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皇位由来/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咳咳——”皇帝本人强自压下唇边的咳嗽,抬头,看向虎狼一样的兄弟二人,冷冷一笑:“我倒不知道,你们这么多年存着这么多的怨气,积累到今天才爆发出来,很不容易吧。”

四周顿时静若寒蝉。

无论如何,两位大公当着众多宾客的面忽然发难,无论事情真相如何,都属于“落井下石”。毕竟,今晚,是皇室举办的假面舞会,本为平息近来皇室的内乱传闻,谁曾想,反倒是越挖越深,反倒勾出往日离奇“事故”。

“我们也不想,可惜,陆琛一发现你侍卫长死了,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我,你让我如何不心寒?”陆韫大公拍拍双手,表情阴森地看向陆琛和他背后的小公主。“这么多年来,我为皇室鞠躬尽瘁,不过是死了个奴仆,他就把这些矛头直接对上我这个大伯,我倒是想问问,他心里要不是没鬼,为什么不经过调查就信口雌黄!”

大意了!

陆琛双手紧握,青筋暴露,倒是忘了他这位大伯会拿这个做借口。分明,已经露出了狐狸尾巴,可巧言令色之下,不少宾客的脸色已经越发迷惑。

这世上,本就是胜者为王。鲁侍卫长还没来得及公布当初调查出来皇家机场事故的种种线索前就死了,那些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没有绝对的证据,在这些人的眼里,只会是避无可避、转移注意力,甚至有故意泼脏水的嫌疑。

“二哥,”陆衝大公微微一笑,眼神却像是毒蛇一样盯着皇帝那漆黑的脸色:“不论如何,我和大哥毕竟和陆琛的长辈。他这样做,哪里有皇家继承人的气度。算起来,陆冥可是比他强多了。可惜,英年早逝。”最后四个字,他说得慢条斯理、别有用心。

果然,皇室那边,其他成员的神色越发狐疑。

前段时间,因为皇帝的偏颇,加上陆琛的逐步改变,渐渐的,大多数人已经接受了二皇子的死,甚至隐约期待起来,大皇子或许以后会比陆冥殿下更为优秀。如今,两位大公“揭穿”当年旧事,再提陆琛殿下不顾亲情,连调查都没有,就当庭质问伯父侍卫长的死因,如果不是年少轻狂,便是有心栽赃!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令人失望,更别说,到现在,陆冥皇子的死因都不明不白,嫌疑最大的大皇子亦没有有力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你!”皇帝眼眶一下厉色一闪,刚要开口,忽然面前一阵漆黑!晕眩来的猝不及防,他身子一晃,摇摇欲坠,整个人眼看就要往地上倒地!

冷奕瑶叹息一声,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稳稳地托住皇帝是手腕,远处看去,她一身黑与红,竟是别样的耀眼。

皇帝陛下,只感觉到一只柔嫩是右手搭在自己的身侧,看似轻盈,却十足强劲,竟然稳稳托住他的身体,将他扶住。

他只来得及看她一眼侧脸,细腻柔美、宛若空谷幽兰,美得不染半丝尘俗。下一刻,他被喉咙处溢出的疼痛拉开了所有精神,沉沉地闭着眼,抵抗胸腔那股即将咳裂的灼痛。

面对质问的两位大公,面对所有旁观的皇室成员,冷奕瑶站在那里,从容妩媚、目下无尘,像是悲悯天人,立在那里,将皇帝的一举一动全部扶住。

这一瞬,所有人像是如梦初醒,忽然记起她的存在——以后,她背后的那位铂金面具的主人。

陆琛眼看着父亲神色不对,嘴唇微微发白,忽然想起前段时间他的闭宫,惊觉并不仅仅是为了隔绝外界的嘈杂,怕是病情绝非想象中那般简单。心中一片火烧火燎,却极力镇定:“皇家侍卫何在!”

一直沉默到近乎没有存在感的众多皇家侍卫下意识地挺直腰杆,面容一肃:“在!”

“宣御医!”陆琛回头看了一眼冷奕瑶,心中一缓,面色恢复平常:“将宴会厅的所有入口全部围住,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

话音一落,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混乱!

分明是来参加选妃舞会,却莫名其妙地被牵扯入皇家秘辛,如今竟然连人身自由都要被控制?

所有名门权贵皆露出一脸愤慨的模样。

藴莱站在人群中央,忽然淡淡一笑。

陆琛还不算太傻。若是任由眼前的宾客离开,不用到明天,皇帝陛下的皇位来路不正的“新闻”会立马插上翅膀飞到帝国的大街小巷。到那个时候,再想着控制舆论,简直是难于登天!

除了藴莱,亦有不少明眼人,回过神来。今晚,他们的这些宾客,怕是成了皇家倾轧的见证人,当然,亦可以换句话说,是皇家内斗的工具。

皇帝与陆琛若是没办法安然渡过今晚,怕是以后,这个皇位便要真的易主了。

一时间,风声鹤唳,女眷那边惊愕恐惧的情绪像是传染病一样,疯狂蔓延。

冷奕瑶随意看了一眼四周的奢华,分明上一刻还是衣香鬓影,现在却是惶恐不安。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怎么?想要封锁现场?还没当皇帝呢,你在我们面前也敢这样大呼小叫!”两位大公面色一沉,站到陆琛面前,忽然冷笑连连。

身为长辈,赫默在没有正式登基之前,的确不该这般不给他们面子,更何况,他背后还背着可能弑弟的罪名,和他的父皇,一模一样……

小公主被眼前的情势吓得已经一个哆嗦,目光惶恐,哆哆嗦嗦地开始瑟瑟发抖。

陆琛刚准备开口,不想,背后却忽然传来冷奕瑶那特有的凉薄声音:“我说,尸首躺在那,不应该是先查查谁是凶手吗?什么时候,话题忽然跑偏了?”

所有人顿时惊觉!

是啊,分明是鲁侍卫长不知不觉地包庇身亡,为什么,话题突然扯到了当年四皇子的死因,和皇帝陛下的皇位由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