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谁人敢动/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像是孤独的灵魂在歌唱,那个人,坐在窗前,身前是一架特级定制的白色纯手工钢琴,背后,是一片广袤浩瀚星辰。

月亮挂在远处,如茫茫背影,落在眼前,一片皎洁。

一身银白色的燕尾服,将他的身影越发衬托得挺拔高轩,像是游离于人世之外的一道幻影,触不可及。

大门被迎面推开的刹那,偌大的声音在这豪华房间回荡开来,他似乎微微一愣,抬头,看向门口。

冷奕瑶与他目光交汇的刹那,m霍然一笑,若流光一闪。

指尖,音色却是越发的行云流水,那节奏分明是皇家圆舞曲,可在他的指下,却绚烂得犹如璀璨星河,炫耀夺目。

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他望着她,慢慢勾唇。

银色的头发,距离上一次离开,竟长出了些许,落在肩颈处,与那面具相得益彰。

月光下,他的皮肤越发白得不似凡人,像是连血液的流动都能透过那层皮肤看得一清二楚。

钢琴的声音温柔多情,与他脸上的笑容如出一辙。

只是,冷奕瑶却觉得,那看似皎洁的月色,真正触及了,才会发现,实则一片鬼火!

在燃烧、在奔腾、在喧嚣直上!

她从来没有看过m的脸上,露出那样的神色。一边清冷,一边如魔似幻!

这一趟远行,大抵他终于寻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她垂下眼帘,忽然一笑。

眸色变化莫测,像是一杯烈酒,幻化出无边魅力。

m静静地望着她,忍不住叹息。

这样的女子,竟只有十七岁,七窍琉璃心,聪明绝顶,何人可及?

指尖的风格忽而一转,竟半路直接换了一首轻快的曲子。

楼底下刚刚才缓过神的管弦乐团瞬间一乱,慌手慌脚地左顾右盼,只能跟着钢琴乐声改动配乐。一时间,整个宴会厅都陷入了一阵细微的骚动。

冷奕瑶往前走了一步,m侧头,却静静地看向她身后的人。

赫默站在那里,冰凉地看着房间的一切,像是在他目光望过来的那一瞬,心脏就已经被他扣在手边。

那种震慑感,莫说今天受邀的任何宾客,便是楼底下那位在皇位上屹立了数十年的皇帝陛下,亦无法与之匹敌。

那双漆黑的眼,似乎漠然不带一丝情绪,任何外界的是非落在他的眼底,瞬间便被埋葬,激不起一丝涟漪。

他无需露出脸庞,真是,连一个神色都无需惊动,只是站在那里,便已王者天下!

就在那一瞬,m几乎福灵心至,瞬间了然。

原来,这便是当初他与冷奕瑶在d城一片夜色中咖啡店里邂逅的源头,那位当初莅临d城,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的顶级人物!

赫默就着夜色,静静地看着眼前那双手在琴键上越发悠然的男子。

在这间华贵的房间里,无论任何奢靡的装饰,落在对方的面前,都像是明珠蒙尘,瞬间被掩去的光辉。

那一头银色发丝,在光影下,越发灼眼,即便是黑夜,亦不住他眼眸的银色光辉。

当指尖的音色越发迅猛,他仰头,像是被刻入画壁上的一副剪影,流光溢彩、宛若传奇。

已有多少年,再没见过这样的容色?

赫默忽然垂头,轻轻一笑。下一刻,瞬间将冷奕瑶搂入怀中。

温润的身体没有推拒,柔软安逸,似乎已经习惯倚在他怀里的温度。

他轻轻垂头,忍不住凑近她的耳畔,奢靡的味道在这间屋子里瞬间散开。

m静静地看了一眼,倏然,指尖漏掉一个节拍。

下一刻,却已经恢复往昔,面上一如既往,无动于衷。

冷奕瑶的睫毛如羽翼般,轻轻一颤,似乎在轻笑,又似乎在无奈。“需要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吗?”

能在皇家举办的假面舞会上,这般高调将她截走,却没被皇帝追究的人,怕是不用介绍,m此刻也已经心底一片了然。至于赫默……。她轻笑,这世上可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赫默静静地看了一眼她眼底的打趣,指尖慢条斯理地落在她的锁骨处,那性感的弧度,再往下一点,却已经被一片蔷薇色掩盖。

他低头,忍不住轻笑。

银发银眸,浮生若梦,他有多少年未曾见过这般的景象……。

忽然,楼梯处传来一阵混乱匆忙的脚步声。

显然,对于影响一楼宴会厅的“不速之客”,皇家侍卫们绝不会坐视不理。

十六个身着皇家侍卫服装的高手堪堪顺着钢琴声赶到门口,只见刚刚从舞厅中央处消失的冷奕瑶和另一个神秘黑衣男子站在中央,挡住了钢琴的位置。

顾不得丝毫眼前的情况,他们绕过冷奕瑶和赫默,就要往前冲去,一句“不许弹琴!”的喝令还未出口,却见钢琴椅前,空空荡荡,唯有被晚风吹起的纱幔在微微荡漾,划过那冰冷的钢琴,一片寂静!

所有侍卫目瞪口呆,像是怎么也无法相信,上一刻,还在奏响音乐的钢琴,这一瞬,竟然没有任何人影。

下意识地冲到落地窗前,往下看去,外面正是红毯对着的皇宫入口,警戒分明,毫无任何踪迹。

简直就像是碰到了鬼影,连一个身形都不曾露出,那又会是谁在奏起那一支圆舞曲?

侍卫官们面面相觑,转身,狐疑的视线落在冷奕瑶和赫默身上。

只可惜,目光堪堪触及赫默,便被他周身的气势所慑,何曾敢多言半句?

冷奕瑶扭头,瞥了一眼空空荡荡的房间,若不是亲眼所见,刚刚m的出现简直就像是幻影一现。

她低笑,这次,他身后再没有了那数个纹着蝎子纹身的人影,是销声匿迹了,还是被他彻底抹杀了?

抬头,看向赫默那双闪耀的星眸,她忽然觉得,此番越发有意思了。

“冷小姐。”站在一众侍卫最前面的人,沉吟良久,鼓足勇气,“殿下还在楼下等您,是否与我们一起下去?”

皇宫内外,何人不知,为了这一场选妃晚会,陆琛殿下花费了多少心思。开场舞刚刚落幕,便被人抢走了舞伴,这种事情,帝国皇室自成立以来,还从未发生。

那可是陆琛殿下内定的王妃人选!

一众侍卫官面色忐忑地望向冷奕瑶,神色不知不觉间变得极为恭敬。

冷奕瑶侧了侧身,并未说话,只因,怀抱越发收紧,某人的手扣在她的腰间,连髌骨都与他贴合在一起。走?没问题!被他抱起来走还差不多。

果然,下一刻,在所有侍卫官目瞪口呆的神色下,赫默像是轻轻撩起一片雪花似的,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朝着楼梯处,一步一步走去。

这,这,这是要抱着冷小姐下去见殿下?

侍卫长们吓得脸都白了!

别说这男人身份到底是谁,如果冷小姐真的这样下去,皇室的脸面还要不要?陛下的脸面还要不要?楼底下,此刻站着的,可是帝都上下最顶级的豪门贵族啊!

“慢,慢着……。”打头的侍卫刚说出这三个字,赫默一个转身,冰寒的星眸落在他脸上的那一刹那,那人只觉得自己被人在心口处割了一刀,坠入冰窟。

“这,这怎么办啊!”慌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那人才如梦初醒,吓得背后一阵冷汗。

在顾不上其他,拉着一个年轻的侍卫吩咐道:“赶紧去找鲁侍卫长,向他汇报情况!”身为皇帝陛下的第一侍卫长,今晚竟然全程看不到行踪,分明是鲁侍卫长负责今天所有的安全保障。带头的侍卫一脸复杂,只来得及叮嘱这么一句,就已经腾腾腾地跟着下楼,赶紧朝着冷奕瑶她们的方向跑去。

千般准备,没曾想,竟然会有这样的宾客出现!

十六名侍卫官在楼上的时候还能自如行动,可到了人头攒动的一楼宴会厅,瞬间被没入人海,别说大小声说话,便是脚下都走得极为谨慎,深怕一个不小心,引发更大的骚动。

而弗雷,此刻,震惊地望着,像是劈开人海,一步一步走来的元帅殿下,还有他怀中紧紧抱着的冷奕瑶,一口气吊在半空,差点没有吐出来。

这,这是什么情况?

公然打脸?

公主抱是什么意思?

当着陆琛殿下和皇帝陛下的面,将冷奕瑶慢慢抱到舞厅正中央,缓缓将她耳边的碎发勾起,轻轻环住她的腰肢,是什么意思?

这厢,管弦乐队所有成员都吓傻了。

刚刚钢琴的声音倏然一顿,他们还在意外,现在,这一对“璧人”站在刚刚殿下起舞的位置,是准备在原来的位置,换一个男主人,重新再来一场领舞?

莫说是他们,就连皇帝都表情诡异起来。这么多年,虽然赫默从来不待见皇室,但正规场合,总还算是给他们留下余地,可今天,却完全不是这个意思。难道,真如当初弗雷来说的一般,冷奕瑶对于元帅而言,非同一般?

皇帝的神色微微一凝,却见自己旁边的儿子满脸的苍白,一时间,心头微涩。

陆琛站在皇帝身边,就这么近距离地望着冷奕瑶。分明,只要向前两步,就已经触手可及,为什么,却觉得这般遥远?

明明当初,是他和冷奕瑶一起来的帝都,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她却是在那个人的怀中!

四周所有的宾客,只觉得,今晚哪里是皇家举办的舞会,简直是一声视听盛宴!还是做梦都觉得不可思议的那种!

这黑衣男子何止是在打陆琛殿下的脸,简直是把这个皇室尊严都踩在脚下。

关键是……。

下一刻,从王座上走下来的皇帝陛下,竟然没有勃然大怒,更没有大手一挥,直接让皇家侍卫官们将这一对男女拉出去。

他缓慢的走下黄金阶,像是整个人的动作都微微有些凝固。

良久,抬头,静静地看向黑衣人。

那一张铂金面具,将他所有的神色与容貌都全部敛去,可皇帝却忽然温和一笑,在众人惊愕讶异中,竟是微微屈身,朝着那黑衣人伸手,行社交礼。

这,这是何等的纡尊降贵!匪夷所思!

可就在这一瞬,却见那黑衣人右手轻轻一摆,竟然拒绝了皇帝陛下的握手,直接朝管弦乐队看了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这群乐队成员被那一眼掠过,下意识地就抬起手中的乐器,想都没想,直接奏起了乐曲。

果然!

弗雷静静地望着全场悚然的静默,微微勾起嘴角,轻轻一笑。

元帅大人,你果真是来踢场的……。

音乐奏起,四周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所有人瞪大了双眼,早已忘记了礼仪,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那两人,在这皇室宴会厅,盘旋起舞!

晶莹剔透的水晶吊灯闪烁钻石一般的光辉,名贵娇艳的鲜花缀在四周,华丽炫目的礼服,蔷薇与黑色融为一体,那两个人,旋转、悠扬、转身、合二为一,每一个动作,矜持与高贵、典雅与蛊惑,分明那么矛盾,却奇异的融为一体。这一切都像梦境一样感到神秘而新奇,却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陆琛就像是个路人一般,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瞬,失魂落魄,眼中的神采尽数敛去……。

原来,心心念念了这么久,最后,到底不过付诸东流……。

身旁的皇帝,忽然静静地扣住他的手臂。

陆琛看去,父皇脸上一片冷静,仿佛平静无波,与往常别无二致,只有他明白,扣在他手臂上的力道有多么重,重若千钧!

冷奕瑶随着赫默一道起舞,她的身高远逊于赫默,但当她随着音乐摆动的时候,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顺着她那略微湿润的红唇,竟是一个都转不开眼神。

原来,有一种人,无论眼前是天崩地裂还是变幻风云,于她而言,不过是过眼云烟。

她不将任何人看在眼底,亦没有把别人的反应放在心上。

在她看来,既然跳了,便索性跳个恣意!

赫默眼底闪过一串笑意。

脚下的舞步越发流畅自如,顺着她的旋转,将她掬在手心。

这个女人,无所谓世俗,无所谓场面。不论任何的环境失控,在她眼中,似乎从来掀不起涟漪。

裙摆荡漾,若一朵朵娇艳的玫瑰,绽放眼前。芬芳扑鼻,美到令人窒息。

如果说,刚刚还有人觉得,冷奕瑶和陆琛殿下的那一曲宛若童话故事,令人憧憬向往,那么这一刻,骇然惊吓已不足以表达他们此刻的心情!

在场的,不是继承百年世家的豪门,便是背景深厚的名门,哪个不是人精?

能让皇帝陛下微微屈身做出那般礼节的人,整个帝国上下,除了元帅赫默,还能有谁!

那个女子,怕是拯救了整个星系,才能被陆琛殿下这般深深爱恋,却被从不近女色的元帅当众抢走,这般搂在怀中!

什么叫激动到无以言表?

眼下,蓼思洁就是!

这简直是满足了世界上所有女人的最终幻想!

她死死地扣住罗德的手臂,几乎失声:“天!我看到了什么!我感觉我都要呼吸不上来了!”

罗德还在震惊于那个黑衣人竟然会是元帅的真相,晕晕乎乎地听到蓼思洁的这一声,一扭头,得,全特级班所有的女生眼里都闪着璀璨星光,简直要现场演绎一场星星之火!

这哪里是一场邀舞,简直是浪漫到要命!

谁说元帅大人不解风情,分明分分钟能让人羡慕至死!

“你同学似乎对你挺关心?”赫默抽空,看了一眼目光最炙热的方位,发现了上次在港湾晚会上的几张熟悉面孔,忍不住淡淡一笑。

冷奕瑶挑眉,轻轻摇头:“不,不是关心我,而是对你,充满兴致!”

赫默脸上的表情倏然一黑。若不是被面具挡着,怕是全场的宾客,没有几个人能招架这样的气场全开!

对他,充满兴致?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顺耳,像是他是被人盯住的猎物?

低低的笑声忽然从耳边散开。

赫默低头,看向她巧笑嫣然的脸颊,心底像是被揉成一团,哪里还来得及生出怒气?

这个人,十七岁的年龄,万般的风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挪不开眼?

他已经不太记得了。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恨不得紧紧攥住她的手,将她桎梏在自己身边。手心的滑腻,眼前的眉眼,他不想放手,也不准备放手!

纵使皇室拿她当准王妃又如何?

他看上的女人,这天底下,谁人敢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