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什么情况/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斯坎普上上下下地打量她,想到前两天传来的消息,脸上微微一紧:“你准备参加皇家假面舞会?”

帝都请帖在这周已经陆续发出,关注着这次舞会的人几乎每时每刻都盯着邀请函的动向。作为皇家首席设计师的alex毫不避讳地直接出现在圣德高中,为冷奕瑶量身的事情如今早已经不是秘密,只是,他实在猜不透,冷奕瑶为什么要放任陆琛这般大张旗鼓?

听到金斯坎普的问题,冷奕瑶脚步微微一顿,仰头,看向他的脸。无疑,对方长得极为养眼,特备是在早晨的军校,当阳光洒落在这一片纯粹的土地上,这个人身上的气魄被尽数描绘。这还是距上次一起巧遇在是中央公园赏灯之后,第一次碰上。

她知道金斯坎普的心性非同寻常,虽然她亲手把他打到医疗室里,让他在全军校的人面前摔下神坛,但,他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自己没有她强的事实。甚至,在隐约发现她体能问题的时候,也仅仅是私下提醒她,而没有对任何人透露分毫。这一点,从全军校人今天竟然齐齐欢迎的场面就能看出。

她原本只是随手挑了个人立威,没想到,身为帝**火库集团的嫡子少爷,竟然会有这样的气度,这的确让她有点意外。

相较于有些人的执迷不悟,金斯坎普是个输便输得坦荡的人。

她并不讨厌他,但也有点疑惑,他为什么这么关注这次的皇室假面舞会?

陆琛这次明面上是举办舞会,心底里怎么打算,她其实能猜出一二。皇室机场的事故,人证、物证皆被人抹杀,除了引蛇出洞,没有更便捷的方法。皇家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真正的继承权被公之于众之前,那永远只是个无法坐实的头衔。

这一场舞会,远不是外人想象中那么简单的热闹盛宴。这也是为什么,明明知道陆琛别有用心,赫默也没有强制拦住她的意思。

她很明白自己眼前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只是,懒得向任何人解释。

她垂下眼帘,轻轻一笑:“听说这场宴会是帝都一年中最盛大的皇室活动。这么难得的机会,你觉得我应该错过?”

金斯坎普的指尖微微一动。

他见过冷奕瑶的这个神色,就在那晚看灯会的时候,站在兔子灯下,微微敛起笑意,目光平静中藏着深邃的样子。

看不清她的心思,捉摸不透她的想法,她似乎随时随地都站在高处,俯视着帝都这错综复杂的风云,在他以为她被搅入浑水的时候,其实,她才是最清醒、最高深的那个。

忽然,浑身一松,还未出口的劝解烟消云散。

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大约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连什么时候该担心,什么时候该沉默都忘了。

眼见金斯坎普的表情松动了,其他围观的人员微微松了口气,还以为要打起来呢!

“时间不早了,马上要上课了。”冷奕瑶特意挑的是早操结束的时间,上午的课都是军事理论课,非常容易打发。她朝胖主厨笑了笑:“中午的时候,麻烦多做点点心。”

声音一落,别说是女子班那边,就连混合班这边都传来几声口哨。

胖主厨憨憨地躬身,“明白,冷小姐。”说罢,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像是压根没有听到所有人在那起哄一样。

作为一个厨子,这大约是最好的赞赏。毕竟,每一个都热烈期待着他的手艺。

一时间,所有人的情绪都欢快起来,大家肩并着肩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的时候,罗拉与副班长趁机走到冷奕瑶的旁边:“你这出去一趟简直够厉害的啊。新闻上都播了,帝国女继承人啊,马上还要参加皇室最盛大的晚宴,估计,很快就要有人向你求婚了!”

两个人的眼睛闪闪发光,那是一种纯粹的为她高兴的快乐。毕竟,在帝国而言,女子最大的幸福便是婚姻。

只是,求婚?

冷奕瑶目光闪了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那个人贴在她耳垂边,耐心摩挲轻咬的样子,表情顿时微妙起来。

“她才十七岁,还是刚刚才满没几天,结婚?”金斯坎普从旁边走过,轻哼一声,满脸无语。

其实,在小城市,未成年女子早早结婚的例子多了去了,不是每家每户都有那么好的条件,能够一直把女儿养大到二十二岁法定结婚年龄再成婚。罗拉和副班长互视一眼,却并没有反驳金斯坎普的话。的确,以冷奕瑶如今的身价和条件,完全不担心嫁不出去。最为千金小姐,她身份与她们这群女子班的普通军官不同,可她也从来没有嫌弃过她们。

“作为金斯集团的继承人,你这么清楚这次皇室假面舞会的邀请函动向,该不会是你也受邀参加了?”罗拉和副班长的表情微微一顿,随意恢复正常。冷奕瑶知道,以她们的出生,并不可能收到邀请函。但是,金斯坎普就不一样了。哪怕,金斯家族没有适婚的女子,作为这般特殊的力量存在,皇室也不可能怠慢了他们家族。

金斯坎普撇了撇嘴:“当然。”

不过,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出席就是了。

看了冷奕瑶身边的女子班军官越来越多,他加快脚步,没有多做停留。

“其实,金斯坎普人挺不错的。”他一走,其他女军官都随意了些,一开始,她们结束早操的时候,下意识地就往校门口看。毕竟是周五,总觉得冷奕瑶应该会来,谁知道,混合班那边见她们不走,也干脆留下来了,于是像是多诺米骨牌效应似的,越来越多的学员军官留下来。相较于之前对她们的视若无睹或者略带鄙夷,如今,因为冷奕瑶的出现,大约是怕金斯坎普膈应,谁都没敢给她们白眼看。这是拜谁所赐,她们心里都清楚。

冷奕瑶笑笑,不得不说,军校里面的人,实力强弱是衡量一个人最终结的标准。混合班的人如今也开始学会改善对女军官们的态度,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端。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再打他一顿。”她耸耸肩,脸上一片云淡风轻。

旁边的人只当她是开玩笑,殊不知,以她的性格来说,除非必要,否则自己的软肋被人拿住对方往往只有一个下场

冰冷的寒气从眼底滑落,再抬头,她已一脸笑意地朝着女子班的众人摆手——她们教室并不相同。

今天上午的军事理论课,有点另类。讲解的是弹道辨别和狙击伪装。

前者略显枯燥,因为弹道辨别这种东西,最重要的还是靠实际经验的积累。任教官在电子屏幕上画出无数的角度、弧线以及示意图,底下的学员们看得都一脸乏味。有这时间,还不如直接在训练场上,一边烧枪,一边对照着讲解更有意思。

至于后面,讲到狙击伪装的时候,就截然相反了。

一阵阵的爆笑声,压都压不住,简直要将教室的屋顶都掀翻!

教官竟然叫了两个学员,站在讲台前,互相给对方化妆,条件是,一个是在夜间伏击,一个是在白天荒漠狙击。

于是,一个人拿起墨盒,看都不看地直接朝对方的脸上抹去!

夜间伏击嘛,自然要与黑夜融为一体,可对方对墨盒过敏,死劲地打喷嚏,化妆的那位男军官又没有经验,眼看对方唾沫星子都喷到自己身上了,一脸嫌恶地往前又凑近一分,结果,对方一个大喷嚏打过来,直接把刚刚上了嘴唇和鼻子方位的染料统统呛回了化妆者微微张开的嘴里。

“呸呸呸!”混合着鼻涕与墨盒的味道,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落到嘴里,眼看着那人抹了一把脸,目光阴沉地盯着手心上的液体,所有底下在座的人都为他配音道——求心理阴影面积!

哈哈哈哈,只是,那些东西喷在脸上的样子实在太过斑斓了点,就跟一下子脸上长了无数颗黑痣一样,特别是嘴角两颗,跟媒婆痣一模一样,还一大老爷们呢,以后干脆换装成女装大佬去伏击,效果绝对一流!

下面一路笑喷的声音,几乎把他所有的耐心宣布啃光了,他果断摔了墨盒,就追着那人开打!

教官像是没反应过来一样,就眨眼的功夫,两个人竟然在教室里上钻下跳,跑了五十来米。

这,这特么的是兴奋过度吧!

周一到周四的时候,怎么一个个怂得像条死狗似的,一到今天就这么生龙活虎!

教官目光直直地朝冷奕瑶的方向看过去,整个混合班那么多人,就她一个女生,再显眼不过!

偏偏今天金斯大少爷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就坐在她身边,两个人一起欣赏“好戏”的时候,连嘴角的弧度都同样翘着!

教官表情诡异,正准备说话,门口忽然有传讯员急匆匆地跑来!

“报告!”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一看就是连口气都来不及喘,飞速奔过来。

鸡飞狗跳的教室里瞬间一静。所有看笑话的人嘴角一僵,脸上的笑容顿时收回。

不得不说,内讧可以,在外人面前丢脸就有点过了。

一时间,所有人整好军容,又重新恢复成往日那高傲出色的军官模样。

“什么事?”教官看了一眼传讯员,平时如果不是大事,都是等他们下课了之后,在教员室的时候再说,怎么今天追到门口了。

传讯员目光古怪,却隐含激动,像是强自在压抑什么,脸上一阵翻涌,最后,小步快跑到教官耳边,掩住口型轻声道:“接上级指示,下午元帅将莅临军校。”

寥寥数字,却是将教官整个人钉在地上!

元帅!

竟然要来军校?

他自入军校执教这么多年,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教官声音一出口,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声音太大太高,几乎有点变音走形,一时间,深深吐出一口气,压住心跳,朝着传讯员道:“消息可靠?”

这又不是逢年过节,或者是重大考核时间,元帅为什么平白无故会来这里?

“确定,是军部直接打来的电话!”传讯员敬了个礼,一脸郑重!

“那你还傻愣在这干嘛!快去广播通知啊!”教官脸色一遍,恨不得抽对方!既然是真的,还不赶紧去全校广播,等着元帅都到大门口了,他还在一个个跑教室挨个通知吗?还捂嘴,捂个屁!视察的是他们这群教官吗?分明是这群学员!他们不知道这消息,通知教官有什么用?

“我,我现在就去。”接到消息是瞎蒙了,校长又不在,其他领导早上基本上没露面,他第一个反应自然是朝着军校内最好的混合班跑过来。毕竟,能镇住这群牛鬼蛇神的教官,在学校教员中排名第一。谁知道,被妥妥地嫌弃了。

他一个转身,像是背后着火了一样,朝着通讯室跑去,准备全校广播。

底下的人,只看到教官和那个传讯员表演了一番“变脸”,正在好奇,从来泰山崩于眼前都都不动声色的教官到底听到了什么消息,竟然会露出这么吃惊和不淡定的表情。

就看他忽然一个纵身,跳下讲台,声音正式而严谨:“全体起立!”

所有人意识到情况不对,下意识挺直胸口,“唰——”地起身。

整个教室,动作极为一致,笔直干净!

“接上级通知,今天下午,元帅大人将莅临军校!”语毕,目光冰冷地落在刚刚追逐打闹的两个学员身上,“如果谁敢出岔子,别怪我不顾情面!”。

两个人浑身一抖,像是瞬间被人插了一把刀在背后。

“遵命!”心底是翻天巨浪,脸上是一片静默!

这他妈的果然是个大新闻!

元帅竟然要来视察军校?

怎么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全混合班的人,一脸问号,互相对视一眼,心里直打鼓。

那可是元帅!

从来只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的神一般的存在,今天竟然就要见到真人?

上午的课,别说是学员,就连教官们都没有心思再教下去。喊了一句“全体解散”之后,所有教官在广播通知下,集体去了会议室,视频链接校长去寻思下午的安排了,哪还有心思管他们。

于是,今天的食堂,聚集人数之多,表情之诡异,简直是前所未有。

大多数的男军官是疯了,开心疯了的那种。但凡从军的那一刻起,谁不梦想着能有一天亲眼见到元帅?

就因为太兴奋了,所以,竟然没有人发现,女子班这边,却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冷奕瑶照旧坐在这边这桌,一脸随意地等着午餐,像是压根没看到一桌子的人都齐齐盯着她的样子。

罗拉和副班长嘴角同时一抽,其他人不知道元帅为什么在日理万机中抽空来军校,她们难道还不知道吗?

她们可没忘记,帝国第一将帅可是亲自为某人送过下午甜点的!

“那个。”副班长咬了咬唇,正准备开口。忽然,有人大声惊呼了一句:“烤鸡,今天中午的午餐是烤鸡!”

果然是冷奕瑶回来了,伙食直线上升啊!

还从来没有在军校食堂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这一声喧腾下来,所有人都要化身为狼,一边匆匆地跑向窗台打菜,一边兴奋地聊着下午的话题,气氛之热烈,弄得副班长到嘴的话都全部咽了下去。

得,看冷奕瑶的表情,压根一定惊讶的神色都没有,看样子是一点儿都不吃惊。

她们还是去吃鸡来得更好。

眼看食堂里的气氛随着不停从窗口里流出来的美味再上高峰,冷奕瑶一手乘着下巴,一手随意地挑着发丝,呵,“山不过我我就山”吗?她倒是要看看,赫默准备玩什么花招!

为了下午精力充沛,今天中午的午休时间,全校上下极为安静。

下午两点,教官们已经在门口铺好了红毯,一脸战战兢兢的校长都已匆忙赶来。学员们都已经在操场列队站好,场景极为雄壮。

这还是第一次,元帅莅临的通知不是直接下到他那去,而是直接一个电话打到学校来的,简直吓得他要心脏病发。

下意识地在往混合班的列队看了一眼,只可惜,人太多,他压根看不到冷奕瑶。于是,朝着他们班的教官招了招手:“冷奕瑶呢?”据他推测,除了这么个原因,元帅不会突然有这么一项行程。该不会是在学校里受了欺负,回去对元帅说了什么吧?

可是,不应该啊。她当着他的面,把全校学员中武力值最高的金斯坎普都打成那样,还有谁会不自量力地去找晦气?

“在队列里,因为身高原因,这边看不到。”教官睨了一眼远处,混合班的位置并未少人,应该是冷奕瑶的身影被人挡住了,又或者,是她不愿意显眼?

“那就好,那就好。”校长轻轻虚出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太阳,总觉得,后背都湿了。

“来了!”身旁的教官忽然叫了一声!所有人目光笔直望向门口——

果然,数辆军界的防弹装甲车开道,紧跟其后的是三辆黑色加长轿车。

上至校长,下至学员,表情同时一紧,站好军姿,目光热切地朝着那轿车望去。

当赫默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冷奕瑶清晰地听到身边响起的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她稍稍侧了侧脸,望过去。

今天,赫默一身戎装!

军绿色的笔挺外套随意披在身后,近卫兵们团团站在他身侧,紧紧围绕、以最精准的姿态守护他的四周。

他走路时,神色从容地经过红毯,没有丝毫停顿,似乎对于这整座军校的严阵以待、极致臣服,没有任何表情。

是了,他本就万中无一、高高在上,永远俯瞰众生。

只是,今天这副出场,实在是帅到惨绝人寰!

她低头,眼底微微露出一丝莞尔。

“参见元帅!”

主席台上,所有的人员,无论军衔大小,瞬间拜倒!

主席台下,所有的学员,无论男女,如出一辙!

偏,只有她一人,站在不显眼的位置,傲然挺立,独树一帜。

只可惜,除了她身边左右的人能够发现,如今,其他人都低着头,根本无暇顾及,竟然还会有人,见到元帅不去行礼!

金斯坎普就站在冷奕瑶的前面,只可惜,他背后没有长眼睛,所以,根本无从发现。

如果说,刚刚,在那乌泱泱一片的绿色军装中,想要找到一个人很难,那么这一瞬,赫默抬头,轻而易举地发现了她的位置。

校长抬头,忽然有点晕眩!

他竟然看到从来冷冽冰寒的元帅在笑!

真的在笑!还笑得那么一脸神色慵懒!

他下意识地顺着赫默的目光望过去,但看到站立不单膝跪地的冷奕瑶,瞬间,什么都懂了!

“都起来。”淡漠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播出来。瞬间,所有人听命起立,刚刚那一丝动静,并未来得及察觉。

“大家训练照旧,我今天只是来看看军校的训练日常,无需紧张。”赫默轻轻地看了校长一眼,脸上的笑意已经转淡,化为平静无波。

教官们心底咯噔一下,不知道,元帅这话是什么意思。训练日常?难道是觉得他们训练的不够艰苦,才来敲打他们?

可不应该啊。

元帅手边的事情堆积如山,哪有闲情管学员的训练日常?

更何况,最近军校也没闹出什么事啊。

就在一众人心里直打鼓的时候,校长反而因为察觉出了什么,淡定起来了。“是!”他一个敬礼,什么废话也不多说,直接让教官领着各自班级的人,去训练场。

“找最擅长的项目来训练!别丢了咱们的脸!”这话一落,所有教官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立马行动。

冷奕瑶跟着混合班所有人被带到了野靶区。

“今天下午,我们训练移动靶射击!”教官的声音清晰响亮!所有人笔直地抬头望向他,似乎背后被钢钉钉着一般,拿出全部的精神动力,浑身笔直、动都不动。

移动靶,在冷奕瑶来这之前,是混合班的保留项目。基本上,无论是什么时候比试,其他班都没有一个人是他们的对手。

与普通的烧枪不同,军校的移动靶射击是以小口径枪械立姿向距离100米至300米的移动靶射击。

不仅仅是靶子距离远,移动速度快,还要求射击者对与射击地线平行方向的移动目标在限定的2。5秒时间和10米区域内进行跟踪射击。每发射击之间只有短暂的间隔供射手分析、判断和准备。射击一经开始,就必须连续射完规定的弹数,不得中断。因此,要求具有极致的思维敏捷、反应迅速、准确的判断能力和良好的心理自控能力。

这是最能体现水准的一项训练展示,也是混合班的拿手项目,只是,教官显然忘了,冷奕瑶自从入学以来,还没有参加过一次这样的训练,更不用说,他们都没有看过冷奕瑶拿枪。

于是,刚刚还兴奋过度的众人,当看到冷奕瑶也同样取了一支狙击枪站在起跑线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忽然一凝。

对于一个没有受过军校专业训练的人,身手好,可以靠着其他途径来练习,但是这种移动靶射击,就完全不是野路子能掌握的了的。教官看似选了一项最好的展示,实际上,却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所有人还来不及脸色难看呢,就见冷奕瑶已经随着哨声吹响,迅速朝着既定区域快速奔去。

在众多高壮男子间显得格外较小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蹦出的爆发力,将所有人都惊得一愣。就见她双手持枪,一手抵住枪托,一个轻点,第一个移动靶他们还未来得及看清,已经瞬间被她击穿!

第二个靶子紧随其后,分明之间相差了150米的距离,她却像是连瞄准的时间和精力都不需要,手指扣动,一发子弹落地,第二个移动靶随着击倒!

越到后面,她的动作越快!

从地上掠过的速度,简直比猎豹还快,分明像是风从眼前席卷而过。

他们只觉得耳边的枪声从未停过,像是一枪一枪,不仅仅击穿了那些移动靶,还打在了他们的胸口处!

没有可比性!

什么叫行云流水?什么叫一气呵成?

原来,当真有人,可以一脸气定神闲地站在终点处,头都不会,便已知道,她创造了记录!

望着电子显示屏上,露出的满环成绩,所有之前还默默为冷奕瑶担心的人,恨不得甩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妈的,让你自己膨胀!看,什么叫全才!他妈的,别人一周来军校两天,连集体训练和早晚操都不参加,也可以完爆他们,还有什么资格膨胀!

一时间,握着枪柄的手心都攥紧了!

而就在这其中,教官的脸色一变再变!

先是发现自己漏算了冷奕瑶没有参加过移动靶设计训练时的冷凝,随即是看到冷奕瑶惊艳身手时的愕然,再是看到电子屏幕上显示的满环成绩时的惊叹,现在呢?现在是看到赫默竟然漫步走来,徐徐鼓掌时的心惊肉跳!

“啪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在密集的枪声中,竟然激得所有混合班的人后背一挺。除了还在射击的学员,所有人转身,直直地望向赫默,却见他的目光,直直地落向一人。

嘶——

冷奕瑶!

望着元帅这么笔直的目光,还有那唇角微微挑起的弧度

为什么,他们竟然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这次不是九十八环?”他挑眉轻笑,器宇轩昂的脸上一片深意,唯那一双幽深的眸子,静静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像是尽数要印在心底。

九十八环?什么意思?

除了冷奕瑶,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惊。

元帅这话的意思是,他和冷奕瑶原本就认识?

冷奕瑶随手摆弄着狙击枪,淡淡一笑,“那次是逗你玩,你不也是。”说的是上次他来军校的时候,他们在枪房试用的那把dsr—1狙击枪成绩。她和赫默都没有用尽全力,两个人都是留了余地。

可她这话一落,四周左右,包括教官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冷奕瑶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元帅说话?

呵斥的话还未开口,教官就看到校长死劲地给自己使眼色。他下意识一僵,目光顺着元帅的神色转到他身后的近卫兵身上。今天,来的没有最受器重的弗雷上校,不过,这群人都喜笑颜开地望着冷奕瑶,显然,都是熟人。

别说是教官,就连金斯坎普都吓了一跳!更别提其他混合班的人了。他们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一句惊叹——天啊!我同班同学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竟然敢当众调侃元帅!

关键的是,听到她这样的话,元帅竟然还不生气,一脸理所当然地把她那句“逗你玩”当做大实话,直接收下。

“中午的伙食还满意?”他笑了笑,见冷奕瑶的神色一如既往,像是没有记得那天早上的事情,一脸坦然,一时间,心情有点复杂,甚至隐约有点无奈。从那天之后,她就再也没来过元帅府,这几天一下课就直接回了别墅,哪怕他派人去接她都眼角都不扫一眼的,如今不到军校来找她,是等着她直接去参加皇室的假面舞会,给陆琛那小子创造机会?

漆黑的瞳孔里闪过一抹冷凝,他脑子里慢慢地露出陆琛的面容,顿时回了那个幻影两个字——做梦!

“又不是第一次吃,这个问题需要问吗?”冷奕瑶发现,当赫默想要干一件事的时候,再细枝末节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震撼力也堪比原子弹。看着四周左右中午一起吃饭的人就知道,他们的表情是——我的神!那厨子是元帅专门为冷奕瑶安排的!我们竟然沾了光!

面对冷奕瑶的“尬聊”,赫默从头到尾一脸从容,像是没有被人当面不待见一样。

这他么的,就太考验一票军校军官的心理承受极限了!

那可是双手沾满血腥,一个命令就能掀起军界大清洗的元帅,举手投足、举重若轻,偏偏,今天的微笑,比会见领导人的时候要亲近一百倍都不止。谁能来解释解释,这,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不清楚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但眼前的情势是很明显了,元帅完全是冲着冷奕瑶来的,可惜,某人心情一般般。

“那个。”到底姜还是老的辣,校长一脸笑呵呵地走出来:“冷奕瑶,你下午的移动靶训练已经结束,不如为元帅领路,好好参观一下我们军校?”

这是睁着眼睛在说瞎话了。混合班打完移动靶的人,可不止她一个。何必非要选她?

不过,她耸了耸肩,倒是没有异议。将枪放回原位,抬手一比:“请。”

目光清湛,不疾不徐,分明没有一丝羞怯的模样。

所有人越发搞不懂他们两人的关系。

唯有赫默,恨不得按一按眉梢,早知道急功近利,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当初就该缓着来。不过,他只是咬住她耳垂,气应该也早就该消了。

挥退身后的近卫兵,他跟着冷奕瑶去了北操场的位置。

“这边是搏击术训练场”她“尽职尽责”地扮演好一个“领路人”的身份,还真的给他开始讲解军校里的一草一木,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操场上,冷奕瑶压根没管别人的目光,倒弄得赫默眼中的笑意越来越多。

他是不是能理解为,某人还在恼羞成怒?

否则,不会为了这么一个连吻都算不上的接触,就气到现在,还压根不在意她认识他的事情曝光在全校师生面前。毕竟,他刚刚只是在混合班的面前说了那些话,现在,她带着他这么饶了一圈,估计全校的人都该知道他们关系匪浅了

“你今天很爱笑?”冷奕瑶的脚步停了下来,回头,满含危险地看着对方。

“还好。”他心情好,一点都不生气。毕竟,知道自己心仪的女人就是因为没有经历过相似的事情,才会气了这么久,谁都会心里暗爽。

冷奕瑶挑眉,还好?她看他压根不仅仅是还好,是心花怒放吧。

撩拨她就这么有意思?

当她真的是吃素的?

“你来。”她伸出一只手指,忽然勾了勾。

赫默安之若素,跟着她的脚步,往教学楼的位置走去。

两人的脚步越来越快,转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情形,想要从近卫兵的脸上发现点蛛丝马迹,却发现,这些人眼底里遮不住的疯狂笑意。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冷奕瑶却没顾忌身后那一众目光,带着赫默直接拐进教学楼一层的主干道上。

因为下午没有一个人在教学楼,整栋楼的灯光都没有开,走道上一片晕暗,除了远处的阳光,这里一片静谧。

走得好好的冷奕瑶,却突然一个闪身,伸出右手,直接将某人压在背后的墙面上!

他的身高比她高上很多,可此刻,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一个巧劲便将他所有行为能力全部封住!

瞬间,两人的姿势,暧昧至极!。</td></t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