,是为了代替弯刀的手感。如今看来,重剑比弯刀,至少从外形来看,更具美感。

老师:“。”

教练:“”

罗德和蓼思洁:“”

第一次看到别人新手上课,这么跩的。偏偏,还跩得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这一次的重剑课,冷奕瑶“虚心求教”,真的是从最基础的开始学习,只是,那进步速度,别说是罗德看得心酸怅然,就连晨芝梵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重剑练得跟玩似的。

天底下从来都有“文武双全”的传说,但,那都是出现在极少极传奇的人物身上。可当星期一,冷奕瑶成了秦老师唯一的钢琴学生开始,到今天,堪堪从起步学习重剑,期间的进步之快,简直用“神速”来形容都不为过。

别人,奋斗了三年五年十年,到她这里倒好,分明没看出使了什么力气,结果分分钟能将人秒成渣!

气不气?无语不无语?

全特级班,今晚得出一个结论——论刺激圣德高中学生的神经系统,冷奕瑶若论第二,大抵,全帝国找不出第一。

这一周,全校师生显示被冷奕瑶继承家产惊了一把,后来,先后被她社团活动吓得一呆。等他们反过神的时候,冷奕瑶早已经不在圣德高中,而是拍拍衣角,去了军校。

如果说,圣德高中的上下是已经逐渐习惯了冷奕瑶的“深不可测”,军校这边的人,迎接她的表情,几乎可以用“热泪盈眶”来形容!

太不容易了!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终于盼到冷奕瑶周五来军校了。

他们眼睁睁地望着冷奕瑶——身后的胖主厨,一脸见到救世主的表情,恨不得挥泪而下!

真他妈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们以前吃的军校伙食就是猪食啊好不好!

冷奕瑶在军校的那两天的伙食吃下来之后,再恢复到原本大锅饭的水准,简直是让他们痛不欲生!

“太好了!”罗拉一马当先,快步走到冷奕瑶面前,就差死死地握住她的手,大叫一声“你终于回来了!”

冷奕瑶头一次发现,原来,吃不仅仅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态,还可以改变一座学校。

转头,对上胖主厨憨憨的表情,冷奕瑶默默地竖了个大拇指,还未说话,忽然被人一拽,就在罗拉和女子班一众女军官惊声轻呼的同时,金斯坎普一脸沉静地拽住她</td></t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