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千言万语/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秋的脚步越来越快,转眼,帝都的街道已经全部被金黄覆盖。在这越发萧瑟的季节里,所有人的目光却炯炯有神,像是从心底最深处迫切地期待着什么。

周日从中午开始,各个电视频道的记者就已经疯狂地围堵在皇宫入口处的媒体接待区,一个个手中拿着麦克风,肩上扛着摄影仪器,深怕错过任何一个镜头。

帝都期待已久的皇室假面舞会,终于在今天拉开帷幕!

向来很少对民众开放的皇宫,在这一天,敞开宫门,但凡手持请帖的宾客,皆可畅通无阻。

“各位观众,现在我们为您直播的是皇宫入口处的景象。大家可以看到,相较于国事访问,除了没采用仪仗队,今晚所有其他的准备都是最高规格,我身后便是皇家礼炮,预计今晚将在开场舞的时候齐齐鸣放36响。”帝都官方电视台的女主播一脸激动地指着身后的红毯,神色掩不住的向往。

镜头一切,立马随着皇宫的台阶,一路播放远景。皇室侍卫官早早地整装待发,一身笔挺,腰间扣着象征皇室荣耀的舍施尔弯刀,俊美挺拔。迎风招展的皇家旗帜在秋色中越发显得凌冽,肃穆中,赔上皇宫的奢华,尽显尊贵。

冷奕瑶随意瞟了一眼,随即关掉电视。

身旁的alex像是着魔了一样,指挥着造型师等一干人围着她团团转。

从吃完午饭,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冷奕瑶不知道,这群人哪里的这么高的激情,竟然要弄这么久。为避免礼服裙坐下产生褶皱,alex早早地让她换上一身丝质睡袍,皮肤护理、化妆、做头发、定型,人人手头都有工作,偏偏她身为主人翁,最为无聊。

等终于换上晚礼服的那一瞬,天边的霞光都已经露出大半,映着满地的金黄,像是一下子步入了金色的国度。

她换上高跟鞋,缓缓站起,这一瞬,整个工作室倏然一静,即便是亲手打造出眼前的盛况,alex亦惊叹到无法出声。

冷奕瑶却像是没有注意旁人的反应,连镜子都没有看一眼,回身,随意摆了摆手,瞬间,那一枚精致小巧的铂金面具,被恭敬递到她的手边。她垂眉,望着眼前这副“假面”,轻轻一笑。

这世上,人人都拥有多张面孔。没有人会一层不变,也没有人会永远表里如一。

她自出生以来,拥有过太多的面孔,千人千面,却不如她转身一笑。

当那枚铂金面具扣在她脸上的时候,房间里其他所有人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睁睁地看着那纤细绝艳的身姿,步步生莲、旖旎而去。

翟穆今天开了一辆极为低调奢华的豪车,一早便等在楼下。已快到晚餐时间,他看了一眼手表,随手从旁边取出三明治,咬了一口,刚刚拧开矿泉水,可惜,还未来得及喝上一口,便被眼前那缓步走来的倩影惊得一呆。

“咳咳——咳咳咳——”他侧头,呛得咳嗽连连,隐约脖子上青筋都露出来了,一口水是再也喝不下去了。

冷奕瑶却是瞥了一眼车牌,不得不说,翟穆做事极为心细,今天的车虽然价值不菲,车牌号却没有一丝特色,压根让人猜不出来路。

他咳嗽得像是连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整个人坐在驾驶座上,越发显得眸光漆黑。

她倒是不急,像是对于别人这般的反应没有太大的惊讶,指尖点着座椅,耐心地等他恢复。直到咳嗽的声音越发平稳下来,她才徐徐抬头,淡淡道:“咳好了?”她仰面斜靠,选了个最不影响裙摆的卧姿,如海棠春睡,满是芬芳。

翟穆拧开瓶盖,终于狠狠地灌下一口水,冰冷的温度让他终于恢复平静。“抱歉,一时没忍住。”

没忍住?

冷奕瑶轻笑,并不多提。“开车吧。”

翟穆眼中流光一闪,再不迟疑,车如离弦之箭,迅速朝着皇宫驶去——今晚,帝都注定不会平静。

冷奕瑶到达会场的时候,门口已经有许多豪车在排队进入主入口。

红毯自皇宫入口处,一直铺到千米之外,许多围观的市民站在风口上,哪怕夜晚即将降临,冰冷的温度也浇不灭她们的热情。巨型高清屏幕高高树立在广场上,将宴会现场里所有的情境都一一展示在眼前。

竟是现场直播?

冷奕瑶看了一眼屏幕,饶有深意地挑了挑眉。皇室这次显然是煞费苦心。

车子的速度一直很慢,前面的闪光灯此起彼伏,显然,要排到他们还有很久,冷奕瑶正准备闭目眼神,忽然,手边的电话响起。

“快到了?”陆琛略带笑意的声音在后座回荡,冷奕瑶估摸了一下距离:“还有二十分钟到宴会厅入口。”

“我在门口等你。”身为今晚宴会名至实归的主人,他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忙得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只是,心里始终心心念念着一个人,想着,她出现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午夜梦回,似乎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她的容色,唯有那一双眼,在加油站爆炸的那一瞬,流光溢彩、惊心动魄,从此刻入骨髓、欲罢不能。

陆琛的侍卫长听到他这一句话,自然明白这通电话是对谁说的。环视一圈,今晚,帝都所有身份高贵的贵女齐聚一堂、争奇斗艳,却还未开始,就已经都输了。

想想,人,果然生来就不平等。

他轻声叹息,尽职尽责地将费尽心思想要往陆琛身边靠近一分的女子客气地挡住:“不好意思,殿下正在打电话,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不如待会您再来找殿下?”

面前的女子,身材窈窕、姿色动人,见陆琛一直侧头,在那温言说话,与传闻中傲气霸道的性格截然不同。关键是,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礼服,黑色的领带扣在颈间,浑身散发出一种贵气凌然的气势。简直与一年前在电视上的样子天差地别。

是谁说,一个男人开始蜕变的时候,他的灵魂会猝然成熟。如今的陆琛殿下,站在民众面前,谁还会去向已然逝去的陆冥二殿下。

更别说,今晚这场宴会,所有的布置安排都是出自他的安排。这般的气质与智谋,自今晚他一露面,就引得围观的民众阵阵喧哗,短短时日内,他像是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即是皇家第一顺位继承人,又迅速成长得这般出色,尊崇皇室的百姓们又如何会更青睐于别人继承皇位。

女子愤愤地踢了踢裙摆,到底不敢得罪陆琛的侍卫长,妩媚地笑了笑,转身往宴会厅走去。

“随我下去接她。”电话已挂断,离冷奕瑶口中的二十分钟还早,可陆琛发现,自己已经一刻都不愿意再等,话音刚落,已经一步步迈下那层层高耸的台阶,朝着红毯入口处走去。

此刻,月色已席卷天空,星罗密布,璀璨的灯光与漆黑的夜幕形成鲜明对比。他自高处,一步步俯身,白色的燕尾服在微风中轻轻摆动,脸上露出的笑容,纯粹干净,带着毫无遮掩的期待。

“谁要过来?这么大的排场?”长公主站在皇宫走廊处,一边抬着金丝望远镜,一边哑然一笑。许久不见,她这个弟弟倒是越来越荒唐。分明是一场选妃盛宴,还未正式开始,他就要直接掀开巅峰一页?

鲁侍卫长温和一笑,顺着长公主看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大约是冷小姐。”

冷小姐?

长公主目光微微一顿,随即想起最近在新闻头条颇为炙手可热的那号人物,忍不住轻轻一笑:“如今,真的是年代变了,女人竟然也能拥有继承权。”她是皇帝第一个女儿,又是年纪最长的一个,虽说陆琛是长子,却差了她足足十五岁。两人相处的时候,她倒更像是年长的长辈,而非姐姐。

鲁侍卫长只是微笑,并不多言。即便长公主生活再优越、环境再舒服又如何?毕竟已经远离了皇室权力中心。在真正的权术者心中,不过是富贵闲人罢了。

长公主何等精明,对于自己父皇身边第一亲信,对方这般无声的反应,就已经是最沉默的回答。没有了皇帝的偏宠,在他这位皇帝侍卫长的眼里,她一个长公主,又能高贵到哪去。

一时间,两人面上不露丝毫,心潮暗涌,眼底一派幽深。

与此同时,陆琛站在第一节台阶上,目送一辆又一辆的豪车驶来,那些动人的女子,带着面具,目光落到他身上的那一霎那,猝然一亮,像是激动得不能自己,他却微微推开一步,摆出最疏离的姿态:“里面请。”

连多一个眼神都吝啬,对于面前精装打扮的千金贵女毫不所动。

这一幕,被旁边的镜头一丝不拉地直播到大屏幕上,所有人忍不住津津乐道:“殿下这般纡尊降贵,站在风口,该不会是在等人吧?”

可,看了这么久,都没有一个人能让他露出丝毫不同的神态,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民众热议的时候,忽然,一辆限量级豪车缓缓向红毯正中央驶来。

陆琛下意识地看向驾驶座,当看到翟穆的身影时,顿时,眼底一亮。

冷奕瑶刚刚坐直身体,还未来得及伸手,车门已经被人倏然拉开。那一瞬,闪光灯此起彼伏、恍若白昼!

她顿了一瞬,抬头,看到陆琛已躬身,伸出右手,眉目含笑。

当他低头,看到车内的分光时,眼中如流星一般璀璨闪现,唇角仰起,这一刻,他目光真诚、心悦诚服:“能否有这个荣幸,请你与我一起入场?”

冷奕瑶抬头看他一眼,高贵皇子、优雅至死。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成长的速度,远超所有人的预料。

伸出右手,轻轻搭在他的掌心,缓缓踏出,终于,曝露在众人面前!

那一身夺人眼球的蔷薇色长摆礼服,将她的冰机雪肤勾勒得像是一个雪国少女,通身灵气,像是由妖精幻化而成,又像是朝阳下的雨露,瞬间夺人心魂。

那腰身,盈盈一握,如含苞欲放的花蕾,重重叠叠、灿若云霞。

她抬头,像是注意到了摄影机,轻轻一笑,盈盈间,那一双红唇娇艳芳菲,若海棠花瓣,粉中晕红、柔嫩妩媚,一抹嫣然,灿若美人胭脂。

所有望着巨型电子屏幕的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这人是谁?

此刻,站在皇宫最高观景台的皇帝,在身旁御医的搀扶下,慢慢地喝下一杯暗色的汤药。良久,压下喉间的咳嗽,缓缓看了一眼远方。

那边喧哗热闹,怕是,那位冷奕瑶已到!

“小心脚下。”见冷奕瑶神情自若地与媒体打过招呼,陆琛再不停留,引着她一步一步朝着皇宫宴会厅的入口处走去。

这片台阶,一共一百二十阶,象征着当初皇室曾历经一百二十年动荡,才彻底统一南北。为了继承传统,哪怕是如今现代化深入到日常生活,皇宫的入口也始终只有这一条,无其他任何捷径。

冷奕瑶的长裙洋洋洒洒地落在身后,当那纤细的背影彻底消失,群众间顿时如梦初醒、刹那沸腾!

“看到没?那是谁?竟然能让陆琛殿下亲自领路?”

“天!简直美绝人寰!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的侧脸好熟悉的样子。”

人群间,各种猜想和惊叹声不绝于耳。

可是,眼下,璀璨水晶灯下的宴会厅中,却已无人在乎。

当迈入大厅的那一瞬,琉璃灯盏、衣香鬓影,便已经充斥着每一位宾客的视线。

豪奢?

不,这已经不仅仅是豪奢二字足矣形容。帝都境内最顶尖的家族、名声斐然最美丽的女子、历史悠久的世族子弟,在这里,聚集的是整个帝国最顶尖的阶层。

霓裳羽衣、华美至极。这一刻,冷奕瑶在陆琛的陪侍下,刹那间成为众人焦点!

蓼思洁“啪啪”地拍着身边晨芝梵的胳膊:“女神,我女神!”万年走猫的属性,暴露无遗。

可是,别说是她,就连身旁一大串圣德高中特级班的女孩们都恍了眼。

这,就是平日里在教室里懒洋洋的冷奕瑶吗?

为什么,感觉今天的她,和平时截然不同?

她分明脸上的神色一直是淡淡的,甚至还亲手推开了陆琛的手心,身为一个商家之女,没有全场大多数人的背景,却自带气场,让人压根挪不开眼睛。

冷奕瑶听到右边拐角处,有人在轻声叹息,忍不住顺着声音往那边看去,结果,却发现是一票熟人,怕是特级班中一大半的女生都是受邀来参加这场晚会。对比前些日子,眼中心生向往的罗拉她们,冷奕瑶轻叹,这个国家,当真,身份决定了一切。

人影重重,她看到罗德的目瞪口呆,蓼思洁的使劲挥手,晨芝梵的面露惊艳,唯有藴莱,自回帝都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眼前的藴莱,此刻一脸静谧地望着她,似有千言万语。

冷奕瑶只是随意一瞥,瞬间,已转开目光。

陆琛此刻忽然放低声音:“来,我带你见一个人。”声音满含尊崇与敬仰,像是期待这一刻已经许久许久。

一个人?

冷奕瑶仰头,无视身边各类异样的目光,神色自然地看向远处。

那奢靡高贵的层层黄金台阶上,树立着象征帝国皇室至高权贵的座椅。而那高高坐在王座的那个人,此刻,竟直直地朝她这边望来,似乎已经观察良久。

对此,她毫不所动,像是没有注意到对方打量的神色,反是微微一笑。

帝国上下,皇族的至高掌权人——尊敬的皇帝陛下!

当真是久仰了。</td></t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