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和你聊天/顶级豪门:重生腹黑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陛下设了这一场局中局,下一步准备怎么做?你可知道?”冷奕瑶见他瞳孔里一阵刀剑密布般的森冷冰凉,耸了耸肩,轻轻一笑。那表情,不像是看穿了今晚所有谋杀栽赃的真相,反倒是在和一个孩子分析一道方程式的解法一样。

陆琛霍然抬头看向她。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她对死亡,似乎从来并不敬畏。分明才十七岁,她究竟经历过什么样的过往,才能对这样的谋杀视若无睹?

翟穆从头到尾,将冷奕瑶的短短几句话连在一起,也已经拼出了今晚蒙面舞会背后的杀机,一边是惊愕于她的敏锐,另一方面,实在猜测不出皇帝这是什么打算?自己把皇室内部的肮脏浓脓爆出来岂不是在自己打脸?

一时间,除了远处的电闪雷鸣,整个灯塔下,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就像是在海面上翻滚的巨轮,没有了方向,照样迷惘漂泊。

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从旁驶过,大约是没想到这种恶劣的天气,竟然有人会在这里“聊天”,车子主人降下了车后窗,看了一眼灯塔,却见冷奕瑶和自己那位弟弟站在一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刚离开的时候,她就被大王妃冷冷地睨了一眼,如今,只想赶紧离开这么个晦气的地方。

她当时也不过是和鲁侍卫长随意聊了几乎皇室最近的动向,对于自己弟弟最近沉迷的这个女孩,多看了两眼,谁知道竟然还会被监控摄像录下来。偏深,在外人看来,她一个远离权势中心的长公主一回宫就和皇帝身边的第一侍卫长牵扯,必有所图。这个锅,背得莫名其妙,偏偏如今已死无对证,她找谁去验明真相!

冷冷地看了冷奕瑶一眼,只觉得这人压根是个祸水,懒得在这多待一秒,她直接升起车后窗,吩咐司机离开。

漆黑的月夜里,冷奕瑶饶有趣味地看了那辆黑色轿车迅速驶离,转身,对面色越发难看的陆琛淡淡一笑:“长公主,真的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陆琛愕然,一时间,不知道她这话是正话反说,还是反话正说,真的是一点都听不出褒贬的意思。但想到晚上长姐几乎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忍不住嗤笑一声。

“我们关系一般。”又不是同一个母亲出生的,这么多年来大王妃都是连眼角都看不上自己母妃的,她早年受宠的时候,自己还未出生。等她被打发到边疆去了,这么多年来,也唯有皇家盛会,一年最多也就见上那么一两次,说关系一般都已经是很客气的。不过是血缘上的亲人罢了。

冷奕瑶看他唇边那抹疏离的笑容,淡淡勾了勾唇:“你信不信,事情,远没有结束!”

陆琛目光一惊,冷奕瑶那略带玩味的声音,在风口浪尖中,越发带出一抹诡异戏弄的味道,撩拨着人心底里最阴暗的一面。“什么意思?”他下意识追问道。

“今晚把政界的人请来调查侍卫长的死因,是因为你那两位叔伯认定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父皇呢?他顺势而下,却让人查不到任何线索,于是,今晚鲁侍卫长的死成为一个谜题,就此不了了之?”肯牺牲自己这么多年的亲信,动的是破釜沉舟的心!

为什么会做到如此的地步?

她目光幽幽地看着眼前人。

为继承人这般铺路,不惜亲手废掉自己的左膀右臂,皇帝陛下,怕是真的要油尽灯枯了!

陆琛一颤,浑身像是被人点燃了一样,撕心裂肺的疼。冷奕瑶说的没错!

鲁侍卫长的死,绝不是结束,父皇一定会把“证据”名正言顺地落在两位叔伯身上,让他们在全帝国面前都毫无翻身之力,扫清他登基的障碍!唯有此,皇位才不会旁落到别人手中!

“还愣在这干嘛?”烟波般缥缈的声音从耳边流过,她转身,看向天边的雷电滚滚。

时间这么短,皇帝陛下怕是安排得有点太过匆忙了。晚上,她扶着他的时候,虽然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衰败,不过,那风箱似的喘息咳嗽声做不了假,皇帝陛下,或许活不了多久了。

陆琛忽然转身,像是再也控制不住表情一样,凌冽的眉梢间,满是急切与仓促。

他奔跑着,分明那么快,他却只觉得脚下的速度为什么那么慢,那么迟!

他只隐约发现了今晚父皇设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局,却没有料到,这背后,竟然还藏着这样的隐情。

快!快!再快点!

他恨不得立马飞奔到皇宫。

他以为,有那位御医在他的身边,今晚的“受惊过度”很快就会平息。但,他错了!他错得离谱!

冷奕瑶瞥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翟穆一眼,“你开车送他回去。”

“那你呢?”灯塔边,狂风凌冽,吹在她的身上,将那一袭蔷薇色的长裙鼓动得裙摆飞舞。她就像是个神,漠然地看着尘世凡俗、阴谋诡计,一切却皆不入她眼。

“我在等一位朋友。”她轻笑,流转的眼角,带出一抹勾魂摄魄。

翟穆一颤,下意识就想留下来。这样偏僻的位置,留她一个人在这,绝不安全。再说,她今晚太过显眼,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她,万一出了意外,他要如何?

“我说过,任何话,我都不说第二遍。”她转身,声音平静,像是竹海听涛,让人无法置喙。

翟穆垂下眼帘,良久,转身上车,驱车开往刚刚陆琛消失的方向。

一时间,这一处安宁静谧的灯塔,像是被遗落在角落,静得离奇。

她笑了笑,眼神辽阔地落在远处的密林间,像是在欣赏夜色,又像是在沉浸于自己的思绪。

“这么冷的天,你穿得太少了。”身后,赫默的那件黑色大衣上,忽然被人又叠加了一件银白色的长袍。

与礼服的质地不同,这件长袍触之极暖,只是搭在背后,竟浑身暖意洋洋。她瞥了一眼,怕是从北地特意猎取的银狐,才有这样闪耀的光泽。

光是这一件长袍,便已价值连城。

毕竟,北地银狐,早已是传说中的动物……。

“没办法,谁让你来得太慢。”转身,她悠然自得地对上那一双银色的眼睛。

月光下,银白的头发,像是在微微发光一般,耀眼夺目,映着他那举世夺目的容色,让人简直怀疑,是天神降临。

他披着一身与她一模一样的长袍,锦衣夜行,白得惊心,极致奢华。

m勾唇,忽然对着她轻轻一笑,那表情,像是极度满意,“你早猜到我会来找你?”

所以,才专门指派走了身边所有人,在这等他?

“我只是觉得,你不会这么来去匆匆。”既然已经把那些盯梢的“尾巴”一一根除,何必在宴会厅二楼,只匆匆弹奏一曲,就立刻消失?

她抬眸,静静环视四周。

此刻,他身后一片白色的身影,银白的头发璀璨而低调,人数众多,竟一直绵延到山的另一边。明明俱是清冷高傲的身姿,却没有一个人看向他们,而是同时低头,像是臣服于他的脚边,不动声色。

她眼底,忽然闪过一抹异色,如罂粟般危险而灼烈。

“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m微微侧目,对于冷奕瑶的这份定力和无动于衷,简直心生叹息。

“皇帝将死,皇室必乱。你今晚,挑了个非常好的时机,回到帝都。”她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曾经和对方说话的那些话,忍不住懒懒勾唇。

在那一片漆黑的街道上,唯有那一家咖啡馆灯火通明。男主人一脸淡然地无视她背后那些黑衣人的围追堵截,亲手为她研磨了一杯咖啡。

她当时却和他聊着一则传说——在极北极北的地方,生活着一群神秘人。他们与冰雪为邻,与山川为友,从来都只在冰域中生活。旁人即便误入冰域,却永远无法找到他们。因为,他们长着白雪一样的眼睛,冰川一样的头发。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伪装成任何一处雪景。可惜,越是稀少越是引人好奇。很多年前,听说有一批冒险家特意到冰域去探访,却偏偏遇上了雪崩。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那群人的踪影了。

谁曾想,竟能在这,看到传说中的冰域族。

她缓缓抬头,看向擒着一抹淡然笑意的m,忍不住摇头轻笑,这个男人,才是今晚舞会真正的“重量级嘉宾”。只可惜,无论是陆琛,还是那两位大公,怕是都无缘得见。

“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从他把那本琴谱送给冷奕瑶的那一瞬,他就已经自动将她化为自己这边的人。所以,对于冷奕瑶的话,他并没有否认。相反,他很期待,她是不是早已经看穿了一切。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容忍自己被人‘贴身跟踪’了那么久。”她在来帝都的第一天,就直接杀了那个纹有蝎子纹身的刺客,他却直到离开帝都前,都毫无动作,光是这份心性,就够让她另眼以待。

“我也没有想到……。”他轻轻瞥了眼前的女子一眼,自己随随便便在d城偶遇的女孩,会是这样的人物。在二楼那间套房,他与赫默四目相对时,他分明感觉到对方的凌冽气势。莫说与冷奕瑶多说一句话,对方那神色,简直是私人所有,触之者死!

对方的声音,微微低沉,越到后面,越发听不清楚。冷奕瑶却并不多问,只是转身,看向远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曾经问过她,不怕她身后的追兵吗?他当时的回答是什么?“就凭陆琛,他也配!”

如今想来,的确有这样的底气,将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都好不放在眼底。

“皇室的事情,里面掺和的浑水太多,那位皇帝陛下,绝非外表那么简单。这事,你不要插手。”良久,他轻轻出声,算是叮嘱。

跪于身后的众人,虽然低着头,但脸上同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对于向来绝情寡恩的少主而言,他们何曾想过,有一天,竟然会对一个女子,这般说话。

分明是将对方至于同等的地位,温言好语。

冷奕瑶笑笑,“我本就不是爱凑热闹的人。”皇室动荡,又不是新闻。这么多年来,权利倾轧、内斗不断,就算是翻了天,又与她何干。

听到她这么回答,m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像是瞬间,一下子又恢复了当初在圣德高中偶遇时,那一脸温和的男子。虽然此刻没有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四周却微微多处一抹温柔。

“我这段时间都在帝都,如果要找我,直接和沃克说,他知道怎么联系我。”天上的星子越发璀璨,远处,却已经有光线闪过。冷奕瑶朝那边看了一眼,应该是从皇宫出来的各路宾客,因为人员较多的缘故,有些人特意迟些出来。

冷奕瑶摆摆手,“好。”

远处,果然很快传来罗德和蓼思洁的惊呼声:“冷奕瑶!你怎么在这?”

三四辆不同造型的轿车呼啸而来,缓缓停下。除了罗德、蓼思洁,晨芝梵、藴莱、金斯?坎普竟然也赫然在车上。

前两人是神色惊讶地看着冷奕瑶这个点了,竟然站在灯塔边一个人漫步,后三人的表情,却极为微妙。

四周早已没有了刚刚跪满一地的情景,只是,她身上那披着的一袭白狐裘衣,实在太过醒目。

刚刚,她是和谁在这说话?

环视周遭,一片漆黑安静,夜,像是凝固住了一样。

唯有她,淡定妖娆地回眸一笑,似是自言自语,“我刚刚在和妖精聊天。”

妖精?

罗德、蓼思洁眼底一亮,那模样像是恨不得立刻打破砂锅问到底!在哪?究竟在哪?为什么他们都没有看到?

唯有金斯·坎普,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那隐约的火药味,让他脸上的神色越发奇异,良久,他饱含深意地看她一眼:“怕是个能食人心魂的妖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