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推开大门/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圆舞曲的音乐越发轻快,冷奕瑶旋转的舞姿却是越加轻松写意。那层层叠叠的裙摆围在她的脚边,化作一朵又一朵的波浪,美得让人连呼吸都控制不住。

“哼哼~”她从赫默那双越发危险的眸子上挪开视线,忍不住低头,轻轻一笑。

这笑声,随意悠闲,甚至多了一抹平日从未在她身上出现过的调戏神色。落在陆琛的耳畔,他整个人的手心都忍不住微微一紧。

冷奕瑶明显发现他动作的停顿,抬头,静静看了他一眼。陆琛头一次在这种场合尴尬一笑,却依旧忍不住目眩神迷地望着她,丝毫挪不开眼神。

她在笑。

她是真的在笑。

所以,她其实也并不讨厌他不是吗?

否则,眼下不会眼中闪过那抹玩味的笑意。

陆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全身一轻,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像是整个人一下子都从繁冗迟疑中解脱出来。

他眼角的笑意越发明显,带着慢慢不可抑止的爱意,静静地看着她旋转。

她的举手投足,她的一言一行,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眉目轻挑的动作,都能让他的心脏为之震颤。

“我的天!”罗德用手肘碰了碰蓼思洁,“大殿下这完全是一副陷入爱河的表情嘛!”

分明是全上流社会都心知肚明的选妃舞会,这般的做派,是想让所有受邀来此的名门千金们都当陪跑的?

蓼思洁哪里还管他在说什么,恨不得双眼闪动着小星星。不管其他,光是这两个人共舞的样子,就像是一步罗曼史一样,实在是太美了。这般童话似的情景,平民女子与皇室继承人站在万众瞩目处,共舞一曲,这在帝国历史上,也从未有过!

站在他们身后的特级班学生们,一个比一个兴奋,眼睛盯着那旋转的两人,几乎动都不动。唯有晨芝梵与藴莱两人的目光,颇含玄妙。

如果说,极尽奢华的圆舞曲激发的是围观者们兴奋的目光和猎奇的心态,那么,对于坐在帘后的皇家女子们,更多的反应,便是——刺激!

“没想到,你儿子的口味这么奇特。”大王妃出身邻国铎林国宫廷,只是因为多年前两国情势微妙,甚至曾一度刀兵相见,为明哲保身,这些年都深居简出,极为低调。当年产下长公主,皇帝陛下与她也曾有过一段和谐的婚姻生活,只可惜,后来随着长公主的名声破裂,两人的关系便越发回到圆点。特别是在陆琛、陆冥两位皇子出生之后,便越发与她貌合神离。大王妃面上一直心平气和,她嫁入帝国,本就不是为了情爱,面子上维系两国和平罢了。只是,如今情势不同。陆冥已死,皇帝只剩下一个儿子。当初,她向来看不上的商人之女二王妃,如今是后宫腰杆子最硬的一个。但,那又怎样?还不是死了亲爹都找不到凶手。眼底翻过一抹鄙夷,她抬了抬袖口,轻轻遮住鼻尖,似乎觉得眼前那股商人身上的铜臭味越发重了。

二王妃冷冷地看她一眼。

皇室历来讲究身份,她本就是在大王妃之后才嫁入皇室,对方又是一国公主,自然比不得身份。如今,对方讲这话,不过是借着儿子对冷奕瑶的喜爱,讽刺她的出身罢了。这么多年,在后宫呆着,这点弦外之音,她当然听得懂。可那又怎样!她如今是后宫中唯一诞下皇子的王妃,她大王妃身份尴尬,又只有一个女儿,还是个远离权力中心的,凭什么今时今日还敢高高在上!“自然是比不得您女儿的口味,想当初……。”她唇角微动,后面的话在刹那间面上漫出冰冷神色的大王妃面前改为唇语:“您女儿可是看上了个有妇之夫。”

这事情,说大自然大。当年皇室丑闻爆发,简直在民间都传到沸腾。以至于向来偏宠长公主的皇帝差点亲手废了自己的女儿。

可后来到底是顾及自己血脉,只远远发配了边疆。时间久远,知道这事的人又有几个有胆子敢在大王妃面前嚼舌根?

长公主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听着自己被当做一个小丑,被二王妃用来羞辱父亲。手心握得死紧,滑腻铁锈的味道疯狂蔓延。她扭头,面色冰寒地打量着二王妃。

全天下的人都把她视为不洁之人,就因为她当初与有妇之夫勾搭。可她十多年前出了一场重大交通意外,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一出医院,面对的就是各方的指指点点。平日非父皇传唤,不得回帝都。这么多年,边境呆着,她以为自己早已经磨平了性子,谁知道,今天竟然会被这么个商人之女指桑骂槐!

她儿子还没有继位呢!现在就敢在这摆谱!

厉色从眼中一闪而过,她刚要站起发难,却听圆舞曲的声音正好落幕。冷奕瑶与陆琛已在舞池中央一舞结束。

随即,一个黑色的身影,飞速地走到两人中央。全场灯光聚焦,那人脸上一道铂金面具,不知为什么,竟与冷奕瑶的那面不谋而合。

“你……”陆琛眼中闪过一抹讶异,刚刚开口才说了一个字,却见那高耸的身影连看他一眼都没有,直接拉着冷奕瑶转身就走。

别说是陆琛,就连刚刚起了口角的大王妃、二王妃、长公主这边都愣住了。

谁敢在皇家舞会上这般放肆!

皇家侍卫们第一时间看向大皇子陆琛的表情,只待一声令下,立马围上。

可站在中央处的陆琛,却像是整个人一下子怔住了,什么表情都没有。刚刚脸上那么欣喜的笑容,刹那间烟消云散。整个人像是一下子陷入了一片阴影……

宾客间立马出现骚动,每个人的表情都极为诡异。

竟然当场从陆琛大皇子手中把他舞伴给抢了!

关键是,大皇子竟然没有发飙?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陆琛忽然垂下头,双手紧握,额头青筋爆出,似乎在强自压抑什么。

就连皇帝陛下都忍不住微微蹙眉,定定地看着刚刚那黑衣人拉着冷奕瑶消失的方向。

儿子的性格就算再收敛,但当着宾客的面,被人夺了舞伴,简直是奇耻大辱!

若说是其他女子也就罢了,还是冷奕瑶!为了这一支开场舞,陆琛恳求了他那么久,会这般轻易放手!

他忽然站起来,双眼睁大,愕然地看向两人消失的方位!

身着一身定制礼服的弗雷微微躬身,像是在和他打招呼一般,缓缓勾起嘴角。

这一瞬,皇帝心中豁然明朗!

是了!

这天底下,除了那个人,还有人,能在皇宫中将冷奕瑶这般理所当然地拉走。

除了他,又有谁,敢在这里如入无人之境!

皇帝忽然闭了闭眼,之前只觉得满心无奈,可如今,看到儿子的神色,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

周遭宾客的表情越发微妙……。

连陛下的神色都变得这般离奇,究竟那人是谁?

而被赫默一路牵着的冷奕瑶,跟着他的脚步迅速走到皇宫宴会厅拐角处,一个转身,竟是灯火通明,竟然直接上了二楼。

他忽然停下脚步,将她抵到一根柱子旁边。

窗帘挡住了两人的半身,只隐约露出一丝身形,若不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冷奕瑶仰头,还未说话,面上忽然一轻。赫默一手直接掀开了她的铂金面具!

“分明知道他图谋不轨,你竟然还答应他跳开场舞?”

说话间,他已摘下自己的面具。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他自高而下的俯视她,目光灼灼,像是一团燃烧的烈火。

冷奕瑶眯了眯眼,强烈的光影下,面前的男人,五官越发深邃。他的鼻尖几乎要触到自己,那眼睛里,满满地,只落下一个人的剪影。她勾唇轻笑,那道剪影似乎同样在对着她笑。

这一刻,心里有一个声音,尘埃落定。

这个男人,连一支舞都忍受不了?

“你觉得,他除了跳舞,还能做什么?”她轻笑,目光清湛,神色随意,像是个无辜的孩子,一脸清纯地问他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

堂堂皇子,众目睽睽之下,他任何,陆琛除了和她跳舞,还能干什么?

若论社交礼仪,一支舞不过是最基本的交际,开场舞又如何?皇帝陛下示意,她不过谨遵圣旨,他的脑子里又在想什么?

“你还想他干什么?”赫默发现,这女人看似清冷不知人间烟火,但随口说出一句话,分分钟能让他立马破功!

除了跳舞还不够?在他看来,她是想上天!

一秒钟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他直接扣住冷奕瑶的颈项,一个用力,直接吻上那片日思夜想的双唇!

娇嫩的,像是比她身上的这蔷薇还要可口。那么柔,那么软,轻轻含住,便再也不想松口。

冷奕瑶目光一愣,从未想到,冷静自持的赫默会在皇宫,在二楼这一处公共场所,干出这种事情。惊愕、猝不及防、匪夷所思的神情从眼前一一掠过,她还未反应过来,赫默搭在她腰上的右手轻轻一个用力,瞬间,整个人的力气都像是被他抽走。

她腰肢一软,嘴唇下意识张开。

便是这么一瞬,被他窃取先机,直接钻了进去。

原来,这么糯,这么滑,像是上天的赏赐,美好来的太过迅猛,他恨不得将冷奕瑶彻底揉进自己的身体。

纤细的手臂下意识地抵在他的胸口,试图微微拉开距离。赫默忽然想起那天自己被这样的一双手挡在墙壁上,眼底微微一沉,下一刻,直接用身体将她压在墙柱上,纹丝不动。

冷奕瑶仰头,远处看去,她身体扭成一个古怪的s形,腹部被他压住,红唇被他含着,别说是说话,就连稍微发出一丝动静,都能惊动别人。

那可是二楼必经之处!

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羞耻感,加上面前这强势的气息,冷奕瑶有那么一刹那,晕眩得反应不过来。

身上的温度被赫默带着微微上升,竟然在这室内,背后出了细细的一层汗。

她有点惊愕地发现赫默的眸色竟然越来越深,唇上的触觉像是野火一般,迅速袭遍全身!他的吻越发缠绵,像是要将她所有的温度都包裹住,指尖在她腰侧来回摩挲,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吞之入腹!

她明显地感觉到唇齿交缠间,他喉间微微的震颤。再一眨眼,他果然眉梢都在笑!

那志得意满,像是将窥视已久的宝物占为己有的狂傲,又像是终于摘下甜蜜果实的心满意足。

她面色一静,浑身一顿,下一刻,却是嫣然一笑,流光璀璨,如一抹光亮撒入苍茫大地,照亮了全世界。

赫默情不自禁地为她这一抹笑浑身一颤,下一刻,却是舌尖一痛,瞬间,有一股腥涩的味道在口中弥漫!

那种痛,并不是剧痛,特别是对于他这种久经沙场的军人而言,绝不是难以忍受的剧痛。

可他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双手微微一松,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感觉有一丝苦涩蔓延。

她不喜欢……。

不喜欢自己这般吻她?

是不是,自己太过唐突?还是,刚刚表白没有多久,就肢体接触,他在她眼里,已经被打上“性急”的标签?

赫默的心有点沉,脸上一僵,扣在她腰间的力道下意识放轻,冷奕瑶一个扭身就直接恢复了自由。

窈窕身姿,曼曼长裙,她站在那里细细地喘气,胸口起伏,越发显得艳光逼人、绝色倾城!

赫默盯着她那湿漉漉的唇角,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上前,凑近一步。

“不喜欢?”声音低沉,略带沙哑,竟是比平常的音调要低上许多。

那性感蛊惑的声音落在耳边,带着高温,似乎故意要把她烫出一份热度。

冷奕瑶撩开刚刚扭动时落下的碎发,细密的汗珠瞬间将发丝黏住,竟是平添几份野性,像是行走在雨夜的女郎,浑身散发出致命的魅惑!

赫默喉间吞咽,还未开口,冷奕瑶却已经抬头,静静地看进他的那一双眼:“信不信,下次我干脆把你绑起来,为所欲为?”

敢强吻她!

她几辈子加在一起也没被人这般壁咚过!

关键是,这人还是一声不响就直接吻过来!

事后还敢问她喜不喜欢?

冷奕瑶眼底潋滟之色一闪而过!

有本事换位!看看他被她绑起来的时候,是不是也能像现在笑得这般*!

赫默怀疑自己是耳朵有问题,又或者自己是在臆想。只是,听到她刚刚那句“我干脆把你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脑子里平白无故地出现自己被她绑在床头的情景!

刚要出声,身后二楼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优雅的钢琴声!

宴会厅的管弦乐团像是这个时候才如梦初醒——自冷小姐被那个陌生男子“掳走”之后,整个宴会厅里,竟然没有一丝声响!

这简直是他们职业生涯里最大的败笔。

所有人屏住呼吸,专心演奏,终于,音乐越发的自如流畅,节奏欢快,一如刚开始的舞会现场。

当然,如果除去那些紧盯着陆琛和皇帝陛下的宾客们,撇开那些闪动的目光,这场舞会的气氛,或许还能算得上一派优雅。

站在最中心的陆琛一动不动,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些。

肩上,却忽然一重。

“你答应过我什么?”耳边,传来父皇的声音,看似平淡,却满怀深意……。

他抬头,看向站在旁边,眼见冷奕瑶离开后,纷纷露出满意神色的名门贵女们,漠无表情。

皇帝的脸色越发难看,似乎正准备说什么。

可眼前,楼下的混乱并不在冷奕瑶的眼里。她侧着耳朵,神色微妙地顺着钢琴声,一步一步地走向二楼北侧。

终于,站在一间豪华房间的门口,“嘭”——地一声推开大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