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一片漆黑/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默的身形高大挺拔,冷奕瑶却是纤细修长,两人的配合丝毫看不出是第一次共舞,反倒更像是给人一种余韵悠长的感觉。

皇帝陛下面无表情,只在无人看见处,深深地扣在陆琛的手上,不知道是在压抑怒气,还是按住陆琛,防止他冲动。

陆琛站在一旁,深深、深深地看着冷奕瑶在赫默的怀中聘婷转身,裙角飞舞,像是越发离他遥远。

皇宫中,最受瞩目的两位皇家成员这般失态,在座的一干女眷神色自然好不到哪去。

哪怕二王妃与大王妃刚刚才起了口舌,但现在看到因为一个女人,自家皇室的脸面都被人踩到脚下了,哪里还能兴平气和。

二王妃腾地一下站起来,自己的儿子自己最心疼,她何曾看过陆琛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眼里简直一丝神采都看不到。

刚想走出帘幕,却被一声嘲弄声扯住脚步:“二王妃,别怪我没提醒你。儿媳妇选谁不好,偏偏找了这么个特殊的角色。撇开身份不说,光是那位黑衣人,你得罪的起?”

长公主淡淡地交叠双腿,从侍从手中接过一杯葡萄酒,晃悠悠地置于鼻尖,轻轻品尝,目光的轻嘲令二王妃的脸色倏然一青。

大王妃坐在中央,置若罔闻,像是对于这个女儿的言行已经放弃了教导的念头。

扭曲、愤怒、屈辱、愤恨、无可奈何……。

这些神情一一从二王妃的脸上闪过。

她自然明白,赫默的身份贵不可言,否则,自己的丈夫断不会忍耐至斯。可那是她的儿子,她那从来骄傲得不愿意低头的儿子!正是因为她清楚陆琛对冷奕瑶的一往情深,她才更不能容忍眼前的这一切。

那个男人,站在皇家的场地,立在陆琛的面前,与冷奕瑶共舞,在全帝都最尊贵的客人面前,不动声色、宣告主权。

她的父亲才刚去世,但这不代表,她要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受辱。

“我劝你,别在这样的场合弄得大家都下不了台。”眼见二王妃的目光越发难耐,大王妃用丝帕捂住嘴角,几不可闻地吐出这一句。

在她看来,商人出生,难登大雅之堂。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二王妃渐渐的长了点脑子,谁知道,一遇事情,还是这般慌张慌乱。

今天是假面舞会,元帅本就收到请帖,历年不参加,不代表今年也不参加。他没有脱下面具,是给皇室留下的最后一点脸面。否则,当众夺下陆琛的舞伴,谁又敢耐他何?

她如果非要上赶着去找晦气,当真以为那位帝国第一将帅是吃素的?自己亲手统一的军界,说清洗便清洗,血染南北、毫不留情,她当对方是谁,竟会给她一个小小王妃难住!

二王妃脸上倏然一白,那是一种由然灰败的惨淡。

她何尝不清楚?即便是再孤陋寡闻,那位的手段如何,整个帝国谁人不知?

下一刻,她颓然跌坐在椅子上,脸上一片抑郁。

唯有长公主,淡然一笑。这位二王妃,心太大,也太野。以为如今皇子只有陆琛一个,便把握十足?

她眼睛望向站在不远处的大伯父和三皇叔,眼底闪过一抹寒凉。这场看似浪漫至极的舞会,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何必心急?

玩味的目光掠到那一曲结束的男女身上,赫默此人太过敏锐,她不敢多看,只是望着那年纪轻轻的小姑娘,长公主的脸上微微闪过一抹深意。总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

身边的女侍,惊愕的发现主子的眉头迅速皱起,吓得手脚一慌,伏地而跪,浑身冷汗津津。

二王妃抬头,看到那女侍瑟瑟发抖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讥讽。都已经是被皇室排除在权利中心之外的人了,还天天摆那么大的谱子,深怕别人不知道她出生高贵,当年却“自甘下贱”吗?

“跪什么跪!”长公主心烦意乱,一脚踢开女侍,只觉得头顶针扎般的疼。最近几年,头疼症是越来越厉害,找了世界各国许多名医都没有什么用,这次若有机会,还是找父皇的御医看看吧。一边蹙眉,一边轻轻地揉着太阳穴,她却没注意大王妃略带担忧的神色。

她们母女间因为当初的“丑闻”,关系疏远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本就身份尴尬,算是“和亲公主”的大王妃因为这个女儿,简直要被钉死在耻辱柱上,好在她背后的娘家足够强大,除非两国是准备撕破脸,否则,谁能真的把她赶下第一王妃的位置。只是,到底母女俩伤了和气,等长公主再抬头,大王妃已经恢复往日漠然常态。

这时,冷奕瑶与赫默的一曲终了,看出门道的宾客们到底还是顾忌着皇室的脸面,仅仅是轻轻地鼓着掌。

藴莱神色微妙地看向赫默,他是真的被眼前这番不按常理出牌弄得有点神色莫名。当初,赫默派了一支近卫兵团给冷奕瑶,陪侍左右,为她d城之行撑腰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非常过了,如今这是完全超脱他想象了!这简直是向贵族豪门们昭告,这个女人,是他的,独一无二,无人可动!

“你今天是铁了心要我把标记到你名下?”冷奕瑶起身,淡淡地睨赫默一眼,这人最近的行踪想法简直诡异。分明提前一天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明确了不来,结果一转头,人不仅来了,还这般高调!

“标记?”赫默看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挺喜欢这个词:“那你愿不愿意?”

愿不愿意?

冷奕瑶玩味着这么短短的四个字,轻轻一笑。壁咚强吻在先,不经她同意高调标记在后,呵呵,不急,她会找个时间好好地让他明白,她的态度到底为何。

两人目光对视间,一个俏丽的身影忽然匆匆跑到冷奕瑶面前。

“你!”小公主一头海藻似的长发,今天被高高梳起,发髻边别着一颗宝石,只是眼前宝石的亮泽都比不上她眼底的熠熠生辉,那不是高兴的,而是气愤至极的光芒——你怎么能穿着皇兄送你的礼服,让他在这么多宾客面前丢脸!她原本想把这句话说完,只可惜,看到冷奕瑶转过来的那张脸,以及她身后那个黑衣人漠然的眼神,忽然一僵,竟然没有勇气说下去。只是,那鼓起来的脸色和泛白的嘴角,却显示了她现在的心情。

冷奕瑶看她一眼,这个小姑娘,大约是整个皇室里最后一抹清流。正是因为生来就是公主,作为最小的女孩,母亲身份并不显贵于她而言却是一种天然的保护凭仗。她不用担心谁来继承大统,因为,那天生与她无关。最上面的一个姐姐,无论是当年风光无限时,还是被人痛骂自甘堕落时,都已经掩盖住了她所有的光芒。可以说,她是一个在自己兄长姐姐光辉下显得最不起眼的皇族血脉。但也正因为这样,她的成长才能真正算得上自由些。她是现场唯一为自己的哥哥还保有血性的人。哪怕全体宾客都已经隐约猜出赫默的身份,但唯有她,也仅有她,敢上前开口说话。

“不得无礼!”陆琛醒过神,微微挣脱了父皇的桎梏,快步走到小公主身边,脸上已经收起刚刚的失魂落魄。抬头,对上冷奕瑶和赫默,良久,微微一笑,“抱歉,我妹妹被我宠坏了。”

全场忽然一静。

谁都在观摩这场大戏。

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分明被抢了心仪的姑娘,却不能以势压人,相反,倒要给对方赔礼道歉。这事情,落在谁的身上,都像是荒谬至极,但,落在赫默的身上,一切又顺理成章。

憋屈?

自然是憋屈。但是,在绝对的权利面前,谁都不能当自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拥有任性的权利。

当初,陆琛被冤枉成杀害陆冥的凶手,第一时间赶往d城,为的不就是寻求赫默的帮助?

这世上,权势真如一把双刃剑。当他寻求帮助的时候,恨不得对方依靠积威帮他平反,可当双方情势对调,对于赫默的地位,他却只能隐忍不发。

“皇兄。”小公主觉得委屈,并不是为了自己仗义执言得不到伸张,而是因为皇兄竟然要因为自己低头。

一时间,眼泪水都含在眼眶里,楚楚可怜。

“啧啧啧。”宾客那边已经有人摇头晃脑,一脸不忍直视。天之骄女呢,到了元帅面前,照样无法挺胸做人,何其可怜。虽说如今皇位还未继承,大皇子与元帅之间压根无法平等对话,可看着这场景,依旧还是忍不住唏嘘不已。

“你少幸灾乐祸。”旁边的同伴抵了咋舌叹息的人一下。历来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这样的两男争一女的画面太恐怖,还是少看微妙。她从长长的自助餐上取了一个餐盘,一边挑选着菜肴,一边借以躲开纷争。

走到正中央的水果处,看到新鲜的车厘子,正准备取来一些,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

她本就穿着长裙,一时间跌在地上,狼狈不已。

旁边几个熟人立刻好笑地要将她拉起,正准备损她几句,却见她瞳孔放大、瞪着双目,紧紧地盯着刚刚绊倒她的地方,失神惊叫:“啊!”

声音凄厉癫狂,像是被人抵住了声带,尖利、刺耳、癫狂!

搀扶她的几个人表情一愣,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瞬间,脸上的表情像是被冻住,僵在那里,眼珠子盯着桌底下露出的那一截手腕,整个人瑟瑟发抖、心口发凉——

“吵什么!”陆琛回身,一声高呵,目光镇定,几乎是瞬间将全场的骚动按下。

原本准备说话的皇帝陛下,只觉得心中一定,眼底微微一暖。虽然今天被赫默的突然出现弄得猝不及防,好在,陆琛并没有让他失望。

到底是长进了!他徐徐吐出一口气。

哪怕明面上处于劣势,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沉溺于其中,无法迈开前进的步子。

眼下就很好,再难看的局面都能把握本心。

这就好!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能稳住局势,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心思一定,皇帝决定放手交由陆琛处理眼前的情况,只朝着身后的皇家侍卫官使了个眼神,让他们上前跟在陆琛的身后。

冷奕瑶侧头,看向那尖叫的位置,是在餐桌后方,挺隐蔽的方向。看样子,似乎是一个名媛在用餐盘取水果的时候,发出的尖叫。旁边其余人的脸色,也是青白交错!只有那一片方位的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其余人皆是一个个脸上充满惊色,面露好奇。

她和赫默毕竟是“客”,不方便反客为主,于是,站在原地,等陆琛行动。

果然,陆琛顺着餐桌走去,皇家侍卫们率先团团将餐桌四周围住。

那女子簌簌落泪、瑟瑟发抖,指着地上的那一截手腕,语不成调:“他,他绊倒……。绊倒的我。”

陆琛看着地上那明显是男人的手腕,手指蜷缩,紧紧握成一团,一点反应都没有地摊在那里。瞬间,一抹不祥的预感从心头窜过……。

他摆了摆手,皇家侍卫们迅速将那片区域清空,把那跌在地上的名媛拉到后面。

陆琛在众人惊愕中,缓缓低身,大手一挥,瞬间拂开桌布。

“啊!”

疯狂的尖叫此起彼伏,女人们下意识扭过头去,男人们的眼色仓皇,有人竟然晕倒在地,人事不知。

陆琛紧紧盯着桌布下的人,倏然起身,神色前所未有的难看!

堂堂皇室宴会,竟然有人被埋尸桌下!

最关键的是,这具尸体竟还是负责全场安保的皇帝陛下第一近侍——鲁侍卫长!

当所有人看清了死者的面孔,哪里还保持得住镇定。这可是在皇室的宴会厅,皇家侍卫长竟然被当场谋杀!

“有刺客!”当有人把这一句话吼出来的时候,皇家侍卫们瞬间将皇帝陛下与陆琛团团护住,其余宾客哪里还保持得了上流名门的高雅尊贵,一时间,推搡拥挤、惶恐失措、疯狂逃命。

偌大的宴会厅,上一刻还衣香鬓影、极致奢华,这一瞬便是人间炼狱、鬼哭狼嚎!

“肃静!”陆琛面色一寒,无论凶手是谁,引起恐慌是这场“谋杀藏尸”的真正目标,他决不允许对方达成。他说完那两字,倏然从侍卫官手中接过一把枪,举高射击!

“嘭——嘭——”两声枪响,瞬间将奔跑的人群惊住。转身,看到陆琛那张冷凝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心底一寒。

“所有人,待在原地不许动!”陆琛面色沉静地扫视众人。

眼见有人脸上露出愤恨不满的表情,他低头冷笑,徐徐开口,却是将所有人的表情瞬间炸得支离破碎——“凶手很可能就藏在你们之中。”

这一句话犹如惊天霹雳,吓得众人魂不附体。

谁还敢轻举妄动?万一落单,被有人心利用,诬陷栽赃,简直是分分钟送命的节奏!

陆琛转头,忽然直直地看向父亲。

高居王位多年,早已练就了泰然自若的癖性,但这一刻,亲眼看见地上那具尸体,他的脸色依旧难看至极!

陆琛眼底划过一道冰冷,鲁侍卫长是父亲多年的亲信,自继位之后就一直随侍左右的。

离奇暴毙,是因为身为父皇的亲信,还是当初由他负责皇家机场的事情?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初自己越过重重阻碍,从d城回帝都,冲向父皇寝室的时候,被他拦住。无论自己如何软硬兼施,对方都不松口。直到自己彻底沉下了脸,他才咳嗽一声,见风使舵:“殿下信我,有什么事,这几天之内都别急。陛下现在不愿意见任何人肯定有他的原因。您要是愿意,不如走之前给我留张字条。”

鲁侍卫长当着他的面接过纸条,恭送他离开。却并不知道,他虽然转身走了,站在拐角处,垂眉顺眼的门卫从始至终都是他母妃的眼线。对方亲眼所见,鲁侍卫长并没有进入父皇寝宫,更何谈转交纸条给父皇。

当初,调查他外公“意外”身亡的时候也是万般沉默,直到避无可避,才将调查的隐情一一隐晦透出。

他,究竟是父皇真正的死忠,还是,因为立场不够坚定,两边不得讨好,才落得这般下场?

陆琛环视四周,眼神忽然一片漆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