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陪你一起/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是因为这段时间在胖主厨的手艺下,伙食越来越好的缘故,还是,那晚在温泉旁的匆匆一瞥,她胸前的起伏,似乎越来越惊心动魄了。

赫默被她压在墙上,垂眼,看了一眼伏在自己身上的冷奕瑶,不知道为什么,喉咙忽然有点干。

目光顺着她那一段玲珑有致的曲线慢慢上移,渐渐划过她的洁白纤细的颈项,粉嫩精致的耳垂,最终,落在那一双红艳娇俏的唇瓣上,目光微微一深,却是,一动未动。

“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来视察?”伏在身上的躯体微微仰起,那一双灵动狡黠的眸子此刻深深浅浅的落在他的脸上,让人测不到她心中所想。只是,唇边的那一抹弧度,却危险至极:“怎么,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约定了吗?”

她来帝都的时候,分明和他沟通过,而且,双方也爽快达成一致,不过早曝露她投身他的背景。是谁当初深明大义地一脸深表同意,如今却背道而驰,恨不得昭告天下?

“此一时、彼一时。”他笑,慢条斯理,眼光一闪,顺着她那微微湿润的唇角挪到她那双眼睛上,良久,意味悠长:“毕竟,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另有所图。”

另有所图。

对待下属和对待自己命中注定的女人,当然手段截然不同。他展眉轻笑,轻轻舔唇,邪气横生!

这么多年才碰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不好好抓住,怎么可能!

冷奕瑶简直要给他气笑了。

感情,他想沉默就沉默,他想高调就宣示,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她看她是给他面子太久了,久到他以为,什么事情到她这里都该理所当然。

另有所图?

那也要看你图不图得上!

眼底异色一闪,她忽然往前又靠近一分。

这一次,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比上次“同泡温泉”还有紧密,她的鼻息间带着淡淡的兰草芬芳,落在他的周遭,瞬间激得他浑身一紧。他垂眼,看着她越靠越近的身体,分明身高比自己矮了一个头,只能凑到他下巴的位置,可这一刻,她的气场,却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他几乎是期许地,等待着她下一步动作。

果然,伏在身上的娇躯缓缓移动,除了双手压在他的手臂处纹丝不动外,她的气息顺着他的脖子,一路蜿蜒向上,直到,停在他的喉结处,倏然不动。

那一处,忽然变得极为敏感,她呼出的气体像是比空气更冷一些,喷在那里,他竟然背后顿时密密麻麻地一颤。

她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反应,豁然一笑,那笑声喷薄而出的气流,带出一丝暖意,就这么冷暖交加,落在他的喉结处,魅惑得他连呼吸都开始加速。

心,就像是被吊在半空,上不去、下不来。偏,这个时候,她忽然停止了动作。

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简直是最难耐的折磨。

身前是温香暖玉抱满怀,严丝合缝、不留半点缝隙,馨香软嫩的身体全然落在怀中,还是她自己“投怀送抱”,身后,是冰凉的墙壁,刚硬如铁、冷冽冰寒。

他眸色一深,果然,是只妖孽。

再不耐等下去,他双手一个使劲,准备化被动为主动。

只是



双手的力道像是碰上了极致的桎梏,竟然连一丝余地都没有。别说是反客为主,竟然离双手离开墙壁都有点距离。

悠然自得的脸上,倏然一惊,随即他目光,第一次带着惊愕和不可思议地落在冷奕瑶淡淡的脸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见过她的身手,自然,很久之前,亦明白她深藏不露。

却从未想过,她,竟然强到这般地步!

男女天生力气上的差距,像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高墙,哪怕再艰苦训练,女子体力上远逊于男人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可是,如今,他被她钉在墙上,竟无法挪动丝毫?

惊愕交错之后,便是深深的讶异!

他清楚地记得,她和埃文斯交手的时候,身手灵活、举止快捷、迅雷不及掩耳,但,选择速战速决,便是因为她清楚自己体能上的确实。可现在,却能做到这个地步?是她进步太快,还是她掩藏太深。

一时间,赫默的眼神如暗界幽冥,深不可测

“我最不喜欢处处被动。”冷奕瑶却像是没看到他脸上的神色一样,淡淡地抬眉,就这么静静地烟波流转地停在那。何止是看着吃不着,完全是将他控在手心,让人抓心挠肺!

她轻笑,眼底一派风轻云淡,可惜,眉梢的魅惑却让赫默微微一震。

“喜欢撩我,嗯?”最后一个“嗯”字,微微仰起,像是一把软软的蒲扇,撩动心扉,氤氲在她唇边,呢喃细语,又像是在烟波浩渺的湖边,回眸一笑、倾国倾城。

赫默被眼前的艳色掠去所有神色,一时间,目光微顿,竟是丝毫都挪不开眼。

她如海神一般魅惑地笑了,笑得志得意满、心思诡谲,“这世上,哪有人能一直占了便宜不付代价的,你说,是不是?”

赫默听在耳里,明明知道她在说什么,却出不了声。有一种难言的蛊惑,像是钻进了他的心脏处,他竟然一点反驳的意愿都无法生出。

冷奕瑶笑得越发惊艳,轻轻顺着他颀长的颈项,慢慢一嘬,刹那间,他感觉到眼前,大片大片的烟火绽开!

那是软糯方泽的触感,落在他的脖间,竟一路向上,他低声轻吟了一声,还未喘息,豁然,她一口含住他的喉结——

刹那间,舌尖轻挑,勾在那温暖的温度中,他像是刹那间失去了一切的挣扎意识!

如果说,刚刚冷奕瑶是用双手控着他的手臂,那么这一瞬,她是彻底俘获了他的自主。

红唇辗转,停在那一处,却再无下一步动作。

“呵呵——呵呵呵——”银铃般的笑声落在这晕暗的走廊里,却是传得很远很远。

冷奕瑶一击得手,毫不恋战,侧首、后仰,一个翻身,直接跳出他的控制范围。

刹那间,迷雾撕开、暧昧翻涌,赫默一指轻轻地点在自己的喉结处,目光暗潮叠起,就这么静静地倚在墙上,一身邪意。

大手一捞,眼看就要将冷奕瑶捉回怀中,谁料,她脚步轻盈,眼疾手快,竟是在他掌心处,直接一个扭转,迅速避开!

这,就已经不是“身手好”可以形容的了。

赫默终于确定,冷奕瑶哪怕是背上书包,与所有同龄人一样正常地去上学,骨子里却是无人能攥住她的真正弱点。

心思玲珑剔透、百转千回,眸光似海、巧笑嫣然。

这个女孩,远比外人所想象的,要更加深不可测!

相较于她独立一人将陆琛一行人从d城顺利带回帝都时,他微微侧目,神色一顿,露出淡然一笑时的若有所思,如今,他脸上的愕然讶异、目露惊艳,才是真正见识到她冰山一角的真情流露。

异世重生,她向来明白一个道理——为人处世,过满则亏。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会漏出自己真正的底线。

体能限制?

自然,这具身体是废柴了些,否则,她也不可能挖空心思,用尽手段,甚至连看个花灯都要来回长跑。

这么多年,她对自己的机能,如何扬长避短已经达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高度。

人们,永远对于自己理所当然的事情,会觉得没有太多的惊讶。比如说她的枪法,因为从一开始,几乎她身边的人在她第一次使用枪械的时候,就发现她卓然的能力。那么,在这个能力的方面,所有人只为往上猜测,所以,无论她枪法多精准,哪怕是刚刚的移动靶射击,获得了满环的成绩,赫默也不会露出丝毫的讶异。

可当她在她分明表现在最薄弱的环节的地方,竟然能逆势而为,这就完全打破了常规,对于一个认定了她弱点的人来说,这无异于是推翻了他所有的假象,让他重头来过!

赫默,帝**界第一将帅,用实力让所有人顺他者昌逆他者亡,他的追求,她自然不会反感,但,得按着她的调子来。

想撩她?

那也要看她愿不愿意,配不配合。

冷奕瑶目光徐徐地顺着他的上半身,一路往下,终于,顿在某一处凸起的位置,缓缓一笑,意味悠长:“我建议,你还是在这缓一缓,总归,别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不是。”

堂堂军校,上下数千人,赫赫威名,可不能今天一日就轰然坍塌。

耳边是冷奕瑶恣意盎然的笑声,眼前,是她张扬明媚的容色,赫默忽然垂下眼帘,双手交握。或许,从今天起,他要完全改变对她固有的印象这个女人,越发让人控制不住。

与此同时,全军校的人,并不知道,冷奕瑶在教学楼里,玩了多么“惊艳”的一招。

撩人?

只要她想,她的学习能力能让任何一个老师都惊喜交加。

她越过赫默一众亲卫兵的时候,甚至还微微一笑,神色平静:“你们家元帅估计要过会才能出来,最好守在门口,别让人打扰。”

这话,说的,所有亲卫兵的耳垂微微一红。

分明两个人进去的,现在只出来一个,关键是,冷奕瑶刚刚那一丝笑容里,饱含的深意,明眼人一眼便知。

发达了发达了!

这节奏,是分分钟,元帅冲刺迈向重点的节奏!

是不是代表,过不了多久,他们元帅府就要迎接一位女主人了?

只能说,日常相处太过和谐美好,所有亲卫兵竟然没有一个人会想到,冷奕瑶会在军校把赫默摆了一道,竟然一个个都极为听话地站在教学楼门口,安然地守着,没有一个人进去打探究竟。

当然,如果谁这么倒霉地进去了,估计,以后,未来的日子,也绝没有什么好果子可吃

眼见,只有冷奕瑶一个人回到操场,莫说军校校长和教官们,就连一众学员们都纷纷目露惊疑,只是,当着冷奕瑶的面,谁都不好开口。

怎么问?

元帅去哪了?

打探元帅行踪,他们还不够格。

再说,冷奕瑶和元帅到底是什么关系,所有人都还一片雾水。说是男女方面?可,她年纪还这么小。

可如果不是这方面,还从来没听说过,元帅会和哪个异性亲近的。再说,那群近卫兵的表现不可能说谎,也就是说,冷奕瑶在元帅这里,绝对是个特殊的存在!

校长堆了一脸的笑意,走到冷奕瑶身边,越发显得温和亲近:“冷小姐带元帅都已经参观好了?”

便是他,贵为军校第一负责人,如今,竟然也称呼冷奕瑶为“冷小姐”了。

“是的,元帅事务繁忙,让我和您说一声,他就不特意来告辞了。”以他现在的模样,特别是某个特殊位置,怕是不会在堂而皇之地跑到众人面前来秀一波。冷奕瑶笃定,等他恢复了一些便会立刻离开。

“好,好。”元帅来去如风,行事作风向来如此,校长自然没什么可说。看了一眼演练场,大半的学员还没有结束训练,一时间摆摆手:“大家继续,继续。无论元帅是否视察,我们的训练不可懈怠。”

“是!”所有教官与学员迅速敬礼,表情肃然。

唯有女子班那边,几乎炸了锅一样:“元帅和冷奕瑶一道走过去的,怎么现在就冷奕瑶一个人回来了?”

“嘶——忽然觉得自己脑补了一出不可描述的画面。”

“你们说,元帅是不是喜欢冷奕瑶?”有人小声嘀咕,目光望向站在混合班正中央位置的冷奕瑶,目露羡慕,却没有一丝愤恨。对于她们来说,元帅便是天上的神,高不可攀,冷奕瑶虽然并不遥远,但是,无论从实力还是心性而言,都绝不是普通的大家小姐。从某种程度而言,在她们眼中,觉得这两人,很般配。

“啧,不喜欢能特意来视察军校?不喜欢能亲自送来下午茶?”罗拉摇头,一脸“你们都在想什么呢”的表情望着大家:“我就是很好奇,冷奕瑶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如果答应了,看着心上人时,下意识就该娇羞柔美、妩媚动人,可是,看冷奕瑶那一脸坦荡随意的样子,又和这些反应一点都挂不上边。可是,拒绝元帅?原谅她贫乏的想象力,这个可能性,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常人的脑子里!

就在所有学员,一边辛苦训练,一边目光不时地朝着远方来回扫射,意图希望能再看到元帅的身影的时候,夕阳西下,一整个下午的训练时间,已经逐渐来到尾声。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下课时间,教官们朝着校长请示性地看了一眼,得到后者的示意,于是,大手一挥,“下课!”

有人哀怨地叹息,有人闷闷不乐,有人表情遗憾,总归,这大约是军校这么多年来,最恋恋不舍、不愿结束训练的一堂课。

正如冷奕瑶所说,赫默在她离开后不久,就从另一条路直接离开军校,至于,他一个人坐在后座上,沉静不语的样子,吓得一干近卫军纷纷静若寒蝉、心里打鼓的样子,这些都是后话了

晚上的晚饭,依旧丰富至极,与中午的烤鸡不同,晚上完全是什么烹饪方法都有,蒸、炸、煮、烫,应有尽有。除了豪奢的海鲜,其余的菜肴亦让人眼花缭乱。

同桌的女子班军官们,一边幸福地拿着餐具,奋起!一边恨不得流泪,无语凝噎:“这,这太好吃了!冷奕瑶,你哪里找来的大厨,太厉害了!”

“赫默家的厨子,我借用的。”她耸肩,既然赫默都来军校了,她再避讳有什么用。谁都不是傻子,明眼人面前再说瞎话,就有点太瞧不起人了。

果然,话音刚落,大家的目光刷刷刷地朝她望来,下一刻,更卖力地将脸迈进碗里,敞开肚子吃吃吃!

开玩笑,冷奕瑶有这底气,想吃什么,直接让元帅家的厨子为她效劳,她们能享受这样的待遇的时间可是有限的,趁着现在大好时光一定要捞够本,否则,以后可是会郁闷后悔一辈子!

“话说,元帅下午找你有什么事?”全军校的人,现在都确定,元帅哪里是忽然来军校视察,分明是来找冷奕瑶的,可,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没有人知晓,除了眼前这位。明明之前,她们都是专心训练的好学生,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好奇心一起,整个人是奔向八卦的道路,越来越远,拽都拽不回来。

冷奕瑶拿着餐具的手一停,顿了顿,表情有些回味悠长:“估计是想要来拿点东西。”可惜,怕是收到一万点“惊喜”。想到她离开时,赫默连步子都没有迈开的情景,冷奕瑶抿唇,低头一笑。

这一笑,如弱柳扶风,看似轻盈,却无人敢置喙丝毫。

一时间,坐在她身后不远处的金斯坎普目露深意。

怪不得,她丝毫不担心教官察觉她体能问题,如果她背后站着的人是元帅,这帝国上下的军界,何人敢与她为难?

难怪上次的追踪器没有一丝用处,怕是在她看来,简直如玩具一般可笑。

金斯坎普摇了摇头,一脸好笑,倒是白白替她担心。早知道,她背景如此,他当初在花灯节的时候,就不去触霉头了。

自己何曾干过这样的蠢事。

想想看,都觉得有点丢脸。

与他同桌的其他军官,见他看了一眼冷奕瑶之后,竟然露出这么复杂的情绪,一时间,同情心皆起。在他们心目中,一场“不打不相识”的邂逅到后来的情不自禁,再到日久生情,可还未渐入佳境,竟然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半路拦截。有人拍了拍金斯坎普的肩膀,一脸“兄弟,你输得不亏”的表情,让他一脸莫名其妙。

抬头一看,竟然所有人都是同样的表情。

他们到底是猜测到什么了?

金斯坎普诡异地看了大家一眼,还未说话,就见到胖主厨一脸憨憨地往冷奕瑶那桌跑去:“冷小姐”

他喘了一口气,显然胖子是没有什么锻炼的时间,否则,这么一个食堂,跑一个来回也不到一千米,怎么会弄得他上气不接下气。

冷奕瑶耐心挺好,夹菜后,慢条斯理地咀嚼着,等着他的后文。

果然,他好不容易喘匀气,终于恢复自然道:“刚刚元帅府打电话来,您上次提到了那个很溜很溜,吃起来很香的米粉他们找到了!”

冷奕瑶的表情一顿,神色一静,“米粉?”

“对,对!就是您第一次在这吃早饭的时候,提过的那个米粉。”胖主厨笑得一脸惊喜。当初,冷奕瑶提出要早上吃高汤米粉的时候,他一脸蒙圈,回去的时候就和元帅府的人提起,没想到,元帅底下的人这么本事,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

军校规定,非周末时间,手机一律没收、不得随身携带,但对于他这个半路借调来的厨子,却例外处理。所以,他一接到电话,就立刻来找冷奕瑶汇报这个好消息。却没料到,向来喜欢美食的冷小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很快地露出笑颜,反倒是目露神色地反问:“米粉是在帝国境内找到的,还是在其他国家?”

“在邻国。”胖主厨下意识地回答,脸上满是不解。这和在哪里找到的有什么关系,只要能找到会做的人,以后就不愁吃不到了啊。

“知道了。”她摆了摆手,面上恢复平静。

米粉这东西,当初不过是随意脱口而是,胖主厨说压根不知道这东西的时候,她才想起,并不是她原本生活的世界里,所有东西在这里都存在。这里有车、有飞机、有甜品,但不代表,所有的文明都与原来一致。

如今,找到了,是这东西原本就存在于邻国,还是如她重生的一般,半路出现?

她垂下眼帘,唇角勾出一抹神秘的微笑

这一夜,所有人理所当然地发现,冷奕瑶又一次脱队,单独晃悠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只是这一次,再无人置喙。

晚操的时间,除了大多数人在重复平时的训练之外,亦有不少人想要去观摩冷奕瑶的训练内容。

只可惜,饶了一圈,竟然找不着人。

于是,一到早晚操的时候,某人会神秘失踪的流言逐渐在人群中散开,倒是引领了一场不小的捉迷藏游戏,只可惜,胜者永远只是她,毫无悬念!

大约是军校的人和圣德高中的人,对冷奕瑶越来越熟悉,越来越习惯的缘故,随着时间的流逝,磨合期渐渐过去,无论是军校还是圣德高中,无论是出身高贵还是身怀绝技,对冷奕瑶的态度是越来越自然。

与开学的前半个月相比,这半个月几乎是眨眼即逝。

距离皇家假面舞会举办的时间,竟然很快就只差一天。

这期间,alex将设计稿与她交流了几次,终于构思出了最佳方案。

冷奕瑶周六晚上在军校吃完晚饭后回来,原本与alex约好在市中心她的工作室试衣服,做最后调整。谁想到,刚打开门,迎面扑来的一个身影,让她微微一愣。

“冷奕瑶,又见面了!”黑色如海藻的头发披在身后,一双硕大的眼睛圆溜溜地盯着她,皮肤亮白如雪,就这么拽着她的衣角,双眼晶晶亮。

望着眼前这个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姑娘,一身高级定制,偏偏与芭比娃娃似的,精致得不像凡人,冷奕瑶笑了笑,侧头,看向跟在身后姗姗来迟的alex。对方显然脸上有点讪讪的,“那个,那个小公主殿下听说我要来为冷小姐试衣服,无论如何也要跟过来。”她也很无语啊。身为皇家首席设计师,就算是在时尚圈再有身份,在皇家面前,还是他们的家臣。小公主非要缠着来,她难道还能拒绝。再说,就连陆琛殿下听到的时候,也只是交代让小公主不要给冷小姐添乱,压根也没阻拦啊。

冷奕瑶笑了笑,轻声叹息。她最没办法的,就是这种甜腻腻的小姑娘。其实,心地挺好,没什么城府,但是,才见过一次面,就这么黏着她,她真的有点不习惯。

“你别怪alex,我就是无意中看到你的裙子,简直太梦幻了!我实在是等不及到明晚再看你穿上它。”小公主双手合十,她是超级喜欢长裙的人,可惜因为自己身高一般,总是穿不出那种长裙的气场和感觉,所以平时的衣物都以可爱俏皮为主,可是穿久了,总会有审美疲劳。她自己的礼服,自然也是alex亲自操刀设计,可以,两件设计稿往那一摆,她眼睛盯着冷奕瑶的那件,就转不开眼了。实在是,太美太美了,美得她连呼吸都忍不住要屏住!

听说alex今天要来帮冷奕瑶试装,她和大皇兄匆匆地打了个招呼,带了随身侍卫,立马就往这边赶。

冷奕瑶明白,有些女子对华服的不可抗拒,那是一种骨子里生出来的极致喜欢,“要不,我把裙子让给你?”

她参加晚会的原因并不是真的去惊艳全场,穿什么,只要不失礼,于她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不不。”小公主赶紧摇头:“我不是要和你抢,我就是纯粹以欣赏的角度想来第一时间围观。”先不说,她如果敢抢冷奕瑶的衣服,回去会被大皇兄怎么修理,光是身材她和冷奕瑶也差了太多。

小公主眯了一眼自己平板的身体,又看了一眼冷奕瑶。分明第一次在机场见面的时候,没有差这么多啊。

“晚礼服已经基本定型了,今晚帮您试穿,细节的地方,我会再修整一下。明天您下午可有空,我把造型师他们都带来这里,到时候,从头到尾一次搞定。”知道冷奕瑶非常注重**,alex聪明地没有提起去她的住所准备晚宴的一切。她一边从衣架上取下那件华美至极的晚礼服,一边为她开始试装。

“可以,我下午一点过来。”假面舞会是从晚上开始,中午吃完饭过来,完全来得及。

“好的。”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布料与肌肤摩挲的声音,安静至极。

小公主老老实实地待在试衣间的外面,摆弄着自己的手机,等着里面的人换好衣服。

“唰——”

当帘子打开的那一瞬,小公主下意识转身,刹那间,瞳孔放大,几乎是瞬间,下巴一张,手机从指尖“咚咚咚”地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这一刻,她美得让见惯了世间绝色的公主竟忘记了言语的能力。

“叮铃铃”——

桌面上的手机忽然铃声大振。

呆滞的小公主一个回神,望着满满惊喜的alex和神色自然的冷奕瑶,刹那间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失态,脸上一阵通红。正准备接电话,低头一看,竟然想响起来的并不是自己的手机。

她眼睁睁地看着冷奕瑶踩着那碧玺定制的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到化妆镜前,从桌上拿起手机,按下接听按钮。

“明天确定要去参加假面舞会?”赫默的声音微微低沉,散发出淡雅的磁性。

冷奕瑶轻轻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微微一笑:“当然。”

“还记得我为什么让你练击剑?”似乎毫不惊讶她的回答,赫默轻轻勾唇,忽然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为了忘记弯刀的用法。”她却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垂下眼帘,一语双关。

“明晚一定有事发生,可要我来陪你一起?”</td></t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